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69章 1起畫個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69章 1起畫個龍字體大小: A+
     
    所以比起年輕組別,人族陣營這邊,神級和帝級看上去要更加強勢一些!
      
      但人們依然將更多目光放在年輕組別上。
      
      誰都知道,年輕人才是這個國家的未來。
      
      接下來一段日子,眾人又開始了閉關、恢復。
      
      英武元年,九月一號。
      
      正常情況下,小白一群人已經上大二了。
      
      可事實上就連大一的課,他們也沒上多少。
      
      因為神族驟然降臨,因為這場戰爭比賽,大家不得不長期留在紫云。
      
      如今大家對紫云,甚至比對古琴更熟悉。
      
      八進四的比賽,今天正式開始。
      
      由于皇室戰隊的棄權,這四場比賽將有一場是輪空的。
      
      但在比賽開始之前,沒有人知道輪空的究竟是誰。
      
      作為人族陣營僅存的一根獨苗,這場比賽開始前,大量祖龍帝國的頂級大佬紛紛現身,前來加油助威。
      
      不過還是有不少人,諄諄教導打不過就認輸!
      
      雖然符龍戰隊一直以來的表現都足以用驚艷來形容,但越是境界高深的強者越是看得清楚,神族那邊,還是有可怕的頂級年輕強者的。
      
      包括神族那各種各樣的高級法器,也遠勝過人族這邊。
      
      李英穿著一身帝王常服,一臉認真的看著白牧野:“千萬別沖動,好嗎?”
      
      白牧野溫和的一笑:“放心吧。”
      
      “我不放心啊!”李英滿頭黑線。
      
      在白牧野面前,他永遠是那個小顧,從來沒自稱過朕。
      
      “行了行了,一國之君,注意點自己形象。”看著眼圈有些微紅的李英,白牧野準備趕緊把他打發走。
      
      別一會再當著眾人來一句“老大我求你了”,那可就真的石破天驚了。
      
      尤其對李氏皇族來說,這事兒根本忍不了啊!
      
      “我三弟現在還在養傷,我打算回頭封他為親王!”李英一臉認真的道。
      
      “那是應該的。”白牧野點點頭。
      
      皇帝的親弟弟,早就該封王。
      
      而且李雄那個曾經的小慫包,也在這場戰爭中,用自己的表現贏得了所有人的尊重。
      
      封他為王,絕對是眾望所歸的事情。
      
      這時候,攝政王李彧突然從一旁走過來,看著白牧野道:“活下去,將來陛下封你為王,我不阻攔。”
      
      這話一出,在場一群帝國頂級大佬頓時一臉震驚!
      
      他們甚至懷疑自己聽錯了!
      
      說的啥玩意兒?
      
      封白牧野……為王?
      
      異姓王?
      
      即便是一個郡王……這也是帝國自建國那天起,從未有過的事情啊!
      
      當年祖龍建國,那群開國元勛,也不過是一群國公而已!
      
      八千年前,那些力挽狂瀾的英雄們,也沒有被封王的啊!
      
      雖說白牧野迄今為止,積累的功勞封個公爵也足夠了,但封王……這個真的太驚悚了。
      
      可看著皇帝跟攝政王兩人一臉平靜的樣子,再想想這個帥出天際的年輕人真正的身份背景,似乎……這件事也沒什么好驚訝的。
      
      白牧野搖搖頭,笑道:“一個侯爵,已經夠了,白家不入世,這是老祖宗定下來的規矩,我如今已經決定回歸家族,所以,還是按照老祖宗的規矩來吧。”
      
      李英看著白牧野,一臉認真:“你付出如此之多,我不會負你!”
      
      白牧野擺擺手,沒有接著再往下說這話題。
      
      現在說這個,真的還有些太早。
      
      封王也好,封國公也好,對尋常人來說,已經是可以光宗耀祖的無上榮耀,但對他來說,真的沒什么興趣。
      
      他缺錢的時候,曾經對錢很有興趣。
      
      但在不缺錢之后,轉眼間差不多連自己有多少產業都快忘記了。
      
      說出來很多人都不信,他就喜歡畫符!
      
