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500章 蟲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500章 蟲子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這蟲子竟然知道龔家堡?

        這蟲子果然知道龔家堡!

        在場幾人的心里面,冒出兩種不同的念頭來。

        問君也就是隨口那么一問,也沒想到大白蟲子居然真知道。

        “什么送死,不過就是打探一下。”問君說道。

        “嘿,那地方,勸你們一句,還是別去了。”大白蟲子的身子耷拉下來,啪嘰一下拍在地上,轉回頭,朝著遠處蛄蛹著,“去了的話,就憑你們這點實力,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呢。”

        “能說說你知道的嗎?”問君看著緩慢前行的大白蟲子問道。

        “俺什么都不知道,俺還是個寶寶。”大白蟲子正說著,眼前出現了一支箭,距離它的腦袋只有零點零零一毫米。

        箭羽還在劇烈顫動著,發出一陣陣駭人的嗡鳴。

        “不說,今天就打死你,然后把你扔油鍋里面去。”單谷威脅道。

        嘔!

        司音、彩衣和問君同時有種強烈的惡心感覺,然后同時狠狠瞪了單谷一眼。

        白牧野則一直盯著這只大白蟲子,總覺得這家伙出現得太恰到好處了。

        雖說這玩意兒看著不太像是天河生靈,可誰說的準呢?

        這地方明明有一座傳送陣,但卻連看守的人都沒有。

        難道這蛆一樣的大白蟲子,就是這里的看守者?

        “哎呦還真是嚇死爺了,那箭剛剛又不是沒落到你蟬爺身上,有用嗎?就問你有用嗎?”大白蟲子冷笑著發出嘲諷。

        問君看了單谷一眼,傳音道:“別威脅它。”

        隨后兩步走到大白蟲子跟前,蹲下說道:“跟你開玩笑的。”

        大白蟲子:“……”

        它抬起頭,看了一眼問君:“小精靈,報復俺是吧?”

        “沒有沒有,真心求教,龔家堡怎么走?”問君這段日子以來,拼命鍛煉自己的情商,感覺已經有了不小的進步。

        哪怕此刻面對這只看著有點惡心的蟲子,她也盡量讓自己保持一個良好的心態去面對。

        妖族中的一員而已,沒啥。

        “你說你們這群人類小娃娃,還有你這小精靈,從前站跑過來做什么?想要逞能么?你們也算見識到天河了,回去吧,昂?別繼續留在這了,這就不是你們這種級別的小娃娃能待的地方。”

        大白蟲子突然變得正經起來,說出來的話也是老氣橫秋的。

        問君道:“我們要去龔家堡,也是有事,不然誰會去那種地方呢?”

        大白蟲子哼了一聲:“小精靈,你別仗著蟬爺與你祖上有舊,與你精靈族關系不錯,就跑來套近乎。龔家堡那種地方,真不是你們能去的,俺都不去!”

        眾人這才有點明白,為什么問君能跟這只大白蟲子耐心溝通,原來雙方祖上竟然有舊?

        蛆……啊不是,是蟬和精靈族關系很好?

        問君道:“您就算不說,我們也肯定是要去的。”

        大白蟲子想了想,弓起身子,在地上蛄蛹兩下,說道:“龔家堡距離此地相隔遙遠,按照你們的腳力,就算一直不停的趕路,也至少要半個多月的時間,嗯,就是你們人類的時間,一天十二個時辰,至少也要十五天才能趕到。”

        “那還請您告知,我們要往哪個方向走?”問君接著問起來。

        “俺還沒說完呢,”大白蟲子道,“這半個月內,你們需要接連穿過上百個危險區域,這些危險區域,憑你們這點實力,絕對九死一生。所以別說什么龔家堡危險,你們怕是連龔家堡的地界都到不了,就都得死個干凈。”

        “您告訴我們就行。”問君微笑著道。

        大白蟲子沉默了一會:“東,一直往東走,半個月后,進入龔家堡勢力范圍。在這過程中,你們隨時可能會遇到天河生靈,也隨時可能遇到這里的鎮守者。可不是每一個鎮守者都像俺這樣陽光正直仗義善良,你們自求多福吧。”

        陽光正直仗義善良?

