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05章 這叫化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05章 這叫化妝?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一切就緒之后,龔明月、龔明蘭和龔明雪三姐妹,帶著白牧野、林子衿和彩衣三人離開了這座島嶼。

        在路上,龔明月問彩衣擅長的方向是什么。

        到了帝級,之前那種細化的職業實際上已經沒有那么分明,但卻依然有擅長的方向。

        比如有些擅長防御,有些擅長使刀,有些擅長用劍,還有單谷這種帝級的弓箭手。

        “我的本職業是刺客。”彩衣微微一笑:“但我更擅長化妝。”

        “化……化妝?”龔明月看了彩衣一眼,心說這誰不會,這算擅長的本事?

        “呃……”彩衣認真考慮了一下,點點頭,“對!”

        龔明月很想說你擅長化妝進了龔家堡也沒什么用啊!

        反正又沒有人認識你,現在這張臉也不是真的。

        不過見白牧野沒有說什么,她也暫時按下心頭疑惑,帶著眾人繼續順著往龔家堡走去。

        上路之后,白牧野和子衿、彩衣三人才明白為什么龔明月之前說那座島嶼小世界即便出事,龔家堡一時半會也得不到消息,原來那地方距離真正的龔家堡,還有著很長一段距離。

        要說擔心,她更擔心的是作為龔家堡嫡子的龔長峰魂燈破碎,會引起龔家堡那邊警覺,派人過來查探。

        “若是那樣,可就糟了。”

        “放心吧,不會出現這個問題的。他的魂燈好好的。”對這個問題,小白也沒有多做解釋。

        一行六人,又順著一條古路行走了十幾天的時間,終于來到真正的龔家堡。

        遠遠看去,一片氣勢恢宏的古老城堡群映入眼中!

        真正的龔家堡,并非什么小世界,而是就這樣光明正大屹立在天河世界那昏暗的天空之下。

        整個城堡群都是以灰色調為主,在本就昏暗的光線下,顯得尤為陰沉,給人一種很強烈的壓抑感覺。

        “為什么龔家堡沒有建立在小世界中?按說你們有那么強大的先祖,想要將家主建立在那樣的地方很容易吧?”彩衣有些好奇。

        龔明雪輕聲道:“我們家族的那些先祖們,認為龔家堡就應該坐落在天河之畔,鎮守在這里。要時時刻刻記著自己的使命是什么,天河生靈一日不徹底被滅,龔家堡便駐守在這里一天,絕不離開!”

        這話一出,白牧野和林子衿以及彩衣三人都有點驚訝。

        這跟傳說中驕橫跋扈肆意妄為的龔家堡……好像有點不一樣。

        如果龔明雪說的是真的,那么龔家的先祖,絕對是值得尊重的,是偉大的!

        遙望著遠遠那片恢弘的城堡群,龔明月輕聲嘆息:“先祖們是好的,怎奈后代不肖。終年生活在這種暗無天日的地方,每天都要面對血腥殘酷的戰斗,很多人早已性情大變。原本有先祖干預,后來一點點的,那些先祖們也煩了,因為就算下狠心整治,打殺一批,但也總會有人變成那個樣子。等到了最近這些年,一些人愈發肆無忌憚,我們希望有先祖能出來干預,可卻始終得不到半點回應。”

        龔明蘭說道:“很多人甚至都在猜測,先祖們是不是已經……”

        “慎言!”龔明月看了她一眼,打斷了龔明蘭。

        龔明蘭吐了吐香舌,看著眼前城堡群,道:“咱們進去吧。”

        “先等等……”龔明月一臉認真的看著白牧野,“公子,龔家堡進去容易出來難,您想好我們一旦事成,怎么從里面出來了嗎?”

        白牧野看著她問道:“龔家嫡出少爺帶人出來,會受到盤查嗎?”

