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73章 沒錯,就是報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73章 沒錯,就是報復!字體大小: A+
     
        幽冥神子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他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為什么符龍戰隊這邊四個人竟然強大到如此地步?

        他面前這帶著面具的神秘對手本就沒有他境界高,在他激活了帝級能量之后,更是應該可以只手碾壓的對象。

        可打了這么半天,空有一身帝級能量的他并未能將對方如何不說,對方還特么爆發了?

        那五彩王冠,讓他有種極度心悸的感覺。

        仿佛那王冠下面的人,是一個從遠古走出的神女,只是那一身氣勢,就令他神魂顫栗精神恍惚!

        眼看著那一劍宛若流光般刺過來,幽冥神子發出一聲瘋狂的咆哮。

        一身帝級能量動蕩,震撼得整片戰場都有些搖搖欲墜,像是隨時可能會崩塌一般。

        但在問君這一劍面前,他那帝級的能量,失去了意義!

        問君頭頂凝結出的五彩王冠中散發出一股極為神秘而又強大的氣息,如同來自遠古,隱約有人在里面吟唱。

        天地間,有磅礴無盡的能量朝著問君這里涌來!

        與此同時,一群蒼老的人,正在紫云一座酒店里,看著光幕上的直播。

        當看見問君頭頂凝結出的五彩王冠那一霎,這群人眼中,全都露出驚駭之色!

        “她在!”

        “她還活著。”

        “我們這個決定,果然是正確的。”

        “五彩王冠顯化,說明她依然還在這人世間。”

        “躲了那么久,終于還是忍不住出來了嗎?”

        戰場上。

        問君這一劍,擊碎了幽冥神子身上飛出來的所有法器!

        是所有!

        如果不是她這一劍,幾乎沒人敢相信,幽冥神子身上竟然會有如此多的法器。

        至少十幾件!

        其中大半竟然是不需要他自身力量驅使的!

        就如同小白的被動激活防御符一樣,在感知到危險的一剎那,這些法器自行飛出,形成一道可怕的防御綜合體。

        那防御層層疊疊,堅不可摧!

        但在問君這一劍面前,卻脆弱如紙,紛紛崩碎。

        坐在觀戰席上的第一諸侯王幽古沒有站起身,但他袍袖中的手,卻在問君那銳利無匹的長劍刺在幽冥神子胸膛的一瞬間,緊緊握住拳頭。

        額頭上,亦有青筋暴起!

        眼睜睜看著孩子死在自己面前卻無能為力。

        這一刻,沒有人知道幽古到底經歷了怎樣的心路歷程。

        萬淼眼睛一閉,仰天長嘆。

        藍血偷偷瞥著幽古王,見他居然坐在那里沒動,亦長嘆一聲,微微搖搖頭,難怪人家排第一,而他,只能排在第十三。

        雷海當中的地獄火,此時也被劈碎了身上所有防御法器。

        也沒人知道他究竟經歷了怎樣的絕望。

        死的那一刻,也不知是否后悔過踏上這片戰場。

        他們一路雖然低調,但卻也是橫掃而來。

        不知擊殺了多少人族天驕,最終站在決賽的賽場上。

        原本以為可將這種橫掃姿態,最終帶入到大亂斗的戰場上,繼續橫掃,一路橫掃,永遠橫掃!

        最終成為一代神族戰神。

        可惜,他們的理想,永遠都無法實現了。

        整片戰場上,居然就剩下了四大神子中相對最弱的宸光!

        這是為什么呢?

        包括神族這邊的諸侯王們都充滿疑惑和不解。

        那林子衿,沒道理比不上姬彩衣吧?

        而且她背后那一雙金色羽翼,身后浮現出的鳳凰虛影,明擺著來自某種可怕的傳承。

        更可怕的是,那傳承,即便是一群神族的諸侯王,都沒聽說過!

        龍鳳這種生靈,據說在上古時代,就已經相當罕見。

        所以它們的傳承究竟什么樣,也自然沒人知曉。

        可不管怎么說,林子衿的強大是有目共睹的。

        但此刻加上姬彩衣,兩人竟然都沒能將對方給打死?

        雖然宸光神子被打的頭破血流,整個人看上去狼狽不堪,但他身上帝級能量猶在,而且傷不致死!

        如果這個時候,他開口認輸……是有極大可能活下來的!

        嗡!

        宸光神子放出了幽古王賜給他的那件法器……巴掌大的小剪刀!

