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75章 這是符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75章 這是符帝字體大小: A+
     
        段勇冷笑著看著幽月:“你可知我為什么不答應你這看似條件極好的合作?”

        幽月被四個腐朽的僵尸老者鎮壓著,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氣息都讓這有潔癖的神女感到十分崩潰,更別說段勇這所作所為,分明就是要跟神族撕破臉的節奏。

        她抬頭看著段勇:“你很有勇氣,區區一顆星球的主宰,就敢跟神族翻臉,你就等著整顆星球被轟碎吧!”

        “你不好奇嗎?”段勇循循善誘。

        “我好奇你會告訴我嗎?”幽月并不傻,相反她在一眾神女當中,算是智慧比較出眾的那種。

        看著冷眼望向自己,但眼眸深處也存著一絲渴望的幽月,段勇果斷的搖搖頭:“不會。”

        幽月:(╯‵□′)╯︵┻━┻

        “把她帶去天湖圣地。”段勇冷冷說道。

        四個渾身散發腐朽氣息的僵尸老者默不作聲的將幽月帶下去。

        段勇坐在那里沉思起來,喃喃道:“還真是山雨欲來啊!”

        這女人竟然找到他,要談一場合作,想要算計整個人類陣營的全部人族天驕!

        莫說他跟白牧野本身就是好兄弟好朋友,即便什么關系也沒有,讓他這樣平白去陷害那些人族天驕,他也不會答應!

        就算他天湖星完全不懼三大帝國,他也做不出這種事情。

        來自上古也好,來自今天也罷,都改變不了他是一個人族的事實。

        生而為人,可以跟同族內斗,甚至可以廝殺,但卻不能背叛整個群族!

        否則的話,他沒辦法面對自己的那顆道心。

        “人類也真是強大,竟然能把神族給打成這樣……即便神族從一開始就存了在祖龍和神圣放水的心思,人類這邊的表現,也足以令人感到驚艷!三大帝國,一國八帝……嘿,這底蘊,真特么可怕!”

        要知道,在神族降臨之前,祖龍帝國一尊白家女帝回歸,都能讓三大帝國高層震動。

        那個時候,又有誰能想到,三大帝國的底蘊竟然如此之深?

        恐怕說出去都沒人會相信!

        所以說,不管從哪個方面去考慮,段勇都不可能做出出賣人類的事情。

        英武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沉寂了很久的天湖星,呈現出一片熱鬧景象。

        三大帝國,無數年輕天驕,紛紛降臨此地!

        十一月二十六日,就是大亂斗正式開始的日子。

        白牧野一行人,已經于十一月十九日,抵達天湖星。

        段勇這位天湖段家的家主,實際主宰者,熱情無比的接待了這群人。

        “小白,來,喝一杯!”

        十一月二十一日晚,段家舉辦的盛大招待晚宴上,段勇跟白牧野一群人坐在一桌,端著酒杯,給白牧野敬酒。

        白牧野端起一杯水:“來,今天咱們不醉不歸!”

        其他人:“……”

        段勇也是一臉無語,笑了笑,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小白,真想不到你成長的如此之快,就連我背后的那些老前輩們,都驚嘆不已,說在他們那個時代,也只是聽說過像你這種不世出的天才,卻從沒見過。”

        別人聽不懂段勇這段話里的意思,符龍戰隊這幾個人卻是聽得明明白白。

        天湖葬地里面那群上古大能也這么說?

        林子衿一臉喜色,開心的看著白牧野,輕聲道:“哥哥當然厲害了!”

        隨后,神圣帝國皇子關長生,端著一杯酒過來找白牧野:“白侯爺,關某生平沒有敬佩過什么人,你是關某唯一佩服的年輕大能!”

        白牧野微笑請關長生入座:“您謬贊了,太客氣。”

        “我說的是心里話,”關長生將杯中酒一飲而盡,“我之前曾志得意滿,認為我這種不到三十歲的年輕宗師,已經是古來罕有,卻不想一山更比一山高,白侯爺年紀輕輕,竟然已經踏入大宗師領域,著實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宗師,宗師,我飛的時候也需要用飛行符的,我已經演示過。”白牧野微笑。

        關長生:MMP!

        你那種敷衍的往自己身上拍飛行符的行為,真當大家都瞎嗎?

        不過他來可不是為了得罪白牧野的,他是過來交朋友的。

        當一個人的實力太過強勁,他的敵人或許有,但主動跑出來挑釁他的人,肯定會變得非常稀少。

        “哈哈哈,白侯爺太能開玩笑,這次大亂斗,關某還要多多仰仗白侯爺!”

