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86章 意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86章 意外字體大小: A+
     
      幾人都明白大將軍夫人拒絕的原因。
      一個能讓前站守護者攻打無數年都打不進去的地方,肯定危機四伏,充滿恐怖。
      即便想要偷偷摸摸進去,恐怕也沒有那么容易。
      大將軍夫人一臉嚴肅的看著老湯和靳錚:“作為一個妻子,我自然希望自己的夫君能夠平安無事,希望他能夠痊愈,重新站起來,再去上陣殺敵。但因為他一個人,去犧牲另外很多人,這不行,不能這樣。”
      “夫人……”老湯還想說什么。
      “不必再說了,這件事無需再議。”大將軍夫人一臉堅定的搖頭:“如果是他知道,更不會同意這件事。”
      她說著,輕嘆一聲,說道:“缺的那兩種材料,我們可以想其他辦法。”
      老湯跟靳錚忍不住嘆息,心說除了天河生靈的勢力范圍,別的地方根本沒有,還能想什么其他辦法?
      大將軍夫人低聲道:“我知道一個地方,或許能夠交易到我們需要的材料。”
      “哪里?”老湯問道。
      靳錚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欲言又止。
      大將軍夫人道:“黑市。”
      “黑……黑市……”老湯聽了之后,臉上露出糾結之色,忍不住苦笑起來,“那地方,大將軍怕是也不會同意的吧?”
      大將軍夫人搖搖頭:“他沒那么古板,再說黑市自古便存在,又不是天河生靈創造出來的。”
      白牧野隨后才了解了黑市是什么地方。
      前站大陸,匯聚萬族,每個種族都有屬于自己的特產。
      但這些種族之間,從古至今的交流其實都不算多。
      大家雖然同為守護者,但基本上都是跟同種族來往。
      可交易的需求卻是真實存在的。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在很古老的時代,就有人建立了一個名為黑市的地方。
      在這里,不管哪一個種族,都可以或明或暗的進行各種交易。有些時候,甚至可以通過不見面的方式,由掮客代為處理雙方交易。
      在天河生靈逐漸形成勢力,扎根于前站大陸之后,同樣有各種交易需求的天河生靈們,也一點點融入到了黑市當中。
      最初肯定是沒人愿做他們生意的,不但不做,而且一經發現,立即就會有一場大戰展開。
      可漸漸的,這規則還是被打破了。
      因為有些硬性需求,除了跟天河生靈交易之外,沒有任何解決之道。
      所以,這兩個死敵群體,就這樣,在黑市這種地方,形成了一個沒有明文規定的“潛規則”。
      有掮客專門負責處理這種交易。
      不過盡管如此,可跟天河生靈這種世代死敵進行交易,還是令很多人不齒的一件事。
      大家在感情上,都有些接受不了。
      “我覺得如果可以通過這種方式獲取到我們需要的材料,也未嘗不可。”白牧野在聽了對黑市的介紹之后,對靳錚和老湯說道:“畢竟我們的目的,是治好大將軍,大將軍好了以后,肯定會回到第一線上陣殺敵。所以,我們的根本目的,還是擊殺那些天河生靈。”

      “你說的有道理,是我們有些狹隘了。”老湯點點頭。
      靳錚卻還是有些糾結的樣子。
      白牧野看著他問了一句:“靳哥,天河生靈,都是惡的嗎?”
      “那還用說?它們來自外域,順著天河爬出來,入侵到我們的世界,大肆殺戮,這么多年,從未有過例外!所以千萬不要以人類的思維去揣度天河生靈的脾性,這個群族,根本不存在善良二字。”靳錚十分堅定的說道。
      大將軍夫人在一旁點點頭:“不錯,的確是這樣的,天河生靈的惡行,罄竹難書,所以正常情況下,是不會有人想到跟它們做交易的。”
      “不管怎么說,咱們的目的也是為了大將軍能夠恢復過來,”老湯在一旁說道,“我愿意去一趟黑市,換取這種材料!”
