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79章 神族天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79章 神族天帝字體大小: A+
     
        一片雄渾壯麗的宇宙深處,隱藏著一個浩瀚的世界。

        因為被巨大瑰麗的星云所掩蓋,想要從外面觀測到這片大陸是不可能的。

        這里,是神族的老巢。

        大陸的北方,一片極寒之地,這里的溫度,即便是大宗師境界的修行者,也會感覺到寒冷,如果行走在這里久一點,甚至會被凍壞。

        即便到了神級修為,在這片凍土之上,都會覺得很不舒服。

        這樣一個地方,居然會有一座巨大的建筑。

        那是一座高聳入云的神廟,數千米高。

        神廟散發著滄桑而又古老的氣息,遠遠望去,就如同一只古老的巨獸,蟄伏在冰原上沉睡。

        這地方,幽古已經來過很多次,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

        因為在這里閉關的那位天帝,實在是太強大了!

        每一次他來到這里,天帝都給給他一些指點。

        可以說,在幽古的修行路上,天帝一直充當著導師的角色。

        但他卻從不允許幽古叫他師父,老師都不行。

        幽古明白,他不配。

        之前每次過來,他心中都是充滿期待的。

        但這一次,他卻有些忐忑。

        因為這次,他事情沒辦好。

        盡管戰爭比賽的建議,是天帝提給他的。

        但能說天帝是錯的嗎?

        當然不能!

        所以,只能是他幽古的錯。

        在距離神廟還有一百多里的時候,幽古就已經從天空中落下。

        踩著除了他之外,不知多少年無人踏足的冰雪,一步步快速往神廟走去。

        他是神族排名第一的諸侯王,是帝級的生靈!

        所以,即便他用兩條腿走路,速度也快到不可思議。

        眨眼之間,他便來到神廟前。

        神廟正門前有一片廣場,不算大,但也不小。

        大約百米方圓的樣子。

        廣場上沒有雪,到處銘刻著神秘的銘文。

        幽古知道,這些銘文,全都是恐怖的法陣,他只見過一次……那一次,有強敵來犯,天帝連神廟的門都沒出,那個他完全不是對手的強敵就隕落在小廣場的法陣中。

        那一次給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即便過去上萬年,他依然無法忘記。

        走在廣場上,幽古心情很沉重,來到廣場正中的時候,他深吸一口氣,緩緩跪倒在地。

        從高空看去,就是一個五體投地的人跪在那里。

        “天帝陛下,幽古……前來復命!”

        神廟中傳來一道溫和的男子聲音:“是小古來了?進來說吧。不是和你說過,不用每次都那么嚴肅一本正經。”

        幽古趴在地上沒有起來,說道:“幽古有罪,沒能很好完成陛下的任務……”

        “進來說吧。”那溫和聲音又道。

        幽古這才緩緩起身,伸手摸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一步一步往神廟走去。

        來到門前,神廟大門自行開啟,一個看上去十分年輕的清秀小姑娘沖著幽古吐了吐香舌,小聲道:“主人今天心情挺好……”

        “小綠,你又多嘴。”那溫和聲音響起。

        小姑娘呲牙一樂,也不多話,帶著幽古往里面走去。

        小姑娘可以很輕松,但幽古卻輕松不起來。

        整個神族,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尊天帝有多恐怖。

        他甚至一直不理解,天帝為什么不對人族出手,如果天帝肯出手……真的,人族覆滅,只在旦夕之間!

        名叫小綠的小姑娘引領著幽古進入到里面,來到一間茶室。

        一個留著一頭長發,身穿白衣的年輕人正在泡茶。

        “坐。”

        年輕人自顧泡茶,沒抬頭,對幽古說了一句。

        幽古深吸一口氣,老老實實跪坐在年輕人對面。

        年輕人泡好茶后,輕輕喝了一口,臉上露出一絲滿足的笑容,然后推到幽古面前一杯:“你也嘗嘗,新茶。”

        幽古知道天帝的脾氣,也沒多說什么,端起茶杯,輕輕喝了一口。

        一股淡淡的香氣,留在唇齒之間,接著又有一種玄妙的感覺涌上心頭,仿佛有千般大道,瞬間對他敞開門戶。

        呼!

        幽古長出一口氣,然后微微閉上雙眼,就這樣開始感悟起來。

        大約幾分鐘后,幽古放下茶杯,用膝蓋往后挪了兩步,然后再次對年輕人跪拜:“感謝天帝賜悟道茶!”

