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19章 超自信的邰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19章 超自信的邰銘字體大小: A+
     
        “媽的,怎么一點痕跡都沒有?霧瘴區里面這群該死的王八蛋,為什么一個都不肯配合?干脆抓出來幾個,刑訊逼供一番,我就不信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邰家一個跟在邰銘身邊的年輕人一臉憤怒。

        他們已經進入到霧瘴區五天了。

        這五天來,他們也找到了不少生活在霧瘴區的生靈問話。

        從那些天河生靈嘴里問不出什么也就罷了,從那些妖族口中問不出東西也能理解,可讓他們憤怒的是,從那些遇到的人類身上,竟然也什么都問不出來!

        而且所有人明顯都在躲著他們!

        霧瘴區這種地方,隔著幾十米都有可能讓人什么都無法感知。

        想要在這里躲貓貓,那真是太棒棒了,有可能一輩子都找不著。

        邰銘也很生氣,他之前還從來沒有像這次這樣,跟著一大群家族的人執行任務。

        他在現在這種時候,心里面還牢記著老祖邰澤勝跟他說的那些話——

        不要急于展示自己;不要單獨一個人行動;不要太沖動,要記住活著回去。

        這些話他都記在心里了,但現實卻跟他想象中的有點不一樣。

        邰一濤太謹慎了!

        謹慎的甚至有點過了頭!

        霧瘴區這種地方,說白了并不是有多危險,而是太容易隱藏了!

        在這里神識根本沒多大意義。

        要么知道路,直接去向目標,要么就算帝五境界的大能來了,也得像無頭蒼蠅一樣在里面亂轉。

        當然,若是帝五,完全可以用最短的時間來回不斷橫趟這里,說不定也能遇到目標。

        所以他的想法,跟身邊那年輕人是一樣的!

        抓住一些霧瘴區里面的生靈嚴刑拷問一番,就不信敲不開他們的口!

        你說你不知道?

        你就是霧瘴區里的生靈,會不知道那群龔家堡想要抓的人在哪?

        怎么可能?

        邰家這邊知道左丘韻等人駐地的,都已經死光。

        所以邰一濤帶著的這群人,進到霧瘴區之后,全都十分茫然。

        找不到左丘韻和裴靜她們的駐地,就意味著他們一點進展都沒有,意味著他們距離事情的真相還很遙遠。

        這可不是他們想要的。

        邰一濤臉上也是陰晴不定,他來之前,家主曾暗中對他有過交代。

        懷疑這一次邰達那些人的死,很可能跟龔家堡里面逃出來的那些人有關!

        那群人當中,很有可能出現了真正的高手!

        不然的話,為什么那兩個女人的丈夫能從龔家堡里逃出來?

        這件事,如今在這一帶已經不算什么秘密了。

        龔家堡那邊早就發出了對這些人的通緝。

        雖然龔家堡向來都如此強勢,一個奴仆跑了都要大動肝火。

        但為了兩個逃出來的奴仆,將通緝發到每一個家族子弟手中的……卻還是第一次!

        雖然不明就里,但這足以證明從龔家堡逃出來的人,對龔家堡來說極為重要!

        那么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件事的話——誰幫那兩個女人的丈夫逃出來的?

        孫婷嗎?

        有可能是她。

        畢竟她在龔家堡地位不低。

        但如果是她,為什么這些年早不這么做?

        所以,這里面會不會是發生了什么變故?

        左丘韻和裴靜身邊是不是又出現了新的強者?

        跟孫婷一起,從龔家堡把人給救出來了?

        跟很多人猜測這次事件跟龔家堡有關不同,邰家家主和邰一濤這些人,都不怎么相信龔家堡會在這種時候主動挑釁邰家。

        作死也沒有這么作的。

        那些天河聯盟成員還在拼命攻打龔家堡呢,一副不死不休的樣子。

        龔家大量閉關無盡歲月的強者紛紛出關,好像最近這段時間就連那符帝都被驚動了,暴怒出關,瘋狂擊殺那些強大的天河生靈。

        這種時候,龔家有那個心思和精力跟邰家對上?

