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16章 滾出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16章 滾出去字體大小: A+
     
        當然,天河聯盟的出現,對小白他們這群人來說,短時間內,絕對是好事兒。

        因為那群天河生靈現在針對的目標是龔家堡。

        但這里面有沒有更深層次的原因,比如那群天河生靈是否是想借著這個機會,干掉一個守護者勢力……這個大家就不清楚了。

        也不關心。

        就像之前小白這些人分析的那樣——天河,跟想象中不一樣。

        一群人回到霧瘴區之后,很快便都安定下來。

        那人形的天河生靈沒能得到什么好處,卻也沒有太過沮喪,告別眾人,回自己的地盤了。

        像霧瘴區這種地方,在天河其實還有不少,正常情況下,外面的勢力幾乎不會吃飽了撐的攻打這里。

        所以小白這群人可以放下心來,安心的在這里修煉著。

        甚至連龔家堡那邊,大家也都沒那么關心了。

        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春夏與秋冬。

        這就是小白這群人目前的狀態。

        那株大藥的事情,始終也沒有透露出去。

        因為時機不成熟!

        所以就連白修遠和林泉聲這些人,也都不清楚,那株大藥竟然真的被這群年輕人帶回來了。

        十幾天后。

        龔家堡那邊傳來消息,一場大戰在龔家堡外面展開。

        天河聯盟的那些天河生靈成員,瘋了一樣的組團殺過去。

        龔家堡里面一群超級強者殺出來,雙方就在龔家堡外面殺得天昏地暗。

        天河聯盟損失慘重,但龔家堡也沒落到半點好處,同樣傷亡無數。

        龔家堡向另外幾個大勢力求援,均被拒絕!

        這就是從來不交人,臨時抱佛腳的壞處了。

        龔家堡這些年來橫行霸道,囂張跋扈,幾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跟天河這里的很多大勢力之間關系非常冷淡,甚至跟一些勢力勢同水火。

        這種情況下,人家巴不得你倒霉呢,怎么可能派人來救你?

        那些家國大義,心懷天下眾生的說法,去偏偏人間三大帝國還湊合,就連前站的很多聰明人都騙不過,還想騙天河這里的各大勢力?

        其實最倒霉也最憤怒的人是龔恒。

        跟天河鋸天牛一場耗時漫長的血戰之后,傷痕累累的回到龔家堡,然后就被幾個同樣身份地位極高,壽元也接近干涸的老祖宗圍起來,討要那株大藥!

        “真沒在我這里!”

        “我以靈魂起誓,以大道起誓……那東西真的沒在我這!”

        “我根本不知道是誰成績偷走了那株大藥!”

        “污蔑,那群天河生靈分明就是想要趁機滅了我龔家堡,還有什么好說的?”

        “不管是誰,如果被我知道那株大藥在誰手里,老子不管他是誰,必將他碎尸萬段!”

        因為已經喪失了頂級戰力,龔恒歸來之后,跟一群趕回來的龔家堡老祖一番解釋,就去閉關了。

        但閉關的效果能有多大,這個就很難說了。

        憤怒、心情郁結、心力憔悴!

        這就是老祖龔恒目前的狀態。

        龔家堡外面的血戰,也不斷刺激著他。

        關于白修遠和林泉聲的消失,他也得到了新的消息。

        之前那長老跟他匯報,說龔家消失的某個先祖,也是龔恒的先祖,煉制的那間星系法器,也丟失了!

        這讓龔恒瞬間又看到了一絲希望!

        這么多年,他始終覺得,白修遠和林泉聲這兩人的父親,一定是在天河深處,得到了了不得的東西。

        這東西,如果他能得到,應該可以改變他目前這種壽元將至的狀態。

        甚至有可能會讓他真正更進一步,踏入至尊領域。

        所以他第一時間找來那長老,問清楚事情的詳細經過。

        他當年,也曾祭煉過那件星系法器。

        如果是全盛狀態的話,他應該可以感應到那件法器的下落!

        可惜現在他的狀態太差了!

        即便能夠感應到那件星系法器的下落,也不敢貿然前往。

        眼下對他來說,最要緊的一件事情,就是趕緊恢復自己這一身道傷。

        所以外面的戰斗,他充耳不聞。

        直到兩個壽元即將干涸的龔家堡老祖戰死的消息傳來,龔恒再也坐不住了!