        “這個……正常來說是不會,可問題是,我們沒有那種身份的人幫忙,”龔明月苦笑著說道:“我們只能依靠自己的。”

        “只要是龔家嫡出少爺可以帶人出來,那就沒問題。”白牧野說道。

        彩衣在一旁笑而不語。

        龔明月一臉奇怪,微微蹙眉,很是想不通。

        “好了,這個問題,你不用擔心,只要你不怕,咱們就能成功把人帶出來!”白牧野信心十足地道。

        “我們姐妹三個命都是公子給的,如今大仇得報,自然是沒什么可怕的。”龔明月微微一笑,一雙明眸看著白牧野,“既然公子有安排,那我們就進去吧!”

        “就這樣進去,無妨嗎?”林子衿在一旁問道。

        “無妨,龔家堡從來都是進去容易出來難,我們進去,不會遇到攔截。”龔明月林子衿道。

        白牧野點點頭:“那就進。”

        一行六人,順著外面的一個側門進入,門口的守衛果然連看都沒有多看一眼。

        龔明月三姐妹將白牧野三人帶進龔家堡,路上也遇到了一些龔家堡內的人,只是大家見了面,也都相互視而不見。

        擦身而過的時候,沒人多看白牧野三人一眼。

        龔明月將他們帶到自己的院子之后,關好門,開啟了法陣,才長出一口氣,拍了拍自己胸口。

        然后說道:“好緊張!”

        白牧野沖她豎起一根大拇指:“明月姑娘心理素質已經很好了!”

        龔明月笑著道:“我們雖說不算龔家堡的嫡出,但也有些身份地位,之前我們經常……”

        說到這,她猶豫一下,看著白牧野,低聲說道:“經常會帶著一些少爺們想要的人,從外面進來,那些守衛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所以根本不會攔截。”

        龔明月說到這,有些小心的看著白牧野:“公子不會怪我們之前做過的那些事吧?”

        彩衣在一旁說道:“做那些事情,也并非你們本意。再說你們又沒有做別的,你們不帶,自己會倒霉不說,也總會有別人來做這件事。所以,我們理解,不會怪你們。”

        龔明雪在一旁有些苦澀地道:“我們也曾試過偷偷放人逃走,可是……那些人非但未能逃走,最終都被追了回來,就連我們,也都受到責罰。到現在,我們身上都還留著那些無法抹除的道傷烙印。”

        龔明月看著她道:“小雪,別說這個,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龔明雪輕輕點頭。

        隨后,龔明月看著白牧野道:“公子,我們現在已經完成了第一步,接下來就要開始第二步了。老爺所在的區域,看管雖然不算多么嚴格,但也不能隨便進入。所以,我想了一個辦法,只是可能要委屈公子一下……”

        白牧野看著她:“什么辦法?”

        “公子扮作我的隨從,跟我一起進去。只有這樣,才不容易引起別人的懷疑。”龔明月道。

        “這不是問題,但明月,我想知道,我父親究竟在做什么?”白牧野問道。

        龔明月猶豫一下,道:“苦工。”

        龔明月看著白牧野:“龔家堡每天都會有大量天河生靈被運送進來,那些天河生靈要么是可以當做食材食用的,要么是身上有各種頂級材料可以利用的。這些事情,總要有人來做,令尊之前一直就是做這個的。”

        白牧野有些沉默,很難想象,在祖龍帝國堂堂隱族白家嫡出一脈的父親,在天河龔家堡,就是一個做苦工的,而且還是沒有自由的那種苦工。

        說苦工,或許都是美化之后的說法。

        直白一點,就是龔家堡的奴隸。

        白牧野深吸一口氣,然后道:“我明白了,咱們現在就去吧!”

        龔明月看著白牧野:“公子確定……有出去的辦法?”

        “只要龔家堡嫡出子弟能帶人出去,那就沒問題!”白牧野一臉認真的道。

        可我們沒有嫡出子弟配合呀!

        龔明月有點著急,但看著白牧野一臉篤定的樣子,也只能將信將疑的當他說的是真的。

        她看向林子衿和彩衣,說道:“林小姐和彩衣姑娘先在這里等一下,等我們把公子的父親帶回來,然后再想辦法去救您的父親。”

        林子衿忍不住問道:“能不能告訴我,我父親……他在這里,又是做什么的?也是苦工么?”

