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11章 丈母娘看女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11章 丈母娘看女婿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這場戰斗實際上已經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尋常人都很難去想象,天河深處的戰斗到底是什么樣的。

        很恐怖!

        即便帝一境界的強者,在老者和天河鋸天牛這種戰斗的余波中也難以生存下來。

        更別說上來幫忙了。

        雙方都是將能量運用到某種極致的存在。

        老者身為人族,各種神通攻擊信手拈來,在擅長的領域里,近乎擁有無敵之姿。

        天河鋸天牛則擁有超強的防御和凌厲無比的攻擊,雖然沒有那么多神通,但在能量的使用上,卻并不遜色這人類老者。

        如無意外,雙方這種戰斗,還將持續很長時間。

        除非有一方主動退走。

        不然想要結束,非常困難。

        但雙方都不會退。

        老者已經活了無盡歲月,壽元早已接近干枯。

        死守天河不走,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因為天河這里,有可以讓他延長壽命的大藥!

        生長于界壁處的大藥,多半都擁有某種神秘的物質,而這物質,不但可以讓生靈提升境界,更是可以延長壽命!

        無數年來,老者數次得到這種含有神秘物質的大藥,已將壽元不斷延長。

        可延長壽元并不等于永生,那種緊迫感始終壓迫在老者心頭。

        想要一勞永逸是不可能的,但提前做準備,卻是必須的。

        這一次,他用了多年時間,才終于確定這個地方生長著一株蘊含神秘物質的大藥。

        而且這株大藥,要比他過去獲得的那些品質還要高出很多倍!

        根據他的經驗判定,若是能得到這株大藥,他甚至有可能在上一個臺階!

        真正從帝級領域,邁入到更高一個層次!

        如果真的像他猜想那樣,那他的生命,將有一個質的飛躍。

        壽元將瞬間被無限拉長!

        要知道,那個層次,也只是在上古那個時代才有。

        如今天地法則改變的情況下,想要突破帝級踏入那個領域,基本上是沒可能的!

        至少這么多年,老者還從未聽說過有誰真正邁進那個領域。

        人間?

        他不屑。

        三大帝國一共才崛起多少年?

        人間有帝他相信,但最多也不過就是帝一帝二那個境界的,了不起能出現一個帝三的。

        更高層次的存在幾乎都不可能有。

        神族那邊,或許存在一些古老的可怕生靈,但也不可能有超越帝的存在。

        很多人都在傳言,說龔家堡里面,有超越帝的存在。

        甚至包括那些龔家堡內部子弟,也都這樣認為的。

        其實龔家堡那位,是超越帝五的存在,而并非超越帝境的存在。

        超越帝五,和超越帝這個境界,那是兩回事。

        因為他,就是龔家堡那位超越帝五的人!

        可以說他是半步至尊,甚至在他自己看來,他連半步至尊都達不到。

        只是停留在帝五那個境界太多年,卻又無法突破到至尊領域,然后自創了很多帝級的道與法,讓他看上去,已經超越了帝五。

        實際上,他依然是帝五。

        所以,他很篤定,這片星空下的最強者,就在天河!

        無盡歲月,漫長生命,老者也曾游歷過太多地方,知道無數別人無法想象的秘密。

        把白修遠和林泉聲扣在龔家堡就是他的決定!

        因為當年這兩人的父親,在天河深處疑似得到過某種東西,他沒有見到,但憑借推演,以及龔家堡另一位老祖坐化時看見的未來一角,他認為那應該是真正的好東西!

        可在親自探查過之后,卻又什么收獲都沒有。

        無論白家還是林家,在人間的祖龍帝國雖然算是頂級家族,可在他看來,都太弱了!

        那兩個疑似從天河深處得到好東西的人也早已經死了,他們的家族這么多年來,根本就沒出過什么驚才絕艷的人物。

        可即便如此,他依然命令下令,用手段將當年那兩個人的兒子和媳婦弄到天河來,關在龔家堡。

        后來那兩人的妻子逃了,但這沒什么關系。

        只要白修遠和林泉聲那兩個人在就夠了。

        哪怕只有一絲絲的可能,他也不會放過!

        至于白修遠和林泉聲冤不冤?

        他根本不在乎。

        弱者沒有喊冤的資格。

        這就是龔家堡的老祖宗龔恒!

        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漫長歲月以來,曾為抗擊天河生靈立下過汗馬功勞,可同樣,他為了一己之私,也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

        而且他還有一套可以說服自己并認為可以說服所有人的理由——

        我是帝五境界的至強者!

        我活著,天河生靈才沒辦法真正從這里大規模殺出去。

        才有你們璀璨的美麗人間!

        我若死了,誰能守護天河?

