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88章 桎梏都沒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88章 桎梏都沒了?字體大小: A+
     
      白牧野想了想,看著問君道:“等一段時間再說吧。”
      問君微微一怔,有點不理解的看著白牧野,等一段時間算什么?
      “那群人發現我不見了,肯定會找到這地方來,用不了多久,他們就一定能找過來,相信我。”問君看著白牧野道。
      “問君,你也要相信我,我說等一段時間,你就等一段時間。”白牧野一臉認真的看著問君,“至少,等我們都踏入到那個境界再說。”
      “你說……帝級?”問君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白牧野。
      就算桎梏全部打通,可想要晉升到帝級,也沒那么容易的!
      帝級之所以被稱為入道者,就是因為還有一個特別關鍵的“道”字。
      道之妙,玄之又玄,這絕非短時間能夠解決的問題。
      難不成那些神話級的傳承,連這個問題也能一并給解決了不成?
      問君是個直腸子,怎么想就怎么說,她問出了這個疑惑。
      “嗯,你說得對,的確是一并給解決了,而且我們還在天湖圣地待了一段時間。”
      回答問君的是子衿。
      “可是就算你們都踏入了帝級領域,還是打不過呀!”問君看著眾人:“越是這樣,我就越不應該連累你們。”
      “問君姐,雖然到今天我們都還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們早已把你當成是最好的朋友,團隊的一員。如果沒有你,之前跟神族這場戰爭,我們就算能贏,也未必贏得如此輕松。”
      彩衣認真的看著問君:“在我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從來沒有過任何推辭,毫不猶豫的就來了;在我們完全沒有感受到任何輕視的時候,你還是很坦蕩的對我們道歉……盡管這個道歉沒必要甚至有些不討喜,但你還是這么做了。我喜歡你的率直,喜歡你的坦蕩,所以,我們之間是好朋友,是可以共同經歷生死的伙伴,不要說誰連累誰。同樣的想法,我們其實一直以來都有的。但我們最終還是一路相伴,走到了今天。”
      問君眼中閃著感動的光芒,但卻有點無奈的道:“我的名字就叫問君呀,不是早就告訴你們了?精靈族,從古至今,都是只有名字,沒有姓氏。比如我的先祖,名字就叫風,如果非要有一個姓氏的話,那我們的姓氏,就是精靈,我叫精靈·問君。”
      林子衿在一旁皺皺鼻子:“不好聽,你可以叫白問君的!”
      白牧野:“……”
      問君瞥了她一眼:“那還不如叫白氏來得更直接一點。”
      林子衿嘻嘻笑道:“哈,被我發現了!你果然埋藏著這個小心思!”
      問君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不去理會這個小神經病。
      心里卻暖暖的。
      前所未有的溫暖。
      她從未曾想過,自己這輩子居然還能交到這樣一群朋友。
      這種感覺,好幸福!
      白牧野看著彩衣和司音問道:“如果給你們足夠多的靈珠,你們能一口氣沖到帝級嗎?”
      彩衣微微皺了皺眉:“理論上來說,應該是可以,可是……我怕基礎不夠夯實。”
      “基礎這個沒事,回頭多找一些天河生靈打幾架就出來了。”林子衿在一旁道。
      彩衣愣了一下,然后很是認同的點點頭:“我覺得你說的有些道理。”
      問君也一臉認同的道:“多打架確實有好處!”

      只有司音,往后縮了縮,媽呀,怎么感覺群里面暴力狂越來越多了?越來越沒有小可愛的生存空間了,我好難呀!
      “司音你說是不是?”子衿看著司音問道。
      “嗯嗯,對對對,就當打地鼠了!”司音立違心的積極響應著,心里卻在哭,我只是個小可愛呀,怎么會變成這樣子?
      “可是,還有一個問題,”彩衣看著白牧野,“我們沒有那么多靈珠啊!”
      白牧野笑起來:“你們說,靈珠這種東西,是誰做出來的?”
      在場這些人,有一個算一個,其實都特別聰明,都是一點就透那種。
      彩衣興奮地道:“天吶,我怎么給忘了……靈珠是帝級存在弄出來的消耗品,那豈不是說,帝級境界的強者,就可以制作出靈珠來?”
