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85章 紅楓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85章 紅楓城字體大小: A+
     
      對小白來說,能認識三十六號要塞這群朋友,同樣也算是一個意外收獲。
      這是一群非常純粹的人。
      生活在三大帝國的年輕人很難去想象,世上還有前站這樣一個地方;很難想象,前站這里的人們,終其一生都在跟天河爬出來的生靈戰斗。
      在他們的生活中,找不到多少跟娛樂有關的東西,更看不見多少和享受沾邊的場面。
      對他們來說,能快速提升自己,多擊殺天河爬出來的生靈,就是人生的目標,能吃一頓味美的天河生靈肉食,就算幸福的享受。
      這在三大帝國的人看來,簡直是不可思議的。
      即便三大帝國頭頂有來自神族的陰云籠罩,但實際上去看看那些歌舞升平的大城市就知道了。
      能生在三大帝國,真的是一種巨大的幸福。
      也正是這個原因,小白才愿意將自己的符篆術留下一部分適合老湯,適合這里年輕孩子學習的。
      不為別的,只因他來過、見過。
      紅楓城比想象中還要巨大很多,高大的城墻,足有上千米高!
      城墻光潔如鏡,無比平滑,以這群人的眼力,甚至看不出那散發著灰色光澤的城墻究竟是什么材質。
      城墻上方,靠近之后便能清楚的感覺到,有一種結界的力量在這里緩緩流動著。
      同時,城墻上方的垛口,一門門森然的大炮排列整齊,令人望而生畏。
      還有一些如雕塑般的身影,站在城墻上守衛。
      但讓人感到奇怪的是,城墻四周沒有城門。
      老湯在白牧野身邊殷勤解釋道:“前站的城,不能有城門。不管多堅固的城門,都很難防住那些強大而又恐怖的天河生靈的攻擊。這城墻,也是特殊材料制成,這種材料放眼整個前站大陸,也只有一個地方才有。所以想要建一座城并不容易。”
      “這跟人類的城市完全不一樣。”白牧野有些感慨。
      “是的,我曾去過一次人類世界,大概二十多年前吧,見識過人類世界的繁華,也見識過你們人類世界的建城速度,真的令人驚嘆。但那種城,根本不適合前站大陸這里。隨便一個帝級的天河生靈,都能輕而易舉的將其毀掉。”
      白牧野點點頭,原以為這世界強者很少,來到這里才發現,不是這世上強者少,而是自己的見識淺。
      “其實你們的先祖已經很厲害,從遙遠的銀河系,歷經幾十萬年光陰才到達這里。然后只用了幾千年時間就發展到令人驚嘆的程度。如果不是神族的突然攻擊,相信這八千年來,你們三大帝國涌現出的頂級高手,絕不會是小數目。畢竟,你們的人口基數太大了!”
      白牧野笑著點點頭:“人多力量大。”
      老湯也有些感慨,看著白牧野:“比如白師這種,前站大陸歷經無盡歲月都沒能出現一個,倒是有一些靈戰士方面驚才絕艷的天驕,但符篆師這種特殊職業的,卻是一個也沒有。”
      “您謬贊。”白牧野謙虛的笑了笑。
      他們這艘飛船,很快就被放行進去。
      還在天空中,眾人看著下面鱗次櫛比排列整齊,散發著恢弘氣息的的灰色房屋,都覺得有些新鮮。
      “這座城大概有兩百多萬人口,里面居住著十幾個要塞的家屬親人。如果沒去過三大帝國的話,也會覺得這里很繁華。”老湯微笑著給白牧野介紹到。
      看著下面車水馬龍的場景,白牧野點點頭:“其實也很不錯了!只是這里人的衣著,更接近我們人類遠古銀河系時代的古老時期。”
      “這里的衣著,萬古以來,都沒有特別大的變化。而且這里人穿的衣服,大部分都是頂級材料制成的,萬年不腐,還有防塵、防火、防水等功效。所以說起來,也挺好的。”老湯說道。
      在場這些人眼睛都亮亮的,心說這豈止是挺好?

      萬古不腐,防塵防水防火……這是真正的寶衣啊!
