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20章 褐皮影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20章 褐皮影帝字體大小: A+
     
        這里的迷霧沉重到即便有強者出手都無法驅散的地步,全力一擊之后,迷霧會散去些許,但下一刻,便會回歸原位。

        它們并非單純的水汽,組成這些迷霧的成分,多年來人們始終沒能研究明白。

        所以說這里太容易藏人。

        像邰銘這樣不聲不響的離開,想要找到他,真的很難。

        可家族里面老祖已經下了命令,不找肯定不行。

        邰一濤被氣得不輕,之前他覺得這是個活祖宗,如今看來,就算活祖宗也沒這么難伺候吧?

        行事風格歷來謹慎的邰家,怎么就出了這么一個玩意兒?

        “找,分頭找!一定要把它給我找回來!”邰一濤下意識的下令道。

        不過下一刻他就反應過來,咬著牙怒氣沖沖地道:“不行,不能分頭找,分成五支隊伍,每個帝四境界的人帶領四個帝三境界,二十個帝二境界的人,記住,一定要把他給我找回來!找不回來的話,我們這群人,也不用回去了!大家都記住了,找到人之后,無論如何,綁也要把他綁回來,出了什么事兒,我來擔著。我們以十日為限,找到人后,到霧瘴區外面匯合。”

        邰一濤說完之后,忍不住嘆息,心說這叫什么事兒?

        在場這群人心里面也都清楚邰一濤不是在開玩笑,找不到人,他們真不用回去了。

        別看他們境界都不低,在家族里面也都小有地位。可跟剛剛負氣出走那位比起來,真的不算什么。

        這位符帝大爺才是家族里那幾尊老祖的心頭最愛。

        五隊人馬,迅速散開,分別朝著五個方向散去。

        他們現在已經不求能找到左丘韻和裴靜那幫人了,只求能找到邰銘這個活祖宗,然后把他請回去。

        當真是糟心無比。

        卻說邰銘,一個人鉆進迷霧快速離去之后,整個人依然是氣鼓鼓的,有種肺都要氣炸的感覺。

        但當他迅速沖出幾千里之后,漸漸冷靜下來的時候,突然禁不住有點后悔。

        這特么是什么鬼地方呀?

        無論飛天還是遁地,不管往哪去,眼前都是一片茫茫然,神識都穿不透的迷霧。

        看似迷霧,實則穿行的時候,基本上是感受不到水汽的。

        所謂霧瘴區,應該是一種非常特殊的地勢中形成的某種場域!

        邰銘知道自己有點沖動了,心里面也有點后悔。

        但真的太氣了!

        家族那群人當真膽小如鼠!

        這件事情如果重來一次,他怕是還會做出一樣的選擇。

        你們都不行的,我行!

        你們都不敢的,我敢!

        你們都不來的,我來!

        有什么呀?

        不就是懷疑那群人當中有大人物嗎?

        哦,就憑借你們這些廢物什么都推演不出來還吐了口血就敢做出這種斷定,太特么草率了吧?

        那是你們不行!

        不是對方更強!

        邰銘心里面非常清楚,像他這種,邰一濤他們同樣什么都推演不出來!

        因為他的身上,也帶著老祖邰澤勝給的法器。

        憑借那法器,便可遮掩天機!

        除非有至尊那個領域的生靈出現,不然,即便帝五,也是無法推演他的。

        剛剛義憤之下,他甚至忘了說這件事。

        不過想來,即便說了,那群膽小鬼也是一樣會慫!

        “難怪邰家這么多年,始終不如人家龔家,雖說也是這一帶的頂級勢力,卻一直被人家壓著一頭。行事風格如此膽小怕事,怎能如人?”

        “人家是見硬就回,呵呵,他們倒好,還沒看見硬呢……就已經自己縮回去了!”

        “縮頭烏龜,也不過就是如此了!”

        正想著,邰銘突然間感覺到前方出現一道影影綽綽的身影。

        他身上迅速有符篆飛出,直接拍向那道身影!

        在這種地方遇到其他人,必須先下手為強。

        嘭!

        一聲爆響。

        那張劍符爆開,散去。

        不是自行爆開的,而是受到攻擊,被動爆開,并沒能形成一道光劍。

        邰銘正要再次出手,那迷霧中傳來一道疑惑聲音——

        “朋友,你這有點過分了吧?你誰呀?怎么一見面就對我發起攻擊?霧瘴區里可不能這樣,萬一我是你爸爸,你這樣出手,豈不是要把自己爸爸給打死?”

        邰銘雖然經驗不足閱歷不夠,但也不至于連這種調侃都聽不出來,當下大怒。

        “呸,你是什么鬼東西?竟敢占我便宜?給我滾出來!”