      還有林子衿。
      
      而且他的未來目標,也完全不在這個帝國里面。
      
      他要去天河!
      
      要去找他和子衿的父母,去找老頭子和林采薇!
      
      要去找大漂亮!
      
      他的事情還有太多太多。
      
      怎么可能被困在這個帝國里,一身羈絆?
      
      “行了行了,上場了!”白牧野無情的驅趕一群大佬。
      
      白牧尋在角落里看得一臉羨慕,他也是來加油助威并且提醒白牧野小心的,可惜連內圈都沒能擠進去。
      
      白家未來繼承人?
      
      不行,不夠資格。
      
      沒見林家的一些大佬過來,都不尷不尬的站在外圍么?
      
      林采霞拉著林子衿的手,兩人用精神力說著悄悄話。
      
      “那個問君姑娘,你見過她的臉嗎?”
      
      “見過呀。”
      
      “美嗎?”
      
      “特美!”
      
      “跟你比如何?”
      
      “不比我差!”
      
      “那,她跟小白……”
      
      “他們是朋友呀。”
      
      “就只是朋友?”
      
      “不然呢?”
      
      林采霞一臉無語,心說自家這傻丫頭,還真是個憨憨,仗著跟小白青梅竹馬同生共死的那些經歷,居然一點防備之心都沒有!
      
      不行,得教育教育她!
      
      “什么不然,你就不怕小白回頭帶著別人跑了?”
      
      “哥哥才不會那樣!”
      
      “我跟你說,我可是過來人!”
      
      “你談過戀愛嗎?”
      
      林采霞自閉而走。
      
      她算看出來了,她根本就說不了這個傻丫頭。
      
      不過根據她的暗中觀察,發現至少到目前為止,小白那小子,跟其他女孩子都沒有過任何緋聞。
      
      但人都說了,這世上就沒有不偷腥的貓,也沒有不好色的男人!
      
      判斷一個男人好不好色,就是把手放在他的鼻子下面,發現還在喘氣,那就一定是好色的!
      
      所以她還是決定回頭得好好提醒提醒自家這傻丫頭,別有朝一日,發現自己的地位被人給搶了!
      
      “哎呀,您就放心吧,哥哥要真有那個心,我攔不住也不想攔,他開心就好!”
      
      “你這太沒原則了!”
      
      “原則是什么?能吃嗎?能讓我快樂嗎?”
      
      “他身邊一群女人能讓你快樂?”
      
      “首先并沒有,其次……哥哥開心,我就開心。”
      
      “你沒救了。”
      
      林采霞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吃飽了撐的,有那時間,不如去找剛剛出關的白家女帝好好請教一些問題。
      
      這種可以隨時看見帝的機會,實在太少了!
      
      于是她走了。
      
      單谷強烈要求:“這場我要上!”
      
      眾人看向他。
      
      單谷:“我的弓……和我,已經饑渴難耐了!”
      
      歐陽星琪一臉無語的看著他。
      
      這么長時間,倆人把該發生的事情也都發生的差不多了,雖然只差那最后一步,但如今歐陽星琪也早已把自己當成是未來是單夫人。
      
      所以她目光柔柔的看著單谷。
      
      單谷別過臉不去看她。
      
      心道你看我也沒用!
      
      我就是要上場!
      
      我要和他們一起戰斗!
      
      “單谷?”歐陽星琪聲音變得特別溫柔,原本扎著的馬尾,也變成了披肩長發,整個人看上去更加美艷。
      
      單谷面無表情的看著她,眼神中充滿了這是在外面,給我留點面子的“威脅”眼神。
      
      “上場的話,要小心。”歐陽星琪道。
      
      單谷愣了一下,眼中露出一絲溫柔:“放心好了,我絕不會有事。”
      
      守著一個快成神的符篆師,一個已經成神的大戰士,一個好像成神的超級暴力女……該怕的是對面啊!
      
