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87章 膨脹的小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87章 膨脹的小單字體大小: A+
     
      清冷孤寂的宇宙中,一艘不算太大的星艦正在無聲無息的高速飛行中。
      星艦中,年輕漂亮的四長老眉宇間充斥著一股強烈的憤怒情緒,咬牙道:“這該死的小賤人,太過狡猾,竟然通過這種方式逃了,你們說她會不會把秘密說出去?”
      面容英俊的年輕男子三長老微微搖頭:“據我了解到的情況,出這件事,應該是個意外,當時他們是遭到了神族諸侯王的追殺。”
      四長老怒道:“即便是遭到追殺,她這么悄無聲息的消失,也足以說明她就是想逃!”
      一個十分蒼老,面如橘皮的老嫗淡淡道:“她想逃才正常,如果不想逃,我反倒要懷疑這里面會不會有什么問題了。”
      “大長老,這種時候了,您怎么還幫那小賤人說話?”年輕貌美的四長老皺著眉頭,一臉不滿。
      “大長老不是幫她說話,而是把事實說出來了,那個小丫頭,這么多年來,看似乖巧又沉默寡言,可她的心思,你不知道嗎?”滿臉皺紋的枯瘦老者嘆了口氣,“只是沒想到會發生這種突發事件,以至于我們沒來得及反應,才叫她給逃了。不過她也逃不到哪里去,前站……呵呵,想想上次去那里還是萬古之前……真是,有些懷念啊!”
      “行了,不要提舊事。”老嫗看了一眼枯瘦老者,然后深吸一口氣,道:“這次抓到她,我不管你們怎么想,反正是決不能再讓她離開我們的視線。”
      “那是當然,而且還要給那小賤人一個教訓才行!”年輕貌美的四長老冷冷說道。
      “別想著史前那點事兒了。”三長老皺眉看了她一眼,“大事要緊!”
      “前站太大了,我就怕她到了那里之后,就找個地方隱姓埋名,隱藏起來,那樣就太難找了,大海撈針啊!”枯瘦老者道。
      “二長老不必擔心,我在前站那里,還是有些關系的。前站雖大,但也并非大到不通音訊。一群年輕的外來者,想要徹底隱藏行蹤,幾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三長老道。
      “你們有沒有想過,如果他們去的……不是前站,不是天河,該怎么辦?”四長老突然問道。
      老嫗看了一眼她,沒有說話。
      四長老忽然輕輕給了自己一巴掌,賠笑道:“看我這張嘴,我不是不信大長老您的推演之術,只是有些擔心嘛。”
      老嫗看著她道:“行了,不用說那些廢話了,我們的目的相同,訴求也是一樣,只要最終能夠達到目的,就足夠了。”
      “是的是的,您說得對。”年輕貌美的四長老用力點頭,看上去,一臉天真。
      ……
      ……
      紅楓城,大將軍府。
      府上的氣氛有些凝重。
      如今全府上下,除了身體虛弱還在修養的大將軍之外,都已經知道夫人交易失敗還身受重傷這件事。
      交易這條路走不通,就意味著除非開戰,不然想要從天河生靈的勢力范圍內尋找那兩種材料,幾乎不可能。
      晚飯后,姬彩衣找到白牧野。
      “我想幫他們。”
      彩衣開門見山的道:“這些天在這里,我感受到了一種過去從未有過的情懷……”
      彩衣的眼神中,帶著幾分向往之色,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小白,我是不是有點……有點假?”
      “沒有,挺真實的,其實我也特想幫他們,也正在想辦法。”白牧野道。
      “我有個想法……”彩衣的眼神中,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自信光彩。
      第二天一早,白牧野找到靳錚,問他要天河生靈勢力范圍的坐標。

      “你想做什么?不行小白,我能明白你們這群孩子的心意,但真的不行!”靳錚看著白牧野,斷然拒絕道:“那地方太過危險,就連我們這些人都打不進去,你們這群人在年輕人當中算是最頂級的最出類拔萃的,但在真正的頂級強者面前,差得太多了!”
      白牧野搖搖頭:“誰說我要硬闖了?”
