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94章 年輕的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94章 年輕的帝字體大小: A+
     
    紅楓城一萬多里,白牧野跟彩衣兩人暗戳戳的從地面溜回來,所經之處,到處一片狼藉,都是之前刺霸帶著大荒之地的天河生靈在這里留下的戰斗痕跡。

      大量天河生靈的尸體就在這里暴尸荒野。

      可以想象得到當時的戰況有多激烈。

      不過兩人更想知道刺霸先生回去之后看見被洗劫一空然后徹底毀掉的大荒之地是什么表情。

      可惜看不到了。

      人不能太作死。

      當兩人終于來到紅楓城下的時候,城墻上的守衛第一時間將消息匯報給三十六號要塞的大將軍府。

      大將軍夫人帶著一大群人出來迎接,看見白牧野跟姬彩衣的那一瞬間,所有人臉上都露出激動之色。

      林子衿和問君也都出來了。

      看著從結界之門飛上城頭的兩人,林子衿笑靨如花。

      盡管知道林子衿是個什么性子,但問君還是對林子衿這種大大咧咧有點無語。

      這也有點太信任他們了吧?

      難道真的不怕小白跟彩衣之間發生點什么?

      不過這種話,問君現在是絕不會說出口的。

      過去覺得自己很聰明,但現在她多少有些明白,她需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

      尤其是人際關系這一塊,真的是她的弱項。

      那么就少說多看好了。

      子衿跑過來跟彩衣擁抱了一下,笑嘻嘻地道:“怎么樣?成功了吧?”

      站在大將軍夫人身邊的靳錚和老湯也全都一臉期待的看著白牧野跟姬彩衣兩人。

      雖然沒好意思上來問,但那眼神中的期待,卻一點都不比大將軍夫人少。

      小白沒有賣關子,看著眾人微笑著點點頭:“不辱使命。”

      大將軍夫人有點不敢置信的微微張開嘴,似乎想說點什么,但最終,眼中的淚水控制不住地滾落下來。

      她盼望這一天,已經太久了!

      久到當這一天到來的時候,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生怕再次失望。

      “太好了,太好了,大將軍有救了!”看上去十分蒼老的老湯眼里熱淚盈眶,在原地直打轉。

      靳錚微笑著走到小白跟彩衣面前,深施一禮:“小白,彩衣,感謝你們!”

      “你們對我們很好,能夠為你們做些事情,也是應該的,”白牧野微笑著,“走吧,材料齊了,咱們也別耽擱,就開始吧!”

      治病救人,這個事兒說是急事兒也可以,但說不急,其實也不急。

      畢竟大將軍都已經等了那么多年,不差這一會。

      但對小白來說,畫符才是頭等大事!

      尤其是這種他從來沒有制作過的符篆,更是他最大的興趣所在。

      大將軍夫人一臉感動的看著似乎比他們還急的小白,柔聲說道:“不差這一兩天,你們一路辛苦,先休息一下吧?”

      “不辛苦,不辛苦,”白牧野搖搖頭,“這就開始!”

      特別了解他的林子衿笑笑,道:“大將軍沉疴已久,也應該盡早得到救治。”

      大將軍夫人更是感動,擦了擦眼角,道:“那,就拜托白師了!”

      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

      小白同學再怎么年輕帥氣,此時此刻,在這座城,地位也是無比超然。

      且不說三十六號要塞,即便是其他那幾個要塞里身份地位較高的人,此時也全都匯聚到這里。

      能結交這樣一個全能型的符篆大師,對他們每個人來說,都是一種巨大的榮幸。

      回到大將軍府,白牧野第一時間開始了符篆制作的前期準備。

      當一整根生命神金樹的巨大樹干被拿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有點呆滯。

      隨后就是堆積如山的礦石,也被小白取了出來。

      這些東西,他是準備留在大將軍府上的,然后打算再看看紅楓城里的孩子,有沒有能夠學習醫術類符篆術的,他打算將這些符篆術傳承下去。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即便他留下再多醫術類的符篆,也不如將此類的符篆術留在這。