      姬彩衣站在老劉身旁,皺著眉道:“誰說讓你上場了?”
      
      單谷:“……”
      
      司音弱弱的道:“我也想去。”
      
      然后眾人將目光全部投向白牧野。
      
      一群帝國的大佬們也都無語的很。
      
      這種氣氛,這種對話,誰能看出來他們面臨的可能將是一場恐怖的生死之戰?
      
      不知道的,還以為戰場上有錢,去了就能撿到呢!
      
      白牧野看了一眼單谷:“這場上了,下場就不能上。”
      
      單谷拍著胸脯道:“行,沒問題!”
      
      隊長都發話了,彩衣雖然不太情愿,但還是讓出了僅存的那個位置。
      
      司音小聲嘀咕著:“為什么只能上四個人?”
      
      當年慫慫的見血都怕的小丫頭,也終于長大了。
      
      單谷跟著白牧野、林子衿和問君一起,雄赳赳氣昂昂,昂首挺胸的沖進了戰場。
      
      一分鐘后,垂頭喪氣的回來了。
      
      帝國這群大佬們甚至都沒來得及回到座位上去觀看比賽。
      
      目瞪口呆的看著這群年輕人回來,全都驚訝得合不攏嘴。
      
      心說不能夠啊!
      
      雖然要他們保護好自己,可符龍這群年輕人會這么快認輸?
      
      這不開玩笑嗎?
      
      這時候,那邊的全息光幕上,傳來鳥哥興奮的聲音:“哈哈,輪空了!符龍戰隊運氣爆棚,八進四的戰斗中,因為皇族戰隊的棄權,變成有一支隊伍輪空,可問題是,一共七支隊伍,七分之一的幾率,之前誰都沒想到會輪到我們頭上!”
      
      董栗推了推眼鏡:“所以說,這就是善有善報!”
      
      鳥哥笑得很猖狂:“神族那邊,惡有惡報!”
      
      所有人:“……”
      
      輪空了?
      
      就這樣進了四強?
      
      看著單谷那一臉失望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輸了比賽!
      
      所有關心符龍戰隊的人,幾乎全都是松了一口氣。
      
      再強大的戰士,也有“萬一”的時候。
      
      這場戰爭比賽打到現在,隨時都有可能出現令人意想不到的場面。
      
      所以,能夠在八進四的比賽中輪空,除了某個話癆之外,其他人都還是特別開心的。
      
      唯一僅存的一支人族戰隊輪空了,剩下那六支神族隊伍,只用了不到半個小時,就結束了戰斗。
      
      隨后神族那邊過來人商量,半決賽……能不能明天就開始!
      
      有這么急么?
      
      正常情況下,兩場比賽之間,會有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去休整。
      
      但神族那邊卻是有些怕了人族這邊的戰隊。
      
      每過一個月,人族這邊的戰隊都有令人不可思議的提升。
      
      雖然明知道很多人是犧牲了未來的修煉之路,強行提升潛能進行提升,可那種戰力增幅,還是令無數神族感到頭疼。
      
      符龍戰隊這場輪空,一點損失都沒有,再給他們一個月的時間,指不定又會變成什么樣。
      
      所以,能明天打,最好明天就開打!
      
      當這建議轉到白牧野等人面前的時候,白牧野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
      
      明天打半決賽,后天打決賽才好!
      
      他要搶在神圣和滄海帝國之前,拿到這第一個冠軍!
      
      要讓所有人都知道,祖龍……才是最強的!
      
      英武元年,九月二號。
      
      年輕組別的半決賽,正式開打!
      
      這一次,肯定不會有輪空了。
      
      比賽開始前的一個小時,祖龍帝國十八星,前所未有的安靜。
      
      任何一顆星球,任何一座城市,大街上幾乎都見不到幾個人影。除了一些特別重要,完全離不開人的崗位,幾乎所有人全都守在各種各樣的光幕面前。
      
      等待著,這場半決賽的開始!
      
