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14章 盜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14章 盜藥字體大小: A+
     
        頂級大藥,神秘物質。

        這天河生靈求的是壽元。

        “老了,怕死。”

        它說完之后,很快告辭離去。

        除了新婚那兩位,剩下眾人聚在一起,研究著這件事情的可行性。

        倒是沒人懷疑這消息的真實性,畢竟這種事也騙不了人。

        對小白和林子衿這群年輕人來說,心里面肯定都是蠢蠢欲動的。

        來到天河之后才明白自己以前的見識有多淺薄。

        對天河的了解,也太片面了。

        他們這些人還算好的,絕大多數人間三大帝國的人甚至連天河這兩個字都沒聽說過。

        終其一生,都根本不知道世上還有這樣一個地方。

        天河中有大恐怖,同樣也有大機緣!

        這是白牧野等人來到這里之后一個共同的認知。

        再加上小白最近覺得自己有點窮,嗯,不是有點,其實是很窮。

        畢竟曾經也闊過,如今驟然變窮,一下子很難適應過來。

        由奢入儉難啊!

        窮則思變,就算沒有聽到這消息,小白也一直在考慮著要不要出去……踅摸點頂級的符篆材料回來。

        “即便有天河生靈前邊帶路,但說句實話,那種境界的生靈之間的戰斗區域,也太兇險了。”白修遠皺著眉,給一群年輕人潑了盆冷水。

        左丘韻也是認同這個觀點的,她看著白牧野和林子衿幾人:“的確有點太危險,但是……也未必不能嘗試一下。”

        白修遠看了一眼自己妻子,有點無語地道:“你想怎么嘗試?”

        左丘韻道:“自然是偷偷摸過去,看看有沒有機會呀。”

        白修遠道:“開什么玩笑,無論那位不可提及名字的龔家老祖,還是那個天河生靈,肯定全都是帝五層級的生靈,他們有多可怕,你不是不清楚。怎么可能會給別人可乘之機?”

        裴靜在一旁笑笑:“那可說不定,沒準那兩位打紅眼了,在那邊打死打生,一時間顧不上別的呢?”

        白修遠搖搖頭,道:“不會,那株大藥既然有天河生靈守護,那么自然不會只有它一個,肯定還會有一些它的手下在那里看守。就算我們能夠悄然潛入過去,可真到了那株大藥近前,必然會被察覺到。到時候一旦弄出點動靜,我們所要面臨的,可不是一群天河生靈那么簡單。”

        “是,到時候可能還要面臨龔家那位老祖的憤怒,到時候新仇舊恨,他必然不會放過我們。”左丘韻道。

        “你想明白了?”白修遠臉上露出欣慰之色。

        “這還用想嗎?事實就是這樣啊!”左丘韻笑了笑,“但我們不能因為這樣,就什么都不做,能給那位添點堵,我覺得還是很有必要的。”

        這時候,彩衣在一旁說道:“今天那個人形的天河生靈,它是不是知道跟龔家老祖戰斗那天河生靈的樣貌?”

        “你想變成對方的模樣?”左丘韻眼睛一亮,隨后若有所思地道:“如果可以這樣,說不定我們真能成。”

        白牧野卻問道:“那生靈境界那么高,彩衣境界不如它,即便變作它的模樣,也有可能被察覺出來吧?”

        “關鍵時刻,可以冒險一試,”彩衣看著白牧野,“到時候我變作跟龔家老祖對戰那天河生靈模樣,看看能不能直接進去取走大藥。若是不能,那么我會盡可能吸引那里可能存在的其他天河生靈注意力,然后你們去趁機拿走大藥!”

        計劃看上去還不錯,只是這里同樣隱藏著巨大的兇險。

        一旦這里面什么地方出點差錯,那么去的這群人,都有可能被困在那里,有生命危險。

        “富貴險中求,這世上哪有那么多完美計劃?”彩衣微笑道:“我覺得這件事,交給我們幾個就行了!”

        當天深夜,左丘韻就將那位人形的天河生靈暗中請過來,詢問跟龔家老祖對戰的天河鋸天牛具體模樣。

        這人形的天河生靈很快具現出鋸天牛的模樣,并告知了它的尺寸,眾人都有點無語。

        那么大的一個可怕生靈,彩衣能變出來嗎?

        不過彩衣卻看著人形天河生靈問道:“它平日里,也是那么大體型到處亂逛嗎?”

