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02章 組團掀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02章 組團掀桌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林子衿眼睛一亮:“可以打架?”

        大白蟲子:“……”

        它很想咆哮一聲——

        這是天河!

        天河!

        天河!

        這是天河的龔家堡!

        這地方……是天河龔家堡里面用來關押犯人,有進無出的地方!

        這不是你們人類友好切磋的小擂臺呀小姑娘,能長點心嗎?

        問君一雙桃花似的眸子里,也閃過一抹亮色,不過她忍住了,沒有將這種強烈的期待感表現出來。

        姬彩衣的眼眸深處,同樣有一抹強烈戰意閃過。

        單谷笑呵呵的,司音萌萌噠。

        大白蟲子瞄了一圈兒,發現就霍子玉看起來正常一點。

        一臉凝重的樣子,讓它覺得這個世界還沒有錯亂。

        畢竟,憑啥呀?

        它都不敢在這種地方放肆囂張張揚跋扈。

        這群小家伙的確是頂級天驕,的確厲害,可他們真的不知道龔家堡到底有多恐怖啊!

        希望到時候大戰起,他們都還能笑得出。

        白牧野面色平靜的點點頭:“放心吧,我們心里有數。”

        有數個屁!

        大白蟲子這會兒真的有點后悔跟著一起過來。

        說來說去,終究是意難平,放不下呀!

        記憶深處,很久很久很久以前,那個老和尚就曾對它說過,什么時候徹底放下這股執念,什么時候也就真正成道了。

        可身為一個擁有著智慧的生靈,若是放下這股執念,豈不是就跟老和尚你一樣,變成了一個無欲無求的木頭人?

        若那樣,活在這世上,又有什么快活可言?

        所以,本蟲才不要那樣活!

        很快,龔長龍滿面春風的從外面回來,沖著眾人微笑道:“好了,我已經通報完畢,諸位且隨我來。”

        他的眼睛里,看上去無比純凈,如果不是知道龔家堡是什么地方,如果不是知道父母在這里應該過不著什么好日子,或許真的會被龔長龍這雙眼睛所欺騙。

        若是完全不認識,一定會認為這是一個熱情好客,令人有如沐春風之感的豪門公子哥。

        希望你不要去做讓你自己后悔的事情。

        白牧野沖著龔長龍點點頭:“走吧。”

        龔長龍帶著這些人,順著島上的石板路,一邊往前走,一邊介紹到:“這里是我們龔家待客之地,但凡有貴客臨門,都會在這里招待一番。這個小世界里面別的不說,各種山珍海味,天河奇珍,應有盡有。”

        大白蟲子藏在白牧野身上的小瓶子里,怒氣沖沖的在心里面吐槽:待客之地?招待一番?真是見了鬼!要不是本蟲清楚你們是一群神馬玩意兒,肯定也會上當受騙。

        白牧野微笑道:“聽說龔家堡是天河這里的中流砥柱,我們心向往之。”

        “哈哈,沒那么夸張,沒那么夸張。”龔長龍客套著,眼中的得意之色卻有些難以掩飾。

        他在心道:一群白癡東西,也不知你們待會發現事情真相之后,又會是一副怎樣的表情?說起來,已經好些年沒有見過那種又驚又怒又失望,最后絕望木然的眼神了。真的是好懷念啊!上一次什么時候來著?十年前?還是十多年?唉,老了老了,竟然連這么要緊的事情都記不清了。希望這一次,能讓那些少爺小姐們開心些,畢竟這一次,這批貨……質量還真可以!

        白牧野的精神感知有多敏銳?

        對頂級符篆師沒有認知的人,真的很難去想象。

        他如今的境界,雖然沒有真個突破到符帝那個領域,但至尊權杖在手的情況下,卻是已經擁有了符帝的恐怖精神力!

        之所以沒能跨越到符帝那個領域,并不是因為別的,而是資源不夠!

        即便他把在刺霸那里得到的所有能提升精神力的東西都給用了,距離帝級……依然還是有著一點差距的。

        但只要加上至尊權杖,他就是符帝!

        道,他有!

        精神力,他也有!

        所以說他是符帝,也并無不妥!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一直沒有承認自己已是帝境。

        終究還是仗著外物。

        有點丟臉。

        這一切,龔長龍這種龔家堡子弟,卻是完全無法想象的。

        龔長龍只能看出小白是個符篆師——

        因為他身上的靈力波動簡直太弱小了!

