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96章 霍子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96章 霍子玉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從外表看去,落葉城這里跟紅楓城并沒有太大區別,四周同樣是沒有城門的高大城墻,城墻上方終年開啟著單層結界,一旦有外敵入侵,立即會有第二層、第三層甚至更多結界開啟。

        那年輕人并未介紹自己身份姓名,但感覺得出,他身份地位不一般。

        進入落葉城之后,跟他打招呼的人開始多起來。

        白牧野一群人也收了那架飛行器,跟在年輕人身旁,看著在城里飛來飛去那些人跟他打著招呼。

        “少將軍!”

        “見過少將軍。”

        “少將軍回來啦?”

        “少將軍好!”

        年輕人微微點頭,略有些矜持的一一回應著。

        落葉城這里的人在看向白牧野一群人時,眼中都露出好奇之色。

        整體感觀,這里跟紅楓城的差別并不算很大。

        隨后一群人被安置到落葉城內大將軍府旁的別院里。

        那年輕人并未跟來,而是進入了大將軍府。

        “爹,我回來了!”金冠蟒袍的年輕人回到將軍府之后,第一時間進了將軍府的書房。

        只要在家,他爹十有八九都會在書房里面安靜坐著,看那些枯燥的古老典籍。

        書房里面坐著一個看著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白面無須,挽著發髻,身上披著一件黑色外表紅色內襯的袍子,端坐在椅子上,給人一種正氣威嚴的感覺。

        中年人抬起頭看了一眼年輕人,放下手中古卷:“又出去了?”

        “是啊,最近這段時間邊境線上闖‘墻’的天河生靈很多,孩兒想要探查一下到底什么原因導致……”年輕人坐在父親書桌對面的椅子上,笑著道,“結果還真讓我查出了一點東西,父親要不要聽聽?”

        “哦?”中年人原本沒怎么當回事,這種事情的原因,怎么可能說查就查出來?

        前站這么大,他們能夠影響到的區域,怕是連億萬分之一都不到。

        “爹您還記得前段時間我收留的那幾個人吧?”年輕人看著自己父親,搖頭嘆息道:“他們都死了。”

        “怎么死的?”中年人問了一句。

        “被一群年輕人給殺了,那群年輕人……疑似來自人類陣營的三大帝國,但修為可有點了不得,完全不像三大帝國那邊能培養出來的人。”

        年輕人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跟父親講述一遍。

        中年人聽了不由愣住,問道:“你說那些人當中,有一個年輕人長得特別英俊?前所未見那種英俊?”

        年輕人猛的瞪大眼睛,看向父親的眼神也變得古怪起來,忍不住道:“爹……您這口味,啥時候……”

        “滾!”中年人反應極快,怒視著年輕人:“一天天腦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你用法術具現,把那年輕人樣子具現出來給我看!”

        金冠蟒袍的年輕人道:“他們現在就在旁邊別院里住著,爹要想看,我把人喊過來不就是了?”

        “不行!”中年人一臉嚴肅,看著自己的兒子:“讓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年輕人一縮脖,對這個父親,他還是十分敬畏的,隨后將白牧野長相具現出來。

        中年人一看,眼中頓時露出激動之色,不過隨后卻嘆息一聲,靠在椅子上,半晌沒有做聲。

        “爹,”年輕人叫了一聲,見他父親沒反應,又叫了一聲:“爹?”

        中年人微微抬起頭,年輕人道:“這該不會是……您私生子吧?”

        “我特么打死你!”中年人當場就怒了,指著門口,“給我滾出去!”

        年輕人心里暗自松了口氣,心說不是就好,要真是,您肯定不會打死我,倒是會被我娘給打死……

        他也不生氣,站起身,朝著門口走去。

        “回來。”

        剛走到門口,中年人便在身后喊道:“我有話問你。”

        “哦。”年輕人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挺拔的坐在椅子上。

        中年人卻像是沒看到一般,沉默了一會,問道:“你詳細給我說說,關于這個人的事情。”

        “啊?”年輕人頭上金冠都差點嚇歪了,心說這到底什么情況?

