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76章 無法置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76章 無法置信字體大小: A+
     
        關長生徹底懵了。

        身為一名年輕的宗師級符篆師,他歷來自傲。

        因為他有這資本。

        他的身上,其實也有封印著帝級能量的法器。

        這場戰斗打到如今這個地步,已經進入到最后的尾聲。

        這是最后的大決戰!

        不死不休那種。

        到了這種時候,已經沒什么可說的,干就完了。

        但他真的沒想到,白牧野竟然會用這樣一種方式,一個人……面對對方三千多頂級天驕。

        原本他覺得白牧野這是瘋了,如果沒瘋,怎么可能如此不自量力?

        即便是最頂級的天驕,也不能狂妄到這種地步吧?

        可當他看見白牧野所施展出的“神通”之后,整個人都被徹底嚇蒙了。

        在場這些人當中,很多人身上其實都有封印著帝級能量的法器。

        神族那邊也是一樣。

        但大家最多只能將這股帝級能量發揮出個百分之三四十,就已經是了不得。

        若能發揮出百分之五六十,簡直就是石破天驚,未來必然入道!

        但白牧野在干什么?

        他在運用這樣一股可怕的帝級能量,施展帝級的能力!

        這特么還是個人嗎?

        腦子里跟他生出同樣想法的,還有那些神族的天驕們。

        一群神子和神女,全都被震撼得無以復加。

        面對頭頂那層層疊疊的冰錐,他們疲于應對。

        大量的法器,紛紛朝著天空祭出。

        各種各樣的防御,在那恐怖的冰錐之下,簡直如同巨石下的瓦片,脆弱得不堪一擊。

        瞬間就被砸爛!

        可怕的死傷,在這一剎那就已經開始出現。

        那群同樣爆發出帝級能量的神族天驕們,暫時還能抵擋,可身上沒有帝級能量護持,法器又沒有那么強大的人,倒了八輩子霉。

        頭頂有層層疊疊的冰錐,腳下是符文閃爍的恐怖流沙,四面八方全是可怕的火焰。

        怎么打?

        還打個屁!

        是怎么活下去!

        人族什么時候有神通了?

        這手段……不應該是我們神族諸侯王才能擁有的嗎?

        一陣陣凄厲的哭喊聲,順著被困住的神族天驕中傳出。

        人族陣營這邊的所有人,徹底看傻了。

        想象一下,若是被困在里面的人是他們,能堅持多久?

        一分鐘?兩分鐘?還是三五分鐘?

        高天之上,那閃爍著符文的可怕冰錐根本沒有停歇的跡象。

        這是符篆術?

        不。

        這是符道!

        在掌控帝級能量的那一瞬間,白牧野幾乎瞬間完全領悟了原本的符篆師寶典上面那些頂級的符篆術!

        雖然領悟的并不夠徹底,也沒有那么深厚,但面對這群人,足夠了!

        這根本就不是同一個維度的戰斗!

        這是來自高維世界的降維打擊!

        被困在里面的那群神族天驕,死傷已經過半!

        而時間,才過了還不到三分鐘!

        就算女帝白楚月也完全無法想象,僅僅是一股帝級的能量,便能催生出一尊如此可怕的大魔王。

        此刻等候在外面的那群神族大佬們,一個個都是一臉淡定。

        對他們來說,這場大亂斗,神族如果不能以碾壓的姿態干掉所有的人族天驕,都算輸!

        畢竟封印著帝級能量的法器,他們就做了不下五十個。

        這對他們這群諸侯王來說,也是一種巨大的消耗。

        反正只要不參加帝戰的,都做出了自己的貢獻。

        五十個可以支配帝級能量的神族天驕,加上他們原本就擅長的那些神通,滅殺這群人類的年輕天驕,實在太簡單。

        所以,沒什么好擔心的。

        但幽谷王并不開心。

        他的兒子幽冥戰死,女兒居然跑到天湖星這里跟天湖段家家主做交易,不但被人給關起來,就連整個過程都被錄下來。

        最后當著所有人的面公開播放。

        臉都被丟盡了!