        弱到跟螻蟻差不多。

        所以龔長龍自然不會把這樣一個符篆師放在眼里。

        眾所周知,年紀輕輕的符篆師,就沒有太厲害的。

        對他這種帝一層次的強者來說,百歲以下的符篆師,基本不用放在心上。

        至尊權杖就在白牧野的身上貼身放著,所以他此刻就是符帝!

        他一邊走,一邊在四周布置著符文印記。

        這一切,悄無聲息,完全沒有任何人能夠感知得到。

        隨后他又抽空跟瓶子里的大白蟲子溝通了一下:“蟲先生,問你件事。”

        “你瘋了嗎?在這種地方動用神念與我溝通?”大白蟲子被嚇了一跳,不過對蟲先生這個稱呼,它卻很喜歡。

        “這座島嶼所在的小世界,并不是真正的龔家堡,對吧?”白牧野沒理會大白蟲子的一驚一乍,直接問道。

        “不是跟你說了嗎?這就是龔家用來囚禁犯人和坑人的地方!”大白蟲子沒好氣的回應道。

        “那在這里如果爆發一場戰爭,龔家堡那邊會很快知道嗎?”白牧野又問。

        “只要沒人能從入口處離開,就不會有人知道。而且看上去,這個龔長龍,應該就是這里的管理者。這種地方,平日里那些身份尊貴的龔家少爺小姐們,是不會輕易過來的。”大白蟲子對龔家堡的確很了解。

        “好。”白牧野道。

        “好什么?”大白蟲子反問。

        白牧野不出聲了,因為此時,幾個人在龔長龍的帶領下,已經來到了一處奢華的大殿。

        如果不是大白蟲子的提醒,真的很難想象,這樣奢華的宮殿,居然會是一個誘餌。

        尤其是在天河這種地方,怕是任何一個剛到這里的人,也都很難想象,最大的敵人居然不是那些恐怖的天河生靈。

        “諸位,里面請!”龔長龍笑吟吟,一團和氣。

        其他人全都看向白牧野。

        白牧野站在門口,往旁邊走了幾步。

        “穆兄弟是想要參觀一下這里?”龔長龍微笑著問道。

        “哦,哦,不好意思,沒見過這么奢華的地方,呵呵,有點好奇。”白牧野撓撓頭,一臉憨厚。

        “哈哈,沒關系,以后有的是機會看!”龔長龍爽朗的大笑著:“里面的人都在等著呢,咱們先進去赴宴,回頭穆兄弟若是還有興致,我可以親自陪著你參觀!”

        “那再好不過。”白牧野微笑著,抬腿進門。

        這大殿里面非常大,四周此刻已經擺好了桌子,桌上擺放著各種各樣的珍稀佳肴,人一進來,就能聞見那股令人忍不住咽口水的香氣。

        但在大殿門開啟之前,卻是一點都沒有傳出。

        嗯,法陣封印。

        白牧野瞥了一眼。

        大殿正中,是一片空地,一眼望去,閃爍著瑩白的光芒,如同白玉鋪就。

        再仔細看去,那就是一種白玉,一種用于特殊法陣的頂級白玉。

        白牧野看過之后,心里有數了,這的確就是一個用于圍困的巨大法陣。

        整個大殿,就是一座牢籠。

        “請,里面請!”龔長龍一如既往的熱情。

        隨后,白牧野、林子衿、彩衣、問君、單谷、司音和霍子玉七人,直接跪坐在一側。

        龔長龍跪坐在另一側下首,很快又有六個年輕人,三男三女,從里面出來,分別跪坐在剩下六張桌案面前。

        坐在最中間那張桌案面前的,是一個看上去三十出頭的青年男子。

        穿著一身金光閃爍的袍子,一看就不是凡品制成,頭上帶著一個紫金束發冠,劍眉星目,面似銀盆,一絲不茍跪坐在那里之后,沖著對面白牧野七人露出一絲微笑。

        戲做得如此認真?