      “不急,這件事,還是先找掮客問一下,如果真有我們所需的材料,那……我會親自走一趟!”大將軍夫人道。
      “夫人,您可不能去……”
      靳錚跟老湯異口同聲,開口阻止。
      “你們這些人,怕是早已經上了天河生靈的黑名單,跟他們交易,還是我去的話最合適。”這個氣質溫婉的中年女人認真起來,身上帶著一股不容拒絕的氣場。
      隨后大將軍夫人讓人安排了豐盛的晚餐,招待這群年輕人。
      她也從靳錚跟老湯的口中,聽說了更多關于這群來自三大帝國的人族年輕人的事情,心里對這群人年輕人也是高看幾分。
      畢竟,能跟神族正面對抗的人,總是令人欽佩的。
      就這樣,大將軍夫人隨后悄然離開紅楓城,老湯跟靳錚則留在了這里。
      老湯還將那兩個他覺得天賦不錯的孩子帶過來,跟白牧野一起學習各種符篆術。
      說是孩子,其實年齡也都不小了,都比小白同學大。
      一個名叫謝雙的年輕女孩兒,今年二十三歲,一個名叫周武的年輕男子,今年二十四歲。
      兩人全都是高級符篆師境界,對符篆術也都有著屬于自己的理解。
      一開始謝雙跟周武兩人對小白這個過于好看的年輕人還有些不信任。
      即便他們聽見老湯跟小白叫白師,心里面也多少是有些不以為然的。
      在他們看來,這個長相過于好看的年輕人根本沒資格教他們。
      雖然沒有開口質疑,但眉宇間的神情,卻是充滿了質疑。
      小白沒有給他們太多機會去發揮什么,畢竟他對前站這里的守護者們印象還是不錯的。
      干脆利落的露了兩手,謝雙跟周武幾乎當場就跪了。
      為什么說前站這里的人純粹呢,原因也就在這了。
      對有本事的人,所有人的態度都出奇的一致。
      隨后幾天時間里,白牧野每天教導老湯跟兩個年輕人各種符篆術。
      包括符醫類別的各種符篆術,也都沒有藏私。
      日后若是能通過醫術類的符篆術多救一些守護者,小白這一番苦心就算沒白費。
      林子衿一大群人則每天跑去城里閑逛,從一開始的不熟悉,到漸漸融入進來,他們也只用了兩三天的功夫。

      不得不說,紅楓城這里面好東西真的不少!
      有太多都是這群三大帝國人從未見過的。
      同樣,他們身上也有很多前站大陸這里的人們聞所未聞的。
      于是各種交易,就這樣順其自然的產生了。
      紅楓城里的人也都知道了這群年輕人的來歷,但雖然好奇,卻沒有那種過分圍觀的場景。
      經常會有一些小朋友,跟在林子衿這群漂亮小姐姐身后。
      林子衿等人便經常會拿出一些糖果送給這群孩子。
      短短幾天的時間,她們的名聲就已經傳遍整個紅楓城的大街小巷。
      這里的人對這群年輕的外來者們,也是特別的友善。
      林子衿甚至在這里找到了幾種可以提升她手中那把大刀品質的金屬!
      這些金屬如果拿到三大帝國絕對會引起天大的轟動,會讓包括大宋家這種鍛造世家的鍛造師們瘋狂。
      但在這里,林哥甚至沒費什么力氣,幾乎半賣半送的得到了很多。
      “可惜我們當中沒有一個厲害的煉器師,要不,我自己學學?”林子衿得到這幾種罕見的金屬之后,因為不能第一時間用起提升大刀品質,有些郁悶的對白牧野說。
      “我覺得這個想法挺不錯,可以學學。”對林子衿這種有些異想天開的想法,小白當然是鼓勵和支持的。
      于是,林子衿就真的跑去紅楓城一家武器行里面拜師學藝去了。
      也不知她是怎么跟人家說的,反正收徒極為嚴格的武器行首席鍛造師,居然答應了教她打造武器!