        “那倒不是,縮小的時候,可以向那條毛毛蟲一樣大……”它指了指蟬爺。

        蟬爺當場就翻臉了:“你瞎啊?你才是毛毛蟲,你全家都毛毛蟲!爺身上有毛嗎?啊?有毛嗎?”

        人形的天河生靈被罵得一臉懵,然后咧著嘴角連連道歉。

        大白蟲子罵罵咧咧的爬走了,真特么傷自尊,毛毛蟲有它這么帥嗎?

        “它平時會以那么小的體型出現在手下面前?”彩衣問道。

        “會以這么大……”人形的天河生靈伸出雙臂,比劃了一下。

        眾人一看明白了,大概是磨盤大小。

        “哦,好的,我明白了,還煩請您告知我更多關于它的細節,一點都不要遺漏。”彩衣一臉認真的問道。

        盡管這天河生靈心中非常奇怪,但還是一五一十的告知了彩衣。

        眾人密謀一夜,第二天一早,在左丘韻、白修遠等一群人的關切目光中,符龍戰隊的六人……小白、子衿、問君、彩衣、司音、單谷,跟著那個沒有名字的人形天河生靈悄然離開霧瘴區,往天河深處方向進發。

        幾個年輕人都感覺有些新鮮,他們從來沒想過有朝一日竟然會跟天河生靈一起合作去做一件事情。

        按照左丘韻和裴靜的說法,霧瘴區的天河生靈,還是可信的。

        不過她們也暗中叮囑小白這些人要留個心眼,一旦真的成功了,當心點那人形的天河生靈,別被算計了。

        畢竟那么一點點的一小片,跟一整株大藥,可不是一個概念。

        貪婪這種習性,屬所有智慧種族共有,絕非只有人類才會貪婪。

        跟天河生靈一起深入天河,最大的好處就是那些未知的危險,瞬間降低了九成九!

        一路上幾乎沒有任何不開眼的天河生靈敢對這褐色皮膚的天河生靈老者發起攻擊。

        途徑一些路段的時候,天河生靈的密集程度甚至讓人頭皮都有些發麻。

        小白將這些地方一一記在心里,在心中盤算著一旦這人形的天河生靈回頭翻臉,他要怎么帶著一群人平安回來。

        在路上,子衿把孫婷之前給她的幾件帝兵拿出來,其中一把劍給了問君。

        問君雖然是全系的靈戰士,但用劍的時候更多。

        還有一把短劍,給了姬彩衣。

        彩衣是刺客,這短劍正好適合她用。

        還剩下一桿長戟和一桿長槍,這兩件帝兵子衿留在了自己身上。

        因為她也是一個全系的戰士!

        無論是長戟還是長槍,她也都能使用自如。

        司音一直以來都更擅長用捶,子衿答應司音等什么時候她的鍛造能力出神入化,就把那長槍重鑄成錘子送給她。

        至于單谷,他那張看著有些破舊的弓來頭非常大!

        到了帝級,也未能將那張弓的全部威力發揮出三成來。

        所以短時間內,不需要為他考慮武器的事情。

        眾人就這樣一路疾馳,數日后,已經深入到天河深處。

        不過按照人形的天河生靈說法,這里距離天河源頭還有無盡遙遠的路。

        在這里,大家已經可以感受到龔家老祖和鋸天牛之間戰斗所帶來的影響。

        天地間能量涌動,天河巨浪滔天。

        大量原本生存在這里的天河生靈早已經逃之夭夭。

        這人形的天河生靈帶著眾人潛入到天河底下,拿出一枚避水珠來,帶著眾人繼續高速前行。

        已經進入到真正的危險區域,大家都有些緊張,但在這人形天河生靈的帶領下,一路算是有驚無險。

        “前方水底,有一座巨大地宮,那株大藥,就在那座地宮里面!”

        人形的天河生靈停下腳步,把避水珠遞給白牧野,然后看著這群年輕人:“我只能帶著你們來到這,剩下的路,我沒辦法繼續陪同你們前行了。我會在這里等你們三天,如果三天之后,你們沒有回來,我會自行離開。祝你們成功,到時候別忘了給我那一份。”

        “你不跟我們同去嗎?”林子衿看著它問道。

        “我不能露面,不然上面那位……”這人形天河生靈咧嘴一笑,“不會放過我。”

        “行,那你就在這里等著吧,我們會盡快的。”白牧野點點頭。

        六人隨后跟這人形的天河生靈分開,繼續往前走去。

        問君在白牧野身邊輕聲問道:“小白,那個家伙會不會算計我們?”