        那聲音再次從迷霧中傳出:“你這可就有點沒意思啦,怎么開不起玩笑呢?再說我這雖是玩笑,但卻也是事實,萬一我是你爸爸……”

        “你再不滾出來,我就放出千萬張劍符……直接把你刺成刺猬!”邰銘怒喝道。

        “嘿嘿,行行行,我出來,”那聲音一邊說,一邊緩緩從迷霧中往外走,“千萬別動手啊,符帝大人,我跟你可無冤無仇。”

        隨著這話,一個有著暗褐色皮膚,如同人類老者的身影從那走了出來。

        為了表示自己很無辜,這老者甚至還緩緩舉起了自己的雙臂:“朋友,千萬不要動手,我可是沒有任何惡意的。”

        邰銘瞇著眼,看著這個老者的皮膚,聲音突然變得陰冷起來:“你,站住!”

        老者緩緩站住,看著邰銘。

        邰銘看著老者問道:“你是天河生靈?”

        “對呀?很明顯就能看出來的,對吧?”老者笑著道。

        “少跟我嬉皮笑臉!你不知道,鎮守者和天河生靈勢不兩立嗎?”邰銘厲聲喝道。

        “別激動,別激動……”老者心里MMP,心說這特么從哪冒出來一個二傻子?居然還是符帝,沒天理呀!

        老者讓自己表情變得嚴肅起來,看著邰銘:“朋友,話可不能這么說。您說的勢不兩立的對象,是那些蒙昧無知,渾渾噩噩的天河生靈,它們兇殘而嗜血,我們見到了也殺呀!而我們都是靈智已開,早已覺醒的天河生靈。居住在天河這里,向來小心翼翼,從不敢輕易越界,也不會去招惹別人。所以即便是龔家和邰家那些大人物們,也不會輕易跑來誅殺我等。世間萬物皆有靈,隨便擊殺有靈者……不祥的。”

        邰銘冷眼看著這老者:“你這褐皮天河生靈倒是挺能言善辯,不過你們天河生靈,都沒什么好東西!”

        你才褐皮生靈,你全家都褐皮生靈!

        老者其實非常忌憚人家盯著它褐色皮膚看,它自認經過這些年的不斷努力和進化,已經跟人類越來越接近了!

        就像那些大妖一樣,它更希望外界能把它們當成人類看待!

        老者看著邰銘,微笑著說道:“您可能對我們有什么誤解,這樣吧,看您也像是不小心闖進這霧瘴區的,我可以幫您個忙,送您離開霧瘴區,如何?”

        “我才不要離開!”雖然心里面想的是這樣無頭蒼蠅似的找下去也沒什么意思還不如離開算了,可說出來的話卻成了相反的。

        麻痹這是一尊瘟神嗎?

        送都送不走的那種?

        老者心里面再次狂罵起來,在腦子里琢磨著,這霧瘴區里還有哪個勢力能把這家伙給干掉的。

        不過想了半天,都覺得不托底。

        因為這是一尊符帝。

        雖然看上去像個二百五,可真打起來的話,殺傷力卻是極強。

        這時候,邰銘看著老者說道:“我不要你送我出去,但我有事要問你。”

        老者點點頭:“您問,在下一定知無不言。”

        “好,那褐皮我問你,你在這霧瘴區,知不知道有一股人類勢力,首領是兩個女人,一個叫左丘韻,一個叫裴靜?”邰銘一雙眼緊盯著老者問道。

        老者聽見褐皮這兩個字,心中殺念強行壓下,點點頭道:“當然聽過。”

        “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他們現在去了哪?”邰銘眼中露出希冀之色。

        老者心中猛地一動,心說對呀,左丘韻和裴靜那兩位夫人的勢力,干掉了那么多邰家的人,那么干掉眼前這位,也應該沒問題吧?

        它抬起頭,看向邰銘:“朋友是邰家人?”

        轟!

        一股氣勢,順著邰銘身上轟然爆發出來。

        邰銘一雙眼中爆射出兩道精光,看著老者:“褐皮,你這話什么意思?”

        “呵呵,前陣子那群人剛剛跟一群邰家人發生了沖突……”老者微笑著說道。

        “說下去!”邰銘大聲催促。

        “說什么?”老者看著他。

        “說事情經過!褐皮,不說我殺了你!”

        邰銘身上瞬間符篆飛舞。

        密密麻麻,沒有一千也有八百,聲勢相當駭人。

        老者也是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連連道:“您別激動,看您,這么愛生氣,快收回去,這到處都是霧,弄濕了就不能用了。”

        “你再廢話,我就弄死你。”邰銘冷冷看著這個油滑的天河生靈。

        “嗯嗯嗯,我說我說。”老者腦子在飛速的轉著,尋思著怎么說,才能將這個家伙給坑到死!

