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84章 白師再次上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84章 白師再次上線字體大小: A+
     
        轟隆隆!

        這一次,小白那鋪天蓋地的符篆可不全都是控制符了。

        相反,控制符只有寥寥幾張,隱藏在大批量的各種其他符篆當中!

        更多的,則是各種五行元素符篆。

        冰箭、火雨、重力、風刃、光箭……看上去都不是什么特別高級的符篆術,但那威力卻太驚人了!

        原本幾個帝級的天河生靈已經穩占上風,如今被白牧野突如其來這么一攪和,頓時陣型大亂!

        前站這片大陸上,生靈的修為真的不能跟三大帝國去比較。

        不然信心會分分鐘崩塌。

        但好在三大帝國還有小白這種妖孽一樣的天驕。

        中階巔峰的神符師,在沒有執掌至尊權杖的情況下,就已經可以橫擊帝級生靈了!

        若是拿起至尊權杖,精神力瞬間踏入高階的情況下,他甚至可以被稱之為帝級生靈的噩夢!

        幾個帝級的天河生靈倒是沒死,但瞬間都被打懵逼了。

        看著眼前這個帥氣的人類青年,眼神中都露出無盡的茫然之色,這個見鬼的人類是從哪冒出來的?

        轟隆隆!

        這會兒一群要塞里面的強者如同瞬間爆發一般,紛紛開大——

        各種強悍的攻擊不要錢一般往對面這群天河生靈身上招呼。

        遠方一箭一箭往外射的單谷一臉無語:“這群天河生靈,怎么感覺腦子有點缺弦兒?這還不跑?”

        嗖!

        幾個天河生靈拔腿就跑。

        即便被攻擊得搖搖欲墜也不回頭。

        三十六號要塞,太可怕了!

        以后再也不來這邊了……

        眼看著這群帝級生靈撒丫子逃了,三十六號要塞的強者并未追趕,反倒是如同看神仙一樣看著白牧野。

        湯大宗師也懵了,站在虛空,一雙眼里的眼神特無辜,充滿茫然,感覺自己在做夢。

        “咋不追啊?”白牧野有點遺憾。

        林子衿和問君同樣一臉遺憾,她們是真想跟這群帝級生靈好好打一架。

        畢竟之前可是從來沒有這種機會啊!

        “你們……是人?”

        氣喘吁吁趕過來的靳錚,問出了一句讓白牧野等人一臉無語的話來。

        不是人是啥?神仙?

        湯大宗師這會兒像是回過神來,一臉鄭重的來到白牧野面前,抱拳,躬身,認真施禮。

        “哎,前輩,您這是干嘛?”白牧野趕忙一側身。

        “前輩別鬧,晚輩之前有眼不識真神……”湯大宗師那凝重的神情,認真的模樣,讓靳錚和其他幾個三十六號要塞的強者都有點懵。

        這個看一眼便覺賞心悅目的年輕人……是個大前輩?

        白牧野一臉無奈,看向靳錚,希望他能給自己解釋下。

        畢竟就連自己爸媽在這群人面前,都是晚輩,他算個毛線前輩啊!

        誰曾想靳錚也瞬間一臉凝重的沖著白牧野抱拳躬身,認真施禮:“白前輩,在下有眼不識泰山……”

        白牧野:“……”

        林子衿:“……”

        問君:“……”

        仨人都有點傻眼。

        在下?

        您往哪下啊?

        你是帝級強者啊!

        雖然看著年輕,但至少也得幾百歲了吧?

        湯大宗師這種七老八十的都是你們眼里的天才年輕晚輩……我才二十,才二十啊!

        其他幾個三十六號要塞的人紛紛過來見禮,雖然沒有口稱前輩,但至少態度上全都變得特別恭謹。

        完全一副對待平輩甚至是前輩的態度。

        人類也有老頭子老宋那種年齡并不算特別大的神符師啊!

        我們真的不是前輩!

        白牧野在心中咆哮著。

        一臉MMP的看著這群人:“我真二十。”

        “前輩別開玩笑了,我聽說過的最年輕的神符師,是一年前還是兩年前來著……前往天河的一個兄弟,他姓白名勝,絕對算是千古罕有之天驕啊!像您這種能直接跟帝級生靈對戰的神符師,怎么可能是年輕人?但前輩看著是真年輕,一點都不顯老。”湯大宗師一臉認真。

        白牧野:“……”

        他一臉認真的看著湯大宗師:“前輩,您說那個白勝吧,他是我叔爺,我爹娘呢,您可能十來年前也見過,我長得跟他們很像啊!我是白勝那老頭的孫子啊!”