      “那你是想?”靳錚看著白牧野,微微皺著眉頭。
      “我有個想法,您看看行不行?”白牧野對靳錚說了一番話。
      靳錚隨后陷入到沉思當中,半晌,他才長出了一口氣,緩緩搖頭道:“我覺得,還是不行,這樣太危險了!”
      說著,他拍拍白牧野的肩膀:“小白,我知道你們是一群好孩子,也特別優秀,但說實話,你們沒必要用自己的人身安全為代價,來幫我們做這件事。”
      白牧野看著靳錚:“靳哥,那你們這么做,又是為了誰呢?”
      靳錚微微一怔,隨即道:“這是我們的使命啊!從古至今,一直都是如此,我們的身份就是守護者……”
      “那你們守護的,又是什么人呢?”白牧野看著他,“如果,我是說如果,你們有天厭煩了這種生活,全部離開前站,進入到三大帝國中,又會怎樣呢?”
      “那怎么行?我們走了,這里誰來守護?”靳錚理所應當的說道。
      “所以我覺得你們很偉大!”白牧野一臉認真的看著靳錚,“我們沒有你們那么偉大,但也想為你們做點事情,至于危險,這個您放心吧,真到是不可為的時候,我們也不會那么頭鐵的往上沖,會想辦法逃走的。還有,我們雖然年輕,但也算是身經百戰了,不用太為我們擔心。”
      靳錚看著白牧野,有些感動的道:“小白,你們……你們太好了,我甚至不知該如何報答你們了。”
      “哈哈,靳哥,你們已經報答過了啊,給了我們那么多好東西,又一直熱心的幫助我們,我們已經很感激了,所以這件事,就這么說定了!”
      靳錚猶豫著,最終道:“我還是得跟夫人商量一下。”
      白牧野搖搖頭:“靳哥,你還看不出嗎?夫人跟大將軍一樣,都是那種自己付出沒問題,但讓別人付出,他們比死還難受的人。所以,無需多說,你要真想報答我,那就這樣……”
      靳錚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道:“你會制作封印帝級能量的法器不?要不你做點犧牲,多弄幾件這樣的法器給我。”
      “你能駕馭帝級的能量?”靳錚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白牧野,“你不是大宗師?”
      “略懂,略懂。”白牧野一臉謙虛。
      當天晚上,符龍戰隊這邊,開了一個小會。
      小白跟大家說了一下他的計劃。
      “可以可以,我全力支持!”單谷一臉興奮,“其實這幾天我一直就想和你們說這件事,那個什么天河生靈的老巢,我也早就想去探一探了!”
      林子衿道:“最近這幾天,剛好又有一些新的感悟,感覺可以拿帝級生靈練練手。”
      白牧野忍不住看了她一眼,林子衿沖他嘻嘻一笑。
      問君看著幾人,似乎想說什么,但最終還是沒說出口,有點欲言欲止的模樣。
      林子衿看了問君一眼:“姐,你怎么了?”
      問君沒想到林子衿這么敏感,笑著搖搖頭:“我沒事。”
      “不,你有事,有事就說嘛,咱們又不是外人。”林子衿抓著問君的胳膊輕輕搖了搖,笑嘻嘻道:“只要不動搖我大婦的地位,什么都好談。”
      問君:“……”
      眾人:“……”

      問君有些無奈的看了林子衿一眼,然后低聲道:“我怕咱們在這里弄出來的動靜太大,會被那些始終監控我的人發現。”
      彩衣跟司音單谷對這個了解的并不多,但林子衿和小白是知道一些情況的。
      所以對問君的這個擔心,兩人也都有點頭疼。
      按照問君的說法,那幾個這些年來培養她但卻監控著她的人,境界無比高深,屬于是上古時代的老靈魂,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早早的出現在這一世,然后想要從她身上得到關于拂面風仙子的一些秘密。
      那群人的境界,也早已踏入帝級,而且他們跟當世的帝級強者完全不是一回事。
      “那幾個人,每個人都可以吊打當今的帝級強者!”
      這是問君當時跟小白和子衿聊天時候說過的原話。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事情就顯得有些大條了。
      他們這群人,本意是想幫助三十六號要塞這里的人,可不是想要坑他們。
      一旦引發雙方的戰斗,必將是一場恐怖大戰,那絕不是小白他們這些人想要的結果。
      “要不這樣吧,我去天河!”問君沉默了一會,直接開口說道。
      “那怎么行,咱們是一個整體!”彩衣眉梢一挑,認真說道:“有什么事情,應該大家一起想辦法!”
