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93章 崩潰的大荒之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93章 崩潰的大荒之地字體大小: A+
     
    被小白盛贊的刺霸先生此刻正氣勢洶洶的想要攔截那兩個該死的小偷!

      膽大包天,竟敢摸到大荒之地,招惹到他的頭上。

      關鍵內心深處,刺霸還有著一絲憂慮——紅楓城那位帶死不活的大將軍,決不能讓他恢復過來。

      不然,將后患無窮!

      就像人類說的斬草除根那樣,堅決不能留下任何隱患在未來。

      任何一個頂級的人類強者,都需要漫長歲月去成長,需要大量資源去培養。

      刺霸還有一個野心,只要它收服的天河生靈越來越多,占領的區域越來越大……那么總有一天它能在前陣這種地方跟以人族為首的其他種族分庭抗禮!

      至于內心深處那種極度嗜血的感覺和不斷從遠方傳來的莫名呼喚……不去理會就行了!

      學到的人類知識越多,刺霸對自己的出身就越是感到懷疑。

      一片混沌,毫無記憶。

      除了天生就會的語言之外,沒有任何可以被稱之為傳承的東西。

      那么,內心深處的那種召喚,和骨子里的嗜血,又是怎么回事?

      它想弄明白這一切!

      它想要反抗這種感覺。

      它想在前站這里,建立一個超大的勢力,就如同人類的王朝那樣!

      攻不破前站的墻?

      為什么非要去攻打那堵墻?

      為什么非要單槍匹馬去攻打那堵墻?

      為什么不能像人類一樣,團結起來,形成一股超強的勢力,建立一個完善的王朝,到那時,憑借天河生靈的天然強大,完全可以席卷整個前站!

      當有朝一日,把前站這里的萬族全部滅掉……那么,墻不墻的,還重要嗎?

      到那時,整個前站都是天河生靈的領地,打破那堵墻,還是問題嗎?

      甚至就連天河鏈接前站的入口,都將掌控在天河生靈手中!

      斷了天河那里的后路!

      刺霸雄心勃勃,野心巨大。

      為什么它如此看重那幾個人類掮客?

      絕不僅僅是為了合作。

      更是為了未來!

      所以,對那兩個膽敢偷偷摸摸闖進大荒之地的人類竊賊,它是一定要將其拿下,并當中斬殺的!

      為了不出差錯,也為了練兵,它這次幾乎將整個大荒之地的主力部隊全都拉出來了。

      就是要給那群人族一個下馬威,讓他們明白,天河生靈不是好惹的。

      只是……為什么那兩個人的身影,一直都沒看到?

      途中倒是碰巧遇到了一些人類,一走一過之間,全都被他給殺掉了。

      還有一些特別弱的,它懶得出手,相信跟在身后過來的大荒軍團,不會放過那些人。

      中年掮客越追越是有種不對勁的感覺,這就像是一種直覺,說不出來由的,反正就是感覺自己好像忘記了一些什么事情。

      但在推演中,對方留下的兩道大道痕跡一直都在,而且方向就是朝著紅楓城那邊。

      所以,應該還是沒問題的!

      紅楓城里,早已經得到警告的人們已經開啟了防御,同時也組織好了人手,做好了萬全準備。

      各種急報接踵而至,紅楓城里大多數人都一臉茫然。心說大荒之地那群天河生靈到底發了什么瘋?難道他們以為紅楓城會被它們給攻破?

      哪兒來的信心啊!

      無數年過去,紅楓城打不進大荒之地,大荒之地也攻不破紅楓城,這幾乎已成定論。

      為什么這次大荒之地那群天河生靈像是被捅了窩的馬蜂一樣……傾巢而出?

      大將軍夫人站在高大的城墻墻垛之上,冷眼望著遠方。

      靳錚和老湯都站在她身邊。

      要塞那邊能給這里提供的支援是有限的。

      畢竟守衛要塞的任務更加艱巨。

      “難道小白和姬姑娘成功了?”靳錚微微皺著眉頭,喃喃道:“不然那群天河生靈為什么如此躁動?”