        這件事,真的與他無關。

        身為排名第一的諸侯王,幽古根本不屑使用這種小手段。

        看來這次回去之后,一定要關她幾年,讓她多讀點書,長點腦子,別總去做那種白癡的事情。

        人類陣營這邊,帝級強者面如平湖,但其他那些人,眼中都帶著幾分淡淡的不安。

        這種等待,最是難熬,有種度日如年的感覺。

        很多性子急的人,甚至有些待不下去。

        對他們來說,是死是活,直接痛快一點,不要這樣折磨人。

        戰場中。

        還能站著的神族天驕,已經不足一百個。

        而時間,剛剛過去七分鐘。

        這七分鐘,恐怕是還站在那里的神族這一生中最為漫長的七分鐘。

        他們甚至覺得自己隨時可能會被那恐怖的冰錐給砸死。

        反擊,他們一直沒有停止。

        各種強大的神通,不斷往高天之上轟擊過去。

        面對死亡的威脅,所有的神族天驕也都拼了。

        可惜他們直到現在,都沒弄清楚,瘋狂收割著他們同伴生命的冰錐、流沙和火焰……究竟是什么玩意兒!

        在白牧野眼中,無論冰錐還是流沙還是火焰,皆是符文!

        跟別人看見的東西不一樣,在他眼中,地面的流沙,是蠕動的吞噬符文,天空的冰錐,是銳利的攻擊符文,四周的火焰,是無比熾熱的燃燒符文!

        神符師,可虛空畫符。

        帝符級,可一念生符!

        只要能量足夠,只要領悟夠深,這世上任何一個角落,都可以讓符篆師用一種近乎神的方式去戰斗。

        就像現在。

        時間還剩下三分鐘。

        白牧野看了一眼被困在那里面,依然還在苦苦支撐的神族年輕天驕。

        再次動用符篆師寶典上的頂級符篆術!

        一道道白亮的光芒,出現在那群神族年輕天驕的身體四周。

        它們須臾之間,形成一道道銳利無匹的劍氣,以混亂的方式斬向了這群人!

        瘋了!

        一群神族天驕徹底瘋了!

        他們不明白,好端端的,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難道說那白牧野,是一個二十多歲的符帝不成?

        如果人族真有這種恐怖的存在,神族還敢打上門來?

        來送菜嗎?

        剩下這群神子神女,怒吼著,咆哮著,試圖從火焰中沖出去。

        之前叫板白牧野的那名神女,在幾十道護體光芒的保護下,拼命向外沖。

        但在那火焰中,她只沖出去不到三十米,身上的護體光芒便被燒沒了一半。

        想要徹底沖出去,還要往前數百米!

        她與這數百米外面,卻如同隔著,一道天塹。

        這名神女徹底絕望了。

        又朝著原路折返回去,等她重新回到里面的時候,身上的所有護體光芒,就剩下不到三層。

        接著,一口鮮血從她口中噴出,空有一身帝級能量,卻完全沒辦法施展出來。

        她徹底瘋狂了:“白牧野,你若有膽子,就進來跟我光明正大的戰斗!”

        小白連理都沒有理她。

        說得現在這樣就不算戰斗似的。

        我從進來就一直在認真戰斗好吧?

        賊認真。

        九分鐘。

        依然還能保持著站立的神族天驕,已經不到十個了。

        白牧野輕嘆一聲,看來結果也就這樣了。

        這是他能發揮出的最大能力。

        沒能把他們團滅,稍微有點遺憾。

        如今剩下那不到十個神族年輕天驕,雖然都還開啟著帝級能量,但也接近油盡燈枯。

        自己這邊時間過了,他們也就都差不多了。

        到時候,問君和子衿就足夠收拾他們。

        更別說,還有那么一大群人族天驕在那嗷嗷待哺。

        心里想著,白牧野從天空中緩緩下降。

        在還有二三十米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一陣強烈的衰弱,那種強烈的不適,讓他差點一個踉蹌摔下來。

        林子衿輕輕一躍,一伸手,一個公主抱將他抱住,緩緩落到地上。

        林子衿的一雙眼里滿是心疼之色:“哥哥,你沒事吧?”

