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03章 撕著玩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03章 撕著玩唄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整個大殿里面的氣氛,瞬間劍拔弩張,緊張到令人難以喘息的地步。

        眼看著一場大戰,似乎無法避免,就連貓在瓶子里的大白蟲子都忍不住想要跳出來大吼一聲你沖爺爺在此誰敢滾上來一戰的時候。

        白牧野突然弱弱的說道:“龔少爺,如果我說,這還是誤會,您信嗎?”

        信你媽個頭啊!

        龔長峰已是怒不可遏,一張英俊的臉上,一片鐵青。

        對面這群王八蛋分明就是過來消遣他們的!

        雖然他完全無法理解,這群人哪來的底氣,敢在他面前如此做派。

        但他沒那么白癡,到現在還相信白牧野的話。

        龔長龍此時額頭已然見汗,今天這件事毫無疑問,玩砸了。

        即便最后依然還是將這七人擒下,任由少爺處置,可他們最想玩的那種貓戲老鼠的過程,卻是徹底玩脫。

        如今是耗子騎臉,并且噼啪抽著他們的耳光。

        龔長峰冷冷看著白牧野:“我們如此熱情招待,你們卻這般給臉不要!當真想要撕破臉不成?”

        白牧野一臉笑容,看著就親切:“撕著玩唄。”

        “發動吧。”龔長峰眼神中露出陰冷之色,淡淡說道。

        大殿中,瞬間爆發出一股可怕的氣機,大量法陣,瞬間爆發!

        將龔家這邊的七人,全部困在當中。

        七個人當場就呆住了。

        整座大殿,在這一瞬間,徹底被封印住,但被封印的人,卻是他們,并非對面那七個人類青年!

        “這是怎么回事?”龔長峰一臉震驚,隨后怒視著身邊的龔長龍。

        龔長龍整個人也徹底懵了,失魂落魄的道:“不可能啊?怎么可能這樣?這……這是我們的地盤啊!這法陣……這法陣不是我們布下的!”

        “嗯,這是困陣。”白牧野好心的解釋道。

        看上去的確是困陣,并沒有任何攻擊發起。

        龔長峰沒有輕舉妄動,而是冷冷看著對面白牧野:“姓穆的,你確定要在龔家的地盤上鬧事?”

        “龔少爺這話言重了,我們一群外來者,人生地不熟,怎么敢在龔家的地盤上鬧事呢?”白牧野一臉委屈,“我們什么都沒做啊,剛剛那一切,真的都是誤會啊!這不您說想玩撕破臉的游戲,我們作為客人,自然客隨主便,就陪您撕著玩嘍。”

        單谷手中持著弓,箭在弦上,一臉崇拜的看著白牧野的背影。

        白哥牛逼!

        真牛逼!

        敢在天河龔家堡玩這一手,除了佩服到五體投地,真心沒別的言語了。

        霍子玉一臉戒備,到現在他都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

        為什么這些困陣,會把龔家這邊的人給困住。

        是白牧野干的?

        可問題是,他一直在那吃東西,什么時候動的手?

        龔長峰冷眼看著白牧野:“好,就當我們瞎了眼,引狼入室,你們走吧,離開這里,今天這件事我可以當做沒發生過。”

        “呵呵,外面到處都是龔少爺的人,我們這會兒若是出去,怕是會瞬間被打成渣吧?”白牧野微笑著道:“至于龔少說自己瞎了眼,這個我贊同,你的確很瞎。”

        “你……”

        龔長峰氣結。

        龔長龍在一旁怒喝道:“姓穆的,你到底什么意思?”

        白牧野隨手將臉上的面具抓下來,一張亮瞎對面人眼的臉,出現在他們面前。

        龔家那三個始終沒說話的女子,全都有瞬間愕然,接著眼中皆閃過一抹驚艷之色。

        這世上竟有長得如此英俊的男人?

        不對!

        這人……這人怎么看著這么眼熟呢?

        有種感覺,似乎哪里見過一般?

        龔長峰等人看見白牧野這張臉,也全都愣住。

        龔長峰皺著眉,看著白牧野:“你,你怎么……”

        “我怎么長得跟一個人那么像,是吧?”白牧野微微一笑:“龔少,明人不說暗話,把那個跟我長得像的人,如今身在何方告訴我,我不殺你。”

        龔長峰愣了一下,隨即有些明白了什么,看著白牧野冷笑道:“你這是做夢呢?威脅我?瞎了你狗眼!”

        說著身上猛然間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朝著困住他的法陣狠狠一擊。

        轟隆!

        一股反噬力量,順著困住他的法陣反擊回來。

        龔長峰當即就是一口鮮血噴出。

        他的一雙眼中,露出無盡的駭然之色。

        捂著胸口:“怎么可能……你,你是什么境界?”

