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01章 島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01章 島嶼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慫蟲!

        在場眾人同時在心里面生出這念頭。

        “嘿嘿,蟲類天生怕鳥,更別說是百鳥之王的鳳凰,這不丟人,不丟人的。”大白蟲子一邊用小短爪往外掏東西,一邊笑嘻嘻的解釋著。

        這么小只的一個蟲子,也不知它到底從那掏出來的那些東西,一個一個的往外拿。

        瓶瓶罐罐,看上去都破破爛爛的。

        “這個是某種天河生靈的血液,這個是天河底的一種草,這個……這個厲害了,這個我跟你們說,是天河生靈大能的骨灰!”

        大白蟲子一邊往外拿,一邊介紹著這些東西的來歷。

        然后就見這些瓶瓶罐罐,自行排列組合起來,隨后,里面的東西自己跳出來,開始了調配的過程。

        在這過程中,大白蟲子非常嚴謹認真,看上去像是一個正在做著實驗的學者,如果給它配一副眼鏡,看著就更像了。

        大約十幾分鐘之后,它終于調配好了一分藥劑:“每個人取一滴,滴在自己身上,帝五境界之前的天河生靈見到,都不會對你們發起攻擊。”

        “嘿,想不到你還是個藥劑師?”單谷第一個湊過來,大咧咧的倒出來一滴,滴在自己身上。

        實際上也是在為眾人試藥。

        天知道這大白蟲子是不是沒安什么好心?

        “藥劑師?藥劑師算個屁?老子比藥劑師厲害多了!老子是藥神……不,是藥圣!”大白蟲子大言不慚,看著單谷往身上滴了那么大一滴,頓時呵斥道:“你滴那么多做什么?你知道這東西有多珍貴嗎?一半,一半就足夠了!”

        隨后,司音、彩衣、問君和林子衿,紛紛往自己身上滴了一滴大白蟲子調配出來的藥劑。

        倒是沒什么感覺,也不知道這玩意兒是不是真的有用。

        小白這會兒還在分解那只老母雞。

        之前戰斗的時候沒有太大感覺,但在分解的時候卻發現,這只破破爛爛的老母雞的體重至少有上萬斤!

        怪不得渾身上下都跟神金鑄出來的,竟然如此沉重。

        取血、拔毛、抽筋拔骨。

        這一系列過程,熟練得讓大白蟲子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到最后,它甚至主動用法力將調配好的藥劑,滴在小白身上一滴。

        “嘿嘿,爺,我給您滴好了,不用煩勞您自己親自動手,內個,雞血能不能給我點?”大白蟲子腆著臉問道。

        眾人還以為它在溜須拍馬,結果這貨想要雞血。

        白牧野看了它一眼,隨手扔給它一小瓶雞血。

        大白蟲子接過,迅速收起,嘿嘿一笑:“謝了!”

        接下來的時間里,眾人順著天河畔,一路往東行走。

        大白蟲子配置出來的這種藥劑還真挺厲害,它們這一路上,居然再沒遇見過天河生靈主動襲擊。

        很多時候,甚至走個對面,那些天河生靈也都是低眉順眼的讓到一旁。

        不過當彩衣和林子衿她們主動出手的時候,對方同樣也會發起反擊。

        只是這反擊,相對來說,要比之前弱很多。

        像是他們身上有著某種克制的氣息似的。

        對此,大白蟲子很是得意:“爺縱橫天河十二個紀元,可不就是靠著這一手出神入化的手段?”

        此時大家對大白蟲子已經有些熟了,知道這是一只有點無恥,但骨子里卻談不上壞的蟲子。

        單谷嘲諷道:“你就吹吧,真當我們對昆蟲類一點了解都沒有是嗎?你這狀態,分明就是蟬的幼蟲階段,怕也是剛生出來沒多久吧?”

        “你懂個屁?老子這叫涅槃重生!十二個紀元以來,每一個紀元,老子都要這樣重生一次,每一次都要持續這種狀態很久,一旦變成了蟬,那將無敵于天下!”大白蟲子盡情的吹噓著。

        這一路白牧野都顯得有些沉默,基本上都是在戰斗和收集符篆材料中度過,越是接近龔家堡,他的話越少。

        林子衿看上去倒是一切入常,甚至每天還變著法的哄白牧野開心。

        眾人開在眼里,都有些為小白擔心。

        任誰在小白這個位置,恐怕都會心頭沉重。

        爸媽為了他甘愿投身天河這種隨時可能死亡的地方,以他們當年那種境界,說起來,活下來的可能性很小。

        其實包括子衿的父母也是一樣!

        即便到了他們這種極高的境界,也不敢說能在天河縱橫。

        用大白蟲子的話說就是,這條路上你們沒有遇到帝五的天河生靈,那是運氣好!

