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78章 帝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78章 帝隕字體大小: A+
     
        無垠星空中,白楚月嘴角掛著一絲鮮血,眼神中卻充斥著一股不應該在帝級生靈眼中出現的瘋狂。

        其中一個諸侯王忍不住咬牙道:“即便那是你的后人,也犯不著搭上自己的性命袒護吧?為了一個跟你血緣關系早已淡薄的晚輩,配上自己的帝命,值嗎?”

        “你懂個屁?”對方愿意說話,白楚月自然樂得拖延時間,同時心里也在罵那幾個不靠譜的老家伙,兩道黛眉輕挑,看著對面兩個帝級諸侯王,“誰告訴你我們血脈關系淡薄?那是我親哥哥的直系后人晚輩!”

        “又不是你的。”另一個諸侯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咕噥了一句。

        這瘋女人簡直就是個神經病!

        剛剛那種打法,完全就是想要同歸于盡的架勢。

        他們兩個雖然重創了白楚月,但各自也都受了不輕的傷。

        如果在之前的帝戰當中,白楚月能拿出這種架勢,她也未必會輸啊!

        莫非這女人在當時還隱藏了實力?

        “你們這群冷漠的神族生靈,又怎能理解我們人類的情感?”白楚月冷笑著回應。

        “多說無益,白楚月,你如果今天不讓開,我們兩個即便拼著重傷,也要讓你帝隕于此!”一名諸侯王渾身上下散發著強大的場域,聲音冰冷地道。

        “少廢話,要戰便戰!當姑奶奶怕你們不成?”白楚月手中一把古劍輕輕一抖,一陣大道鳴吟從劍上傳來。

        兩名神族諸侯王的目光落在白楚月那劍上,眼神都變得無比凝重。

        這瘋女人是一個典型的戰斗狂,如果他們今天不是來了兩位,而是只來一個,根本不是她對手。

        “既然她自己找死,那也怪不得我們今天在這里殺一尊帝!”那諸侯王聲音低沉的說道。

        下一刻,他那眉心豎眼當中,猛然間爆發出一股璀璨的藍色光芒,接著,這浩瀚星空,霍地出現一片汪洋大海,仔細看去,那大海水中,滿是大道符文!

        水之道!

        這就是白牧野在短暫掌握帝級能量時,用來擊殺那群神族年輕天驕的手段!

        而且因為是符師,白牧野的手段,在某種程度上來說,甚至是要高于這個帝級神族諸侯王的。

        汪洋大海卷起滔天巨浪,朝著白楚月洶涌而至。

        就在這時,遙遠星空深處,霍地出現一道白亮無比的光芒,那光芒如同一輪恒星,將漆黑孤寂的宇宙深處映照得一片明亮。

        轟!

        一股可怕的力量,順著那光芒爆發出來,橫擊那片符文汪洋!

        宇宙中仿佛發生了一場超新星爆炸般,恐怖的能量四處激蕩,符文汪洋直接被轟得四分五裂。

        變成一道道大小不一的符文湖泊,飄散在這宇宙虛空中,很快便徹底消失。

        一道身影,由遠及近,瞬間而至。

        白楚月皺眉道:“太慢了!”

        顧子言有點無奈的說道:“一群人盯著,沒那么容易出來,不過還好,你還活著。”

        白楚月哼了一聲,道:“干掉他們!”

        兩名神族諸侯王臉色頓時變了。

        一個白楚月已經讓他們感覺很難打,殺了白楚月,他們兩個身負重傷是一定的。

        沒想到竟然又來了一個更加恐怖的存在!

        這尊名為顧子言的帝,在祖龍陣營這邊直接殺入半決賽,回頭即將對陣幽古和赤火當中的一個。

        想不到他竟然能在幽古他們一群人的眼皮子底下跑到這個地方來。

        就在這時,遙遠星空,又是一道身影,由遠及近。

        衛仲帝!

        來到這里之后,衛仲沖著白楚月微微一笑:“小白姑娘,沒事吧?”

        “還成,死不了!”

        兩名神族帝級諸侯王頓時有些懵了,心說這什么情況?

        人族的帝怎么可能紛至沓來?

        我們的人呢?

        那些諸侯王不是正盯著他們嗎?

