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17章 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17章 殺字體大小: A+
     
        那老者看向裴靜和左丘韻,雖未明顯動怒,但臉上卻露出一抹哂笑:“看上去還真是底氣十足了呢,我想問問,這個小姑娘的話,就是你們這里的態度了?”

        左丘韻點點頭:“不錯,這就是我們的態度。”

        那中年人邰一成冷笑道:“龔家堡如今正在四處尋找你們,如今你們又用這種態度對待我邰家,莫非……你們已經跟哪個勢力合作了不成?”

        “與你們無關,話不投機半句多,請吧。”左丘韻說道。

        邰達和邰文兩人的眼睛,落在房間幾個女人身上,眼珠子恨不能都要掉進去了。

        邰達看著林子衿說道:“你可能還不清楚邰家在這天河畔的地位,小姑娘,回頭你再來求我的時候,不但要跪下,而且……”

        “你再廢話,我就砍死你。”林子衿看著他,一雙眼眸中,已經有淡淡殺意彌漫出來。

        雖然之前雙方的談話,她并未聽見,但見這群人的態度,心中已是厭惡至極。

        “好,很好,你們現在人比以前多了,呵呵,多了幾個帝一、第三境界的人,居然膨脹到如此地步,有意思!”中年人邰一成冷笑說著,然后看向身邊幾人,“走吧,這里不歡迎咱們,回去復命吧!”

        隨后,這幾人站起身,出了門。

        后面那幾人,并無一人出來相送。

        邰達回頭看了一眼,說道:“回頭,這里的男人都得死,女人……”

        邰文淡淡道:“我們一人一半。”

        邰一成卻在一旁說道:“家族還有別人呢,你們的吃相也不要太過難看。”

        老者點點頭:“不錯,這幾個女人雖然都是極品,但家族那么大,你們的吃相不好太難看。”

        四個人竟然就在這里肆無忌憚談論起這個話題來。

        這時候,一道平靜聲音,在一旁傳來——

        “這些人,可以殺嗎?”

        邰家這邊四人頓時抬起頭,有些驚訝的看向傳來聲音的方向,心中全都升起一股強烈的警惕。

        這人是怎么接近他們的?

        即便這里是霧瘴區,到處都是神識無法穿透的迷霧,但也沒道理有人距離他們七八米都發現不了啊!

        房間里,傳來白修遠一聲嘆息:“兩國交兵不斬來使,他們雖然該死,但讓他們走吧。下次再見,便是你死我活!”

        白牧野從迷霧中走過來,他身邊跟著問君和彩衣兩人。

        美艷無雙的彩衣和雖然蒙著面具,但身材妖嬈肌膚勝雪的問君瞬間引起了邰文和邰達的注意。

        “這里居然還有?”邰達喃喃道,那模樣看上去就差有口水直接流出來了。

        “看上去,最近真的來了不少新人啊!”邰文一雙眼盯著彩衣,這年輕女子雖然比剛剛那潑辣的短發少女差了那么一丟丟,但放在天河這種地方,絕對是一等一的頂級大美女了!

        若是弄個排行榜,這種長相的,分分鐘上榜!

        白牧野看著邰達和邰文,然后又看了看中年人邰一成以及那名老者。

        “兩國交兵不斬來使?”白牧野皺了皺眉,“但也沒道理被人如此羞辱而無動于衷吧?罷了,既然父親開口,還是要聽的。不過這件事也不能就這么算了,你們倆……”

        白牧野看向邰達和邰文。

        邰達抬起頭,一臉有恃無恐,冷笑看著白牧野:“你長的不錯啊,怎么?想跟我?我還沒試過……不過看你這長相,還真可以嘗試一下。”

        “我試過,你不要勉強,還是我來吧。”邰文在一旁道。

        彩衣跟問君都是一臉吃驚的看著邰達和邰文這兩人,作死也不是這么作的吧?

        問君眼中則直接泛起一抹殺機。

        戰斗精靈不高興了。

        對方身上的那股氣息讓她感到惡心!

        白牧野也挺無語的,今兒也算是見識了什么才叫真正的囂張。

        相比起來,之前干掉的那個龔長峰,居然都能算是有禮有節的壞人了!

        就他媽因為我們看起來好欺負?

        “他們到底是什么人?”白牧野皺眉朝從屋子里走出來的父親問道。

        “天河邰家!”

        沒等白修遠說話,邰達便冷笑看著白牧野,“如果沒聽說過,可以好好問問你們的爹娘!看起來,你們都是剛從人間來的吧?挺好的,我們這里,就喜歡你們這種新人,鮮嫩可口,非常好吃。”

        “他們來咱們這做什么?”白牧野沒搭理他,繼續看向父親問道。他沒問林子衿,因為他跟林子衿前后腳,子衿也不可能知道更多。

        “我們來這里,好心招攬你們。”邰達看著白牧野,“但被你們無情拒絕了!”

