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04章 星系法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04章 星系法器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無論靈魂契約,還是大道誓言,都不是鬧著玩的。

        一旦開口,就相當于契約成立。

        對普通人來說,或許沒那么大影響,但對入道者來說,卻直接關乎生命!

        就像剛剛龔長峰被逼著發誓之后出現的那一幕,天地法則,可不是鬧著玩的。

        發過誓之后,白牧野直接解除了龔家三姐妹的困陣,三姐妹來到他面前,再次盈盈拜倒。

        隨后起身,龔明月說道:“能否求公子網開一面,放過剛剛那些可憐人?”

        “可憐人?”白牧野看著她,“你指的是那些跳舞的和侍者?”

        龔明月點點頭:“那些跳舞的女孩,都是天河這里的妖族,修煉多年,好容易化為人身,卻被這群惡魔抓來,以供褻玩享樂,她們都是一群無辜的可憐人,如若可以,公子可以放她們自行離去。她們自然會逃離這里。至于最終能否逃出龔家堡勢力范圍,那要看她們的命。”

        “好,等這座島上的所有事情都結束,就放她們離去。”白牧野點點頭。

        “這座島上,盡是這些年龔家堡抓來的人,那些不服管教的,都關押在這里,這是一股很強的力量,關鍵時刻,可為公子所用。”龔明月建議道。

        “行,先把島上其他那些該殺的人請過來。”白牧野道。

        “這件事,交給我們幾個吧。”龔明月眼睛里閃爍著仇恨的光芒,“我們想這一天,已經想了太久!”

        三女隨后順著解除了封印的大殿后面離開。

        霍子玉目瞪口呆的看著白牧野:“這樣也行?”

        “我家哥哥長得好看,女孩子見了,自然心生喜歡;我家哥哥為人正直,別人自然愿意信任;我家哥哥境界高深,法力無邊……”

        霍子玉嘴角抽搐著,看著一臉認真的林子衿,雖然知道她說的是實情,可他一大老爺們,都有種強烈的羞恥感。

        這丫頭……得多迷戀小白這家伙啊?

        雖然他是真帥。

        其他幾個人全都一臉見怪不怪的模樣,根本沒怎么當回事。

        單谷溜溜達達,走到對面撿了四枚空間指環回來,試了一下,發現打不開。

        然后過來交到白牧野手上,道:“哥,得帶我飛啊!不能不扶弟!”

        白牧野翻了個白眼,接過那四個空間指環,恐怖的精神力直接將生面的封印轟碎,然后看也沒看,直接扔給單谷:“你們拿去分了吧。”

        “白哥大方!”單谷一邊說,一邊隨手將龔長峰那枚空間指環扔給了林子衿,“嫂子,這是您的。”

        林子衿接過看了一眼,道:“大家平分嘛,里面好東西還挺多呢。”

        隨后一群人就坐在這里,開始了坐地分贓。

        他們甚至沒忘記霍子玉。

        霍子玉連連拒絕,然后一臉苦笑的看著這群人,此時此刻,他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明悟來。

        如果說龔家堡是天河這里的人間地獄,那么眼前這群年輕人,就是地獄都關不住的一群活著的大魔王啊!

        你可以說他們胡來,可看看龔家堡這邊的人干的事情,分明也是想要往死里坑別人,如今被反殺,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想了半天,霍子玉終于想通了一件事——

        他們之所以如此任性,歸根結底,實力使然。

        所以,也真的沒什么好說的了。

        大白蟲子從瓶子里面跳出來:“我,我呢?”

        “什么你?”單谷一臉茫然的看著它。

        “我那份呢?怎么大家都有,卻沒有我的?”大白蟲子看著地上堆積如山的那些頂級材料在流口水。

        那里面有很多對它有用的東西。

        作為大藥劑師·蟬的它來說,如果可以得到那些材料,那么它可以輕而易舉的調配出威力巨大的各種藥劑。

        “哦,看好什么就拿什么,不用客氣。”單谷說道。

        “真的?”大白蟲子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單谷。

        “當然,咱們是朋友嘛!”單谷大咧咧說道。

        朋友?

        大白蟲子看了一眼單谷,反倒沒有動手去拿。

        “怎么了?還客氣上了?蟲哥,這可不像你的作風。”單谷看著它笑道。

        “之前剛見面的時候,我可是想坑你們來著,”大白蟲子看著單谷,“所以你說我是你們的朋友?”

        “不打不相識嘛,這個有什么?”單谷笑著道,“你要不要,不要的話,我可收起來了,你別以為就你會調配藥劑,我白哥這方面的造詣,未必比你差。”

        “要,怎么不要!”大白蟲子嗖的一下躥出,風卷殘云一般,將那里面的各種跟藥劑有關的材料全部卷走,然后回到白牧野肩頭,“論這方面的本領,老子最強!”