        不代表沒有!

        真要遇到帝五境界的生靈,那就啥也別想,趕緊跑吧。

        稍微一猶豫,就有可能連跑都跑不了。

        還有些天河生靈是群居的,如果什么時候突然間遇見一群帝三帝四境界的群居天河生靈……也只能毫不猶豫的轉頭就跑。

        不然也沒活路。

        “這無盡歲月,死在這里的各族強者,簡直多不勝數!比你們天賦高的倒是真不多見,但比你們強大很多卻死在這里的,不計其數。”

        大白蟲子有些感慨的說著。

        “蟲哥,問你個事兒,你說這些天河生靈,到底是從什么地方來的?這么多年,難道就從來沒有人下去天河探查一番嗎?”單谷好奇這件事已經很久。

        大白蟲子冷笑一聲:“去天河下面探查?呵呵,你太天真了,你們這些天,只聞水聲,但卻從來沒見過天河吧?”

        眾人點點頭,的確沒見過,這片天地太昏暗,大家即便是在打架的時候騰空而起,但也看不見太遠的地方。

        加上問君也警告過大家,不讓太靠近天河岸邊,所以這些天下來,大家還真從來沒見過天河的樣子。

        “天河里面,存在著的恐怖生靈不計其數,那里面時時刻刻都在發生恐怖的戰爭。但全都被天河水的隆隆聲給掩蓋了。”

        大白蟲子嘆息一聲:“任何生靈,膽敢進入天河,都是作死的行為。天河……那是天河生靈的地盤。至于它們來自何方?不可揣度……或許是異位面,或許……是某種神秘力量所驅使。”

        談及這個,向來喜歡吹牛的大白蟲子顯得十分謹慎,表示不能亂說,也不敢亂說。

        從始至終,小白都只是聽著他們聊天,也不插言。

        進入到天河的二十天后,這群人終于來到了龔家堡地界。

        來到這里之后,發現天河生靈都少了很多,幾乎看不到了。

        大白蟲子也變得有些緊張起來,趴在白牧野肩頭,說道:“繼續往前走,就是龔家堡的勢力范圍了,你們要想好,龔家堡進去容易出來難……準確的說,進去之后,就不打可能出來了。不過像你們這個年紀這種修為的,或許他們會高看一眼,但我還是要警告你們,龔家堡……不是個什么良善之地。”

        “我們來之前,就已經聽過了。”姬彩衣看了它一眼。

        “呵呵,你們聽過?前站守護者說的吧?他們才知道多少……冰山一角都不到!”大白蟲子冷笑著,語氣中頗多怨念。

        霍子玉這些天基本上也都是一直在看,他如今也終于徹底明白這群年輕人有多可怕。

        有一個算一個,天賦都高得嚇人!

        而且那戰力,自打進了天河以來,就不斷在突飛猛進當中。

        簡直可以用暴漲來形容。

        尤其白牧野,實在太深不可測了!

        他究竟是神符師還是符帝,雖然到現在都有點說不清,但就算是神符師,那也是古來未有的頂級天驕!

        “蟲哥,我怎么趕腳您跟這龔家堡,也有仇呢?”單谷有些玩味的看著大白蟲子。

        大白蟲子矢口否認道:“爺是鎮守者!天河鎮守者之間就算會相互攻伐,但像爺這種陽光善良仗義正直的好蟲,可是從來不參與那些事情的!”

        問君在一旁幽幽道:“食運之蟬,食之可加氣運。”

        “小精靈,你非要拆我臺嗎?”大白蟲子被氣夠嗆。

        “我那傳承自上古的記憶告訴我這些。”問君一臉認真的解釋道。

        “行了行了,老子的確跟這龔家堡有仇,但不是在這一世!”

        大白蟲子盤在白牧野肩頭,聲音冷下來,道:“上一世我曾跟他們龔家一個老祖打過一架,的確就像小精靈說的,那老東西看見老子之后,竟然想要吃我!媽的,老子連他祖宗的祖宗都揍過,他居然敢去想要吃老子?”

        雖然覺得這家伙是在吹牛,不過看它那義憤填膺的樣子,又有點不太像。

        大白蟲子接著道:“從那之后,爺就跟他們龔家堡結了仇,呵,上一世曾被爺毒死過幾個他們家的人。若不是念及大家都是鎮守者,不想做那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這龔家堡還能有活口?”

        這個肯定就是吹牛了。

        眾人心道。

        “這一世,他們好幾次想找到爺,把爺從沉睡中挖出來吃掉,但爺這種久經輪回的大能,豈能著了他們的道?簡直就是笑話!但這仇爺肯定也得報!誰欺負老子,老子就弄死他!”