        龔明月看了一眼龔明蘭,龔明蘭遲疑一下,低聲說道:“您的父親,應該還在牢里面關著。”

        “牢里面?關著?”林子衿眼中猛然間閃過一抹殺氣,看著龔明蘭,“之前你怎么不說?”

        龔明蘭苦笑道:“龔家堡的地牢,你知道有多恐怖嗎?”

        “我問你為什么之前不說?”林子衿看著龔明蘭。

        “是我不讓她說的,”龔明月來到林子衿面前,深施一禮,“林小姐,您先別激動,聽我給您解釋。”

        白牧野輕輕拍了拍子衿的后背:“丫頭,別擔心,不管叔叔在哪,我都會救他出來。”

        林子衿深吸一口氣,有些歉意的看著龔明蘭:“抱歉,是我態度不好。”

        龔明蘭屈膝施禮:“小姐不必這樣,奴婢承受不起。”

        “林小姐,我不讓明蘭說,是有原因的,”龔明月在一旁苦笑著解釋,“我也是在明蘭說她見過你父親之后,才知道的這件事。”

        “大約十年前,你父親和母親來到龔家堡,結果跟公子的父母一樣,因為相貌太過出眾,分別被堡里面的一些貴人相中。”

        “實際上,這種事在龔家堡也是特別常見的了。就如同這一次龔長龍騙公子你們一樣,要么服從,要么受到鎮壓。”

        “讓人沒想到的是,公子和林小姐的母親不知用了什么辦法,竟然逃離了龔家堡。她們也是最近這幾百年來,唯一從堡里逃走的兩個人。”

        “她們逃走之后便不知所蹤,聽說后來她們偷偷回來過,試圖營救自己的丈夫,但都失敗了。不過這件事也是傳言,究竟是真是假,我們也不得而知。”

        “也有人說,其實她們根本沒有逃走,或許都已經……都已經遭遇了不測。”

        林子衿用力攥著白牧野的手,身子微微有些抖,一股強烈的殺機,從她身上爆發出來。

        “淡定一點,丫頭,她們肯定沒事。”白牧野低聲道。

        龔明月有些擔心的看著白牧野跟林子衿,見他們都還保持著平靜,接著說道:“這些傳言真真假假,我們都覺得她們逃走的可能性更大些。”

        “從那次事件之后,龔家堡的防衛變得更加森嚴,想要逃走,幾乎沒有可能。”

        “再后來,公子的父親因為很有能力,夫人逃走的事情看上去也與他無關,在被責罰之后,便被分配到了天河生靈處理區域。”

        “但林小姐的父親,因為看中他的那位貴人始終不肯放棄,曾經做過很多次嘗試,威逼利誘,想要將他留在身邊,林小姐父親卻一直不肯答應,寧死不從,最后,被扔進地牢里面……一直關著。”

        “明蘭跟那位貴人身邊的幾個侍女關系很好,所以聽說過這些事情。”

        “但因為這樣的事情,在龔家堡時有發生,我們這些年來,最大心愿就是報仇,對那些事情,也沒有太過關注。”

        “若不是這次公子和林小姐一行人過來,明蘭根本想不起來這些。”

        龔明月看著林子衿:“所以之前之所以不敢跟林小姐說,是怕林小姐太過激動,沖動之下,想要硬闖龔家堡,那樣非但無法成功,更會壞了所有事……”

        “即便是現在,我們說的這些,也都是片面的,不敢保證都是真實的,”龔明蘭看著林子衿和白牧野,“龔家堡里,從來都是規矩森嚴,我們的地位雖然比下人強很多,但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有資格知道。之前能跟在龔長峰身邊,那也是因為……”

        她沒有繼續往下說,但大家也都從她黯然的眸子里,明白了許多。

        林子衿走上前,拉起龔明蘭的手:“抱歉,是我情緒太激動,你們已經幫了我們天大的忙,沒有你們,我們甚至可能連龔家堡大門都無法進入。”

        龔明月低聲道:“林小姐,您真的不用給我們道歉,這樣我們會惶恐的。我們是公子的侍女,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林子衿搖搖頭:“我和哥哥還有彩衣,都不在意這些,等有朝一日離開這里,哥哥會送你們自由的。”

        “不,不要,我們已經發過誓,要終生追隨公子,我們絕不會離去。林小姐千萬不要趕走我們。”龔明月表情有些惶恐。

        林子衿有點茫然,心說自由不好嗎?