        下一刻,又是兩道身影,分別從遙遠星空不同方向趕來。

        “但愿我們沒來晚!”其中一尊來自滄海帝國的女帝聲音清脆,猶如二八少女,到了近前,先是看了一眼白楚月,“月月你可以呀,居然沒重傷。”

        白楚月瞪她一眼:“還說是好姐妹,塑料的吧?是不是巴不得我被人打死?”

        滄海帝國的女帝發出銀鈴般的咯咯笑聲:“你這可冤枉我了,接到你的傳訊,我便第一時間趕來,誰想神族那群該死的東西一個個都警惕的很,若不是我的替身娃娃,你道我跟二哥能及時趕到?”

        她身旁一名青年男帝對著白楚月微微點頭,道:“這回我們幫你,回頭你們也得幫我們。”

        白楚月道:“放心,我白楚月歷來說話算話!”

        兩尊神族的諸侯王徹底傻眼了!

        這他媽還怎么打?

        二對五?

        這不開玩笑呢嗎?

        這五尊帝,除了一個受傷的白楚月之外,剩下那四個,就沒有一個好惹的!

        顧子言且不說,那滄海帝國一男一女兩尊帝,同樣也是殺進半決賽的絕世大能!

        兩名諸侯王的心直接沉入谷底,他們二話不說,轉身就走。

        “來都來了,不嘮嘮嗑就走?”滄海帝國那名年輕女帝抬手就是一擊!

        一道神光直接射向其中一名諸侯王。

        她這一動,所有人全動了。

        這片星空,頓時爆發一場驚世大戰。

        誰都想不到,在這種遙遠孤獨的宇宙深處,居然有七尊帝在戰斗!

        神族這兩尊帝級諸侯王此刻根本沒有一點戰意,他們一心想走。

        但因為剛剛跟白楚月的戰斗,已經讓他們受了傷,如今面對四尊血氣驚天的帝,根本就招架不住。

        而且五尊人類帝,明擺著就是要擊殺他們兩個。

        白楚月拖住其中一個,另外一個……竟然要同時面對四尊帝!

        神族陣營那邊的所有人做夢也想不到,八千年后的今天,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竟然發生了神族帝隕事件。

        當一盞魂燈在神族陣營這邊爆開的一瞬間,整個神族陣營都炸鍋了!

        可問題是,他們遠在遙遠的滄海帝國帝星!

        消息根本無法第一時間傳遞到那群聚集在天湖星的諸侯王那里。

        所以,即便他們這邊徹底炸鍋,但卻束手無策,只能一邊派人緊急趕赴天湖星,一邊焦急等待。

        沒過多久,已經得到一盞諸侯王魂燈滅掉消息的神圣帝國神族陣營中,又一盞諸侯王的魂燈……怦然爆開!

        神圣帝國這邊的神族陣營,也瞬間瘋了。

        沒有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為什么短時間內,兩盞屬于諸侯王的魂燈都爆了。

        但神圣、滄海和祖龍這邊的神族大本營里面,所有神族全都瘋了。

        死去兩個諸侯王,帶給他們的震撼絲毫不遜色三千多年輕天驕盡數團滅。

        那群年輕天驕代表的是神族的未來,諸侯王……則代表著當下!

        如果神族沒有了這十八尊諸侯王,他們還憑什么跟人族打?

        那片星空中,白楚月傷勢很重,甚至在干掉第二個諸侯王后,她都有些直不起腰來。

        吞食一顆顧子言遞過來的丹藥之后,略微恢復一些,臉上卻露出開心的笑容:“咱們成功了!”

        這片星空依然有各種亂七八糟的異象呈現出來。

        帝是入道者,帝隕之后,天地間必有異象生出。

        這些異象多半是死去的帝一聲的回放。

        只是這種回放,絕大多數人是看不懂的,全都是一道道的大道軌跡,化成各種各樣的東西投影在天地間。

        對在場這群同為帝境的人來說,可以通過這些異象,大致推斷出死去的帝的生平。

        換言之,他們能在這里面找出許多秘密,甚至還能得到一絲死去帝的道蘊。

        前者簡單,后者卻需要看機緣運氣。

        反正不管是誰,得到了也都不會說出來。

        兩尊帝隕落,留下的遺產也是難以想象的豐厚。

        像小白那枚空間指環,在人間已經堪稱頂級的儲物法器。

        但對踏入帝境的生靈來說,卻算不得什么。

        五個人很干脆的平分了兩尊神族帝級諸侯王身上的全部資源,隨后,一男一女兩名滄海帝國的帝再次跟白楚月確認,一旦滄海帝國遭受神族入侵,祖龍帝國的帝,必須出手干預。

        得到了肯定的答復之后,這兩尊帝才心滿意足的離去。

        幫了個忙,得到了重量級的承諾,又得到了大量修煉資源,還有什么不滿意的?

