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63章 你是不是腦子有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63章 你是不是腦子有病?字體大小: A+
     
        小時候,他,白勝,都是跟在大哥屁股后面的小弟弟。

        那時候,嫡出一脈只有他們三個。

        其實在當年來說,白家就已經有點呈現出旁支強大,嫡出弱勢的局面了。

        不過當年還好,他們的大哥天賦卓絕,戰力超強,也曾被譽為白家不世出天才。

        成為家主之后,也曾短暫帶領白家走向一個小巔峰。

        可惜那一次大哥重傷歸來,一切就都變了。

        原本完全沒有想過自己能擔任家主的白瑞就這樣稀里糊涂的被大哥推到那個位置上去。

        什么叫趕鴨子上架?

        他當時可是有特別深的感觸。

        成為家主之后,這些年來他一直拼了命的去維護嫡出這一脈的地位。

        但依然很艱難!

        這種古老的超級家族,想要永遠成為主脈……太難了!

        除非直系的背后,站著一尊白楚月那樣的女帝!

        要么就是后人當中,能出現一兩個驚才絕艷之輩,而且在這過程中,還不能出現“斷代”這種情況。

        白勝當年的遭遇,白修遠當年的遭遇……他都親眼見證。

        不是不想管,而是根本管不了!

        大哥死后,他就像是一顆無根的野草,被風吹來吹去。

        能夠坐穩家主的位置,都不知用了多大的氣力。

        支撐他繼續下去的唯一信念就是:有朝一日,子孫后代當中,能出一個驚才絕艷的天驕。

        將失去的一切,全部奪回來!

        如果沒有這信念撐著,他恐怕早就堅持不下去了。

        有多少次甚至想過要辭去這個家主,愛咋咋地!

        愛誰誰!

        直接帶著家人出走就是了!

        但一想到大哥當年那殷切的眼神,他就沒辦法做到真正放棄。

        下不了那個決定!

        別看白牧野被送到三仙島去,但如果沒有他在背后默默支持,小白又怎么可能平平安安這么多年?

        在白勝沒有真正爆發崛起之前,如果不是他,別說白牧野,恐怕就連白勝說不定都叫人給干掉了!

        這些,他從來都沒有說過,也不想說。

        甚至就連這兩年白勝跟林采薇結婚,白家內部同樣是一片反對的聲音。

        這件事,依然是他給壓了下來。

        他在私底下做過的努力,實在太多了!

        多到很多連他自己都急不得。

        但在表面上,這位白家家主,依然是向著家族的,依然是不敢忤逆長老會的。

        有很多時候,甚至就連白瑞自己都有點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徹底被同化了,還是依然在堅持著一些什么。

        直到白牧野橫空出世,徹底崛起。

        白瑞在感受到自己內心深處那種欣喜之后,算是真正徹底明白了。

        他沒變!

        從未曾變過!

        如果他真的變了,他的孫子白牧尋,又怎么可能在暗地里跟白牧野想要交好?

        如果他真的變了,過去的那些年里,他有無數次機會可以順水推舟的除掉白牧野!

        他一直隱忍到今天,為的,不就是這一刻嗎?

        他一雙眼,看著那個站起身,聽到他的話之后,臉上又驚又怒的長老:“還要我再重復一遍嗎?”

        “白瑞!你好大膽子!”另一個長老騰的一下站起身。

        白牧尋頓時興奮起來!

        臥槽!

        我爺爺終于剛了嗎?

        我不是看花眼了吧?

        這是我爺爺?

        我的爺爺有這么強硬霸道?

        他坐在那里,腰板挺得很直,一雙眼滴溜溜轉著,只等著爺爺摔杯為號——

        然后就沖上去干他丫的!

        他早就看長老會那群尸位素餐的老東西們不爽了!

        號稱隱世家族,可實際上,那群長老會的子孫后代,哪個不是在紅塵俗世中享受花花世界?

        哪個家里面不是萬億家財?

        什么同族情誼,什么血脈相連……都是狗屁!

        他死皮賴臉跟白牧野結交,一共也沒多少次,關鍵的生死戰中,白牧野肯將自己女人的法寶借給他用!

        其他那些白族子弟呢?

        除了少數幾個從小就跟在他身邊的,剩下的絕大多數……都在干什么?

        即便是到了現在這種時候,很多長老會長老的子孫后代們,他們在干什么?

        還在花天酒地紙醉金迷吧?

        “白瑞,你身為家主,卻說出這種話來,你是不是昏了頭了?”

        又一個長老站起身。

        “呵呵,家主倒是真能隱忍,一直忍到今天,這算是終于說出心里話了嗎?”