      白牧野點點頭:“絕大多數人,就算有靈珠,也不可能提升得太快,因為困擾他們的根本原因,并非修煉資源,而是身體中的桎梏。但對你們來說,只要有大量靈珠,那么境界的提升,自然也就不在話下了。”
      “可是,制作靈珠,很麻煩吧?”司音在一旁小聲問道。
      “問問就知道了。”白牧野道。
      隨后他把靳錚找過來,問了一下靈珠的事情。
      靳錚臉色有些蒼白,將三個封印著帝級能量的法器交給他,然后說道:“你說的靈珠,應該就是快速補充靈力的東西吧?這個不難,雖然會有些損耗,但對帝級身體中蘊含著百萬級能量的帝級來說,一點損耗也不算什么。而且,如果你需要的量大,我多找些人來制作這東西就好了。好像軍需庫里面還有不少存貨,你們要多少,我去給你們申請!”
      白牧野看著靳錚蒼白的臉色,問道:“你沒事吧?”
      靳錚笑笑:“放心吧,我沒事,修養幾天就能恢復,不用擔心我,你們需要多少靈珠?”
      白牧野道:“多多益善,你計算一下,可以讓他們幾個全部進入到帝級,需要多少。”
      “啥?”靳錚當場就傻了。
      如果不是知道這群年輕人的品性,他甚至會以為遇到獅子大開口的敲詐者了。
      “呃……是不是有點為難?”白牧野一臉不好意思的看著靳錚。
      這樣一來,靳錚反倒更不好意思了,連連擺手:“不不不,小白你別誤會,我沒別的意思,只是有點……咳咳,有點驚訝,吃靈珠成帝,我從來沒聽說過……但沒什么,放心,交給我!我這就去叫人準備,如果我們三十六號要塞的存貨不夠,我可以去其它要塞借……”
      白牧野見他應該是誤會了自己,笑著擺擺手:“靳哥,不是你想的那樣,你也不用急,你聽我慢慢給你道來。”
      “當前第一件要緊的事情,是有人在追殺她,”白牧野一指問君,“追殺她的那些人,有點可怕……這么說吧,他們堪比上古時代的帝級強者!”
      靳錚微微一皺眉,神情變得嚴肅起來,喃喃道:“堪比上古帝級?這可有點不好對付……不過,倒也不是沒辦法,你們放心,別看這座紅楓城表面看上去沒什么,可如果有人來犯,也討不到什么好果子吃!萬古以來,天河生靈攻打這里無數次,但哪一次它們都沒占到過便宜。”
      “這樣會不會有點不大好?畢竟我們算不上是紅楓城人。”問君在一旁問道。
      “你們是紅楓城的貴客!也是救治大將軍的恩人,你們大概還不清楚大將軍在這紅楓城的地位。”靳錚微笑道,“這紅楓城里,一共居住著五個要塞的家屬,也就是說,一共有五名大將軍!我們三十六號要塞的大將軍,跟其他四位,都是結拜兄弟,其實這些年來,其他四位大將軍一直照顧著我們,不然的話,也很難挺到今天。所以,這件事情,你們無需擔心!”
      靳錚說著,看向白牧野:“第二件事,又是什么?”
      “第二件事,當然是救治大將軍了。”白牧野說道:“我把我的這些朋友,全部交給靳哥你照顧了,前往天河生靈勢力,不需要太多人,更不需要你們的人,只要你這段時間,多尋些靈珠,提供給我的這群朋友們,讓他們安心修煉就好。”
      靳錚看著白牧野,忍不住問道:“你說的……要大量靈珠,是讓他們在這里一口氣修煉到帝級?”
      “不然呢?我總不好意思厚著臉皮,跟靳哥討要大量靈珠留著以后用吧?”白牧野笑道。
      “不是,我還是沒明白,你的意思是說,他們能在短期內……踏入帝級境界?”
      靳錚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屋子里這幾個人。

      年輕!
      真的太年輕了!
      這樣一群年輕人,別說帝級,就算是大宗師,放眼整個人類世界,包括前站這里,也都足以令人感到震撼了。
      神級?
      那幾乎不可能!
      也就在上古時代,整片天地都沒有發生變化的時候,那種驚才絕艷的傲世天驕,才有可能在這個年紀踏入神級領域。
      至于說帝級——
      根本不可能!
      前站可是從上古時代至今,沒有中斷過傳承的一片大陸!
      對上古時代的太多秘密,都有著相對完整的傳承。
      二十來歲的帝級,即便是在上古時代,也從未曾出現過。
      也只有在傳說中,那個史前的神話時代,或許會出現那種一夜悟道的生靈。
      但那是什么時代?
      那是傳說中造化和氣運四處流淌的時代!