      十天后,眾人還是沒能等到大將軍夫人的歸來,大家開始有些擔心了。
      不過老湯跟靳錚倒是挺淡定,看著前來詢問的白牧野,靳錚說道:“黑市距離這里極遠,即便以夫人的腳力,沒有十天半月的時間,也別想從那里回來。”
      白牧野點點頭,隨后前去給大將軍梳理經脈。
      這些天他每天都會過來給給大將軍用上一些凈化符,然后再跟大將軍聊一會。
      從大將軍這里知曉了大量關于前站大陸的信息。
      大將軍果然不是那種腐朽之人,對夫人親自去黑市尋找那兩種材料,他表示了贊同。
      “到時候應該難過的是那群天河生靈,用他們的材料,最后干掉他們。這不是很好的一件事情么?”
      大將軍其實是個很風趣幽默的人,年輕的時候也曾進入過三大帝國。
      “我去過神圣帝國和祖龍帝國,當時給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人類世界的繁華以及那璀璨的科技文明。可惜,那種文明在前站世界這里,很難實現,因為這地方,戰爭才是永恒的主題。”
      白牧野問大將軍,天河生靈到底從哪里來。
      說是域外,可整個宇宙,不都是一體的么?
      “并不是你想的那樣,這個宇宙里面飽含著多不勝數的不同位面。實際上,你們難道沒發現,前站這里,跟三大帝國的世界,就已經不是同一位面了嗎?”
      大將軍說話的氣力照比前些天,已經足了太多,精氣神看上去也很好。
      他看著白牧野,笑著說道:“世界之大,無奇不有,那天河生靈,就是來自另一個位面的生靈,不是我們帶有偏見……實際上,前站世界是最沒偏見的一個地方!”

      這話白牧野是認同的。
      畢竟這塊巨大的大陸之上,從古至今,萬族林立。
      大將軍道:“天河生靈骨子里天生就充滿嗜血和殺戮,無論是智慧生靈,還是那些非智慧生靈,都一個樣,無盡歲月以來,從未見過例外。”
      “難道就從來沒有人進入到天河,去看看它們到底來自何方嗎?”白牧野問道。
      “天河之兇險,是我們完全無法想象的!”大將軍苦笑道:“無數前人都做過你說的事情,但無一例外的,沒有人回來。”
      “所以我們也只能被動的等待著天河生靈從那里面不斷爬出來?天河是最前沿戰場,這里……是第二戰場?”白牧野問道。
      “是啊,”大將軍點點頭,嘆息一聲,“如果有一種一勞永逸的方法,可以斷了天河生靈的根,那絕對是死而無憾了。畢竟,沒有任何一個地方的人,會喜歡永遠處在戰爭狀態之下。”
      這倒是一句大實話。
      沒有人天生就應該成為守護者,肩負著守護萬族的重任。
      就像這紅楓樹遍地的紅楓城里面那群天真爛漫的孩子們一樣,他們也應該像三大帝國的孩子們一樣,去享受快樂的童年。
      這里的人們,也都應該像三大帝國的那些人一樣,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現實卻是,前站這里,終年處于戰爭狀態之下;三大帝國,也同樣籠罩在神族的陰云之中。
      相比起來,三大帝國的人族那邊,情況要比這里好上一些。
      “所以你想改變的,是這所有一切?”
      水塘邊,林子衿和問君并肩坐著,看著白牧野坐在那里釣魚,林子衿對問君問道。
      “我之前想要改變的地方,并不包括這里,因為那個時候,我并不清楚這些,”依然帶著面具的問君幽幽道,“我的傳承記憶當中,有許多無法明言的事情,我自幼便想改變這一切,可惜憑借我的能力,想要實現太難了。但現在,我看見了希望!”
      問君說著,眼中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
      她偏頭看了一眼林子衿:“因為我遇到了你們!”
      “嘻嘻,那是!”林子衿有些小得意。
      “你不懂,當咱們逃出三大帝國疆域范圍,進入到這個位面那一刻我有多興奮!”問君說道:“因為我終于擺脫了那群老家伙們的監視。就算他們最后也能推算出來我去了什么地方,但等他們找到前站世界這里……”
      問君說著,忍不住輕聲冷笑起來。
      林子衿道:“他們找得著才怪!”