        你是不是對這八個字有什么誤解?

        眾人全都一臉無語。

        不過倒是印證了大家的猜測,這大白蟲子的確就是這座傳送陣這里的守護者……不,是鎮守者。

        “好啦,最后送你們一句忠告,在天河這里,可千萬不要天真的以為敵人只有天河生靈,這是一片真正的混亂之地,唉,算了,俺和你們說這些做什么?反正都是要死,到時候魂歸天河……知道這些也沒用。”

        大白蟲子語氣充滿感慨。

        眾人全都滿頭黑線,這破蟲子,居然在詛咒我們。

        “行了,我們走吧。”問君站起身,拍拍手,然后對大白蟲子道,“不管怎樣,都謝謝您!”

        隨后頗為得意的看了白牧野一眼:“臭弟弟,走啦!”

        白牧野:“……”

        一群人按照大白蟲子指點的方向,朝著遠方快速走去。

        過了一會兒,白牧野突然停下腳步,朝著身后道:“您是怕我們遇到危險,專門來護送嗎?”

        其他人都是微微一怔,因為大家并未感覺到什么異常。

        大白蟲子從土里面突然冒出頭來,有些驚訝地問道:“你是怎么發現我的?”

        不等白牧野回答,便又說道:“沒別的意思,就是想來瞧瞧熱鬧。再往前不遠,你們就隨時能遇到天河生靈了。”

        白牧野轉過身,也不理它,徑自往前走去。

        “喂,氣運加身的小子!”大白蟲子突然在后面喊道。

        白牧野微微一怔。

        其他幾個人臉上驚訝之色更濃。

        “要不我護送你們一程好了。”大白蟲子蛄蛹著身子,從土里面爬出來,迅速爬到白牧野面前,仰起頭,看著白牧野,“怎么樣?俺是不是特仗義?”

        “不用了,你還是好好鎮守你的傳送陣吧。”白牧野搖搖頭。

        與此同時,問君突然在白牧野精神識海中傳音——別答應它。

        “嘿,你這小鬼,居然還嫌棄起老子來了?行,別怪老子沒提醒你們,再往前一點點,你們就會遇到恐怖的天河生靈!”大白蟲子說道。

        白牧野笑笑:“行,那謝謝您了。”

        說完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

        其他人也都目光怪異的看了一眼大白蟲子,轉過身,跟在白牧野身后往遠處走去。

        大白蟲子停留在那里,良久,嘆息一聲,又鉆進土里,默默的在遠處跟著。

        “它還在后面跟著呢,要不要趕走?”林子衿輕聲問道。

        白牧野搖搖頭:“它樂意跟著就跟著好了。”

        問君突然幽幽道:“它是食運之蟬,自己跟著沒什么,但你不要答應。”

        “喂!精靈族小姑娘,過分了吧?”大白蟲子嗖的一下,在遠處露出頭來,怒氣沖沖地道。

        “你自己什么心思自己清楚,你根本不是什么好心,你只是饞人家身上的氣運。”問君淡淡說道。

        “那又怎么樣?這對他又沒有什么損失……”

        “你再說?”

        “我再說也是……”大白蟲子的聲音越來越小,看著就有些心虛的樣子。

        “你若是想跟著,就在后面跟著,我想小白也不會介意分一點氣運給你,但想要讓他主動邀請你,然后你慢慢蠶食他身上的氣運,這個就別做夢了。有我在,你沒機會的。”問君說道。

        眾人全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這世上竟然還有這種能夠蠶食別人氣運的生靈?