        所以當龔恒確定這里生長著的那株大藥,有可能會讓他邁出那一步之后,整個人都有點瘋狂了。

        就像無理由關著白修遠跟林泉聲一樣,哪怕只有那么一絲絲的可能,他也絕不會放過!

        天河鋸天牛?

        有智商又強大的天河生靈?

        它的智商,也就那么回事吧。

        早早晚晚,還是會被他親手干掉!

        天空轟鳴,大河滔滔,符文彌漫,能量翻涌。

        整片天空都被雙方的戰斗打得亂七八糟。

        龔恒的每一次出手,都充斥著一股強烈的殺伐氣。

        這種殺伐氣,也是他無盡歲月以來擊殺天河生靈積累出來的。

        可以說,他面對天河生靈,是有著天然的威壓加成的。

        那株大藥距離成熟期,大約還有一個多月,所以這場戰斗,龔恒并不心急。

        他有的是世間,慢慢炮制這只大甲蟲!

        回頭干掉它,同樣可以獲取難以想象的頂級材料。

        這玩意兒,簡直渾身上下都是寶。

        就在這時,龔恒突然間心中生出一絲淡淡的感應,他微微一怔。

        到他這種境界,能引起他情緒波動的事情少之又少,不然他也不會放任龔家堡那群年輕子弟胡作非為。

        而能引起他感應的事情,就更少了!

        難道龔家堡那邊,發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龔恒微微皺眉。

        那邊天河鋸天牛無比敏銳的抓住這個機會,兩只觸角如同兩條長龍,狠狠向他抽過來。

        轟隆隆!

        天地間,再次涌起一股瘋狂的能量波動。

        龔恒身形一閃,卻沒能完全避開。

        被天河鋸天牛其中的一只觸角給刮了一下。

        換做帝一境界的人,這一下可能就得重傷,鋸天牛的力量太強了!

        但龔恒只是覺得半邊身子一麻,還是很快閃避開來。

        隨后屏蔽了自己的感應!

        已經到了這種時候,他不能離開這里。

        一個月的時間,雖然足夠他從龔家堡到這里打個來回,但他卻必須要在這一個月內干掉天河鋸天牛!

        不然他肯定拿不到那株大藥。

        沒有什么事情,是比這更重要的。

        龔恒屏蔽了感應之后,眼神中露出堅毅之色。

        只要不是龔家堡徹底被滅,在他看來,就沒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若是能順利得到那株大藥,即便龔家堡被滅……他也能再創造一個出來!

        “殺!”

        或許是受到剛剛那一絲感應的影響,龔恒有些煩躁,怒吼著朝著天河鋸天牛殺去。

        ……

        ……

        戰車在陰暗的天空下縱橫。

        速度非常之快!

        他們已經離開龔家堡數日了。

        白牧野甚至看見孫婷駕馭著這架戰車進行過幾次空間跳躍!

        是的,在天河這里進行空間跳躍。

        孫婷明顯是對路徑非常熟悉,所以每一次跳躍,她都表現得十分沉穩。

        從龔家堡逃離的第十三天,他們終于來到一片神秘的區域。

        這里到處彌漫著神念都無法穿透的迷霧。

        孫婷駕馭著紅色巨蟒拉著的古戰車,徑自進入這片迷霧當中,對著白牧野等人說道:“這是天河的霧瘴區,在這里,任你多強的存在,都沒辦法用神念掃描里面的一切。這片區域大約有百萬里方圓大小,生活著大量天河生靈,同樣,也有一些人生活在這里。”

        “人和天河生靈,可以共同生活在一片區域?”白牧野有些驚訝。

        孫婷看了白牧野一眼,微笑著說道:“你們應該在前站也停留過一段時間吧?”

        白牧野點點頭。

        “有什么感受?”孫婷問道。

        “我們停留的時間不算長,要說感受……嗯,您的意思的說,前站那里,萬族生靈可共存,是吧?”白牧野看著孫婷。

        孫婷點點頭,然后笑笑:“既然萬族生靈可共存,那為什么,就不能加上一個天河生靈呢?”

        單谷在一旁:“可是天河生靈殘忍嗜殺,滿腦子血腥,它們真的能和我們共存?”

        孫婷點點頭,又輕輕搖了搖頭:“也并非所有天河生靈都像你們想象中那樣,有些天河生靈覺醒之后,跟萬族生靈并無多大區別,只是這種覺醒的生靈,少之又少,古來罕見。絕大多數天河生靈的確腦子里只有一個殺戮的念頭,這才使得很多人對它們也存在一定程度上的誤解。”

        “覺醒?”林子衿看著孫婷:“有點不懂。”

        孫婷看著林子衿,說道:“無盡歲月以來,我們一直懷疑天河生靈是被某種不可揣度的存在刻意控制的,根據一些覺醒的天河生靈說法,它們在覺醒之前,是沒有什么靈智的。腦子里除了殘忍嗜殺的念頭之外,還有一個聲音,不斷召喚著它們奔向遠方。在這過程中,毀掉一切它們所見所聞。”

        林子衿吃驚地道:“天河生靈是人為造成的?”