        雖然那兩個老祖之前還在逼迫他分享那株大藥,可那終究是為了活下去,他也能理解。換做是他,也會做出一樣的事情來。

        如今那兩人戰死,跟兩個強大的天河生靈同歸于盡。

        這對龔家堡來說,簡直是一個天大損失。

        所以龔恒出關了。

        拖著尚未完全恢復的身軀,從閉關中出來。

        紅著眼,拎著帝兵,跟那群天河生靈殺在一起。

        已經在天河畔屹立了無盡歲月的龔家堡,第一次遭逢如此恐怖的巨大劫難。

        打到現在,很多龔家堡的人甚至都不理解,為什么會這樣?

        這群天河生靈瘋了嗎?

        即便那株大藥真的蘊含無數的神秘物質,可誰敢保證吃了那株大藥就一定能真正成道真正踏出那一步?

        而且那株大藥明明不在龔家堡,這群天河生靈憑什么就認定了它在?

        可惜跟這群天河生靈,解釋是沒有意義的。

        這場戰爭打到現在,雙方都已經殺紅眼了,不可能存在任何緩和的余地。

        要么這群天河生靈組成的聯盟主動退走,要么龔家堡被滅。

        不存在第三種可能。

        越是這種時候,越是能感覺到霧瘴區這里的好處。

        小白一群人這些天來過得相當愜意。

        天空是灰蒙蒙的?

        陰暗壓抑?

        其實沒關系的,只要心情好,遍地都是陽光。

        天河聯盟攻打龔家堡的第二個月初,霧瘴區的人族陣營這邊,突然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這是一群人類。

        小白這群人都沒有出現,是白修遠和林泉聲這些人在接待他們。

        此刻小白一群人,正在后面的房間里閑聊。

        對那株大藥什么時候拿出來,眾人已經達成了一個初步的共識。

        短時間內,堅決不讓它曝光!

        從那群天河生靈的反應上來看,這株大藥肯定不凡。

        所以關于它的使用時間,必須要留在最適合的時候!

        比如說,有人帝五巔峰了……到時候可以試試,能不能通過這株大藥邁出那一步。

        或者說危急關頭,直面生死的時刻,這樣一株大藥,可以改變局面。

        前方的客廳里。

        白修遠、林泉聲、左丘韻、裴靜和孫婷五人都在。

        對面坐著四人,兩個看上去很年輕,大概二十幾歲的模樣,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還有一個看著有些蒼老的老者。

        其他跟隨來的人,都被安置在另外的房間里。

        首先說話的,是那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他看著白修遠和林泉聲兩人,開口說道:“聽說之前你們兩人被囚禁在龔家堡,不得自由,如今脫困,真是可喜可賀,邰一成在這里,恭喜二位了!”

        “邰先生太客氣了,先生遠道而來,不知所為何事?”林泉聲開口問道。

        “呵呵,其實這件事,二位的夫人應該很清楚才是,我們和她們談過很多次,難道她們從來沒和你們說過?”邰一成笑瞇瞇看著白修遠和林泉聲說道。

        這話里面,多少帶著幾分諷刺的味道。

        你們兩位被囚禁多年,這些年來,我們一直是跟你們的夫人接觸的……

        雖然邰一成說的話聽起來諷刺意味沒那么重,但白修遠和林泉聲也都能聽出來。

        一旁的裴靜和左丘韻以及孫婷三人都沒出聲。

        因為她們一旦開口,就更坐實了這里是女人做主的事情。

        林泉聲呵呵一笑,道:“夫人們其實從來都是不管事的,有什么事情,還是重新說吧。”

        這時候,兩個年輕人當中的一個,翹著二郎腿,十分隨意的靠在椅子上,望著林泉聲,開口說道:“沒什么,就是想讓你們并入到我們邰家,成為邰家的一份子。到時候,無論龔家堡也好,還是其他什么人也好,誰找你們麻煩,就是來找邰家麻煩。”

        年輕人看上去很驕傲,說話的語氣也很沖。

        中年人邰一成微笑道:“這對諸位來說,其實是一件好事。終年藏在這霧瘴區,終究不是一回事。而且,也別覺得躲在霧瘴區里,就可以高枕無憂。其實對頂級大勢力來說,攻入這里,想要滅掉誰,一點都不難。”