        至于神族會不會因此而變得更加瘋狂?

        誰在乎?

        左右都已經是破罐子了,還怕摔嗎?

        “那群小家伙呢?”衛仲看了一眼遙遠星空那艘破損情況嚴重的星艦問了一嘴。

        顧子言也看向白楚月。

        白楚月擺擺手:“臭小子那么高調是有原因的,他要去天河。”

        “天河?他瘋了嗎?”衛仲咆哮道:“當年在三仙島就不安分,不過島上那群人做事也著實令人看不慣,我跟楊寧便沒去理會。怎么今天已經成年,愈發不聽話了,那是他能去的地方嗎?”

        白楚月笑笑,說道:“他現在已經是巔峰大宗師,如果他去不了,那他爹娘,林子衿的爹娘,當年那么低的境界,又是如何去的?”

        衛仲嘆息一聲:“九死一生,九死一生啊!他們這群人,是整個人類陣營的寶貝,可不能有閃失啊!”

        顧子言也忍不住看了白楚月一眼:“怎么不看住呢?”

        白楚月有些無奈的道:“事發突然,我怎么看他?之前我們只是猜測神族可能會立即動手,但終究還是沒想到他們竟然真的不顧一切跑來追殺。我一開始也忘記了那小子身邊有精靈族那小丫頭,結果……哎!”

        “精靈族的小丫頭?”

        衛仲和顧子言全都一臉疑惑。

        對于問君的身份,他們之前并不清楚。

        白楚月解釋之后,兩尊帝才恍然大悟。

        衛仲道:“想不到如今竟然還有上古種族的不間斷傳承?這個有點嚇人了。”

        白楚月點點頭:“精靈族的傳承,歷來都是完整傳承,所以那丫頭肯定知道怎么去天河。”

        “你放心讓這群孩子過去?”顧子言問道。

        白楚月道:“他們想去天河,必然先到前站,前站那里一群古板大頭兵,還有那些天驕們,應該會攔住他們的。”

        “他們能攔住白牧野?”顧子言瞥了一眼白楚月,“我明白了,看來你是真想讓他們去天河了。”

        白楚月道:“年輕人,總要經歷一番磨礪方能成長起來,天河這些年還算穩定,去就去了。再說他們也已經長大,想去尋找爹娘,也沒什么不能理解。而且天河那里固然危險,但機緣也著實是多,我家小白機緣舉世無雙,說不定去了之后,還能有巨大收獲!”

        “罷了,我們也趕緊回去吧,時間久了,怕是會被人發現異常。

        白楚月點點頭。

        顧子言和衛仲隨后運行強大法力,將這片孤寂的宇宙虛空里的所有一切東西,全部磨滅掉!

        包括那艘破損嚴重的星艦,以及……兩尊帝級諸侯王的尸身。

        毀尸滅跡。

        做完這一切之后,三人朝著天湖星的方向,急速飛走。

        ……

        ……

        天湖星這邊發生的事情,終究還是傳到三大帝國這邊。

        所有人全都瘋狂了!

        人類當中居然出現了一個如此偉大的年輕天驕,以一己之力,擊殺三千神族年輕天驕!

        那群之前在戰爭比賽中擊殺無數人類天驕,讓人痛恨的神子、神女、神族年輕強者,竟然一個都沒剩下?

        死了個干凈?

        還有什么事情是比成功復仇更加暢快,更加令人念頭通達的嗎?

        或許有,但在這一刻,整個人類陣營,三大帝國的所有人,都已經變得極度狂熱。

        白牧野這個名字,徹底響徹三大帝國!

        不過緊隨而至的,便是另一個傳言——

        有頂級神族大能追殺白牧野一群人,符龍戰隊、眾星捧月戰隊、紅粉軍團戰隊、冷寒宮戰隊……一群人全部失蹤!

        這個小道消息,如同一盆冷水,潑在所有正在慶祝的人頭上。

        澆了個透心涼!

