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09章 小媽你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09章 小媽你好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兒子,來,這是為父的徒弟,名叫米青,論年齡,他比你大些,但論輩分,他要喊你一聲師兄!”

        正在青年茫然的時候,白修遠突然開口介紹到他。

        青年看著眼前這個英俊得不像話的年輕人,心說這明明就是個弟弟,比我小太多了!

        可如果論年齡,就連師父也都沒他大。

        輩分這東西,可是不能亂。

        師父比較講究這個。

        他自然也跟著講究。

        心里想著,米青沖著白牧野躬身施禮:“米青見過師兄!”

        “哈,我是你師嫂!”

        林子衿唰的一下出現在白牧野身邊,笑嘻嘻地看著這青年。

        青年:“……”

        眾人:“……”

        林泉聲臉兒都有點發黑,很想說一句大姑娘家這個樣子成何體統,嘴唇蠕動兩下,終究還是沒舍得說。

        虧欠太多,沒底氣啊!

        白牧野看著青年微微點頭:“師弟好!”

        他倒是沒什么心理壓力,畢竟前有魯大師,后有老湯這群人一口一個白師的叫著,收個比自己大的老師弟,也沒什么。

        米青有點不敢看明麗動人傾城絕色的林子衿,低著頭行禮:“米青,見過師嫂!”

        “嘿嘿,師弟乖!”林子衿臉上露出燦爛笑容。

        這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隨后門被輕輕推開,龔明蘭急匆匆走進來,看了一眼白牧野,眼中有抑制不住的喜色,輕輕點了點頭:“公子,成了。”

        “好!”

        白牧野等人也終于全都松了口氣。

        林泉聲和白修遠以及米青三人臉上盡是茫然之色,即便林泉聲知道得多些,但也不清楚這個龔家小姐去做了什么。

        如果知道的話,肯定會被嚇得不輕。

        龔家堡里面的當代長公主都敢算計,實在太膽大妄為了。

        都說龔家子弟做事張揚跋扈恣意妄為,可跟這群年輕人比起來,也真的不算什么了。

        這時候,姬彩衣搖身一變,直接變成龔長峰模樣。

        林泉聲之前見過,但再次看見,心中依然禁不住暗暗稱奇。

        這種神通,當真是太令人感到震撼了。

        從一個妙齡女子,變成一個英俊青年,無論眼神舉止,還是身上的氣質,都跟那位龔家十三少一模一樣,完全令人分辨不出真偽。

        白修遠目瞪口呆的看著,忍不住道:“功參造化!”

        林泉聲點點頭:“不錯,的確是功參造化!”

        若非造化之力,誰能做到?

        林子衿又拿出一些白小花老師做好的面具,分別給了林泉聲、白修遠和米青。

        三人用了這人皮面具之后,忍不住對著鏡子嘖嘖稱奇。

        “這面具厲害!”林泉聲贊道:“哪來的?”

        “哥哥的保姆做的。”林子衿一臉得意的炫耀。

        林泉聲:“……”

        白修遠和米青也都一臉無語。

        白修遠心道,自己這兒子,這些年到底都經歷了些什么?

        那造化液,真神奇到如此地步?

        想到昔年父親最后留給他的話,白修遠心中涌起無限感慨。

        這孩子,果真是可以自行成長起來。

        而且還能成長得如此優秀。

        只是他這做父親的,心里也是真的愧疚。

        覺得特別對不起兒子。

        米青看著白牧野,這個仿佛從天而降的小師兄,當真太神秘了。

        眾人戴好面具,在彩衣的帶領之下,直接離開這里,朝著外面走去。

        之前龔明月已跟彩衣說過路線,這會兒她們姐妹三人,擁簇著彩衣,就像往常一樣,大搖大擺的往外走去。

        這一次的“龔長峰”,才算是勉強恢復了往日的排場。

        一路上,所有看見他們的人,全都躬身退到路邊。

        到了一個相對偏僻的門口,守衛遠遠便看見十三少這一群人浩浩蕩蕩而來。

        一個守衛頓時遠遠迎上來:“十三少,又要出去嗎?”

