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64章 不是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64章 不是怕字體大小: A+
     
        且不說李英交給他的那份名單,只是這群人當年干的那些事情,白牧野都不會放過他們。

        然后這群人到今天,其實也沒想要放過他。

        也在一直尋找機會弄死他!

        即便他現在有白家女帝護著,這群人依然想弄死他。

        真不知該說這些人蠢,還是太壞!

        所以,都已經這樣,面對一群雖是同族,卻如仇寇的人,還有什么好說的?

        干就完了!

        白牧野一張劍符擊殺了這名準帝,讓整個房間里面所有人全都驚呆了。

        身居高位,養尊處優。

        多年的安逸生活,早已經讓他們忘記什么叫危險了。

        哪怕是神級,他們殺人也只是動動嘴。

        何曾見過這種一言不合直接開干的?

        所以,當白牧野的控制符拍在那幾個神級大佬臉上,劍符刺穿他們心臟的那一刻,他們依然都還有種不敢相信的感覺。

        ——他怎么就敢動手?

        不是應該今天吵完,給老祖宗一個面子,然后回頭我們派人殺你么?

        不要笑,這真的是這群人的想法。

        他們只想自己想當然的那一塊。

        至于小白的想法。

        他們原本是不在乎的。

        以后也不用在乎了。

        白瑞目瞪口呆的看著白牧野大開殺戒,整個人都是懵的。

        白牧尋很興奮!

        是的他沒懵。

        這就是他內心深處一直隱藏的最大心思啊!

        干掉那群尸位素餐的老東西!

        他曾經想過,要有十年二十年,甚至三五十年一百年來完成這個偉大的理想。

        卻沒想到,他這位帥出天際,跟他同一個太爺爺的弟弟,竟然只用了不到十秒鐘,就把這件事給干了。

        關鍵是還叫他給干成了!

        更關鍵的是女帝就在這!

        然后——

        沒管。

        白牧尋在這一刻其實很想無比認真的對白牧野說一句話,盡管這場合特別不適合,但他真的很想說——

        家主給你,你來當!

        不是嘲諷,也不是揶揄,絕對是真心實意的。

        他絕對相信,在自己這位弟弟的帶領下,白家絕對可以用最短時間,一躍成為這世上最強大的家族!

        這是一種沒來由的強烈信任。

        那些曾經參與過當年事件的人,一臉呆滯的坐在那,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吐沫。

        一臉恐懼的看著白牧野。

        這張極為英俊的外表之下,隱藏著的……是一顆魔王的心吧?

        太狠了!

        太兇殘了!

        而且他殺的……都是神級啊!

        這種境界的大佬,什么時候這么弱不禁風了呢?

        就在這時,一個蒼老的皇室發言人,乘坐一輛特別低調,但懂的人看一眼就會被震撼到的老款飛車,緩緩降落在朱雀大街二號門口,面帶微笑的,敲開了這里的大門。

        “麻煩通報一聲,就說皇室發言人陸某,奉旨前來。”

        老人說完,目光平靜的看著眼前這位有點懵的白家門房。

        俗話說宰相門前八品官,白家的門房自然也不是那種沒眼界的人,眼前這老人的一身氣度,加上他身后那輛老款飛車和飛車上面的號牌,讓他瞬間生出一股巨大壓力。

        “請您等等,我馬上就去!”

        門房迅速開啟通訊器,聯系后面的人。

        發生在白家后院的事情,到現在尚未傳出。

        不過有心人都在猜測,那里到底發生了什么。

        很快的,白家家主白瑞,帶著一大群人迎出來。

        不管發生了什么,但皇宮來人,肯定是要以最高規格接待的。

        “原來是陸先生,怠慢了,真是怠慢了,快請進,快請進!”白瑞一見這老人,先是一怔,隨即那張沉重的臉上露出真誠的笑容來。

        “白家主,咱老朋友了,不必那么客氣,來這只是帶了陛下一句口諭過來。”老人表情平靜的道。

        “恭迎圣喻!”白瑞抱拳躬身。

        老人清了清嗓子。

        咳咳!

        “白家長老白善學、白善禮、白善智……參與日前幾大親王作亂,證據確鑿。念及白家多年勞苦功高,特許白家自行以加法處置,并將此事處置權,全部交給祖龍帝國供奉……白牧野!”

        老人說完之后,沖著白瑞微微點點頭:“看您挺忙,就不多叨擾了,有時間去我那喝兩杯。”

        白瑞看著老人,連連點頭:“一定,一定!”

        老人直接轉身出了白家大門,上了飛車之后,飛車很快離開了。

        白瑞卻久久沒能回過神來。

        皇帝跟白牧野的關系……真好啊!

