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13章 圖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13章 圖謀字體大小: A+
     
        林子衿一番話,讓白修遠四人既是心酸又是心疼,既是驕傲又是無奈,一顆心五味雜陳。

        他們四人,為了守住秘密,為了保護兩個孩子,做了為人父母應該做的事情。

        但這兩個孩子,又何嘗不是在困境中艱難成長?又何嘗沒有為了爹娘做了他們認為正確的事情?

        如果不是這次兩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小家伙帶著一群小伙伴橫沖直撞的一頭扎進天河,白修遠和林泉聲兩人,想要脫困,又談何容易?

        孫婷在龔家堡地位超然,可你讓她大搖大擺帶著幾個人離開一下試試?

        沒有姬彩衣的變身之術,城門口的守衛就算再怎么害怕孫婷,也絕不會這樣輕易的放人出去!

        也可以說是龔家堡威震天河畔太多年了,很多人已經形成了“龔家堡龍潭虎穴”的印象,被小白和子衿他們鉆了個空子。

        可如果他們不來,又哪來的空子?

        孩子們,終究還是長大了。

        白牧野輕輕握住子衿的手,子衿很自然的跟他十指相扣。

        兩人相視一笑。

        白牧野抬起頭,看著四個臉色復雜的長輩,微笑道:“既然不能回去,那就留在這。但留在這,我們不但要提升自己的境界跟實力,還要組建起一支屬于我們的勢力!”

        “龔家堡當年,也是從無到有的。我和丫頭,比他們的老祖宗更厲害。”

        “他們能做到的事情,我們也一定能做到。”

        “總有一天,我們會掀翻他們,并且,一口氣打到天河的源頭,我很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在控制著這一切。”

        “我要干掉那個源頭。”

        白修遠很想懟自己兒子一句你異想天開,可嘴唇動了動,卻是沒能說出口。

        裴靜倒是眼中異彩連連,不但為她看著超級順眼的女婿,更是為自己的女兒!

        她長大了!

        當媽的那種驕傲,旁人是無法理解的。

        “我同意。”她說。

        左丘韻幾乎沒怎么考慮,點點頭:“既然如此,我也同意。”

        白牧野看了一眼自己老爹:“爸,咱家不能一直都是我媽做主啊!”

        咳咳……

        白修遠差點把自己給嗆著,臭小子你這是擠兌誰呢?

        他很想順著小白的話來一句老子不答應,但瞥了一眼身邊的老婆,最終嘆息一聲:“你們長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見了,子衿丫頭說得沒錯,沒有我們的時候,你們也都過來了。而且過得也很好。所以,以后的路要怎么走,我不攔著。”

        林泉聲輕嘆一聲:“既然你們都這么想,那我們做父母的,除了支持你們,還能做什么呢?”

        白牧野跟林子衿相視一眼,同時伸出各自的另一只手——

        啪!

        四個長輩,一臉無語。

        林子衿眨眨眼,咳了一聲:“內個,說完正事兒,說點題外話……”

        林泉聲滿頭黑線,還有題外話?你這丫頭哪兒來那么多話呀?

        林子衿抬頭看著他:“爸,啥時候把我小媽娶回家?”

        白修遠:“……”

        左丘韻:“……”

        裴靜:這姑娘是我撿來的吧?

        林泉聲這下臉兒都黑了:“大人的事兒小孩別插嘴!”

        臭丫頭簡直是在捅刀子啊!

        不也沒怎么你嗎?

        四個大人被你倆臭小孩劈頭蓋臉的一通教訓,未了還要再捅兩刀。

        過分啊!

        裴靜卻笑瞇瞇地看著林泉聲,道:“我喊了那么多年的婷姐,也的確應該讓她喊我一聲姐姐了。”

        林泉聲無奈地道:“你也跟著瞎胡鬧。”

        裴靜道:“這可不是瞎胡鬧,說起來,之前你可以逃避,但現在,你也應該正面面對這件事了。說說看,你打算怎么對婷姐?”

        “婷姐人挺好的。”林子衿道。

        “你閉嘴!”裴靜和林泉聲瞪了一眼林子衿。

        裴靜教訓道:“婷姐是你叫的嗎?”