      三大帝國的服裝雖然也都是各種頂級高科技材料制成,同樣擁有上述那些功能,但更多還是用在了美觀這方面。
      只有那些戰衣,才會以實戰效果為主。
      但那些成批量生產出來的戰衣,最多也就是在宗師層次以下有點作用。遇到大宗師,那些高科技裝備還能發揮出的功效,就已經是微乎其微。
      而那些手工制出來的頂級戰衣,不但存世量極為稀少,而且價格……也絕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別看符龍戰隊這群人都很有錢,可如果想買一件神級戰衣的話,就算有再多錢,也是很難買到的!
      除非用同等級的東西交換,那還得是人家愿意跟你換才行。
      單谷看著老湯問道:“前輩,那些寶衣都是什么品級的?”
      老湯是個很耿直的人,愛屋及烏之下,對白師身邊這群同伴也都很尊重。
      他笑著說道:“你們喜歡,回頭可以送你們一些,這里的衣服,大多數都是大宗師級別的。”
      “大宗師級別?是不是意味著可以抗住大宗師的攻擊?”單谷眼睛亮起來。
      很多人的眼睛也都更亮了。
      這時候,飛船已經落在一處巨大航天中心里,停穩之后,老湯一邊帶著眾人往外走,一邊說道:“倒也談不上能抗住大宗師的攻擊,如果攻擊落在衣服上,當然是能擋住的,但也不是絕對,如果站在那不動,任由一個大宗師攻擊,很快就可以破防。而且,戰斗的時候,敵人也不可能只盯著你身上打吧?頭和脖子才是最容易受到攻擊的。”
      單谷道:“那有沒有什么頭盔啊,保護脖子的裝備?”
      老湯看了一眼單谷,剛要說話,靳錚在一旁笑道:“有,頂級綠神金制成的騎士裝,可以武裝到牙齒!”
      “哇,那能買到嗎?”單谷一臉驚喜,不過隨即想到什么,看著靳錚,“綠色的?”
      “對呀,象征著生命的氣息!”靳錚一本正經。
      “您認真的?”單谷滿頭黑線的看著靳錚。
      靳錚一臉茫然,看著眼神同樣很怪異的其他人:“我說錯什么了嗎?”
      單谷:“不,您沒錯,那的確是生命的顏色!”
      靳錚微笑:“回頭我帶你去看,喜歡可以買一套。正常情況下,這里東西是不賣外人的,不過有我們帶著,沒什么問題。”
      “嘿嘿,還是不必了,咱正事要緊,我不能耽擱大家時間。”單谷一臉認真,努力的解釋著。
      其他人則都憋著笑,也不跟靳錚解釋。
      靳錚云里霧里的,啥也不知道,也不好直接問,只能帶著這群人,分別上了幾輛飛車。
      在車上,靳錚說道:“說起來,飛車真是好東西,相當于大宗師級的飛行法器了,但即便是普通人也都可以使用,這些飛車,都是我們當年從三大帝國那邊采購回來的。”
      白牧野剛才就發現這些飛車看上去都有些年頭了,如果是在三大帝國,恐怕也只有在一些收藏家那里才能見到它們的身影。
      比他最初那輛老爺車還要古老很多。
      但在這里,這些飛車依然被保養的很好,當成寶貝一樣對待著。
      心里想著,白牧野問道:“靳哥,你們難道從來沒想過離開這里,去三大帝國那種人類高度集中的世界生活嗎?”
