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22章 驚不驚喜?開不開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22章 驚不驚喜?開不開心?字體大小: A+
     
        邰銘整個人都徹底懵了。

        驚愕!

        憤怒!

        震撼!

        難以置信!

        他就算做夢也都想不到自己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到底發生了什么?

        他的大腦瞬間幾乎是一片空白。

        看著那張超級英俊的臉孔,邰銘整個人幾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完全搞不明白,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為什么他不能動了?

        剛剛那絢麗的光芒,到底是什么東西?

        是的,到現在,這位都不敢相信自己是被控制符給打中了。

        關鍵問題在于,他不是沒見過控制符,但卻沒見過這種會發出五顏六色光芒的控制符!

        啪!

        老何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抽在邰銘臉上。

        “褐皮?”

        啪!

        老何怒不可遏的咆哮著:“老子打你個王八蛋!”

        啪!

        “你他媽才是褐皮!”

        啪!

        “你全家都是褐皮!”

        “白癡!”

        “二傻子!”

        “想殺你老何爺爺?”

        “這一路,幾次三番想對爺爺動手?”

        “做你的夢!”

        已經憋了一路的老何這一通瘋狂的耳光,直接把邰銘太打成了豬頭。

        帝四打帝一,著實不要太輕松。

        一個自由的符帝當然是恐怖的,如同大魔王般的存在。

        但一個被控住的符帝,在戰帝眼中,那就是一個渣呀!

        身體素質簡直脆弱得要死!

        根本就不堪一擊!

        老何剛剛抽邰銘耳光的時候都不敢太用力,生怕直接給打死了不好和左丘韻交代。

        這時候,一大群人都從里面走出來,看見這一幕,也都頗為無語。

        尤其對老何比較熟悉的左丘韻、孫婷和裴靜幾人,都一臉無語的看著老何,心說得這得把老何給氣成什么樣,才能讓他如此瘋狂?

        覺醒的天河生靈,越聰明的,在天河這種地方生活得越是小心翼翼。

        它們很少會流露出太多的情緒和欲望。

        只想安安靜靜的好好活著就夠了。

        得到資源的手段,也大多都是以物易物,或是自己尋找。

        那種通過殺人越貨來弄資源的天河生靈,比例遠遠少于天河畔的人類。

        左丘韻她們認識老何也已經數年,從沒見過這個比很多人類還有禮貌的天河生靈如此動怒。

        不過聽見褐皮那倆字兒,再加上邰銘一路上一直想殺老何,兩個原因綜合到一起,也的確可以讓老何如此動怒了。

        其實小白也挺無語的,他是真沒想到,一張控符就能干掉一尊符帝。

        他本以為會有一番大戰。

        畢竟最了解符篆師的人,肯定是符篆師。

        他用一張加了特效的控制符偷襲,純粹就是惡心對方的。

        想要跟對方斗一斗誰的手段更高明!

        誰能想到一張符就湊效了啊?

        這特么真的是符帝?

        就算老頭子那種神符師,也很難被這樣一張符就偷襲成功了吧?

        去掉帝級對神級的境界壓制不談,小白沒什么信心能通過這樣一張符就控住老頭子。

        所以眼前這個,是個假的吧?

        “他是來搞笑的嗎?”小白跟老何也算是熟悉了,看著老何問道。

        邰銘被這一頓耳光差點直接給抽死,臉腫得像豬頭,嘴角往下滴滴答答淌血,整個腦子都是昏昏沉沉的。

        可卻被小白這句話給氣得差點沖開控制符對他的封印!

        他身體不能動,眼看著小白走到他面前,上下打量著,然后他看著小白沖他撇撇嘴,說道——

        “就這……符帝?”

        老子就是符帝!

        若非你偷襲,若非這該死的褐皮出賣我,我怎么可能被你控住?

        邰銘終于明白,這一路上,這該死的褐皮天河生靈一直就是在算計他!

        他竟然被一個天河生靈給坑了?

        內心深處的羞憤簡直要突破天際了!

        “真是個符帝,挺厲害的。”老何一頓大耳光抽過去,氣也出了不少,心里面也變得平靜了很多。

        “哦,要不放開他打一架?”小白有些蠢蠢欲動,不過想了想,還是打消了這念頭,“算了,他太蠢了,跟這種打,當真是一點提升都不會有,甚至有可能把我智商拉低,認為符帝都這么蠢……”

        邰銘站在那氣得七竅生煙,雖然不能動,但心中卻已是恨意滔天。

        “殺了吧,這家伙在邰家的地位一定不低,”老何建議道,“這樣年輕的一個符帝,卻從未聽說過,肯定是被隱藏起來的。如今跑出來,大概是想要增加一點閱歷和見識,但太蠢了!”

