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62章 圖窮匕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62章 圖窮匕見字體大小: A+
     
        林子衿跟問君兩人已經跟天空中那發出聲音的人對轟了一招,兩人身形向后退的過程中,白牧野那兩道斬殺了兩個神級的光劍瞬間出現在那里。

        那邊有人怒喝一聲,身形連連后退。

        但那兩道光劍速度太快了!

        那道身影最終退無可退,只能硬接下來。

        轟隆隆!

        天空中爆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那道身影十分狼狽的從天空中掉落下來。

        他轟碎了其中一道光劍,卻被另一道光劍穿胸而過。

        整個皇城里面,一瞬間至少飛出數百道身影!

        這群人身上爆發出的氣息,遮天蔽日,太過恐怖!

        幾乎將地面上的人壓制得都喘不過氣來。

        “大膽!”

        “敢在皇城行兇!”

        “你們神族想要公然違背約定嗎?”

        “你們想要言而無信?”

        一聲聲斥責,在天地間響起。

        全都是沖著那個被擊落的神族去的。

        所有人全都驚呆了!

        即便是從頭看到尾的人,也有點搞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

        那個被光劍穿胸的神族身受重傷,整個人看上去無比狼狽,悲憤的怒吼道:“當街行兇的是你們人族……我只是想要阻止,是他們當街殺人,你們人類才是言而無信!”

        “滾你媽的!當我們瞎嗎?”

        有怒吼聲傳出:“那么多的監控都在那擺著,你們神族是不是沒有監控視頻?睜著眼睛說瞎話嗎?分明是你們神族兩人挑釁在線!自己作死,活該倒霉!”

        白牧野一臉遺憾,那個神族……有點強啊!

        硬接了問君和林子衿一擊,被自己的光劍穿胸而過,居然只是受了重傷。

        真是挺抗揍的。

        殊不知那個神族心中的震撼已是無以復加!

        按照人類的境界,他已經相當于一尊準帝了啊!

        他這境界,完全是可以去參加神級組別的戰斗。

        但此刻面對三個年輕人,他竟然有種渾身冰冷的感覺。

        尤其此刻他被三個年輕人呈品字形給圍住,他甚至覺得自己像是被三頭獅子給圍住的一只可憐小綿羊。

        “你們干什么?還想要繼續當街行兇嗎?”這個神族真的有些怕了,“想要破壞兩族約定嗎?”

        “少拿這個來壓人,”林子衿冷冷看著他,“是你先出手的!”

        這個神族胸口有鮮血流淌出來,他一臉忌憚的表情,他剛剛的確出手了,在說“手下留情”那四個字的瞬間,他就沖著白牧野出手了。

        可惜被這兩個小姑娘給攔住,不但沒能救下那兩個身份背景很強硬的年輕神級天才,就連他自己,都差點葬送在這里。

        這時候,大量的人族強者,將這里團團圍住。

        這個神族的準帝強者就算想逃走,也是沒機會。

        此時此刻,網絡上卻是徹底炸開鍋了!

        白牧野四張符,干掉兩個神級的神族年輕天驕不說,還差點將一個更強大的神族強者給一波帶走……他到底什么境界?

        其實在此之前,就已經有很多聲音,說小白的境界,肯定不是什么高級符篆師,至少是宗師!

        不過這些聲音,大多數都被刻意壓制了。

        過妖易折。

        祖龍帝國好容易出現了一個這種級別的妖孽級天才,真要是因為太過高調的宣傳而夭折,那將是全人類的巨大損失!

        所以哪怕之前已經進行了三輪比賽,整個祖龍帝國上下主要宣傳的目標,也是符龍這支戰隊,而不是小白個人。

        尤其那三場比賽小白也的確怎么表現自己,將機會都讓給了旁人。

        因此在今天這事件發生之前,就連剛剛加入符龍的問君,話題度都比白牧野要高一些。

        白家軍里無數人還在拼命的帶節奏,說小白雖然厲害,但終究受到境界限制……

        他們太愛小白了!

        所以他們太害怕小白有危險。

        可惜,這件事之后,小白同學大魔王的屬性徹底暴露出來,再也沒辦法遮掩了。

        這件事的后果就是,這名重傷的神族,很快被神族那邊來人給帶走,包括那兩個沒來得及被舔包的神級神族青年的尸體……也被一并帶走了。

        神族這邊,幾乎什么過激的話也沒有說。

        將這口氣咽下,自認倒霉了。

        這對整個人族陣營來說,簡直比答應了一場勝仗還讓人痛快。

        看著那群前來處理的神族一個個陰沉的臉,當真是太爽快了!