        “爹,我也是剛剛遇到他們,知道的也全都跟您說了呀,說實話,我也不知道他們說的事情是真是假,但我已經派人去查了,不過這件事想要查清楚,得一段時間,”年輕人老老實實的說道,“他們說的黑市,咱們跟紅楓城之間,就那么一個,孩兒同時還派了人前往紅楓城。”

        “嗯,我知道了,行了,你下去吧。”中年人擺了擺手。

        年輕人一臉茫然站起身出去,這次他爹沒再喊他。

        出去之后,想了想,他打算去找他娘問問這件事。

        為什么老爹聽見那人長相之后,會有那種反應?

        結果,來到內宅之后,他把這件事情剛給他娘一說,這位三百二十三號要塞的大將軍夫人反應竟然比他爹還要強烈。

        看上去只有三十歲出頭的極美少婦騰的一下站起身來,看著年輕人道:“那孩子在哪?”

        年輕人瞪大眼睛,跟一只看見不可思議事情的二哈似的。

        “娘,他是我同父同母的親弟弟?為啥我沒他帥?”

        嗯,情緒終于有點崩了。

        “你這孩子,胡說八道些什么?如果沒錯,那孩子應該是我跟你爹恩人的兒子!”這位極美的少婦眼神中露出一抹追憶之色,隨后道,“可我和你爹,卻做了對不起人家的事情。”

        “什么?”年輕人一臉無法置信的表情。

        在他心目中,爹娘就是這世上最善良最公正最好的人,怎么可能做對不起人家的事兒?

        就在這時,中年人一腳門里一腳門外的走進來,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你跟孩子說這個做什么?”

        說完,又狠狠瞪了一眼年輕人。

        年輕人一臉委屈:“不是,爹,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我都這么大人了,有什么事情,總得讓我知道吧?”

        中年人輕輕嘆息了一聲,隨后坐在椅子上,喃喃道:“真沒想到,他們竟然還有這么大的孩子,剛才聽子玉說的時候,我就在后悔,為什么當年沒有拉他們一把……”

        少婦點點頭,眼圈有些微紅:“修遠兩口子對你我二人有著救命之恩,可我們卻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

        “停停停停停!”霍子玉終于有些受不了自己老爹老娘了。

        都好幾百歲的人了,什么沒經歷過呀?至于這樣矯情嗎?對也好錯也罷,有什么就說什么唄!

        “你們能讓我有點參與感嗎?”霍子玉看著自己爹娘問道。

        中年人看了他一眼,然后對妻子說道:“你和他說吧。”

        少婦看了一眼自己兒子,道:“十幾年前,我和你爹身受重傷那一次,你還記得吧?”

        霍子玉點點頭:“當然記得,你們整整養了一年多,傷勢才徹底養好。”

        “那一次,如果不是那年輕人的爹娘拼死救了我們,恐怕當時我們就死了。”少婦嘆息著,講出了一個整個落葉城都沒有第三個人知道的秘密。

        十幾年前,她和丈夫……三百二十三號要塞的大將軍霍廉一起,尋找一種大藥。

        眾所周知,靈珠這東西,到了帝級就只剩下補充靈力的作用,想要用它來拓寬靈海已是不可能。

        帝級強者想要提升,要么通過功法修煉,吸收天地靈氣,要么就是尋找各種極品大藥。

        前站世界宏大無比,又歷經上古時代至今沒有遭遇過毀滅,按說這樣的世界,極品大藥應該多不勝數才對。

        事實上也的確是不少。

        但問題在于,到了這種級別的藥材,全都是通了靈性的!

        就像人類古老傳說中的人參娃娃一樣,那都是會跑的!

        哪有那么容易就被找到?

        兩口子好容易確定一株大藥的大致范圍,正在尋找過程中,突然遭遇了天河生靈的伏擊。

        要說這兩口子的境界都是一等一的強!

        大將軍霍廉帝四境界,雖然才踏入帝四境界沒多少年,但也罕有敵手。

        他的婦人周蘭芝帝二巔峰。

        所以兩口子才敢聯起手來尋找大藥。

        但那一次他們遇上的天河生靈無比強大,雙方大戰一場之后,幾個天河生靈被他們擊殺,但他們自己,卻也身負重傷,如果沒人發現他們,恐怕他們也活不成。

        這個時候,正好遇到從這里經過的白修遠夫婦。

        長相極為驚艷的兩口子當時就給霍廉和周蘭芝留下極深印象,不但救了他們倆,而且還幫他們尋找到了那株大藥!