        白修遠和林泉聲以及米青三人心中都泛起一絲緊張——

        這么多年,早想逃離龔家堡這鬼地方。

        可問題是,真的沒機會啊!

        即便林泉聲那邊有孫婷幫忙,但最多也只是坐牢做得舒服點。

        想跑?

        沒門!

        所以,這次真的會那么順利嗎?

        姬彩衣看了一眼守衛,淡淡點點頭,嗯了一聲。

        “這些人……怎么看著有點面生?”守衛大著膽子,沖著姬彩衣問了一句。

        龔明月在一旁冷冷道:“這是你該問的嗎?”

        守衛頓時賠笑道:“是小人多嘴了,少爺您請,您請!”

        說著點頭哈腰,主動引導著一群人往門口走去。

        直到出了龔家堡的這個側門,都沒有任何波瀾生出。

        這讓始終懸著一顆心的林泉聲、白修遠和米青終于松了口氣。

        同時又有種不敢置信的感覺——這就逃出來了?

        其實小白這些人,又何嘗不是同樣懸著一顆心?

        這一次龔家堡之行,看似十分順利,可實際上如果沒有龔家這三姐妹做內應,如果沒有彩衣的變身之術,龔家堡基本上是個進進不得,退退不得的地方。

        當這群人遠離了龔家堡之后,白牧野直接從星艦中取出一架大型飛行器,又把米青這個老師弟給震撼得夠嗆。

        空間指環、儲物戒指這些東西在天河這里并不罕見,可這種直接從空間指環里往外取大型飛行器的,他卻是頭一次見。

        他還沒見過那艘更大的星艦呢。

        飛行器高速離開這里。

        一路上,林子衿很有眼力的給白修遠講述著這些年發生的種種事情。

        從當年逃離三仙島,到數年后跟小白重逢;從飛仙星的高中生聯賽,再到祖龍帝國的高中生聯賽……最后講到跟神族這一戰。

        一開始林泉聲還有點吃味,自家的小白菜,巧笑嫣然的去討好未來公公,心里總是有點不是滋味的。不過聽著聽著,便被女兒跟小白這幾年來的經歷所吸引。

        米青更是聽得目瞪口呆,他同樣來自人間,來自三大帝國中的神圣帝國。

        而且說起來,他來到這里也沒幾年,來之前,他也曾是神圣帝國青年一代中的翹楚人物,年紀輕輕的宗師,前途無量的青年大宗師。

        因為得罪了上官家,稀里糊涂的就被派到天河這里。

        在途徑前站的時候,也遇到過很多正直淳樸的守護者,在那里,他的境界突飛猛進,一口氣沖進神級。

        那時候,他曾一度認為自己已經躋身到這世上最頂級的天驕行列中,年紀輕輕,不到六十歲的神級強者,舍我其誰?

        直到來到天河,見識到了那些年輕的帝級強者,他才明白自己跟天才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不過后來他又慢慢發現,并非是自己天賦太差,而是天河這里的資源太強了!

        如果他從小生在天河,肯定也早已踏入帝級行列,成為真正的入道者。

        可惜人生并沒有如果。

        甚至在進入龔家堡后,夢想與現實的巨大落差,讓他差點生出輕生的念頭。

        原本心目中神一樣的鎮守者家族,竟是一個張揚跋扈庸俗之極的勢力;原本他眼中抗擊天河生靈的英雄人物,卻大多黑暗扭曲,猙獰而又丑陋。

        這一切到底是為什么?

        最初來到龔家堡的那段日子,對米青來說實在太難熬。

        一度想死。

        直到他被分配到天河生靈處理區,遇見了師父白修遠,他的人生才算出現了一絲光亮。

        師父雖然比他年輕,但一身境界早已踏入帝境,即便在龔家堡如同奴仆,卻依然樂觀向上。

        在師父的幫助下,他在短短幾年時間里成道,之前失去的那些信心,又再一次回到他的心中。

        最近這一年來,他經常暗中鼓動師父,想要逃出龔家堡,甚至也做過幾次淺淺的試探。

        每一次都被打個半死,但他卻樂此不疲。

        因為試探得非常淺,也沒人會想到這個小奴仆腦子里竟然整天想著怎么逃出去。

        直到今天遇見這個師父幾乎沒怎么提過的小師兄,米青才突然發現:原來我還是那個我,普普通通平平常常,并不是什么頂級天驕。從來就沒有是過。

        小師兄才是!