        這話里面的威脅味道非常重。

        因為邰家,也是天河這里的頂級勢力之一。

        他這么說,分明就是在提醒在場這幾人,別以為你們藏在這里就真沒問題。

        林泉聲看了一眼邰一成,又看看那翹著二郎腿的年輕人,不卑不亢的微笑道:“抱歉,我們在霧瘴區待的挺好,也不想跟其他大勢力有太多的瓜葛,所以,對邰家的邀請,只能說聲抱歉了。”

        “邀請?”翹著二郎腿的年輕人嗤笑一聲:“林泉聲是吧?我想,你可能有點誤會,我們不是邀請,而是過來叫你們加入邰家!”

        這時候,那中年人邰一成輕咳一聲,道:“邰達,別亂說話。”

        說著,他微笑著對林泉聲道:“年輕人脾氣沖,說話直接了點,你別見怪。不過我們是真心實意過來邀請你們的。”

        白修遠在一旁淡淡說道:“真心邀請,就讓個不懂事的孩子坐在這里大放厥詞?”

        “你他媽算老幾?”邰達翹著二郎腿斜睨著白修遠,直接開罵:“你們這群人純粹就是給臉不要!之前只有兩個女人在這里的時候是什么樣?沒有我們邰家的幫忙,區區兩個娘們能這么快在這地方立足?怎么,如今野漢子回來了,覺得腰桿子硬了?”

        邰達身旁的另一個年輕人邰文,此時也淡淡開口:“邰達話糙理不糙,左丘韻,你說句實話,這些年來邰家給你們的幫助少嗎?”

        左丘韻目光平靜的看著邰文:“不少……”

        “那……”

        左丘韻淡淡道:“我還沒說完,你邰家這些年對我們的幫助,的確是不少。但我們這些年來獵取的天河生靈,不也都半賣半送的給了你邰家?而且,當你邰家有需要的時候,哪一次我們不是自掏腰包去幫你們狩獵、打仗?我和裴靜,始終覺得,我們雙方是互惠互利,合作共贏的一種關系。卻不想你們邰家,一直覺得我們欠你們良多,這個我是不認同的。”

        還有一些話左丘韻沒說,裴靜也不愿說,這些年邰家這幾人所謂的幫助,不就是因為看中了她們嗎?

        如果不是在霧瘴區,如果不是兩女聰明,這些年怕是早被人吞得骨頭都不剩。

        “呵呵……”邰達在一旁冷笑道:“真是有意思,左丘韻,你還記得你之前說過的話嗎?”

        “我說過的話很多,你指哪一句?”左丘韻平靜問道。

        “當年你是不是說過,有朝一日會加入我邰家?”

        “我沒那么說過。”左丘韻直接否認。

        “你撒謊!”邰達忽然有些激動起來,放下二郎腿,用手點指著左丘韻,“你敢再說一次嗎?”

        “再說多少次,我也沒那么說過,”左丘韻低垂眼瞼,神色平靜,“我當年說,等有朝一日,我們夫君歸來,會考慮加入邰家這個建議,但我什么時候說過一定會加入你們邰家?”

        “你……”邰達怒道,“你這是在玩文字游戲,這么說,你連當年說過你丈夫若死了,你會考慮我也是騙人了?”

        白修遠臉色瞬間冷下來,不是沖著左丘韻,而是沖著邰達!

        他太清楚自己妻子的性格,死都不可能說出這種話!

        他心中殺意沖天!

        他身邊的林泉聲,同樣也是如此,一雙眼中殺意彌漫。

        被人如此當面羞辱,他想殺人!

        兩人相互對視一眼,那股眼中燃燒著的火焰,又瞬間平復了幾分——他們可以動手,但孩子們怎么辦?

        在這里殺個你死我活,誰都不敢保證自己能沒問題。

        真打起來,那些孩子們一旦出點事,他們就算死,都不會心安。

        左丘韻臉色瞬間冷下來,冷冷看著邰達:“放你娘的屁!”

        對方這已經是在指著鼻子在罵了。

        這態度,哪里是登門拜訪和邀請加入?