        并且在那株大藥逃走之前,將其定住。

        當時霍廉和周蘭芝感激的同時,也都有些震撼,因為那兩口子的境界并不高。

        甚至對他們來說,有點太低了!

        才宗師境!

        按照他們當時三十歲左右的年齡,跟前站這里的天才比起來,只能馬馬虎虎還算可以。

        但他們的手段卻十分高明!

        竟然能定住帝級大藥!

        還能救下他們夫妻二人,幫他們穩定住傷勢!

        這個真是有點了不得了。

        稍微恢復一些之后,霍廉跟妻子周蘭芝取得了那株大藥,并邀請白修遠夫婦前往落葉城做客。

        當時他們的兒子霍子玉并未在落葉城,而是去要塞代替父親鎮守在那里。

        再加上當時霍廉和周蘭芝不想讓恩人身份曝光,怕給他們招致不必要的麻煩,就沒有驚動任何人。

        “那后來呢?你們為什么會愧疚?難道說,人家救了你們,你們卻沒有任何回報?還是之后你們見死不救來著?”霍子玉看著自己爹娘問道。

        霍廉嘆息一聲,沒有說話。

        周蘭芝道:“都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

        霍廉道:“是他們要去天河。”

        “啊?兩個宗師境界的人去天河?這不是瘋了嗎?”霍子玉眼睛里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如果說前站是一個終年充滿危險的世界,那么天河就是一個時時刻刻充滿危機的世界!

        在前站這里,還能像他爹娘這樣出去采集點大藥什么的,但在天河……一旦出了安全區域,基本上就是一個死!

        那地方的可怕生靈,著實太多了!

        它們會出現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

        周蘭芝搖頭道:“不僅如此,他們……唉,他們要去的地方,還是龔家堡。”

        “龔家堡?那個龔家堡?”霍子玉嘴角抽搐著,看著自己爹娘,他終于明白為什么他們會感到內疚了。

        那個地方,任何人去了,基本上都只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雖然前站和天河之間的交流跟溝通并不多,但終究是兩個連接著的世界,對天河那邊的一些傳聞,霍子玉還是知道的。

        其實跟前站這里比起來,天河并不算特別大。

        龔家堡在天河那里名氣非常大。

        但卻并非什么好名聲——

        進了龔家堡的人,基本上就成了龔家堡的奴仆。

        龔家堡素來以跋扈囂張著稱!

        尤其龔家堡當代的少主,更是一個跋扈到了極致的人。

        但他有一個超級強大的老祖宗!

        很多年前就已經開始有傳言,說龔家堡的老祖宗已經超越了帝,也有人說龔家老祖還是帝五巔峰。

        反正不管哪一種說法,龔家老祖宗都很強大就對了。

        “那兩口子長得都太漂亮了!我跟你娘這么多年,就從來沒見過那種風姿卓絕的人。當時我們送給他們大量資源,讓他們就在落葉城這里,突破到了大宗師!”

        周蘭芝輕聲談道:“那時候我跟你爹就知道,他們的天賦是真好,可惜三大帝國那邊的資源太匱乏了。沒什么好東西,耽誤了他們,于是我們就想讓他們在這里提升到帝境再做打算。但他們卻說命令在身,不好耽擱。等他們走了以后,過了數年,我們突然聽到一個傳聞,說有一對神仙眷侶,進了龔家堡。那那會兒,我跟你爹才悔之晚矣,特別后悔當年為什么沒有攔住他們。進了龔家堡……還能有好嗎?”

        霍子玉點點頭,苦笑道:“爹,娘,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你們吧?”

        “是不能完全怪我們,但我們心中卻是愧疚啊!”周蘭芝看著霍子玉,輕聲嘆息道:“你剛剛具現出來的那個年輕人的樣子,跟那兩口子簡直一模一樣,不,比那兩口子還好看!一看就是他們的孩子。”

        霍子玉道:“是,他也姓白,名牧野。”

        “兒啊……”周蘭芝看著霍子玉,“你雖是三百二十三號要塞的少將軍,也早已長大,按說做父母的,不應該影響你的什么決定,但娘求你件事……”