        小剪刀被激活之后,瞬間化成兩條赤色大龍,每條龍都有上千米長!

        就像是剪刀一樣,相互糾纏在一起,然后向著林子衿和姬彩衣剪過來。

        那種聲勢無比駭人!

        白牧野身上幾張符篆,瞬間飛向那兩條赤色大龍。

        嘭!

        嘭!

        兩張控制符,直接在那巨大的龍軀之上炸開。

        宸光神子咆哮道:“死物你也想控?你做……”

        那夢字還沒有說出口,就見天空中兩條向著林子衿和姬彩衣絞殺過去的大龍,一動不動了。

        “我……”宸光神子眼中露出無盡駭然之色,剛說出一個我字,就感覺臉上像是被一座神山撞擊一般。

        轟!

        那是林子衿震動背后一對金色翅膀,如同瞬移一般,剎那間出現在他面前,狠狠踹了他一腳!

        宸光神子的身體直接拋飛出去。

        擁有著帝級能量的身軀在空中翻滾,幾乎要將這片虛空給壓塌。

        “認……”

        宸光神子聲音都變形了,無比慘厲的那一種,如同受傷的野獸在咆哮。

        哐!

        姬彩衣瞬間出現在他面前,用膝蓋狠狠砸向他的嘴。

        那認字還沒說出口一半,就被姬彩衣硬生生給砸了回去。

        三大帝國,全體人族,在這一瞬間,沸騰了!

        如果人們看到現在還不明白這群人是在報復,是在復仇,那就是傻了。

        基本上只要稍微了解一下符龍戰隊的人都知道,之前飛大那支名為粉紅軍團戰隊認輸的時候,就是被這宸光神子差點擊殺了其中一人!

        若不是剩下那三人拼命相救,那個漂亮姑娘肯定就已經死了。

        為此,林子衿在賽后還跟一名神族準帝發生了沖突,用刀劃破那準帝手掌,鮮血橫流。

        這件事在當時就造成了很大轟動,如今并沒有過去太久,人們也并未忘記。

        四大神子,已經死掉了三個,剩下這最后一個,人家明擺著就是不想輕饒!

        原本彼此無私怨,只有國恨,那么,戰場相見,無非生死。

        但像宸光神子這種有仇有怨的,想死……都沒有那么容易。

        宸光神子心中無比不甘,他當然看見三大神子都已經戰死,他也明白如果認輸回去絕對沒他什么好果子吃。

        可好死不如賴活著!

        再說回去之后,那些諸侯王也不可能立即處分他。

        因為之后還有大亂斗呢!

        三大帝國的人族隊伍死傷慘重,增補上來那些自然差了不止一籌,而神族這邊的實力,卻基本上沒怎么受到打擊。

        所以大亂斗神族必勝!

        到時候就算那些諸侯王看他不爽,可帶著大亂斗大勝的功績,終究是不可能殺他!

        所以他想活!

        但現在,就連認輸,居然都成了一種奢望。

        他哪怕用凄厲慘嚎這種方式,一次最多也只能吼出半個字。

        人家根本就不給他說話機會!

        想要認輸,你好歹得把這兩個字連起來說吧?

        不說?

        對不起,我們就繼續打!

        “我……”

        嘭!

        “認……”

        嘭!

        “輸……”

        嘭!

        這三個字宸光神子雖然都說過一次,但沒用啊,每個字中間隔著至少有十幾秒!

        不過當他再一次被擊飛出去之后,負責維持戰場秩序的神族準帝大能降臨,大聲喝道:“他已經認輸,你們還不罷手,莫非想要破壞規則?就不怕被取消成績嗎?”

        啪!

        一張控制符,瞬間拍在他的臉上。

        “抽他!”

        白牧野罕見地發出一聲怒吼!

        問君身影一閃,即便頭頂那五彩王冠已經快要消失,但此時想要抽飛一個準帝,對她來說完全沒有任何壓力。

        啪!

        這一巴掌抽得那叫一個瓷實!

        所有人看見這一幕,徹底瘋狂了!

        白牧野朗聲道:“比賽尚未結束,裁判就想下場?想干什么?幫著選手殺人么?把他給我打出去!”

        問君身形連閃,對著那個被控制符控住的可憐蟲準帝左右開弓。

        早就看這王八蛋不順眼了!

        若非礙于比賽規則,怎會留他到今天?

        觀戰席上,一群神族諸侯王徹底動怒了!

        哪怕是幽冥神子戰死,幽古都沒有起身,但在此刻,他站起身,怒視人族這邊:“什么意思?”

