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82章 他是氣運之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82章 他是氣運之子字體大小: A+
     
        此時外面的戰斗變得更加激烈,也不知三十六號要塞的攝像頭覆蓋了多大范圍,反正從鏡頭中可以看出,戰場已經開始漸漸遠離要塞這里。

        剛剛大發神威的要塞炮也停止了射擊。

        近處的一群人還在清理著那群體型碩大長相怪異的甲蟲,而剛剛的帝級強者,在干脆利落干掉幾個巨山一般的龐然大物之后,身形已經出現在很遠的地方。

        在那里,白牧野一群人同樣看見幾道身影,但有些奇怪的是,那幾道身影,竟然都是人形的。

        莫非,從天河中出來的生靈,也有人不成?

        但因為移動速度太快,以至于鏡頭根本無法捕捉到那些身影的正臉。

        戰斗驚天動地,即便是通過光幕觀看,也能感覺到雙方那種恐怖的能量沖擊。

        這種戰斗,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已經脫離了在場絕大多數人的認知范疇。

        即便彩衣、單谷和司音這種得到了古老傳承改變了天賦的人,也很難看清楚雙方的行動軌跡。

        在場這些人當中,唯有小白、子衿和問君這三人,多少能勉強看出一些門道來。

        “這就是前站的戰斗常態?”單谷一臉震撼的嘀咕道:“這也太嚇人了吧?之前那個陳將軍說什么來著?好像說天河的危險程度比這邊要大百倍?十倍還是百倍?”

        司音在一旁說道:“是比這復雜一百倍,危險一千倍!”

        單谷整個人都有點懵了,真的有些被嚇到的感覺。

        危險一千倍?

        特么這地方就夠危險的了好吧?

        出現在這里的生靈,神級的戰士連破防都做不到,唯有帝級出手,才能將其打死。

        然后緊接著又出現了一群可以跟帝級強者打得難解難分的人形生靈。

        前站這里尚且如此危險,那天河得啥樣啊?

        是不是連個安全的角落都找不到?

        白哥跟子衿的父母,境界聽說也沒多高深,他們在天河那里,要怎么才能活下去?

        在場這些人也全都陷入震撼和沉思當中。

        “所以,我真心建議,大家最好還是回三大帝國要更好一些。”白牧野想要趁熱打鐵。

        于秀秀瞥了他一眼:“你就別試圖勸我們了,前面刀山也好,火海也罷,你不怕,我們就沒什么怕的。”

        白牧野有點無奈的苦笑道:“問題是,我沒不怕,其實我挺怕的。但為了找到爹娘,怕我和子衿也得去。”

        林子衿在一旁點點頭,想了想,道:“我去閉關了。”

        說著轉身就走。

        剛剛看要塞里面出去的人跟天河生靈戰斗,她有所感。

        加上之前在天湖,后來在得鳳凰傳承那里,都積累了大量感悟。

        之所以一直壓著沒有讓境界突破,就是為了更加夯實自身的基礎。

        只要能夠把基礎夯實得足夠徹底,那么,接下來的路,就會變得更加容易很多。

        現在,已經夠了。

        問君瞇著眼,沒動地方,但那張面具背后的一雙眼里,卻明顯能看見一抹強烈的戰意。

        “問君。”白牧野突然叫到。

        “嗯?”問君偏頭看了他一眼。

        “我聽說精靈族都是非常喜好和平的……”白牧野道。

        問君把頭轉回到光幕那邊,面無表情的道:“那是你聽錯了。”

        “不是這樣?”

        “不是。”

        “大家都說……”

        “我是戰斗精靈,可以么?”

        “可以可以。”

        身邊一群人聽著兩人之間的對話,全都有種無語的感覺。

        然后。

        白牧野看了一眼問君:“我也去突破一下。”

        問君:“……”你們兩口子用這樣撒狗糧嗎?知道你們恩愛還不行嗎?

        大約一個小時之后,外面的戰斗終于停止了,幾道身影,從遙遠的地方回來,剛剛那些人形生靈,已經消失不見。

        雖然一直盯著光幕,但即便是問君,也沒能看清楚那些人形生靈究竟死沒死。

        不過那些跟金字塔般的巨山生靈,倒是全都一動不動,全都已經死去,這回真的變成大山了。

        接著,外面的所有直播,一個個被關閉掉。

        戰斗結束了。

        但這場戰斗,給在場這些人帶來的沖擊,卻實在是太大了。

        即便于秀秀,現在也忍不住在思考一個問題,如果天河真的比這里還要恐怖一千倍,那么他們這群人去了,豈不是等于給白牧野他們拖后腿?