        你們出去之后,就是蓋世無敵的女帝啊!

        完全可以縱橫人間的存在!

        為什么甘心情愿做一個侍女?

        雖然我很樂意哥哥身邊有你這樣的人幫忙——

        處理內政頭頭是道,打架的時候一把好手,關鍵時刻還能暖床……可問題是,這很不現實呀!

        即便她們發過誓,但林子衿也從未曾想過,這幾個人能一直跟在哥哥身邊。

        姬彩衣也是一臉不解。

        雙方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思維方式都不在一個軌道上。

        白牧野看著龔明月:“先不用急著做決定,你們也是從來沒有見過外面的世界,等到那天,再做決定也不遲。”

        “不管怎樣,我們都不會離去,公子對我們的恩情重于一切。”龔明月一臉認真。

        龔明蘭和龔明雪也同時有些惶恐的表態,表示自己絕無二心,會永遠跟隨白牧野。

        “所以公子千萬不要趕走我們。”龔明月小心翼翼看著白牧野。

        小白一臉苦笑,心說這仨還真是死心眼,只能點點頭:“我答應你們,但如果有一天你們想要離去,我不會阻攔。”

        “絕不會!”龔明月和身旁那倆就差再次發誓了。

        姬彩衣在一旁看著都有點無語了,然后看了一眼白牧野。

        白牧野對她輕輕點點頭。

        事到如今,一些事情讓這三姐妹知道也無妨了。

        彩衣看著龔明月問道:“明月,關押子衿父親的地牢,你們可以進去嗎?”

        龔明月搖搖頭:“不可以的,甚至連接近都不行。”

        “那……龔長峰呢?”彩衣又問道。

        “他?他當然可以。”龔明月看著彩衣,“可他早就死了啊!”

        彩衣沒有理會龔明月的質疑,又問道:“如果是龔長峰,是不是不需要什么手續,可以一路暢通直接進入到地牢提人?”

        “這個……也要看提的人是誰,如果是林小姐父親這種一直被堡里面貴人盯著的,恐怕就很難。”龔明月說著,然后搖搖頭,“現在說這個也沒用啊,他都已經……”

        正說著,龔明月眼前突然一花,已經死了的龔長峰,瞬間出現在她面前!

        身上的衣服,臉上的表情,甚至就連眼神……都一模一樣!

        “我都已經怎么了?”姬彩衣變作的龔長峰臉上帶著微笑,看著眼前龔明月。

        龔明月身子一哆嗦,差點嚇得尖叫出聲。

        白牧野低聲道:“別怕。”

        龔明月用手掩著嘴,身旁的龔明蘭和龔明雪也都有點被嚇到了。

        都是面色蒼白,眼神中充滿駭然。

        這張臉,一直以來都是她們三姐妹最大的夢魘!

        她們親眼看著龔長峰死的那一刻,是她們人生中最為快意的一瞬間!

        若非如此,即便沒見過外面世界的精彩,但身為帝級強者,又怎會如此心甘情愿發誓終生追隨小白?

        可當這張臉再一次出現在她們面前的時候,那種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瞬間就占據了姐妹三人的整個身心。

        哪怕明知道龔長峰已死,眼前這人絕無可能是他,三姐妹依然被嚇得魂兒都快丟了。

        帝級強者,能被人給嚇成這樣,放眼人間三大帝國,簡直就是一個荒謬無比的天大笑話!

        “別怕,是我。”姬彩衣開口說道,恢復了原本聲音。

        “你,你怎么做到的?這……這叫化妝?”龔明月瞪大雙眼,眸子里依然殘存著恐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
    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