        他究竟什么境界米青不清楚,但身為一名符篆師,竟然能帶著一群人完成如此多的不可能的任務。

        尤其林子衿說到白牧野帶著他們抗擊神族,在最后大亂斗上,一人對三千的時候,米青感覺自己體內的熱血都要燃燒起來了。

        他看了一眼師父和林先生,師父的眼睛特別亮,林先生雖然看似平靜,可實際上兩只手也是一會兒握緊,一會兒松開。證明他內心深處,并沒有那般平靜。

        聽林子衿一口氣講到他們這群人來到前站,來到天河的那些經歷,米青徹底服了。

        我師兄才是天才啊!

        不,我師兄是妖孽級的天才!

        然后這群人,是一群妖孽湊到了一起!

        符龍戰隊?

        應該叫妖孽戰隊才對吧?

        是的,到這會兒,已經不是小師兄了。

        白修遠和林泉聲兩人也都聽得熱血澎湃。

        他們兩個雖然知道一些造化液的事情,但造化液究竟能對一個人產生多大的影響,又究竟能讓一個人有多大的改變,他們是不清楚的。

        現在,他們多少有點明白了。

        那個會變身之術的彩衣姑娘,就因為跟小白和子衿在一起,便獲得了如此強大的機緣!

        還有子衿口中,那幾個未曾謀面的符龍戰隊成員,也是因為跟在小白身邊,全都各自獲得了不可思議的種種機緣。

        一口氣到入道的桎梏……全都沒有!

        米青想想自己打通桎梏那一瞬間的興奮,突然有種很羞愧的感覺。

        龔明月、龔明雪和龔明蘭三姐妹也是第一次聽關于公子和林小姐這群人的故事,反應跟米青也沒太大分別。

        尤其林子衿說起小白如今的境界,那淡淡驕傲語氣下,說出來的那番話,簡直震撼得人頭皮都發麻——

        “哥哥自己不承認,但我們都覺得,他已經成帝了,臭哥哥,一直還藏著掖著。”

        林子衿看似氣哼哼,眼里卻滿是自豪之色。

        林泉聲聽到最后,也只能嘆息一聲,怎么看,自家閨女嫁給這臭小子都不虧。

        雖然想通了,可心中卻又生出了一個新的擔憂!

        這小子那張臉太帥了!

        又是如此的優秀,年紀輕輕,便疑似踏入帝級領域……這可是符帝啊!

        這樣的一個人,會有多少女孩子飛蛾撲火一般的沖上來?

        看看龔家這三位小姐吧,一面之緣,竟然就能發誓終生追隨,永不背叛……玩呢?

        如果小白長相普通,即便幫她們報了仇,這姐妹三人怕是也會用——公子大恩大德,我們三姐妹來生做牛做馬償還來應對吧?

        看看自家那沒心沒肺的小白菜吧,這么一會兒的功夫,嘴里面說出多少個女孩子的名字了?

        眼前這個國色天香的彩衣,不在眼前的司音、神族的秦冉冉、精靈族的問君……還有一群女徒弟,還有什么于三仙島的于秀秀、蕭玥玥、羅笑笑……

        這是要開后宮的節奏嗎?

        姑娘鴨,你可長點心吧!

        這時候,林泉聲突然間微微一怔,表情似乎有點驚訝,然后有些尷尬的道:“還有一個人,從后面趕上來,帶著她一起。”

        林子衿瞥了一眼自己父親,本能的問道:“男的還是女的?”

        之前等待白牧野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她和彩衣在說,父親在聽,剛剛這一路上,也是她在說,彩衣補充,并不清楚父親那邊還有一個多年如一日,始終暗中幫忙的帝四大能孫婷!