      得一絲造化之力,便可一夜悟道,甚至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而且,那也只是個美好的傳說罷了。
      至少靳錚,是不信那個的。
      也從來沒往那上去想過。
      可這種不敢想的事兒,他今天……好像是遇上了。
      雖然相處的日子不長,但怎么看,小白都不是一個喜歡吹牛的人。
      即便是小單那個話癆,也不過是嘴碎一點,但也很少吹牛。
      那么也就是說,這群人當中……有大造化大氣運者存在?
      靳錚心中無比震撼,目光最后落到了白牧野身上。
      小白露出一個符合大眾期許的笑容。
      “好,靈珠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自會去處理!”靳錚直接將這件事應了下來。
      陳謙將軍那里好說,只要他打一個招呼,說是為了救治大將軍的付出,陳將軍那里絕不會有任何意見。
      治好一個重傷垂死的大將軍,付出這些代價,完全在他們承受范圍之內。
      “行,那這件事,就這么說定了。”白牧野伸出一只手。
      靳錚也伸出手來,兩人擊掌為誓。
      這個看起來,像是一個交易,實際上,也可以把它理解為一個交易。

      一個相互認同的、朋友之間的交易。
      直到靳錚離開,問君都還有些茫茫然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她最擔心的那個問題,居然被小白用這種方式,輕而易舉的就給解決了?
      “問君姐,人多力量大,你以后要學會交朋友,可不要再像這次這樣,稀里糊涂的給我們道個歉。”彩衣笑著拉起問君的手,很是認真的說道:“原本什么事情也沒有,你這么一道歉,反倒會讓人有些難堪,你說是不是?”
      問君有些茫然的看著彩衣:“是這樣嗎?”
      這情商!
      簡直跟天賦成反比!
      彩衣一臉無語的看著問君,然后道:“行,這個問題,以后有時間咱們慢慢說。”
      就連司音都看得出,問君的確是不懂,而不是故意的。
      所以也真的沒辦法跟她生氣。
      靠山找到了,等于解決了眾人當前面臨著的最嚴峻的一個問題。
      想要抓問君的那群人和想要追殺小白他們的這群人其實沒什么區別。
      有紅楓城作為大家暫時的背后靠山,的確沒什么好怕的。
      無論是誰,想在這里撒野,都很難。
      真惹急了,五個要塞,一大群帝級強者殺過來,任誰見了都會被嚇得魂飛魄散。
      這些天于秀秀、歐陽星琪和李佩琪這群人也都過得非常愉快。
      紅楓城這里幾乎所有人對待他們的態度都十分友善,尤其是三十六號要塞的家屬們,更是如此。
      紅楓城內有一所學校,專門負責教五個要塞家屬子弟的。
      于秀秀等人在城里逛了幾天之后,逛到這所學校里,結果,在學校的圖書館里面,他們發現了大量頂級的上古傳承!
      關鍵這些上古傳承,居然就擺在圖書館的書架上,任由他們看。
      一開始大家都還有些不好意思,可沒過多久,圖書館的管理者就告訴他們,喜歡看什么就看,不用覺得不好意思。
      “在這里,只要不是天河生靈,就都是一家人!不管是誰,只要能變強,都是好的。”
      這是那位圖書管理員的原話。
      于是,這群年輕人就像是饑餓的人看見了面包一樣,一頭扎進圖書館里,干脆連大將軍府都不回了。
      冷寒宮戰隊的這些人此刻也終于理解了李佩琪之前跟他們說過的那番話——跟在小白身邊,絕對是有大造化的!
      跟得越緊,造化越大!
      最近這些天,這群人干脆就住在紅楓城的學校里面。
      閑暇的時間,幫著一起指點下那群年輕的小孩子,同時也可以給小孩子們講各種各樣他們沒聽過的故事——
      關于三大帝國的種種,學校里面的高層和靳錚都跟這群人說過,不要隨便講給那群小孩子們聽。
      于秀秀等人心里都酸酸的。

      不講三大帝國的事情給孩子們聽,目的自然是不想讓這群孩子對三大帝國產生向往之情。
      可他們真的就應該永遠守在這里哪都不去嗎?
      同樣的問題,姬彩衣也在問白牧野。
      兩人此時已經出發。
      臨行前,林子衿和問君、司音、單谷四人都還努力一番。
      試圖一起去。
      但最終還是被小白給說服了。
      趕緊老老實實的修煉,早點踏入帝級領域。
      成為古往今來最年輕的一群帝級強者,才是存世之根本。
      依靠別人,永遠不可能長久。
      姬彩衣這邊,靳錚也給她準備了大量靈珠。
      甚至給她的數量,比給其他幾個人的更多。
      畢竟彩衣才是這次任務的執行者。
      至于另一個執行者小白,靳錚只能表示歉意了。
      因為莫說紅楓城,整個前站,都沒有一個符帝存在!
