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21章 送你的燈光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21章 送你的燈光秀字體大小: A+
     
        小白在畫符,即便已經成帝,他這張符篆進度依然還是那么緩慢。

        這符他從落葉城那時候就已經開始在畫,到如今,只完成了三分之二。

        正常情況下,畫符講的是一氣呵成,但眼前這張符,恐怕就算到了帝五境界,也很難做到一氣呵成。

        只能一點點去完成。

        好在這種符完成起來雖然困難,但所需的材料,卻相對簡單。

        只是對符紙和墨水的要求比較高一些。

        這些東西,小白如今也勉強能湊出來。

        如果沒被符篆師寶典吞掉那么多材料的話,應該已經完成了。

        說起來,這張符也算是命運多舛,當時如果不是小白把它放在了另一個空間指環里面,恐怕就連它,也被符篆師寶典一口氣給吞了。

        房間非常安靜,他們來到這里,已經有幾天了。

        這地方比霧瘴區更加容易隱藏,不但神識無法穿透,就連這路,也是過后無痕!

        正常情況下,任何人走過的路,都會留有痕跡。

        車有車轍,人有足跡。

        即便從天空中飛過,也會留有道痕在那。

        但在這個地方,統統沒有。

        不管留下多么大的痕跡,用不了多久,就會自動恢復如常。

        哪怕是那種兇狠的攻擊,將大地打出一個巨型深坑,也用不了多久就會恢復如初。

        像是帶有記憶功能一般。

        當年左丘韻和裴靜一群人曾因追殺一個天河生靈,帶人進入過這里。

        在發現了這地方的特性之后,便玩笑說這里其實比霧瘴區更加適合隱藏。

        就連孫婷這種帝四境界的強者全力一擊,用不了多久都會慢慢恢復過來,一點痕跡都不留。

        簡直太適合藏匿了!

        說起來,這地方有點像是霧瘴區是升級區域,距離霧瘴區的距離,也算不上特別遠。

        林子衿和問君、彩衣等那一大群人,來到這里之后,先是搞建設,建筑起大量的房屋,然后就開始了閉關修煉。

        在天河,修煉才是一個永恒不變的話題。

        除了那些沒有覺醒的天河生靈之外,任何在這里的生靈,都是以修煉為第一要事。

        左丘韻、裴靜和白修遠、林泉聲以及孫婷五人,則開始了各種布置。

        這片區域深處并非沒有生靈,雖然不多,但也存在。

        根據探查,好像有兩個小型的覺醒天河生靈部落,還有一支小型的狐妖部落。

        想要在這里長期居住下去,首先是要跟對方搞好關系的。

        為什么那褐色皮膚的天河生靈不愿出賣左丘韻這群人?歸根結底,是這些年來,雙方的相處一直非常融洽!

        左丘韻這群人從未因老者天河生靈身份而輕視過!

        所以這些天來,五人分別拜訪那三個小部落。

        兩個天河生靈部落,之前就曾聽過他們的名聲,知道這群人跟龔家堡是仇人。如今聽說他們又得罪了邰家,都特別無語。

        對左丘韻等人釋放出的善意,表示了謹慎的態度。

        這些覺醒的天河生靈倒不是抗拒和他們交流,而是不想跟他們有太深的關系!

        一旦龔家和邰家的人殺過來,到時候被牽連那就太倒霉了。

        倒是那個狐妖一族,對左丘韻這些人登門表示了熱烈的歡迎。

        因為它們不但跟龔家有仇,跟邰家……也是仇深似海!

        “如今我們這一族,就只剩下不到三十個族人,而我們最為輝煌鼎盛的時期,有三千多族人!并且還是不斷的發展壯大當中。”

        “龔家的人在暗殺我們,邰家的人……同樣也在暗殺我們!”

        “長著一身漂亮皮毛是我們的錯嗎?”

        狐妖一族的族長是一個看上去特別漂亮的女人,嗯,狐貍精。

        她對左丘韻和裴靜這些人血淚控訴龔家堡和邰家對狐妖一族的惡行。

        “我們從不以鎮守者自居,也從不標榜自己,說自己是這世上的英雄。我們狐妖一族昔年離開人間來到這里,目的很簡單,就是想要在這里發展壯大。誰都知道天河的資源是最好的!”

        “但無盡歲月以來,我們這一族擊殺的未覺醒的天河生靈,也是不計其數!”

        “真論功績,我們也是有的!”