        林泉聲尷尬的笑笑,然后求助似的看了一眼白修遠。

        白修遠看著林子衿道:“是個女子,名叫孫婷。”

        “我小媽?”林子衿瞪大眼睛,有些意外的看著林泉聲。

        飛行器里面瞬間鴉雀無聲,大家全都一臉吃瓜表情。

        “胡說些什么,你哪來的小媽?”林泉聲滿臉尷尬。

        “嗨,我還以為多大的事兒呢,哥哥快停下,我們在這里等候我小媽!”林子衿大聲說道。

        林泉聲有種想要捂臉的感覺,白修遠也是一臉無語的看著自己這個未來的準兒媳。

        現在的孩子,都這么彪悍的嗎?

        “真不是!”林泉聲努力解釋著。

        林子衿沖他甜甜一笑:“爸爸,我懂。”

        林泉聲快崩潰了。

        很快功夫,一道身影由遠及近,出現在飛行器外。

        白牧野操控著飛行器打開了門,依然一身裙裝長發披肩的孫婷大大方方進來,有些驚訝的道:“這么多人?你們很厲害呀!竟然直到現在,龔家堡都不清楚你們這群人已經神不知鬼不覺的逃出來了。”

        白牧野操控著飛行器繼續前進。

        林泉聲先是用眼神威脅了一下林子衿,怕她亂說,然后對孫婷說道:“孫婷,我給你介紹一下……”

        “修遠兄和米青你都認識,這邊的龔明月、明蘭和明雪……你應該也熟悉。”

        孫婷一雙眼落在龔家三姐妹臉上,似笑非笑:“說真的,真是讓我有點意外,不過……你們運氣真好!有眼光!”

        龔家三姐妹全都有些怯怯的給孫婷行禮。

        這位貴人……在龔家堡里面都是惡名遠揚啊!

        誰能想到她竟然是自己人?

        人生的大起大落,還真是刺激。

        林泉聲看向白牧野,對孫婷介紹到:“這位是修遠兄的兒子,白牧野,年輕的天才!”

        孫婷一雙眼落在白牧野平平無奇的臉上,又看了看白修遠。

        林泉聲說道:“易容了。”

        “怪不得,白哥的兒子,不可能這么丑。”孫婷說道。

        白牧野:“……”

        林子衿:“……”真是小媽呀,就連說話的語氣都跟爸爸這么像!

        “這位彩衣姑娘,你之前也已經見過……”

        彩衣沖著孫婷點點頭:“夫人好……”

        “別叫夫人,叫姐……咳咳,叫阿姨吧。”孫婷先是一臉豪爽大方,不過瞬間改口,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緋紅。

        彩衣微笑著:“阿姨好!”

        林泉聲咳了兩聲,看著林子衿:“這位……”

        “小媽你好,我是林子衿!”

        林哥就是林哥!

        這一聲小媽,讓林泉聲有種想從飛行器跳出去的沖動,也讓孫婷這個性子直爽脾氣有些暴躁的女人當場呆在那里。

        用手捂著臉,從指縫里往外透著歡喜。

        之前她還想著要如何才能跟林子衿打好關系呢。

        她的心思從不隱瞞,就是喜歡林泉聲。

        而且這件事林泉聲的妻子,也就是林子衿的母親,也早知道!

        并未反對。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再做通林子衿的工作,那就等于形成一個完美的包圍圈。

        由不得林泉聲不從!

        她離開龔家堡之前,甚至還專門去了一趟寶庫,悄悄偷了幾件帝兵出來。

        目的就是為了討好林子衿這位大小姐。

        她比誰都清楚林子衿在林泉聲心目中的地位。

        可千算萬算,做夢都算不到林子衿竟然會在初次見面的時候,直接開口喊她小媽……

        雖然小媽這倆字兒,不如姨娘那般端莊大方。

        可這終究是一種認可呀!

        只是……這么短的時間,她為什么會認可自己?

        還有,她怎么知道的?

        孫婷了解林泉聲,知道這種事兒絕不可能是林泉聲說的!

