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57章 精靈族后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57章 精靈族后人字體大小: A+
     
        直播間里,一片死寂。

        那巨大的光幕上,一片空白。

        鳥哥張大嘴巴,眼神中滿是不敢置信。

        沉穩的董哥同樣眼睛瞪大,下意識的用手推了下眼鏡……之前他一直都忘記了推眼鏡這動作。

        所有正在收看這場戰斗的人,在這一刻,幾乎全都是大腦一片空白狀態。

        戰斗……結束了?

        這是……真的么?

        接著。

        董栗突然間一把扯下自己的眼鏡,狠狠摔在地上。

        那十分名貴的,他非常心愛的眼鏡,瞬間摔得粉碎!

        “草!”

        董栗瘋狂了!

        整個人如同一個瘋子,咆哮道:“我們他媽的……贏了!”

        鳥哥傻傻的看了董栗一眼,然后一下子蹦到桌子上,眼淚瞬間就流出來了,嘶吼道:“符龍……牛逼!”

        “太他媽牛逼了!”

        “干死這群神族的王八蛋!”

        “干!”

        所有收看比賽的人,也全都瘋了。

        那空白的光幕上,瞬間如同瀑布一般。

        人們徹底瘋狂了!

        之前的那種壓抑,讓每一個人都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神族帶給人類的壓力,著實太大了!

        他們就像是不可戰勝的神靈一般,這種念頭深植在每一個人的心頭。

        通過這種方式進行一場相對文明的戰爭,是神族提出來的。

        他們一定是有準備的!

        他們一定是有必勝信念的!

        他們一定是特別特別強大,一定是不可戰勝的!

        以上念頭,雖然之前沒人說,但卻真實的存在于無數人的心中。

        如今,符龍戰隊只用了不到十分鐘,就打破了這一神話。

        神族不可戰勝?

        林哥一刀擊飛,一刀梟首!

        小白一張劍符穿胸!

        單谷一箭封喉!

        彩衣亂刀刺死!

        狗屁的不可戰勝!

        狗屁的特別強大!

        你們神族,也同樣是血肉之軀!

        有神通又能如何?

        有法術又能怎樣?

        不死之軀?

        去你媽地!

        沒有人提醒董栗跟鳥哥收斂一點。

        直播間的那些工作人員?導播?

        他們也都瘋了。

        都在相互擁抱著,都在流著淚嘶吼著。

        這他媽的是戰爭!

        是真正的生死戰爭!

        戰爭里,沒有仁慈。

        相比看客們的狀態,七號戰區的四個人卻是平靜的很。

        仿佛這種結果,早已經在他們的預料當中一樣。

        姬彩衣看了一眼單谷:“喂!”

        單谷:???

        “過來幫我把這人身上的護體鎧甲扒下來。”

        單谷:“……”

        姐你是認真的嗎?

        “特別硬,我怎么都刺不破!是好東西。”彩衣一臉認真。

        她最終刺死這綠色豎眼神族,刺的是對方的脖子。

        單谷:“這么牛逼?”

        白牧野在一旁:“打掃戰利品,他們有法器,回頭我們研究一下怎么用。”

        所有人:“……”

        這份淡定,這份大心臟……媽蛋,服了!

        想想剛剛他們的那種興奮,很多人甚至覺得有些羞恥。

        不就是打贏了一場戰爭嗎?

        用得著那么興奮嗎?

        你看小白他們,就一點都不興奮的樣子。

        跟之前打帝國聯賽……特么好像沒什么區別啊?

        居然還在那想著打掃戰利品?

        牛逼!

        真特么牛逼!

        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真的跟打帝國聯賽差不多嗎?

        正在收看其他戰區比賽的很多人,肯定不是這么想的。

        隨著戰斗開始,另外十七個戰區里面,有好幾個戰區,人族這邊很快出現了傷亡。

        這不是虛擬世界,這是死了就不會復活的現實。

        任何一個人類選手的死亡,對收看比賽的人,都會感到無比痛心。

        那些死去的人族年輕人,也都是有父母,有兄弟姐妹,有親人朋友的。

        眼睜睜看著自己熟悉的人倒在戰場上,這種滋味……太難受了。

        其實關于這場戰爭到底要不要直播,三大帝國的高層中也是經過一番激烈爭吵的。

        很多人不同意直播。

        因為這太血腥。

        但更多人,贊成直播!

        因為,這是戰爭!

        要讓所有人都看著,這是真正的戰爭!

        要讓大家都記住,是誰造成了這場戰爭!

