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91章 4腳族和雙頭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91章 4腳族和雙頭族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這年輕人駭然的看著白牧野,此時控制符的時效已經過去,他嘶啞著喉嚨,一臉痛苦恐懼地看著白牧野問道:“你們是什么人?”

        白牧野道:“就是你想象中的人啊!”

        姬彩衣冷冷看著這個年輕人問道:“把你知道的所有事情都交代出來。”

        “我,我知道什么?我就是一個普通的掮客,來到這里跟天河生靈做交易……你們為什么要如此害我?”年輕人聲音低沉地道。

        “我不想跟你廢話,給你三秒鐘時間考慮,三秒鐘之后如果你什么都不說,我就把你扔下這懸崖。”姬彩衣淡淡說道。

        白牧野在一旁:“一,二……”

        他數的速度很快,幾乎三就在嘴邊的時候,年輕人咬牙道:“我說……你們放過我!”

        “你先說吧,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姬彩衣冷冷道:“包括你們跟著的那個中年人,他是什么修為,來這里的目的,以及……這里的地形圖,統統交代出來。”

        “我知道得不多,來這里也是第一次……”年輕人剛說到這,突然間一張符拍在他身上,接著一聲清脆的咔吧脆響傳來。

        年輕人整張臉都痛苦到極致,額頭上汗水嘩嘩往下流。

        他的一條腿,被彩衣一腳踩斷。

        “你當我們是白癡?第一次來?走的這么輕車熟路?還有,別試圖拖延時間,沒人能救得了你。想要少受罪,就說實話。”彩衣對這群跟天河生靈交易并且陷害大將軍夫人的掮客恨之入骨,下手一點都不留情。

        過了好半天,控制符的時效性過去,這年輕人已經痛苦得涕淚橫流。

        “我的主人,帝一境界……我來這里,是第三次……我們現在要去雙頭族和四腳族……我們陷害了紅楓城三十六號要塞大將軍的夫人……”

        這年輕人完全受不了那份折磨跟心中恐懼,竹筒倒豆子一般將他知道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

        甚至不需要彩衣再度拷問,就徹徹底底全都招了。

        包括這片大荒之地的天河生靈群族分布,包括那個恐怖的主宰者刺霸。

        所有一切,一點隱瞞都沒有。

        至于他跑來尋找兩人,也是那中年掮客之前感知到了一些東西,于是便派他來探查一番。

        中年掮客并不能確定有問題,只是本著小心無大錯的心思派人出來的。

        兩人見也問不出什么,彩衣看了一眼白牧野。

        這年輕掮客流著淚道:“求你們饒我一命,我最多只能算是一個幫兇啊,主人要我們做什么,我們就做什么,所有壞事都是主人做的,你們饒了我,我可以告知你們主人的弱點是什么,只要你們放過我……”

        白牧野面無表情往他身上打了一張控制符,彩衣抓起這人,來到懸崖邊緣,隨手扔了出去。

        隨后兩人展開身形,朝著四腳族的方向沖去。

        那中年掮客要去的地方是雙頭族,他們必須搶在中年掮客前面,先到四腳族盜取那種符篆材料。

        對方發現年輕人沒回來,絕對會再度派人來查,所以暴露只是時間問題。

        四腳族距離這邊大約一千多公里的距離,以兩人的速度,并不需要太久。

        兩人在草叢中,貼著這些荒草的上半部分極速飛行。

        到了四腳族這邊的時候,這邊果然沒有任何動靜,但在外面就能感受到那種森嚴的戒備。

        尤其四腳族那些破爛石屋后面的一座幾千米高的山上,更是有著大量的人形四腳生靈在看守。

        之前從那年輕人口中拷問出四腳族看守的那座山上,就是白牧野他們需要的符篆材料之一的產地。

        那是一種很特殊的靈礦,并非靈石,而是一種相當罕見的礦物質,只需要少量,研磨成粉,加進墨水當中,便可生奇效。

        這種礦石,整個前站,就只有這地方才有產出。

        自從這里被天河生靈占據之后,人類就再沒辦法得到這種礦石。

        但在天河生靈眼中,這種靈礦卻是毫無價值的!

        如果不是這次那人類掮客出賣了大將軍夫人,想要弄到這種礦石,肯定不難。

        所以兩人才會如此痛恨那幾個人類掮客,為了利益,為了討好這群天河生靈,連祖宗是誰都徹底忘了。

        該殺!