        人族這邊傳來白楚月不屑的聲音:“什么什么意思?這個很難理解嗎?你們場上選手尚未結束戰斗,裁判居然下場?沒當場打死他,就是我們的孩子有分寸!”

        “胡說八道!他明明已經認輸!”赤火諸侯王紅這一雙眼珠子咆哮。

        “認輸?呵呵,你們確定他認輸了?”白楚月冷笑道:“別在這貽笑大方了,都是入道者,降臨紅塵已屬跌份,還在這強詞奪理,不嫌丟人么?”

        神族陣營這邊,一群諸侯王怒發沖冠,但卻無話可說。

        是,誰都能看出來宸光神子想要認輸,而且也的的確確這么干了。

        可林子衿跟姬彩衣,壓根就不給他這個機會!

        那白牧野也跟個大魔王似的,明明可以一張控符讓那家伙閉嘴,可他偏不!

        就站在一旁看熱鬧!

        這就是在虐殺!

        就是在報復!

        已經修養差不多的粉紅軍團一群姑娘,看見這一幕的時候,全都淚流滿面。

        她們笑著流淚。

        攤上符龍這群人做敵人,是倒了八輩子霉;可遇上符龍這群人做朋友,卻是做了十輩子善事才能修來。

        得友如此,夫復何求?

        戰場上。

        林子衿跟姬彩衣依然沒有出氣。

        這才多一會?

        怎么可能出氣?

        那邊的問君還在踢球。

        林子衿一巴掌抽飛宸光神子:“當初要殺我姐妹的時候,可曾想過今日?”

        姬彩衣又是一記膝蓋撞擊,紫光神子的臉都爛了,這會兒就算給他說話的機會,恐怕也說不出口了。

        “現在終于感受到那種滋味了嗎?”

        “絕望嗎?”

        嘭!

        啪!

        嘭!

        啪!

        兩個暴力女,又生生痛毆宸光神子至少五分鐘。

        神族這邊,那種壓抑的氣氛,宛若山雨欲來,又似大廈將傾。

        一群帝級大佬,何曾被人如此羞辱過?

        那巴掌落在宸光神子臉上,卻好似打在他們身上。

        屈辱、憋悶……無盡的憤怒!

        神級組別,連決賽都沒打進去。

        年輕組別,又被人如此虐殺。

        此時就連幽古都忍不住生出一個念頭來:選擇通過這種方式解決人類年輕天驕,真的對嗎?

        咔嚓!

        終于,林子衿氣出了,手起刀落。

        在宸光神子那一身帝級能量消散瞬間,斬下他的頭顱。

        然后,頭都沒回一下,轉身踏空而走。

        姬彩衣陪在她身旁,兩女就如同兩尊女神。

        接著,問君加入!

        三個明麗動人絕色傾城的女子,一同往外走去。

        白牧野凝立虛空,想了想,也失去了去拿四大神子空間指環的興趣。

        剛剛那一戰,他們身上所有寶物盡出,基本上好東西都打廢了。

        別看戰斗時間很短,但其激烈程度,絕不遜色任何神級強者的對戰。

        看著三女酷酷的背影,白牧野臉上露出一絲微笑,虛空踏步,向著她們追趕過去。

        走了幾步,似乎想到什么。

        然后一臉認真的拿出一張飛行符,拍在自己身上,激活。

        所有瘋狂歡呼慶祝的人類:“……”

        就連直播間里的兩個白吹——鳥哥跟董栗,也全都是一臉無語滿頭黑線。

        “小白這是在干嘛?這種時候,他這種掩飾……太敷衍了吧?”鳥哥差點連眼淚都笑出來。

        “這你就不懂了吧?”董栗推了推眼鏡。

        “你懂?”鳥哥一臉求教。

        “生活要有儀式感!”董栗一臉認真地道:“所以這不是普通的敷衍,這是……非常認真的敷衍!”

        鳥哥:“……”

        整個人族,三大帝國,數萬億人口,在這場戰斗徹底結束之后,全都瘋狂了。

        神圣和滄海帝國的人們甚至要比祖龍這邊更瘋狂!

        尤其是滄海帝國。

        很多人或許會奇怪,祖龍獲勝,是祖龍得到一百五十年的和平期,和你滄海有什么關系?

        可實際上,滄海帝國的人,太需要這種激勵了!

