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95章 冤家路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95章 冤家路窄字體大小: A+
     
    中年掮客和身邊一群人看見這架飛行器里面下來的人時眼睛都亮了,他身邊那原本渾身上下裹在斗篷里,如今光明正大露著臉的年輕女子眼神中露出仇恨之色,看著白牧野一群人冷笑:“還真是冤家路窄呢!”

      小白一群人也都有點懵,其他人是茫然的懵,小白跟彩衣則是意外的懵。

      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再次遇見這群背叛人族的掮客。

      “你看起來很高興?”小白看著那脫掉斗篷,換上正常裙裝的年輕女子問道。

      “當然高興!”年輕女子冷笑,眼神中露出濃濃的怨毒之色。

      “可是,我們認識嗎?”白牧野再次問道。

      他和子衿當初雖然干掉了一個年輕的掮客,可實際上,他們兩個的面容,卻一直都是隱藏著的。

      中年掮客也好,還是他身邊的其他人也好,按理說應該不認識他們才對。

      “還想抵賴?”年輕女子眼神中露出一抹戲謔之色,冷笑道:“鼎鼎大名的白師,治好了紅楓城三十六號要塞的大將軍,在紅楓城里面簡直被人神化……說真的,我們都沒想過要找到你們,可沒想到你們竟然會主動送上門來,自投羅網!”

      白牧野看了看那中年掮客,然后又看了看那年輕女子,一臉茫然道:“你這該不會,認錯人了吧?”

      “不可能!你那么帥,這世上根本找不出第二個跟你一樣的人!”年輕女子大聲說著,隨即臉色微微一紅,掩飾的冷笑起來:“反正今天遇上了,你們這群人,誰都別想跑,尤其是你……白師,咯咯咯,就是不知道,這么帥的人,睡起來會不會很開心呢?”

      “賤。”林子衿在一旁冷冷道:“長成你這樣子的,不配。”

      年輕女子眼神中閃過一抹不屑:“跟他一起去大荒之地的那個人,就是你吧?看這小模樣……嘖嘖,還真是俊呢,你放心,我這里,有很多精壯小伙,他們一定會好好心疼你的!”

      林子衿直接拎著刀就沖上去了。

      的確是冤家路窄,也沒什么可說的。

      關鍵對方一副篤定吃定了他們的模樣,讓林·女帝·子衿感覺非常不爽。

      你們算個什么東西?

      她這一動,問君和彩衣幾乎瞬間就動了!

      問君手中突然多出一桿方天畫戟,戰神一般,騰空而起,居高臨下,斬向那中年掮客!

      身為一名全系靈戰士,問君最近這段時間比較迷戀方天畫戟,覺得用它當武器特威風。

      事實也是如此。

      整個人如同天神下凡一般。

      那中年掮客冷哼一聲,身邊幾道身影直接向著問君沖去。

      一群不知死活的小東西,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敢主動出手?

      白牧野身上符篆環繞,中年掮客才是這群人當中最不好對付的那個。

      如果是幾個月前遇到這群人,他絕不會讓子衿跟問君她們這樣莽上去。

      但現在嘛……無妨。

      有他在這兜著呢。

      鏘!

      問君手中方天畫戟直接將一名沖向她的掮客劈成兩半!

      那掮客也是一個準帝境界的強者,常年跟著中年掮客四處行走,不是沒打過架,可在問君這一擊面前,竟然脆弱得如同土雞瓦狗!

      唰!

      那邊另一個人,被突如其來的一道身影一刀抹了脖子!

      彩衣!

      帝級刺客!

      刺殺區區一名準帝,真的完全不需要多么用心。

      那中年掮客直到這一刻,才突然間發現事情跟他想象中有些不一樣。

      這群看上去年紀輕輕的人,竟然兇殘到他完全無法置信的程度!

      轟!

      一股雄渾的氣息順著他的身體爆發出來。

      遠超帝一層次的威壓,鋪天蓋地,朝著小白這群人鎮壓過來。

      于秀秀那些人根本無法接近,有幾個人甚至被當場壓制得吐出鮮血。

      就在這時,白牧野身上環繞著的大片神級符霍地爆發出來!

      速度太快了!

      沒有人敢相信,符篆師的符篆竟然能達到箭帝射出的箭那種速度……甚至還不止!

      嗖!