        左丘韻看著兒子,道:“他們羞辱我們,該死!”

        白修遠看了一眼自己妻子。

        左丘韻道:“你覺得此事還能善了嗎?”

        “哈哈哈,不錯,你這廢物,果然不如自己老婆有魄力!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邰達一臉傲然,冷笑道:“至于你,活脫脫一個窩囊廢!”

        白牧野一雙干凈的眼眸里,瞬間殺意彌漫。

        就憑這句,這人就該死!

        “對,小崽子,我來告訴你發生了什么,”邰文看著白牧野道:“我們看上了這里所有女人,然后順帶著給你們這群廢物男人一條活路。讓你們可以免遭龔家堡報復,但卻被不識好歹的給拒絕了。而且,那小丫頭片子還敢罵人,你們真是不知死活啊!”

        白牧野依然沒搭理他,看著白修遠問道:“爸,我忍不了。”

        “哈哈哈哈哈!”邰達突然間狂笑起來,笑得那叫一個張揚放肆,那叫一個霸道狂放。

        他看著白牧野,眼神中甚至帶著幾分同情跟憐憫:“忍不了?真他媽笑死我了,小家伙,你問問你的爹娘,他們是你爹娘吧?”

        邰達瞥了一眼白修遠和左丘韻,一臉不屑的道:“你問問他們,敢在這里對我們動手嗎?”

        這時候,先前跟邰家這四人一起過來的那十幾個人,從旁邊的房間里出來,一個個身上散發出冰冷而又強大的氣息,眸光冰冷的盯著白牧野這群人。

        大有一言不合就直接動手的架勢。

        白修遠這時候看向白牧野,他的眼中,也早已布滿滔天殺機!

        白牧野點點頭:“我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小家伙,識時務者為俊杰,幫我勸勸你們……”

        白牧野已是出離憤怒,他從父親的眼睛里,看出父親的憤怒,更看出了父親對他的擔憂!

        父親他們是因為我們才強忍著不出手的!

        “勸你麻痹!”

        啪!

        一片金光閃爍的符文驟然間在邰達臉上炸開。

        邰達當場嗷的一聲慘叫。

        被熾熱無比的火焰燒臉,那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邰達當場就瘋了!

        發出的那慘叫聲凄厲到極致!

        他瘋狂動用一身能量想要滅掉臉上那火焰,但那火焰的燃燒速度,卻超出了每一個人的預料之外!

        白牧野這一動手,早已經忍不住的林子衿瞬間刀在手,劈死狗!

        一刀劈向邰文!

        問君一劍刺向那老者!

        姬彩衣須臾間消失了身形,下一刻,出現在中年人邰一成身邊。

        嗖!

        空氣中一支箭直接射向那老者。

        嗡!

        一聲沉重無比,仿佛響在每個人心頭的嗡鳴聲傳來。

        卻是不知什么時候來到這里的司音,頂著蘑菇頭,眼神超兇的輪著大錘子狠狠砸向中年人邰一成的腦袋!

        這就是默契!

        神一樣的默契!

        沒有溝通,也不需要交流!

        只要小白一張符扔出去,身邊這些人第一時間就知道該怎么辦。

        而當邰文、邰一成和那老者想要動手的瞬間,卻發現他們身體的四面八方,到處都是可怕的控制符文,正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拍向他們身體。

        “媽的,這是符……”中年人邰一成“帝”字都沒能說出口,直接便被控制符文拍在了身上。

        猝不及防之下,白牧野的控制符文不但控住了他們幾個,就連那邊十幾個邰家的人也全都沒放過!

        這樣消耗大不大?

        大!

        超級大!

        作為剛剛踏入帝境的白牧野來說,即便有至尊權杖的加持,但那一身精神力,也是有數的。

        不過他的符道,實在太狠了!

        不看能量多寡,單純論道,小白面對這群人,就是降維打擊!

        被火焰符文燃燒的邰達最是凄慘,剎那間全身上下就都燃燒起了熊熊火焰。

        這可不是普通的火,這是道火!

        除非在在“道”這方面能壓制小白,不然被此火沾身,就只能有一種結果——被燒死!

        邰達喉嚨里發出非人的慘嚎聲音,實在是太凄厲了。

        叫得小白有些心煩,一道劍光符文穿過邰達眉心處。

        頓時神魂俱滅!

        有魂燈?

        有就有吧!

        誰他媽在乎!

        不是都說了,沒辦法善了?

        小白也算看明白了,想在天河這種地方活得好,最好的辦法就是殺到所有人都膽寒!