        當然,這個時候,小白幾個人早已經離開了現場。

        “有點遺憾,那兩個神族身上應該有不少好東西。”問君說。

        “嗯,下次記得,第一時間把戰利品拿到手。”林子衿也是一臉遺憾。

        隨后,問君似笑非笑看向白牧野:“可以呀……接近神級了吧?”

        白牧野看她一眼:“接近……也不等于是,可比不上你,你不都已經是了么。”

        問君那張面具后面,傳來她的輕笑聲,但還是嘆息一聲:“神級又有什么用,還不是一樣打不過你?”

        白牧野驚訝的看了她一眼:“為啥非要跟我比?”

        “不是,”問君有點生氣,“為啥不能跟你比?”

        “你又打不過我,你自己應該知道的呀。”

        “我不知道!”

        林子衿坐在中間,一臉無語。

        推門進來的攝政王跟李英兩人,同樣一臉無語。

        心說這咋還要吵起來了?

        見來了外人。

        白牧野頓時露出微笑。

        問君也恢復優雅。

        攝政王看著白牧野道:“雖然干掉了對方兩個神級天才,可你這樣就暴露了實力,有點……不值啊。”

        白牧野看他一眼:“誰說我暴露實力了?”

        攝政王:!!!

        小伙子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就算剛剛是我在那里,最多也就能做到跟你差不多的效果,甚至還有可能不如你……然后你告訴我,你還沒有徹底暴露實力?

        “你是不是想告訴我,你現在其實已經是神符師了?”攝政王瞪了一眼白牧野。

        “咱還是說說神級組別的情況吧?”白牧野笑嘻嘻打算岔開話題。

        “那些不用你來操心,我問你呢,你確定你剛剛出手的時候,依然保留了實力?”攝政王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白牧野。

        他是真的有些不敢相信,這個才二十歲的年輕人,已經擁有甚至隱隱的超越了準帝的戰力。

        這太不可思議!

        白牧野認真的看了一眼齊王,那眼神看得齊王心里有些發毛。

        “你瞅啥?”

        白牧野微笑道:“現在我是真不怕您。”

        哪怕齊王這種老家伙,也被白牧野氣得有種翻白眼的沖動,他有些無力的揮揮手:“行了,看你就生氣,我也不問了,這件事你干得漂亮!神族那邊連抗議都沒臉發起,不過……”

        他看著白牧野:“接下來的戰斗,你可要注意了,對方很可能會將火力全部集中到你身上。”

        “當我們是擺設嗎?”林子衿在一旁淡淡說道。

        林妹妹一直不是很喜歡齊王這個人,如果不是因為眼下神族入侵,她才懶得跟齊王打交道。

        齊王有點無奈,也知道自己不怎么受歡迎,看了一眼身邊的李英。

        李英笑道:“老大不愧是老大,牛逼大了,我剛剛差點召開一個發布會來宣傳這件事……”

        眾人:“……”

        齊王一臉無奈:“你是皇帝!”

        “哦,朕知道了。”

        齊王:小兔崽子!跟他們說話用“我”,跟老子說話就用“朕”了?

        他們將白牧野三人保護起來,也是害怕遭到神族那邊兇殘的報復。

        這畢竟是一場戰爭。

        一場有規則的、另類的戰爭。

        但不管披著什么外衣,它的本質都不會發生變化。

        像今天這種情況,很有可能引起神族那邊的強烈不滿。

        甚至因此發生一場大戰,都很有可能。

        此時。

        神族陣營那邊。

        兩個神級的神族天驕尸體已經被收斂起來,一群他們的親朋好友,正在祭拜這兩人。

        其中兩個神族中年人,渾身散發著驚人的殺機。

        “白牧野……”一個神族中年人咬牙切齒,他的眉心,生著一枚藍色豎眼,發起怒來,渾身上下散發的威壓,簡直令身旁人喘不過氣來。

        這是一個神族的諸侯王!

        第十三諸侯王,藍血。

        死的那個藍色豎眼青年,是他的小兒子!

        神族的生育率本就低下,到他們這種境界,想要誕生一個子嗣并不容易。

        為了培養這個小兒子,他用了無數的資源去堆積。

        孩子也很爭氣,終于趕在這場戰爭開始之前,踏入了神級領域。

        原本他有著非常廣闊的前景和未來。

        這名諸侯王甚至想過以后要將自己的王位傳給他!

        結果,他現在卻被人給殺了。

        當街殺死!

        若非他被幽古、赤火和藍冰三大諸侯王直接攔住,若非他前些日子敗在那個人類女帝手上,受了嚴重的傷,需要休養很久。他真想立即沖出去,將那個人類年輕人碎尸萬段!