      根據他們接到的消息,這次天河生靈幾乎是傾巢而出的。

      同時還有一個消息,有幾個人類的身影,也在高速往紅楓城方向殺過來。

      似乎在追擊著什么。

      直到他們看見遠方天際那架超高速的飛行器。

      大將軍夫人和靳錚、老湯的臉上頓時露出緊張之色。

      “放那架飛行器進城!”

      “一定不能讓它受到攻擊……”

      靳錚和老湯異口同聲。

      霍地!

      一道白亮光芒,宛若一道白色巨龍,猛然間從大后方沖出,狠狠轟在那架飛行器之上。

      那飛行器哪里禁得起這種程度的攻擊?當場四分五裂,碎成無數碎片!

      大將軍夫人這邊一群人目眥欲裂,就要沖出去。

      可下一刻,靳錚突然道:“那里面沒人!”

      老湯眼睛瞪大:“莫非是個誘餌?”

      這時候,林子衿和問君聯袂趕來,林子衿道:“那是計。”

      大將軍夫人有些震撼的看著遠方天際,隨著林子衿一句“那是計”,那邊也特別配合的傳來一聲驚天怒吼。

      那幾道人類身影,轉身就走!

      “還想走?”靳錚眸子里冷光一閃,就要帶人去追。

      大將軍夫人輕聲道:“別追!”

      靳錚有些不解的看著她。

      大將軍夫人沉聲道:“追不上,別中了人家調虎離山之計。”

      林子衿和問君望向那邊的眼神里,都帶著幾分遺憾。

      好想打一架啊!

      “你們不是在閉關,怎么出來了?”大將軍夫人眼神柔和的看著林子衿和問君。

      “聽見有動靜,就出來看看,夫人放心好了,哥哥和彩衣肯定不會有事。”林子衿一臉肯定的道。

      問君點點頭,心說那小鬼狡猾的很,哪有那么容易就著了別人的道?

      大將軍夫人剛送了口氣,突然接到報告,說那邊一群大荒之地的生靈,距離這里已經不到十萬里。

      這距離,可以說已經是相當危險了。

      大將軍夫人點點頭,面色不變地道:“都準備好了沒有?”

      身邊有人道:“準備好了,夫人。”

      大將軍夫人一雙眼望向遠方:“待會一旦出現天河生靈的身影,什么也不用說,先打它們一波!”

      “是!”身邊人轟然答允。

      紅楓城這里的守軍,強大程度足以令很多天河生靈絕望,更別說,那城垛之上,一門門森然大炮,可不是擺設。

      平日里溫婉動人的大將軍夫人此時此刻,化身巾幗英雄,而這里的所有守軍,也都以她為尊。

      沒過多一會,先是有一道身影,從遠方天際,由遠及近,越來越近。

      站在城墻上方的所有人,看清楚那道身影的時候,臉上全都露出一絲不可思議的神情。

      刺霸?

      它怎么會親自跑過來?

      這位大荒之地的當代主宰者,雖然談不上被前站萬族所熟知,但至少紅楓城這里的人,大多數都還是知道它的。

      談不上多了解,但那特殊的長相,一眼就能認出來。

      刺霸到了這里之后,目光掃向那艘已經被擊碎的飛行器。

      那里……除了一堆金屬碎片之外,完全沒有任何跟人類有關的東西!

      它們上當了!

      刺霸忍不住仰天咆哮。

      心中大罵那中年掮客一群人誤事。

      就在這時,紅楓城城墻上的大炮,炮口開始調整,直接對準刺霸開火!

      沒有震耳欲聾的巨大轟鳴聲,只有一道道各種顏色的光束。

      這是純粹的能量!

      刺霸怒吼著,左躲右閃,身形輾轉騰挪,躲避著這種攻擊。

      它一雙眼死死盯著城墻上的大將軍夫人,它還記得那個人類女人,當年就是她跟那個三十六號要塞的大將軍一起,干掉了它前任的大荒主宰者!

      內心深處的那股暴虐情緒,和嗜血的感覺,再一次如同洪流般……刺霸甚至有些控制不住!