        “在我們成功之前,它應該不會那么做。回頭如果我們真的得到那株大藥,它要起什么心思,也是正常的。”白牧野說道。

        “那有沒有想好破解之道?”問君問道。

        “來的路上,我隨手布下大量的符陣,如果沒人打咱們主意也就罷了,若是有……”白牧野笑了笑,“它會后悔的。”

        “符帝威武!”問君笑著說道。

        “搶我臺詞呀。”單谷在一旁咕噥了一句。

        其實除了這些,小白還有最大的一個依仗,那就是符篆師寶典!

        這東西雖然太能吃了些,硬生生把他這種級別的富豪給吃窮了。但在關鍵時刻,也是真牛逼!

        當日在前站遭遇的那次攻擊,究竟有多強,小白當時沒什么認知。

        但在來到天河之后,慢慢的有種感覺,那一次的攻擊,應該不會迅速帝五層級!

        但卻被符篆師寶典直接給化解掉了。

        甚至就連那個出手的人,似乎都沒跑了……只是小白沒證據罷了。

        否則一點底氣都沒有,他又憑什么帶著這群人跑到這種地方來冒險?

        眾人往前走了一會,彩衣突然搖身一變,直接變成那鋸天牛模樣,大約磨盤大小,在前面緩緩游弋著。

        這里距離天河鋸天牛和龔家老祖龔恒戰斗的地方,有著億萬里之遙。

        雖然會有戰斗波動傳過來,但已經沒有多強烈。

        無論龔家老祖,還是天河鋸天牛,都怕距離大藥太近,引起什么不測。

        而他們的這個出發點,恰恰是小白這群人最喜歡的!

        都是有素質的人,知道愛護花花草草,打架都離得遠遠的。

        天河的水下就如同汪洋大海一般,水域相當廣闊。

        那地宮所在的地方,水深大約千米。

        天河水質出奇的清澈,一眼就能看出很遠距離。

        彩衣化成的鋸天牛大搖大擺朝著那邊高速飛過去。

        在這片水域,鋸天牛就是真正的王!

        沒有人敢招惹忤逆它的意志。

        所以,盡管還有戰斗余波不斷傳來,但所有遇見彩衣的天河生靈紛紛避讓。

        幾乎都是將身體蜷縮成一團,以天河生靈中表示臣服的方式,跟彩衣化作的鋸天牛見禮。

        而小白等人,則隱藏在另外一邊,沒有跟著彩衣一起!

        彩衣到達地宮門口之后,散發出一道冰冷神念:“都給我出來!”

        轟!

        那地宮里面,瞬間涌出一大群各式各樣的天河生靈。

        整個地宮被結界保護著,但在“鋸天牛”的命令之下,結界很快開啟了一道門。

        彩衣變作的鋸天牛進去之后,直接問道:“我們的寶藥可還好?”

        眼前一只同樣磨盤大小,跟鋸天牛模樣很相似的大甲蟲回答道:“回大王,我們的寶藥好著呢!香味都飄出來了,看上去就要徹底成熟了!”

        “很好,你在前面帶路,我要去那休息了。”彩衣淡淡說道:“這場戰斗,消耗了太多能量,我需要睡上一覺,這期間你們誰都不許來打擾我。天大事情,也要等我醒來。知道嗎?”

        “遵命!”一群同樣有著一定智慧的天河生靈紛紛應答。

        最后,那跟鋸天牛模樣差不多的甲蟲帶著彩衣,一路進入到地宮深處。

        在那里,彩衣終于看見了那株大藥。

        看似很普通,但她運行八九玄功之后,卻是看見有無數大道紋絡,出現在那株大藥的四周。

        同時,一股沁人心服的淡淡香氣,順著那株大藥散發出來。

        似乎聞一下這味道,都能讓人神清氣爽。

        真是好東西啊!

        彩衣看了一眼剛剛帶路的大甲蟲,沖它道:“你也下去吧,沒有我的吩咐,誰都不許來這里!”

        大甲蟲點點頭:“大王,咱們的寶藥用不了就徹底成熟了,到時候,大王可要記得小的,多給小的分一點啊!”

        彩衣聲音變得有些冰冷起來:“別太貪婪了。”

        “小的錯了,小的錯了,還請大王不要怪罪。”大甲蟲小心翼翼的退出去。

        這里,就只剩下了彩衣一人。

        彩衣深吸一口氣,看著眼前這株大藥,現在,這株大藥已經有一半,落到她囊中了!