        莫非是彩衣姑娘?

        也不應該啊……

        “我……我……”

        在龔家堡都敢橫行霸道的孫婷,突然有點不會了,霞飛雙頰不知所措的樣子,甚至讓人懷疑她之前嫁的那個龔家人,是不是一個太監!

        “不是跟你說了,不是你想的那樣……”林泉聲一臉無奈的看著自己女兒,然后苦笑著對孫婷解釋:“小孩子胡鬧,你千萬別放心上。”

        我肯定放心上了鴨!

        必須放心上啊!

        孫婷當場就從身上取出那幾件從龔家寶庫順出來的帝兵,微紅著臉,看著子衿道:“早就知道你,初次見面,也不知送你什么好,這幾件帝兵,品相還湊合,就當個見面禮,回頭隨便你送給誰。”

        那邊龔家三姐妹眼睛當場就直了。

        那幾件帝兵,別人可能不認得,但作為龔家子弟的她們不可能不認識。

        那是四件帝五級別的神兵啊!

        就這樣被孫婷拿出來送人了?

        孫婷瞥了一眼龔明月,淡淡道:“寶劍贈英雄,這些帝兵,在那些龔家子弟手中,如明珠暗投。”

        林子衿有點不好意思的道:“哎呀小媽,您太客氣了,怎么好一見面就接受您這么貴重的禮物呢……”

        孫婷:“丫頭千萬別跟我客氣……”

        “哥哥,你快幫我收著!”林子衿接著道。

        孫婷:“……”真是個耿直的姑娘!

        白牧野笑瞇瞇的將幾件帝兵接過來,無視一旁林泉聲目光威脅,呲著牙把帝兵收進空間指環。

        還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符篆師寶典,心說別把這個也給我吃了。

        還好,符篆師寶典安靜的躺在空蕩蕩的空間指環里,沒什么動靜。

        估摸著那一次也是吃撐了,除非再來一次神山峰頂那種級別的戰斗,不然應該不會再隨便亂吃空間指環里面的東西了。

        飛行器繼續高速航行著。

        孫婷跟林子衿簡直一見如故,一會的功夫,就差扯著姬彩衣一起結拜為姐妹了。

        很快的,龔明月、龔明蘭和龔明雪這三個龔家姐妹,也漸漸放下之前對孫婷的那種恐懼,也跟著加入進來。

        三千只鴨子在飛行器里面聊得興高采烈。

        小白安靜坐在駕駛位上,腦子里不斷推演著接下來的各種計劃。

        米青老老實實茍在他身邊,不時用羨慕的眼神看一眼這個神奇的小師兄,似乎想問點什么,有一點不好意思打擾。

        其實也沒什么可問的,無非就是離開家鄉多年,想問家鄉是否一切安好。

        如論那個地方曾帶給他怎樣不堪的回憶,但人離鄉賤,除非曾經被那片土地上的人徹底傷透,不然,誰不思鄉?

        林泉聲和白修遠兩人也都很安靜,兩人甚至躲的遠了一點。

        尤其是林泉聲,有點愁眉苦臉的。

        他萬萬沒想到女兒對孫婷居然一點都不反感。

        這不科學啊!

        這丫頭如此沒心沒肺,以后小白身邊要圍了一群女人,可咋整?

        他這做岳父到時候甚至都可能沒立場去說什么。

        真是太惆悵了。

        白修遠則笑瞇瞇的,他懂林泉聲,但他才不吱聲呢。

        左右是自家的豬拱了人家的白菜,該低調的時候就低調點嘛。

        那邊。

        六個女人越聊越是投機。

        孫婷甚至無意中說出一件令人震驚的事情來——

        “我還是黃花大閨女啊!”

        這話一出,就連那邊的林泉聲都有點遭不住了,用力咳嗽兩聲。

        白修遠則如老僧入定,眼觀鼻鼻觀心,身上甚至還假假的出現了一絲運行功法的能量波動。

        從這點就能看出來小白遺傳自哪里了。

        都是做戲做全套、專注演技的講究人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
    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