      吼!

      它發出一聲咆哮,在炮火中,直接朝著紅楓城的城墻撲殺過來。

      一股浩瀚能量,順著它的身體,轟然打向站在紅楓城頭的大將軍夫人。

      哪怕明知打不著,但它還是忍不住!

      嗡!

      一聲輕顫。

      那股能量直接打在一層無形防御之上。

      紅楓城這里的防御力量,太過強大,即便是帝級生靈,也無法將其攻破。

      最可恨的,是里面的攻擊能夠打出來!

      各種各樣的攻擊,全部集中在刺霸這里。

      即便刺霸很強大,非常強大,也完全禁不起這種規模的攻擊。

      只能往后退。

      這一退,就是很遠。

      那群咆哮著要毀滅一切的大荒軍團終于殺了過來。

      刺霸內心深處的情緒也隨著自己人的到來,被徹底點燃,指揮著一群手下,朝著紅楓城瘋狂撲去!

      即便不能完全攻破,這一次,也要讓你們這群人類嚇得魂飛魄散。

      “破城,殺光里面的所有人類!搶到的所有資源,都將歸你們自己所有!”

      刺霸咆哮著,激勵著大荒軍團的這群天河生靈們。

      轟隆隆!

      紅楓城的大炮不斷有光芒噴出。

      打在大荒軍團當中,瞬間造成巨大死傷。

      但越是這種血腥沖天的場景,越是能讓這群天河生靈受到強烈刺激。

      現在甚至不需要刺霸去激勵,這群大荒軍團的生靈就已經瘋了。

      它們嘶吼著、咆哮著……不顧一切的,沖向紅楓城。

      大荒之地這里。

      小白跟彩衣兩人此刻已將雙頭族看護的那片生命神金樹林砍了一大半!

      剩下那一小半沒去動,是打算給未來留著。

      總不能一下子全都徹底砍光,萬一別的地方真長不出來,等有朝一日這地方被打回來,后世的符篆師對著一堆生命神金樹的樹樁子,肯定得罵娘。

      兩人下一站是四腳族看守的那條礦脈!

      雙頭族那些留守在這里的相對較弱的天河生靈,被小白跟彩衣毫不猶豫的順手干掉了。

      并且在這里也劃拉出不少極品資源。

      雖然跟刺霸先生那些藏品比起來差了不少個檔次,但小白是個過日子的人,一點都不嫌棄。

      到了四腳族這里,情況跟雙頭族幾乎一樣。

      兩人干掉那些留守在這里的四腳族生靈,然后又洗劫了四腳族的所有財富。

      最后又將那三個巨大的礦坑里面,但凡能帶走的礦全部帶走。

      隨后是鱗人族和其他天河生靈大大小小的群落種族。

      反正打劫到最后,小白之前已經有點變空的空間指環,再度被塞得滿滿的。

      其他那些大大小小的空間指環,也全都盆滿缽滿的。

      他們這一次,算是徹底把大荒之地給洗劫了個遍!

      一個角落都沒有放過!

      而留守在這里的那些天河生靈,自然也都全死了。

      一個活口都沒留!

      “走吧。”小白有些戀戀不舍的回頭看著身后升起的巨大煙塵,那是他最后用法陣符毀掉了刺霸老巢生出的景象。

      特別壯觀。

      如果可以的話,他真相請刺霸先生好好參觀一下。

      到了懸崖邊緣,兩人干掉了幾個守在那里負責收放籠子的天河生靈,一臉從容的坐進大籠子,自己把自己扔了下來。

      跟蹦極似的。

      可好玩了。

      要不是時間關系,兩人差點再爬回去重新蹦一下。

      再次通過各種方式故布疑陣之后,小白想了想,帶著彩衣來到神山腳下,在這里又布下一座自行激活的大型符陣。

      “你確定刺霸會帶人出現在這里?”彩衣覺得小白此舉有點浪費。

      “不知道,反正早晚它會來這。”白牧野道。

      “不會誤傷到自己人吧?”彩衣有點擔心。

      “把心放在肚子里,這法陣,可能三天都等不到,就會被它們激活。”

      弄完這一切之后,兩人這才取出十幾架飛行器,兵分幾路,朝著四面八方飛走。

      大概兩人離開之后的第五個小時,先前那中年掮客帶著幾人急匆匆趕過來,在距離小白布下的符陣還有一段距離時,中年掮客便停住腳,開始推演起來。

      流動著的大道痕跡,一條指向上方大荒之地那里,剩下的……四面八方,到處都是!