        “有事兒,你就這么多抱我一會兒。”白牧野笑嘻嘻道。

        原本圍過來打算看他的一群人轟的一下,作鳥獸散。

        媽的撒什么狗糧啊!

        過分!

        這是在大亂斗的戰場啊!

        這是不死不休的戰斗啊!

        蒙上一層曖昧的粉色是什么鬼?

        都不適應了!

        一群滄海帝國的年輕天驕則一臉羨慕的看著那邊的林子衿和林子衿懷抱里的白牧野。

        為什么這種人,沒有生在我們國家?

        為什么小白不是我們的?

        林子衿就這樣抱著白牧野,如果白牧野再伸手摟住她脖子的話,那畫面就更美了!

        都不敢想。

        好在子衿知道哥哥是開玩笑,把他放下之后,說道:“哥哥,下面就看我們的吧!”

        小白笑笑:“你搶不上了。”

        一群人已經瘋了一樣沖上去。

        在場這些人,誰和神族沒仇?

        都恨不能食其肉飲其血!

        “殺!”

        “殺光這群狗日的神族!”

        “跟他們拼了!”

        “想要滅我人族,先問問老子手里的刀!”

        林子衿:“……”

        問君:“……”

        單谷司音姬彩衣于秀秀等等等等一大群人:“……”

        大家全都目瞪口呆一臉懵逼。

        仇恨強烈欲殺之,可以理解。

        可對面就剩下七個半殘的人了,你們這好幾千人一起往上沖?

        沖也就罷了,至于喊的如此悲壯?

        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你們是上去跟人家拼命。

        其實還有更不要臉的,關長生似乎也想尋找帝級能量加身,然后變身符帝的感覺。

        在沖出去之前,就已經激活了封印著帝級能量的法器。

        滄海帝國那邊也是,一群雖然不上最頂級,但同樣手中掌握著帝級能量的人紛紛開啟……

        而那邊的七個頂級神族年輕天驕,身上的帝級能量……已經過了時效。

        此刻,飽經折磨的他們比白牧野虛弱多了!

        可不但沒人給他們一個愛的抱抱,反倒出現了幾千個要對他們喊打喊殺的。

        講真,人間真特么恐怖!

        我們能回神族嗎?

        一場大亂斗,十幾分鐘全部結束。

        幸存下來那幾個倒霉的神子神女,被夾雜著憤怒、狂暴和興奮等復雜情緒的一群人類年輕天驕徹底給打爆了。

        尸骨無存!

        早知如此,還不如死的早一點,至少還能體面些。

        這時候,白牧野突然看見有幾道明晃晃爆發著帝級能量的身影,朝著這邊沖過來,還沒等他說話,林子衿和問君便異口同聲:“激活!”

        林子衿、問君、司音、單谷、歐陽星琪、彩衣、于秀秀、蕭玥玥……一群人,瞬間激活了身上的帝級能量。

        然后圍成一圈,將白牧野圍在當中。

        冷眼看著一路飛過來的關長生和幾個神圣帝國天驕。

        關長生看見這一幕,似乎愣了一下,眼底有一絲遺憾快速斂去。

        然后像是沒看見林子衿等人身上的帝級能量氣息,笑呵呵道:“白侯爺,能不能跟您請教個問題,剛剛您是怎么做到憑借帝級能量動用帝級符篆術的?”

        別人看不懂,身為符篆師的關長生還是看得分明的。

        無論冰錐還是流沙,還是四面八方的火,其實都是無比可怕的符文。

        而他在帝級能量加身之后,卻完全沒辦法讓自己的符篆術能力更上層樓。

        即便他掌握的符篆術當中,有幾種最高可達帝級,也還是不行。

        坐在人墻中間的白牧野淡淡一笑,道:“不能。”

        關長生尷尬的笑笑,道:“抱歉,是在下唐突了。”

        白牧野坐在人墻中,微笑道:“如果剛剛你沒對我生出那一絲淡淡的殺意,那么說不定我會指點你一二,但現在……呵呵,關皇子,咱們還是保持點距離為好。”

        一群祖龍帝國這邊的年輕天驕一聽,頓時面露怒色,直接跳出來,跟神圣帝國和滄海帝國這邊的人區分開來。

        關長生哈哈一笑:“白侯爺玩笑了,咱們剛剛聯手對敵,我怎么可能生出那種心思?”