        林泉聲則看著裴靜,嘆了口氣:“這事兒回頭再說好了,當著孩子呢。”

        “孩子?人家剛可都說了,早斷奶了!”裴靜呵呵笑道:“所以呀,我覺得還是把這件事說清楚的好。婷姐雖然嫁過人,可那是怎么回事你心里面也清楚的很,人一個黃花大姑娘,這些年為了護著你,可沒少遭人暗里嘲笑。對你如何,你自己心知肚明。如今你已經脫困,總要給人家一個交代。我呢,想在有生之年沖進那個領域。所以一定會很忙,我覺得你還是把她娶了吧。一個大男人,別磨磨唧唧,叫孩子們笑話。”

        “我想要個弟弟。”林子衿在一旁弱弱地道。

        裴靜似笑非笑,林泉聲一臉尷尬。

        “丫頭,我突然對你的鳳凰傳承有了一點新的想法!”小白實在聽不下去了,站起身拉起林哥就走,不然再過會,他真怕林哥再冒出一句什么驚世駭俗的話來。

        “嗯,我也突然想到,我還有點事。”白修遠說著,直接站起身。

        左丘韻撇撇嘴:“就那點事兒,小林子你攤上一個好媳婦,居然主動為你張羅這件事,這優良家風,我家白哥都羨慕死了!”

        “我沒有,我不是,你別瞎說!”白修遠義正言辭。

        “咱家也……”林子衿還想說什么,被白牧野生拖硬拽,直接拉出去了。

        出門之后還埋怨小白:“咋了嘛,我實話實說嘛,你看啊,冉冉姐啊,秀秀姐啊,甚至包括司小音和問君姐啊……你喜歡誰咱就娶誰嘛!”

        白牧野拖著林子衿迅速溜掉,不然他真怕里面肯定能聽見的林泉聲趁機沖出來揍他一頓然后脫離漩渦。

        白修遠和左丘韻隨后出來,看著迅速消失的兒子兒媳背影,左丘韻嘖嘖稱奇:“咱兒子厲害呀!”

        白修遠面無表情地看了一眼左丘韻。

        左丘韻在那小聲嘀咕著:“為啥子衿丫頭剛剛沒說彩衣呢?我覺得那丫頭也挺不錯呀!變身之術,神乎其技呀!”

        白修遠瞥了她一眼,有句話憋在心里沒說,總不好開個晚輩的玩笑,那也太不著調了。

        就這樣,小白和子衿在說服了爹娘之后,帶著彩衣一群人直接住在了這里。

        也不知那天林泉聲和裴靜到底怎么談的,反正這些天孫婷臉上的笑容就沒斷過。不過也沒人提及要辦婚禮這件事。

        龔家堡。

        距離小白等人從這里逃走,已經過去二十幾天。

        可一直到今天中午之前,竟然都沒人發現有什么異常。

        白修遠雖然是天河生靈處理區的一把好手,但也絕對談不上是什么不可獲取的人物。

        那小管事當天被龔明月教訓一頓之后,膽子差點沒嚇破了,哪敢上門去問白修遠什么時候回來?

        至于林泉聲那邊,地牢的守衛更不敢對孫婷的事情說三道四,更別說還關系到龔家當代的十三少。

        同時可能得罪兩個堡里的大人物,他得多想不開會去管這事兒?

        那孫婷據說是個喜新厭舊的人,而且擅長采補之術,估摸著用完了也就把人送回來了。

        事發的原因,還是因為老祖龔恒當時扔出去那件法器——

        龔家負責日常的一名長老,接到這件法器之后非常意外,他甚至不知道老祖什么時候出關的。

        所以第一時間將其激活。

        激活之后,封印在法器中的那道神識直接化作龔恒模樣,看著那長老問道:“堡里發生了什么?”

        長老一頭霧水,十分茫然的說什么也沒發生啊。

        龔恒當場暴怒,根本不相信堡內什么都沒發生,不然他怎么可能先后兩次生出那種強烈感應?