      “不僅如此,那些死而復生的老家伙們的境界跟戰力,也完全恢復不到當年了。來到這地方,發現到處都是帝級生靈,他們也同樣會頭疼的。”問君說著,忍不住開心的笑起來。
      坐在水邊的白牧野問道:“監視你的那些老家伙,都是從上古時代活到今天的?”
      “嗯。”問君輕輕嗯了一聲,然后道:“但我不能說太多,不然會被他們感應到,不能輕易提及他們的名字。他們跟如今的帝級生靈不同,他們都曾經站在更高處過。”
      林子衿輕輕嗯了一聲,白牧野也點點頭,手里面魚竿一抬,一條一尺多長,通體銀色的細長魚被他釣上來。
      這條魚活力十足,拼命掙扎著,也沒辦法逃開。
      小白同學一臉開心的把魚扔進身邊的一個水桶里,里面此刻已經有幾十條了。
      這個水塘不大,但魚卻真的不少,有傳說這個水塘連接著一條巨大的地下河,很多魚類都是從地下河逆流游上來的,也不知真假。
      反正這種細長的銀魚味道十分鮮美,他們來紅楓城第一天的時候,就曾嘗過它的味道。

      傍晚時分,幾個人開開心心的拎著水桶往回走。
      剛到大將軍府門口,就聽見里面一陣慌亂。
      幾人相互對視一眼,快步往里走去。
      一進內院頓時被眼前場景嚇了一跳,平日里氣質溫婉但關鍵時刻氣勢驚人的大將軍夫人此刻渾身是血,面對涌出來的大群府上人,強撐著沖大家擺擺手。
      就在小白他們進來的一瞬間,大將軍夫人身子一軟,倒在地上。
      “夫人您怎么了?”
      “夫人您沒事吧!”
      “夫人您醒醒!”
      大將軍府上一群人全都有些毛了。
      靳錚跟老湯一臉嚴肅的分開眾人,老湯用剛剛學會的治療符給夫人簡單救治一番,臉上露出無比凝重之色。
      別說是他,就算是小白制作出來的治療符,最多也只能救治一下神級的傷勢,面對帝級的大將軍夫人,幾乎是無能為力的。
      但白牧野還是用了幾張在大將軍夫人身上。
      他的治療符終究比老湯這個初學者畫出來的品質高太多。
      大將軍夫人被抬進屋,隨后悠悠轉醒,看著眾人,有些無奈的道:“我被發現了身份,對方終止了交易,發現情況不對之后,我第一時間逃走,但還是被盯上了……你們別擔心,我死不了。”
      靳錚臉色鐵青,咬牙道:“嫂子,是誰?”
      這是白牧野第一次見靳錚跟大將軍夫人叫嫂子,可見他情緒此刻正處在極度爆炸的狀態之下。
      躺在床上的大將軍夫人苦笑道:“那個掮客不知為何,出賣了我們。”
      “您跟他說實話了?”靳錚問道。
      大將軍夫人嘆息道:“那掮客也是朋友介紹的,所以我就說了實情,大家都是人族,按說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結果,要跟我交易的另一方面,恰巧就是當年傷了我夫君那邊的人……”
      “該死!”靳錚一臉猙獰。
      老湯在一旁也是氣得胸口劇烈起伏。
      發生這種事,是大家都沒想到的。
      正常情況下,同為人族的掮客,是無論如何都不應該做出這種事情的。
      且不說掮客本身就應該保持中立,前站這里跟三大帝國的民風完全不同。
      所以無論老湯還是靳錚,大家都無法接受那掮客的背叛。
      關鍵是,大將軍要尋找那兩種材料的事情曝光了!
      天河生靈那邊的勢力肯定會嚴防死守,絕不會再允許那兩種材料流出來。
      身為世代死敵,那些有智慧的天河生靈要是還能把那兩種材料放出來,簡直絕無可能。
      這才是最令人頭疼的事情。
      “都怪我,太信任對方了。”大將軍夫人很自責。

      靳錚一臉認真的道:“嫂子別這么說,無盡歲月以來,這種叛徒在咱們前站世界還沒出現過,早晚收拾他!但現在我們當務之急,一是治好你的傷,二是無論如何,也要弄到那兩種材料!”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
    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