        只要把它挖出來,從這里帶離,這次的行動,就等于成功了百分之五十。

        只是這大藥四周有法陣在無聲無息的運行著,彩衣并不擅長破解法陣,但她并不擔心。

        因為有人擅長這個。

        她拿出一張符篆,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四周之后,直接將這符篆激活。

        下一刻,光芒流轉,幾道身影在這符篆散發出的光芒中一一出現!

        小型傳送符!

        這就是典型的符帝手段了。

        神符師是沒有這種能力的。

        白牧野出現之后,看見這株大藥,喃喃道:“大道脈絡清晰,神秘能量涌動……這種大藥,當真堪稱天帝奇珍!”

        “我的記憶告訴我,也只有在界壁這種地方,才會出現這樣的神奇大藥。”問君輕聲道。

        天河這里,應該就是一個大界的界壁,用神話中的說法,就是諸天萬界中的一界邊緣。

        尋常生靈根本就到不了這種地方,更是想不到在這樣的地方,竟然會生長著這些神奇的大藥。

        據之前那人形的天河生靈說法,這地方是先有這株大藥,然后才有了這座地宮。

        天河鋸天牛在發現這株大藥之后,讓手下建造了地宮,并且允諾,一旦大藥成熟,所有的手下,都能分潤到一些好處!

        它吃肉,絕對是要給手下一點湯喝的。

        如果什么好處都不給,那它的手下早就跑光了。

        “它還沒有完全成熟,”彩衣看著眼前這株大藥,低聲說道,“我們是現在行動,還是等它完全成熟之后再動手?”

        林子衿在一旁道:“現在就動手!免得夜長夢多!我爸爸和白叔叔他們也說了,這種大藥徹底成熟之后,雖然藥效更佳,但差距也并沒有那么大!徹底成熟之后,只是神秘物質的功效會變得更強一些。”

        問君點點頭:“那些神秘物質,對壽元將至,或是想要突破到更高層次的存在有用,對我們這群只想要提升靈力的年輕人來說,意義不大。”

        單谷道:“那我們使用這株大藥,豈不是牛嚼牡丹?”

        “那樣不好么?”問君看了他一眼。

        “嘿嘿,當然好了!”單谷呲牙笑起來。

        隨后白牧野直接開始破陣,他在破陣的同時,也讓身邊人做好準備。

        免得法陣一破,這株大藥再撒丫子跑了。

        這種畫面,當初在天湖圣地的時候又不是沒見過。

        很快,起到保護作用……也是封印作用的法陣,被白牧野直接破除掉。

        在這一瞬間,這株大藥霍地化作一道流光。

        真的要跑!

        但小白也早有準備!

        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呢,空氣中便出現了幾道神秘符文,直接印在這株大藥之上。

        嗡!

        大藥發出一陣輕顫,但最終,還是被小白的符文給困住。

        就在小白將被封印的大藥扔進空間指環的一瞬間,整座地宮,突然間出來一陣猛烈震顫!

        “不好!莫非被發現了?”

        在場這些人心里,同時升出這樣一個念頭。

        接著,外面傳來一陣喊殺聲!

        這時候,之前帶著彩衣進來那甲蟲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大王……不好了,那人類打進來了!”

        那天河生靈甲蟲整只蟲都是懵的,眼看著大王回來,它還以為大王干掉了那個該死的貪婪人類,可卻沒想到,那人類竟然殺到了這地方來。

        雖然看上去傷痕累累,但那強橫無匹的戰力,卻是讓地宮這里的所有天河生靈為之戰栗和恐懼。

        彩衣瞬間變回天河鋸天牛模樣,散發出一股冰冷的靈魂波動:“不惜一切代價,殺了他!”

        這邊小白瞬間激活一道符陣,一群人快速進入到符陣范圍內,光芒一閃,幾道身影瞬間消失。

        下一刻,剛剛那只甲蟲便被一股恐怖的力量一腳踹進來,身上那堅硬無比的殼直接就碎掉了!

        它發出痛苦的嘶吼,還在指望著大王能出手救它。

        畢竟,這里最強的存在就是大王了!

        一道身影緊隨其后,沖進這地宮當中,放眼望去,那株大藥已經消失不見。

        空氣中,還彌漫著那大藥散發出的香氣。

        龔恒忍不住發出一聲憤怒至極的咆哮。

        “該死!”

        轟!

        整座地宮——

        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
    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