      “離開這里?為什么要離開這里?這里有什么不好么?”靳錚一連串的疑問,滿臉不解。

      “這里充滿危險,朝不保夕,而且物質條件也比三大帝國那邊差太多了吧?”單谷在一旁道。
      靳錚笑了笑,道:“如果這里的人都走了,那誰來守護它?我們生下來就是守護者,存在的意義就是守好這地方。人類世界固然好,但那不屬于我們應該去的地方。”
      這種想法,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很難理解的。
      內心深處甚至會有一種他是不是傻的感覺。
      可同時,聽了靳錚的話,大家心里全都升起一股濃濃的敬佩感。
      真的是一群非常純粹的人,不需要和他們接觸太久,就會打心眼里生出一股對他們的敬佩之意。
      飛車最后落到一處安靜的宅院內,應該是事前就已經得到消息,幾個青年男子第一時間出現在眾人面前,將白牧野一群人迎接進去。
      一群人被安頓好了之后,靳錚和老湯請白牧野過去。
      見到那位大將軍的時候,向來淡定從容的小白臉上忍不住露出一絲淡淡的驚訝和……不忍。
      安靜的房間里,床上躺著一個形容枯槁的老人,如果不是感知能力超強,甚至會認為這是一個已經死去的人。
      老人渾身瘦得皮包著骨,皮膚是不正常的青黑之色,眼窩深陷,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大將軍,我們請人過來給您治病。”靳錚來到大將軍床前,紅著眼圈輕聲道。
      這時候,躺在床上的老人手指輕輕動了動。
      他費力的伸出一根食指,慢慢的搖了搖。
      這是……不想治?
      白牧野看著靳錚。
      房間里一個溫婉的中年女子,看起來應該是大將軍的家眷,神情悲戚的低聲說道:“他說,他已經不成了,就不要再浪費資源在他身上,他這病,治不好的。”
      老人的手指,緩緩垂下。
      白牧野看得心頭一陣難過。
      “大將軍一生都在跟天河生靈戰斗,即便重傷倒下,心里也一直惦念著要塞的事情,”靳錚用力的抿了抿嘴,看著白牧野道,“所以,小白,拜托了!”
      老湯也在一旁說道:“如果能夠治好大將軍,不管付出怎樣的代價,我們都愿意承受,缺少什么材料,我們就去尋找!”
      白牧野點點頭:“你們先別急,我先看看大將軍的狀態。”
      小白并不是醫生,也不會瞧病,但他的腦子里卻有著各種頂級的醫術類符篆術!
      之前符篆師寶典上關于這些醫術類符篆術也有著詳細的記載,對于它們適用的病癥,有著精準的說明。
      過去小白境界不夠,無法解讀,如今到了大宗師巔峰境界,已經解鎖了其中的大部分。
      這時候,房間里那中年女人悄然把靳錚拉出門外,把門關好,站在門口小聲問道:“靳錚統領,這人這么年輕……他行么?”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這些年來,這位大將軍夫人已經不知失望過多少次。
      每一次都是飽含著強烈的希望,但到最后,只剩下無盡的失望。
      她有些怕了。
      就像躺在床上形容枯槁等死的大將軍一樣,幾乎放棄了生的希望。

      靳錚用力點點頭,輕聲道:“夫人,可別看他年輕,也別被他那張臉給騙了,這是個有本事的人!”
      屋子里的小白有點無語,什么叫別被我這張臉給騙了?
      我臉怎么了?
      門外,大將軍夫人在聽了靳錚對白牧野的一番介紹之后,也不由露出驚訝之色。
      輕聲道:“這么年輕,就這么有本事么?”