        大白蟲子在那邊沉默著不回應,給人的感覺就像是被問君說中了心事。

        “還有,你在后面跟著,也不能白跟著,打架的時候,你得出力。”問君道。

        “不是,憑什么呀?這又不是你們家地盤,俺愿意怎么走,關你們什么事兒?”大白蟲子似乎有點惱羞成怒。

        問君嘡啷一聲把劍拔出來,白牧野連忙給按回去:“行了行了,它樂意跟著就跟著好了。”

        問君冷哼一聲。

        食運之蟬這一族跟精靈族祖上的確有舊,但這不代表大白蟲子跟他們也有舊。

        再說了,這蟲子心機頗深,居然想要讓小白主動邀請它跟隨,那樣它就可以光明正大吸取小白身上的氣運了。

        這是天地法則所限定,人為無從更改的。

        問君也沒管大白蟲子在后面跟著,直接跟眾人普及了一下關于食運之蟬的信息。

        大白蟲子也是臉皮厚,當然,它可能連臉都沒有。任憑問君怎么拿話擠兌,都默不作聲,就在后面跟著。

        眾人繼續前行一段之后,一股強烈的殺意瞬間向著眾人彌漫過來。

        大白蟲子這點倒是真沒撒謊,這里真的是有天河生靈的。

        下一刻,一個渾身上下破破爛爛,如同癩皮狗似的東西,突然從前方冒出來。

        那驚人的殺意,正是這東西身上散發出來的。

        這癩皮狗一樣的生靈渾身上下幾乎沒什么好地方,唯有一雙眼,閃爍著妖異的綠色光芒,死死盯著小白這群人。

        啪!

        一道控制符文,直接在這癩皮狗一樣的生靈身上炸開。

        它的身子頓時停滯住,但那雙眼中的妖異綠色光芒卻顯得更加璀璨起來。

        下一刻——

        嗬!

        它喉嚨里,發出一陣低沉的咆哮聲。

        “天河地獄犬,境界不算多高,用你們人類的劃分方式,大概在帝三到帝四之間,如果你們求我,我就幫你們干掉它!”

        大白蟲子在后面遠處說道。

        嘭嘭!

        白牧野再次在虛空中凝結出兩片控制符文,拍在這癩皮狗身上。

        這下,它徹底不能動了,就連一雙靈動而又妖異的眼,也被控制得無法轉動。

        林子衿跟問君和彩衣三人,幾乎同時動了!

        三尊年輕女帝,動起手來雷霆萬鈞!

        林子衿狠狠一刀正面砍過去。

        問君一劍若流光,刺向那癩皮狗的腰——

        所謂銅頭鐵骨豆腐腰……但凡這類生靈,腰部都是脆弱的要害之地。

        而彩衣,則是瞬間就失去了蹤影,下一刻,直接出現在這癩皮狗身旁,狠狠一刀,刺向這癩皮狗另一側的腰!

        哐!

        林子衿這一刀狠狠斬在狗頭之上。

        她當然知道這類生靈的腦袋無比堅硬,但她就是想將這狗頭一刀斬開。

        噗!

        噗!

        彩衣跟問君也分別刺在這不能動的癩皮狗兩側腰部。

        但三人這一擊,竟然都沒能收到她們想要的效果!

        狗頭被林子衿的大刀砍出一道傷口,有散發著腥臭味的黑色鮮血從那里流淌出來。

        兩側的腰部,則被姬彩衣跟問君兩人分別刺出一個小血洞來,同樣有散發著腥臭味的黑色鮮血往外流淌著。

        單谷一箭射出,射向這癩皮狗的眼睛。

        這一次,被控住的癩皮狗眼眸深處露出強烈恐懼。

        噗的一下……單谷這支箭狠狠射進了癩皮狗的眼眶內。

        雖然同樣沒有射進去多深,但依然將這癩皮狗一只眼睛射瞎。

        司音掄起大錘子,沖到癩皮狗面前,須臾間砸出幾千錘!

        哐哐哐……!

        就像是一個打鐵的,正在對手中燒紅的鐵千錘百煉,瘋狂鍛打。

        那驚天動地的巨響,差點把正準備出手的霍子玉給嚇到。

        白牧野使用控制符文控著這只癩皮狗,讓它不管遭受怎樣的攻擊,都無法動彈一下。

        大白蟲子就在遠處呆呆看著,雖然這些人剛剛曾對它發起過攻擊,但跟現在的威勢比起來,剛剛對它的攻擊真的不算什么了。

        沒想到這群年輕的人類小娃娃竟如此恐怖,面對這天河地獄犬都能打出如此驚人的戰績?