      單谷一箭射死一個,面無表情的盯著那中年掮客。

      大家無需相互介紹,也都知道這中年掮客正是當初出賣大將軍夫人的畜生。

      所以全都盯上了他。

      司音手里面拎著大錘子,當她想挑人打的時候,卻發現就只剩下那中年掮客一個了。

      那就他好了!

      司音掄起大錘子,猛的砸了上去。

      白牧野那原本即將打在中年掮客身上的符篆,在司音沖過去的瞬間,拐了個彎,一股腦的,全部飛向其他幾個人。

      啪啪啪啪。

      神級的控制符,太可怕。

      那些正在戰斗中的人,瞬間被控制符控住,一下子身不能動口不能言。

      林子衿和彩衣以及問君這幾個人有多兇?

      要多兇就有多兇!

      對待仇人,這幾個容顏傾城的美女從來不會有半分手軟。

      包括那年輕女掮客在內,眨眼間全部死去。

      結束了他們或漫長或短暫的罪惡的一生。

      那中年掮客忍不住發出仰天長嘯。

      怒吼著迎向掄起錘子的司音。

      那一身恐怖至極的能量波動,簡直要將這片天地掀翻!

      入道者,一旦動用起神通來,威勢直接影響天地。

      尤其是中年掮客這種超越帝一境界的存在,更是無比可怕。

      但面對這一切,司音只是一錘子砸下去!

      中年掮客直接被砸進了土里。

      下一刻,他徹底瘋了,大地轟然爆開。

      蔓延出去的裂縫直接綿延數百里!

      中年掮客狀若瘋魔,再次沖向司音。

      無法理解,不能接受,以他這種境界,居然會被一個頂著蘑菇頭的少女一錘子“種”進土里?

      哐!

      司音又是一錘子砸下去。

      中年掮客又被打進大地深處。

      隨后,地面再次出現一道巨大無比的深坑,一股恐怖的蘑菇云狀能量轟然爆開。

      中年掮客再次沖出來。

      只是這一次,他沒有再沖向司音,而是選擇了逃走。

      太恐怖了!

      這哪里是什么一群年輕人?

      看走眼了!

      這分明是一群故意裝嫩的老東西!

      這特么是一群帝級存在啊!

      還有那符篆師……竟然是一個神符師!

      整個前站世界,他所聽說過的神符師都不超過一巴掌!

      在這種情況下,還打個屁?

      就算這群裝嫩的老東西都是帝一領域的,可這么多……后面還有那么一大群,他怎么可能打得過?

      “想跑?”

      白牧野神念微微一動,虛空中,幾道控制符直接朝著中年掮客拍過去。

      一尊人類的帝級強者,如果身上擁有著頂級的傳承功法,那他有多可怕?

      給他點時間,可以打爆一顆星球!

      即便是在前站大陸這種堅固無比的世界,一個超越帝一的強者,也絕非誰都能招惹的。

      尤其他想逃命的時候。

      轟!

      轟隆!

      轟隆隆!

      一團團可怕的能量爆炸,出現在中年掮客身體四周——

      那并非來自別人的攻擊,而是來自他自己的手段!

      用來轟碎白牧野打過去的那些符篆!

      老子堂堂一尊帝,會讓你一個神符師的符近身嗎?

      中年掮客的身體眼看著就要消失在這虛空中,只要能夠逃出這里,那么這群人就算全都是帝,他也有的是辦法去報復。

      畢竟他的身后,還有一整座落葉城!

      啪!

      一張控制符,高速而又平靜的穿過了他的能量場域,拍在他的臉上。

      不能動了。

      也不能說話了。

      中年掮客被駭得魂飛魄散。

      危急關頭,他身上大量的法器自行爆開。

      同時,一具替死人偶法器直接將控制符的能量轉移過去。

      而中年掮客,則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

      可還沒等他的身形出現在另一個地方,就在半路上,便被第二張控制符打中。

      又是一個替死人偶!

      然后是第三張控制符。

      中年掮客又祭出了第三個替死人偶!

      雙方的動作和速度都太快了!

      即便是彩衣這種帝級刺客,都很難跟上雙方這種節奏。

      一直到中年男人用掉了第九個替死人偶的時候,他終于忍不住,發出一聲大吼:“住手!”

      啪!