      “夫人,有志不在年高,說不定這一次,大將軍他……真的有救了。”
      說實話,靳錚自己心里面也是很沒譜的。
      畢竟白牧野戰力再如何強大,但在符醫這個領域中是否有建樹,大家并不清楚。
      所以,這位大將軍夫人聽了之后,也只是輕輕點點頭,然后跟著靳錚回到房間里。
      剛一推門,便聽見老湯驚呼一聲。
      靳錚倒是沒有多緊張,大將軍夫人卻嗖的一下消失在原地,下一刻,穿過客廳,進入到大將軍的臥室內,那一身強大的氣場轟然爆發。
      不過接著便將氣場徹底收斂回去,呆呆的看著睜開眼睛,試圖坐起來的丈夫。
      “這是……”跟著進來的靳錚也有點懵。
      “神乎其技,神乎其技啊!白師這本事,當真令人嘆為觀止!”老湯一臉興奮,開心得像個七八十歲的孩子。
      大將軍夫人剛剛還以為發生了什么意外,所以氣場全開的沖進來,結果卻看見這讓她心都顫抖的一幕。
      她傻了。
      呆呆站在那,癡癡的看著床上那瘦的皮包骨的老人,眼淚跟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往下落,但她卻似乎毫無知覺。
      “哭什么,戰場殺敵的那股氣勢……我的無敵女將軍,哪里去了?”老人說話的聲音很輕,輕到不仔細聽根本聽不見的地步。
      但氣質溫婉的中年女人卻哭得更兇了,雙手掩面,泣不成聲。
      靳錚紅著眼圈,先是仰著頭,把臉別在一旁,深吸一口氣之后,才看著白牧野輕聲道:“大將軍自從三年前就幾乎不能開口說話了。”
      中年女人拿開手,滿臉淚痕,但卻沖著白牧野施禮:“公子,剛剛我有些反應過度,還請公子見諒。”
      白牧野微笑:“無妨的。”
      “感謝公子,救我夫君!”中年女人再次盈盈下拜。
      白牧野連忙還禮,道:“大將軍的問題并沒有得到解決,我只是用凈化符梳理了一下他身體里面的經脈,具體的癥狀,還得具體解決。”
      “我,還有救?”被中年女人扶著靠在床頭的老人,一雙眼望向白牧野。
      老湯、靳錚和中年女人這會兒,也全都看向白牧野,他們的眼神中,充斥著強烈的希望。
      白牧野點點頭,十分肯定的道:“能救。”
      呼!
      幾個人幾乎同時長出一口氣。
      “但是……”小白微微皺眉。

      眾人的一顆心猛的又懸起來。
      “有些材料,我身上沒有,我可以將這些材料寫下來,大家看看什么地方找到,或是買到。”小白沒有賣關子,第一時間說道。
      “只要這世上有的,不管它在哪,我們都會去把它給找來!”靳錚一臉認真的道。
      隨后,白牧野寫下幾種材料,以及這些符篆材料的特征,交給老湯。
      靳錚把頭伸過來看了一眼,作為一個外行,他完全看不懂。
      老湯倒是看得時而皺眉,時而舒展,片刻之后,長出一口氣,看著靠在床頭的老人和中年女子道:“大將軍,夫人,這些材料,有些很快我們就能湊齊,有些就算我們沒有,但我也都聽說過,并且知道什么地方有!”
      大將軍靠在床頭,依然十分虛弱,有些艱難地道:“會不會……很難?”
      老湯笑道:“您就放心吧,這些事兒,不需要您來操心,交給我們便是!”
      隨后,白牧野又用了一些凈化符在大將軍身上,然后囑咐他好好休息,不要多說話。
      眾人一起離開這間屋子,來到另一間專門會客的房間里。
      大將軍夫人跟著一起過來,親自給眾人沏好茶水之后,才看著老湯問道:“是不是很難?”
      老湯依然笑道:“夫人,交給我們……”
      大將軍夫人看著老湯,也不說話。
      老湯撓撓頭:“這些材料,大多都能弄到,只是有兩種……只在敵占區才有。”
      聽了這話,靳錚跟大將軍夫人臉上都露出凝重之色,一旁的小白則聽得一頭霧水。
      靳錚輕聲道:“天河生靈,并非都是那種只有強大破壞力卻智慧低下的,它們當中,還有很多智商特別高。從天河爬出,來到這里之后,發現短時間內很難逃出去,或者有一些根本就不想逃出去,于是便在這里聚集起來,形成一股股的勢力,經過這么多年的發展,有些勢力已經成了規模。”
      靳錚說著,忍不住嘆息:“無數年來,我們也曾試過組織強大的力量去攻打那些地方,每一次都損失慘重,卻都未能真正攻下那些地方。”
      大將軍夫人在一旁道:“前站太大了,有很多特殊的地方,易守難攻,即便是一群帝級強者,想要打穿那里,也根本不可能。”
      “所以我們想要尋找的材料,其中兩種,是在這種地方?”白牧野看著老湯問道。
      老湯點點頭,隨即一臉堅定的看著中年女子:“夫人請放心,既然大將軍有望恢復,我們這些人即便付出生命,也一定會將這兩種材料拿回來!”
      “不行!”
      大將軍夫人拒絕得毫不猶豫。
      她一臉認真的抬頭看著老湯,再次重復道:“不行,我不同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
    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