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70章 他是大宗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70章 他是大宗師字體大小: A+
     
    大符篆師正文卷第四百七十章他是大宗師帝國一群高層大佬驚呆了,一個個坐在觀戰區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直播間里面的鳥哥跟董栗目瞪口呆,就連平日里非常跳的鳥哥也張大嘴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董栗不斷的推著自己的眼鏡。
      
      網絡上所有觀戰的人們呆若木雞。
      
      祖龍這邊的人是震撼,神族那邊的人則是絕望。
      
      所有人全都懵了。
      
      這場仗還能這么打?
      
      誰能告訴一下我們,符龍戰隊這幾個年輕人的極限到底在哪?
      
      誰能精準的分析一下白牧野同學究竟是什么境界?
      
      是不是讓他去參加神級組別的戰斗,他也能把那群準帝直接全部掀翻?
      
      這還是個人嗎?
      
      四個年輕人站在虛空,除了小白偶爾假假的往自己身上扔一張飛行符用來掩飾我真的不是大宗師之外,剩下仨人全都一邊在天上飄著,一邊吃瓜。
      
      “看不清呀!”司音抱怨。
      
      “他們的法陣設置的太好了,從外面很難看清楚里面的情況,等吧。”問君咬了一口瓜,含含糊糊的說著,然后吧唧吧唧:“真甜!”
      
      “那是呀,我特意挑的,我挑瓜特別厲害!”司音眉眼彎彎。
      
      林子衿有些糾結,她能感覺到自己的大刀很寂寞。
      
      她也有點寂寞。
      
      法陣中。
      
      四個神級的神族青年全都有一種要吐血的感覺。
      
      但他們沒精力去吐。
      
      因為他們必須拼命才能擋住那一波波可怕的攻擊。
      
      作繭自縛?
      
      玩火自焚?
      
      咎由自取?
      
      作法自焚?
      
      這群倒霉蛋的倒霉經歷外面雖然沒法看見,但聰明睿智的祖龍人族已經送給了他們各種各樣的花式安慰。
      
      嗯,都非常貼心。
      
      “這樣下去,我們會死!”一名神族青年渾身染血,大聲喊道:“必須要想個辦法沖出去!”
      
      “這法陣一經運行,便不可停止不可逆轉,怎么才能沖出去?”另一個神族青年咆哮道:“那個人類到底是怎么激活我們法陣的?”
      
      其他幾個人全都沉默下來。
      
      怎么激活的?
      
      就那么激活的唄!
      
      現在知道怎么激活的,還有什么意義嗎?
      
      他們現在都不想知道法陣是怎么激活的,只想知道怎么才能活下去!
      
      原本他們是打算等著敵人撲上來,然后再將法陣激活,屆時他們就可以從容退走。
      
      就像現在外面那幾個吃瓜群眾一樣,安安穩穩的看熱鬧!
      
      可惜,角色對調。
      
      他們被困死在里面。
      
      這種絕殺法陣最大的特點,就是攻擊力超強!
      
      并且,避無可避。
      
      半個小時之后,終于有第一名神族青年堅持不下去,被斬落了頭顱。
      
      剩下那三個神族青年,不約而同的咆哮著說出“認輸”二字。
      
      然而,他們卻沒能得到任何回應。
      
      一名神族忽然想到什么,大哭道:“我當時為了不讓那群人類認輸,徹底屏蔽了法陣內的聲音,為了達到這一效果,我甚至還求教了諸侯……”
      
      話沒說完,一把劍,從他后心刺入,前胸穿出。
      
      這神族低頭看了一眼胸前的劍,眼神中露出一抹驚愕。
      
      這時候,就聽身后人怒吼道:“老子讓你屏蔽聲音,讓你屏蔽聲音!”
      
      那劍被拔出去,再刺入,再拔出去,再刺入……眨眼間就將這人的身體刺成了篩子,眼看著就不活了。
      
      拿劍刺人這位,也終于被法陣中的洶涌能量所淹沒。
      
      直到死,眼中都充滿了無盡的恨意。
      
      若是沒有屏蔽聲音,至少……他們還可以搶救一下。
      
      剩下最后一個一身實力已經無限接近神級高階的神族青年悲憤得仰天怒吼,然后激活了身上一件真正可以保命的法器。
      
      這位神族青年,是一名神子!
      
      名為淼!
      
      他的父親萬淼,是排名第十五的神族帝級諸侯王!
      
      王淼給過他一件法器,當時就曾告誡過他,這法器,只能使用一次,里面封印著一股可怕的帝級力量,在最危難的時刻,可以救他一命。
      
      他視若珍寶,不到萬不得已,不會拿出這件法器來。
      
      因為使用之后,后患同樣無窮。
      
      但現在,他已是窮途末路,沒了任何辦法。
      
      如果再不使用這件法器,他必死無疑。
      
      神子淼怒吼著,激活了這件法器,在這一瞬間,一股可怕的氣息,轟然從法陣中沖天而起!
      