      第十張控制符拍在他臉上。

      十張控制符,從第一張開始,全部都拍在中年掮客臉上。

      沒有一張例外。

      就打臉。

      那邊林子衿瞥了白牧野一眼。

      白牧野面無表情。

      林子衿手起刀落。

      中年掮客一雙眼瞪得超級大。

      他到死都不敢相信,自己會死在這里,更不敢相信,這群人竟然果斷到這個地步,連句說話的機會都沒給他。

      他想到太多種結果,唯獨沒有想過他會死。

      單谷就撈著一箭的機會,但還是樂顛顛的跑去收拾戰利品去了。

      這群掮客,可不會像刺霸先生那樣,把寶貝藏在自家屋子下面的地下室里。這群人不管走到哪,肯定都隨身帶著全部身家。隨時隨地準備跑路。

      就在單谷打掃戰場的時候,無盡遙遠的天邊,猛然間傳來一股強烈的能量波動——誰敢殺我落葉城的人?

      還沒完?

      林子衿和問君、彩衣幾人眼中燃燒起一抹強烈戰意。

      白牧野卻微微皺起眉頭。

      落葉城?

      那是一座和紅楓城一樣的人類聚集區域。

      整個前站,像這樣的城還有很多。

      前站也太大,除非大將軍或是陳謙、靳錚他們那些老人,才能如數家珍一樣的說出每一座城的名字來。

      像小白他們這群人,能知道落葉城,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這還是在紅楓城的時候,聽靳錚他們那些人講的。

      下一刻,十幾道身影,從天邊猶如流星一般快速飛來。

      一個相貌英俊,頭戴金冠身穿蟒袍的年輕人在其他人的擁簇下,出現在白牧野這群人面前。

      這年輕人一雙眼先是在白牧野身上掃過,露出一抹驚訝,大概想不到這世上還有長得這么帥的人。

      隨后他的目光看向林子衿、問君和彩衣一群人,至于遠處于秀秀那群人,則被他直接無視掉了。

      他的目光在子衿和彩衣身上停留了一下,眼神里有驚艷之色。

      最后,他看向倒在地上,身首分家的中年掮客,眉頭忍不住皺起來。

      這中年掮客投靠他沒多久,但送上了大比財富!

      即便是他這種身份地位的人,也都忍不住有些驚訝于中年掮客的大方和誠心。

      所以當時就拍胸脯跟這中年掮客保證,不管發生什么事情,都會護得他們周全。

      結果這才沒過多久,中年掮客這一伙人,從上到下,死了個干凈。

      年輕人一雙眼中露出比鞥冷之色,歪著頭,看著白牧野:“你們惹事了!”

      這時候,年輕人身邊有人說道:“和這群兇徒沒什么好說的,直接拿下就是!”

      另一個人說道:“面對同族,下手如此兇殘,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拿下問罪!”

      姬彩衣怒道:“你們知道前因后果嗎?無冤無仇我們為什么要殺他們?”

      年輕人看了一眼單谷,淡淡道:“見財起意,殺人越貨,你們這樣的人,我見多了……”

      說著他看向白牧野:“你們是自己主動投降?還是要我們動手?”

      白牧野看著他:“你不打算問問原因嗎?”

      “無論什么原因,這幾個人都是我落葉城的人,是我的人!我都必須要給他們討個公道。”年輕人淡淡說道。

      “行,既然講不通道理,那就打吧,出手吧。”白牧野嘆了口氣,然后對左右輕聲道:“不要殺人。”

      噗!

      年輕人身邊有人忍不住笑出聲來,看向白牧野的眼神充滿不屑的同時又猶如在看著一個白癡。

      “殺人?就憑你們?”

      說話這人,是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當他說完之后,身上猛的爆發出一股氣勢。

      轟!

      這股氣勢要比那中年掮客更加恐怖!

      “我一個帝三境界的人就站在這!我看你們是怎么殺的?”這中年人說話間,一伸手,直接抓向白牧野!

      剎那間,白牧野的面前直接出現了一只能量凝結的手,不算大,就跟正常人手臂差不多大小,但這只手上蘊含著的力量,卻太恐怖了!

      給人一種感覺,即便是一座神山,這一下也能給抓掉一座山頭!

      這一下不是沖著抓人來的,是沖著殺人來的!

      林子衿隨手就是一刀,直接砍向這條能量手臂。

      嗡!

      白牧野身上被動激活防御符自動激活。

      這一下,直接抓在了防御符光罩之上。

      鏘!