        你這該死的褐皮,你才蠢,我恨不能將你碎尸萬段啊啊啊啊啊!

        邰銘心中在咆哮。

        但同時,一顆心也不斷的冷下來。

        他連說話的能力都沒有,威脅也好,哀求也罷,根本沒意義。

        他現在唯一的指望,就是身上替死符發揮效用,然后他肯定第一時間逃離這魔窟。

        回家找澤勝老祖弄死他們所有人!

        白牧野看著邰銘,然后回頭看了一眼單谷。

        單谷頓時嘿嘿笑著走過來,特別熟練的上前一把將邰銘手指上的空間指環摘下。

        試探一下道:“呦,上鎖了。”

        “哦,那先收起來,回頭再開。”白牧野說著,看著邰銘笑道:“你這種身份地位的人,身上有替死符吧?”

        邰銘猛然間怔住,幸虧他身不能動口不能言的,不然一瞬間的表情都能出賣他。

        “不過這種東西,通常都是以符文方式種在你的身體里,不太好找,所以,還真不好直接殺你呢。”白牧野說著,繞著邰銘轉來轉去的。

        左丘韻道:“兒砸,傳說,邰家和龔家,各有一名帝五境界的符帝老祖,但已經很多年都沒有出來過了。這年輕的符帝,怕是邰家帝五境界的符帝培養出來的接班人。”

        左丘韻這是在提醒兒子當心。

        但凡是這種被當成一個頂級勢力接班人培養的,身上各種稀奇古怪的玩意兒肯定不會少。

        家族的老祖也會用各種各樣的手段,防止看好的繼承人中途隕落。

        而且一般來說,像邰銘這種身份的人,身邊肯定是有護道者的,不知道怎么一個人跑出來。

        像他這種經驗和閱歷的家伙,幾乎隨便一個老油條都能把他給玩死。

        這樣的二傻子,背后的老祖宗是怎么放心讓他一個人出來的?

        老何在一旁冷笑著給眾人說明情況,提到了這件事——

        “這人腦子就跟有病似的,邰家這次派出了五名帝四、二十名帝三跟一百名帝二境界的強者,進入霧瘴區,試圖尋找之前那波人死亡真相。”

        “結果這傻子嫌那些人行事太過謹慎,覺得他們膽小怕事,干脆把那些人都甩了,一個人跟無頭蒼蠅似的到處亂轉。正好被我撞見,發現他的目的之后,我就已經想要算計他了。”

        “結果巧的是,他也一直想殺我,這下我連心理負擔都沒了!”

        老何此刻特別得意,這簡直是它生平做得最暢快的一件事了。

        將一個符帝騙得團團轉,最后生生給玩死!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如果不是事情還沒徹底結束,它都想要浮一大白。

        “對了,他還給了我一根能增長百萬靈力的大藥,試圖穩住我,所以左小姐,裴小姐,我不要什么其他好處了,有這一株大藥,已經足夠了,哈哈哈哈!”

        老何特意走到邰銘面前,兩手叉腰,仰著臉,鼻孔對著邰銘:“褐皮?知不知道,你就是死在褐皮手上!”

        邰銘繼續崩潰中。

        內心深處也只剩下一個念頭——替死符!替死符!替死符!殺了我!殺了我!殺了我!

        眼前這群人要么直接出手殺他,那么替死符就會將他救下,然后他會隨機出現在這里的某一個地方。

        這種地方利于藏匿,他有信心逃走!

        如果這群人不殺他,老祖接到他的傳訊之后,時間長不見他回去,也一定會親自出來找!

        肯定能找到我!

        澤勝老祖,他一定能夠找到我!

        這時候,林子衿走到白牧野身邊:“哥哥,不是有驚魂符嗎?直接把他精神體拍出來不就完了?”

        白牧野搖搖頭:“驚魂符不行,等級太低,用來拍靈戰士還成,但這貨雖然是個白癡,可精神力卻一點都不低,神級驚魂符,怕是對他起不了什么效用。”

        “那就殺了吧。”林子衿說道:“這種垃圾,跟龔家那群人沒什么分別。”

        白牧野想了想,道:“單谷。”

        單谷頓時過來,把邰銘那空間指環遞給白牧野。

        白牧野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要做什么?”

        “咱們是兄弟啊!”單谷嘿嘿笑道:“你問題問的就有問題,我跟你說啊……”

        白牧野面無表情的接過了空間指環,用精神力探知了一下,發現上面的確是帶著某種封印的。

        而且解起來還挺麻煩的!