        老祖震怒,跟人間帝王震怒沒什么分別。

        長老差點被當場嚇尿,頓時傳令下去,安靜的龔家堡,頃刻間一陣雞飛狗跳。

        這下所有事情都瞞不住了。

        相對來說,得罪了龔明月會被收拾,得罪十三少和孫婷會被狠狠收拾甚至可能沒命,但如果招惹到老祖的頭上,估計想死都不容易!

        但一定會生不如死!

        所以白修遠和林泉聲不見了的消息,很快傳遞上去。

        那長老是多少知道一些事情的,聽說這倆人不見了,當場也懵了。

        于是下令徹查。

        這一徹查,直接查出了天大問題!

        身份地位不算高也不算低的龔明月,竟然把白修遠給帶走了?

        身份不算太高但地位有些超然的孫婷居然伙同十三少龔長峰把林泉聲也給帶走了?

        再接著往下查,結果讓龔家堡上下一片震驚。

        整個龔家堡,一個正門,九個側門,沒有任何人見過龔長峰進來。

        但其中一個平日里就少有人走的側門守衛,卻親眼看著龔長峰帶著龔明月、龔明珠和龔明雪三人,以及另外五個看上去像是隨從的人,光明正大從那道側門離開,揚長而去!

        然后沒過多一會,孫婷從龔家的另一道側門,一個人出去,消失不見。

        寶庫那邊有人匯報,說孫婷離開之前,曾在寶庫里面取走數件帝五級別的帝兵!

        除此之外,還有不少修煉的資源、功法、和其他各種寶物若干。

        這些東西的價值自然不用說,正常情況下,即便是孫婷,也沒有資格一次提取那么多。

        可孫婷在堡里地位超然,境界高實力強人也夠潑辣。對看守寶庫的人說帝兵算是借用,其他東西算提前支取。

        這樣的事情放在別人身上肯定是不行的,但在孫婷和那些嫡出子弟身上,卻是常態。

        根本沒有人懷疑!

        事發之后,所有信息都綜合到一起,龔家堡內的人才突然間發現,不知不覺間,竟然有人從他們眼皮子底下,里應外合救走了白修遠和林泉聲這兩個老祖叮囑過……決不允許他們逃走的人!

        瘋了!

        整個龔家堡從上到下,全都徹底瘋了。

        大隊大隊的人馬,瞬間從各個方向沖出。

        龔家堡所有在外面的高級強者,也全都接到傳訊——

        十三少龔長峰背叛、孫婷背叛、龔明月、龔明雪、龔明蘭背叛!

        一旦發現這些人,龔明月、龔明雪、龔明蘭可當場擊殺;孫婷要活的,只要活著就行;龔長峰也要活的,但不能廢掉。

        這就是龔家嫡子的待遇!

        即便要殺,那也需要先抓回來再說。

        之前接到老祖傳訊還有些不以為然的那位長老,整個人都快嚇癱了。

        能然老祖親自叮囑看好的人,就這樣從龔家堡消失了,如果找不回來人,老祖回來會發怎樣的脾氣?

        他不敢想。

        封印著老祖一道神念的法器還在那里等待,他只能一五一十,將事情經過告知老祖的那道神念。

        神念只是冷幽幽看這長老幾眼,一言沒發,直接鉆進那件法器,法器破空而去!

        龔家堡這名長老兩腿一軟,差點坐在地上。

        他知道,如果人抓不回來,老祖回來那天,估計就是他的死期了。

        “必須給我找出來,不管在哪!都必須把人給我找出來!”他瘋狂咆哮。

        很快他就又收到一條讓他額頭青筋直跳,甚至頭皮都有些發麻的消息——

        長公主那里,前些天被龔明蘭那賤人給算計了,丟失了已經消失的龔家初代先祖親手煉制的星系法器鑰匙!

        盡管沒人能相通龔長峰這位十三少為什么會背叛龔家堡,但這件事里面,他的嫌疑最大!

        于是,針對龔長峰的通緝力度,頓時再次加強。

        身在霧瘴區的小白等人得到這些消息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月左右。

        他們聽到這消息,還是因為孫婷終于跟林泉聲舉辦婚禮了!