        這時候,更多人跑過來敬酒。

        敬白牧野,同時也敬關長生!

        畢竟是能在跟神族的生死戰中拿下冠軍的主,大亂斗能否獲勝,關鍵看的就是這群人了。

        至于神族那邊,段家沒有把他們安排在這里,而是安排在另一處。

        否則雙方一見面,恐怕直接就會打起來。

        這一次過來的人,也有不少雙方的頂級大佬。

        包括之前白牧野沒有見到的四尊戰敗的帝,據說也都低調來到此地。

        原因只有一個——為人族年輕天驕,保駕護航!

        神族那邊也是如此,諸侯王來了一大群。

        就是怕一旦某一方獲勝,另一方面的大能會不顧臉面的直接出手。

        在這種時候出手,那絕對是一網打盡的節奏啊。

        不得不防。

        英武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上午。

        大亂斗的戰場空間,經過雙方帝級大能的檢測,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雙方一致同意,大亂斗,可以開始了。

        祖龍帝國、神圣帝國、滄海帝國……兩三千多名年輕天驕,史無前例的聚集在一起,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即將踏上戰場。

        神族那邊,同樣也是如此。

        從人數上來看,雙方似乎差不多。

        可實際上誰都知道,人族這邊,是經過了一輪又一輪補位……不斷在矬子里面拔大個,才挑選出來的人。

        而神族這邊,大多數都是最為原始的、第一批年輕天驕!

        雙方從質量上,就已經不在一個等級了。

        所以,神族這邊的年輕天驕,一個個看上去精氣神十足。

        對接下來即將開始的這場血腥殘酷的大亂斗,充滿信心。

        反觀人類陣營這邊,看上去也是氣勢十足!

        可那氣勢,更多的……卻是一種視死如歸的勇氣。

        并不是那種:我可以在實力上碾壓你的自信。

        這么一比,高下立判。

        就在這時,神族陣營那邊,一名神女,冷冷開口:“誰是白牧野?”

        人類陣營這邊,所有人都看向符龍戰隊那邊。

        那名神女冷冷道:“出來!”

        “出你妹,你腦子沒病吧?眼看著就上戰場了,有什么本事就到戰場上亮出來!在這嗶嗶什么?”人群中,一道不屑的聲音傳來。

        甚至連單谷都有點意外,因為這話根本就不是白牧野身邊人說的,也不知道是哪個勇士懟的。

        反正是挺大快人心的。

        至少人類陣營這邊的一群人,都覺得很痛快。

        這是好,那神女冷冷道:“白牧野,敢做不敢當嗎?滾出來!”

        林子衿往前一步,站了出來,看向那姿容秀麗,眉心鑲嵌著一枚紅色豎眼的神女,一臉疑惑的道:“你這種紫色平庸之輩,我家哥哥應該不會對你做出始亂終棄那種事情吧?”

        “你胡說什么?”那神女臉色瞬間緋紅,是被氣得,“還有你,林子衿,我要扒了你的皮!將你碎尸萬段!”

        林子衿面無表情的平靜回道:“想把我碎尸萬段的人多了,你算老幾?”

        “林哥霸氣!”

        “林哥,霸氣!”

        “林哥,霸氣!”

        人群中猛然間傳來一陣震天的聲音。

        接著便是一陣歡快的哄笑。

        人類陣營這邊,所有人都在不知不覺中,變得輕松了許多。

        是啊,我們有小白,我們有林哥,我們還有問君有關長生……我們也是有很多超級強者的啊!

        我們怕個毛?

        戰場之上,誰笑到最后,還不知道呢!

        那名神女勃然大怒,看著白牧野那邊……實際上她早就看見白牧野了,畢竟長的那么好看,即便藏身于人群中,也如同一顆黑夜中的夜明珠,根本藏不住的。

        “白牧野,你殺我未婚夫婿幽冥神子,這個仇,咱們戰場上見!”

        說完,這名神女轉身回去。

        這時候,單谷笑呵呵的道:“哎呦,幽冥是你未婚夫?那你還真是瞎,我們在場這些,哪個不比那死鬼強?姑娘,你要不要考慮考慮,摳下你眉心那顆小紅寶石,加入到我人類陣營中來呀?”

        “你放肆!”另一個神女站出來,冷冷怒視著單谷。

        “行了吧,你們一個兩個的,別裝那么圣潔,如果你們真的那么圣潔,為什么會提前跑到這里,要跟人天湖圣地合作,意圖在戰場里面設下埋伏坑殺我人類天驕?”