        “嗯,你最強。”白牧野懶得跟它爭這個,從這些天的表現上來,這條大白蟲倒也沒多討厭,而且藥劑方面的本領,的確很高明。

        尤其它也是龔家堡的大號苦主,看起來似乎沒少在龔家堡這邊吃虧,有它在,救出自己跟子衿的父親也多了幾分把握。

        只是令人有些惆悵的是,他和子衿的母親……又去了哪里。

        很多事情,即便是小白這種天生樂觀的性子,也都不敢往深里去想。

        就在這時,白牧野精神識海中突然傳來龔明月的傳音:“來了!”

        “準備!”

        白牧野看了一眼這些人,淡淡道。

        單谷等人頓時點頭。

        下一刻,大殿門被推開。

        一群人一眼看見大殿正中那開闊的地面上,堆放著堆積如山的頂級材料!

        所有人的呼吸,瞬間一滯!

        龔明月一臉驚喜地道:“你們這也太客氣了吧?第一次來,真的要送這么好的東西給我們嗎?”

        龔明雪則有些奇怪地道:“少爺他們呢?”

        這時候,一個中年人一臉貪婪的看著那堆積如山的頂級材料,看著身邊龔明月問道:“這些……真的是這群貴客送給我們的見面禮?”

        “當然啊!”龔明月眼中也是異彩連連。

        這可不是她事先跟小白商量的,她帶著龔明雪和龔明蘭將這群人召集到一起,只說了少爺有事要見他們。

        結果一進門,便看見堆積如山的頂級材料,頓時臨時演了這場戲。

        隨后她便帶著龔明蘭和龔明雪來到白牧野等人面前,龔明雪又問了一句:“公子,我們家少爺呢?”

        漂亮的姑娘都是天生的戲精。

        其實無論無論演不演這場戲,結果都是一樣的,白牧野在來的時候,就已經在這里布下了天羅地網!

        只要這群人接近大殿這里,那么在哪都是一樣。

        所以,他微笑著道:“你們家少爺,死啦!”

        那邊站在大殿門口的一群人瞬間臉色大變,為首那中年人更是當場翻臉,指著龔明月怒斥:“賤人,你敢騙我們?”

        龔明月嘻嘻一笑:“敢呀!”

        轟!

        四面八方,無數符文亮起。

        一道道法陣,頃刻間爆發出來。

        這群修為極高的龔家高手根本來不及反應,便被這些法陣盡數困在當中。

        這回的,可不是什么困陣,這一次,是殺陣!

        龔家三姐妹站在白牧野等人身旁,看著那些殺陣須臾間便將一群最差準帝層次的龔家強者絞殺,雖然剛剛已經見識過,但此刻再看,依然有種心旌搖曳的感覺。

        實在是太震撼了!

        這是一個法陣系的符帝嗎?

        這手段簡直太凌厲、太霸道了!

        看來這一次,真的選對了!

        甚至可能都不用死了。

        是的,在此之前,龔家三姐妹曾經無數次想要報仇,但那個時候,她們有心無力。

        如果強行動手,不但殺不死對方,就連她們自己,也全都要慘遭折磨而死。

        所以今天發現機會來了,她們不顧一切!

        但在這之前,她們也都早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

        只要能報仇雪恨,死又有什么可怕的?

        如今她們又看見了生。

        這一次的法陣絞殺,擊殺的最強者,正是那個中年人,帝二境界的強者。

        但在這法陣面前,卻完全沒有半點反抗的余地。

        沒能堅持多久,就徹底死去了。

        白牧野一身精神力,也已經見底。

        畢竟在這里神不知鬼不覺的布下這種規模的殺陣,對他也是一種巨大的消耗。

        即便有頂級的材料,但沒有幾天時間,也休想將損耗的精神力補充回來。

        但在表面上,卻是看不出任何異常。

        他看著龔明月:“島上該死的人,都死光了嗎?”

        龔明月道:“還剩下一些邊邊角角的,交給我們三姐妹就好了,總不能什么事情,都讓公子去做,我們做奴婢的,自然會為公子分憂。公子請在這里休息,剩下的事情,我們來做。”

        龔明月說著,就要帶著龔明蘭和龔明雪出去。

        “哎……”林子衿叫了一聲。

        龔明月看了一眼林子衿,然后看了看白牧野。

        “我女朋友,林子衿。”白牧野微笑。

        “見過林小姐。”龔明月一臉認真,對林子衿施禮。

        龔明蘭和龔明雪也隨后對林子衿施禮。

        “你們不用這么客氣,我是想說,你們要去打架嗎?”林子衿一臉期待的看著龔明月。

        龔明月有點茫然的看向白牧野,然后對林子衿一臉客氣的道:“林小姐,我們是要去殺人……”

        “帶上我唄。”林子衿請求道。

        “還有我。”問君道。

        “我也去。”姬彩衣站出來。

        龔家這三姐妹頓時一臉無語,什么時候,人間來的年輕人,都這般生猛了?