      林子衿這一刀也斬在這條能量凝結成的手臂上面。

      這條能量手臂一下子潰散。

      白牧野身前的防御光罩輕輕顫動。

      中年人的眼神一下子變得無比凌厲起來。

      “神符師?”

      就連那頭戴金冠身穿蟒袍的年輕人眉宇間都露出一抹凝重之色,大聲道:“住手!”

      林子衿拎著大刀,冷冷看著。

      中年人目光銳利,深深的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看著他:“怎么,又不打了?”

      年輕人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

      “我們是什么人,和你都沒什么關系。倒是地上死的這群你口中的落葉城人,我可以跟你們說道說道。”白牧野臉色平靜的看著這年輕人,“為首這個中年人,是黑市里面的一個掮客,其他這些人全都是他的手下,他過去曾經做過多少敗類才會做的事情我不清楚。但就在最近……”

      白牧野三言兩語便將事情的經過跟這年輕人講了一遍,最后,他看著這金冠蟒袍的年輕人說道:“這種敗類,該不該死?”

      “誰敢保證你說的是真話?反正這群人現在全都死了,根本就是死無對證的事情!”年輕人身邊有人大聲反駁。

      林子衿抬起頭,冷冷看了那人一眼:“你是不是白癡?這么大的事情,瞞得住嗎?紅楓城你們沒聽說過還是黑市你們誰都沒去過?打聽一下不就知道了?”

      那開口之人被懟得啞口無言。

      反倒是金冠蟒袍的年輕人,聽了之后,沉默一會,道:“你們說的事情,需要證實,所以,你們必須跟我回落葉城一趟。你們放心,我會立即派人去求證,如果事情真像你們說的那樣,那我絕對二話不說,放你們離去。可若事實證明你們在撒謊……那對不起,我絕對會為我的人討個公道!”

      其實這群人是真的不想去什么落葉城,別說落葉城了,整個前站大陸上的任何一座城,小白他們都沒興趣。

      他們現在只想去天河。

      只想第一時間看見自己的父母是否安好。

      別看天河跟前站似乎是連接著的,可天河那邊的情況,前站這邊幾乎是一無所知的。

      但如果強行離開,肯定會跟這群人發生沖突。

      戰斗大家倒是不怕,殺惡人也絕不手軟,可萬一……這群人要是跟紅楓城那群守護者們一樣呢?

      殺了他們,豈不是罪孽深重?

      想到這,白牧野點點頭:“好,我們可以去一趟落葉城,但我們還有事要趕赴天河,希望你能盡快。”

      天河?

      金冠蟒袍的年輕人微微一怔,隨即點點頭:“放心,我絕對會盡快調查清楚!”

      這時他身邊有人說道:“他們拿了那些資源……”

      年輕人皺了皺眉,掃了身邊人一眼,身邊那人頓時閉嘴。

      如果這件事真像人家說的那樣,那這幾個人絕對是死有余辜,拿他們資源怎么了?

      如果他們在撒謊,那事情就簡單了,他們這一大群人,一個都走不了!

      這種時候,糾結那些資源做什么?

      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讓人笑話。

      林子衿和彩衣等人都有點不開心,平白無故的攤上這么一件事,任誰都不會感到心情愉悅。

      不過還好,干掉了這中年掮客一群人,也算是替大將軍夫人報仇了,同時也算給前站的守護者們做了一件大好事。

      這種敗類,死多少次都不為過。

      隨后眾人上了那架飛行器,跟在這群人身后,朝著遙遠方向的落葉城趕去。

      年輕人身邊的一群人一邊在天上飛,一邊有些羨慕的看著那架巨大的飛行器。這種東西,前站大陸上也有一些,但多半都是很久很久以前在人類三大帝國那邊買回來的。

      前站距離三大帝國太遠了,而且因為一些原因,這邊的萬族并不愿意跟三大帝國那邊有太多交集,所以往來不多。

      剛剛那個帝三境界的中年人淡淡說道:“這群人,怕是來自人族三大帝國,只是看著如此年輕,不知為什么境界都如此之高,莫非三大帝國那邊這些年,又有突飛猛進的爆發式發展了?”

      年輕人想了想,道:“他們始終受到神族的威脅,想要突飛猛進的爆發式發展怕是很難,但這群人的確不像是我們前站世界的,不管怎么說,先查清楚這件事情再說!”

      英武二年,四月十七。

      二十一歲的白牧野,帶著一行人,來到落葉城。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
    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