        所以這件事的最大可能,就還是出在左丘韻跟裴靜這群人身上!

        邰一濤得到命令之后,就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他同時還接到另一個命令:必須保護好邰銘!

        家主甚至把話跟他說得特別透徹——

        “就算你們這群人都死了!也得讓邰銘活著回來!”

        邰一濤對這命令并沒有什么不滿。

        符帝有多可怕,看看龔家堡最近的戰況就知道了。

        隨著那符帝出關,原本強勢無匹的天河聯盟很快就被打的節節敗退。

        有符帝的加入,那些強大的天河生靈往往都是瞬間出現傷亡!

        這在符帝加入之前,是根本不可能的。

        所以必須要小心!

        萬一左丘韻和裴靜這群人身邊,也特么出現一尊符帝呢?

        能夠做出這種猜測的,在邰家其實不僅僅只有老祖邰澤勝,邰家家主也想到這一層了!

        “萬一真遇到這種情況,什么也別說,帶著邰銘逃!邰銘境界雖高,但經驗和閱歷太差了,但他又非常驕傲。他根本不可能是同境界的符帝對手。”

        想到家主當時跟他說的那番話,再看看邰銘這一路上的表現,邰一濤心中有些感慨:這個邰家晚輩,欠缺的東西實在太多了!的確應該讓他參加大量的實戰,來磨礪他。

        “濤前輩,我覺得咱們繼續這樣無頭蒼蠅般的在這里亂轉下去也真不是辦法。”邰銘終于有些忍不住了,他看著邰一濤道:“至少我們也得知道那群人在什么地方吧?咱們邰家的名頭,什么時候連霧瘴區里面的一群散兵游勇都無法震懾了?”

        邰一濤看了他一眼,這次沒有再拒絕,而是點點頭道:“好,那我們就找一些人,問問吧。”

        “好,這件事交給我了!”邰銘身邊那年輕人說道。

        年輕人是剛剛投靠邰銘的,按照輩分,其實比邰銘還大兩輩,算是邰銘爺爺輩的。

        不過如果邰銘愿意,讓他私下里跟邰銘叫爺爺他都樂意!

        過去他從來都不知道家族里面居然還有一尊如此年輕的符帝,跟在這種人身邊,好處簡直無法估量!

        首先生命安全有保障,關鍵時刻一張防御符就能救命!

        其次是資源有保障,有一尊符帝在身旁,擊殺絕大多數天河生靈都輕而易舉。

        無論是天河生靈本身,還是賣掉之后換取修煉資源,簡直不要太痛快。

        所以他知曉邰銘的情況之后,毫不猶豫就跪了。

        跟他一樣的人,還有五六個。

        都是恨不能當場就納頭便拜的。

        這年輕人也是一個帝二境界的強者,一身戰力不俗。

        關鍵是他雖然已經好幾百歲了,但卻特別會來事兒,幾天的時間就把邰銘哄得團團轉。

        甚至在許多事情上,邰銘都會不自覺的聽他建議。

        這看著很年輕,實際上已經幾百歲的老馬屁精在得到許可之后,頓時開始賣力的在霧瘴區尋找起來。

        沒過多久,就被他抓住一個天河生靈。

        這天河生靈也有點倒霉,身為一個帝三境界靈智已開的天河生靈,它原本不應該被這群人撞見。

        可偏偏的,它在這地方發現一株品階不低的大藥。

        只是距離成熟尚早,若是現在將其挖掘出來服用的話,雖然也能給他帶來不小提升,但終究是有些浪費。

        于是它決定在這守一段時間,等到再成熟一點的時候再動手。

        結果就這樣,被邰銘身邊年輕人給撞見,為了保護這株大藥不被發現,它比較主動也比較配合的走了出來。

        然后被帶到邰一濤等人面前。

        “你是天河生靈?”邰銘一雙眼瞇著,看著眼前這人形生靈淡淡問道。

        天河生靈看著這么一大群人,簡直跟一支小型軍隊似的,心里充滿緊張,點點頭道:“我是靈智已開的天河生靈,與你們人類無冤無仇,我也不曾傷害過……”