      “小賊,竟狡猾到如此地步!”

      中年掮客差點被氣到吐血,眼前一黑,腳下踉蹌著差點摔倒。

      不停的推演,對他的消耗還是很大的。

      可沒想到最后竟落得這樣一個結果——人家把他和刺霸一群人給玩了!

      故布疑陣,把他們引開之后,殺了一個回馬槍,然后從容逃走……不對,等等,回馬槍?

      中年掮客臉色霍地變了。

      變得相當難看!

      他大聲道:“上去看看!”

      他帶著幾個人,來到懸崖底下,看著那只沒有被收回去,在風中飄蕩的巨大籠子,臉色已是無比鐵青。

      “主人,上面會不會……”他們當中唯一的女子低聲道。

      “走!”

      中年掮客雙手一揮,也有大量飛行器,朝著四面八方飛出。

      “主人您這是……”女子和其他幾個全身上下裹在斗篷里的人都是一臉不解。

      “這地方不能待了,我們得趕緊離開,上面的大荒之地肯定已經遭逢不測,刺霸這次怕是得瘋,十有八九會把火撒在我們頭上。”

      中年掮客說著,再次取出一架飛行器,帶著幾人,選擇一個方向,倉皇逃竄。

      三天后。

      沒能在紅楓城那里占到任何便宜的刺霸有些心氣難平的帶著大荒軍團回到此處。

      一口氣直接飛到懸崖底下,看見那只隨風飄蕩的巨大木籠,刺霸的臉色當即就變了。

      它抬起頭,從下往上看,但其實什么都看不見。

      隨后,刺霸微微皺著眉頭,又往下看去。

      它不會人類的推演,但它終究是一個帝級生靈,對很多事情,還是有著一種本能的。

      它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下面情況有些不對。

      想了想,它還是決定下去看看,不然心中難安。

      下到神山腳下,距離白牧野布下的符陣還有幾百米的時候,刺霸停下腳步,微微閉上雙眼,在這里仔細感受著。

      總感覺這地方四周的氣場有問題,仿佛蘊藏著某種他想象不出的殺機似的。

      隨后,刺霸指揮著大荒軍團的各族首領,讓它們四處查探一下。

      一大群大荒之地的天河生靈,在各自首領的約束下,還算整齊有序,剛往前走了幾百米,突然間所有天河生靈都感受到一股強烈至極的危險襲來。

      一道符陣,自行開啟!

      竟瞬間將數百個天河生靈給困在里面。

      刺霸大怒,直接出手,想要破掉那法陣。

      但卻發現它在外面的攻擊,對那法陣完全沒有任何傷害。

      反倒是給里面的那群手下,帶來了巨大的困擾!

      很多天河生靈還沒等被法陣擊殺,就已經被刺霸的攻擊活活打死。

      “沖出來,沖出來!”

      一群大荒之地的各族首領分別用各自的語言怒吼著。

      但法陣內外,猶如天地之隔。

      里面被困的那些大荒軍團生靈根本聽不見它們說的話,更看不見外面的情況。

      小白在這里設下的,同樣是一座絕殺陣。

      一旦被困在這里,就算是帝級生靈,不死也得脫層皮。

      所以,一共幾百個天河生靈,到最后還能活著出來的,不到三十個。

      剩下那些不到帝級的,都被干掉了。

      刺霸差點氣瘋。

      誰能想到一時的好奇,竟然會造成如此嚴重的后果?

      這地方分明就是一個陷阱,引誘它們下來查看,然后將它們困殺在這里。

      “該死的人類……太狡猾了!”