      “不錯,問君姐姐,大家一起想辦法,”司音在一旁弱弱地道:“大不了,我快點提升境界,也到帝級,就能打過他們了!”
      問君噗嗤一聲笑出來,伸手摸了摸司音的蘑菇頭,笑著道:“你當帝級是吃飯喝水嗎?想進就進?”
      “有足夠的資源,我覺得是可以的。”司音一臉認真。
      眾人都有些驚訝的看了司音一眼,她這么有自信的時候,可是不多。
      司音有點害羞的看著眾人:“真的,我感覺我的所有桎梏,好像……都已經被打開了。”
      說著她還看向彩衣和單谷:“你們不是這樣嗎?我最近這段時間,一直在修煉共工氏的傳承,真的好厲害好厲害的!”
      單谷撓撓頭:“我覺得我的天賦倒是提升了,但那種桎梏消失的感覺,我可沒有過……”
      彩衣微微皺眉,道:“我的八九玄功,似乎不僅僅只有變化一道,但更多的,我還在摸索和學習當中,至于桎梏,我都沒去考慮過那個……咦?”
      她說著,臉上露出幾分驚訝之色,然后驚喜道:“我怎么發現我的桎梏也被打通了?呀……還能這樣?”
      問君一臉呆滯的看著幾個人:“你們到底得到了什么傳承?這世間……還有能直通帝級的傳承嗎?”
      由不得問君不驚訝,當世的修行者,帝級基本上就是最強大的存在了。
      上古時代,倒是有很多超越帝的存在,甚至還有超越帝級很多個境界的存在。
      可那畢竟是另一個文明了!
      如今這片天地之下,修煉到帝級,成為入道者,基本上就已經是生靈所能達到的極致了。
      什么傳承,能讓一群原本天賦“普通”的年輕人,直接破掉所有的桎梏?
      這群人的天賦當然不差,但在問君眼中,除了小白跟子衿之外,剩下三人,真的都挺普通的。
      至少在正常情況下,踏入帝級領域,根本不可能。
      彩衣看著問君道:“我們也不是很清楚那傳承到底是什么,但跟人類祖先那個時代流傳下來的神話傳說有些關系。”

      “神話……”問君徹底無語了。
      就在這時,單谷突然一臉驚喜地狂笑起來:“哈哈哈,想不到我竟然也能有這樣的一天?我感受到了……我真的感受到了!司音,你真是我們所有人的小福星啊!”
      司音弱弱地道:“我還以為你們早就發現了……”
      彩衣一把拉過司音,抱著她的腦袋,兩手揉著她的頭發,然后在司音腦門上狠狠親了一口。
      “呀!”
      司音奮力掙脫,小臉紅紅的看著彩衣:“你過分!”
      彩衣一臉開心笑容。
      問君有些呆滯的把頭轉向林子衿和小白。
      林子衿微笑道:“我原本以為自己只是神級領域沒有桎梏,現在才明白……帝級也沒有。”
      問君:“……”
      她無語的看了一眼小白。
      小白擺擺手:“我不懂桎梏是什么。”
      問君有點崩潰了。
      這天沒辦法聊下去了。
      她是誰?
      她是精靈族當代的傳承者啊!
      按照群族的規則,她就是這一代的精靈族圣女!
      地位至高無上!
      她的天賦,一直以來也都是最頂級的那一種。
      桎梏這東西,對她來說,也從來都是不存在的。
      只要感悟夠了,修為達到了,提升境界,對她來說,簡直如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所以她骨子里是驕傲的,也是孤獨的。
      她甚至一度覺得,她在這世上是沒有同類的。
      直到進入黑域,遇見了小白跟子衿這兩人之后。
      她才有了朋友。
      她能夠認同的朋友。
      可彩衣、司音和單谷這三人,雖然因為小白和子衿的原因,也被她當做是朋友,但在內心深處,她還是有些瞧不上這三人的天賦的。
      認為他們終其一生,最多也就是神級巔峰,了不起就是個準帝。
      至于帝?
      那是入道者!

      當世之中,人口數萬億,能夠踏入到那個領域的,簡直寥寥無幾。
      怎么可能符龍戰隊這些人,全都進入到那個層次?