      他們終究是要走的,前站這里的守護者們,卻依然要世代守護在這里。

      數日后,第一張符篆被小白制作出來。

      但卻沒有用在大將軍身上,因為這張符篆的品質,小白不是很滿意。

      于是這張符,便宜了另一個要塞中,最近剛剛受傷的人。

      這張小白完全看不上眼的,嫌棄品質差勁的符篆,直接讓那人傷勢痊愈。

      符神白師的威名,在紅楓城內,徹底爆發。

      大量有精神天賦的孩子,被家長們送到這里。

      交由白牧野親自考驗。

      最后,在制作符篆的間隙,小白選出了五名天賦不錯,適合學習醫療類符篆術的孩子。

      另外還有一些擅長其他方面符篆術的孩子,小白也都把他們挑選出來。

      算上那五個學習醫術類符篆術的孩子,一共二十九人。

      這種人才的密集程度,讓大家都很感慨。

      不愧是從上古時代就沒有中斷過傳承的世界,比起三大帝國來,前站這里的天才比例,要高得多。

      半個月后,此時已經是祖龍帝國英武元年的年末,小白終于將治療大將軍所需的符篆全部制作完畢。

      給大將軍治療這一天,整個大將軍府人滿為患!

      如果不是最近這段時間闖“墻”的天河生靈突然間多了起來,就連陳謙都想親自來這里,見證奇跡的誕生。

      大將軍坐在一個輪椅上,雖然看上去依然有些虛弱,但總的來說,已經比過去的狀態好太多。

      他的臉上帶著微笑,這些天來整個紅楓城的變化,他都看在眼里,心中充滿喜悅。

      之前發生的那些事情,雖然從來沒人跟他說,但他并不傻,其實心里面都明白。

      可他無能為力,也只能裝傻。

      只等著身體徹底恢復,然后再慢慢恢復修為,到那時,才是他重新出山的時候。

      在眾人的圍觀之下,白牧野先是將一張符打在大將軍身上,激活,一道淡淡的光芒閃過。

      所有人都一臉緊張,雙眼盯著大將軍的變化。

      但看上去,似乎并沒有什么變化。

      大將軍本人依然保持著微笑,倒是他的夫人,站在輪椅后面,一雙手甚至不敢去碰輪椅的扶手,因為她怕因為緊張,一不小心把輪椅扶手給抓碎。

      靳錚和老湯等人,也都屏住呼吸,眼中充滿緊張之色。

      林子衿和問君、司音、單谷等一大群人,聚集在四周,這些人的臉上,更多是一種好奇之色。

      要說緊張,他們一點都不緊張。

      因為這幾年來,他們見證的奇跡,實在有點太多。

      早就習慣了。

      白牧野不慌不忙的將第二張符篆打在大將軍身上。

      依然沒有什么變化。

      第三張、第四張……一直打到第九張符的時候,大將軍的身體,很明顯的微微一顫。

      接著,一股雄渾的氣息,從大將軍身上十分突兀的爆發出來。

      雖然只有那么一剎那,大將軍就將其收斂回去,但周圍的人,還是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那股氣勢,實在太恐怖了!

      在那一瞬間,所有人都有種要窒息的感覺。

      小白就站在大將軍身前,是首當其沖的。

      不過在那一瞬間,他身體中磅礴的精神能量,自然而然的生出一股保護的力量。

      所以,這股氣息并沒有對他造成什么影響。

      依然很穩。

      大將軍看向白牧野的眼神中,帶著一絲意外,沒想到這年輕人竟然能扛得住自己釋放出來的威壓。

      當真了不得!

      要知道,尋常的帝一強者,面對他身上這股氣勢,都無法承受。

      而這個年輕人,聽說只是大宗師巔峰境界?

      也有可能是神級。

      但不管是什么境界,這都是一個世所罕見的頂級人族天驕!

      能夠遇到這種天驕,是他的造化。

      白牧野并沒有停止往大將軍身上拍符,又一口氣打出去三十多張,隨后用精神力感知了一下大將軍此刻的狀態,終于滿意了。

      看著大將軍道:“您感受一下?”

      看上去依然骨瘦如柴的大將軍輕輕點點頭,隨即……真正的奇跡一幕,出現了!

      大將軍那干枯的身體,竟然一點點的,像是被充能了一般,開始慢慢的鼓起來。

      最明顯的,就是那張近乎骷髏的臉。

      先是慢慢變得有些紅潤,然后那蒼老的皮膚上,無數的皺紋開始減少。

      所有人全都一臉呆滯的看著這一幕,很多大將軍府上的人甚至忍不住激動落淚。

      至于大將軍夫人,雖然沒有繞到大將軍身前去看,但一雙眼中,早已蓄滿淚水。

      老湯嘴唇哆嗦著,看著白牧野:“白,白師,咱這符篆術……叫,叫啥名字?”

      白牧野看著他微笑道:“枯木逢春!”

      “枯木逢春……”

      所有人都在喃喃自語著,念叨著這四個字,都感覺簡直太形象了。

      只有老湯,整個人都哆嗦起來,撲通一聲,跪倒在白牧野面前:“白師,求白師教我這符篆術!”