      刺霸心中無比憤怒,同時也有著一股強烈的憋屈。

      不過它很快讓自己調整過來,因為通過這一戰,也著實暴露出了大荒之地這邊的短板。

      它們太傻了!

      包括刺霸自己在內,想要跟人類玩陰謀詭計,耍心眼……完全不是對手。

      簡直要被碾壓成渣的節奏。

      看來還是回去潛心發展自己的勢力好了,慢慢收攏那些天河生靈,人類有句老話,怎么說來著?

      高筑墻,廣積糧?

      好像是這樣!

      等到什么時候我的勢力足夠強大,我將帶著我的人馬,一舉碾壓紅楓城!

      給主宰者報仇雪恨!

      刺霸心里想著。

      又看了一眼那隨風晃動的巨大木籠,心中又是一陣怒火爆發出來。

      該死的,我不在,竟然懈怠到這種地步!

      隨即它讓手下通過天河生靈獨有的方式聯系上面,要那邊放下木籠接它們上去。

      等了半天,卻沒有任何反應。

      刺霸忽然間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它一雙眼瞪的老大,朝著那上看去。

      霍地!

      它動了!

      順著那懸崖拼命往上攀爬!

      不得不說,帝級的天河生靈就是厲害,刺霸攀爬的速度要比姬彩衣快太多倍!

      很快便爬到了頂上,放眼望去,一地尸體。

      刺霸抬頭望向遠方,身形如同一道流光,迅速消失在這里。

      沒過多久,大荒之地便傳來它如同瘋魔般的咆哮聲。

      全身上下的所有尖刺,都要炸裂了!

      那群緊隨其后爬上來的天河生靈一個個全都被嚇得魂飛魄散。

      包括那些各族首領,也全都戰戰兢兢。

      然后瘋狂往各自的駐地沖去。

      沒過多久,整個大荒之地,傳來一陣陣瘋狂的鬼哭狼嚎聲音。

      它們的家園……被徹底毀掉了!

      它們用無盡歲月從前站萬族掠奪來的財富……被人掃蕩一空!

      什么都沒了!

      就連天河生靈完全不看重的生命神金樹都差點被砍光——

      誰這么惡劣啊?

      是魔鬼嗎?

      整個大荒之地的所有天河生靈,全都瘋了。

      刺霸更是被刺激得差點徹底失去理智,狂吐鮮血。

      而其他那些天河生靈,則徹底失去理智了。

      整個大荒之地,一片大亂。

      刺霸先生的稱霸之路,漫漫而修遠。

      莫說稱霸,也莫說那些財富,眼下就算它想要將大荒之地這些崩潰的天河生靈重新凝聚起來,都將是一個難以想象的浩大工程。

      幾乎不可能完成了!

      這時候,所有大荒之地的天河生靈們,靈魂深處那股來自遙遠地方的召喚聲音,也變得更加強烈起來。

      已經開始有一些境界稍差思維混亂的天河生靈離開了大荒之地,朝著最近的“墻”奔去。

      刺霸接連吐血,茫然的坐在徹底被毀掉的家園門口,身邊已經幾乎沒有了手下。

      它的“刺族”,也已經開始朝著“墻”的方向離去了。

      整個大荒之地,基本算是完了。

      面對這種情況,刺霸沒有阻止,也無力阻止。

      如果不是它這些年靈智開化,然后一直努力抵抗著那股來自靈魂深處的召喚,就連它,怕是也無法拒絕。

      尤其當情緒暴怒的時候,那股召喚的力量就會變得更強烈。

      當徹底崩潰的時候,那股力量幾乎無法拒絕。

      所以,它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

      刺霸,你是與眾不同的天河生靈!

      你要堅持下去。

      它緩緩站起身,身上的那些尖刺,緩緩收回。

      它的樣貌,也在慢慢變化當中。

      雖然跟人類還有著明顯的區別,但已經愈發接近了。

      它散發出一股強大的靈魂波動。

      “愿意跟我留在這里的,到我這來,想要離開的,我不阻止。”

      然后,刺霸就站在這里,靜靜等著。百度一下“大符篆師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
    網游之聖光降臨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