      太不現實了!
      所以雖然從未表現出過任何輕視的情緒,但問君還是覺得,有朝一日……按照小白跟子衿的天賦,這一天甚至不會很久,符龍戰隊這五個人就會徹底分開了。
      不是不配成為朋友,而是大家的境界差距太大,終究漸行漸遠。
      這不是無情,這是一個事實。
      可直到現在,她才突然間發現自己的想法錯得有多離譜。
      原來符龍戰隊這五個人,竟然沒有一個比她差的!
      “呃,咱們剛剛討論的,好像是要怎么對付想要抓住問君姐姐那些壞人吧?”司音看著眼神呆滯的問君,在一旁小聲說道。
      “對對對,都跑題了,現在我們就來說一下,當我們踏入帝級,成為年輕的帝之后,是否能夠擋住那些想要抓住問君姐的王八蛋!”單谷一臉興奮的說道。
      這時候,問君忽然站起身,對著彩衣、司音和單谷躬身行禮。
      “哎姐姐您這是干嘛?”單谷愣住。
      彩衣和司音也一臉驚訝的看著問君。
      問君摘下面具,那張絕美的臉上,滿是慚愧之色,輕聲說道:“我為我過去的膚淺向你們道歉!”
      三人面面相覷,都沒能反應過來問君這唱的是哪一出。
      畢竟平日里問君人雖高冷了點,但也從未流露出過任何對他們不屑的情緒,所以聰明如彩衣這種,一時半會也根本想不到這上。
      小白倒是看得分明,畢竟他更了解問君一些。
      但他這一次,也沒有選擇和稀泥,而是直接微笑著說道:“問君之前怕是覺得你們幾個天賦一般,沒想到你們這么厲害,心下慚愧。”
      問君點點頭,“我為我的膚淺和無知給你們道歉。”
      “嗨,這都哪跟哪,”單谷一臉大氣的擺擺手,“無妨的,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這么厲害哈哈哈!”
      彩衣瞪了他一眼:“能別這么膨脹嗎?”
      單谷:“不能,真的不能哈哈哈哈,我現在太膨脹了,彩衣,我飄了!我現在是膨脹的小單!”
      彩衣:“……”
      單谷:“我跟你說,從小到大,我就從來都沒有這么開心過。我完全不敢相信,有朝一日,我竟然能直通帝級沒有桎梏……哈哈哈哈哈,我知道我現在這樣子有點瘋狂,甚至會讓人聯想到一個叫范進的老頭。可是沒有經歷過,真的無法理解這種暢快,白哥,您才是我們的老大,是成就我們的人啊!”
      單谷笑道停不下來,甚至眼淚都笑出來,看著問君:“問君姐姐,你知道嗎?遇到白哥之前,我們真的很普通,如果沒有白哥,我們相遇,我們甚至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所以您別道歉,這世上的所有尊重,都是靠實力贏回來的。不行了,我得去閉關了,我要好好感受一下這種暢快。內個啥,回頭帶上我啊!千萬帶上我!”
      單谷說著,一溜煙似的跑了。
      眾人全都一臉無語之色。
      當真是太無語了,沒想到這家伙竟然膨脹到這地步。
      彩衣深吸了一口氣,走到問君身旁,拉著她的胳膊微笑道:“單谷那話癆雖然嘴碎了點,但他說的,其實也是我跟司音的共同心聲,是小白改變了我們的命運……”
      彩衣說這番話的時候,不知為何,心里突然有點苦澀。

      我成帝了,你呢?
      千百年后,我還容顏如昔,壽元漫長,你呢?
      不過,如果我成帝,想要幫他,應該也會比從前容易很多吧?
      問君到現在都還有些暈乎乎的,她是真的沒想到,自己的一個舉動,竟然能讓司音、單谷和彩衣發生如此巨大的變化。
      或許,其實從他們得到神話級傳承那一刻起,一切,就已經改變了。
      而他們自己,卻尚不自知。
      只是,就算這群人的天賦值全都達到如此恐怖的地步,但眼下……若是那群人真的追來、找來,同樣不可能是那群人的對手啊!
      問君心里想著,抬起頭,看著剩下幾人:“我還是得離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
    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