      這氣息幾乎一瞬間就將這法陣沖擊得支離破碎,徹底崩潰了!
      
      淼一臉呆滯。
      
      外面四個吃瓜群眾也是一臉呆滯。
      
      所有正在看這場戰斗的人,全都一臉呆滯!
      
      發生了什么?
      
      “來活了。”問君啃了最后一口瓜,手中長劍一擺,一劍刺向轟碎法陣的神子淼。
      
      淼的眼中,充滿無盡的后悔之色。
      
      如果早知道使用這件法器可以將整個法陣破壞,他早就使用了!
      
      他的父親,神族第十五諸侯王萬淼只跟他說過這東西生死關頭可保命,可沒跟他說過具體功效啊!
      
      這么一個愣神的功夫,問君那一劍就已經刺來!
      
      淼怒吼著,隨手一揮!
      
      轟!
      
      一股不可思議的可怕能量,直接朝著問君轟過去。
      
      嗡!
      
      問君身上,被動激活防御符瞬間亮起防御光芒。
      
      但整個人卻被擊飛出去。
      
      啪!
      
      一張控制符砸在神子淼的臉上。
      
      神子淼的身體有那么一瞬間的僵直。
      
      就這須臾間的僵直,林子衿一刀砍過去。
      
      司音掄起大錘子,狠狠砸在神子淼的頭上。
      
      擁有帝級力量又如何?
      
      照樣被司音這一錘子給砸得頭暈眼花。
      
      身上也被林子衿這一刀砍出一道深深的傷口,鮮血直流。
      
      但在這股帝級力量的保護之下,他并沒有死!
      
      甚至傷勢都不算特別致命那種!
      
      啪啪啪!
      
      接連幾張控制符在他臉上炸開!
      
      每一張控制符所能持續的時間,不過須臾,但架不住多啊!
      
      這個短暫擁有了帝級力量的神族青年,竟然硬生生被白牧野用大量控制符給控在那里。
      
      哐哐哐!
      
      司音終于滿足了她打地鼠的心愿!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更是將所有人都震撼得無以復加。
      
      白牧野身上符篆紛飛,遲緩符、衰老符、劇毒符……各種早已經被他修煉到極高品質的符篆,如同落雨一般拍向神子淼。
      
      然而在帝級能量的加持之下,這青年的防御也變得極為恐怖!
      
      即便是被林子衿和問君攻擊得傷痕累累,即便是被司音砸得頭暈眼花,但他依然凝立在虛空,頑強的堅持著。
      
      一雙眼中,綻放出無盡神光,他在努力維持著這股可怕的帝級力量,并不斷熟悉著這股力量,終究不是他的東西,需要一個熟悉的過程。
      
      但只要被他徹底掌握,那么眼前這四人……都將被他在瞬息間碎尸萬段!
      
      帝級的力量……絕不是這群人所能抗衡的!
      
      “這樣不行!”不斷刺向這神族青年的問君低聲說了一句。
      
      白牧野低聲道:“閉眼!”
      
      剩下這三人不明就里,但卻第一時間閉上雙眼。
      
      到她們這種境界,即便閉上雙眼,也完全可以通過神識感知外面。
      
      白牧野說完之后,一張爆閃符剎那間炸開!
      
      天地間,頓時一片亮白之色。
      
      別說那些攝像機,就算是問君這種人在現場,并且已經踏入神級的強者,在這一刻,也沒法知道那法陣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爆閃符被激活的瞬間,天地間茫茫然白亮亮一片,神識都進不去!
      
      啪!
      
      一張驚魂符,拍在這神族青年的身上。
      
      神族青年空有一身帝級的力量,面對這張來自上古的驚魂符,無能為力。
      
      他的精神體,頓時被打出體外。
      
      不屬于他的帝級力量,擋不住驚魂符這可怕一擊!
      
      沒人知道在這一剎那,這位帝級諸侯王兒子的心情是怎樣。
      
      符篆師寶典順著白牧野的空間指環飛出,直接將這道精神體給收了。
      
      等到爆閃符的亮白光芒終于消失之后,那神族青年……就只剩下一具軀殼,目光無神的凝立在虛空。
      
      身上那股龐大的帝級力量,竟然依舊沒有散去!
      
      天地間,一片安靜。
      
      整個祖龍帝國在這一瞬間,都變得安靜下來。
      
      下一刻。
      
      整個祖龍,徹底爆了!
      
      贏了!
      
      符龍戰隊再一次,贏了這場半決賽!
      
      一百五十年的和平期,就差一場比賽!
      
      無數人哭,無數人笑,無數人仰天歡呼!
      