        “聯手對敵?怕是你有些誤會,是我一個人在對敵。”白牧野說道。

        這時候,不少神圣和滄海帝國的人,都忍不住看向關長生那邊,似乎也才弄明白關長生剛剛為什么干掉那幾個神族之后,就一路急匆匆往白牧野這邊來。

        原來是想殺人?

        “哈哈,白侯爺擁有符帝之威,震天撼地,在下佩服得很!”面對白牧野的嘲諷,關長生并未動怒,依然笑瞇瞇的。

        林子衿一群人,身上散發著煌煌帝威,任何一個想要接近這邊的人,都能感覺到那股恐怖的威壓。

        仿佛再多往前走一步,就會被那股威壓直接壓死!

        白牧野道:“機會難得,大家還是趕緊抓緊時間感悟一下。”

        林子衿搖搖頭:“我要保護你!”

        這時候,關長生在一群人的擁簇下離開,顯然,在明白事不可為之后,他也想要趁著帝級能量還在時候,多多感悟一下,畢竟這種機會太難得。

        制作一件封印帝級能量的法器,對帝級的大能來說,也是有很大損耗的。

        如果不是神族降臨,恐怕除了親爹和師父,沒人會輕易將封印著自己一部分能量的法器送出去。

        一群年輕的“大佬”們都在忙著感悟,剩下那群人族的三大帝國天驕們,則仨仨倆倆聚在一起,無比興奮的談論著剛剛發生的這場單方面屠殺事件。

        整個過程太傳奇了,即便親眼所見,突然感覺難以置信。

        那群神族天驕,居然被他一人幾乎屠戮殆盡!

        是屠戮,是碾壓!

        而不是在戰斗中被擊殺。

        白牧野,也成了這群人心目中的大魔王。

        恐怕也只有關長生那種人,才會生出殺他的心思吧?

        其他那些,即便是神圣帝國的年輕天驕們,面對這樣一尊殺神,也都完全生不出針對的勇氣。

        一個人干掉三千神族中最為精銳的天驕,那是何等恐怖?

        就算是殺了三千頭豬,也會變成渾身殺氣的屠夫吧?

        可再看依舊被眾人圍在當中的白牧野,氣定神閑的坐在那,仿佛在沉思著什么,那張英俊的臉上,哪里有半點屠夫的模樣?

        還是辣么帥。

        這時候,也沒人想著要離開。

        其實直到現在,在場絕大多數人都還有種如在夢中的感覺。

        很難相信這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

        像做夢。

        距離這群人進入到大亂斗戰場,很快過去十二個小時。

        那邊關長生等一群人,都已經從感悟中醒來。

        每個人的收獲都不小。

        這種感悟,甚至不遜色在天湖圣地的收獲。

        再看白牧野這邊,一大群人,圍坐成一圈,依然還在感悟當中。

        關長生遠遠看著,目光微微閃爍。

        身邊有人傳音給他道:“殿下,要不要動手?白牧野肯定消耗巨大,我看他似乎到現在都沒緩過來。”

        關長生微微搖搖頭:“不,你錯了,他早就緩過來了,這家伙狡猾得很,一旦我們動手,必吃大虧!”

        一天過去。

        林子衿等一群人這才從感悟狀態中醒來。

        每個人臉上,都充滿歡喜表情。

        很顯然,這一次的收獲,非常之大!

        林子衿看著白牧野輕聲道:“我已經隨時可以邁出那一步。”

        彩衣點點頭:“我覺得,我也可以,但我還想繼續穩固一段時間。”

        司音看著她們:“我也是,那道桎梏似乎在我身體中消失了一樣!”

        單谷有點郁悶:“為什么我的感覺和你們不一樣?”

        “你什么感覺?”歐陽星琪關心的問道。

        “我只感覺,我現在連太陽都能射下來!”單谷說著,大笑起來。

        歐陽星琪直接送了他一個白眼。

        咋不上天呢?