        “龔家堡惡行無數,邰家也不遑多讓。”

        “左小姐,裴小姐,你們放心,我們狐妖一族雖然如今就只剩下這不到三十的族人,但有朝一日,他們若攻打進來,我們愿與你們一起,和他們死戰到底!”

        從狐妖一族那里離開的時候,左丘韻一行人心中都非常感慨,其實這些年來,像狐妖一族這種慢慢消失在天河畔的妖族有很多。

        龔家和邰家針對的,也絕不僅僅只有狐妖一族。

        一方面是因為這些妖族身上,有人類想要的東西,比如皮毛,比如血液,比如內丹。

        另一方面,也是這些妖族沒辦法真正團結在一起,才導致了今天這種局面的發生。

        如果整個天河畔的所有妖族都能團結在一起,也結成一個妖族聯盟的話,那么踏破龔家滅掉邰家,也不過是分分鐘的事情。

        可惜的是,別說所有妖族團結在一起,就算是一部分種族,結成一個像這一帶最近出現的天河聯盟這樣的勢力都很難。

        大部分妖族可以跟左丘韻她們這樣的小型人類組織結下友誼,但卻很難跟其他妖族相互信任。

        比如狐妖一族跟虎妖一族,這兩個種族之間,就永遠不可能出現真正的友誼!

        因為狐妖一族一直覺得虎妖一族想要吃它們;而虎妖一族卻認為狐妖一族一直想要算計它們……這份誤解和偏見,從亙古時代到今天,就從來沒變過。

        所以說,所謂的智慧萬族,在天河畔這里,永遠只是一個夸張的數字。

        妖族越來越少,人族愈發壯大,覺醒的智慧天河生靈也不斷增多。

        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怕是都不需要多少年,妖族甚至有可能會徹底退出天河畔的舞臺。

        再無它們的生存區域!

        左丘韻一群人歸來之后,看著已經成規模的這片房屋,心里面既溫暖又有些感慨。

        從霧瘴區逃出來,總算是又安定下來。

        如今這地方,無論龔家還是邰家,都很難輕易找到。

        應該可以有很長一段時間,可以安心修煉了。

        不過就在這時,左丘韻卻突然間接到一段神念傳音!

        她微微一怔,眼中隨即露出一抹震驚之色。

        “怎么了?”裴靜在一旁問道。

        “老何說它帶著一個邰家的符帝過來了,問我們能不能跟他一起,把那符帝給坑死!”

        “啥?老何帶個符帝過來?”裴靜當下吃了一驚,臉色都有點變了。

        一尊符帝有多可怕,她已經見識到了!

        當日那一戰,若不是有小白這尊符帝在,他們怎么可能贏得如此輕松?

        “老何這是瘋了吧?”孫婷也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這時候,左丘韻接著說道:“他說那個邰家的符帝很年輕,是個二傻子,腦子跟缺根弦似的。”

        裴靜一臉無語:“老何這家伙……簡直成精了!我從沒見過哪個覺醒的天河生靈像它這么油滑的。”

        皮膚褐色的天河生靈老者不喜歡別人盯著他皮膚看,但卻給自己起了個名叫老何,只是知道這名字的人可沒幾個。

        除了左丘韻等人,也就少數幾個跟老何走得很近的天河生靈知道。

        “老何說他騙了那個邰家的年輕符帝,讓他誤以為出手打死那群邰家人的是龔家高手,對咱們這里幾乎沒什么警惕心理……”左丘韻接著說道,然后有些無語的嘀咕道:“老何當天看見咱們那場戰斗了?”

        “這個真沒注意,不過它跟我們住得不遠,說不定真的看見了,不然它也找不到這地方來。”裴靜在一旁說道。

        幾個人都有點后怕,幸虧老何沒有真的出賣他們,不然這件事真的麻煩了。

        這也正是霧瘴區這種地形的特點,太方便別人暗中觀察了。

        “去叫小白!”左丘韻當機立斷。

        不管那人是二百五也好,還是二傻子也好,那都是一尊符帝!

        對付符帝,也只有小白這種同為符帝的人,才能更有把握。

        白牧野被叫出來之后,很快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他有些驚訝的問道:“那個天河生靈叫老何?現在就在外面不遠的地方?”

        左丘韻看著他道:“不是不遠,是就在外面的大門口!”

        白牧野頓時一臉無語,想起那個褐色皮膚的老者,甚至有點不敢相信那家伙是天河生靈了。

        這也太賊了吧?

        竟然能把一個邰家的年輕符帝給騙到這地方來?

        那符帝是個白癡嗎?

        “老何說它會把那個人騙進來,然后讓咱們伺機動手。”左丘韻看向小白,“兒砸,有信心不?”