        單谷嘿嘿冷笑著,直接掀開了一個神族這邊一直捂著的蓋子!

        “血口噴人!”

        “胡說八道!”

        “顛倒是非!”

        一群神族這邊的人全都怒了,紛紛怒罵起來。

        單谷冷笑著:“人類陣營的兄弟姐妹們,不用怕這群跳梁小丑,你們知道干這件事的神族是誰嗎?就是剛剛那小妞的未婚夫幽冥神子的姐姐,幽月公主,她老子就是神族諸侯王當中,排名第一的幽古!”

        左右都是撕破臉的節奏,眼看著就要上戰場進行最殘酷的廝殺,不死不休了,誰特么還怕誰呀?

        有心里話這時候不說,難不成還憋著?

        單谷哈哈大笑道:“這說明了一個什么問題?哎哎哎,你們不用那么群情激奮,廝殺即將開始,現在不要那么激動哦,老子一會給你們上證據!”

        他說著,微微一跳,躍上半空,沖著自己這邊一群人族天驕道:“所以大家心里面根本不用緊張什么,什么都不用怕!他們如果不心虛,會做出那種勾結天湖圣地想要提前設計我們的事情嗎?”

        單谷說著,根本不給神族那邊反應的機會,一揮手,直接將證據扔出來!

        那畫面,正是幽月神女跟段勇談判的片段。

        畫面中沒有播放幽月最后被擒下的場面,因為那些渾身散發腐朽氣息的僵尸老者,不適合曝光在世人眼中。

        但就這一小段視頻,已經足夠說明太多問題了。

        很多人都忍不住怒罵起來。

        “無恥!”

        “想不到神族做事,竟然這樣卑鄙下流!”

        “實在太不要臉了!”

        “幸虧段家主不肯跟她同流合污!”

        不得不說,單谷這一巴掌,抽得是真狠。

        一直以來,神族都是高高在上的。

        視人類為低等級生靈,劣等種族,一直想要將人類變成奴隸供其驅使。

        沒想到,此刻竟然曝光出如此丑聞,著實令人感到驚訝。

        然后便是不屑。

        單谷冷笑道:“段家家主給你們神族留著面子,老子可不會,知不知道,老子是天字第一號大黑客!有了解我們符龍戰隊的人就應該知道,歷來敢潑我們臟水的人,都沒有好下場。為什么?就因為我太厲害了哈哈哈哈!”

        草,這貨瘋了。

        很多熟悉符龍熟悉單谷的人都忍不住滿臉黑線。

        歐陽星琪也是一臉無語,心說不就昨天晚上拒絕了你那過分的要求么?

        至于今天這樣瘋狂?

        在見識過那么多符龍戰隊的神奇之后,歐陽星琪根本不信這次他們會死!

        所以單谷昨天晚上可憐巴巴,說什么明天說不定就死了,咱倆居然還純潔得跟結了婚幾十年的老夫妻似的,你忍心嗎?

        歐陽星琪當時差一點就從了,不過一想到所處的環境,就算隔音再好,心中也終究是害羞的。

        然后根據兩人的熟悉程度,歐陽星琪十分敏銳的感覺到單谷的圖謀不軌,當下把他給趕出房間。

        于是單谷今天就瘋了。

        但他這一手,的確讓神族的形象瞬間一落千丈。

        尤其是幽古王那些人,簡直怒不可遏。

        面對人類陣營這邊一群人不善的目光,幽古王當場將目光投向段勇,沉聲問道:“段家主,可否給個解釋?另外,小女現在何處?”

        段勇笑道:“想必這只是令嬡一時糊涂之舉吧,相信以幽古王這種身份地位的強者,是不屑做出那種小動作的。至于令嬡,因為我不肯合作,她太過激動,胡言亂語間把諸位諸侯王都搬了出來,我便自作主張,暫時把她關了起來。還請幽古王放心,等到大亂斗結束,我第一時間將她放出,保證一根汗毛都不會少。”

        段勇這話說的,也挺誅心。

        什么叫太過激動胡言亂語間把諸位諸侯王搬出來?

        這豈不是暗之她的行為,是一群諸侯王慫恿的?

        簡直就是胡說八道!

        幽古王很想殺人。

        但這種時候,也只能隱忍下來,沉著臉點點頭。

        他已經沒了一個兒子,不能再失去一個女兒了,看著段勇:“希望你說話算話。”

        段勇微笑:“您放心。”

        英武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中午,大亂斗比賽時間,正式開始!