      所以神像這種東西,也只能是想想,有心無力。
      小白也不是很在意這些。
      他身上的神像數量其實不少,一口氣把他送進神級巔峰是沒什么壓力的。
      再說靳錚也說了,前站這里,有些頂級大藥,對精神力的提升,可是有著巨大好處的。
      其功效比神像要強大太多!
      “小白,你說前站世界的那些人,對他們的后代,是不是有點殘忍?他們不想讓那群孩子們知道關于三大帝國的事情,不就是怕孩子們長大之后離開前站嗎?”
      談不上有多憤怒,但不忍心卻是有的。
      “這也是我愿意幫他們的根本原因,”白牧野嘆息一聲,“說起來,人其實都挺自私的,但在前站這里,你真的很難看見那種我們三大帝國常見的自私者。他們對自己的后代,確實是有點……不公平的。”
      “是啊,我覺得無論怎樣,至少應該給他們一個選擇的機會。”彩衣嘆了口氣,微微搖頭。
      “想要解決這個問題,從根本上來說,還是在天河。”白牧野一語道破。
      彩衣點點頭:“是啊,在天河,你說天河的另一面,到底是個怎樣的世界呢?為什么會有生靈不斷從那邊過來?”
      白牧野搖搖頭,雖然心中有些猜測,覺得天河另一面,怕是跟神族背后的存在有關,但這種猜測,是沒有任何根據的。
      “算了,不想那么多,這些也不是我們能解決的。”彩衣看著遠方,“至少現在不行。如果以后我們以后變得特別強大,或許就可以去嘗試了。命運賦予了我們這些,總要做點什么才是。”
      這很彩衣,小白同學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如果彩衣說不出這番話,那才叫稀奇。
      “喂,小白,你不是這么想的嗎?”彩衣看著白牧野問道。

      “我?我一直以來,都只想安安靜靜的讀書、畫符。”白牧野道。
      彩衣翻了個白眼,這時候,聽見白牧野接著道:“誰要影響我讀書、畫符,我就打誰,打不過,就努力提升自己,然后去揍他,一直揍服為止。”
      彩衣:“……”
      好吧,這也很小白!
      看上去一個讓女孩忍不住流口水的超級大帥哥,骨子里卻是一個黑了心的家伙。
      壞滴很!
      “對了小白,你有沒有聽靳哥說帝級的境界劃分?”
      姬彩衣看著小白道:“在這之前,還真的從來沒聽說過帝級竟然也有等級劃分。”
      “怎么可能沒有?等級劃分,肯定從古至今一直都存在,之前只不過是咱們太弱,沒有資格接觸到這個境界罷了。”白牧野笑著道。
      “想不到帝級強者,竟然如此可怕,帝一那個級別竟然就已經有百萬靈力了!”
      彩衣一臉贊嘆表情,喃喃道:“到了帝五境界,居然有上億的靈力,真是無法想象,難怪他們如此強大。”
      “無比渾厚的能量,配上那種靈力消耗巨大的功法,所發揮出的威力自然強大,所以,帝級強者,若是沒有頂級功法還好些,一旦擁有頂級功法,一個帝級存在的破壞力,簡直是不可想象的。”白牧野點點頭,他也是感受過帝級能量的,對那個領域的強大,有著最直觀的感受。
      帝級一共被分位五個等級,從帝一到帝五,帝一的靈力值上限是百萬,帝二的靈力值上限就達到了五百萬,帝三兩千萬,帝四五千萬,帝五一個億!
      從帝一到帝五之間,這種巨大的能量差距,也就不難理解為什么白楚月在跟神族的帝戰中會敗。
      這還是白楚月身上有著強大的傳承,若是傳承再差點,遇上帝級高階又身懷頂級傳承的對手,怕是當場隕落都有可能。
      不過靳錚也和他們說過,當世這種條件下,帝級修為想要突破桎梏非常困難,絕大多數的帝級生靈,基本都在帝一那個領域中。
      像追蹤問君的那群人,則很可能是帝二甚至帝三的存在!
      但符龍戰隊一群人也并未因此灰心,因為靳錚還說了,如果身上真有無上傳承,一旦踏入到帝級那個領域,實力會有一個不可思議的飛躍!
      帝級的入道者,講的不是誰能量更渾厚,講的——是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
    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