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10章 天河深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10章 天河深處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林子衿也有點懵,看著因為禿嚕嘴面如櫻染的孫婷,事實上,她到現在,都不清楚這個女人到底是誰。

        精明的時候精明得要命,迷糊的時候又比誰都迷糊,能將這兩種特點完美融為一體,除了林哥也真沒誰了。

        “內個,婷姐,我其實到現在,都還什么也不知道呢。”林子衿吭哧半天,總算憋了一句出來。

        噗嗤!

        那邊龔家三姐妹差點笑噴了。

        林泉聲滿頭黑線,坐在前面的小白有些無語的回頭瞥了一眼林子衿。

        米青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

        心想:或許這就是妖孽級別的天才和我等凡人之間的區別吧?

        孫婷也懵了,她看著林子衿:“你什么都不知道?”

        “是啊,你也沒說呀!”林子衿一臉無辜。

        “那你叫我小媽?”孫婷紅著臉小聲問道。

        “你說這個呀,這個太簡單了呀,你一進來,就盯著我爸在看,那眼神和我看哥哥的眼神簡直一模一樣!要說你倆沒事兒,誰信啊!”林子衿語重心長,“婷姐,你是我爸的女人,我不叫你小媽,叫你什么?”

        這特么神邏輯,還有這混亂的稱呼,直接讓飛行器里面這群人徹底無語了。

        林泉聲拼命的咳嗽,一張老臉漲得通紅。

        這么勁爆的話題,老臉再厚也遭不住啊!

        還有,什么叫你看哥哥的眼神?

        怎么聽著這么別扭呢?

        孫婷目瞪口呆的看著林子衿:“就憑借這個?”

        “不夠嗎?”

        “夠嗎?”

        “不夠嗎?”

        “夠!”孫婷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拍著林子衿的肩膀,“好妹妹,以后我們就是親姐妹!”

        所有人:“……”

        林泉聲徹底崩潰了。

        白修遠差點破功,努力保持著老僧入定般的平靜。

        林泉聲嘆了口氣:“家門不幸啊,修遠兄想笑就笑吧……”

        坑坑坑坑。

        白修遠喉嚨里發出幾道輕輕的強行憋著的笑聲。

        “這姑娘我不要了,反正這以后也是你家的兒媳婦!”林泉聲怒氣沖沖地道。

        “爸!”林子衿不滿的瞪著林泉聲。

        林泉聲頓時認慫:“隨便說說,開玩笑的。”

        這一路,笑語歡聲。

        這群人看似有些過分歡脫的背后,其實是龔家堡帶給大家那種驚天的壓力!

        現在是逃出來了,可隨后能不能徹底逃脫,誰都不敢保證。

        即便是孫婷這種帝四境界的強者,也都不敢說這種話。

        不過她也不是一點準備都沒有。

        “明蘭丫頭可以,竟然將那件星系法器的鑰匙拿到手了,這樣一來,我們又多了幾分勝算。”玩笑過后,孫婷說起了正事兒,“還有,等將那件星系法器取走之后,咱們第一時間去跟子衿媽媽匯合。”

        林子衿看著孫婷:“你認識我母親?”

        “當然,她是我的好妹妹!”孫婷一臉驕傲的說道:“還有小白的母親,我們三姐妹關系特別好!”

        林子衿滿頭黑線,看著孫婷:“那我還能叫你婷姐嗎?”

        “當然啊,我們各論各的嘛!”孫婷一臉大方。

        解決了內心深處最擔憂的問題,她無所畏懼!

        即便現在就對上龔家,她也不怕!

        隨后孫婷主動說起當年跟那個龔家人結婚的事情。

        “他對我挺好,娶我也是為了保護我,他早在無數年前,就已經把自己修煉到無欲無求的境界,在他心中,修行重于一切!龔家堡里混蛋不計其數,但好人也并非一個沒有。我很幸運,當年遇到了那人。她待我就如同女兒一般。”

        說到當年那人,孫婷也很感慨。

        她嘆息著道:“他在重傷垂死的時候,跟我說,要我以后一定要學會張揚跋扈,一定要學會用手段來掩飾真正的自己。不然的話,他的余威能護住我一時,卻護不了我一世。龔家堡里,早晚會有對我動心思的人。”

        龔明月在一旁恍然道:“原來是這樣……”

        “是呀,不然你以為?本姑娘能看上那群腌臜夯貨?”孫婷一臉不屑,然后愛意滿滿的看了一眼林泉聲。

        數日后,飛行器終于回到那座島嶼。

        龔明蘭早將鑰匙交給了白牧野,并且告知白牧野掌控之法。

        一群人隨后進入到島嶼之中,司音、單谷、問君和霍子玉這些人一直都在修煉。

        直到眾人歸來,這才停止下來。

        眾人相見,自然又是一番相互介紹。

        霍子玉雖然之前不認識白修遠,但在介紹之后第一時間上前見禮問好。

        白修遠知道這是故人之后也很開心,有些感慨道:“沒想到老友還在惦記著我,這一路上麻煩你了。”

        霍子玉苦笑道:“小白可不用我照顧。”

        白修遠只當他是客氣,也沒多想。

        孫婷在看見大白蟲子的時候忍不住愣了一下,問道:“你怎么在這兒?”