        如果說這件事是事先有預謀的,白瑞根本不信。

        可白家這邊出事,皇宮那邊第一時間就知道了……這個到沒什么,白瑞也明白,朱雀大街這種地方發生的事情,皇家要是都毫無察覺,那也太小看皇室的能力了。

        關鍵是皇室那邊知道之后,用最短的時間,就做出了力挺白牧野的這個決定。

        這份恩寵,當真是別人羨慕都羨慕不來的。

        白牧野站在人群最后面,他看見那個老人臨走前,往他這邊瞟了一眼,但眼神中什么含義都沒有。

        在別人看來,老人只不過是掃了一眼這群人罷了。

        祖龍帝國的供奉么?

        白牧野想了想,啞然失笑。

        很顯然,李英這是怕他吃虧啊!

        而且也是替他的名聲考慮。

        不管怎么說,被他干掉的這群老家伙,在名義上,也都是白家的前輩,跟他是同族。

        他卻毫不猶豫的把那些認干掉,一旦傳出去,恐怕對他名聲會有很大影響。

        給了我名單,然后又主動把鍋背了過去,李英這皇帝,的確當的還不錯!

        一群反對家主白瑞最兇的人都死了,不管白牧野真實想法是什么,至少在白家其他人眼中,他一定是支持家主白瑞的。

        所以白瑞這一次被彈劾的危機,也算徹底解除了。

        剩下那些長老,一個個簡直都成了驚弓之鳥,生怕白牧野將目光投向他們,然后追問一句:當年你干了些啥。

        只要白牧野肯放過他們,他們保證都會老老實實,乖得就像一條忠犬。

        “孩子,這次,真的多謝你了!”

        打發了那些人去處理后事,白瑞單獨把白牧野叫到房間里,一臉感慨的看著白牧野:“這些年,我對不起你。”

        “都過去了,二爺爺,以后您這家主,穩了吧?”白牧野道。

        “你,你剛剛叫我什么?”白瑞一臉激動,泡茶的手都忍不住抖了一下。

        也真難為這個準帝大佬了,沏茶手都能抖。

        “二爺爺呀,不然能叫你什么?我要敢管您叫老哥,老頭子得打死我。”白牧野微笑道。

        “哈哈哈,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白瑞突然間大笑起來,笑得特別暢快,“你家老頭子,在我面前也是個弟弟!”

        白牧野輕輕一笑,他是個熱愛和平與人為善的人,就像現在這樣,大家和和氣氣喝杯茶,然后聊聊見識和閱歷,多好?

        “經過這件事情,我這邊肯定是穩了,而且他們空出來的這些位置,這一次,正好可以推很多我們的人上去。之前這么多年,一直被他們卡著脖子……”白瑞有些感慨。

        “嗯,那就是您的事兒了。”白牧野點點頭。

        “小白,我要請你做白家的長老。”白瑞道。

        “哈……二爺爺,您別鬧,我可沒那本事。”白牧野頓時拒絕。

        心說開什么玩笑,我什么時候說過我要回歸家族了?還長老?跟那群人一起?還是算了吧!嫌臟!

        白瑞一臉認真:“我沒開玩笑,我是認真的,小白,回來吧!”

        從前不知道這位二爺爺付出過什么,面對他還可以囂張一點,但在知道他這些年的付出和所作所為之后,白牧野也不好再像過去那般放肆。

        同樣一臉認真的看著白瑞說道:“不是我不想幫您,一方面您也看見了,我現在根本沒時間和精力參與家族事物;另一方面,我總得跟我爹娘他們商量之后才能做決定,這個您肯定理解,對吧?”

        白瑞沉默了一下,點點頭,道:“行,我也不為難你,但你記得,如今的白家,已經是你的后盾!不管有什么事情,都別忘了,你是有家的。”

        白牧野點點頭:“嗯,我記得了。”

        “去看看老祖姑奶奶吧,發生這種事,她未必會開心。”白瑞輕聲道。

        白牧野點點頭,微微一笑:“好的,那我去了。”

        這件事白楚月會不會不開心還真的很難說,反正按照白牧野對她的了解,她也未必會有多么不開心。

        即便白牧野剛剛擊殺了好幾個神級大能,對那位姑奶奶來說,也不過就是那么回事罷了。

        如果不是身份的原因,恐怕她早就忍不住動手了。

        白牧野出來的時候,白牧尋正跟林子衿在外面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見他出來,白牧尋頓時走過來,一臉熱情的道:“晚上我讓人準備了地方,咱們兄弟去喝點如何?”