        孫婷點點頭:“有這個猜測,但沒有證據。反正那些天河生靈覺醒之后,跟萬族智慧生靈也沒什么不同,同樣有好有壞,同樣有著自己的生存和修煉需求。其實,如果那些覺醒的天河生靈聯合起來,想要打出天河,打出前站,或許……并沒有那么困難。但它們并沒有。”

        “為什么?”單谷好奇地問道。

        “它們說是害怕,”孫婷說道:“那些覺醒的天河生靈,甚至不愿意讓別人知道它們是清醒的,是有智慧的。”

        “它們又在害怕什么呢?背后不可揣度的存在嗎?”單谷喃喃自語。

        其他人眼神里也都充滿茫然。

        孫婷道:“反正我知道,神族背后,是有無上存在的,天河生靈背后,應該也有。但涉及到那種境界的存在,不可妄語。不然很容易遭遇不測。”

        單谷嘀咕道:“怎么感覺就像是沖著我們人族來的呢?”

        孫婷看了他一眼:“你很聰明,但這種事情,聽聽便是。反正誰都沒見過,就當是個故事聽吧。”

        說話間,紅色巨蟒拉著的古戰車已經進入到霧瘴區深處,這紅色巨蟒也仿佛老馬識途一般,自己拉著戰車,都不用孫婷指揮,便七拐八拐的自行前進。

        最后來到一個地方,透過重重迷霧,隱約可以看見一些房屋在那里。

        房屋周圍,似乎還有一些影影綽綽的大樹。

        天河這里的那些樹木,同樣都是灰色的。

        象征著生命的綠色,和其它斑斕色彩,也只有在那種星系法器里面才會出現。

        “婷婷?還沒到約定時間,你怎么來了?”一道清脆宛若少女的聲音,在迷霧中傳來,下一刻,一個穿著白色戰衣,發髻高挽的女子,從那里面走出,一眼看見從古戰車下來的這群人,女子當場愣住。

        白修遠看著那女子,深吸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大步向前走去。

        一臉深情地叫道:“韻兒……”

        女子眼中瞬間露出激動之色,大步流星往白修遠這邊沖過來。

        白修遠張開雙臂!

        久別重逢,他要給最愛的妻子一個大大的擁抱!

        管他當著多少人呢!

        老子不在乎!

        這些天看白牧野那臭小子跟林子衿撒狗糧他早已經看膩了!

        不就是秀恩愛嗎?

        誰不會?

        讓你知道,什么叫爸爸!

        嗖!

        左丘韻身形一閃,徑自從白修遠身邊沖了過去。

        白修遠當場呆住,有點茫然的轉回身。

        這什么情況?

        我老婆這是咋了?

        左丘韻看見白牧野的一瞬間,就已經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了。

        丈夫?

        她當然看見了。

        居然還臭不要臉的伸開雙臂……那多人呢,也不害臊!

        她才不給抱!

        她要抱兒子!

        “嗚,小白,媽媽好想你啊!”

        左丘韻直接沖過來,一把摟住白牧野。

        白牧野:“……”

        林子衿:“……”

        其他人:“……”

        這就是我媽?

        白牧野低頭看著與其說摟著他,還不如說是撲進他懷里的年輕女人,嘴角抽搐著,有些求助似的看了一眼舉著雙臂像是抻懶腰的父親。

        白修遠都沒看他。

        太傷自尊了!

        左丘韻抬起頭,伸出手輕輕摸著他的臉,喃喃道:“長得可真像我呀!”

        “乖兒子,有沒有想媽媽?”

        “嘻嘻,怎么不說話?看見媽媽就這幅表情?”

        “快說快說,想不想媽媽?”

        老娘跟他的確長得非常像,這點只要不是特別臉盲的人都能一眼看出來。

        小白同學有點臉盲,但他也能看出自己跟母親長得的確很像。

        只是——

        這個瘋瘋癲癲的瘋丫頭……她真的是我娘?

        這時候,那邊裴靜也已經出來,一眼看見林泉聲和孫婷等人,當然也看見了林子衿!

        跟左丘韻這種沒心沒肺的性子完全不一樣,裴靜在看見林子衿那一瞬間,淚水刷的一下便流出來。

        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實發生的。

        因為這簡直太夢幻,太不可思議了!

        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兒,怎么可能這樣出現在自己面前了?

        再看那邊左丘韻抱著的那個超級英俊的年輕人,裴靜雖然一時間還有些無法相信,但卻明白發生了什么。

        她一步步,走向林子衿。

        林子衿自從看見她那一刻,就輕咬著下唇,那雙極為靈動的大眼睛,看著一步步走過來的美艷女子,露出前所未有的緊張。

        哪怕時隔多年跟哥哥在網絡上重逢,她也都沒有這么緊張過。

        這個女人,就是我娘嗎?