        又一個。

        “誰把白牧野推到三仙島,又是誰在背后用力將白修遠夫婦送去天河,又是誰……這些年來三番五次想要置白修平于死地?哈哈,你可真有意思,白瑞啊白瑞,這些事情,難道不是你干的?你應該再加上一條,還有白勝呢,你三弟,哈哈哈,你的親弟弟!他當年的遭遇,是不是也要算在我們頭上?”

        白家最有分量的一個長老,一位多少年前就踏入準帝境界的超級強者坐在那里,慢悠悠剪去雪茄的尾部,打了個響指,一道火苗從兩指之間出現,一邊點著煙,一邊冷笑著說道:“可惜你親弟弟也不領你請呢,可惜你說了那么多,白牧野這種絕世天驕,也不理會你是誰呢……”

        “還有嗎?”白瑞安靜的坐在那,看著那位準帝長老,又看著站起身的那些人,“還有誰要反對我的?”

        “這些也差不多了呀,已經夠對你發起彈劾了。”那位準帝長老抽著雪茄,透過裊裊煙霧,瞇著眼看著白瑞,“所以,你這家主也做不下去了。”

        “這個就不煩勞您費心了,我就像給那孩子一個交代,想給當年那些人一個交代!”白瑞淡淡道,“還有誰反對?”

        這家伙怎么這么淡定?

        在場一些沒有跳出來的人心中充滿疑惑。

        眼下這種局面,白瑞幾乎四面楚歌,整個長老會,幾乎就沒有人真正支持他!

        即便有一些平日里支持他工作的,可在這種時候,也不可能跳出來反對其他長老。

        因為誰都知道,家主……是可以換的,但長老……這么多年來,還很少有被換掉的!

        長老會,才是真正掌控這個家族命脈的存在。

        所以白瑞今天突然爆發,在很多人看來,是不理智的。

        他們不是沒想過白家女帝。

        可白家女帝什么時候管過這種破事?

        女帝是護短,但那也是被外人欺負了她才會護短。

        而且女帝現在也不在呀!

        之前跟神族諸侯王藍血那一戰,雖然取勝,但也受了一些傷,需要休養一段時間。

        所以,白瑞的底氣是什么?

        他憑什么這么囂張?

        除了站出來這些,和抽雪茄那位之外,其他長老相互對視一眼,都沒出聲。

        大家都想當漁翁,沒人想做鷸蚌……

        剛剛跳出來那幾位,也的確就是當年的罪魁禍首。

        沒什么復雜的原因,無非就是利益之爭。

        但就是這利益之爭,同樣可以讓同族相殘,同樣可以血腥而殘酷。

        雖然沒有皇家爭儲那么明顯,但本質上,卻并無區別。

        白瑞嘆了口氣:“就你們幾個嗎?”

        抽雪茄的長老翹著二郎腿,呵呵一笑:“我們幾個,也夠了,行了,白瑞,你也別在這吠叫了,沒意義的……”

        “你說誰吠叫?你是狗嗎?你吠叫一個我聽聽?”白牧尋終于聽不下去了,怒視著抽雪茄這位長老。

        “住口!”白瑞怒視著白牧尋,“誰讓你說話的?”

        抽雪茄的長老冷冷看著白瑞:“你教出來的好孫子,再有下次,我直接殺他!”

        “你可以試試。”白瑞雖然嘴里罵著白牧尋,可實際上卻是相當袒護他。

        白牧尋胸口起伏,氣得額頭青筋暴起,怒視著抽雪茄的長老道:“我若是有白牧野的本事,你特么還坐在那抽雪茄?早一張劍符干死你個老傻逼!tui!”

        一口吐沫,終于噴出去!

        他算看出來了,爺爺今天就是沖著跟這群老王八決裂來的!

        什么一家人?

        除了一個姓,哪里像是一家人?

        這樣的幾把家族,他寧可不要!

        像小白那樣一個人立一族,頂天立地的挺好!

        而且以后還得告訴子孫后代,能在一起就在一起,不能在一起趁早分開!

        念及一個祖宗的情分,關鍵時刻伸把手就行了!

        別特么強行聚成一個家族,像現在這樣,讓人看著惡心!

        “小畜生你找死!”

        白牧尋這口痰挺狠的。

        換個普通人能被他一口呸死!

        可惜對方是一尊準帝。

        大宗師境界的白牧尋注定沒辦法一口吐沫呸到對方臉上去。

        但也把這位長老給惡心夠嗆,一巴掌將巨大的圓桌拍得粉碎,就要動手。

        一直坐在那里的白瑞,身上突然間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

        劈頭蓋臉的轟向抽雪茄那位長老。

        原本燃燒得很慢的雪茄幾乎瞬間就燒沒了,甚至燒到了那位準帝大佬的手!