        這也說明邰銘除了一點閱歷和經驗都沒有之外,在符篆師本身這個領域中,還真是挺厲害的。

        終究是一尊符帝。

        “像你這樣,也敢一個人出來當壞人,心思還敢那么骯臟,挺佩服你的。”白牧野一邊破解那枚指環的封印,一邊看著邰銘淡淡說了句。

        這時候,一個符帝被少爺抓住的消息在這里不脛而走。

        那些正常閉關的人全都跑出來圍觀。

        一個個指著邰銘嘖嘖稱奇。

        “呀,這就是符帝啊?除了少爺,還第一次見到符帝呢!”

        “他也是邰家人?邰家有這么傻的嗎?被少爺一張符就拍在那了?”

        “切,這話說的,他算個什么東西,哪有咱們少爺厲害?”

        “那是,別看少爺年輕,但卻也是身經百戰啊!”

        “嗯,聽說少爺在人間……”

        一群人各種各樣的議論聲傳進邰銘的耳朵里,讓這位邰家的“年輕”符帝在震撼到靈魂發抖的同時,也生出了一股強烈的羞愧感。

        他不敢相信,僅憑借一張符就把自己給控住的英俊年輕人,才二十出頭……

        這他媽怎么可能啊?

        即便天驕如他,憑著天河這里的頂級資源,踏入帝境也足足用了一百幾十年!

        這世間怎么可能有生靈在二十出頭就成帝了?

        他們一定是在騙我!

        邰銘心里面瘋狂的翻騰著,那種要吐血的感覺愈發強烈。

        下一刻,他真吐血了。

        因為小白終于破解了他的空間指環!

        “你這空間指環不怎么大呀,有點配不上你身份。”白牧野在那嘀咕著,“咦?這怎么還有一件戰衣?這戰衣……這戰衣應該能抗住控制符啊,你怎么不穿?”

        雖然那張符是拍在邰銘臉上的,但小白依然覺得奇怪,有這么好的衣服,為啥不穿上?

        邰銘覺得自己就要死了。

        被氣死的!

        老何在一旁笑嘻嘻地道:“我勸他脫下來的!”

        白牧野嘴角抽了抽,看了一眼老何,突然道:“對了,何前輩,什么時候您帝五了,我送您點好東西。”

        一聲何前輩,叫得老何眉花眼笑,隨后他看著白牧野:“呦,小少爺還有東西送我?”

        白牧野笑著點點頭:“是啊,怎么?何前輩覺得小子來自人間,身上就沒有好東西?”

        “不是不是,那肯定不是!”老何連連擺手,“小少爺年紀輕輕,踏入帝境,成為史無前例的符帝,身上的神奇之處,豈是我這種糟老頭子能猜的?”

        “哈哈哈,何前輩謙虛了,您這手段,當真是太高明了!”白牧野一邊說,一邊從邰銘的空間指環里面往外掏東西。

        很快他身旁各種頂級的符篆材料便堆積如山!

        小白往外掏這些,目的不是別的,是想讓老何看見這戒指里到底有多少東西。

        這一次如果不是老何,他不可能有這種收獲。

        前陣子在邰達、邰文那些人身上雖然也得到了不少好東西,可那些東西基本上都是靈戰士用的,沒有多少小白能利用的符篆材料。

        這位可不一樣!

        這位是地地道道的符帝啊!

        還是邰家這種豪門出來的符帝。

        身上的那些符篆材料,隨便一種,那都堪稱頂級。

        他來這里,簡直是送上門來的人形寶箱!

        小白最近正窮著呢,邰銘就好心的送溫暖上門。

        多好的人吶!

        所以小白對老何也特別感激。

        之前那株大藥,原本就沒打算永遠對老何藏私。

        只是事關重大,一時半會不能跟它說。

        如今老何又送寶上門,他這邊總要有所表示的。

        老何卻是做夢也想不到那株大藥居然會在小白手里,迄今為止,所有人都還認為,那株大藥是在龔家。

        龔家這黑鍋背的,也真瓷實。

        小白雖然嘴上嘲諷邰銘的空間指環太小,可實際上一點都不小!

        看看大門口空地上堆成一座小山的那些符篆材料,所有人都覺得有些眼暈。

        即便是不懂符篆師,但架不住這些材料的品階高啊!

        光是那種可以增長百萬靈力的大藥,小白就掏出來九株。

        這九株大藥直接就把老何的眼睛給看直了,都快掉進去了!

        其他人也都看得目瞪口呆。

        這特么哪里是個人形寶箱,這分明是個人形寶庫啊!