        沒有什么教育,比這更深刻。

        雖然它很殘忍。

        十三號戰區里面。

        李佩琪抹了一把臉上的血,朝著地上吐了一口吐沫。

        看著眼前的神族尸體,彎下腰,用力的喘息兩下。

        然后緩緩走過去,對身邊幾人道:“收拾戰利品!”

        冷寒宮戰隊這邊的比賽,也已經結束了!

        弓箭手鄧瑾瑜在跟對方對射的過程中中了一箭,射在右胸上。

        帝國頂級的護體裝備也沒能擋住對方這一箭,將她右胸射了個對穿。

        但還好,她保住了性命。

        劍客冉詩詩大腿被對方砍了一刀,鮮血橫流,但她臉上卻帶著笑。

        盾戰秦廣一條胳膊有些抬不起來了,手中的大盾,早已經殘破不堪,走路也是一瘸一拐,但他同樣在笑。

        呸了一口嘴角的血,仰起頭,尋找攝像機的機位。

        其實無需他尋找,此刻不知有多少臺攝像機正對著他。

        這個強大的年輕盾戰,沖著天空,伸出食指跟中指,比劃了一個“V”。

        我們贏了!

        十三號戰區所在的直播間里,以及所有收看這邊比賽的人,全都一片歡騰。

        狀態跟剛剛的七號戰區直播間沒什么分別。

        但,九號戰區。

        直播間一片死寂。

        直播間里的光幕上,一片空白。

        兩個解說,早已經淚流滿面。

        四個來自民間的戰士,全部陣亡。

        對方的神族,付出了三死一重傷的代價。

        兩敗俱傷。

        不知有多少人,在戰斗徹底結束那一刻,淚流滿面。

        “傻孩子,比賽是可以認輸的,為什么……不能認輸啊?”直播間里,一個漂亮的女主持哽咽著說了這么一句。

        身邊男主持伸出手,用力摸了一把臉上的淚,聲音嘶啞的道:“這是戰爭!這是我們人類,跟神族的戰爭!小伙子們都是好樣的!他們……沒給我們人類丟臉!”

        說到這,他也說不下去了。

        直播間的光幕上,漸漸有人開始留言。

        “從一開始的提心吊膽,到如今的淚流滿面,我終于明白什么是戰爭了。”

        “從今天起,不再天真,做一個對這世界有用的人。”

        “愿逝者安息,生者堅強,我發誓從今以后,絕不再浪費時間。我沒有那種天賦,沒資格踏上那片戰場,但我可以做好我自己!”

        一幕幕殘酷的畫面,主持人臉上的淚水,完全無法控制的情緒崩潰,都在提醒著所有人——這,不是比賽。

        這是戰爭。

        白牧野四人打掃完戰場之后,直接離開了這里。

        幾個神族的尸體,自然會有神族來收。

        事實上直到如今,神族到底住在什么地方,很少有人知道。

        白牧野他們知道一些,神族在距離帝星紫云不愿的太空中,開辟了一處新的次元空間。

        包括他們的人,都是這么運送過來的。

        雙方從根本上來說,沒有多少信任可言,所以他們都不可能居住在紫云這里。

        第一天這十八場比賽,飛大的四支隊伍,只有符龍戰隊和冷寒宮戰隊參加了。

        歐陽星琪和六只葫蘆娃以及于秀秀他們的戰隊,一個明天,一個后天。

        從戰場出來之后,迅速有人將他們接走。

        十八場比賽,并沒有持續太長時間。

        四個小時之后,全部結束了。

        神族有十三支隊伍,挺進了下一輪。

        也就是說,人族這邊,有四十二個年輕天驕,永遠閉上了眼睛。

        是的,沒有一個人主動認輸!

        第一天,所有的賽場上,都是生死分勝負!

        因為這些年輕的人族天驕,從報名參賽的那一刻起,就已將生死置之度外。

        挺進下一輪的人族隊伍,一共有五支,這其中,飛大報名參賽的四支隊伍當中,兩支首日比賽隊伍,全部晉級下一輪。

        剩下那三支隊伍,有兩支來自軍方,還有一支,正是李雄所帶領的那支皇族戰隊!

        賽后,舉國齊哀,所有人都在為死去的那些年輕戰士們哀悼。

        隨后,帝國皇室這邊,直接發出公告。

        所有死去的年輕人,一律追封為子爵,爵位和封地,可由家人繼承。

        另外還給出了一系列的各種撫恤。

        人們在稱贊皇室有人情味的同時,心中也都哀傷不已。

        很少會有人羨慕這種。

        因為這是那些人拿命換來的。

        雖然舉國哀思,但同樣,人們也看見了希望!