        湯大宗師:“……”

        靳錚一臉疑惑的看著白牧野:“你真是當年那對年輕夫婦的兒子?”

        “這世上喜歡占便宜的人不少,可沒事認爹認媽的……我真沒那愛好!”白牧野一臉無奈,“我還想自己努力。”

        湯大宗師:“……”

        老頭還是一臉茫然的表情。

        這時候,陳謙帶著一群人從遠方趕來。

        原本他臉上還帶著一抹擔憂之色,沒想到情報有誤,天河生靈竟然不止兩個,暗中還有埋伏。

        這讓他憂心不已,生怕這邊吃虧。

        結果到了近前,卻看見如此詭異的一幕。

        一群人圍著白牧野,臉上的表情特別怪異。

        “大家都沒事吧?沒事就好,還干掉了一個帝級天河生靈,不錯不錯。算是不小的收獲!”陳謙雖然依然很嚴肅,但看得出,他的心情還是很愉悅的。

        湯大宗師瞬間飛到陳謙面前:“將軍,他是當年那對從咱這路過的夫婦的孩子?”

        陳謙點點頭:“是啊,怎么了?”

        湯大宗師呆立半晌,身子輕微哆嗦著。

        陳謙微微皺眉,心說小湯今天這是怎么了?他看向靳錚,希望能得到一個答案。

        靳錚苦笑道:“將軍,小白……是個神符師。”

        “嗯,神符師就神符師嘛……嗯?什么?你說他是神符師?”陳謙當場就呆住了,看著白牧野,一句話也說不出。

        直到回到三十六號要塞,陳謙和湯大宗師這群人看上去依然一臉茫然。

        這個世界到底怎么了?

        什么時候,二十歲的年輕人,也能成神符師了?

        這是在搞笑嗎?

        他們現在甚至懷疑白牧野的身份,到底是不是當年那對夫婦的兒子。

        “你們誰能說說,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回到要塞之后,大門一關,陳謙看著白牧野一大群人,一臉茫然的問道。

        單谷自告奮勇:“我來說!”

        說著還看了一眼靳錚。

        靳錚臉頰肌肉抽了抽,嘆了口氣:“你……長話短說。”

        “您瞧好吧!”單谷頓時一臉興奮,開始吧啦吧啦。

        半個小時后。

        吧啦吧啦。

        一個小時后。

        吧啦吧啦。

        白牧野這群人全都聽得快要睡著了。

        但陳謙這邊一群人,卻一個個聽得眼睛錚亮。

        看向白牧野的眼神,如同看著一個稀世珍寶。

        “我人族……終于出了一個妖孽級的天驕,人族之幸,人族之幸啊!”陳謙忍不住仰天長嘆,那張古板的臉,不再古板,眼圈微紅,看著單谷:“你說的非常詳細……”

        “將軍,我還沒說完,話說大亂斗開始之后……”

        “好了好了,孩子,夠了,我已經明白了。”陳謙不打算讓單谷繼續了,否則晚飯時間結束,他都不一定能說完。

        單谷一臉郁悶:“我白哥在大亂斗上的表現簡直驚艷人間,你們真不打算聽嗎?真的不打算聽聽?”

        “不聽了不聽了,再驚艷,也驚艷不過二十歲的神符師轟殺帝級天河生靈,”陳謙那張古板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來,“看來你們被追殺,也在情理之中了。那些神族大人物,但凡有點見識,都絕不會放過你這種恐怖的年輕大能。”

        湯大宗師在一旁感慨道:“用絕世天驕、妖孽這樣的詞語,已經沒辦法形容白公子了。”

        獲得尊重,往往就是這么簡單,這么的……樸實無華。

        當擁有卓覺的實力和超凡的境界時,全世界都會對你很友善。

        當然了,敵人除外。

        但即便是敵人,如果真正知道白牧野底細,肯定也會感覺恐懼。

        陳謙看了一眼眾人,沉聲道:“白公子的事情,大家都懂規矩吧?”

        湯大宗師第一個表態:“將軍放心,我們明白紀律,絕不會把這消息傳出去!”

        靳錚也點點頭:“將軍請放心,我們一定會保守這個秘密。”

        陳謙看著白牧野:“白公子,在下有個不情之請……”

        “陳將軍是我前輩,不用如此客氣,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直說便是,能做到的,我絕不推辭。”白牧野微笑道。

        他之所以敢在這群人面前展露出一身境界,其實也是這短短幾日,在這里所見所聞心有所感。

        別的要塞什么樣他不敢說,但這里這群人,絕對是一群特別純粹的人。

        他們就是一群守護者,終年守在這里。

        見到陌生人,他們第一反應就是不要留在這地方,這里太危險!