        “都說了,不要那么多繁文縟節。”年輕人聲音溫和的說著,終于抬起頭,一雙仿佛蘊含星辰的眼睛看著幽古:“你見到那人了?”

        “見到了。”幽古微微低頭。

        正是那人,給了神族致命一擊!

        如果沒有那人,神族這一次……一定可以將人類天驕一網打盡!

        他到現在都不明白,天帝這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怎么樣,給我說說。”年輕人臉上露出溫和笑意。

        一副年輕人模樣的天帝實際上并不是特別英俊,只能說長的還可以,但身上卻帶著一股令人特別舒服的氣質,不管心里面裝著什么難過的心事,只要見到他,都會情不自禁變得平和下來。

        但見過天帝另一面的幽古,可從來都不敢覺得天帝是個好脾氣的人。

        面對天帝的詢問,他原原本本,沒有任何添枝加葉的將整件事的經過說了一遍。

        未了,幽古有些悲愴的道:“就連我的兒子,也死在最后跟那人的決戰當中……”

        “死,從來都不是終點,不過是另一個起點罷了,你是入道者,應該看得開才是。”年輕人依舊十分溫和。

        幽古的身子卻是微微一顫,道:“是屬下著相了,您教訓的是。”

        “不算教訓,就是隨便聊聊,”年輕人露出一絲微笑,“所以也就是說,這一次,雖然毀掉了一些人類年輕天驕,但在那個人的帶領之下,人族最終勝了我們?然后……我們的天驕都死光了?”

        幽古道:“也不算人族徹底勝了我們,滄海帝國那邊,就全面落敗了,按照約定,我們隨時可以攻打他們。但人族那邊的神級、帝級力量,出人意料。”

        年輕人微微搖頭:“不出預料。”

        嗯?

        天帝什么意思?

        幽古低著頭,滿心疑問。

        “人族本身就是一個特別強大的種族,在這浩渺宇宙,其實真正能在修煉這條路上走出很遠,甚至接近終點的,一直都是人族。”

        年輕人輕聲說著,又喝了口茶:“人族的靈,是其他種族都難以企及的。不過,他們成也是靈,敗……也是靈!”

        幽古保持著沉默,因為天帝的話,他聽得不是很懂。

        “行了,這一戰之后,我們對那邊也算有交代,你不用惋惜年輕天驕們的隕落。我說過,死亡,并非終點。而且……”

        年輕人抬起頭,挑了挑眉梢,聲音溫和的道:“這樣那邊也更放心些。”

        幽古忽然感覺渾身一冷,有些不敢置信的抬起頭,看著年輕人:“陛下,您的意思是……”

        “就是你想的那樣,我們不過是被驅使的……狗。”年輕人輕笑著,說出了一個讓幽古心臟都快要炸裂的字來。

        如果換做別人,他就算不第一時間一巴掌抽過去,恐怕也得嚴厲的呵斥一聲慎言。

        但這話出自天帝口中,他只能感覺到恐懼,卻是不敢勸。

        “沒事,不用那么小心,這地方,我封印得嚴實著呢。再說了,那邊也沒那么無聊,誰能做到日日月月年年永不間斷的去監聽別人?有那么閑嗎?”

        幽古嘆了口氣,心說有沒有那么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當年你因為那件事發火,破口大罵之后沒多久,就來了一尊絕世強者。

        雖然最后死在小廣場的法陣中,但這也足以說明,那邊的確始終在監聽這里。

        年輕人看著幽古,似乎也想到同一件事,他笑笑:“這已經不比當年,真沒事。”

        幽古依然保持著沉默,設計的級別太高了,他這種帝級存在,在外面可以被稱一句大佬,但在天帝和那邊的人面前,當真就只是一條狗罷了!

        除非……他真的能邁出那一步。

        不過這種事情,就算是在夢里,他都不敢這么想。

        “你看,人族那邊死了許多天驕,許多神級,我們損失慘重,天驕盡數隕落,就連帝級……都有人隕落。”

        年輕人微笑著:“你以為,那邊這次是不放心人族?你錯了,那邊不放心的是我們。”

        “所以……”幽古的聲音都變得有幾分顫抖。

        “嗯,所以咱們死了那么多,又可以平靜一陣子了。”年輕人輕輕嘆息一聲,微微閉上雙眼,深吸一口氣。

        幽古突然覺得有些不安,忍不住看著年輕人道:“陛下……慎言吶!”

        年輕人睜開眼,看了看他,忽然笑罵道:“你這小子,真有意思,當年不也跟我一塊罵?”