        大白蟲子語氣中滿是怨念。

        大家都從他的話語中,聽出幾分言不由衷。

        很顯然它跟龔家之間的恩怨,絕不可能那么簡單。

        而且如果它真有滅掉龔家的實力,以它的性子,怕是根本不會等這么久,早就動手了。

        “你們不信?”大白蟲子盤在白牧野肩頭,揚起腦袋看著眾人:“跟你們說,爺說的都是真的!若不是看在同為鎮守者一脈的面子上,早就……”

        “蟲哥,那你這次跟著我們過來目的是什么呀?”單谷笑著問道。

        “蹭點氣運,并非要來跟龔家作對。”大白蟲子一本正經地道。

        這時,白牧野不動聲色的往前走去。

        大白蟲子趕忙提醒道:“前方七千三百里有龔家一處暗哨,到了那里,你要先打招呼,報上身份,就說你是人類世界過來的冒險者……嗯,對,就這么說,然后問有沒有任務可接。這樣那暗哨的人才不會對你們發起攻擊。而且也表示你們知道的事情很多。還有啊,一會我就得藏起來,俺可不能這樣正大光明的出現在這里。”

        之前吹了那么半天,說到底,其實還是慫。

        不過話說回來,這蟲子對龔家堡這里還真不是一般的了解。

        或許很久以前,它真是來過這里,并且跟龔家產生過不少交集的。

        白牧野點點頭,并沒有拒絕大白蟲子這種提醒,隨后大白蟲子把自己蜷縮成一團,被白牧野隨便裝進一個瓶子,扔進口袋。

        大白蟲子對遮掩自身氣息和波動很有一手,如果沒這種本事,它在土里面的時候就不知被人挖出來多少回了。

        這群人在路上,就直接使用了白小花留下的那些人皮面具。

        白牧野和林子衿這兩張臉,在前站都有那么高的辨識度,到了龔家堡,說不定同樣有人能認出來。

        在徹底得到父母音訊之前,還是要保持著身份不暴露出去。

        一行人來到大白蟲子說的那處暗哨之地,找了半天,也沒能看出哪里有暗哨。

        大家甚至放出神念探查,也都沒有查到任何異常。

        就在大家猜測是不是蟲子亂說,或者之前有,但現在撤了的時候,空氣中突然傳來一道冰冷聲音——

        “報上你們身份。”

        臥槽,這里還真有人啊!

        白牧野深吸一口氣,他此刻看上去是一個三十幾歲的英俊青年,不過跟原本那張臉比起來,這個就算丑的了。

        “在下穆錫,來自人類世界,聽聞天河是這世上最恐怖的地方,所以我們來了。”

        那邊空氣中沉默了一會,隨后有一道身影,仿佛順著扭曲的時空走出來。

        看著也就二十八九歲的樣子,面相很普通的一個青年,上上下下打量白牧野這群人幾眼,然后道:“你們可知這是什么地方?”

        白牧野點點頭:“之前遇到一名鎮守者,說這邊是龔家堡,我等對天河不熟,便想來拜訪一下,希望能得到一些指點和幫助。”

        青年瞇著一雙眼,似乎在分析白牧野話里面的水分。

        隨后他問道:“你說那鎮守者,又是何須任何?”

        “不是人,是一條蟲子。”白牧野回答道。

        “蟲子?”青年頓時皺起眉。

        被白牧野藏在身上瓶子里的大白蟲子當場差點嚇癱,媽的怎么這么虎?是不是傻?這事兒能說嗎?這小子是想出賣我?

        “對,是一只大白蟲子,我們打了一架,然后不打不相識,跟它請教一番,便被指引到這里來。”白牧野一臉認真地說道。

        “不打不相識?請教?哈哈哈哈哈!”長相普通這青年突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白牧野一臉茫然的看著他:“您笑什么?我說的哪里不對嗎?”

        “哈哈哈,那只蟲子,哎,笑死我了,朋友,我知道你說的那條蟲子,你被它給騙了!什么不打不相識,它分明是想坑你……咳咳,想要讓你來這里,觸怒我們,借我們的手除掉你們!”

        青年組織著語言,冷笑著道:“那蟲子心眼極小,跟我們龔家堡,也算是有點仇怨,這么多年以來,一直暗戳戳找我們的麻煩!我們懶得理會它,它卻沒完沒了。”

        放你娘的狗臭屁!

        瓶子里藏著的大白蟲子勃然大怒,差點就沒忍住跳出來直接罵娘。

        龔家堡這群王八蛋不但跋扈囂張沒有好人,而且騙人撒謊也是張嘴就來。

        一點都不帶猶豫的。

        “怎么會這樣?那它……也太壞了吧?”司音在一旁驚呼道。

        司音雖然也戴了一張人皮面具,但發型并沒換,這張人皮面具也挺美的。

        依然還是一個萌萌噠的小蘿莉。

        那青年見了,哈哈笑道:“那是,那條蟲子雖然也算是鎮守者,但卻特別壞,無恥下流無節操!”