        孫婷多年等待,總算守得云開見月明。

        這場婚宴談不上有多盛大,但勝在溫馨歡快,前來參加的人也不少。

        讓小白這群人有些好奇的是,還有不少天河生靈,居然也來參加了這場婚禮,并都送上價值不菲的禮物。

        讓小白等人忍不住嘖嘖稱奇。

        不為敵也就罷了,居然還能主動登門送上禮物?

        龔家堡正在四處尋找白修遠和林泉聲,以及那幾個叛徒的消息,也被人從外面帶了進來。

        白牧野此時已將星系法器里面那群被關押了很多年的人給放了出來。

        因為之前就都已經用靈魂和大道發過誓,這群人重獲自由之后,波瀾不驚的成了小白他們組建勢力的一部分。這部分人由龔明月來負責。

        當他們聽到龔家堡那邊傳來的消息之后,幾乎所有人,全都忍不住暢快的大笑起來。

        在場這群人當中,他們對龔家堡的恨意幾乎是最深的。

        即便小白和子衿,對龔家堡的恨意也沒這群人強烈。

        霧瘴區這里的天河生靈自然也不會喜歡龔家堡里的那群人,雖然它們自己也會擊殺那些渾噩的天河生靈,并且并不視其為同類。但這并不妨礙它們討厭龔家堡。

        “哈哈,想不到龔家堡也會有如此吃癟的一天,當真是大快人心!”

        “太暢快了,當浮一大白!酒來!”

        “真是過癮,雖然不能親眼看見那群人的嘴臉,可用腦子想想那畫面,也足以令人爽快至極!”

        一群島上地牢被放出來的人,無比歡快的斗起酒來。

        大白蟲子也搖頭晃腦的表示它很欣慰。

        這時候,一個看著跟人類老者幾乎沒多大區別,唯有皮膚呈暗褐色的天河生靈站起身,來到左丘韻面前,先是用手撫胸,微微躬身。

        左丘韻站起身,也沖著它做了一個同樣的動作還禮。

        “左丘小姐,我這里有一個消息,您可能會有點感興趣。”長得像是人類老者的天河生靈說道:“我前幾天想去找鋸天牛道友借一樣東西,但在接近那里的時候,卻發現它正在跟一個人發生生死大戰!”

        “哦?”左丘韻愣了一下,饒有興致的問道,“那人是誰?”

        “龔家老祖之一,名字不能提。”這像是人類老者的天河生靈說道,“不過我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

        左丘韻看著它:“先生請說。”

        “鋸天牛道友這些年來,始終在守護者一株頂級大藥,那大藥中蘊含神秘物質。說起來,我們很多天河生靈都打過那株大藥的主意,不過最終都失敗了。那龔家老祖,一定是沖著那株大藥去的。”

        左丘韻看著這人類老者模樣的天河生靈:“所以先生的意思是?”

        “你們和龔家堡有仇,我也想圖謀那株大藥,不如我們合作,共同謀取那株大藥,到時候,大家按照各自貢獻,進行分配!”這天河生靈一雙眼中,閃動著跟人類幾乎沒分別的光芒。

        左丘韻愣了一下,微微蹙眉,看著這天河生靈道:“帝五境界的生靈戰斗,你確定能在它們眼皮子底下占到便宜?”

        “你們人類的手段最多,所以我來找您談這件事,如果您也沒辦法,那我也只能放棄了。”天河生靈那張老臉上,露出一絲遺憾,道:“我只是想著,你們既然有辦法從龔家堡把人救出來,那么,應該就有能力從他們眼皮子底下,把東西給偷走。”

        “嗨……您想多了,一切都不過是機緣巧合罷了。”左丘韻當著這種外人,怎么可能說出實情。

        天河生靈點點頭:“反正,左丘小姐好好考慮一下吧,如果想去的話,可以來找我,您知道怎么找到我的。到時候我帶路,而且我要的也不多——”

        他伸出手,食指和大拇指幾乎快要挨上了:“只要這么一點點的一片,就夠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
    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