        邰家就能這么任性嗎?

        一株百萬靈力,算上老何手里面那一株,這就是千萬靈力啊!

        這種規模的資源,給到任何一個帝四境界的人手中,都絕對是一筆巨大的資源!

        雖說帝級提升境界需要悟道,并非有資源就夠的。可這種資源,整個天河畔,又有多少人能做到說拿就拿?

        太特么富有了!

        白牧野看了一眼左丘韻:“媽,這些東西,我做主了?”

        左丘韻點點頭:“你打下來的,當然你做主!”

        白牧野開心的笑笑,然后對老何道:“何前輩,這家伙的空間指環里面,基本上都是符篆材料,這些符篆材料對我有大用,所以我就厚顏留下了。”

        老何笑瞇瞇地道:“其實小少爺根本不用都拿出來的,我這糟老頭子已經說過,有那一株大藥,就足夠了!”

        我信你個鬼!

        小白心道,我往外掏的時候,你可是一句都沒阻止!

        不過在心里面,倒是真的很喜歡這個覺醒的天河生靈。

        可以說,來到天河之后,才真正了解了天河生靈,也改變了之前種種觀念。

        白牧野將那九株大藥,拿起來走到老何面前,一股腦的塞到老何懷里,看著整個人都懵了的老何,笑著道:“如果沒有前輩,我們不可能有這收獲,所以這些大藥,前輩先收下。千萬別嫌少,晚輩說過,什么時候前輩帝五了,來找晚輩,晚輩送您個禮物,您一定會喜歡!”

        老何哭了。

        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

        當著這一大群人的面,被感動得直接落了淚。

        他看著白牧野:“從來沒人對我這么好過!”

        “前輩這是您應得的。”白牧野微笑。

        “不,沒有什么是應得的,我不肯出賣你們,是你母親,還有裴小姐孫小姐這些人都尊重我。”

        “我這糟老頭子,沒有與生俱來的記憶,我不知自己是什么種族,沒有父母……”

        “覺醒之后,也只是在天河這里茍延殘喘,在龔家和邰家的威勢下茍活,勉強混口飯吃。”

        “我喜歡人類的文化,從左小姐、裴小姐和孫小姐那里學到了太多東西。”

        “她們都對我很好。”

        “但對我最好的,是你,從沒有人送我這么貴重的禮物……嗚嗚!”

        老頭說到最后幾乎泣不成聲。

        人有同理心,但別人真正的痛苦,卻是很難感同身受的。

        除非,你經歷過。

        老何這種在一些人看來不可思議的反應,在小白和子衿看來,卻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別看兩人年輕,但他們倆真的能感受到老何那種情緒。

        “你是我媽媽她們的朋友,雖然不是人族,但我都當您是人類老爺爺看的。”白牧野認真的看著老何說道。

        “小少爺真把我這異族糟老頭子當人類看?”老何看著白牧野。

        “當然啊!”白牧野理直氣壯地道:“我這人說話最誠實了!不信你問他們!”

        “信,信,我信!”老何連連說著,然后將手里面九株被封印著的大藥朝左丘韻遞過去,“左小姐……不,是白夫人,這些大藥,我不能要,雖然是小少爺給我,但我不能那么貪心。而且從今以后,若是白夫人你們也不嫌棄,我愿意……我愿意加入你們這里!成為這里的一份子!”

        左丘韻有點被震撼到了,看了一眼白牧野,心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氣運嗎?

        簡直太神奇了!

        整個天河畔,有無數跟人類做交易的覺醒天河生靈,可有史以來,從來沒見過哪個天河生靈,會主動投靠人類的!

        那邊的邰銘也徹底瘋了!

        我的!

        那特么都是我的啊!

        你們在拿著我的資源送來送去!

        謙讓個鬼啊?

        有天理嗎?

        有王法嗎?

        這世界,還有公道嗎?

        你們都該死啊!

        謙讓再三,老何最終只收下三株,算上他原本那一株大藥,三株。

        嗯,并不是口服液。

        是可以讓它一身靈力,提升三百多萬的寶貝!

        這時候,白牧野在那對材料里面挑挑揀揀,最終隨手扔出一張桌案,一張椅子,大馬金刀坐在邰銘面前。

        笑容滿面道:“你這材料是真好!品質太好了!有好些我從來都沒見過。我現在畫一張符,然后把你精神體拍出來,加以封印,這樣,你就可以活著了。”

        邰銘:“……”

        “意不意外?驚不驚喜?開不開心?”

        依然被控制符封印著的邰銘再次噴出一大口鮮血,兩眼一翻,氣得昏死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
    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