        大白蟲子人立而起,黑漆漆的眼睛往孫婷這邊瞥了一眼:“蟬爺怎么就不能在這?”

        孫婷看著白牧野道:“小白,它叫食運之蟬,專門吞噬別人身上氣運。之前曾偷偷進入龔家堡,試圖盜取龔家堡氣運,結果被發現……我還以為已經被弄死了,沒想到居然還活著?”

        大白蟲子怒道:“什么叫偷偷進入龔家堡試圖盜取氣運?你這小姑娘,簡直就是污蔑!蟬爺什么時候干過這種事兒?”

        孫婷冷笑:“我污蔑你?要我拿出證據來嗎?”

        大白蟲子頓時慫了,耷拉著腦袋問道:“你能出現在這里,說明咱們都是自己人,自己人之間,何必自相殘殺?”

        孫婷看著白牧野:“這家伙不是個好東西,我覺得還是把它炸了吃了吧!”

        眾人:!!!

        這么彪悍嗎?

        真·吃貨啊!

        “這么惡心,下不去嘴吧?”米青在一旁嘀咕了一句。

        “你找死嗎?”大白蟲子大罵。

        下一刻,米青臉色突然一變,身子晃了兩晃,兩腿一軟,直接倒在地上。

        白修遠和林泉聲和孫婷幾人頓時臉色一變,就要翻臉。

        大白蟲子悠悠道:“啥事兒沒有,不過是給不開眼的小孩子一點小小教訓,要他以后學會尊老愛幼!”

        白牧野看著它道:“趕緊給解開。”

        隨后看向孫婷道:“婷姐,它是我們的朋友,咱們這次能成功拿到這星系法器的鑰匙,也多虧了它。”

        孫婷說道:“我知道它擅長用毒,可是小白,這家伙是食運之蟬啊!是厄運的代名詞,你不能跟它走在一起的。”

        大白蟲子罕見的沒有反駁,而是耷拉著腦袋,趴在那里。

        白牧野笑起來:“沒事的,子玉兄跟我說過,它只要不主動去吞噬,就沒什么關系。”

        “你讓食運之蟬不主動吞噬氣運,跟不讓饕餮吃東西有什么區別?”孫婷也是愛屋及烏,對小白印象很好,不想讓他有半點危險。

        “算了,俺走了,小子,相識一場,很是開心,對于你能給龔家堡添點堵,爺表示很快活,嘿,走了,不用送。”大白蟲子一邊說,一邊往外蛄蛹著。

        只不過蛄蛹的速度很慢,一邊爬還一邊暗中觀察著眾人的反應。

        “行啦,別裝了,留下來吧,到時候帶著你去把龔家堡的氣運徹底吞掉!”白牧野看著它道。

        孫婷臉上依然帶著幾分猶疑之色,但卻接到林泉聲的暗中傳音,不讓她再管這件事。

        “你沒看修遠兄都沒出聲么?”

        “可是……它真的會這么干啊!小白和子衿身上的氣運,可不能被人這樣吞噬。”

        “它只是食運之蟬,不是食運之神!”林泉聲看了孫婷一眼,傳音道:“如果小白和子衿身上的氣運那么好奪,他們恐怕都活不到今天!”

        孫婷多少是知道一點白牧野和林子衿的特殊之處的,聽了這話,也不再堅持。

        大白蟲子總算如愿留在了白牧野身旁。

        但它從始至終都沒有表態說肯定不會吞噬白牧野和林子衿身上的氣運。

        這種事兒,他們若是信它,自然會信;若不信,它表態有用?

        “好了,此地也不宜久留了,咱們還是盡早離去。”孫婷看著眾人:“龔家堡一時半會不會察覺出問題,但不代表一直察覺不到,咱們還是趕緊去跟裴靜和左丘妹妹匯合吧!”

        林子衿和白牧野相互對視了一眼,隨后,林子衿看著自己父親問道:“我媽叫什么?”

        林泉聲愣了一下,先是覺得好笑,哪有十七八歲大姑娘問自己媽媽叫什么的?可隨即心里又涌起強烈內疚,沉聲道:“你母親,叫裴靜。”

        白牧野看著白修遠:“所以我娘姓左丘?”