        這時候,他身后的龔明月幽幽說道:“少爺,無聲無息的布置下法陣,讓我等毫無半點察覺,這份手段,即便神符師也做不到。”

        龔長峰整個人都呆住,看著白牧野,一臉震撼:“你是符帝?”

        “我從來都只扶姐姐,不扶弟。”白牧野一臉微笑。

        “哥,我是你弟啊!”單谷在后面一臉委屈。

        眾人:“……”

        龔長峰深吸一口氣:“你是那奴……那人的兒子?”

        “現在是我問你。”白牧野靜靜看著他,“不是你問我。”

        “呵呵,你是符帝,又能怎樣?龔家堡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龔長峰冷冷看著白牧野,“你說那個人,現在正在龔家堡,如果你現在下跪認錯,以大道為契約,做我仆人,我會考慮讓那人跟你團聚。”

        “他騙你,他會弄死你的。”龔長峰身后的龔明月突然開口道。

        “龔明月,你想做什么?”龔長峰一臉不敢置信的回過頭,看著那邊同樣被法陣困住的龔明月。

        “咯咯咯,”龔明月發出幾聲歡快的笑聲,“我的十三少爺,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呢,你說如果我把你做的那些事情都說出來,對面這位姓白的小哥哥會不會當場打殺了你?”

        “你找死嗎?”龔長峰聲音變得無比陰冷。

        龔長龍在一旁也懵了,看著龔明月:“妹妹你……”

        “滾!”龔明月突然爆發,看著龔長龍怒斥,“你這種狗,不配叫我妹妹!”

        “你瘋了吧?”龔長龍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龔明月。

        龔明月根本不理他,看向對面白牧野:“小哥哥,做個交易如何?”

        這一幕也是白牧野事前沒想到的,他靜靜看著龔明月:“說。”

        “你幫我把這些人……哦,除了明蘭和明雪之外的所有人,全都殺了,你父母的事情,我來幫你!”龔明月一臉認真的說道:“我可以以任何一種方式發誓,靈魂也好,大道也好,我發誓,只要你幫我做成這件事,我絕不騙你!”

        “龔明月,你這賤人,當真是活膩了是吧?”龔長健看著龔明月怒斥,若非他們每個人分別被困陣給困住,他甚至可能朝著龔明月出手了。

        “是啊,我早就活膩了,從我爹娘被你們這群狗賊給害死,從我……我遭遇那噩夢一般的經歷那時候起,龔明月就已經死了,現在的我,是復仇·明月!”

        龔明月一雙眼中,射出無盡仇恨的光芒,冷冷看著龔長峰和龔長健等人,然后看向對面白牧野,“小哥哥,怎么樣?要不要賭一次,選擇相信我?”

        “你可以相信明月,我和明蘭,可以發同樣的誓言,”一襲白裙,看上去有著幾分嬌柔的龔明雪柔聲說道。

        “你們幾個賤人,該死!該死!該死!”龔長健瘋狂的怒吼著。

        反倒是龔家這位十三少龔長峰,那張鐵青的臉,漸漸變得平靜下來,他看著對面白牧野:“她在龔家,地位低微,說出來的話,沒有半點效用。我是龔家嫡出子弟,雖然排名不高,但我想做的事情,還是可以輕松做到的。尤其像是你父母這種事,對我來說,不難。”

        龔明月在一旁冷笑道:“白公子,你母親早就失蹤了,生死不知!別聽他忽悠你!”

        白牧野一雙眼中,猛然間爆射出一抹無比凌厲的光芒。

        林子衿一臉擔憂的看著白牧野。

        龔明月接著道:“有傳言說你母親現在是安全的,但我不能給你做這個保證,畢竟當年她消失之后,就再沒出現過。但你父親的確是在龔家堡。而且,當年害你父母的人,就是這位龔家十三少!”

        “龔明月,你確定,今天過后,你們這群人,能逃出龔家堡的追殺嗎?”龔長峰沒有辯駁什么,而是淡淡問了一句。

        “逃不逃得出去,就不需要你龔十三少一個死人來考慮了。”龔明月冷冷看著龔長峰,“今天你必死無疑。”

        一直沒有說話的龔長明嘆息道:“明月,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呀?”

        龔明月看了一眼他,冷笑道:“這種時候,你來給我說這個?有意思嗎?害死我爹娘,糟蹋我們姐妹,你們這群惡魔,早晚不得好死!整個龔家堡,早晚會徹底崩塌!”

        這話里面蘊含的信息量實在太大了,而且看著龔長峰幾人的反應,感覺不像是在裝假。

        “白公子,你千辛萬苦,從人類世界來到天河這種地方,目的不外乎是尋找父母。你的實力,你的境界,讓我看見了你成功的希望!所以我的舉動可能唐突了一點,但我是認真的,也是真誠的!”