        雖然這群人可能除了湯大宗師之外,至少都是幾百歲的老人了,但卻依然都有著一顆赤子之心。

        說閱歷,小白沒深到老狐貍那種境界,但說精神力……比他強的人真不多。

        有些東西,精神力感知得來的回饋,遠比眼睛和耳朵,要靠譜得多。

        所以他愿意相信這群人。

        陳謙低聲道:“我原本不是將軍,我們的大將軍,十七年前,在跟一群天河生靈戰斗的過程中,身負重傷。這些年來,我們也求過很多人,但都沒用,前站這里不缺強大的靈戰士,但卻很少有天賦卓絕的符篆師。后來有人說,大將軍身上的問題,只有醫療系的神符師能夠解決。剛剛聽那位單谷……小朋友說,白公子是全系符篆師?”

        白牧野點點頭:“那位前輩此刻身在何方?方便去探望一下嗎?”

        “沒在這里,但方便!肯定方便!”陳謙臉上露出驚喜之色。

        其他人也同樣,眼睛里充滿驚喜。

        陳謙隨后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帶白牧野去看大將軍,卻被靳錚攔住,“小聲”說道:“將軍,讓人治病,咱是不是也得表現點誠意出來?”

        陳謙愣了一下,隨即點點頭,也跟靳錚“小聲”說道:“還是你想的周到,那你去,看什么好,多拿點!不要吝惜什么,咱們求人,就得有個求人的態度!”

        這會兒小白一群人就站在一旁,看著兩人的“小聲說”,都是一腦門子黑線。

        聲音的確是不大,換做普通人可能真聽不見,但問題是,他們這群人,哪個是普通人啊?

        這份耿直,還真不是裝出來的,陳·鈦合金直男·謙將軍,一看就是認真的。

        “陳將軍,這個還是不用了吧?能不能治好還兩說呢,再說,我肯幫忙,也不是沖著好處去的。”白牧野一臉真誠看著陳謙。

        “那不行。”陳謙擺擺手,“要有誠意!”

        好吧,小白一群人也沒招了。

        不過自從來到這,還是第一次有種暢快淋漓的感覺。

        果然,大宗師和神級,就是不一樣!

        其實大宗師也一樣,看看湯大宗師在這里的地位就知道了。

        不過此刻湯大宗師卻跟個小學生似的,在白牧野身邊轉來轉去。

        雖然已經知道小白是真年輕,可心中那團火,卻是沒辦法熄滅。

        反倒隨著知道小白真實年齡之后,愈發強烈起來。

        “內個……”湯大宗師湊到小白跟前,“小聲”問道:“白公子,我有個問題,想跟您請教……”

        白牧野哭笑不得的看著“小聲”說話的湯大宗師:“前輩,您有什么問題就問吧,而且,咱正常聊天就行……”

        “這不是,有點不好意思么。”老頭多少有點臉紅,“關于突破到神級,您最后那道桎梏,究竟是怎么打開的?我已經卡在巔峰大宗師境界多年,用了各種資源無數,可就是……就是打不開。”

        白牧野頓時露出幾分為難之色,這個問題,還真的有點問住他了。

        不是不想說,而是不知道說什么呀!

        難道直接告訴湯大宗師,我沒桎梏,只要基礎夯實了,桎梏就像一層……嗯,就像一個泡沫,輕輕一碰,啪的一下就消失了。

        估計他要說出這話,老頭兒得當場背過氣去。

        “這個,不方便的話,就當在下沒問過……”湯大宗師有點誤會了,也覺得自己問這問題,多少有些過分。

        非親非故的,之前還曾冷言冷語對待過人家,即便是為了人家好,可人一神符師,用得著你這種板著臉的好么?

        “不是,關鍵是……咱們可能有點,嗯,不大一樣。”白牧野苦笑著看著湯大宗師。

        陳謙在一旁已經看明白了,輕嘆一聲:“小湯啊。”

        “哎。”湯大宗師這會兒既不倔強也不頂牛,乖巧得很。

        “人家是一個二十歲的神符師。”陳謙點醒道。

        “啊,我知道啊,所以我才跟白公子請教,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三人行……”

        “他才二十,就已經是神符師了,哪來的什么桎梏啊?即便有,對他來說,也絕對是輕而易舉便能突破的。所以你這問題問白公子,他是真的不知道應該怎么回答你啊!”陳謙都有點不忍心了。

        小湯雖然在他面前還是個孩子,可實際上也已經七八十歲了,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所以不希望他誤會這位年輕的神符師,就把話直說了。

        當然,你讓陳謙委婉,他也得會算。

        呼!