        白修遠點點頭:“你娘姓左丘,名韻。”

        白牧野輕輕點點頭,覺得自己老娘的名字,還挺好聽的。

        孫婷說道:“好了,別廢話了,趕緊出發吧!”

        她看了一眼白牧野:“你們誰要留在這里,誰要出去?”

        話音剛落,一群人全部舉手。

        大白蟲子老老實實趴在地上,它才不想出去,躲在這里才是最安全的!

        不過下一刻,它就被小白伸手從地上想要撿起來。

        但沒拿動。

        這家伙太沉了!

        “干啥?你碰我高貴的肉體是想干啥?是不是對蟬爺有什么企圖?”大白蟲子有些驚慌失措的道。

        靠!

        白牧野很難保持淡定,很想送它一口痰。

        真不知這家伙腦子里裝的都是些什么。

        “還有,我不出去,這里面風景秀麗,景色宜人,我就在這里養老了,哪都不去!對了,記得多給我弄點材料回來,你蟬爺是個真正的學者,最喜歡的事情就是煉藥。”

        貪生怕死的家伙,說得倒是清新脫俗。

        不過大白蟲子煉制出來的藥的確是牛逼,白牧野也就由得它去了。

        隨后,孫婷讓龔明月帶著她,走了一遍島上的牢房,去看了看那一百二十八個帝級強者。

        做到心中有數之后,一群人從這件星系法器中出來。

        白牧野這邊一共七人。

        小白、子衿、問君、彩衣、單谷、司音、霍子玉。

        龔家姐妹三人。

        龔明月、龔明蘭、龔明雪。

        剩下四人,分別是白修遠、林泉聲、米青和孫婷。

        一共十四人,加起來,也已經算是一股不弱的力量了。

        尤其這里面有孫婷這種帝四境界的強者,也有白牧野這種疑似符帝的存在。

        這樣一股勢力,若是在人間,幾乎已經可以和來犯的神族正面抗衡了。

        但在天河這里,依然不夠看。

        孫婷說道:“加上星系法器里面那一百二十八個帝級的高手,算上小白這個年輕的符帝……”

        “我還不是符帝。”白牧野否認。

        孫婷看了他一眼,沒理會,她更愿意相信林子衿和彩衣說的話——疑似符帝!

        疑似,基本上就是了。

        “哪怕那一百二十八人全心全系的跟在我們身后,這樣的一股力量,在天河,撐死了,也只能算作是一個接近中等的勢力。想要跟龔家堡這種龐然大物相抗衡,還差得遠。”

        “左丘妹妹和裴靜妹妹那邊,還有一些人手,將我們雙方的力量全部加在一起,也沒有超過三百人……一個中等勢力而已。”

        “所以我建議,我們雙方匯合之后,最好是選擇一個頂級勢力去依靠。”

        這時候林子衿在一旁問道:“我們為什么不能匯合之后,從天河逃離回到人間?”

        說實話,這種陰森恐怖的地方,即便在這里修行得再快,她也不愿意呆。

        如今她跟哥哥的父親都已經找到,只要再找到他們的母親,一家人團聚之后,就應該回家了呀!

        至于說鎮守天河,抗擊天河生靈,她愿意,但在這種隨時可能腹背受敵的情況下,她不愿意。

        孫婷看了一眼林子衿,微微搖搖頭,說道:“這么多帝級強者,不能離開天河的,一旦我們回到人間,龔家堡必然會追殺過去,到時候,我們拖累的,可就是整個人間了。”

        林泉聲沉聲道:“還有一些古老的規則,你們沒聽說過,但可以告訴你們的是,即便我們能夠成功回到人間,但也并不安全。”

        白修遠點點頭:“不僅是龔家堡,還有一些別的事情在里面。對帝級境界的強者來說,天河反倒是最好的地方。”

        孫婷看著林子衿說道:“在這里,至少可以迅速去沖擊更高境界!運氣好的話,找到一株大藥,可提升上千萬點靈力甚至更多!”

        一群來自天河外的人全都精神一震。

        包括霍子玉也都眼睛亮亮的。

        林子衿問道:“有提升精神力的大藥嗎?”

        “當然,但很罕見。”孫婷說道。

        “好吧,不管怎么樣,先去找我娘。”林子衿說道。

        跟孫婷這個“小媽”聊得再開心,也不如找自己親娘重要啊!

        白牧野用“鑰匙”直接收了這件星系法器,隨后一群人直接上路。

        這一次,孫婷沒讓白牧野動用飛行器。

        “那玩意兒太慢了,試試我的!”

        孫婷說著,從空間指環里面取出一架古戰車!