        “年少無知,年少無知啊!”幽古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能把一尊帝逼得額頭冒汗,也當真是一件稀罕事了。

        “算了,罵也沒什么意思。”年輕人有些無趣的擺擺手,道:“不是有很多高手嗎?那么多人都很他,這很好,派去殺他。”

        “啊?”幽古的確是想這么做來著,可問題是,那小子比泥鰍都滑溜!

        特么大亂斗之后,直接就跟著女帝白楚月跑了,為了殺他,諸侯王都掛了兩個。

        天帝這到底什么意思啊?

        “陛下,我不知道那小子跑哪去了呀!”幽古說道。

        “天河。”年輕人低垂眼瞼,淡淡道:“他在天河,讓人去天河殺他,怎么殺都行。”

        啥叫怎么殺都行?

        殺就是殺,還分很多種殺法嗎?

        幽古不敢多問,點頭應是。

        年輕人擺擺手道:“好了,去吧,回去閉關一段時間,好好感悟一下這種感覺。另外,讓你女兒幽月過來,我要見她。”

        “呃……”幽古的眼神頓時變得有些詭異起來,不過隨后,他心中竟升起一股狂喜。

        年輕人先是有些疑惑的看著跪坐在那發呆的幽古,隨后皺了皺眉,看了他一眼:“滾!”

        “哎,哎,這就滾,就滾!”

        幽古一點都不生氣,也看不出剛剛的那種緊張,甚至被清秀少女帶出去的路上,還傳來一陣嘿嘿嘿的傻笑。

        轉眼,清秀少女回來,噘著嘴看著年輕人。

        年輕人則拿起一卷古書看了起來。

        哼!

        少女盯著年輕人看半天都沒得到回應,忍不住傲嬌的哼了一聲。

        年輕人好笑的抬頭看了她一眼。

        “你都不問問我!”

        “問什么?”

        “問我為什么不開心呀!”

        “誰家侍女像你一樣,懂不懂就不開心,年紀不大,醋勁不小。”年輕人瞥了她一眼。

        “那你倒是問問我呀!”

        “不問。”

        “不問晚上就不給你做飯,不,給你做,我要在飯菜里面下毒,毒死你!哼!”少女更生氣了。

        年輕人無奈的放下手中古卷,聲音溫和地道:“我要她來,不是要她留在這,這神廟有你一個就夠了。”

        “真的?”清秀少女瞬間轉怒為喜,變臉那叫一個快。

        “行了,趕緊準備晚飯去吧,今天我想吃……嗯,辣子****。”年輕人說到最后,頓了一下,露出一個清秀少女完全不懂的笑容,然后自言自語道,“好懷念呢!”

        清秀少女倒是不管那么多,見自家主人不是要留別的女人在這里,頓時開心的下去準備了。

        下一刻,這長發年輕人突然一揚眉,整個人瞬間消失在原地。

        轟隆!

        一聲巨響,直接從外面傳來。

        正在廚房里面殺雞的清秀少女站起身,兩只濕漉漉的手在圍裙上擦吧兩下,皺了皺眉,道:“真是煩死了!不讓人消停!早晚有天把你們做成辣子雞給主人吃!”

        外面,巨大的冰原上。

        一道身形模糊的影子,飄在空中。

        白衣年輕人同樣虛空凝立,跟他對峙著。

        “主人讓我過來掌你嘴三下,以懲罰你亂說!”那明滅不定的模糊身影中傳來一道冰冷聲音。

        白衣年輕人面無表情地道:“滾。”

        “你敢違抗主人命令?”模糊身影中的聲音愈發冰冷。

        “他來到這里再說!至于你,滾!”白衣年輕人此刻跟之前的模樣判若兩人。

        身上那股溫和氣質不再,整個人倒像是一把直刺九霄的劍。

        散發著一股凜冽之際的可怕氣息。

        模糊身影扭曲著,冰冷的聲音已經開始帶著幾分怨毒的味道:“你不要以為主人把你放在這里……”

        啪!

        一聲脆響。

        一道身影,被從這明滅不定的影子中抽出去。

        下一刻,一個青年,用手捂著臉,不敢置信的看著白衣年輕人。

        “如果你不是他的人,已經死了,你道我會跟你廢話這么多?”白衣年輕人冷冷看著他,“最后一次警告你,滾!”

        那青年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白衣年輕人,甚至有些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這跟他來之前想的那種場面完全不一樣啊!

        他憑什么……敢如此囂張?

        真以為主人不敢殺他嗎?