        最難過的,莫過于祖龍帝國這邊的人了。

        另外兩大帝國雖然也有無數人感到震驚和難過,但那終究不是自己家的孩子。

        祖龍帝國這邊,無數人在知道這消息的第一時間,都忍不住潸然淚下。

        更有無數人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發起請愿,希望帝國能給一個答復。

        不過更加震撼人心的還在后面。

        在祖龍年輕天驕失蹤消息傳出后的兩個小時,再次爆發出一條無比勁爆的消息——

        兩尊追殺白牧野一群人的帝級諸侯王,隕落了!

        帝隕!

        這消息實在太過震撼。

        但凡明白這兩個字意義的人都表示不敢相信。

        在這個時代,竟然會出現帝隕這種事兒?

        這太不可思議了!

        而且還是兩尊!

        這是真的嗎?

        很快便有更加確切的消息傳出,神族的確有兩尊諸侯王隕落了!

        據說就是那兩尊諸侯王追殺白牧野一群人,結果被人族這邊的帝給干掉了!

        所有人的心情就像是坐過山車一樣,忽上忽下,那種緊張、憤怒到最后放輕松然后狂喜的感覺——

        太刺激了!

        聽說天湖星那里,雙方的帝差點當場就爆發大戰。

        但后來不知為何,終究還是沒打起來。

        然后雙方很快全部離開了天湖星。

        天湖星上,段勇一個人進入到天湖圣地,站在一座巨大的山前,笑著說道:“您其實也沒必要如此動怒,既然要出世,就沒必要跟他們一般見識,反正他們又不可能真的打起來。”

        一道冰冷神念,順著這座大山內部傳出:“你這混賬東西,分明就是你設計算計我等!你明知那種波動會驚擾到我們!”

        段勇陪著笑,說道:“您這可就冤枉我了,神族和人族互不信任,要將戰場放在第三方,選擇了咱們這里,除非把你們都搬出來,不然我要如何拒絕?”

        大山內部沉默了一會,道:“罷了,諒他們也不敢亂說,但這種事情,下不為例。”

        段勇點點頭:“您放心吧,肯定下不為例,而且,我這就開始安排您諸位轉生!”

        大山內部,沒了聲息。

        段勇離開天湖圣地之后,輕嘆一聲,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笑意,心說兄弟,當哥哥的也只能幫你到這了。

        估計被葬地里面的一群老怪物嚇這一次,短時間內別說找你們報仇,就連滄海帝國,他們都未必敢打!

        這就是上古無上存在的威力,即便死去無盡歲月,但只要一道神念,依然可以將一群帝級生靈嚇得魂不附體。

        誰能想到,區區一顆天湖星里面,居然會隱藏著恐怖的上古大兇者?

        這一次別說是神族陣營那邊的諸侯王,就連人類陣營這邊的一群帝級強者也全都被嚇得不輕。

        一尊尊帝級的入道者,在那道莫名出現他們精神識海中的驚天威壓面前,全都戰戰兢兢,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段勇心里想著,拿出通訊器,想要聯系白牧野,告訴他這個好消息。

        結果,消息發出之后,卻如石沉大海。

        段勇眉頭皺起,心說不會吧?

        這狡詐腹黑的家伙……真的失蹤了?

        ……

        ……

        一片極為陌生的星域。

        星艦歷經三百多次空間跳躍之后,已經在這片浩瀚巨大的星域中航行了接近半個月。

        問君一直指點著星艦的航路。

        “有些特殊的節點,不是空間跳躍能解決的。必須得途經那些節點,才能找到真正的路徑。”

        問君看著白牧野解釋著。

        “前站到底是什么地方?你的記憶傳承中,對天河又有多少了解?”

        “前站是進入天河的必經之路,那地方挺危險的,隨時都有可能出現強大的域外生物,那些生物不屬于我們這個位面,都是從天河爬出來的。天河太大,守護天河的人一個不查,就會讓那些怪物偷偷溜出幾個,所以就有了前站。”

        問君靠在椅子上,手里捧著一杯咖啡,對著白牧野說道:“至于天河,是一條連通異位面的大河,我的傳承記憶告訴我,異位面的那些生靈,其實比神族更加可怕。”

        白牧野深吸了一口氣,至此,他更加不后悔當日在紫云干掉那些白家長老。

        天河如此危險,那群人當年卻毫不猶豫地將他和林子衿的父母驅逐到天河。

        對自家人做出這種事,萬死難辭其咎!



    上一頁 ←    → 下一頁

    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
    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