        “咱們怎么混進去?”彩衣有些頭疼。

        她的變化之術,最多只能維持一會兒的功夫,根本持續不了太久。

        不然完全可以變作一個四腳族生靈模樣,大搖大擺走進去。

        兩人身上的高科技設備,最多只能改換容貌,卻也不可能改變種族,把兩條腿變成四條腿。

        花姐之前給小白準備的那些面具,騙人還行,騙天河生靈,同樣沒有意義。

        “先別急,先弄清楚他們的輪換時間。”白牧野用精神傳音道:“這群天河生靈,在他們首領刺霸的帶領下,一舉一動都在模仿人類,但不過東施效顰罷了,耐心點,肯定能找到空子。”

        這不是能硬闖的地方,必須用耐心和智慧來解決問題。

        姬彩衣點點頭,兩人隱藏在四腳族不遠處,靜靜等待著。

        卻說那邊中年掮客幾人,派出一人探查之后,就繼續前行上路了。

        派個人過去查查,不過為了心安罷了,事實上并沒有放在心上。

        反正小心無大錯,等那年輕人查完之后,自然會跟上來。

        可一直到他們快到了雙頭族的領地,派去查詢的年輕人竟然都沒有跟上。

        “會不會出事了?”一個渾身蒙在斗篷里面的人低聲問道。

        中年掮客兜帽下的臉微微抽搐了一下,輕輕皺起眉頭。

        “不可能,那小子原本就不定性,指不定干什么去了,”另一個人笑道,“你們難道沒發現,那些女性鱗人其實……嘿嘿嘿。”

        “胡扯,那些鱗人渾身上下到處都是鱗片,看著都惡心,不怕被割斷?”有人輕笑著調侃。

        “你們少扯這些葷的,他也不可能看上什么女鱗人,我如果沒猜錯,這小子應該是偷偷去挖靈草王了。”一個女子聲音在一個裹得嚴嚴實實的斗篷里傳來。

        “靈草王?他能知道哪有靈草王?開玩笑吧?”先前那個開黃腔的家伙說道:“這片荒原,我們來來回回已經不知走了多少次,都從來沒見過那種東西,他能見到?”

        女子淡淡道:“不信你問老大。”

        中年掮客被幾個人這么一打岔,那股警惕之心倒是消退了幾分。

        不光是這里的天河生靈,其實包括他們也是一樣,根本不相信除了他們之外,還能有其他人類偷偷潛入到這里。

        他們來這里,是為了跟天河生靈做生意,為了巨大利益。

        旁人來這里做什么?

        送死么?

        中年掮客道:“靈草王,需要機緣和運氣,并不是說你來到少次就能遇到的。有些運氣好的人,第一次來就能遇上。”

        “擦,那要是發現靈草王,豈不是發財了?”開黃腔那家伙道:“那小子運氣會有那么好?”

        “好了,先不用管他了,咱們先去跟雙頭族做交易,做完了就去四腳族,然后去見刺霸。他也丟不了,早晚會跟上來。”中年掮客最終徹底壓下心頭那一絲淡淡的不安,做出了決定。

        一群人繼續朝著雙頭族的方向走去。

        白牧野跟姬彩衣這里。

        依然在靜靜等待著。

        他們已經等了差不多有四個小時,卻依然未曾找出任何規律。

        就在這時,白牧野突然對彩衣傳音道:“封印自己。”

        彩衣瞬間將自身波動全部封住。

        白牧野也封印了身上的精神波動。

        隨后便看見中年掮客那群人,竟然出現在四腳族這里!

        然后從四腳族這邊,走出來一大群四條腿的人形生靈,看著那密密麻麻的一片腿,兩人密集癥都快犯了。

        中年掮客和四腳族這邊的首領之間交易很快完成,隨后沒做停留,快速離去了。

        看上去,少了一個年輕人,似乎并沒有影響到他們的狀態。

        是那個人不重要?

        還是說……他們太放松了,根本沒意識到危險?

        兩人等到那中年掮客一行人走遠之后,才悄然解開封印。

        “如果我猜的沒錯,他們應該是沒意識到危險。”白牧野給彩衣傳音道:“或許認為那家伙趁機去做什么事情了,這種情況,在這之前怕是也時有發生。”

        “嗯,看他們的狀態,也不像是知道同伴出事的樣子,都挺輕松的。”彩衣也松了口氣。

        隨后兩人繼續潛伏在這里,一口氣觀察了九天!

        終于徹底找出了這群四腳天河生靈守護那座山的規律。

        他們大約兩天的時間換班一次,每一次都是這一隊人馬上去,然后另一隊人馬下來。

        中間基本上是無縫銜接。

        但雙方在交接過程中,卻經常會因為一些小事大打出手。

        這就是天河生靈的特性了,不管刺霸如何管教,最多也只能管教到這些群族首領那一層。

        下面這群天河生靈,就沒有那么好管了。

        骨子里依然充斥著嗜血和暴虐的情緒。

        對看管這些破石頭,心中都充滿疑惑不解,那種厭煩的情緒與日俱增!