        不過又想到既然小白和子衿的父母能在天河活下來,就說明天河應該也沒有那么恐怖才是。

        在這種的心思中,這一晚,很快過去。

        第二天一整天,沒人來理會他們,都是到點有人送來豐盛的飯菜。

        白牧野跟林子衿,也全都在閉關中沒有出來。

        第三天早上,林子衿神清氣爽的從自己房間走出。

        剛吃過早餐的問君看了她一眼,不由微微怔住,忍不住道:“你……突破了?”

        “初階巔峰,兩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點靈力,真的很費靈珠啊!”林子衿嘆了口氣,這次突破完,下一次突破的是,再想在短時間內把靈力提升到巔峰,恐怕就有些困難了。

        “大家湊湊就夠了。”問君淡淡說道。

        經過一場戰爭比賽,在場這些人其實口袋里都挺富裕的。

        帝國除了爵位和這些修煉資源,實際上也給不出什么更好的東西了。

        對大家來說,爵位什么的都沒那么看重,真正喜歡的,莫過于各種各樣的修煉資源了。

        姬彩衣在一旁道:“不錯,到時候湊湊就夠了。”

        其他人也都紛紛表態。

        畢竟短時間內,在場這些人想要突破到神級,都有點困難。

        靈珠這東西,對低級靈戰士來說,的確是真正的頂級寶貝,可到了神級之后,除非能像白牧野當年那樣,一口氣弄它幾百顆。不然的話,三個五個,甚至二三十個,并不能讓境界提升太多。

        尤其是到了帝級以后,靈珠的功效,也就只剩下補充靈力。至于拓寬領海的功效……已經失去了。

        所以踏入帝級的靈戰士,除非能找到可以替代的大藥,否則想拓寬靈海提升靈力,也只能一點點通過歲月去積累。

        大藥,對頂級修行者來說,是必爭之物。

        林子衿沖著大家甜甜一笑:“謝謝你們啦,不過,短時間內,應該不用了,我覺得我現在似乎可以和帝級的打一架了。”

        嚯!

        這么嚇人的嗎?

        剛剛沖進神級初階巔峰,就敢和帝級叫板了?

        大家全都一臉震撼的看著她。

        問君看她一眼:“不行,差得遠呢。”

        林子衿垮著臉:“就不能讓我囂張一會兒?神域呢!”

        問君笑起來。

        第三天下午,之前負責接待陪同他們的靳錚再次出現在這里。

        沒有看見白牧野,便微笑著對林子衿問道:“怎么樣,你們考慮清楚沒有?沒問題的話,我現在就送你們離開吧。”

        林子衿搖搖頭:“不,我們要去天河。”

        “嗯,我現在就……什么?你們還要去天河?”靳錚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林子衿,“前兩天那場戰斗你們沒看見?”

        “看見了,你們都很厲害,想不到一個要塞里面,居然就有帝級強者。”林子衿一臉欽佩的表情。

        不是,我們不需要你欽佩,需要你們趕緊滾蛋啊!

        靳錚覺得腦殼疼,他不認為這群年輕人腦子不好。

        實際上,這兩天他雖然沒過來,但也通過這里的勤務兵和每天送餐的士兵,對這群人多少有些了解。

        知道這是一群聰明、優秀又很有禮貌素質的人。

        這樣一群英姿勃發的年輕人,怎么就那么想不開呢?

        莫非嚇唬的還不夠?

        靳錚看著林子衿,然后再看看其他人。

        他不信所有人都是這種想法。

        “你們,看完那場戰斗之后,就沒有想要離開這里,回到你們原本世界的嗎?”