        白牧野看他一眼:“明天就是三十二進十六的比賽日了。”

        “是啊,我知道,壯行酒嘛!哈哈哈!”白牧尋完全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看著白牧野,“反正對你來說,又沒什么壓力。”

        一個能在瞬間干掉一準準帝三四個神級的符篆師,面對那些神族的年輕天驕,會有什么壓力么?

        “我是沒有,但你有!”白牧野說著,拉起林子衿的手,然后看著白牧尋:“認真勸你一句,接下來的比賽,發現苗頭不對,立即認輸。決賽有我,保存點實力給大亂斗。”

        白牧尋這次沒有說什么白家子弟顏面之類,在這位面前也實在用不著。

        因為他爺爺的家主顏面都是這位給掙回來的。

        “行,我明白了,你放心吧,打不過就認輸。上面也下了死命令,不許我們死。”白牧尋道。

        “那就好。”白牧野點點頭,帶著林子衿離開。

        白家后院發生的事情,并沒有傳出去,但在白家內部,卻是已經小范圍傳開。

        所以當白牧野離開白家的時候,很多人看向他的眼神中,都帶著幾分畏懼,還有一些……則是隱藏著深深的仇恨。

        那群長老經營這么多年,怎么可能沒有一群擁躉?

        所以,別看那些老家伙們都掛了,但想要徹底肅清那群人留下的余毒,對白瑞和他的團隊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工作量。

        兩人走在外面,林子衿依偎著白牧野:“怎么會這樣呢?”

        “你指什么?我殺人?”白牧野摟著她纖細柔軟的腰,兩人在路上如同散步。

        “不,那些人該死。”林子衿輕聲說道:“但我有些想不明白,他們為什么會這么蠢。”

        “大人物當太久了,忽略甚至無視別人的想法和訴求甚至是喜怒哀樂。他們都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白牧野淡淡說著。

        “哥哥。”

        “嗯?”

        “你說……”

        “不用。”

        “可是你都……”

        “不一樣的,我這也是順手的。不然你真以為我會因為他一張名單就殺人啊?我又不是他的殺手。”

        二十分鐘后。

        一家特別古老的小飯店內,就只有白牧野、林子衿和白楚月三人。

        小白發現生活在這里的老人,都喜歡這種年頭很多的老店。

        林家的林采霞是這樣,白楚月這尊女帝……竟然也這樣。

        “子衿丫頭,小白做得對。但你跟他不一樣,林家對你,也沒有白家對你那么過分。他皇家的事情,他們自己處理去。”白楚月端起酒杯,跟林子衿輕輕碰了一下,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林子衿點點頭,嗯了一聲。

        哥哥的話她肯定是聽的,她只是有點羨慕哥哥今天有架打,而她沒有。

        “你猜到我不會攔你了?”白楚月一雙漂亮的眸子在白牧野臉上掃來掃去,似笑非笑的問道。

        白牧野很干脆的點點頭:“當然。”

        “說說原因。”白楚月一副少女模樣,卻擺出一張考校的臉。

        “這有什么可說的,就像曾經困擾人類先祖很多年的癌癥一樣,身上漲了腫瘤,自然要切下去。切下去最多少個器官什么的,但任其發展,最后只有死路一條。”

        白牧野看著白楚月:“白家現在就像是身上長了腫瘤的人類祖先,而且長的還不止一個,不切……等死么?”

        “說得好。”白楚月滿意的點點頭,“我是下不去手的,想不到你小子長得這么漂亮,下起手來,還真不含糊。”

        “您也不是下不去手,是他們不敢招惹您,在您面前一個個都乖得跟三孫子似的。”白牧野吐槽道。

        白楚月翻了個白眼,卻也沒反駁。

        這一幕若是叫白家人看見,非得嚇個好歹的不可。

        跟女帝說話,竟敢如此隨意?

        還真就是這么隨意。

        “您不是去修養了?怎么又跑出來了?”白牧野有點奇怪的看著白楚月問道。

        白楚月擺擺手:“還不是牽掛你這小子,我在你身上放了一縷神識,一旦你遭遇生死危機的時候,我都能生出感應。我本以為威脅到你的人是神族,但沒想到竟然是在朱雀大街里面。所以我就很生氣!”

        白牧野心中一暖,道:“老祖宗,謝謝您。”

        “行了,別謝我了,好好打你的比賽,拿冠軍,然后再在那個什么大亂斗當中,把你的對手都干掉。估計那時候,你就算沒到神級,也差不了多少了。說不定用不了多久,我就需要你來守護了呢!”