        白牧野有點奇怪,他還以為一進門,龔長龍就要開始獰笑——嘿嘿嘿,你們上當受騙了,現在我宣布,你們是我的囚徒了這種風格。

        誤會肯定是不可能誤會的。

        那么也只能說明,對面這群人特無聊,人家想要的,恐怕是貓戲老鼠那種過程了。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玩玩。

        龔長龍敬陪末座,對著白牧野這邊說道:“穆兄弟,給你介紹一下,居中這位,正是我們龔家堡當代嫡出的少爺……龔長峰!”

        白牧野沖著對面的龔長峰輕輕頜首,微笑道:“見過龔少爺。”

        “不敢當,在下只是家族里面,排名十三的少爺,”龔長峰露出微笑,有些嗔怪的看了一眼下首的龔長龍,“以后介紹,不要忘記十三這個排名,不然我前面那十二位兄長,知道了會不開心。”

        龔長龍呲牙一笑:“少爺,這里可沒什么外人,在我們心中,您就是大少。”

        “慎言。”龔長峰微微皺眉,但眼神中卻閃過一絲得意。

        這里,的確就是他的地盤,在這里,他說一不二!

        已經好幾年都沒有新人出現在這里了,今天一口氣來了七個,正趕上長龍在哨卡那邊執勤,都給帶了過來。看來這次,自己那些哥哥們,可是要羨慕嫉妒了。

        那邊龔長龍繼續介紹剩下那兩個青年男子:“少爺左手邊這位,是我的兄長,龔長健,右手邊這位,也是我的兄長,龔長明,這三位女士,分別是龔明月、龔明蘭、龔明雪……”

        三個女子,也全都是龔長龍這邊的姐姐妹妹。

        至少到目前為止,一切看上去都非常正常。

        而且看起來,這群龔家堡的年輕天驕們,對小白一行人的到來,是熱情歡迎的。

        隨后白牧野胡亂給眾人安了個名字,簡單介紹一通。

        龔長龍看向龔長峰:“少爺,咱們開始?”

        龔長峰點點頭:“開始吧。”

        龔長龍坐直了身子,啪啪拍了兩下手,頓時有一群年輕漂亮的姑娘,從后面走出,赤足站在中間白玉鋪就的地面上。

        一個個低垂眼瞼,垂手而立。

        下一刻,突然有音樂聲響起。

        這群年輕姑娘頓時隨著音樂翩翩起舞。

        不得不說,她們跳得都非常好看!

        可惜,都不是人。

        小白跟問君和子衿相互對視一眼,一眼就看出了對方不是人類的事實。

        至于是什么,這個就很難說了。

        或許是妖族,或許……是天河生靈。

        反正來到這間大殿之后,大白蟲子像是睡著了,一點動靜都沒有。

        龔長龍隔著這群跳舞的姑娘,沖對面的白牧野說道:“穆兄弟,先吃一點墊墊肚子,接下來我們一醉方休!”

        白牧野微笑著,拿起筷子,夾了一塊,放進嘴里,隨即豎起一根大拇指:“好吃!”

        說著看著眾人:“你們也吃啊!”

        這相當于是一個信號——菜里沒毒!

        不但沒有毒,而且味道真的相當不錯。

        選取的材料,也全都是最頂級最新鮮的。

        眾人這才明白那群跳舞姑娘的作用,可以將雙方隔開,不至于把難看的吃相露出來。

        說起來,大家自從離開落葉城,一路奔波,也沒怎么認真吃過東西。

        如今有這樣一頓美味佳肴,也都沒客氣,大快朵頤起來。

        霍子玉是有些不安的。

        聽了大白蟲子那些話之后,他對龔家堡的黑有了一個更深層次的了解。

        而且一進這間大殿,他便隱隱感覺有些不對。可惜他對法陣沒研究,也根本想不到這一整座華麗的大殿,居然會是一座法陣牢籠。

        眼看著身邊幾個人都沒心沒肺的吃著,他是真的有點沒胃口。

        吃不下。

        這群年輕姑娘跳了二十分鐘左右,雙方也在這里吃了二十分鐘左右。

        等到這些姑娘們退下之后,大家不約而同的,放下手中筷子。

        那邊龔長峰端起酒樽,沖著白牧野微微示意:“遠道而來的好朋友,干了這杯酒!”