        “我們都不想回去,我們要去天河。”于秀秀微笑道。

        “是的。”蕭玥玥點點頭。

        “沒錯,我們想去天河。”李佩琪微笑道。

        至于歐陽星琪和龐云飛等人,也全都是同樣表情。

        “會死的!”靳錚依然想要努力一下。

        “靳哥,我們都是經歷過生死的。在來這里之前,我們剛剛跟神族打了一架。”姬彩衣道。

        “剛跟神族打了一架?神族又攻打你們三大帝國了?”靳錚驚訝問道。

        “不錯,神族這一次降臨,沒有像八千年前那樣大規模大范圍的進攻,而是選擇了戰爭比賽的方式,我們在場這些人,全都是參與了這場戰爭的人。靳哥我跟你說……”

        半個小時后。

        靳錚已經從震撼轉變為有些麻木,忍不住出言打斷單谷:“嗯,單谷兄弟是吧,我已經了解了,你們的情況,我會去跟將軍匯報一下的。”

        單谷意猶未盡:“我還沒說完呢,后面那場大亂斗啊……”

        “咳咳,我知道我知道,你們贏了,你們在這先等一會,我這就去跟將軍說。”

        靳錚落荒而逃。

        單谷撇撇嘴:“還真是沒耐心呢,你們說是吧?哎彩衣,你怎么睡著了?你們也是……打什么瞌睡?臥槽我說的不夠精彩嗎?”

        ……

        ……

        “你覺得他們沒撒謊?”陳謙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跟自己匯報的靳錚,“神族剛剛攻打過三大帝國?這群年輕人,剛剛參加過一場戰爭?”

        “看樣子不像是假的,那個叫單谷的小家伙雖然是個話癆,但說的已經很詳細,他們應該是在戰斗中擊殺的神族天驕太大,以至于被神族的諸侯王所記恨,想要殺了他們,于是他們就跑了。正好那兩個孩子的父母都在天河,于是他們干脆跑到這邊來了。”

        陳謙深吸了一口氣,想了想,忽然笑起來。

        “將軍因何發笑?”

        靳錚第一時間化身合格捧哏。

        所以說同樣都是這個境界的守護者,為什么陳謙喜歡靳錚?

        “我是覺得,這群小家伙挺有意思的。這樣吧,根據兄弟要塞傳遞過來的信息,明天應該會有兩個帝級天河生靈出現在咱們這里,到時候,帶著他們出去見識一下。是真有本事還是一群水貨,驗驗就知道了。”陳謙說道。

        “將軍,這樣會不會……有點危險?”靳錚問道。

        “危險?沒事,如果他們說的是真的,那么他們不會覺得這有多危險。有我們掠陣呢。”陳謙笑著說道,眼神中有異彩閃動。

        對自家將軍有著極深了解的靳錚一下子明白了將軍的心思。

        這群年輕人,是一群寶貝啊!

        三大帝國有一個算一個,都小氣得要命!

        他們也并非一毛不拔,但扔過來的人,說心里話,都不怎么樣!

        包括那兩個年輕人各自父母,當年送過來的時候,境界也都差得很。

        其實三大帝國從上到下,幾乎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人都不清楚,每年都有很多人,從三大帝國出發,被送往天河。

        這些人絕大多數,都不是什么自愿前往。

        要么,是重刑犯,犯了死罪那種;要么,就是在某些斗爭中的失敗者,不得不接受這種命運。

        對三大帝國來說,前站和天河,其實是很犯忌諱的兩個詞。

        如果可以的話,他們甚至一個人都不往這邊派。

        傍晚時分。

        白牧野終于從房間里出來,他出來的時候,一群人剛要準備開飯。

        見他出來,單谷第一個問道:“白哥,怎么樣?突破沒有?”

        “你當突破是吃飯喝水那么簡單?”白牧野看了他一眼。

        單谷頓時一臉我明白了的表情,點點頭安慰道:“不用太在意的白哥,你已經是人類史上絕無僅有的超級天才了!即便上古文明時代,又有誰能像你一樣,二十歲進入大宗師巔峰?是吧,一時半會突破不到神級,也不用急,那道桎梏它終究不是一層膜,哪有那么容易扌……嘶,老婆你掐我做什么?”

        單谷齜牙咧嘴,看著身邊臉色緋紅的歐陽星琪。

        歐陽星琪怒道:“就你話多!人白哥已經突破了好吧!”

        “啊?”單谷一臉不信,心說我自己兄弟,還沒你了解了?

        白牧野點點頭:“是的,雖然不像吃飯喝水那么簡單,但也難不了多少。”

        “所以你現在?”問君問道。

        “中階巔峰吧,馬馬虎虎四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點精神力。”白牧野嘆息一聲,“高階的確有點難。”

        單谷:(# ̄~ ̄#)

        還是不是好兄弟了,大家還能一塊愉快的玩耍嗎?