        雙方分別從兩個入口,進入場地。

        這場大亂斗,三大帝國一致沒有選擇直播。

        并非天湖星沒這條件,如果真想要直播,技術問題還是可以解決的。

        但這場戰爭,太過血腥殘酷,與其看見全部過程之后崩潰,不如靜待結果。

        無論最終誰輸誰贏,這都注定是一場載入史冊的殘酷戰爭。

        人類陣營這邊全部進入之后,關長生大聲說道:“我建議將指揮權交給白牧野,諸位可有異議?”

        祖龍帝國這邊,當然是不會有任何異議的,滄海帝國這邊……真正強大的頂級年輕天驕早就已經隕落,也不可能有人有什么異議。

        至于神圣帝國這邊,關皇子這邊都開口了,誰還能有什么異議?

        于是,所有人全都看向白牧野這里。

        白牧野點點頭,問道:“大家都想活下來吧?”

        眾人一陣無語,心說這不廢話嗎?

        能活下來,誰想死?

        都這么年輕?

        單谷大聲道:“當然想活啊,我還處……唔唔唔……”

        他的嘴巴被憤怒的歐陽星琪死死給捂住。

        不少神圣帝國這邊的年輕天驕,在看見歐陽星琪一群人的時候,目光都十分復雜。

        但再復雜也沒什么用,因為這群人,在神圣帝國,已經“死”了。

        所以,即便眼睜睜看著他們出現在祖龍帝國的隊伍里,很多人也只能一臉唏噓。

        然后心里痛罵上官家一番。

        白牧野沒搭理單谷在那發瘋耍寶,看著這群人,說道:“想活的話,之前戰爭比賽沒有上場的朋友,就留在這里,上過場的,聽我號令!”

        “白侯爺,我們不怕死!”

        “是啊,讓我們也一起上吧!”

        “我們雖然之前沒上場,但不代表我們沒勇氣!”

        “白侯爺,不要把我們留在這里,今天來到這,雖然想活,但卻沒打算活著回去!”

        一群人紛紛開口。

        白牧野微笑道:“你們先留在這,等我召喚你們過去的時候,你們去拿人頭!”

        這話?

        簡直霸氣得讓人有種懷疑人生的感覺!

        留在這,回頭就能去拿人頭?

        這時候,白牧野看了一眼其他人,然后轉身看向遠方。

        那邊,三千多名神族天驕,已經開始在結陣了!

        他們比人類陣營這邊多出來的一個優勢,是在三大帝國的比賽全部結束之后,所有神族年輕天驕聚在一起,已經合練了很長一段時間!

        那些神族的年輕天驕之中,尤其是那些神女當中,究竟有多少個帶著封印了帝級能量法器的人,現在說不好。

        但很顯然,絕對比人類陣營這邊多就是。

        白牧野臉上露出淡定的笑容,結陣?

        想要用戰陣來橫推我們?

        今天就讓你們看一看,什么叫真正的……符篆師!

        下一刻,白牧野激活了女帝老祖姑奶奶給他的那件封印這帝級能量的法器。

        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怖力量,瞬間灌注到他的全身!

        自他身上,一股驚天動地的氣場,轟然爆發開來。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對面遠方的神族陣營中——

        轟!

        轟!

        轟!

        ……

        那一股股恐怖氣息,接連不斷爆開!

        一聲輕喝,從之前叫板白牧野那神女口中發出:“姓白的,就你有帝級能量?今天……你,和你身邊的那些人,絕對會死的比宸光神子凄慘百倍!剩下那些低等的人類,你們若是自殺,還能得個痛快……”

        她話沒說完,突然間住嘴。

        因為她們腳下大地,在頃刻間……實地消失,變成無盡流沙!

        無數人剛想往天空中飛,卻突然間發現,高天之上,層層疊疊,足有數萬層銳利到極致的冰錐,正一層一層的……往下掉。

        接著,四面八方,無盡的火海,熊熊燃起。

        那火海就如同一座牢籠的四面墻壁,將這群三千多人的神族天驕,徹底困死!

        大亂斗的戰場,是封閉的!

        外面的人,即便是一尊帝,也無法探知里面究竟發生了什么。

        無論人類陣營,還是神族,他們唯一能作的,只能是等。

        戰場中。

        所有神族天驕,全都徹底懵了!

        這特么……是什么?

        關長生目光呆滯,嘴角劇烈抽搐,看著高天之上,看起來似乎什么都沒干的白牧野。

        意念為筆,天地能量為墨,五行元素為紙——談笑間執筆繪天地。

        關長生咽了一口吐沫,喃喃道:“這是,符帝!”



    上一頁 ←    → 下一頁

    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
    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