        雖然那點溫度燙不到一位準帝,但卻把他嚇得一哆嗦,手里的煙直接扔掉了。

        又驚又駭的看著白瑞:“你……你……你……”

        一連三個你字,都沒能說出后面的話來。

        房間里,其他長老也全都一臉駭然。

        他們做夢都想不到,這些年一直沒什么天賦,看上去修為普通的白瑞,竟然不知在什么時候,悄然沖進了神級,而且……也早已經達到神級巔峰境界!

        也成了一尊準帝!

        之前沒說話的那些長老,終于有點明白,白瑞的依仗是什么了!

        不是女帝!

        是他自己!

        “我怎么了?不認識了?你也老糊涂了?”白瑞冷冷看著眼前這位跟他早已經超過五代的同族長老,冷冷道:“不是要彈劾我嗎?要我現在說開始嗎?”

        說著,他看了一眼其他那些一直沒表態的人,說道:“那現在就開始吧!”

        對面那位準帝深吸一口氣,然后瞥了一眼自己褲子上的煙灰,抬起頭,一雙眼看著白瑞:“想不到,你隱藏得這么深,呵呵,有意思,你很強,然后……你的后人,這小崽子,似乎也可以,年紀輕輕的大宗師呢。然后……白牧野也展現出能擊殺神級的實力,你就以為你們這一脈穩了是嗎?行,白瑞,我挺佩服你這只小狼崽子。你走到今天這一步,不容易!不過,你若是以為這樣你就贏了……那就太天真了!”

        他說著,站起身來,一身氣勢爆發出來,大聲道:“家主無德,我提議彈劾家主,反對的人,請舉手!”

        沒人舉手。

        這名準帝長老忍不住哈哈笑道:“白瑞,看見了嗎?沒人反對彈劾你!”

        “呃……還是,有的。”坐在角落的白牧尋,緩緩把手舉起來,看著那名準帝長老道:“我反對。”

        “哈哈哈哈哈哈!”準帝長老笑聲無比暢快,那聲音幾乎要將整個房間都給震碎,如果不是有法陣擋著,半個皇城恐怕都能聽見他得意的笑。

        他一臉蔑視的看著白瑞:“有人支持你嗎?白瑞……本尊今天可以實話告訴你!當年,將白牧野送到三仙島……我的主意;將白修遠夫婦流放天河……我推動的!破壞白勝跟林采薇婚事的……我!怎么樣?都是我在背后推動的!你奈我何呀?”

        說著,他又忍不住狂笑起來:“這白家,誰強,誰就是主脈!這是老祖宗定下來的規矩!所以今天,我彈劾你成功,還要競選家主!從今以后,我這一支,就是白家主脈!誰贊成,誰反對呀?”

        “我反對呀。”一道平靜的聲音,從外面十分突兀的響起。

        在場眾人全都微微一怔,隨即一個個勃然大怒。

        尤其這位準帝長老,他的勝利宣言還沒結束呢,竟然被人給打斷了!

        “什么人,給我滾進來!”

        那邊的白牧尋卻十分狗腿的站起身,一臉熱情的大聲道:“請進請進……哎呀我說老弟,你怎么才來呀!真是,哥哥我盼星星盼月亮,總算是把你給盼來了……來來來,我給你挨個介紹……”

        門被白牧尋打開,從外面走進來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

        男的,超帥!

        你可以不喜歡他,但沒人能否認他長的好看。

        而且是前所未見的那種好看。

        女的,超美!

        這種少女,就連不喜歡她都是一件特別困難的事情。

        “我反對。”白牧野進來之后,看著那位準帝長老,一臉認真的重復一遍:“剛才那些人,我記住你們了,一會我一個都不會放過,但你是主謀,就先從你開始吧。”

        “誰讓你進來的?你算個什么東西?給我滾出去!”這位準帝長老在看見白牧野的一瞬間,更是怒不可遏。

        “他是白家子弟,已經激活了白家最天才條例,你沒資格趕他走。”白瑞一臉平靜的道。

        看著白牧野的眼神中,充滿欣慰。

        白牧野看了一眼白瑞,眼神有點復雜。

        如果不是白牧尋偷偷給他開直播,他還真沒想到,白瑞原來竟是一直向著自己這邊的。

        瞞過他沒什么,連白勝那糟老頭子都給騙過去了。

        那可是他親弟弟啊!

        只能說這位……太適合做家主了。

        簡直就是一只老妖精!

        準帝長老怒斥道:“你說激活就激活?”