        “白哥你學壞了!”單谷一臉憂傷。

        “你白哥本來就是壞的!”李佩琪在一旁說道。

        隨后眾人紛紛恭喜白牧野喜提神級修為。

        震撼嗎?

        不震撼是扯淡!

        二十歲的神符師……放眼過去現在,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的事情。

        怎么可能不震撼?

        但大家又有一種如果是白牧野的話,理應如此的感覺。

        怎么說呢,這就像身邊有一個學霸,第一次考試的時候科科滿分,這時候你震驚、震撼,甚至有些嫉妒。

        第二次人家又靠了個科科滿分,還是震驚、震撼,嫉妒轉換成無奈。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第無數次全都是滿分的時候。

        也就沒有什么好震驚的了。

        至于說嫉妒……嫉妒是什么情緒?

        從來沒有過!

        早就已經麻木了好嗎?

        如果他有一次沒考滿分,那才叫天大的新聞!

        自從知道小白的真實境界已經突破到大宗師那一刻起,其實大家就已經有些被震撼到麻木了。

        身邊有一個活著的傳奇,仿佛他不管走到哪一步,都是理所應當的。

        這世上,不管什么時代,永遠都是存在氣運之子的。

        那句老話怎么說來著?

        條條大路通羅馬,可有人家就住在羅馬,還有人住在羅馬的王宮里!

        小白這家伙肯定就是住在王宮里的那種人。

        如果說此時白牧野身邊這群朋友還有什么期盼的話,大概就是盤著他什么時候能夠成帝,成為入道者!

        “有小白這樣的朋友,真幸福。”于秀秀夾了一塊肉,一臉認真的說道,然后把肉放進口中,不露齒的認真咀嚼著。

        “這種幸福,我們的感觸更深。”姬彩衣一臉開心。

        問君點點頭:“認識小白,認識你們,我也很高興。”

        林子衿靠在白牧野肩頭,嘿嘿笑道:“那,咱們做姐妹呀!”

        問君看她一眼:“又想騙人嫁給你家哥哥?然后你當大婦?”

        “嗯嗯嗯!”林子衿用力點頭,“來不來嘛!”

        “才不去!”問君面具背后,一雙桃花眼翻了個大白眼。

        飯后,冷寒宮的符篆師于舒鈺悄然找到隊長李佩琪,忍不住問起林子衿究竟是在開玩笑,還是當真的。

        李佩琪一臉無語的看著這個丫頭:“妹妹你是不是傻?真假你自己分辨不出來嗎?還是說,你對小白動了心思?”

        于舒鈺臉色微紅,小聲道:“小白那么優秀,誰見了不動心嘛!”

        李佩琪笑笑,道:“你也知道大家都喜歡他,林子衿不知道嗎?但這件事情,她如果表現得很嫉妒的樣子,每天爭風吃醋的,就落了下乘。小白那性子,你要他畫符看書學習沒問題,要他像單谷那家伙那樣會哄姑娘,那是不可能的。但你架不住女孩子們往上撲吧?所以林子衿真的很聰明,她算是我見過的女孩兒當中,最聰明的一個了。”

        “啊?你的意思是說,她是通過這種方式,打消那些想要追求小白的女孩子的念想?”于舒鈺眼中露出幾分失落。

        李佩琪忍不住大笑起來:“那你以為能是什么?難不成,她還真想給自己找幾個姐姐妹妹不成?你也不好好想想,她經常撩的人都是誰,要么是于秀秀那種一直覬覦小白的家伙,要么就是問君這種具有極度威脅的優秀女子。至于我們……你見她和我們開這種玩笑嗎?”

        于舒鈺點點頭:“我明白了。”

        “妹妹,咱們能認識他,并且成功的留在他身邊,成為他的朋友,就已經是天大幸運。你看看單谷、司音和彩衣他們幾個,要說天賦,他們從小的天賦可不如我們好,但你看看他們現在變化有多大?”李佩琪有些感慨,隨后微笑看著于舒鈺:“所以這一次,我說什么也要帶著你們跟他一起來到這里,不為別的,他絕對是傳說中萬古罕見的氣運之子,跟在這種人身邊,運氣……總會比別人好一點。”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