      賽前無數人跑過來加油打氣外加各種提醒略過不提。
      
      這一次上場的,是白牧野、林子衿、問君、司音!
      
      彩衣原本想爭,司音一句話就把她說得又坐了回去下場決賽,讓給你!
      
      單谷在那邊可憐巴巴的眨巴著眼睛,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歐陽星琪倒是美滋滋的靠在他肩膀上,一臉幸福。
      
      因為至少在大亂斗之前,她的男人……不會有任何危險了!
      
      雖然覺得自己這么想有些自私,但這也是人的一種本能。
      
      四個人一進場,問君面具后面一雙明亮的眼里直接閃過一道光,看了一眼白牧野:“感覺到了嗎?”
      
      白牧野點點頭。
      
      李英看了一眼身邊的攝政王:“王叔,他們在說什么?”
      
      李彧盯著全息投影的戰場,沉聲道:“法陣。”
      
      李英愣了一下。
      
      李彧接著道:“對方那四個神族,一進場,就利用法器,布下了一座可怕的法陣,然后守在那里,等待著小白他們上門。”
      
      李英一臉呆滯,他也是全神貫注盯著全息投影的戰場的,但他的注意力主要放在小白他們這邊。
      
      可如果對面動靜太大,他也是能發現的,畢竟他境界也沒那么低!
      
      尤其他還是一個弓箭手,觀察力是他的基本功!
      
      可他卻什么都沒能發現。
      
      直播間里。
      
      鳥哥看著董栗。
      
      董栗搖搖頭:“別問我,問就是小白他們太高深!”
      
      網絡上,無數人也同樣在問這個問題。
      
      不過觀眾終究是上帝視角,民間也有高人存在,還是有人看出了神族那邊的異樣。
      
      有人快速給出了解釋
      
      神族那邊,布下了一座大陣,守株待兔,靜待小白他們入陣。
      
      “所以小白他們看出來了?”
      
      “所以小白他們發現了?”
      
      “所以……”
      
      無數人如同復讀雞一般,重復著這個問題。
      
      不是為了搞笑,而是他們都希望聽到那個肯定的答案是的,小白他們發現了!
      
      不然的話,如果一頭扎進人家的法陣里,豈不是危險了?
      
      那是絕對不行滴!
      
      之前給出解釋的人,又給出了一個很肯定的答案
      
      是的,小白他們,的確發現了!
      
      整個網絡,瞬間歡騰起來。
      
      戰場上,司音同樣一臉茫然,看了一眼問君,弱弱問道:“姐姐,怎么了?”
      
      問君快速伸手,摸了摸司音的腦袋,然后瞇起面具后面的一雙眼,說道:“敵人下了個套,等著我們去鉆。”
      
      司音無語的整理自己有些被揉亂了的頭發,癟癟嘴:“那就把他們的圈套砸碎!”
      
      林子衿:“嗯,你這個建議特別好!”
      
      問君看向白牧野:“你來唄?”
      
      白牧野面無表情的騰空而起,然后下一刻,像是想起了什么,往自己身上奶了一張飛行符。
      
      所有人:“……”
      
      所以他到底是宗師……還是一個史無前例的大宗師?
      
      宗師境界的符篆師,可以憑借精神力,將自己托舉而起……到了大宗師境界,才可以憑借精神力御空飛行。
      
      小白同學這欲蓋彌彰的一張飛行符,雖然將他究竟是不是大宗師,蒙上了一層神秘的紗,但宗師……已經實錘了!
      
      二十歲的年輕符篆大宗師!
      
      還特么是全系的!
      
      這世上還有比這更變態的人嗎?
      
      明明靠臉就可以走遍天下的一個人,為什么非要靠才華?為什么非要靠天賦?為什么非要靠實力?
      
      做個小白臉就沒有前途嗎?
      
      看著他一路飛向那邊四個神族布下的法陣,幾乎所有人心中都升起這些跟這場戰斗無關的念頭。
      
      他太穩了!
      