        他說著,對白牧野道:“不過你們既然遠道而來,能找到龔家堡,也算一種緣分,我們龔家堡最是熱情好客,諸位且隨我來,我帶你們前去!”

        “那,就太感謝您了,不知尊姓大名?”白牧野一臉恭敬,跟這些天來的沉默寡言,看上去完全就是兩個人。

        “哈哈,我叫龔長龍,是龔家堡一名旁支,身份地位不高,不過帶著諸位進去參觀一番,了解一下天河知識,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龔長龍說著,直接帶著眾人往前走去。

        從始至終,白牧野一群人都沒能感覺到這地方有什么暗哨。

        林子衿在白牧野身旁,轉著眼珠,一臉好奇地問道:“之前聽那蟲子說,這地方有你們龔家的崗哨,可為什么我們剛剛什么都沒感覺到?就連您怎么出來的,我們都沒能察覺?”

        龔長龍淡淡一笑,道:“這是小手段,不過是我們龔家老祖總煉制出來的遮蔽法器罷了,說穿了就不值一提,哈哈。”

        林子衿帶著的面具,相對她原本長相,算是普通。可相對普通人來說,依然很美。

        加上她身材超好,所以即便配上這張普通的臉,舉手投足間流露出的那種氣質,依然可以輕易令人臉紅。

        這個名叫龔長龍的家伙,一路來表現得都挺正常的,并沒有像傳言中那種囂張跋扈,也看不出他有什么黑暗心思。

        眾人一路疾馳,大約走了小半天之后,龔長龍帶著大家來到一座大山上。

        這山雖然很高很大,但跟前站那些動輒聳入宇宙深處的神山完全沒法比。

        大約一萬多米高,眾人沒費什么勁,就來到這里。

        龔長龍看了一眼白牧野等人:“你們稍等,我去通報一聲。”

        說著便向前走去。

        由于這里已經是山巔,龔長龍往前一走,看似已經踏空,兩腳都懸在空中。

        但在那里卻仿佛有什么東西托著他雙腳一般!

        并不是飛起來的,而是腳踏實地。

        眾人都忍不住嘖嘖稱奇。

        片刻之后,龔長龍沖著眾人一招手:“跟我進來!”

        在他面前,十分突兀的顯出了一道門戶。

        白牧野暗中留意,用精神力標注了一下那里。

        在那里他感受到一股磅礴的能量,他的精神力標記剛剛打過去,便被那股磅礴的能量碾壓碎了。

        只是這一切旁人都無從察覺。

        龔長龍率先進入,等眾人進來之后,卻發現眼前瞬間大變!

        陽光明媚,碧水藍天。

        他們的腳下,是一片碧綠草坪,眼前是一片汪洋大海。

        有風吹起,甚至能感受到海風中的腥咸味道。

        入眼望去,大海中有一座巨大島嶼,上面成片的建筑鱗次櫛比,坐落在那。

        龔長龍仿似賣弄一般,一揮手,一道金光閃爍的光芒凝結而成的大道,順著他們眼前,連通那座大島。

        “請吧,諸位。”

        龔長龍的眼睛里,露出一絲淡淡笑意。

        “這地方好美啊!”林子衿一臉天真地道。

        “呵呵,那是自然。”龔長龍面帶微笑,看著林子衿:“喜歡的話,可以常住這里呢。”

        “哇,真的嗎?真好!”林子衿臉上露出天真爛漫笑容。

        “真的,隨便住,這里,對所有你們這樣的人敞開。”龔長龍依舊溫和的笑著。

        很快,眾人登上那座大島。

        龔長龍帶著這群人,直接進了一棟巨大的樓閣,然后說道:“諸位朋友在這里稍候片刻,先休息一下,容我進去通秉一聲,回頭,我會讓人安排宴會,給諸位朋友接風!”

        說完之后,沖著眾人露出一絲笑容,微微一躬身,然后轉身離去。

        待他離開之后,大白蟲子自己從瓶子里跳出來,怒氣沖沖地道:“無恥!想不到這么多年過去,他們竟然改變了風格?變得如此陰險狡詐,你們千萬不要信他,上了這座島,就等于進了他們設下的牢籠!這鬼地方根本不是龔家堡的核心所在!這是龔家用來囚禁犯人的地方!”

        “你來過?”白牧野看著它問道。

        “當然……哼,當然來過。”大白蟲子像是被觸動什么不好的回憶,“我不知道你們這群小娃娃拼死拼活要來龔家做什么,但你們最好提前有個心理準備,接下來,你們怕是要面臨一場真正的大戰!”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
    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