      “你不是很適合學習這種符篆術,我已經把它傳給那幾個孩子了,”白牧野微笑著去攙扶老湯,“還有,我還是個孩子,不要懂不懂就玩下跪這一套,老湯,會折壽的!”

      老湯老臉有些微紅,但還是忍不住激動的情緒,道:“我只在上古典籍上面,看見過這神奇的符篆術,肉白骨、活死人……今日得見,此生無憾,此生無憾啊!”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別那么多此生無憾,你沒見過的東西多著呢。”

      “白師教訓得是,白師教訓得是,學生日后,一定謙虛、自律,一定好好學習白師傳授的那些符篆術!”老湯激動得像個孩子。

      其他人同樣也都激動得不知應該用什么話語來表達心中對白牧野的感激和敬佩之情了。

      一時間,被擠滿了人的將軍府院內,靜悄悄的。

      唯有大將軍還在不斷發生著變化。

      是劇變!

      十幾分鐘過去,之前那個干枯瘦弱,骨瘦如柴的老者,已經變成了一個三十七八歲的青年。

      劍眉星目,整個人的精氣神十分旺盛,血氣雖然不夠充盈,但跟之前那個行將朽木的老頭比起來,絕對可以稱得上是這人間的奇跡了。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喃喃道:“怪不得符篆師的地位如此之高,之前還以為他們只是畫畫符,真正的戰場上,體現不出多大作用,如今終于明白,是我之前沒見識過真正的符篆師……”

      “白師簡直就是神!太厲害了!從來沒想過這輩子竟然還能見識到如此神奇的一幕。”

      “大將軍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進行修養,但不宜一下子過猛,還是緩緩圖之最佳。”白牧野看著大將軍囑咐道。

      “都聽白師的!”大將軍從輪椅上站起身,來到白牧野面前,深施一禮!

      ……

      ……

      英武二年,四月初七。

      白牧野一群人終于告別了大將軍,告別紅楓城。

      該離開了!

      之前誰都沒想到,他們竟然會在這里停留數月。

      短短幾個月的時間,紅楓城內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尤其是那些原本精神力天賦就極好的孩子們,更是從原本的入門,到如今已經小有成就。

      白牧野甚至覺得這群孩子當中,至少有兩到三個,有機會在二十歲之前沖進宗師級!

      這種在三大帝國萬古以來從未出現過的奇跡,在前站世界,卻并非不可能。

      “大將軍,送君千里,終有一別!”白牧野看著身后大將軍一群人,就連陳謙都專程趕來相送,抱拳拱手,微微躬身,跟這群人作別。

      “師父!”

      “老師!”

      “白師!”

      一群從幾歲到十幾歲的小孩子,一個個哭得跟小花貓似的,從人群中沖出來,跪在白牧野面前,長跪不起。

      有些時候,未必轟轟烈烈的感情才動人,像這種平淡如水的日常,日積月累下的感情會更加醇厚。

      “好啦,孩子們,不要難過,你們好好學習我教給你們的符篆術,我對你們,就只有一個要求!”白牧野一臉認真的看著這群孩子們,“把這些符篆術,世代傳承下去,不要讓它們中斷了。你們還小,我就不跟你們說不要傳給心術不正之人這種話了。在我看來,前站這里,固然也有壞人,但真正的守護者,都是胸中充滿正義的。所以,把它們傳承下去,不要讓它們中斷在你們手上。”

      “謹遵師命!”

      一群孩子帶著哭腔應允。

      這時候,大將軍來到白牧野身邊,陳謙、靳錚和老湯陪著他一起過來。

      大將軍看著白牧野,輕聲問道:“白師,真的不用我們護送您到天河之門嗎?”

      白牧野微笑著搖搖頭:“你們都有重任在身,最近這段時間闖‘墻’的天河生靈越來越多,還是把精力放在那邊吧,我這邊真的沒事,您看看我身邊同伴就知道了。”

      大將軍看了看白牧野身邊這群年輕人,忍不住嘆息:“江水后浪推前浪,真是了不得啊!有幸能夠結識你們這群頂級天才,也是我此生最大的榮幸!希望有朝一日,當你們真正邁出那一步之后,能夠為我們人類,為其他萬族,做出屬于你們的貢獻!”

      數月光陰,林子衿、問君、姬彩衣、單谷、司音……先后成帝!

      這是一群年輕的帝!

      一群亙古罕見的甚至亙古未見的年輕入道者。

      大將軍所謂的邁出那一步,指的是帝五之后……那條在當世幾乎已經斷掉的,至尊路!