        但看著渾身上下散發著恐怖氣息的白衣年輕人,他真的不敢再說什么了。

        甚至就連一句你會后悔這種反派都要留下的場面話都不敢說。

        刷!

        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白衣年輕人面無表情的回到神廟。

        來到后廚,抱著膀倚在門邊,看著清秀少女在那跟個大傻妞似的在開水中拔雞毛。

        清秀少女一開始沒理他,但架不住白衣年輕人一直看。

        “你瞅啥?”清秀少女皺著眉瞪他:“這是你能進來的地方嗎?”

        白衣年輕人:“……”還有我不能進的地方?

        “一個爺們沒事兒往廚房跑什么?趕緊出去!”清秀少女往外趕人。

        “小綠,你說我現在能不能……”

        “不能!”

        “我還沒說呢……”

        “那也不能!”

        清秀少女兩手雞毛,呼的一下站起身,大有一言不合就上來撓你的架勢。

        白衣年輕人頓時慫了,轉身就走。

        好男不跟女斗!

        他走之后,清秀少女伸手摸了一把額頭上被熱氣熏出來的水珠,用力抿了抿嘴唇,繼續一根一根拔起雞毛來。

        茶室中。

        白衣年輕人瞇著眼,喃喃自語:“你可快點成長起來吧!再這樣下去,我可真要撂挑子啦!這冰天雪地的,誰樂意在這待著?那滾滾紅塵的人間,誰不向往?好想跑啊!所以,為了讓你快點成長起來,我派了一大堆可怕的殺手去殺你,嗯,不用謝我。”

        ……

        ……

        幽古回去之后,第一時間安排了大量神族強者,前往天河去誅殺白牧野。

        他不清楚天帝是怎么知道白牧野在天河的,但天帝的話,卻是從未錯過!

        他命令一下,主動請愿的人簡直如過江之鯽!

        那種熱情,就連幽古都有些驚訝。

        甚至還有好幾個諸侯王都表示愿意前往天河,替天帝誅殺白賊!

        嗯,小白同學,又多了一個響亮的新外號。

        他們才不愿叫小白大魔王呢!

        區區一黃口小兒,憑什么叫大魔王?你配嗎?

        排名第十三的藍血諸侯王,排名第十五的萬淼諸侯王,甚至排名第二的赤火諸侯王……一群苦主,紛紛表示愿意走一趟天河。

        這讓幽古有些難辦了。

        這么多諸侯王都跑去殺一個年輕人,是不是太給他面子了?

        “你們,還是稍安勿躁吧,如今人族的帝都已經各自歸為,若是你們突然間現身天河,大動干戈,弄不好會引起一場大戰。另外,針對滄海帝國的攻擊,也即將展開,還是先做好這件事。至于擊殺白牧野,讓我們一群中生代的準帝去,就足夠了!”

        幽古諸侯王說道。

        藍血、萬淼和赤火這些人雖然不是很情愿,但也只能接受幽古這個建議。

        畢竟,滅掉滄海帝國,對神族來說,的確是現階段最重要的任務。

        與此同時,白牧野一群人,長途跋涉之下,終于來到了一片神奇而又陌生的星域。

        一群人看著眼前景象,都有點發呆,甚至都有些搞不清楚,這地方跟三大帝國到底是不是同在一個世界!

        一塊巨大無匹的大陸,橫亙在眾人眼前的宇宙深處。

        大陸上空,各種各樣瑰麗的星云到處都是。

        仔細看去,那些星云當中,隱藏著大大小小無數個星系!

        而這些星云卻就如同瑰麗的彩云一般,漂浮在這片大陸上空。

        如果再出現一顆碩大無朋的恒星,大家的三觀會崩潰的更快一點。

        這如同傳說中的神之大陸一樣的地方,著實太令人感到震撼了。

        “這……就是前站?”白牧野看著身邊同樣一臉震撼表情的問君。

        鏡頭無限拉遠的話,他們這艘星艦,對整個大陸來說,渺小得連一顆塵埃都算不上!

        問君面具背后的眼睛里,也滿是震撼之色,喃喃道:“可……可能是吧……”

        林子衿、姬彩衣、單谷、司音、于秀秀、蕭玥玥、歐陽星琪、李佩琪……所有人全都站在飛船的舷窗邊,神色中帶著無盡的震撼之色。

        他們從來不敢相信,這宇宙中竟然還有如此神奇的一個世界。

        而這樣的一個世界,是因為什么存在來著?

        擋住天河里面走出來的生靈?

        那天河……又是一個什么樣的世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
    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