        龔明月看著白牧野,一臉認真地道:“而且事已至此,今天想要善了根本不可能了。現在的你,只有兩條路可以走。”

        “第一條路,下跪道歉,做這惡魔的奴仆,徹底喪失自我,或許他真的會看在你是符帝的份上,放你一條生路。但你身邊那些人,有一個算一個,誰都別想有好下場,尤其……是女人。”

        “第二條路,殺光他們,或者……連我們幾個也一并殺了!但在殺我們之前,請容許我給你一些關于龔家的資料!這些資料可以幫到你救出你父親,也可以方便你從龔家堡逃出去。”

        龔明月說著,一雙眼落在白牧野那張超級帥氣的臉上。

        她敢突然間爆發,不僅僅因為這年輕人疑似符帝。

        還有一個隱藏在內心深處的原因——他太帥了!

        一看就讓人忍不住想要親近他,忍不住信任他。

        她并非花癡,但真的有這種感覺。

        白牧野看了一眼身邊子衿,子衿隨后將臉上面具揭下。

        對面幾個人頓時看得再次呆住。

        龔長峰的眼睛都有些直,這世上竟然有如此漂亮的女子?

        即便身陷囹圄,也讓他有種難以呼吸的感覺。

        太美了!

        若是能得此女一親芳澤,簡直死也情愿啊!

        白牧野看著龔明月:“這張臉,你有印象嗎?”

        龔明月微微一怔。

        林子衿卻隨手在空中一揮,將她父母當年留下來的照片投影到大殿中。

        “那男的我見過,女的……沒印象。”一旁的龔明蘭突然說道:“男的也在龔家堡,不過沒有跟白公子的父親在一起。”

        龔明雪在一旁說道:“我知道,昔年二少爺,想要強占那男人的妻子,結果不知什么人,將那女人給救走。但那男人卻沒能逃出去,這些年一直在龔家堡,好像前些天,我還見過他一次。”

        龔明雪說著,看向林子衿道:“那是令尊吧?我們對長相英俊的男人,都比較有印象,令尊和白公子的父親,都特別英俊,過目難忘。”

        龔明月道:“白公子,現在你信了吧?如何選擇,就看你了。”

        “白公子,我想,我們之間是存在誤會的,很多事情并不像她們說的那樣,這幾個人跟我有仇,所以拼了命的往我身上潑臟水,抹黑我,我不想多做辯解,但我可以用大道起誓,”龔長峰看著白牧野,“今天你放了我,我保證你們這群人的人身安全,并且將你跟這位姑娘的父親完好無恙送還給你們。”

        白牧野看著他:“你敢用大道發誓,她們剛剛說的話是假話嗎?”

        “敢!”龔長峰看著白牧野,“如若她們剛剛說的那些事情,全部是真話,就讓我大道就此中斷!”

        毫不猶豫的發誓!

        龔明月呵呵冷笑道:“帝二境界就到頭的人,當然不怕用大道發誓。”

        龔長峰回頭看了一眼龔明月:“我們的賬,慢慢算,但我既然敢用大道發誓,就說明我是問心無愧的,不然我的大道,為什么沒有受到半點影響?”

        白牧野看著龔長峰,面無表情地道:“你身上那張應劫符都碎了,一點都不心疼是吧?這玩意兒恐怕你整個龔家堡,都不會超過十張!看來你還是一條大魚呢。”

        這話一出,龔長峰臉色頓時變了,一雙眼中也充滿不敢相信的神色。

        “好奇我怎么知道應劫符的對吧?”白牧野嗤笑,“在我面前動用跟符篆有關的東西,你哪來的底氣覺得我發現不了?有本事,你再發一次誓?”

        龔明月、龔明蘭和龔明雪三個龔家女子,在這一瞬間,眼中全都露出無比璀璨光芒。

        那是一種生和希望的光芒。

        龔長峰一咬牙,硬著頭皮道:“如果她們剛剛說的那些全都是真的,毫無半分虛假,就讓我從此大道中斷、崩毀!”

        咔嚓。

        天地間仿佛傳來一聲脆響。

        龔長峰一口鮮血當場噴出,整個人搖搖欲墜,差點昏死過去。

        那張英俊的臉,因為痛苦,變得劇烈扭曲。

        他敢發這個誓言,就是在玩文字游戲,認為這幾個賤人的話語中,不可能百分之百全都是真的,至少也會有一絲虛假成分在里面。

        可他低估了女人破釜沉舟時的那種決心。

        人家的的確確,一句假話都沒說!

        他的大道,毀了。

        這并不致命,身為龔家十三少,只要能活著,他即便道基崩毀,但修養過來之后,也不過是終生難有寸進罷了。

        從此后永保富貴,對他來說并不難。

        真正致命的,是她們沒撒謊。

        龔明月看著白牧野:“白公子,如何?”