        半個小時之后。

        巨大的客廳里,白牧野一群人聚在這里,所有人臉上全都帶著笑容。

        左丘韻的眼圈紅紅的,沒心沒肺只是表象,小白是從她身上掉下來的肉,是她的兒子,這么多年見不到,怎么可能不思念?

        初見那一瞬間的反應,不過是在掩飾內心深處的那種茫然和無措。

        等到最終反應過來,終究忍不住淚流滿面。

        霍子玉又再度上前見禮,感謝左丘韻和白修遠當年對自己父母的救命之恩。

        左丘韻知道他身份之后,也忍不住一番感慨。當年結下善緣之后可沒想過今天。

        林子衿坐在母親身邊,一只手被裴靜緊緊拉著,一刻也不放松。

        這么多年心中壓抑著的思念,根本不敢瞬間釋放出來。那思念太重,她怕嚇壞了女兒。

        如果不是小白跟子衿直接來到這里,她們都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見到自己的孩子。

        因為就算把白修遠和林泉聲從龔家堡里救出來,他們也不敢輕易回歸人間。

        怕給孩子帶來災禍,怕給脆弱的人間帶來災禍!

        那災禍,絕對是滅頂之災。

        孫婷來到這里之后,就像回到家一樣,吩咐著這里的人,忙里忙外的張羅著。

        看上去,倒是像個女主人一樣。

        林子衿湊到母親身旁,輕聲道:“媽,您不反對婷姐嫁給我爸爸?”

        裴靜哭笑不得的看了一眼林子衿:“大人的事兒,你跟著摻和什么,再說,你要叫婷姨娘,怎么能叫婷姐?輩分都亂了!”

        “哎呦,老娘您真大方,我就說我這大方勁兒是隨誰,原來是隨您啊!”林子衿紅著眼圈嬉皮笑臉。

        “去去去,以后少摻和我們的事兒,”裴靜說著,看了一眼那邊的小白,卻是越看越歡喜。

        所謂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

        跟林泉聲那種別扭的心態完全不一樣。

        “小白。”裴靜招呼道。

        白牧野趕忙過來,剛剛雖然已經見過禮,但還是再次給裴靜行禮。

        岳父大人偶爾可以無視,但岳母大人,必須討好,這是政治正確。

        “免禮免禮,不用那么客氣,來,跟我說說,你現在什么境界?”裴靜看著白牧野,一臉溫和地問道。

        這時候,其他人也紛紛看過來。

        白牧野究竟什么境界,大家現在都非常好奇。

        林子衿噘著嘴嘀咕:“都不問問我。”

        裴靜看她一眼:“帝一境界的靈戰士,天河遍地都是,有什么稀奇?”

        一桿子掀翻了一船人,那邊的問君等人全都一臉無語。

        裴靜卻根本不在乎那些,待會給這群小屁孩點見面禮,那點小不滿瞬間就煙消云散了。

        完全沒壓力。

        她現在只想知道這個帥出天際的女婿,到底什么修為。

        能夠出現在這里,也都不是什么外人,白牧野笑著道:“我距離帝境還差一點。”

        林子衿頓時道:“哥哥你胡說,你明明已經可以發揮出符帝之威了!”

        問君等人也全都一臉疑惑表情。

        司音在那邊弱弱地道:“至尊權杖吧……”

        呃?

        外人聽得云里霧里,但符龍戰隊這幾個人卻一下子反應過來。

        裴靜找了一圈,沒看見說話的人,但對那四個字卻有些敏感:“至尊……權杖?”

        白牧野點點頭,看了一眼司音的方向,沒看見人,好像坐在彩衣身后了。

        “是的,我有一件法器,可以一定程度增幅精神力。”說著他把至尊權杖拿出來,在手里面滴溜溜轉了幾圈。

        眾人終于恍然大悟。

        但裴靜卻問道:“小白,你可別唬阿姨沒見識,只增幅精神力的話,神級怎可能發揮出帝級能力?尤其神級到帝級……那是兩個概念啊!”

        是的,帝級是入道者。

        白牧野有些靦腆地道:“阿姨,我早就入道了。”

        眾人瞬間鴉雀無聲,然后全都一臉無語。

        左丘韻一臉得意的看著自己兒子,眼里滿是歡喜。

        兒子有成就,比她自己成為至尊都要開心!

        裴靜愣了半晌,才忍不住搖頭笑道:“也就是說,你現在缺的,其實就是提升精神力的修煉資源?”

        白牧野點點頭。

        裴靜站起身:“資源不是問題,你等我,我這就去給你拿!”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
    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