        “行了,你說那些沒意義,現在問你一個問題,答對了,放你離去,答錯了,你就當我們的修煉材料吧。”邰銘身邊那長著一張年輕人臉的老家伙漠然說道。

        天河生靈心中充滿憤怒,卻并不敢當面反抗,點點頭:“請問吧。”

        “這霧瘴區里面,有兩個從龔家堡逃出來的女人,帶著一大群人類建立的小勢力,告訴我們,怎么找到他們。”那長得很年輕的老家伙看著天河生靈:“這是第一個問題。”

        “您說的是左丘韻和裴靜那支人類勢力?”天河生靈問道。

        “不錯,你知道?”開口的是邰銘,他有點激動,心中還有些得意,覺得邰一濤不行,最終還不是自己這邊找出了線索?

        “是的,我知道。”這天河生靈點點頭,“距離這里有點遠,但我可以給你們指路。”

        “好,你很上道!”邰銘滿意的點點頭,然后看了一眼跟班。

        跟班頓時一臉嚴肅的看著這天河生靈問道:“第二件事,前段時間,有一群邰家的人進入到這里,去找那兩個女人,這件事,你知道嗎?”

        邰銘原本不知道跟班要問什么,聽了之后,頓時輕輕頜首,仿佛這個問題是他想出來的一樣。

        天河生靈搖搖頭:“這個真沒聽說,我們平日里相互之間,根本沒什么了解的。”

        “那好,那你就前面帶路,帶著我們去那里!”邰銘的跟班淡淡說道。

        這人形天河生靈想了想:“這……我可以給你們指路的。”

        “別廢話了,那群人如果還在那里,他們很快就死了!所以你無需害怕什么。相反,如果你不肯帶路,那么你立馬就會死。”邰銘的跟班聲音冰冷地道。

        對這些“覺醒”了的天河生靈,他簡直太了解了!

        覺醒之后的天河生靈,跟正常的萬族生靈沒什么區別,有各種欲望,也知道恐懼。

        怕死是好事。

        可以用來威脅。

        反倒是那些渾渾噩噩的天河生靈才真的令人頭疼。

        “這……好吧!”這人形的天河生靈只考慮了半秒鐘就答應了,畢竟這里還有它守護者的那株大藥,可不能被這群人發現了。

        反正它也是被脅迫的,不過是帶個路而已。

        這樣想著,這人形天河生靈直接在前面帶路,帶著邰銘和邰一濤這群人往那處人族駐地走去。

        有了帶路黨,接下來路上自然變得順利很多。

        過來數日,這天河生靈終于把他們帶到左丘韻跟裴靜那股勢力的駐地。

        “往前再過三十里,就是她們的地盤了,這個……就帶到這里吧,畢竟也都認識,被看見了不太好。”這相貌丑陋的人形天河生靈露出一抹謙卑的笑容。

        “嗯,可以。”邰銘點點頭。

        “那……”

        這人形天河生靈話音未落,突然間看見邰銘臉上笑容詭異起來,頓覺不好,身形一閃,就要從這里逃離!

        唰!

        一張劍符,剎那間化成一道光劍向他斬來。

        若是沒有提前注意到對方的詭異表情,這一劍就能要了它的命!

        可惜它雖然注意到了邰銘,卻是沒能注意到其他人。

        兩個帝四境界的邰家人瞬間出手,將這天河生靈直接鎮壓在那里動彈不得。

        噗!

        那道光劍直接穿透這天河生靈的心臟。

        天河生靈哇的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身子軟到在地。

        “你們……不守信用!”