        白牧野看著她:“如果干掉這幾個人,島上的其他人……”

        “這大殿里面發生的一切,外面一無所知,到時候,我們可以用計,將那些人一網打盡!”龔明月道。

        “龔明月,你出賣龔家堡……你不得好死!”龔長峰因為道基被毀,痛苦到無以復加,整個人都崩潰了。

        那邊龔長龍、龔長明和龔長健三人,也全都面色鐵青,眼神中充滿了恐懼。

        白牧野點點頭:“網我早就準備好了,回頭麻煩你們把魚喊過來就行。”

        龔明月露出微笑:“如公子所愿!”

        龔明蘭和龔明雪想了想,齊齊跪倒在地:“愿為公子奴婢,永世追隨公子!”

        龔明月愣了一下:“哎,你們兩個不講究,怎么搶在我前面?”

        說著,也緩緩跪倒:“愿為公子奴婢,永世追隨公子!”

        三個龔家的女子,不知這些年究竟經歷了什么,竟然如此決絕。

        寧可當一個初次見面人的奴婢,也不愿留在龔家堡。

        看上去是有些突兀,可她們也顧不上那么多了,脫離龔家堡這座人間地獄,眼前絕對是最好的一次機會!

        過了這一村,恐怕以后再也沒有下一店。

        尤其她們今天做了這些事情之后,都是再也沒有回頭路了。

        白牧野看了她們一眼:“你們先起來,以后如何選擇,那是以后的事情,咱們先把眼下的事情做完再說。”

        龔家三姐妹相互對視一眼,緩緩起身。

        白牧野看著龔長峰道:“你還有什么要說的嗎?”

        龔長峰面色猙獰、扭曲,無比怨毒的看著白牧野道:“小畜生,休要得意,今天遭你暗算,你十三爺死就死了,但你想要憑借她們幾個賤人從龔家堡就走你的父親……簡直就是在做夢!還有,我死之后,魂燈寂滅,龔家堡會在第一時間派人來此探查。希望你們能跑的快一點。不然的話,你們絕對會死的無比凄慘!相信我!”

        白牧野點點頭:“這就是你的遺言了,感謝你的提醒。”

        龔長峰披頭散發,嘴角流著鮮血,看上去無比狼狽,但卻沒有跟白牧野求饒的意思。

        白牧野看向龔長健、龔長明和龔長龍這幾人:“你們呢?你們也有魂燈?”

        “我們不需要有魂燈,少爺有,就夠了,姓白的,你要殺就殺,我龔家子弟沒有孬種!想要看我們像你們那群人間來的同胞一樣,痛哭流涕的跪地求饒……那是不可能的!”龔長健咬牙啟齒地道。

        “老子這一身戰力,是殺天河生靈殺出來的!今天死在你這小人手里,就當老子倒霉!”龔長明淡淡一笑:“那些事情,干就干了,沒什么后悔的。你們人間過來的垃圾,只配為奴為仆,只配淪為泄欲工具!沒什么好說的,你要殺便殺!”

        那邊龔長龍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痛哭道:“我和他們不一樣,我怕死,我不想死啊!白公子,是我把你們帶到這里來,不然你們不可能有這機會啊!我……我可以算是臥底,以后繼續做您的臥底,我可以帶你們進入龔家堡那些核心區域,你們想救人,我就帶著你們救人,你們想要財富……我帶著你們去寶庫。當年他們做的那些事情,沒有我的事兒啊!我只是他們的一條狗……求公子放了我,放過我,我從此做公子的狗……”

        白牧野看著龔明月確認道:“他們三個,真的沒有魂燈?”

        龔明月苦笑道:“那東西,只有嫡出一脈才會有,別人,是沒資格的。”

        “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白牧野隨后神念一動。

        嘭嘭嘭!

        三聲悶響之后,困著龔長龍、龔長健和龔長明的法陣怦然爆發,直接將這三人瞬間絞殺在里面。

        魂飛魄散!

        沒有魂燈,怕個毛?

        至于有魂燈那位……

        白牧野表情平靜的,拍了一張符出去。

        啪!

        龔家十三少的精神體直接被拍飛出體外。

        下一刻,符篆師寶典飛出。

        刷!

        龔十三少的精神體瞬間被封印在符篆師寶典當中。

        “完美。”

        白牧野臉上露出一絲開心笑容。

        隨后,他看向對面三個龔家姐妹,問道:“我能信你們嗎?”

        “公子替我們報仇,明月靈魂契約,大道誓言,愿為公子赴湯蹈火!”龔明月眼看著幾個恨之入骨的仇人死在當場,當即淚流滿面,哽咽說道。

        “靈魂契約,大道誓言,愿為公子,赴湯蹈火!”

        龔明蘭和龔明雪異口同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
    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