        就算是很多鎮守者,想要輕而易舉的滅掉天河地獄犬,也沒那般容易吧?

        甚至有些時候,還有可能受到反噬。

        隨著這群人的狂攻,眨眼間一只天河地獄犬,就這樣被干掉了。

        從始至終,連一聲“汪”都沒叫出口。

        也著實有點凄慘。

        白牧野來到天河地獄犬尸體旁邊,從身上取出幾個特殊器皿,開始收集起它的血液來。

        這玩意兒一看就是詛咒系的生靈,血液可以作為詛咒系符篆的墨,皮可以作為符紙,毛可以制作符篆筆,骨架研磨之后,可以融入到墨水當中……

        這玩意一整只,至少可以制作出十幾張帝級的詛咒系符篆。

        別說如今一貧如洗,就算富得膨脹那會兒,小白也不會放過這種極品的材料。

        大白蟲子腦袋上模擬出一張小小的人臉來,看著白牧野收集好了血液之后,又在那抽筋拔骨扒皮拔毛,被嚇得齜牙咧嘴。

        老子這是看走眼了嗎?

        這小家伙在那抽筋拔骨加放血,看著就不像個好人吶!

        隨后,眾人繼續上路。

        又遇到了一些可怕的天河生靈。

        靳錚當時說的一點都沒錯,天河的確比前站可怕太多。

        有些時候遇到的生靈屬于那種能用肉眼輕易觀察到的,體型也比較大。

        可有些比大白蟲子還小!

        甚至還有更過分的,看著就像一個跳蚤那么大,但卻擁有著帝二、帝三……甚至帝四境界的戰力!

        這玩意兒特么不注意的話,能瞬間在人身體上穿個洞出來。

        一會兒的功夫,白牧野給他們的被動激活防御符就都被激活了好幾張。

        反倒是大白蟲子,雖然一直就在后面跟著,但卻不知道為什么,那些天河生靈沒有主動向它發起攻擊的。

        “蟲子,我說你該不會是跟這群天河生靈一伙的吧?”單谷一箭射向一只突然間冒出來的禽類天河生靈,忍不住回頭吐槽蟲子。

        蟲子冷笑道:“你懂個屁,老子身上有可以屏蔽它們感知的東西!”

        單谷怒道:“那你不拿出來,就這樣眼睜睜看著我們跟它們打?”

        蟲子嘿嘿冷笑著:“大家非親非故,老子又不是你大爺,憑什么要管你?”

        “我特么……”單谷被氣得七竅生煙,感覺它在罵自己。

        一邊跟大白蟲子斗嘴,一邊箭不停歇的射向那強大的禽類天河生靈。

        那禽類天河生靈看上去像是一只老母雞,只是渾身上下同樣破破爛爛,一點都不圓潤。

        不萌不可愛。

        轟隆隆!

        林子衿、問君和彩衣、司音四人幾乎對那老母雞一樣的禽類天河生靈形成了合圍之勢。

        白牧野的控制符文竟然都沒辦法徹底控住它,雖然讓它行動變得有些遲緩,但這玩意兒原本的速度太快了。

        如今即便遲緩,也不是一般人能跟得上的。

        老母雞攻防俱佳,如果不是有白牧野的控制符文牽制,問君她們幾個都有些壓制不住它。

        咯咯噠!

        渾身上下破破爛爛的老母雞被打急了居然還發出了一聲真正的雞叫。

        “咯咯噠你妹!”單谷又是一箭,射向老母雞的眼睛。

        嗖!

        帝級弓箭手的射術有多強?

        更別說單谷繼承的還是后羿射術。

        這支箭幾乎瞬間就到了老母雞眼前,眼看著就要刺在它的眼睛上。

        嘭!

        那只破爛的雞翅膀,狠狠抽向單谷這支箭。

        一聲巨響,單谷的箭被抽飛了!

        抽飛了!