        左丘韻眼睛亮亮的,仿佛閃著光。

        自從上次那一戰之后,她對自己兒子就已經是信心大增。

        如果老何騙來的是邰家那位大名鼎鼎的帝五符帝,那她肯定會不顧一切拖住對方,然后讓小白有多遠逃多遠。

        邰澤勝的兇名,實在是太盛了!

        即便已經多年沒有出現過,但在這里,他的威名依然廣為流傳。

        很多天河生靈甚至一聽到邰澤勝這三個字渾身都哆嗦。

        與此同時,老何跟邰銘兩人就站在外面不遠處的一團迷霧邊緣。

        老何為了方便跟里面的左丘韻溝通,特意往外站了一點。

        大門口沒人,里面也是靜悄悄的。

        在這種地方,門口放置守衛根本就是浪費。

        所以大家都在修煉。

        這個駐地背靠一座光禿禿的大山,另外三面用巨石圍成一道弧形的城墻。

        城墻上面有法陣護持。

        若是硬闖的話,里面的人肯定第一時間就知道了。

        老何也正是利用這個理由,把邰銘給穩住,然后趁機跟左丘韻溝通。

        想要在這種地方溝通,距離稍微遠一點都不行。

        也虧著邰銘拿老何當傻子。

        其實到這里的時候,邰銘基本上已經可以確定,這看著還很新的居住區應該就是左丘韻等人的新家。

        這個傻了吧唧的褐皮沒有騙我!

        他當時就想出手殺了這褐皮天河生靈。

        但老何很及時的一句話,讓邰銘再次打消了對它的殺念。

        “大人,您不能這樣強攻進去,您有把握這樣沖進去將他們全部殺死嗎?”老何問道。

        “這個……還真沒有。”邰銘雖然特別膨脹且自大,但這個駐地里面,好像也有幾十上百人,真打起來的話,他自信可以橫趟,以雷霆之姿去碾壓,但卻不敢說自己能一下子把他們全都打死。

        “那不就完了?這種地方比霧瘴區還要復雜,如果對方一旦發現大人特別厲害,想要逃走的話,大人要怎么辦?”老何問道。

        邰銘皺眉想了想,說道:“這個問題,我沒想過。”

        “所以才要小人幫你想呀!”老何一臉我就是狗腿子的表情,“大人,我想知道,您找這群人的目的是什么?”

        “殺人練手。”邰銘十分自然的說道。

        “殺……殺人練手?”

        這答案把老何都給弄懵了。

        它一臉呆滯的看著邰銘,這真不是演的,的確是被震撼到了。

        自信到這種地步的二傻子,這真是個人?而不是那些蒙昧無知渾渾噩噩的天河生靈裝出來的?

        “當然!不然還能是什么?殺我族人的,是龔家的老祖,與他們沒什么太直接的關系,但他們也該死!因為若非他們在那里,我的兄弟那些人也不會進霧瘴區,更不會死!所以他們該死!他們這群人窮得要死,又身無長物。殺他們除了出口氣,更多就是為了我未來的路練練手!”

        邰銘覺得自己是一定要殺這褐皮天河生靈的,所以跟他說說實話也無妨。

        “褐皮,你是不是又有好主意了?”邰銘問道。

        老何有點無語地道:“所有人……您都殺?”

        邰銘想了想,道:“有幾個女人,是不能殺的,我記得我邰達兄弟曾經說過,那左丘韻、裴靜和孫婷,都是天河畔少有的絕色女子。這些女人,用來做個侍女,應該還是可以的。可惜好像都不是什么完璧之身,有點掉價了。但若是容顏真如邰達他們說的那般,倒也無妨。”

        呵呵噠!

        你特么還真敢想!

        你這二傻子知道不知道那左丘韻的兒子是個怎樣的兇人?

        你更不知道那年輕公子身邊的那群人有多可怕!

        老何當天的確是看見了事情的全部經過,它原本是想去做客的,沒想到在迷霧中看見了那一幕。

        一群邰家的強者,被人家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眨眼間給殺了個干干凈凈!

        若非當天看見那一幕,它也沒信心把邰銘這種年輕符帝往這地方帶。

        老何很清楚,左丘韻跟裴靜都是做事講究之人。

        到時候,干掉這邰銘,他身上的那些資源,自己至少能拿到一成!

        甚至有可能更多!

        “所以您看啊,您這樣闖進去,那幾個女人萬一跑了怎么辦?”老何一邊給里面傳音,一邊忽悠著邰銘,“我倒是有個主意,就是不知道大人肯不肯委屈自己了?”