      觀戰席上,皇帝李英猛地站起身,用力揮拳。
      
      這時候,沒人要他保持禮儀風度。
      
      因為其他人,比他更瘋狂。
      
      攝政王李彧額頭青筋暴起,大聲咆哮:“好樣的!”
      
      沒人知道,剛剛那神族青年轟碎法陣,沖出來的一剎那,他差點忍不住親自下場把那幾個年輕人給救回來。
      
      帝級力量!
      
      那神族青年身上竟然出現了帝級力量!
      
      這是作弊,但卻是光明正大的作弊!
      
      有本事,你人族也這么玩呀?
      
      別以為將帝級力量封印在法器里面,可以被神級使用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這手段,即便很多帝級大能,也都并不具備!
      
      誰能想到,四個年輕人,面對身上激活了帝級力量的神族青年,依然能打出如此漂亮的反擊?
      
      懂的人,自然懂。
      
      不懂的人,也無需懂。
      
      他們只要知道,符龍人類陣營僅存的一根獨苗贏了,打進決賽了……就夠了!
      
      歡呼聲,震天。
      
      這不是形容詞。
      
      神族陣營那邊,排名十五的諸侯王萬淼失神的站起身,在見到兒子死的那一剎,身子都忍不住晃了幾晃。
      
      接著便有一股難以言喻的可怕氣息順著他的身體彌漫開來。
      
      他的兒子死了,他要用所有人為他兒子陪葬!
      
      可就在這時,紫云那邊,同樣有一道絲毫不弱的氣勢,沖天而起!
      
      這種氣勢,就連一般的神級都感應不到。
      
      唯有到了準帝境界,才會稍微感應到那么一絲,被嚇得魂飛魄散!
      
      這是要在紫云進行一場帝戰嗎?
      
      一旦帝戰爆發,這顆星球都承受不住!
      
      “萬淼王,息怒……息怒啊!不能在這時候開戰!”
      
      “萬淼王節哀,這種時候動手,前期所有努力,必將前功盡棄!”
      
      一臉悲憤的萬淼諸侯王怒吼:“若非你們非要堅持這種手段,我兒怎會死?怎么會死?他怎么會死?”
      
      可怕的咆哮聲,在神族陣營內部回蕩。
      
      無數人都臉色蒼白。
      
      但其他那些降臨過來的諸侯王,卻是面色平靜。
      
      排名第一的幽古諸侯王看了一眼萬淼,沉聲道:“我能理解你失去兒子的痛心,但……萬淼,死的,不只是你兒子一個。”
      
      排名第二的諸侯王赤火點點頭:“萬淼,不要沖動,人類有帝,數量比我們想象中要多!”
      
      排名第三的諸侯王藍冰道:“一旦打起來,我們討不到好處,除非諸王全部降臨。”
      
      主持這場戰爭比賽的排名前三諸侯王同時開口。
      
      可見這件事的嚴重程度。
      
      排名十三的諸侯王藍血目光閃爍,欲言又止。
      
      他兒子也被白牧野給干掉了,很能理解萬淼那種悲憤至極的心情。
      
      萬淼瞇著一雙眼,眼神中有火焰燃燒,咬牙切齒:“白牧野……”
      
      符龍戰隊,打進決賽!
      
      至于那邊的另外一場半決賽,除了專業的人族分析師之外,根本沒有多少人去關注。
      
      所有人都只知道,距離最后勝利,就差一步!
      
      即便心里都清楚,這種時候,應該繼續保持冷靜,保持鎮定,不應該太過喜形于色。
      
      可控制不住!
      
      鎮定……去他媽的吧!
      
      我們贏了!
      
      祖龍十八星,外加所有資源星,即便是那些被流放的重刑犯人,在這一刻,所有人的心情都是一樣的!
      
      祖龍人的思想,從未有過如此高度統一過!
      
      戰場上,白牧野一臉坦然的拿走了神子淼身上的空間指環,扒下了他的護體戰甲。
      
      就是這戰甲,剛剛林子衿和問君瘋狂攻擊,居然都沒怎么傷到對方。
      
      一看就是好東西。
      
      本著勤儉持家的態度,一并帶走。
      
      那個神族的準帝進來收尸的時候,看向白牧野等人的目光都是充滿刻骨仇恨的。
      
      “你別那眼神看著我們,當心我們誤會你的意圖,再不小心對你出手。”問君平靜地說了一句。
      
      那名神族準帝頓時目光微微一凜,隨后沉聲道:“我乃維護秩序的場上裁判,你要攻擊我?”
      
      “屁股不知歪到哪去的場上裁判,走夜路小心點。”林子衿在一旁說道。
      
      “你……”這名神族準帝身上散發出危險氣息。
      
      “大家淡定點,為這區區一個連神級組別戰斗都不敢參加的人,不值得。”白牧野非常好心的勸著。
      
      “也是。”林子衿點點頭,“哥哥說得對!”
      