        看見你就哆嗦!

        那邊的邰文,被控制符文控住之后,眼睜睜看著那個剛剛他還想要得到的短發少女,一刀劈向他的面門。

        咔嚓!

        一刀劈成兩半!

        你都想要?

        要你麻痹!

        帝隕這種在人間算是頂級大事件,甚至會引起天地異象的事情,在這里,就是這樣樸實無華。

        林子衿這刀太鋒銳了!

        人也太兇!

        這含恨一刀,簡直劈出了這些年來最狠的一刀!

        那邊中年人邰一成,被彩衣一刀抹了脖子的同時,腦袋又被司音狠狠一錘子砸爛。

        帝級的入道者肉身?

        誰特么還不是個帝級入道者了?

        邰一成當場慘死!

        剩下那老者,境界著實有些高深,小白的控制符文落在他身上,居然沒能完全控住。

        但他的行動也受到了巨大影響,變得特別遲緩,直接被問君一劍刺穿了心臟。

        同時,又被單谷一箭射穿了眉心。

        這也是白牧野這群人,第一次在白修遠等長輩面前展露出自己的真實戰力。

        剩下那十幾個人,剛趕過來的米青、霍子玉、龔明月、龔明雪、龔明蘭等人毫不猶豫的出手擊殺!

        霧瘴區的這片區域內,瞬間殺意彌漫,血腥沖天!

        米青一群人在擊殺了那十幾個人之后,都有種奇怪的感覺——這么好殺?

        怎么這么容易就都給干掉了?

        畢竟那十幾個人,也都是帝級的入道者啊!

        簡直比殺雞還容易!

        哦,對了,殺他們的時候,他們一動不能動!

        這些對小白沒有太深了解的人,多少有點后知后覺的看向了小白那里。

        戰斗結束了。

        邰家這一群實力不俗的強者,竟然在眨眼之間,全部死在這霧瘴區里。

        說出去都沒人敢信,這樣一群人,即便是在龔家堡,也不可能死的這么容易。

        這便是符帝之威!

        白修遠、左丘韻、林泉聲、裴靜和孫婷五人,看得目瞪口呆!

        他們見識過神符師的威勢,覺得神符師已經很了不得,可越級跟帝級生靈戰斗。

        但他們還真的從來沒見過一尊活著的符帝戰斗是什么樣子的。

        如果沒有白牧野,這群人倒是也有信心跟邰家這群人一戰,但肯定不可能這么容易。

        甚至有可能會出現傷亡!

        呼!

        白修遠長長的吐了口氣,喃喃道:“這是我的兒子?”

        “呸,不是你的是誰的?”左丘韻瞪他一眼。

        孫婷目瞪口呆地道:“早知這樣,還隱忍個屁呀?媽的早就應該弄死他們!”

        白修遠忍不住大笑起來:“我兒子,真他媽牛逼!痛快死了!這口惡氣,憋得真他娘的難受!”

        能把孫婷一個女人,白修遠一個英俊儒雅的中年人都給逼成這樣,連爆粗口,也當真不易。

        那邊林泉聲也忍不住大笑起來:“痛快!痛快!帝五不出,誰能攔住我姑……娘看上的人?”

        裴靜斜了林泉聲一眼,她才不那么矯情,直接說道:“我家姑爺,好樣的!痛快!”

        對,就是這么直接!

        誰敢跟她搶這姑爺,她肯定直接翻臉!

        林子衿精致的臉瞬間一片緋紅。

        心中卻想到:你們說得都對!

        單谷默默的去收拾空間指環。

        問君微微皺著眉頭,在思量著剛剛那一劍的角度和方向,同時也在思考著如果剛剛不是小白的控制符,她能不能打得過這老頭。

        司音一錘子砸完,小臉有點白白的,有點不敢看那死狀凄慘的尸體,藏到了彩衣身后。

        彩衣在那看著單谷:“別有遺漏啊!”

        白修遠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之前哪怕答應了小白和子衿,同意他們留在這里,可心里面依然還是有些懸著的,還是有些不托底的感覺。

        但在此刻,親眼看見了一場干脆利落的單方面屠殺后,他們終于徹底放心了。

        同時也為符龍戰隊的這種默契感到震撼與欣慰。

        再次發出孩子們終于長大了的感慨。

        不知不覺間,他們眼中的這群孩子,已經擁有了跟天河頂級勢力掰手腕的能力!

        說他們能跟天河頂級勢力正面抗衡,可能還有些為時過早。但要說掰掰手腕,亮亮肌肉什么的,小白這群人,已有資格!

        邰家這群人為什么敢在這里,以讓人簡直不敢相信的方式囂張放肆?