        這時候,關長生再次朝著這邊走過來。

        這一次,倒是坦坦蕩蕩,沒了之前那種暗藏殺機的感覺。

        “白侯爺,一天了,咱們是不是該出去了?”

        不管怎么說,這人姿態做得還是很足的。

        年齡比白牧野大,亙古罕有的年輕符篆宗師,身份又是神圣帝國的皇子……而且看上去,很可能成為未來的神圣帝國皇帝。

        這種人禮賢下士,也的確會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如果沒有之前那一番試圖刺殺的試探,白牧野對他感觀或許會更好。

        但現在嘛……

        “好,也別讓外面那群人等太急了。”白牧野淡淡點點頭!

        滿打滿算一天的時間,將所有神族天驕殺了個干干凈凈,而人族這邊,卻連一個人都沒死!

        出去之后,必然引起軒然大波,白牧野也差不多想好了退路。

        所以他一臉坦然。

        這時候,關長生突然提議道:“白侯爺為了我等,付出良多,我知道這件事想要守住秘密幾乎不可能,但我還是希望,大家出去之后,先不要白侯爺的壯舉宣傳出去。就讓那群神族猜好了!我們這樣,也是對白侯爺的一種保護。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這群已經從懵逼狀態中醒來,變得興奮且狂熱的人類年輕天驕們聽了之后,很多人當場冷靜下來,露出思考之色。

        不過還是有一些人,一臉狂熱,臉上露出不以為然神情。

        有人大聲道:“這是神跡!這是我們人類對陣神族最偉大的一場勝利!神族來勢洶洶,想要滅殺我等,如今被白侯爺以一己之力,悉數斬殺,此等偉績,怎能不說?”

        “不錯,這是神跡,是我們人類最偉大的一場勝利!沒必要藏著掖著!”

        “那群神族雖然可怕,但我們人類也有白侯爺,也有帝!我們的神級強者也并不弱!”

        “就是要讓他們震驚,要讓他們恐懼!”

        很多人都忍不住大聲說起來。

        這時候,人群中有人說道:“關皇子,你該不會是……怕白侯爺名氣太大,壓住你風頭吧?我們這幾千人可都看在眼里呢。”

        饒是關長生性情沉穩,此刻也禁不住一臉尷尬,還有點怒,道:“算了,算我多嘴,你們想說就說吧!”

        有人又道:“不如……聽聽白侯爺自己的意見吧?”

        “對,白侯爺,您什么意思?我們都聽您的!”

        “我們聽您的!”

        這群年輕的人類天驕看向白牧野的眼神,狂熱無比。

        此刻,當真不分國界。

        將對強者的那種敬仰和崇拜,表現得淋漓盡致。

        白牧野說道:“這個,大家隨意吧。”

        這么多人,這么大的一件事,根本就瞞不住。

        關長生在這個建議上,倒真未必有什么惡意,他之前對自己生出殺心,也是正常的很。

        如果這一戰真能讓神族偃旗息鼓,那么接下來三大帝國之間的關系,怕是會再度回到那種微妙狀態。

        不過神族究竟會不會偃旗息鼓,這個也很難說。

        畢竟這一戰,他們的損失,實在太大。

        關長生暗自一嘆,如果出去之后,這件事就曝光出來,不管神族什么反應,但白牧野估計瞬間就會被神化。

        他身后的祖龍帝國,也將一躍成為三大帝國中最耀眼的國家!

        他雖有不甘,卻無可奈何。

        隨后,一群人歡呼著,擁簇著白牧野,順著結界之門,走了出來。

        等候在外面的無數人,在這一刻,全都猛地起身,然后剎那間全都徹底呆住了。

        時間,也仿佛徹底凝住一般。

        神族陣營那邊,無數人嘴角的笑意還僵在那里,眼神卻已充滿呆滯,根本無法置信。

        眼看著出來的人類天驕越來越多。

        到最后,所有人都發現一個令他們靈魂都在顫抖的事實——

        人類天驕……似乎……全都出來了!

        一個都沒少!

        而且看那表情,歡愉、興奮、滿足……還帶著一絲狂熱。

        這哪里像是剛剛經歷一場血腥殘酷的生死戰爭?

        究竟發生了什么?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
    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