        白楚月微笑著說道。

        白牧野點點頭:“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誰敢欺負您,我肯定一巴掌就抽死他!”

        白楚月很開心,笑得眉眼彎彎。

        發生在白家這邊的事情,對整個帝國最頂級那個圈子來說,是一場驚天動地的大地震。

        但對更多人來說,卻是沒有任何感覺的。

        林家還是有感覺的。

        林家曾經參與了諸王叛亂的那些人,在得知白家死亡人員名單之后,一下子就不好了。

        原以為是白家家主內斗,但隨著那位坐著老款飛行車的老人出現在白家,公開宣讀了陛下口諭之后,一切就變得不一樣了!

        清算!

        年輕的小皇帝上位之后,哪怕面臨著神族降臨帶來的巨大壓力,依然還是開始了清算!

        雖然大家之前就曾想過,這件事早晚都會發生,但都沒想到,它來的這么快。

        所以盡管沒有人來到林家宣讀口諭什么的,但越是這樣,林家這邊的很多人越是有種不安的感覺。

        反?

        憑借參與進去的那些人,無疑是癡人說夢。

        跑?

        這天下雖大,可在這種科技文明發展到頂級的情況下,還能跑到哪去?

        除非跑去另外兩大帝國,或是干脆逃出三大帝國范圍之內。

        或許還有一條生路。

        皇帝一直沒對林家動手,恐怕也是在給他們自行離開的機會。

        如果他們不識相,覺得皇帝不會動他們……那么白家死的那幾個長老,就是前車之鑒啊!

        所以,當天夜里,幾艘中型飛行器,先后離開了帝星紫云的大氣層,進入外太空,向著遙遠的宇宙深處飛走。

        不過那些飛行器并沒有能夠飛出太遠,就被一大群人給攔截住。

        然后,一場激烈的大戰,在紫云星系爆發開來。

        根據一些天文愛好者的觀測,說紫云星系深處,仿佛有一顆小行星都被打碎了……

        反正林家曾經參與諸王叛亂的那些人,從此后再也沒有出現過。

        英武元年六月三十日,大吉。

        人族和神族之間,第四輪,三十二進十六的戰斗,即將打響。

        這一次,三十二支隊伍當中,人族占據了九支。

        這個比例,比之前來說,已經算是有了大幅提升。

        因為抽簽是徹底隨機的,在比賽開始之前,誰都不清楚自己的對手到底是誰。

        李佩琪帶著冷寒宮的一群人,在比賽開始之前,跑到白牧野這邊過來加油助威。

        “接下來就看你們啦,反正我們的任務都完成了,人也輕松了。”李佩琪微笑著說道。

        “你們也輕松不到哪去,別忘了所有比賽全部結束之后,還有人類聯軍跟神族聯軍之間的大亂斗!”老劉今天也過來給白牧野他們助威,看著李佩琪說道。

        “這個你大可以放心,等那個時候,保證出現在你面前的,至少是一群高級大宗師!”李佩琪對此,信心十足。

        老劉有點無語的看了她一眼:“你現在就巔峰了吧?就不能努努力上神級?”

        李佩琪翻了個白眼,冷笑道:“跟你這種普通小宗師,我就沒法討論。”

        老劉頓時一臉郁悶,有種被插了一刀的感覺。

        想想兩年前,想想現在,一直都是信念堅定的他,有時候也忍不住有點懷疑,自己當初的選擇,真的是正確的嗎?

        姬彩衣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挨著李佩琪,兩條大長腿伸得老長,但看上去,似乎比李佩琪的腿稍微還是短了那么一丟丟。

        她一米七二的身高,李佩琪至少有一米七五!

        于是悄悄的把伸出去的腿收了回來。

        李佩琪眼角余光瞥了一眼,不動聲色的心里暗暗笑了笑。

        這時候,比賽即將開始的提示音傳來。

        一群人站起身,紛紛朝著場下走去。

        “彩衣!”李佩琪叫住姬彩衣。

        姬彩衣回頭看了她一眼。

        “別傷到。”李佩琪道。

        彩衣微微笑了笑,點點頭,然后看了看她和老劉,轉身跟在小白身后,直接進了戰場結界。

        老劉站在李佩琪身邊,看著彩衣消失的方向,輕輕嘆息一聲。

        “我覺得,她好像是感覺到什么了。”李佩琪輕聲道。

        老劉扯了扯嘴角:“所以咱們……還是保持點距離的好。”

        李佩琪眼底閃過一絲黯然,眉梢卻挑了挑:“你怕她?”

        老劉看著彩衣消失的結界方向:“不是怕。”

        然后轉過頭,看著李佩琪:“是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
    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