        湯大宗師終于明白了,苦笑著點點頭:“我懂了,唉……明白了,是我自己的問題。”

        白牧野看得都有點不忍心了,道:“前輩也不用氣餒,有時間咱們多交流交流,說不定您也能得到一點啟發。”

        “那感情好,那感情好!”湯大宗師說完,就眼巴巴看著陳謙。

        陳謙有些無奈的點點頭:“這次帶著你一起去,但也必須快去快回,不然要塞這邊容易有危險。”

        白牧野忍不住問道:“陳將軍,如果沒有人看守要塞,那群天河生靈,能打開結界去到外面世界嗎?”

        陳謙道:“短時間內,結界肯定是沒問題的,但若是要塞無人看守,任由他們對結界發起攻擊,經年累月下來,早晚有一天,結界會破碎。到那時,就是人間大劫降臨之日!說不定,就連神族都得跟著遭殃。”

        白牧野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這時候,靳錚從外面快速趕來,手上拿著一枚空間指環,一臉真誠的看著白牧野道:“還請白公子收下。”

        陳謙在一旁道:“千萬莫要推辭!”

        白牧野想了想,從靳錚手中接下這枚空間指環,笑著道:“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他看得出,這群人是真不會玩虛的,推辭來推辭去只會讓他們反感。

        不過下一刻,他臉上笑容猛地僵住,看著靳錚:“靳哥,您這份禮物,有點太重了……”

        精神力一掃,就能感知到空間指環里面的東西,白牧野當場就被嚇住了。

        帝級的符篆材料,堆積如山!

        從未見過的極品靈石,堆積如山!

        各種只在古籍上才能看見的頂級金屬,各種傳說中才有的極品帝級大藥……堆積如山!

        這空間指環雖然沒有大漂亮幫他改造之后的那個體積大,但也沒差多少。

        光是里面的那些符篆材料,價值就已經是不可估量。

        換做往日,看見這些符篆材料他口水不當場流出來就算是注意形象了。

        真的有點太驚人了!

        靳錚搖搖頭:“只要白公子能治好大將軍,別說拿出我們一半的收藏,就算都給白公子,又有何妨?”

        陳謙皺眉看了一眼靳錚:“你怎么才拿出來一半?”

        靳錚頓時有些臉紅,小聲道:“我,我不想著咱們這邊……”

        “糊涂啊!都拿來!”陳謙訓斥道。

        “別,別,陳將軍,靳哥,千萬別,這些都已經太多了,您再拿……我真的沒法接了。”白牧野苦笑著攔住靳錚。

        然后看著陳謙道:“咱這還有多少符篆師?”

        湯大宗師在一旁道:“就我一個,紅楓城里面,咱三十六號要塞的家屬子弟中,還有兩個有符篆師資質的。”

        陳謙點點頭:“不錯,紅楓城,就是我們要去給大將軍瞧病的地方。”

        “前站這大陸上……有城?”白牧野有些驚訝。

        “當然有城,但并不多,而且經常會遭受天河生靈的襲擾。所以時刻都需要重兵把守才行。不過這些年,大家也早都已經習慣了。”陳謙面色平靜地說道。

        “行,湯大宗師也跟著一起去,回頭見到那兩個孩子,我傳你們一些符篆術吧!”白牧野認真說道。

        “那太感謝白公子……不,白師,感謝白師!”湯大宗師無比認真的對著白牧野鞠躬行禮。

        那神情,讓小白同學一下子想起自己另一個不記名的神級徒弟了。

        這群老人家,還真是……認真得可愛啊!

        可實際上,無論是神符醫魯大師,還是眼前這位湯大宗師,對他們來說,都能一眼看出白牧野符篆術的高明來,能夠在白牧野這里,學到高明的符篆術,簡直就是人生的一次重大機緣!

        叫兩聲白師,那不是應該的嗎?

        換做臉皮厚的,讓他直接叫爸爸也會毫不猶豫啊!

        前往紅楓城的路上,湯大宗師興奮得像個小孩子,認真跟白牧野交流著符篆師的種種經驗。

        隨著這種交流,湯大宗師也愈發意識到,遇見這年輕人,絕對是他這輩子最大的幸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
    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