        它的心中無比悲憤。

        “呸,跟你一個天河生靈講什么信用?真是搞笑。”邰銘身邊那跟班冷笑著,過來補了一刀,直接將這天河生靈腦袋奪了下來,然后將整具尸體都扔進空間指環,這才滿臉堆笑的來到邰銘身邊,“這天河生靈品質不錯,帝三境界的呢……”

        “你留著吧。”邰銘淡淡道。

        這種收買人心的小套路,他還是懂點的。

        “嘿,謝謝少爺!”跟班一臉喜悅。

        那些晚一步投靠邰銘的人則都一臉羨慕,不過這也更加激起了他們溜須拍馬的心思。

        頓時圍上來,大聲夸贊起邰銘剛剛那道劍符的威力來。

        邰一濤在一旁看著,心中忍不住苦笑,若非兩個帝四境界的高手鎮壓,邰銘剛剛那一道劍符十有八九會打空!

        那天河生靈跟泥鰍似的,特別狡猾,一擊打不中它,必然直接就逃了。

        看來要讓邰銘真正成熟起來,任重而道遠啊。

        邰一濤心里感慨著,隨后帶著隊伍繼續往前走去。

        三十里路,對他們這群人來說,基本上跟近在咫尺沒分別。

        眨眼間就到了。

        眼前景象,讓這群興沖沖趕來的邰家強者有些傻眼。

        因為這地方,已經空無一人!

        邰一濤一臉嚴肅的走到近前,仔細觀察著當時發生過戰斗的地方。

        邰銘有些煩躁地道:“還有什么好看的?如果不是之前小心謹慎耽誤了時間,他們肯定跑不掉!”

        邰一濤不搭理他,繼續在那認真觀察著。

        同時,另外四個帝四境界的邰家強者也都走過來,瞇著眼觀察著這里。

        其他帝二帝三境界的邰家高手,則開始進到里面仔細搜尋起來。

        邰銘見邰一濤不理他,頓時有些生氣,道:“濤前輩,您在找什么?他們都已經跑了,我們當務之急,就是去追蹤他們下落!”

        邰一濤抬起頭看了邰銘一眼,道:“這地方發生過戰斗。”

        “那又怎樣?”邰銘一臉不痛快的表情。

        邰一濤沒有多說什么,而是開始凝結手印,推演起來。

        他想要通過神通,還原這里曾經發生過什么!

        可就在這時候,邰一濤突然間愣了一下,接著一口鮮血瞬間從他嘴里噴出來。

        把邰銘給嚇了一跳,都有點看呆了。

        另外四個帝四境界的強者當中,也有兩個在推演,先后不可抑制的噴出一大口鮮血。

        “這是什么情況?”邰銘懵了。

        做個推演而已,怎么還吐血了?

        有那么嚴重嗎?

        邰一濤深吸一口氣,臉色有些蒼白地道:“果然跟家主猜得沒錯,左丘韻和裴靜身邊,出現了頂級強者!”

        能被一尊帝四境界的強者成為頂級強者的,也只有帝五這種級別的了。

        邰銘頓時有點傻眼,看著邰一濤:“濤前輩,真的假的呀?”

        旁邊一個剛剛同樣吐了口血的帝四強者忍不住聲音有些冰冷地道:“邰銘,你懂推演嗎?”

        “我不懂,所以我問啊?”邰銘感覺到那位帝四長輩語氣中的不滿,頓時一句話懟了回去。

        那帝四強者原本就因為吐血導致臉色有些蒼白,被邰銘懟了一句之后更是氣得不輕,怒道:“不懂就把嘴閉上!你是符帝,但你不是符帝五!戰斗經驗沒有,人生閱歷空白,有什么資格整天在我們面前指手畫腳。”

        帝四強者發怒,爆發出的那種氣勢非常嚇人。

        就連邰銘都被這股氣勢壓得有些喘不過氣來,往后退了兩步,忍不住往自己身上打了一張耐力符,然后才一臉憤怒的看著對方:“你跟我這樣說話?”