        “什么意思?”邰銘冷眼看著老何,“褐皮,你最好別想著跟我耍什么心眼,我知道你認識那些人類!”

        “嘿,大人,看您說的,我要真跟他們關系好,會帶著您過來?會出賣他們?”老何嘿嘿笑道:“我的意思是,讓大人暫時扮作我的隨從,跟在我身后,我呢,進去就說跟他們交易來了。反正上次我也來過這,他們也都知道。”

        “然后呢?”邰銘看著老何,眼神中露出幾分意動的模樣。

        “然后就想辦法把他們分散開來,大人可以各個擊破!”老何看著邰銘,低聲問道,“大人既然是符帝,控制系的符篆術,大人一定很擅長吧?”

        “這……”邰銘有些心虛地點點頭,“還行。”

        “大人,還行不行啊!必須得很擅長才行!不然您控不住人啊!”老何瞪大眼睛,看著邰銘,一副為你著想的樣子。

        邰銘頓時有些羞惱,覺得自己被這褐皮給輕視了!

        “大人,您用控制符,我來幫您抓人!到時候,咱先把那幾個女人全都給控住,然后咱再沖進去大開殺戒,豈不快哉?”老何眼睛放光的樣子,像極了一個貪婪的老賊。

        邰銘瞇著眼,有些糾結地道:“可我更擅長的,是攻擊!”

        “控制系一點不擅長?”老何眼中漸漸露出失望之色。

        邰銘心中殺意彌漫,狗褐皮,敢小看我!知不知道你就快死了?

        老何也在心中冷笑:二傻子,身為一個符篆師,連控制系都不擅長,也敢膨脹到這地步?

        其實到了現在這一刻,老何覺得已經差不多了,它當然能看出二傻子符帝對它的殺意,所以始終東拉西扯,展現自己的重要性。

        讓邰銘把對它出手的時間一推再推。

        嘿,推著推著,你就沒機會了!

        老何想了想,道:“罷了,看來也只有我付出多一點,一起出手,幫大人控制住那幾個女人了!”

        邰銘眼睛微微一瞇,看著老何,心道我怎么忘了褐皮也挺厲害的?它說的有道理啊!

        只是這樣一來,殺褐皮的時間,又得往后推推了。

        “行,就按照你說的,咱們走吧。”邰銘已經有點等不及了。

        頗有一種王者降臨,橫掃一切的感覺!

        老何看著邰銘:“大人這一身穿著可不行,只要不傻的人都能看出大人不是個隨從,您現在……太耀眼了!”

        五分鐘后,邰銘脫下外面那件頂級戰衣,將其收起,換上了一身相對低調的衣衫。

        “行了吧?”他有點不耐煩的看著老何。

        老何笑嘻嘻的:“行吧行吧,關鍵大人身上的氣場太強了,不管穿什么,都像個王者!”

        即便決定無論如何都要殺掉這老褐皮,但不得不承認,這家伙拍馬屁的功夫真不錯!

        老何此時已經跟里面左丘韻溝通完畢,走上前,直接用手拍門。

        “里面的朋友,是我啊,我來跟你們做交易!”

        啪啪啪!

        老何用力拍門。

        這時候,一道冰冷中透著不耐煩的聲音從院子里傳來:“不是不讓你來這里,你又來做什么?”

        聲音雖然冰冷,但卻很清脆,如大珠小珠落玉盤,特別動聽。

        邰銘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聲音的主人。

        下一刻,大門被打開,露出一張絕色的臉。

        跟在老何身后的邰銘,當場就呆住了。

        眼前女人,兩手扶著半開的門,秀發披肩,穿著一身白色長裙,肌膚勝雪,面容精致,一雙秋水般的眸子仿佛會說話一般。

        看見他的那一刻,也是愣了一下,隨后臉色微微一變。

        “怎么還有個人?他是誰?”

        老何探究的往女人臉上看了一眼,女人輕輕眨了眨眼。

        老何哈哈大笑:“他呀,他是個大傻逼!”

        啪!

        一張控制符,毫無征兆的從后面繞出來,繞到邰銘面前,在他臉上炸開。

        光芒璀璨,色澤艷麗。

        在這陰沉昏暗的天地之下,自帶一百二十八色氛圍燈。

        “這是特意為你準備的燈光秀,喜歡不?”

        隨著一道聲音,一張超帥的面孔,順著那白裙女子身后露出來。

        沖著身不能動口不能言的邰銘,露出一個微笑。

        賊和善。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
    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