        白牧野拿起酒樽,臉上露出微笑,突然手一軟,手中的酒樽啪嗒一聲,掉落在桌子上,酒水四濺,一股濃郁的酒香,瞬間飄散出來。

        “哎呀,對不起對不起,我失禮了,失禮了!”白牧野手忙腳亂的站起身,一邊說,一邊一腳踹翻了面前桌案,桌案上那杯盤碗筷嘩啦一下,全部砸到前面白玉鋪就的地面上,當即弄得一片狼藉。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有點呆,對面的龔長峰手里舉著酒樽,面色僵硬眉頭微蹙的看著白牧野。

        “對不起對不起,我這還沒喝呢,怎么感覺自己就多了?桌子都被我不小心踢翻了,”白牧野看似手足無措的站在那,一臉尷尬的看著對面的龔長峰。

        對面那七個人,包括龔長龍在內,都有點懵逼。

        白牧野踹翻桌子那一瞬間,他們甚至以為被人看出端倪,要翻臉了。

        可緊隨其后發生的事情,又不怎么像……所以,真的是誤會?

        龔長峰僵硬的臉上,強擠出一絲笑:“啊,呵呵,嗯,沒事,沒事的,可能是因為你們長途跋涉,旅途勞頓,缺乏休息,倒是我們考慮不周了,應該讓你們好好休息一番再說的。”

        說著看了一眼龔長龍,龔長龍回過神來:“來人,把這里收拾了,給穆公子重新換上一套新的!”

        后面頓時過來兩個侍者,手腳麻利的快速收拾著。

        不過被白牧野這么一耽擱,十幾分鐘就這樣快速過去了。

        等到一切重新弄好之后,龔長峰再次端起酒樽,沖著白牧野露出一絲微笑。

        嘭!

        旁邊林子衿的桌子猛然間發出一聲悶響,緊接著——

        稀里嘩啦!

        林子衿那張桌子上的杯盤碗筷……也全都摔了一地。

        端著酒樽的龔長峰眼眸深處猛然間閃過一抹凌厲之色!

        這特么是故意的吧?

        林子衿一臉慌亂,看表情都快哭了:“對不起對不起,我,我沒這么坐過,腿麻了……”

        眾人:“……”

        就連彩衣和問君都忍不住低下頭,有些無語,還有點想笑。

        這丫頭找的借口,太敷衍了吧?

        一尊帝級的強者,別說跪坐這么一會兒,就算這樣跪坐十年也不會腿麻呀!

        可看林子衿那表情,特別真實。

        “我的錯,都是我的錯,對不起呀龔少爺,”林子衿泫然欲泣,一臉愧疚的看著對面的龔長峰。

        其實林哥到現在都不知道她男人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不過那種仿佛天生的默契,讓她非常清楚白牧野的心思。

        說穿了就倆字——鬧事。

        龔長峰深吸一口氣,放下手中酒樽,看著林子衿道:“無妨,無妨,只是個意外,不要太在意……”

        這一次,他甚至沒用龔長龍,沖著后面聲音有些冰冷的道:“都聾了嗎?聽不見嗎?過來收拾一下!”

        兩名侍者連忙低著頭,急匆匆上來,開始各種收拾。

        這一耽擱,又是十幾分鐘過去。

        龔家堡十三少爺龔長峰第三次端起酒杯,這一次,他一雙眼直勾勾盯著對面的每一個人。

        直到發現所有人都沒有任何異常,這才松了口氣,開口說道:“雖然有些意外,但,并不妨礙我們之間的友情,來,為了友情,我們干杯!”

        轟隆!

        一聲巨響,卻是跪坐在小白身側的姬彩衣,一伸手,將整張桌子,直接掀向對面的龔長峰!

        一尊帝,用力去掀翻一張桌子,那是一種怎樣的威勢?

        對面即便坐著一個神級的,也能被這張桌子直接打到頭破血流甚至腦漿迸裂。

        嘭!

        一聲巨響,卻是龔長峰身邊的龔長健,直接出手,擊碎了這張桌子,以及所有飛過來的杯盤碗筷,甚至就連那些湯湯水水,都直接磨滅于無形。

        龔長健怒喝一聲:“給臉不要的東西,瞎了你們狗眼,我們好心招待,你們卻敢在這里鬧事?”

        龔長峰一雙眼也瞬間變得無比凌厲,其他五個龔家的人,全都一臉怒色。

        我們是來看戲的,不是來看你們組團掀桌的!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
    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