        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恐怕都用不了半個月,這里的看守就會自行崩潰。

        但兩人卻有點等不起了。

        掮客那邊因為少了一人,一時半會可能發現不了什么問題,可十天八天要還發現不了問題,那就是白癡了。

        而且當時那尸體也被彩衣扔到懸崖下,隨時都有可能會被發現。

        憑借那中年掮客跟這里天河生靈的關系,弄不好就會大肆搜捕。

        這倒是沒什么,關鍵一旦消息傳出,這些地方再度戒嚴問題就大了!

        所以即便現在不是出手的最佳時機,但兩人也必須得出手了。

        這會兒,正好趕上雙方負責看守這里的四腳天河生靈換班,又不出預料的打起來了。

        那座山上轟鳴聲不斷,雙方打的不可開交。

        雖然沒有下殺手,但戰況卻無比激烈。

        一時間,大量四腳生靈瘋狂的往那邊跑去。

        兩人相互對視一眼,利用一些障礙物的遮擋,兩人還開啟了隱身裝置……原本這玩意兒在帝級生靈面前形同虛設,但在此刻所有四腳族生靈的關注點都在山上的時候,兩人居然一路有驚無險的接近了那座山!

        山上一共有三處古老的礦洞,都是很久很久以前人類在這里采礦留下的痕跡。

        彩衣之前就跟小白吐槽,說當時人類既然發現了這地方,為什么不在這里建城?將這種地方占了?

        不過也就是吐吐槽,她自己心里面也清楚的很,這種地方根本就不適合人類棲居。

        要啥啥沒有,這已經不是高海拔的問題了,都特么進入到外太空了。

        上下出入簡直麻煩到極致。

        所以不選擇這個地方棲居,實屬正常不過。

        那邊一群四腳族的生靈還在激戰,兩人已經無限接近其中一個無人理會的礦洞入口,居然都沒有任何天河生靈往他們這邊看一眼。

        下一刻,兩人毫不猶豫的溜進這礦洞內部。

        礦洞很深,礦道也很長,兩人沿著漆黑的礦道緩慢前行,不敢發出半點動靜。

        大約過了二十幾分鐘,兩人已經下到這礦洞深處,白牧野給彩衣傳音道:“我感知到那礦石了!”

        彩衣回應道:“我給你護法。”

        隨后,小白默默向下,進入到深處之后,頓時被眼前場景驚呆了。

        這里雖然漆黑一片,但在小白的精神識海中,這地方卻璀璨無比!

        這種特殊的礦石在多種頂級的醫療符篆術中有著不可或缺的功效,昔年來這里采礦的人,應該也都是符篆師。

        大家都是按照需求采集礦石,所以萬古以來,這里的礦石居然只被采集了不到十分之一!

        大量礦石就裸露在地表之外,牛眼大的、拳頭大的、籃球大的……甚至還有房子那么大的。

        事實上,給大將軍制作治療符篆所需的這種礦石,指甲大小就足夠了!

        白牧野深吸一口氣,這地方想要被攻破,還不知需要多少年的時間,所以這些礦石留在這里,簡直就是一種巨大的浪費。

        所以。

        他把能拿走的,全都拿走了。

        這個礦洞里面的大量礦石,眨眼之間,就少了一半。

        還有一些,若是采集必然會發出聲音。

        小白多少有些遺憾的搖搖頭,但還是毅然決然的轉身離去。

        讓兩人有些無語的是,他們開著隱身裝置,盡量收斂著氣息,一路這樣大搖大擺走出去的時候,那群四腳生靈居然還特么在打架!

        而且已經開始出現了重傷的情況。

        兩人甚至混在一群慌亂的四腳生靈群中走了一會,居然也沒人發現他們。

        直到遠離了四腳族棲居地之后,兩人才相互對視一眼,臉上都充滿了無語的表情。

        簡直了,早知道這么容易,一早就上來了。

        這群天河生靈,從根本上來說,智商還是太差勁了!

        要它們正面打架肯定沒問題,但要它們玩點陰謀詭計——

        陰謀詭計是啥玩意兒?

        彩衣的變化要是能維持一小時以上,然后又有時間的話,甚至能挑撥它們兩個群族直接自相殘殺起來!