        分明就是居高臨下,一副我讓你們加入邰家是給你們面子,你們不接受,就當面羞辱你們能怎樣?

        誰給你們的這個勇氣?

        孫婷這時候開口了——

        “龔家堡沒有遭遇天河聯盟攻擊之前,你們邰家行事敢這樣張揚跋扈?”

        “如今看著龔家堡即將陷入沒落,一下子底氣就足了是吧?”

        “是不是覺得龔家堡倒下,在這一帶你們就可以順理成章的稱王稱霸,成為老大了?”

        “可龔家堡現在還沒倒下呢!”

        “你們邰家現在就想當老大,是不是太早了點?”

        孫婷拉著左丘韻的手,沒讓她說話,而是站起身來,冷冷看著邰達、邰文和邰一成這些人。

        這時候,始終沒有開口的那名老者,一雙眼落在孫婷身上,終于淡淡開口了。

        “龔家堡里面身份地位特殊的一位夫人,居然跟逃出龔家堡的人攪在了一起,呵呵,有點意思。看來這龔家堡的沒落,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老者說著,看了一眼白修遠和林泉聲,十分平靜地說道:“天河聯盟已經出現,天河……要變天了。萬古未有之大變局即將出現。在這種時候,若是不能適應……像你們這樣的小型勢力,只有死路一條。”

        “死路活路,都是我們自己選擇的路,與外人無關。”孫婷冷冷說道:“我們這里廟小,容不下諸位真神,所以,諸位還是請回吧。”

        邰達撇撇嘴,看著孫婷:“聽說你嫁了林泉聲?”

        “和你有關嗎?”孫婷看著他問道。

        若論底氣,孫婷是真的一點都不缺!

        身為帝四境界的強者,在整個天河,也絕對是能拿得出手的高端戰力。

        眼前這邰達,不過帝三境界,看著年輕,實際上也早已超過了五百歲。換做在人間,這種年齡這個修為,絕對是天人之姿了。

        可在天河……五百來歲的帝三,真談不上有多優秀。

        “呵呵,聽說你在龔家堡時就面首無數,如今居然為了一個林泉聲,拋棄了所有面首,看來這林泉聲,還真是很有魅力呢。”邰達像條瘋狗,見誰都想咬的樣子。

        林泉聲咬著牙,強行壓制著心中的滔天怒火。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林子衿一推門,直接進來。

        看見里面一群人,頓時微微一怔。

        因為房間里是有封閉法陣的,在外面并不能聽見里面的動靜。

        “呃,有客人?”林子衿先是有點不好意思,不過隨即感受到屋子里這種古怪詭異的氣氛,看了一眼自己母親這邊。

        殊不知,她推門的一瞬間,邰達、邰文兩人在看清楚她長相之后,眼中頓時都閃過一抹異彩。

        太漂亮了!

        天河怎么還有這么漂亮的姑娘?

        原本左丘韻和裴靜就夠美的,當得起絕色傾城這四個字。

        孫婷也很美,令人看一眼就難以忘懷。

        可跟眼前這少女比起來,這些人加起來都比不了啊!

        邰達站起身,沖著林子衿微微一笑:“在家邰家邰達,敢問姑娘芳名?”

        邰文也趕緊站起來,看著林子衿道:“在下邰家邰文,姑娘可曾婚配?”

        林子衿一雙極美的眸子里頓時閃過一抹冰冷,但那張精致的小臉上,卻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來,她看向自己母親這邊:“媽,他們是誰?”

        媽?

        這姑娘竟然是林泉聲和裴靜的女兒?

        邰達看看裴靜,又看看林子衿,一雙眼中,露出毫不掩飾的貪婪之色。

        他全都想要!

        包括左丘韻!

        他身邊的邰文,基本上也是一副表情,一臉貪婪。

        這就是天河勢力的嘴臉。

        原始,沒有規則,誰的拳頭硬誰腰桿子就硬。

        表面上的那些溫情,不過是淺淺一層。人間遵循的那些規則,在這里——不好使。

        這些天河畔的勢力,幾乎都是如此!

        而龔家堡,不過是表現得更明顯了些。

        “一群垃圾。”裴靜淡淡道。

        林子衿看向邰達和邰文,一雙極美的眸子里,閃爍著冰冷光芒:“那就給我滾出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
    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