        “藍血王,節哀,這件事……我們不占理。”幽古諸侯王一臉平靜的看著中年人說道。

        藍血抬起頭,雙目赤紅的看著幽古諸侯王:“這就是你們想要的結果嗎?通過這種戰斗,消耗了人類天驕的同時……也消耗了我們這些人?”

        “藍血王,我明白你心中的憤怒和對人類的殺意,但請你不要這樣講話。”幽古王平靜的看著藍血王,“因為你心里應該清楚,這一仗我們不得不打,若是在這種時候,神族針對人類三大帝國全面開戰,會是一種怎樣的后果。”

        藍血王深吸一口氣,冷笑道:“行,但你們記住,無論最后結果如何,那個人類,我是一定要殺的!”

        “好,不管最后結果如何,等全部結束之后,我跟你一起殺他!”幽古王一臉認真的道。

        兩個神級初階神族的死,包括那位神族準帝的重傷,給一群心高氣傲的神族年輕天驕造成不小的打擊。

        在心里,他們向來是把人族當成低等級生物的。

        雖然大家長相都差不多,但他們卻從未將人類放在眼里過。

        這時候,一個二十六七歲的漂亮女子,出現在這里,看著幽古說道:“父親,我有話要對您講。”

        幽古點點頭,帶著女子來到一個偏僻地方,看著她問道:“她還是不肯回歸嗎?”

        女子點點頭:“那天的事件之后,她就消失不見了,我找不見她,也不好在人類的地盤上太過放肆,她對我們敵意很大!”

        幽古說道:“那就算了,我原本也只是不想讓你母親為這件事傷心,她自己不識抬舉,怪不得別人。”

        “可是父親,我總覺得,咱們這場戰爭發動得太倉促了一點。”女子輕聲道。

        “幽月,這場戰爭,不是我們想要發動……而是不得不發動!”幽古嘆息一聲,道:“那邊不知道為什么,責令我們必須要對人族發起這場戰爭,不然的話,等著被毀滅的……可就是我們了。”

        女子喃喃道:“父親就從來沒想過跟人類聯合起來嗎?”

        “哈哈,沒用的。”幽古雖然是在笑,可臉上卻一點笑意也沒有,冰冷的聲音中,充滿無奈,“若是能聯合,八千年前就聯合了……”

        “這樣相互消耗,我們永遠沒有出頭之日。”女子說道。

        幽古諸侯王輕輕點點頭,摸了摸女子的腦袋:“乖女兒,以后不要再說這種話了,按照他們的旨意做事,我們還有生存的空間,否則……”

        女子看著他:“可是父親,我們還有天帝啊,他為什么不……”

        “慎言!”幽古臉上表情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看著她:“不要提這個名字!”

        女子有些畏懼的點點頭:“我知道了,父親。”

        “以后不要去管她了,生死……都是她自己的選擇。她那么喜歡做人,就讓她做人好了。我們要尊重每個人的選擇。”幽古淡淡說道。

        “好的父親,我明白了。”女子說著,又看著幽古,“那個叫白牧野的人類年輕人,真的那么厲害嗎?”

        幽古點點頭:“他的符篆術,很可怕!”

        “那……我們的年輕天驕當中,有人能夠制衡他嗎?”女子問道。

        幽古想了想,點點頭:“有!”

        英武元年,六月二十九日。

        距離第四輪比賽,還有一天。

        三十二強的人族隊伍一共還剩下九支。

        其中有三支,來自飛大!

        符龍戰隊、粉紅軍團和眾星捧月。

        后面這兩支隊伍,一支是于秀秀她們的戰隊。

        因為上場的幾乎都是女生,所以被粉絲們親切的稱為“粉紅軍團”。

        而歐陽星琪她們的那支戰隊,因為只有一個女生,則被粉絲們稱為“眾星捧月”。

        比賽打到現在,三輪過后,兩支隊伍也終于有了自己的名字。

        民間戰隊,還剩下一支……李雄所率領的那支來自皇族李氏的皇家戰隊。

        第一學院這邊,還剩下大三、大四這兩支隊伍。

        從數量上,竟然落后于飛大。

        如果說這場戰爭比賽開始之前有人預測這一結果,絕對會被笑話死,甚至會被人噴死!

        但現在,這結果卻無比真實的呈現在每一個人的眼前。

        還剩下三支來自軍方的隊伍,白林兩家各占一只,還剩下那一支,就是純粹的軍方年輕天驕組成了。

        這九支隊伍,也是祖龍帝國這邊,全部的希望之所在!

        尤其是符龍戰隊。

        這一次,可以說是整個祖龍帝國的所有人,都希望他們能拿到冠軍。

        沒有獎杯,但卻有一百五十年的和平!

        這個冠軍,無價!