      “有道理,跟個慫人有什么好說的?”問君點點頭。
      
      “他看著有點窮……”司音小聲嘀咕。
      
      這一幕,同樣被天地間大量攝像機捕捉下來,傳遞給無數正在狂歡中的祖龍人。
      
      看見的人哭笑不得的同時,胸中全都升起一股濃濃的自豪感!
      
      我們人類,也有這種不怕你們神族的頂級天驕!
      
      這名神族準帝不知想到什么,忽然冷笑說道:“你們殺了第十五諸侯王的兒子神子淼,等著死吧!”
      
      白牧野駐足,看著這神族準帝懷中已經莫得靈魂的神子淼軀殼:“他是諸侯王的兒子?是個神子?”
      
      “老子就是!”被收進符篆師寶典,還沒明白具體發生了什么的神子淼精神體瘋狂咆哮著。
      
      白牧野不動聲色的徹底封印了符篆師寶典。
      
      神族準帝冷冷看著白牧野:“你怕了?”
      
      白牧野認真搖搖頭:“沒怕,回去告訴你們那位諸侯王,想要報仇的話,大亂斗結束之后,我會給他機會!”
      
      “你算什么東西?找死就成全你!”神族準帝說著,帶著神子淼的軀殼,直接快步離去。
      
      這幾個年輕人都是瘋子,連諸侯王都敢去挑釁,還有什么事情是他們做不出的?
      
      再不走,說不定他們真敢對他出手。
      
      白牧野一群人出來之后,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
      
      皇帝站在最前面,攝政王站在李英身后一步,剩下那些祖龍帝國的大佬級人物,都在后面站著!
      
      當白牧野幾人的身影走出結界,出現在他們眼前,一群帝國的頂級大佬,一個個看向他們的眼神,就如同,看見了稀世珍寶!
      
      “歡迎白公子歸來!”
      
      “白侯爺,辛苦了!”
      
      “小白,你們都是好樣的!”
      
      “問君劍術冠絕當世……”
      
      “子衿刀法古今罕有……”
      
      “司音你好可愛啊哈哈哈哈!”
      
      司音:能不要這么敷衍嗎?我已經成年了,可不可以換一個詞來形容我?我不可愛!連個瓜都不給,就知道耍嘴皮子!哼!
      
      神族陣營這邊,正緊鑼密鼓的研究和分析神子淼戰死的原因。
      
      第十五諸侯王萬淼在冷靜下來之后,第一時間想要弄清楚,當時到底發生了什么,自己的兒子,究竟怎么戰死的!
      
      “神子淼當時已經激活了你留給他那件保命法器……”幽古淡淡說著,看著萬淼,“你應該早告訴他那件法器正確用途,不但萬淼不用死,其他人……也都有可能活下來,咱們這邊甚至有可能在這場戰斗中淘汰掉符龍戰隊!”
      
      面對幽古的指責,萬淼并未選擇辯解,他一臉沉痛地道:“我沒想到戰況會如此慘烈。”
      
      幽古點點頭:“我也沒想到,面對白牧野的境界猜測,我們都錯了!”
      
      房間內所有人都看向他。
      
      幽古緩緩道:“他不是什么宗師級的年輕全系符篆師,他是個大宗師級的全系符篆師,而且,是巔峰大宗師!只差一步,他便可入神級!”
      
      “什么?”
      
      “不可能吧?”
      
      “古往今來,都沒有人類能在二十出頭的年紀成為宗師,更別說大宗師了……這太荒謬!”
      
      “幽古王,您是怎么得出這結論的?”
      
      這話一出,房間里的一群諸侯王,包括一群年輕的神族神子,全都被震撼得無以復加。
      
      那個替神子淼收尸的神族準帝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在一旁喃喃道:“大宗師……巔峰大宗師……隨時可以踏入神域的巔峰大宗師?怪不得……他會說出那么囂張的話語,原來,那不是狂妄,而是自信。”
      
      一個巔峰境界的全系符篆大宗師,對上他這準帝,當真一點都不虛。
      
      而如今距離大亂斗的時間,還有一段時間,萬一,他在這段時間踏入神域了呢?
      
      聽著耳朵里身邊一群人不敢置信的聲音,這位神族準帝卻在瞬間想到了更多。
      
      二十出頭的符篆宗師已是不可能,大宗師絕無可能!
      
      可人家已經就是了啊!
      
      結合這些天他對白牧野的不斷現場觀察,他一點都不懷疑幽古王的這個推測。
      
      那么多不可能,在白牧野那都變成了可能。
      
      那么,他二十出頭踏入神級,擁有跟帝級諸侯王一戰的能力,真的……就一定不可能嗎?
      
      他忽然覺得有些冷。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
    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