        說實話它對左丘韻和裴靜那群人是有點不滿的,那么多年的老朋友了,走的時候都沒通知一聲。雖然是擔心泄露行藏,但大家作為朋友,它怎么可能出賣朋友呢?

        幸好它在追蹤這方面有超強的天賦,另外,它還曾經跟左丘韻跟裴靜那些人,一起參與過幾次大型的獵殺活動。

        在那過程中,曾遇到過一個地方,當時大家一致認為,那個地方的隱匿性,絲毫不輸于霧瘴區。

        裴靜還開玩笑,說有一天霧瘴區混不下去了,就去那里!

        于是老者偷偷摸摸溜到那邊瞧了一眼,果然被它發現了端倪,但它沒有去驚動那些人,因為它知道那些人類也不想被人打攪。

        “話說當天啊……”老者緩緩開口,“一群邰家的人來到那個人類居住區,不知雙方說了些什么,反正后來他們發生了一些言語上的沖突。但那群人類并不敢動手……”

        那群人類不敢動手?

        這是個相當重要的信息!

        邰銘直視著老者的雙眼:“你是怎么知道這么詳細的?你又如何保證你自己沒有撒謊?”

        這一刻,邰銘覺得自己一下子成熟了。

        果然,獨行才是成熟起來的最好良藥!

        老者瞪大眼睛:“我沒道理也沒膽子騙您啊!您是邰家人啊!”

        邰銘覺得它此言有理,在這一帶,除了龔家之外,沒人敢忤逆邰家!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別想著騙我,不然我會殺了你的,褐皮!”邰銘聲音冰冷地道。

        老者點點頭:“我跟那群人類有交易,當天正好裂了一頭天河生靈……”

        “你自己不就是天河生靈嗎?”邰銘一臉嘲諷。

        “嘿嘿,我們是靈智已開的覺醒生靈,與智慧萬族擁有等同地位,和它們那些蒙昧不化的東西可不一樣。”老者說著,還從儲物空間里面取出了一個青面獠牙形同鬼怪的生靈尸體,“大人可認識此獠?”

        邰銘皺了皺眉:“不認識!”

        “這是青面獠牙怪!天河生靈中比較罕見的一種,它的皮和血液,皆可入藥,當然,最有價值的,是它的牙齒……”

        “行了行了,趕緊收回去,我對你身上的財物沒興趣!”邰銘一臉不耐煩的道:“你接著往下說!”

        嘿,二傻子,你對爺爺身上的東西沒興趣,可爺爺對你身上的東西興趣卻很大!

        老者點頭哈腰的收回了那青面獠牙怪物,然后繼續說道:“那群人并不敢朝著邰家的大人們動手,可是當時不知從哪突然間冒出來一個人類的超級強者!我記得當時那位名叫孫……孫……孫什么來著?”

        “你說的,可是個叫孫婷的女人?”邰銘提醒。

        “對對對,就是叫孫婷,那女人不怎么來這里,所以不是很熟,一時間想不起名字……”

        “褐皮,你少說幾句廢話,挑重點的說!”邰銘不耐煩起來。

        “哎,哎,這就說,就說!”老者心說你不得給我點時間編嗎?你當我是你們人類的家呢?張嘴就胡說八道!

        “那孫婷,當時看見那人的瞬間,整個人都嚇得魂飛魄散,喊了一聲,您怎么來了?”

        莫非是……龔家的人?

        邰銘開始發揮聰明值二百五的大腦認真思考起來。

        “然后呢?”

        “然后來的那人冷冷說了一句,我沒太聽懂的話……”

        “你說就是!你蠢,我可不蠢!”邰銘呵斥。

        “是是是,那人說,你干的好事,等著回去之后受罰吧!”老者期期艾艾地道。

        “龔家!”邰銘脫口而出。

        老者頓時愣住,呆呆看著他:“大人,那孫……孫婷,她怎么會是龔家的人?她不是跟左丘韻和裴靜一伙的嗎?”

        “你懂個什么?”邰銘一臉鄙夷的看著老者,“后來怎么樣了?”

        “后來,后來那個可怕的強者,直接大聲呵斥那群邰家的人,呃,就像大人呵斥我一樣……”

        “你別廢話!”

        “嘿嘿嘿,好的好的。”老者傻笑幾聲,“結果邰家那群人當中,有人出言反駁,說什么這群人是我們看好的,你們如今自身尚且難保,竟然還跑到這地方撒野?”