        “對,我說激活就激活。”白瑞針鋒相對。

        白牧野皺了皺眉:“你們都吵這么半天了,我覺得別廢話了,老頭,我問你一句……”

        “你叫誰老頭呢?”準帝長老嘴上說著,卻有一股精神力直接轟向白牧野。

        這精神力相當恐怖,宛若一場風暴,若是精神力稍差一點,被襲擊之后肯定會變成一個白癡。

        最可怕的是精神攻擊這種東西,旁人是很難察覺到的!

        但小白不是旁人,他的精神力早不知超越這位白家長老多少倍。

        對方居然用精神力來襲擊他,簡直像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小孩在跟一個運動健將比誰跑的快。

        白牧野看他一眼:“你有病吧?在我面前用精神力殺人?”

        準帝長老:“……”

        白牧野:“我問你,你是一直想除掉我嗎?”

        “哼!”

        白牧野:“那,你還想除掉我爹媽是嗎?”

        “呵呵!”

        白牧野:“還有我親叔叔,你也想干掉吧?”

        “呸,一個瘸子,他不配!”

        白牧野點點頭:“我一直覺得你們這種人做蠢事是因為沒智商,現在多少有點明白了,你們還真不是沒智商,而是有恃無恐的壞。”

        “哈哈哈哈,小小年紀,看得倒是通透,不過有什么用?今天你來到這里,就不用走了!”準帝長老看著其他幾個長老,“你們還不動手,更待何時?”

        那幾個長老都有點遲疑。

        這位……畢竟是女帝親口發話,要護著的人啊!

        準帝長老大聲道:“是他一個人重要,還是我們一群人重要?女帝又不是他一個人的祖姑奶奶!論血脈,誰遠誰近可不好說!我們這么一群人,不及他一個嗎?”

        “你想說的是,法不責眾吧?”白牧野一臉鄙夷的看著他,“文盲!”

        “你們聽聽,這小畜生說的叫人話嗎?”準帝長老怒道:“還等什么?干掉他!不然你們還等他成神成帝回來報復殺你們不成?”

        白牧野這時候看向白瑞:“我跟這群老家伙,血緣關系很近嗎?”

        白瑞搖搖頭:“早八輩子就出五服了。”

        “那也就是說,不考慮家族,他們于我,就如路人一般,他們想殺我,我就可以還手唄?”白牧野又問。

        一名長老陰測測的道:“就怕你還手也沒用!”

        這名長老說著,身上猛然間爆發出一股恐怖的神級場域。

        與此同時,另外幾個長老也全都跟著爆發出神級的場域來。

        這些人,基本上就是剛剛站出來那幾位。

        當年針對白牧野爺爺三兄弟一脈最狠的,想要趕盡殺絕的,就是他們。

        其他那些人雖然也不是什么好東西,但至少,沒有那么直接。

        充其量只能算作幫兇罷了。

        白牧野仰天大聲問道:“老祖姑奶奶,他們作惡多端,我殺他們,你不生氣吧?”

        眾人微微一怔,心說莫非女帝在這?

        半天沒有回應。

        準帝長老冷笑道:“小畜生死到臨頭還想唬人?殺了他!”

        “我看誰敢!”白瑞同樣爆發出恐怖的準帝場域。

        那邊白牧尋瞬間出現在白牧野身邊:“一起干他們!”

        白牧野:“出去。”

        白牧尋:???

        白牧野:“你太弱!”

        白牧尋:〒▽〒

        就在這時,房間里的眾人腦海中,突然傳來一道清冷聲音:“殺吧。”

        除了白牧野之外,即便是白瑞這位家主,眼中也露出一抹不敢置信之色。

        女帝……竟然真的在!!!

        關鍵是,她在說什么?

        那名準帝境界的長老在這一瞬間整個人都懵了!

        就在這時,白牧野突然出手了。

        想要擊殺一個準帝,真沒那么容易!

        但對面的準帝長老,估計是被女帝的聲音給嚇到了,而且也完全沒想到,白牧野這小畜生居然真敢對他出手。

        所以,當一張控制符將他控住,當劍符化成的光劍刺穿他心臟的那一瞬間,他整個人都還是懵的!

        一雙眼猛然間瞪大,一口鮮血從他嘴里流淌出來。

        這名準帝境界的白家長老不可思議的看著白牧野:“你……你竟敢……殺……我?”

        “害我父母,害我叔爺,害我叔叔,還特么害我……你們都把壞事做盡了,為啥偏偏覺得我不敢殺你呢?”

        白牧野一臉疑惑的看著這位準帝長老:“你是不是腦子有病?”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
    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