        這架古戰車方方正正,只有巴掌大小,但取出之后,迎風見長,很快延伸到數十米長寬。

        眾人全部上去之后,地方也是綽綽有余。

        孫婷又從空間指環里面,拎出了一條特別萌的紅色小蛇。

        小蛇只有一尺多長,一雙大眼睛完全跟那細小的身子不成比例。

        被拎出來的時候似乎還在睡覺。

        “別睡了,醒來拉車!”孫婷拎著小蛇的尾巴,拎到自己眼前,對著它的腦袋大聲喊道。

        嘭!

        紅色小蛇瞬間消失在那里,下一刻,一條數百米長的紅色巨蟒,瞬間出現在眾人眼前。

        把幾個沒見過它的人都給嚇了一跳。

        變大的紅色大蟒腦袋上還生著一支白色獨角,那獨角宛若白玉一般,晶瑩剔透。

        下一刻,孫婷扔出一條紅色絲帶,將大蟒和戰車連在一起。

        大蟒騰空,灰暗的天空瞬間風云涌動。

        下一刻,大蟒拉著戰車,瞬間消失在原地。

        戰車的四周看似沒有遮擋,實際上有法陣守護。

        所以即便速度再快,里面的人也都沒什么感覺。

        “這戰車很好玩啊!”林子衿一臉好奇的趴在戰車的欄桿上往外看著。

        孫婷猶豫一下,還是說道:“你若喜歡……”

        “別別別,我就隨口這么一說,其實除了哥哥的東西,我還是第一次接受別人的禮物呢。”林子衿微笑著對孫婷說道。

        孫婷看著子衿,忍不住小聲問道:“你……真能接受我?”

        “當然啊,為什么不能呢?你幫了我爸媽和白叔叔他們那么多,人又這么善良,我當然可以接受你,”林子衿輕笑著說道,“但我接受你沒用,你得去說服我爸爸,讓他接受你才行。”

        孫婷看著那邊的林泉聲,有點郁悶的道:“最初我以為最難搞定的人是你媽媽,結果你媽說她不管,后來還和我處成了姐妹。后來我以為最難搞定的人是你,畢竟你爸爸跟我說過無數次對你的思念,可見他對你的在乎。結果……”

        林子衿笑道:“結果我也這么好搞定,不,還沒等你出手,我就自動被搞定了!”

        孫婷也笑起來:“是啊,特別出乎我的預料!”

        笑著笑著,又忍不住郁悶起來:“到現在我終于明白,為什么你媽不管,你也不在乎,原來最難搞定的人……居然是你爸。”

        林子衿露出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聳聳肩:“婷姐,這個我真幫不了你!”

        孫婷沖她一笑:“你能不討厭我,我已經很知足!”

        巨蟒橫空,戰車縱橫。

        這是小白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受到來自“高維”世界的威力。

        之前雖然也曾見過強者,更是親身經歷過不止一次的生死劫難,但對這世界的頂層力量,終究是管中窺豹,哪怕沒入帝境已入道,可終究還是差了點東西。

        今天這條明顯是一只大妖的巨蟒,這架古老戰車,讓他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原來,這才是真正的神話中的場面。

        原來,這才是真正的高級修行者。

        他靜靜站在戰車邊緣,感受著它不可思議的速度,整個人漸漸沉浸在一種特殊的感悟之中。

        不遠處的白修遠,霍地睜開雙眼,看向自己兒子。

        眼神中,滿是父親的慈愛,還有強烈的欣慰。

        白修遠身旁的林泉聲也看了白牧野一眼,微微點點頭。

        天河深處。

        一容貌古老的老者,正跟一個模樣古怪的巨大昆蟲對峙著。

        那昆蟲足有上千米長,渾身披甲,通體烏黑,閃爍著冰冷光澤。

        兩只觸角呈鋸齒狀,鋒利無匹。

        六只巨大而又細長的足上,同樣布滿了刀鋒一般的鋸齒。

        老者身上有傷,但一雙眼卻無比銳利。

        聲音低沉的喝到:“鋸天牛,你擋不住一個壽元即將走到盡頭渴望延續壽命的帝五強者!莫非你真要和我拼命不成?”

        天河鋸天牛發出更加低沉宛若悶雷的咆哮聲:“塵歸塵土歸土,生死乃是天地間最大法則,你憑什么就能例外?你這老東西,廢話忒多,不服來戰!”

        老者大怒,再次出手,雙手一揚,一大片可怕雷光瞬間將這片昏沉晦暗的天地映照得無比明亮。

        那雷光劈在天河鋸天牛身上,竟然難以洞穿它那一身可怕的亮甲。

        “翻來覆去,就點手段么?”

        天河鋸天牛咆哮著,其中一只長長觸角,狠狠斬向老者。

        轟隆隆!

        在這天河深處,大戰再次爆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
    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