        他們的戰隊,過早出局,年輕組別的天驕,幾乎死傷殆盡——

        是的,的確還剩下接近一半,因為每支隊伍滿編八人,只要八人沒被打光,隊伍沒被徹底打散,到最后的大亂斗,還是可以進行補位的。

        但那種絕望的情緒,卻沒人能控制住它的蔓延。

        如今看見祖龍這邊,四個年輕天驕,以這樣一種方式,打出一場酣暢淋漓的大勝。

        到最后更是通過虐殺這種方式,成功為自己的朋友復仇!

        當真是大快人心到極致!

        所以,無論滄海帝國,還神圣帝國,數萬億人在這一刻,是共情的!

        如果這是一個講究攫取信仰之力的修行時代,那么就在剛剛那一刻,符龍戰隊,已被封神。

        四個人從戰場走出來,那個神族準帝鼻青臉腫,眼神充滿畏懼的等在外面。

        剛剛他被問君給打慘了。

        差一點就給打殘了!

        問君那一身戰力,著實是恐怖到家了。

        一頓大嘴巴直接將這準帝給抽得暈頭轉向。

        抽到懷疑人生!

        這一幕同樣也被直播出去。

        問君的一身戰力,已是清晰無誤。

        準帝這個境界的強者在她面前,完全不是對手!

        雖然不清楚問君的詳細資料,可她肯定是不到三十歲的!

        不然無法通過骨齡測試。

        一個不到三十歲,能將準帝打成豬頭的全系靈戰士……這特么也是幻想中才能出現的天才啊!

        林子衿的一身戰力,還有些模糊,但是很顯然,林子衿肯定還不到神級。

        卻可以吊打絕大多數神級!

        姬彩衣也差不多少,連身體中擁有了帝級能量的神子青都死在她刀下。

        這個在之前被很多熟悉她的人小看了許久的姑娘,終于在這場生死戰中,證明了自身的實力。

        至于小白?

        他不是人。

        不必說他。

        剛剛二十歲的大宗師級符篆師,據說還是什么全系巔峰大宗師?

        這是人能夠達到的成就嗎?

        肯定是哪個上古文明活下來的老家伙奪舍吧?

        祖龍帝國,至此,已經連下兩城。

        這是一場沒有冠軍獎杯的冠軍爭奪戰。

        甚至連獎勵都沒有。

        在這種情況下,帝國也已經拿不出什么更好的東西來賞賜給他們了。

        當然,帝國還有爵位。

        但那也需要在大亂斗徹底結束之后,全部匯總到一起,論功行賞。

        小白一群人在出來之后,跟眾人寒暄一番,直接就悄然離開了這里。

        至于那些神族的大佬們,在戰斗沒有最后結束的時候,就都已經紛紛離場了。

        皇宮內,李英挨個給符龍戰隊幾個人介紹著。

        “這位白家女帝前輩,相信不用我介紹,大家也都已經熟悉了。”

        “這位衛仲帝,出自三仙島……”

        白牧野和林子衿的目光,瞬間落到那一名老者身上。

        三仙島?

        想起之前齊王說的,三仙島這一次派出三神級,兩帝級……原來是真的!

        之前還以為在戰斗中,有可能會遇到三仙島的天驕,結果并沒有。

        實際上小白他們甚至都沒聽說哪支隊伍是三仙島來的。

        不過這三個字不能公開,估計三仙島的隊伍隱藏在了那三十四支民間團隊當中。

        但可能連十六強都沒能打進去。

        原本肯定是有機會的,但經過當年白牧野和林子衿出逃事件和于秀秀等人最近的出逃,三仙島正值當打之年這一代,幾乎算是徹底廢掉了。

        所以,在聽見李英介紹之后,小白跟林子衿,都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這老者。

        名叫衛仲的老者原本瞇著眼,此刻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白牧野跟林子衿,呲牙一樂:“當年我就看著你們兩個小娃娃,在另外一群小娃娃的幫助下,從三仙島逃出來的。”

        李英笑笑,指著另外一個老者道:“這位,是楊寧帝,同樣出自三仙島。”

        老者慈眉善目,穿著一身破舊棉襖,兩手籠在袖子里,沖著白牧野和林子衿一樂:“當年我就覺得你這娃兒不簡單,現在看來,不僅僅是你,原來跟你有關的人吶,都不簡單!”

        白牧野心中一跳。

        “后繼有人嘍!”老頭咧嘴笑起來。

        那模樣,像極了干一輩子活的老農。

        林子衿瞬間有種沖動,想把鋤頭借給這個老爺爺。

        氣質特別配。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
    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