        “果然是龔家!”邰銘大聲喝道。

        老者被他嚇得一哆嗦,邰銘一臉不屑地道:“你接著說,膽小如鼠!”

        老者縮著脖子,小聲說道:“后來雙方越吵越激烈,然后就打了起來,我當時一看,這青面獠牙怪也沒法交易了,而且他們雙方的戰斗波動太嚇人,我有點怕,就想偷偷跑掉。誰知道左丘韻那群人,也趁著他們雙方打架的機會,毫不猶豫的逃了!”

        “果然跟我料想的一想!”邰銘咬著牙,心中對邰一濤那群人的不屑更濃了!

        龔家的人出手,殺了邰家這群人,然后左丘韻那群人,趁亂逃了!

        龔家人該死!

        那群人……同樣也是該死的!

        他心里想著,從身上直接取出一件法器來,往里面注入了一道神念,是給邰家老祖邰澤勝的!

        “殺我邰家者,龔家人也!但左丘韻一群人,同樣該死!孩兒與邰一濤等人鬧翻,那些人無一人有膽識!這些事情,都是孩兒一人查清。如今孩兒要去擊殺左丘韻那群人,老祖勿念。”

        隨后,邰銘將這件法器直接祭出,法器瞬間破空而走。

        他看著褐皮老者,點了點頭,心中動了點殺念。

        什么已覺醒已靈智開化,在他看來,這些天河生靈也好,甚至包括不少妖族生靈也好,都只配成為材料。

        這時候,老者像是沒感覺到他殺念一般,見他忙活完了,頓時接著說道:“小人當時心想著,這青面獠牙怪物還沒交易呢!于是就偷偷的跟著那群人……”

        邰銘心中剛冒出的殺念頓時煙消云散,看著老者,一臉激動地問道:“褐皮,莫非你知道那群人下落?”

        老者點點頭:“當然知道,不但知道,跟他們還有點鬧翻了!”

        他說著,還露出一臉氣哼哼的樣子。

        呵呵傻缺,人家逃走,你還敢湊上去,人家沒殺你的唯一原因恐怕就是怕殺不了你吧?

        邰銘完全沒把左丘韻那群人放在眼里,之前邰達就曾和他說過,左丘韻和裴靜、孫婷這些人,皆是人間絕色,而且境界很普通,像他這樣的符帝,分分鐘就可以讓對方跪下!

        而眼前這褐皮老者,其實境界不低!

        應該有帝四境界的修為。

        但邰銘其實并不怕這種帝四境界的天河生靈。

        禽獸之變詐,能有幾何?

        在他這種符帝面前,這些都是垃圾!

        他是不怕,不代表左丘韻那群人不怕,所以沒對它動手。

        “行了褐皮,我知道了,這樣,你帶我去那里,你身上這青面獠牙怪物,我買了,”邰銘為了穩住這褐皮天河生靈,直接從身上取出一株能提升百萬靈力的大藥來,隨手扔給它,“這個夠了嗎?”

        褐皮茫然接過這株大藥,臉上瞬間露出激動之色!

        這次真的遇上肥羊了啊!

        隨手就是一株百萬靈力級別的大藥,簡直令人心潮澎湃!

        “看你那沒見識的樣子,等任務順利完成,到時候,我再給你一株!”邰銘有種自己現在特別厲害的感覺!

        有頭腦,會用計!

        邰一濤那群廢物,說什么我經驗不夠閱歷不足……咱們就用事實說話,看看到底誰才是廢物!

        老者從儲物空間取出那青面獠牙怪,邰銘很是隨意地擺手:“我不需要那個,你自己留著好了,這株大藥,當賞你的!我說過,任務順利完成,再賞你一株!”

        “大人真是個好人,小人愿為大人效犬馬之勞!”老者當場就跪下了,連連磕頭。

        一邊磕一邊在心里想:就當提前送你上路了!

        邰銘見這褐皮老者如此上道,都有點不想殺他了。

        想想剛剛送出那株大藥,覺得還是算了吧,那東西是寶物,哪能這樣往外送?

        不過為了穩住他!

        白癡天河生靈,還真以為我會送你這么貴重的東西呢?

        而且以他這種身份地位的符帝,將來還怕身邊沒有跟班?

        但,邰家的,一個都不要!

        貪生怕死,膽小如鼠!

        他看不起!

        “褐皮,前面帶路!”邰銘躊躇滿志。

        “大人請跟我來!”老者站起身,褐色的臉上洋溢著熱情無比的笑容,美滋滋地,帶著邰銘,一路穿行霧瘴區。

        朝著一個未知方向,不斷遠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
    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