        “是,你算個什么東西?等你有朝一日,成為澤勝老祖那種存在再展露你的威嚴吧!”這帝四境界的邰家強者也是個火爆脾氣,壓抑了這么多天,如今眼看著形勢比想象中嚴峻很多,一股怒火再也壓制不出,直接爆發出來。

        邰銘則不出預料的撞到槍口上。

        “好,很好,你很好,跟我這樣講話。我記住了!”邰銘也氣得臉色蒼白。

        其他那些人,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邰一濤這時候擺擺手:“都少說兩句吧。”

        他是帶隊的人,那幾個帝四強者都還是給他面子的。

        但邰銘卻有些不買賬的冷哼一聲,道:“有志不在年高,活了那么多年,經驗閱歷豐富點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有本事你天賦也高,成為帝五強者呀?”

        邰一濤看了邰銘一眼,然后對眾人說道:“咱們回去。”

        邰銘當場就炸了。

        “回去?濤前輩,你說咱們回去?”

        “對。”邰一濤淡淡道:“那場戰斗,就在這里發生,出手的人肯定不是出自龔家堡,因為龔家堡的頂級強者,絕無可能在這種時候跑到這種地方來,更不可能在這種時候擊殺邰家的人。”

        “哈,那又怎么樣?我們這么一大群人,我們邰家會被一個面都沒見過的人給嚇到?真是笑話!”邰銘冷笑著大聲駁斥。

        邰一濤看著他:“正常情況下,我推演帝五的人,即便被反噬到吐血,也絕不會像現在這樣……”

        “現在怎么了?”邰銘看著他問。

        “我什么都沒推演出來!一片空白!對方是不可測之人!你他媽明白了嗎?”

        邰一濤終于徹徹底底的怒了。

        這他媽簡直是個活祖宗,是個超級大傻逼!

        之前在家族的時候,也沒發現這人白癡到這地步啊?

        真以為你一個符帝就可以在天河縱橫無敵了怎么?

        遇到一尊不可測的帝五強者,你他媽死都不知是怎么死的!

        “你也敢罵我?哈哈哈,我明白了,你們這群人,都是在嫉妒我!”邰銘忍不住大聲冷笑起來,“同一家族,卻無情誼,罷了,和你們這群人沒什么好說的!你們心中沒有同族情分,我有!我要為我邰達兄弟復仇!”

        他大聲說著,然后看向其他人:“誰愿與我一起?”

        他信心滿滿!

        他是誰?

        邰家的明日之星!

        未來的帝五符篆師!

        整個天河,有多少生靈敢面對帝五境界的符篆師?

        雖然從帝一到帝五還有漫長的路要走,但他有絕對的信心,可以踏入到那個領域。

        甚至真正邁出那一步——成為至尊!

        一片安靜。

        他問出這句話之后,即便是那個長著年輕人模樣的老家伙馬屁精跟班,也都沉默起來。

        大家都不傻呀!

        能讓帝四吐血,又什么都推演不出的不可測存在,恐怕他們這群人加起來,都不是人家對手!

        這種時候,最妥善的方式,就是回家,把這件事匯報上去!

        請家主和那些老祖們定奪。

        邰銘等了半天,居然一個應和他的人都沒有。

        他徹底怒了。

        忍不住冷笑起來:“你們都很好,今天你們對我的輕慢和無視,我邰銘記住了。道不同不相為謀,你們不敢去找,我敢!”

        說話間,邰銘轉身就走。

        身為一尊符帝,想要快速離開,實在太容易不過。

        身形一閃,就消失了。

        等到邰一濤回過神來想要攔住他的時候,已經不見了他的蹤影。

        “邰銘,你不要胡鬧!趕緊回來!”

        “快回來!”

        “邰銘!”

        喊了半天,一點回應都沒有。

        如果是在別處,還好說,大不了五個帝四強者出手,強行攔住他,綁也綁回去了。

        可問題是,這是霧瘴區。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
    近身狂兵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