      穩到根本沒人相信他會栽在這種地方!
      
      一張飛行符,讓他橫跨上百里的距離,來到對方布陣的那幾座山跟前。
      
      下一刻,他一個人,懸浮于天空,身上呼啦一下……飛出數百張符篆來,鋪天蓋地,朝著那四個神族藏身之地飛了過去!
      
      四個神級的年輕神族眼神中一片冰冷!
      
      找死!
      
      我們已將法陣布好,你竟然還以為憑借一些符篆就可以傷到我等?
      
      他們這想法剛生出不到一秒鐘,就聽見頭頂天空猛然間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轟鳴聲。
      
      萬雷齊鳴!
      
      天地間……徹底被亮白的閃電所映照。
      
      幾乎沒有人能夠看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
      
      四個神族的年輕神級強者用法器布下的恐怖大陣,在這種萬雷齊鳴的轟炸之下,瞬間就被激活了!
      
      剎那間密云滾動,電閃雷鳴,這片群山仿佛被封印了一般!
      
      里面的情況,宛若人間煉獄!
      
      白牧野站在法陣外面,依然凝立虛空。
      
      宛若一尊神。
      
      飛行符的時效快要過去的時候,白牧野一臉平靜的又給自己補了一張。
      
      看得遠處的問君和林子衿一臉無語。
      
      司音喃喃道:“所以我這場比賽上場,也打不著地鼠?”
      
      林子衿回頭,快速出手,摸了一把司音的腦袋,狠狠揉了一把,在她翻臉之前,認真說道:“司音。”
      
      “嗯?”
      
      “你還可以打醬油啊!”
      
      司音:╯︵┻━┻
      
      四個神族,被他們自己用法器布下的法陣困在那里面,所有人臉上的表情,全都變得驚懼不已。
      
      白牧野放出的那些狂雷符雖然沒能劈在他們身上,但卻完全出乎他們預料的劈在了他們布下法陣的關鍵節點之上!
      
      所以法陣一下子就徹底失控了。
      
      自行啟動,自行運轉。
      
      不但將他們困在里面,法陣中更是飛劍無數,要反噬他們。
      
      人世間最悲劇的事情莫過于此。
      
      精心挖了一個陷阱,也等來了獵物,但卻被獵物一腳給踹下陷阱。
      
      這是何等的臥槽?
      
      如果讓這四個神級的神族青年有重來一次的機會,說什么他們也不會選擇用法器設下這座法陣。
      
      真刀真槍的出去拼一次,即便不能贏,他們自信肯定有認輸的機會!
      
      死是不可能死的!
      
      因為他們隨便一個,都已經接近神級中階!
      
      如果動用那些強大法器,他們甚至有干掉符龍戰隊這群人的機會!
      
      但現在這算是什么?
      
      他們這下這法陣,即便是準帝都難以突破!
      
      也就是說,這群人弄巧成拙到即便他們現在認輸,也沒辦法出去!
      
      神族準帝來了,都救不了!
      
      然后小白就化身成了觀眾,站在外面看著熱鬧。
      
      林子衿、問君、司音三人光明正大的從遠處慢慢飛過來,站在白牧野身邊,和外面所有觀眾一起,認真的看起熱鬧來。
      
      司音想了想,從空間指環里面,掏出了一個瓜,剛要咬,感受到一旁問君的注視。
      
      猶豫一下,把瓜遞給了問君。
      
      然后又掏出了一個,給了小白。
      
      又掏出一個,給了子衿。
      
      最后掏了半天,有些沮喪,因為就帶了三個瓜,早知道就多帶一個了。
      
      林子衿輕輕一掰,分給司音一半。
      
      司音一臉感激:“謝謝!”
      
      所有人都瘋了。
      
      小白要是會跳舞,說不定還會帶著仨姑娘在天上跳一段,就當BGM了
      
      來,左邊跟我一起畫個龍。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
    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