        不過與此同時,它也被司音狠狠砸了幾十下腦袋,看上去像是有點暈;被彩衣刺中一刀,掉了一把破爛雞毛;被問君一劍斬在雞爪子上面,火星四濺,簡直像是斬在某種神金之上。

        林子衿拎著大刀斬在一旁沒動手,她在觀察。

        天河生靈著實是恐怖,也幸虧他們這群人這段時間境界突飛猛進,不然真成了手無縛雞之力的人了。

        大白蟲子雖然嘴賤,但說得也沒錯,天河這地方,不是一般人能來的。

        單谷大聲喊道:“白哥,加把勁,控住它啊!”

        白牧野不動聲色的繼續磨練著自己控制符文的成熟度,因為沒有那么多材料,沒辦法制作出那么多的控制符,他只能通過這種方式來對敵。

        其實這種直接虛空凝聚符文的手段,神符師肯定是不行的。

        不過因為大家對符篆師的了解都沒那么深,所以都下意識的覺得這就是神符師的虛空畫符。

        雖然都懷疑小白已經踏入帝境,但他一直不承認,大家也就沒有多想。

        老母雞撲棱著翅膀,左沖右突,但都沒能逃出這幾人的合圍。

        大白蟲子津津有味的在一旁看著熱鬧,這群人的強大出乎它的預料,原以為是一群人類小菜雞,結果發現沒那么菜,給了它一絲驚喜的同時,也讓它生出了一些別的想法。

        龔家堡……想到這地方,大白蟲子一雙眼里,閃過一抹淡淡冷意。

        它也恨那群人!

        白牧野的控制符文運用得越來越熟練,老母雞的行動也變得越來越慢。

        但這家伙的防御太強了!

        雞爪子好似神金鑄成,那一身破破爛爛的羽毛也堅硬無匹。

        被司音的大錘子如此瘋狂的砸,都只是看上去有點頭暈。

        雖然彼此間配合默契,但單谷射了幾箭都沒能湊效的情況下,也停下手來,跟林子衿一樣,開始默默觀察起來。

        于是場上的形勢,變成了姬彩衣、問君和司音包圍著老母雞,在白牧野的控制符文之下,不斷對老母雞發起攻擊。

        他們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帝級生靈那強悍的生命力,當真是太抗揍了。

        咯咯噠!

        老母雞再次發出一聲叫聲,一雙翅膀如刀,猛然間掃向問君的喉嚨。

        一直站在一旁觀察的林子衿突然喝了一聲,身上浮現出一道鳳凰虛影,抬手就是一刀!

        這一刀又快又狠,斬向雞頭。

        那老母雞看見林子衿身上鳳凰虛影,突然發出一聲哀鳴,竟被壓制得不敢動彈。

        小白那不算很熟練的控制符文都沒能做到的事情,子衿一道鳳凰虛影直接搞定。

        鏘!

        林子衿一刀斬在老母雞的脖子上面,一聲巨響之后,有大量鮮血順著那里迸射出來。

        帝級生靈的鮮血,蘊含著無窮能量。

        即便神級修為,也無法承受。

        林子衿一刀之后,又是一刀斬過去,終于將這老母雞的雞頭斬掉。

        天空中,并沒有什么異象生出。

        依舊一片陰暗。

        這是天河。

        帝級生靈死掉,都無法引起任何特殊景象出現。

        那邊大白蟲子人立而起,用最上面兩只小短爪鼓掌:“可以可以,你們這些人類小娃娃,還真有點本事……”

        嗖!

        林子衿拎著刀瞬間出現在它面前,冷冷問道:“如何遮掩氣息,使天河生靈無法察覺?”

        “這個……”大白蟲子張嘴就要拒絕。

        林子衿背后猛然間生出一雙燃燒著火焰的金色翅膀,那翅膀刷地一下展開,看著無比美麗的同時,也帶著無盡危險。

        同時有鳳凰虛影,在她身上升騰而起。

        “也不是不能商量……”大白蟲子陪著笑,小心翼翼地道。

        —————

        雙倍月票?求一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
    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