        單谷無聲無息的湊過來,雖然跟在一群女人身邊有點吵鬧,但打架這種事兒,什么時候能少了他?

        司音猶豫著,剛要說話,被姬彩衣按著頭給按回去:“你就老老實實在這守著吧。”

        隨后彩衣又給司音傳音:“你小白哥看著沒事,但消耗過大,他肯定是要用這些材料恢復一下的,你給護法。”

        原本有點小情緒的司音頓時沒有小情緒了。

        守著小白哥,給他護法,這比出去打架有意義多了!

        隨后一群人一陣風似的出去了。

        霍子玉也沒出去,他看看大殿地上堆積如山的那些材料,看看外面那些還在運轉但里面人早已死絕的法陣,最終什么都沒能說出口。

        他忽然覺得,他這一次跟著過來,甚至有可能拖累到這群人,像個累贅似的。

        這跟出發之前的想法,差了一萬條街。

        很快,這座島嶼之上,很多地方爆發了大戰。

        但這戰斗來得快,去得也快。

        雖然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混亂,但很快就平息了。

        島嶼的出口,早就被龔明月三姐妹給封死,即便有人想逃,也根本逃不出去。

        不到一天的時間,島嶼上所有跟龔長峰那些人有關的走狗,一個不剩,死的干干凈凈!

        島上風云突變,就連關在地牢里面的那些人都察覺到不對勁了。

        雖然他們各自都被法陣封印著,但到他們這種層次和境界,兇吉禍福還是能感知到的。

        只是沒人告訴他們,這座島上到底出了什么事,他們只能等待著。

        都沒抱太大希望,因為在過去漫長歲月中,所有的希望都變成了失望最終變成了絕望。

        到如今,還被關押在這里的人,絕大多數人都早已麻木。

        一群人大殺四方歸來之后,回到那座大殿,發現霍子玉正百無聊賴的在坐著打瞌睡。

        司音一絲不茍的守在白牧野身邊,而白牧野,則靜靜坐在那里,像是在運行功法。

        眾人一進來,司音便豎起一根手指在唇邊,示意大家不要出聲。

        大殿的另一角,大白蟲子在那邊無聲無息的不知配制什么藥,反正各種瓶瓶罐罐,被它擺了一地。

        龔家三姐妹見狀,立即退出大殿,然后靜靜守在外面。

        這邊的事情,一時半會不會傳到龔家堡那邊,但她們也必須要做萬全準備。

        “趁著公子修煉的功夫,咱們去地牢看看,哪些人可以合作,哪些人無法合作,咱們先做到心中有數。回頭匯報給公子。”龔明月對身邊兩人說道。

        “好!”龔明蘭和龔明雪點點頭。

        如今姐妹三人,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干勁兒。

        活了這么多年,終于找尋到人生的最大意義所在。

        之前在龔家,她們就是幾具報仇不得勉強茍活的行尸走肉。

        三天后,白牧野從修煉中醒來。

        這幾天他一直在進行著深層次的恢復和修煉。

        還要感謝龔長峰這些人身上的資源的確是不錯,有不少帝級的精神異果,雖然不能拓寬小白的精神識海,但恢復起來,卻是比神像效果更好。

        如今他已經徹底恢復過來,一身境界,無限接近那個臨界點。

        雖然這地方沒有測試精神力的儀器,即便有也沒法測出他的精神值,但小白心里面卻比任何人都清楚,他距離真正的帝境,不遠了。

        這便是天才跟普通人之間的差距。

        真正的頂級天才,一旦進入高速成長階段,每一天的進步,都是無比驚人的!

        都會讓人目瞪口呆。

        甚至懷疑人生。

        他醒來的一瞬間,龔明月便帶著龔明蘭和龔明雪過來,跟他匯報島上地牢里面的情況。

        “這里面一共關押著一百二十八個強者,這些人全都是天河其他各勢力的人,其中境界最差的,是帝一,最強的,是帝四,我們這幾天分別和他們溝通過,他們都表示,愿意配合公子。”

        龔明月看著白牧野,一臉認真的匯報著:“這些人背后勢力,有些可以利用,但有些則沒多大價值。跟龔家堡比起來太弱,肯定不敢和龔家堡翻臉。但關在這里的這群人,對龔家堡無一不是恨之入骨,為此,他們當中大部分,甚至敢跟龔家堡的人直接拼命!這群人,都已經用靈魂和大道起誓。”

        這話一出,不但白牧野,其他人也全都忍不住露出驚訝之色。

        這個龔明月……可以呀!