      按照大將軍的說法,上古文明湮滅之后,天地大變,即便前站這種地方沒有遭受上古文明毀滅帶來的影響,但天地變了,如今的生靈,想要踏出帝五之后的那一步,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但他卻相信,白牧野這群身懷大造化的人是有機會的!

      那么多的不可能,在他們這里,都變成了可能。

      那么,有朝一日這群年輕人真的踏入了那一步,很稀奇么?

      其實變化的不僅僅是符龍戰隊這幾個靈戰士,于秀秀率領的紅粉軍團,歐陽星琪率領的眾星捧月,李佩琪率領的冷寒宮……這群人的變化,也都相當之大!

      反正小白給了他們難以想象的巨大資源。

      這群本身就天賦極高的人,境界也早非從前可比。

      雖然肯定比不上符龍戰隊這幾個人,但跟同齡人比起來,他們當得起“絕世天驕”這個評價。

      所以就連陳謙,都沒有再提讓這群人留下的話。因為他們都看得出,這群人,跟在白師身邊,所獲造化肯定更大!

      至于白牧野,他如今的境界,已經沒有幾個人知道了。

      就連林子衿這些人,也都不是特別清楚。

      一來他們最近這段時間都在努力提升;二來小白同學自己也不說。

      就連林子衿問,他都只是笑笑,說到時候就知道了。

      幾個人想想也就沒有多問,因為他們已經成帝了!

      就連單谷都成為入道者,踏入帝境,而小白……肯定不可能在這種時候成為符帝。

      就算沒有桎梏,神像也不夠啊!

      不愿說自己如今境界,怕也是因為身邊人都成帝了,他的心里,多少有點失落吧?

      除了這個,大家也想不出別的原因了。

      唯有林子衿,還是有些不信。

      她知道哥哥不是那種會羨慕嫉妒別人的人,更不可能有什么失落。

      還記得當年在三仙島上的時候,一群小孩子考試,哥哥把所有卷子都考了滿分的時候,就跟現在的反應差不多——

      不管誰問,都只是笑笑,表示自己沒什么。

      所以,哥哥可能成帝了。

      林子衿都有點被自己這個猜測嚇到了。

      這太匪夷所思了!

      二十一歲的符帝?

      這是開玩笑的吧?

      反正就連她這么大膽的人,也都不敢去想這種可能。

      大將軍此時早已經知道了之前發生的那些事情,可惜那中年掮客一行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紅楓城這邊的人還去了一趟大荒之地,發現那個地方已經被徹底廢棄了。

      刺霸不見了蹤影,其他那些天河生靈,也都沒了影子。

      所有的居住區,也都被付之一炬,徹底毀掉——其實那是小白和彩衣當初毀掉的。

      直到現在,紅楓城這邊也沒有任何人知道小白跟彩衣當初在大荒之地干了些什么,又得到了什么。

      有些事兒可以炫耀一下,但有些事兒,嗯,還的低調點好。

      留下大量這段時間制作出來的神級符篆,留下很多種符篆術,小白一行人告別了那些哭花了臉的孩子,告別了三十六號要塞和其他要塞的家屬,告別了紅楓城。

      上了一架很大的飛行器之后,離開了這里。

      “再見了,紅楓城!”

      于秀秀站在舷窗邊,看著已經消失不見的紅楓城方向,忍不住輕輕一笑:“甚至都有點想要在這里長期定居下去了。”

      蕭玥玥撇撇嘴:“多危險啊這里!”

      “但你不覺得,這里很好嗎?”于秀秀輕聲道:“我想,說不定有一天,我會回到這里,教教書,打打天河生靈,挺好的。”

      蕭玥玥想了想:“你說的有幾分道理。”

      于秀秀笑道:“什么叫有幾分道理?明明就是很有道理好吧?”

      兩人說著,都忍不住輕笑起來。

      小白的變化太大了!

      子衿的變化,也太大了!

      整個符龍戰隊的變化,都太大!

      大到讓其他這些同為天才的年輕人們,清晰的感受到那種天塹般的差距。

      不是被打擊得沒信心,而是清楚的意識到,他們跟符龍戰隊這些人的距離,已經無法通過努力來拉近了。

      羅笑笑站在一旁,聲音清冷的道:“其實我們雖然不如符龍戰隊那幾個人幸運,但比起這世上的其他人來說,我們已經算是幸運的了。”

      飛行器在無比浩瀚的前站大陸上極速飛行,朝著天河之門,一路前行。

      行至半路,被人攔下。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
    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