        “娘您說。”霍子玉隱隱猜到母親要對自己說什么。

        “那孩子如果真是我跟你父親當年的救命恩人之后,那么……即便他做錯了什么,你也放他一馬吧,爹娘欠人家的!”周蘭芝說道。

        “唉,這個不用娘說,就算他們真的是在撒謊,我大不了把他們趕走便是。”霍子玉雖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也明白爹娘的意思。

        “不,不僅如此,娘希望你能勸勸他們,不要讓他們去天河,那孩子如果真是去天河尋找自己父母,一旦知曉了真相,他們……會死的!”周蘭芝嘆息著。

        “這……這個要怎么勸?”霍子玉有點撓頭了。

        “這樣,這幾天不大合適,你等著調查結果出來,如果他們真的沒說謊,那么你就代表咱們家,舉辦一次晚宴,我跟你娘,都去看看那孩子。然后到時候再想辦法打消他們去天河的念頭。”霍廉在一旁說道。

        霍子玉點點頭:“這個可以。”

        隨后數日,白牧野一群人在大將軍府別院里面安頓下來。

        好吃好喝好招待,絲毫沒有一點被關押軟禁的意思。

        甚至一些人出去逛街,也沒人阻攔。

        不過霍子玉從那天分開之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人家既然表達了充分的信任,小白也不好就這樣一走了之。再說誰知道這是不是那位少將軍故意的?

        外松內緊,一旦他們真想跑,恐怕就不是這樣了。

        于是這幾天白牧野干脆安靜的在房間里畫符。

        林子衿在琢磨著鍛造,自從在紅楓城拜了個老師之后,她的鍛造能力與日俱增。

        雖然還不能說很厲害,但她的進步,卻是非常明顯的。

        相信用不了多久,林哥的職業除了砍人之外,應該就可以再加上一個鍛造師了。

        其他人也全都利用一切時間,爭分奪秒的抓緊時間修煉。

        最近這段時間關于天河的信息他們了解的越來越多,對于天河那里的危險,也有了一個相對清晰的認知。

        在前站想要生存下來不難,大不了躲在紅楓城、落葉城這種城里。但在天河,想要一直躲在城里,卻是不現實的。

        那地方,不養閑人。

        除非甘愿成為天河畔那些大勢力的奴仆。

        都是年輕天驕,誰愿為奴為仆?

        所以大家都特別努力!

        來到落葉城半個月之后,霍子玉派出去的那些人終于陸續回來。

        紅楓城三十六號要塞大將軍擊殺大荒之地主宰者受傷,夫人黑市購買材料被掮客出賣這些消息并不是什么秘密,稍微一查都能查出來。

        霍子玉這才知道他收留的是一群什么狼子野心的東西,得到這消息的時候,整個人都怒不可遏。

        他身上固然有不少缺點,但骨子里卻是一個正直的人。

        出賣人類同族這種事情他是絕對干不出來的。

        得知之后,霍子玉第一時間將這消息告知了父母,霍廉和周蘭芝一聽,都心中大定。

        沒過多久,白牧野就見到了前來賠禮道歉的霍子玉。

        “對不起了白公子,這件事的確是我們這邊的錯,那幾個人,死有余辜!霍子玉在這里,給您賠禮!”

        看著這個看似年輕,實則年紀不小的少將軍對自己躬身施禮,即便之前有些不舒服,這會兒也瞬間煙消云散了。

        “算了,你查清楚了就好,那么,接下來,我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白牧野看著霍子玉問道。

        “可以,當然可以,你們雖是可以離開!”霍子玉點點頭。

        “那好,我們今日就走。”白牧野道。

        “呃……”霍子玉愣了一下,沒想到白牧野居然會急著要走,畢竟這半個月來一直在這里淡定的住著。

        “怎么?”白牧野看著霍子玉,“還有事兒?”

        “為了表達歉意,我想請諸位多留一天,晚上我舉辦一個晚宴,一是賠罪,二來就當給諸位送行。”霍子玉看著白牧野,“白公子可否給在下這個薄面?”

        說實話,宴會什么的,小白一直就不喜歡。身邊這群人,也沒有一朵能真正算上“交際花”的。

        所以他打算拒絕,剛要搖頭,霍子玉突然道:“白公子如果多留一天,我可以送上一些關于你父母的消息。”

        白牧野微微一怔,看向霍子玉。

        霍子玉微笑著點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
    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