        能力真的非常強,而且情商很高,很多事情,都想在了眾人前頭。

        林子衿、姬彩衣這些人聰明歸聰明,但大多數時候,都不怎么喜歡動這種腦子。

        至于問君這種,更屬于那種能動手就別嗶嗶類型的。

        所以符龍戰隊這邊,包括小白在內,大家幾乎都不怎么擅長這種工作。

        “對了公子,還有一件事,就是這座島,其實是一件法器。”龔明月看著白牧野道:“它的鑰匙,在龔家堡,我知道在誰手上。”

        “這座島嶼……是一件法器?”眾人臉上都露出幾分震撼之色。

        這空間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小世界,頭頂有太陽,有日月星辰,腳下這片海島四周,汪洋大海一望無盡,應該是一顆巨大的星球。

        整個空間應該是一個被封印了的小型星系!

        得是什么樣的人,才能制作出這種星系級別的寶物?

        龔明月道:“這法器,是龔家一名先祖制作出來,原本是用來當做居住場所,沒想到后人不肖,將其改造成一個看似完美,實則囚籠的地方。如今這鑰匙就在龔家嫡出的長公主手上。只要能從她那里得到鑰匙,那么,整個小世界,我們都可以帶走。”

        “有可行性嗎?”白牧野問道。

        龔明月猶豫一下,有點不好意思的紅著臉輕笑道:“長公主談不上壞,但喜男色,只要她開心,什么都能往外給。這地方雖然是龔長峰在管,但實際上,也是因為龔長峰多年前曾進獻給長公主幾個英俊的男寵……”

        “哥哥,我覺得可以呦!”林子衿在一旁笑嘻嘻道。

        白牧野瞪了她一眼:“可以你個頭。”

        龔明月笑著點點頭,實際上她也不過是想起來了,順嘴一提,真要公子出賣色相去接近長公主,她也會覺得有些不妥的。

        “這地方我們可以先行將其封印,一時半會,消息不會走漏出去,接下來,我們三個,可以帶著公子進入龔家堡,但人數……不宜過多。”龔明月一臉認真,“不然,容易引起龔家堡里面的人警覺,那里面,實在是有些危險。而且,公子即便去,也必須易容。這張臉……太扎眼。”

        白牧野點點頭:“我和子衿還有彩衣過去,你們留在這里修煉。”

        龔明月有些遲疑地看著白牧野:“彩衣姑娘她……”

        彩衣微笑道:“我有用!”

        龔明月看著一臉自信的彩衣,最終點點頭:“那好吧。”

        “我……”霍子玉很想說我也跟你們一起去,不過再一想自己的真實戰力,又忍不住苦笑起來:“算了,我不去了,借你們的光,我也在這里蹭點資源修煉一番好了。”

        “小白,要不我也去吧。”問君看著白牧野道。

        “我們帶公子進去,目的并非打架,而是救人,所以人多沒好處,”龔明月認真解釋道,“龔家堡里面的形勢跟這完全不一樣,進去容易出來難,是真正充滿危機的地方,稍有不慎,便會萬劫不復。”

        龔明雪聲音輕柔的在一旁說道:“龔家堡里,雖然罪惡累累,但有兩點,第一,龔家堡還是抗擊天河生靈的主要戰力之一,若徹底崩毀,對整個天河的形勢不利;第二,我們并沒有讓它崩毀的實力。”

        龔明月點點頭:“實際上,我們能順利救出公子和林小姐的父親,就算勝利了。至于想要掀翻龔家堡……即便在場諸位全是帝五境界,怕是也都不行。”

        龔明雪在一旁輕聲道:“龔家堡有超越帝五境界的存在。”

        在場眾人,全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一臉震撼的看著龔明月。

        “不要多問,那個境界,不能提及,”龔明月一臉嚴肅,“會生出感應的!雖然那個境界的存在未必愿意理會這些事,但就怕萬一。”

        眾人全都輕輕點頭,心中依然充滿了強烈的震撼。

        龔家堡,居然真有超越帝五的存在!

        龔明月看著依然在墻角忙活的大白蟲子:“另外,這位蟲族前輩,也千萬不能現身龔家堡,這些年,有人一直在找您。”

        老子是蟬!

        大白蟲子扭頭,看著龔明月,沒好氣地問道:“小姑娘,你知道我?”

        龔明月點點頭:“聽說過關于前輩的一些傳言。”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別影響我配藥,”大白蟲子語氣突然變得老氣橫秋,“白小子,別急著走,這法器不錯,有點用。等俺送你一點好東西,跟你說,這藥厲害得很,使用之后,可以直接將人迷暈兩天兩夜。所以你不用出賣色相,也能將那鑰匙拿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
    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