        不是他們吃準了這群人不敢把他們怎么樣,而是吃準了這群人即便真的被逼急了想要動手,也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別看這邊有孫婷這種帝四境界的強者,但他們身邊同樣有帝四境界的老者!

        一打肯定就是兩敗俱傷,然后只要被他們逃出去幾個,邰家絕對會以雷霆萬鈞的姿態,橫掃了這里!

        龔家堡現在是沒那個能力了,可邰家有!

        這便是邰家的底氣所在!

        可他們沒想到,這邊還藏著一只年紀輕輕的符帝。

        他們如此羞辱白牧野的父母、岳父岳母、女朋友、朋友……簡直就是在瘋狂作死。

        所以小白直接成全了他們。

        “小白,殺得漂亮!你幫我們出了一口多年惡氣!”孫婷看著小白,一臉認真地道。

        隨后眾人重新進了客廳里面,一群人都在。

        孫婷這才把她們幾個女人,這些年來與邰家虛與委蛇,苦心周旋的事情經過完整的講了一遍。

        道盡了她們幾個女人帶著一群人,這些年來的種種辛酸與無奈。

        “說實話,我們能夠堅持到今天,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還真要感激龔家堡。因為這里的人,都算是龔家的‘要犯’,邰家當時并不想跟龔家因為這點事對上。所以一直都是在暗中勾結著。我們獵取到的天河生靈,跟邰家交換所需的修煉資源時,從來都只能以原本價值的三成出售。”

        “如今他們是眼看著龔家要倒了,即便這次能挺過去,肯定也是元氣大傷,不復曾經的一流家族地位。所以才會變得如此肆無忌憚。因為在他們眼中,我們這群人,與貨物無異,就是一群奴仆。能被他們看上眼,是我們的造化。”

        “……”

        聽孫婷說完這些話之后,房間里這些第一次了解事情始末的人全都被氣得不輕。

        哪怕剛剛干掉了一群邰家的人,也都覺得不夠解氣。

        “天河的勢力,從本質上來說,沒有什么好壞之分,只有距離之分。離得遠的,就算是好的,因為夠不著。離得近的,都會想方設法欺負你一下。像是收天河生靈把價格壓到三成……這真的不算什么。”

        裴靜幽幽說道:“讓我們自己消耗資源去給他們做事,還要忍受他們的言語調戲這樣的事情,也實屬平常。”

        “說實話,如果早有一個小白這樣的強大符篆師,早就和他們翻臉了!”

        一群年輕人,全都握緊了拳頭。

        白修遠說道:“落后就要挨打,這是從古至今傳下來的至理名言。所以,不管是誰,都努力修煉吧,提升自己,壯大勢力。既然已經打了,那就不要猶豫,更不要去糾結什么。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便是。”

        孫婷問道:“我們要不要暫時搬離這里?龔家一時半會未必有精力來針對我們,但邰家一下子損失了這么多人,恐怕不會輕易善罷甘休。說不定很快就會有人過來尋找。”

        林泉聲想了想,看向了裴靜,裴靜看了看左丘韻。

        說起來,這些年來,始終管理這地方并且能夠做主的人,就是左丘韻和裴靜。

        左丘韻看了一眼自己兒子,問道:“兒子,你現在能打帝五嗎?”

        白牧野愣了一下,想了想,道:“怕是還有難度,我目前對符道的理解,恐怕還沒到那種程度,剛剛那個帝四境界的就差點沒控住,一對一的話,打帝四的應該問題不大。但帝五的……若是道行很深,以我目前的水準,估計有難度。而且這種方式的戰斗,消耗極大。”

        小白這話還真不是謙虛,別看剛剛就這么一瞬間,但這種虛空凝結大道符文的戰斗方式,所消耗的精神力是一個相當恐怖的數值。

        若是有相應的帝級材料,提前將符篆制作好,那么這種戰斗,對小白來說會輕松很多倍。

        不過即便有提前準備好的符篆,小白也不覺得他現在可以叫板帝五。

        左丘韻點點頭,柔聲道:“很好,不驕不矜,頭腦清醒。”

        白牧野一臉無語的看著自己老娘,還以為她認真的在問自己能不能打過帝五,結果卻是在說這個。

        “你不會以為你老娘會膨脹到那地步,讓你現在就去挑戰帝五境界的大能吧?”左丘韻瞥了一眼自己的兒子,心說什么叫媽?你成才為你驕傲,你驕傲潑你冷水讓你冷靜,這就是媽!

        也不知對不對,反正我媽當年就這么教育我的。

        左丘韻看著有些無語的兒子,然后說道:“咱們還是得搬家,給咱們的人發消息,讓他們這幾天都回來。然后咱們離開霧瘴區,去另一個地方。”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
    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