        但現在,還是算了。

        當兩人趕到雙頭族這里的時候,發現情況居然比四腳族那邊還要不堪。

        這邊的符篆材料,是一種扎根于金屬中的樹木,這樹木的硬度猶如頂級神金,將其制成薄片,可直接當做符紙來用。

        因為生長環境特殊,所以這種樹木的蹤跡也相當難以尋找。

        這里未必是它唯一生長的區域,但在老湯的認知當中,這種名為生命神金的樹木,也就只有這里才有了。

        跟那礦石一樣,生命神金樹木對天河生靈來說,同樣一點價值也沒有。

        換做人類,那些大能說不定會用這種樹木蓋房子,做家具,甚至是做棺材……

        可天河生靈根本沒那么多講究,這種堅硬到神級強者都幾乎無法斬斷的樹木對它們來說,簡直毫無價值。

        這些樹木,就生長在雙頭族棲居地的左邊,是一片占地大約幾十公頃的樹林。

        樹林下面,便是那種特殊的稀有神金!

        這些樹木扎根于神金當中,從那神金中萃取生命精華,至少需要幾百萬年才能長成一株參天大樹。

        對小白來說,根本不需要一整株,只要上面一根枝杈,夠做幾張符的量就行了。

        但來都來了。

        要是不能多拿走點,豈不是顯得有些對不住這群如此配合的天河生靈了?

        兩人同樣開著隱身裝置,進入到這片樹林。

        一大群生著兩個腦袋的人形生靈正在遠離樹林的地方斗毆。

        兩個腦袋對兩個腦袋,用小白和彩衣聽不懂的語言對罵,有些不知為何,兩個腦袋自己之間也在罵,然后你抽我一巴掌,我抽你一巴掌……簡直亂成一團。

        雙頭族的首領咆哮著想要阻止,但不知被誰給了一下,頓時跟自己的手下打作一團。

        人形如何?

        依然是禽獸。

        只是讓兩人有些為難的是,這片小樹林真的不大。

        幾十公頃,看上去一大片,但這里的生靈都什么等級?

        砍樹是不可能砍樹的,就算鋸一根樹杈下來,也肯定會引起別人的注意啊!

        正在兩人為難之際,那邊的雙頭族首領突然怒了,身形猶如一道閃電,沖到這樹林邊緣,渾身上下散發著蓋世帝威,彎下腰抱起一株生命神金樹,兩顆猙獰的頭顱同時發出一聲咆哮。

        白牧野:!!!

        姬彩衣:!!!

        兩人一臉震撼的看著那個強大的帝級生靈,竟然一下將一株生命神金樹連根拔起,兩顆腦袋咆哮著,用大樹橫掃其他人。

        一掃飛一片。

        這家伙……應該都不是帝一那個級別的吧?

        生命神金樹雖然堅硬無比,但也架不住帝級生靈這么用,大量粗大的枝杈頃刻間碎了一地!

        一群雙頭族的生靈全都被掃飛出去,紛紛慘叫著跌落遠方。

        雙頭族首領咆哮著,嘶吼著,像是在怒罵著什么。

        然后就在這時候,遠方突然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

        所有雙頭族的生靈,在這一瞬間,全部停下手里的動作,包括它們首領在內,全都跪伏在地上。

        白牧野跟彩衣兩人第一時間,收斂氣息,封印自己,藏身于生命神金樹林當中。

        就見一道渾身長滿尖刺的身影,在一大群各種各樣的人形生靈擁簇下來到這里。

        口中發出憤怒的斥責,盡管聽不懂,但卻能從情緒中感受到它的憤怒。

        刺霸!

        盡管從未見過,但兩人幾乎第一時間就確定了來人的身份!

        從它身上散發出的那股煌煌帝威,簡直遮天蔽日!

        太強大了!

        壓制得在場所有生靈都幾乎喘不過氣來。

        在他身邊,還站著幾個渾身上下包裹在斗篷里的身影。

        事發了。

        小白和彩衣都知道,那幾個人類掮客肯定知道派出去那年輕人已經掛了。

        刺霸一臉憤怒的一腳將雙頭族首領踹飛,然后用手指著生命神金樹林方向,大聲說著什么。

        隨后,這群人又飛速離去,看方向,應該是四腳族那邊。

        也不知它們會不會去那礦洞里面探查,一旦進入,肯定會發現東西少了!

        雙頭族的首領在刺霸離去之后,哼哼唧唧爬起來,又狠狠抽了一通之前鬧事最狠的雙頭人一頓,這才怒氣沖沖的走了。

        隨后,一大群雙頭族人,老老實實的圍在那里。

        那株被雙頭族首領拔出來的生命神金樹就扔在那,大大小小的枝杈散落一地。

        可問題是,一群雙頭族人在那看著。

        要怎么才能拿到?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
    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