        皇城朱雀大街二號。

        最近這里變得很熱鬧。

        白家很多子弟全都住在了這里。

        不過他們依然非常低調。

        真正知道這里真實身份的人,依舊寥寥無幾。

        白牧尋坐在房間里,雖然敬陪末位,但好歹也算是有資格旁聽的,畢竟在場無論年齡還是資歷,他都是最弱的那個。

        因此,雖然沒人直接跟他講,但他自己心里面也很清楚——他只有聽,沒有說的份兒。

        實際上,他也不想說什么。

        如果不是爺爺非要讓他參加,他才懶得聽這些。

        有那閑工夫,不如嗑上一顆靈珠,然后嘗試著能不能沖開巔峰大宗師的桎梏呢。

        “關于請白牧野回歸家族,必須提上日程了!”

        “我們白家,不能成為人們眼中的一個笑話!”

        “這祖龍帝國,有一個白家就夠了!我不希望有朝一日,出現第二個強大的白家。”

        “我不知道在座諸位長老是怎么想,但我的確是這樣想的。”

        “做錯就得認,挨打得站好。”

        白瑞面色平靜的看著在場一些面色不太好看的老者,說道:“如果說今天之前,我說這番話,你們還能用各種各樣的理由來駁斥我。但今天這件事發生之后,我想知道,你們還有誰,覺得白牧野只是一個天賦還可以的年輕人?”

        其中“還可以”這三個字,白瑞明顯用比較重的語氣說出來的。

        四張符,干掉兩個神級初階,重創一個可能是準帝的強者……完成這一切的,不是一尊神符師,而是一個剛剛二十歲的年輕人!

        “我同意你的說法,”在座的一個白家長老點點頭,“但是,他的心已經不在白家,即便我們低三下四的去認錯,去求他,他就能回歸家族嗎?”

        “不錯,我們求他有用嗎?再說他區區一個晚輩……”另一個長老說道。

        白瑞道:“沒試過,怎么知道?”

        “沒試過嗎?”先前說話那位白家長老淡淡道:“白牧尋表面上跟他針鋒相對,私下里不就跑去低三下四的求,讓他自己說,有用嗎?”

        原本坐在那里昏昏欲睡的白牧尋頓時瞪大眼睛,心說這有我什么事兒啊?

        不過您要說這個,那我可就不困了!

        咱們來好好掰扯掰扯熱情洋溢和低三下四的區別!

        “你閉嘴!”白瑞瞪了一眼躍躍欲試的白牧尋。

        白牧尋像是被人潑了一盆冷水。

        不讓我說話,讓我坐在這干啥?

        聽你們一群老家伙瞎扯淡嗎?

        白瑞看著說話那位長老:“他怎么就低三下四了?他那是心中有同族兄弟!重視親情!”

        白牧尋:我也想這么說來著,讓我說多好!

        “家主,不是我們反駁你,這樣真的沒什么意義,本就不是一家人,強行往一塊擰……有意思嗎?”

        “是啊家主,不是我們不把他當成一家人,是那小子,何曾把我們放在眼里啊!”

        “他是很優秀,今天他的表現令人驚艷,可離了他,白家就垮了不成?我白家這么多年的底蘊在那擺著!我們還有一尊女帝在身后!”

        白瑞幽幽道:“女帝好像更喜歡他。”

        這句話一出,房間里頓時安靜下來。

        那些義憤填膺的長老們也一下子好像沒那么生氣了。

        白牧尋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這群老變色龍,心里生出一種沖動,他特想一口吐沫吐到那群老家伙臉上。

        tui!

        這樣會不會被打死?

        應該爺爺也保不住我。

        要是女帝也喜歡我,我就敢tui他們一臉!

        “所以,我想親自去把他請回來,白家只有一個就夠了!你們大家,還有什么意見嗎?”白瑞問道。

        這一次,會議室里面,沒人說話了。

        “沒有意見的話,我們就來說說第二個議題。”

        白瑞看著眾人:“當年誰把白牧野推到三仙島,又是誰在背后用力,將白修遠夫婦送去天河,又是誰……這些年來三番五次想要置白修平于死地……圖謀他們那一支十不存一的產業,我想,這些事情,還是要給白牧野一個交代的。”

        他很平靜的說出這番話,卻對在場這些人來說,卻如同一道驚雷。

        一名長老騰的一下站起身,怒視白瑞:“你什么意思?”

        白瑞微微一笑:“就字面上的意思,怎么?您老糊涂了?連話都聽不明白了?”

        多年咬牙隱忍,如今圖窮匕見!

        他這家主當得其實挺憋屈,要忍常人所不能忍。

        即便白勝對他都是頗多怨言。

        可又有誰知道,他的內心深處,同樣藏著濃濃的兄弟情!

        那份情,從未因歲月的流逝,而變淡。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
    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