        “神族并非不可戰勝!”

        “飛大怎么這么厲害?”

        “符龍戰隊真的太強了!”

        “飛仙大學四支隊伍,兩支參加首日戰斗的隊伍全部零損失晉級下一輪!”

        如果說之前有四支隊伍可以參加這場戰爭,讓飛大這所之前名不見經傳的高校名聲大噪。

        那么這一次,飛大真的是徹底出名了!

        之前的名聲大噪,還有點毀譽參半的感覺。

        畢竟很多人對這所高校完全不熟悉,甚至有人從未聽過它的名字。

        但如今的出名,卻是真正的正面名聲。

        尤其符龍這支選擇了飛大的戰隊,簡直太加分了!

        首日十八場戰斗,只有符龍這邊,簡直就是碾壓!

        干脆利落的干掉所有對手,然后輕松愉快的收拾戰利品。

        簡直堪稱完美!

        晚上。

        黑域。

        白牧野終于上線了。

        在一家特別隱秘的咖啡廳的包間里,只有他一個人。

        他在等著另一個人——問君。

        林子衿給問君多次留言之后,不知何時悄然上線的問君終于做出回復。

        提出要求,她想跟白牧野談談。

        對林哥來說,只要長得不丑,想嫁給哥哥她都不反對!

        所以,談就談唄。

        “你們找我的目的,我已經知道了。我也很想加入到你們當中去,但是……我的情況,有些特殊。”

        問君來了之后,見到白牧野,直接開門見山。

        “怎么特殊?”白牧野微微皺眉。

        “我……沒有自由。”帶著面具的問君苦笑了一下,說道。

        “啥?”白牧野愣了一下,看著她:“你沒自由?”

        這么長時間不見,他十分懷疑問君已經踏入神級了!

        這樣一個頂級的年輕天驕,告訴他她沒自由?

        “嗯,雖然這很難讓人理解,但這卻是事實。”問君輕輕點點頭,然后一雙純凈的眼睛看著白牧野道,“我和你們不一樣,你們都在三大帝國,而且從小就生長在一個很特殊的地方。能進黑域,對我來說,就已經是最大的快樂了。并且能在黑域里面認識你和子衿,我特別開心。”

        “你等等……你的意思是,你居住的地方,不屬于三大帝國的疆域?”白牧野驚訝問道。

        “這不奇怪,仙女座那么大,怎么可能只有七十二顆宜居星球?三大帝國也沒強大到可以征服整個仙女座吧?”問君笑了笑,輕聲道,“我這里的情況也比較特殊,當年雖然神族也曾光顧過我這里,不過很快就被打跑了。然后和我們簽下了互不侵犯條約……”

        白牧野:“……”

        能把神族直接擊退?

        姑娘,你家厲害了呀!

        “所以……”白牧野點點頭,“我明白了。”

        “不,你不明白。”問君看著他,然后想了想,拿下了臉上的那張面具。

        一張驚艷絕倫的臉,出現在白牧野的面前。

        好美!

        這是白牧野第一感覺。

        不過接著,白牧野看著她,不知為何,竟有一種特別熟悉的感覺。

        他自己也說不出為什么會有如此怪異的感覺。

        反正看著這張臉,就覺得特別親切。

        不是因為美。

        而是——

        她還說了句話。

        “你是見過月仙子的人吧?”

        “月仙子?”

        “流光月呀!”

        白牧野大吃一驚,看著問君:“你你你……你是?”

        問君隨手又將面具給扣在臉上,然后搖搖頭:“不,我不是。”

        白牧野:“……”

        問君笑道:“我是風仙子的后人,現在被一群老家伙看著,我出不去。”

        “你想出來嗎?”

        “當然想啊!”

        “我可以帶人去救你出來!”白牧野道。

        “不行。”問君很堅決的搖搖頭。

        她看著白牧野,輕聲道:“我知道你身邊有個女帝老祖宗,我見過她,她和我這里的人打過架。”

        白牧野:“……”

        我家楚月祖姑奶奶這么狂野嗎?

        “誰贏了?”他問。

        “她沒輸,”問君笑笑,“但也沒贏。”

        “所以就算我帶她去,也救不出你唄?”白牧野有些沮喪。

        身邊有帝在看著的地方,他現在的確無能為力。

        “看著你的人和你……”白牧野又問道。

        “當然不是一路人。”問君的聲音很平靜。

        “也就是說,你等于是被囚禁在那里?”白牧野問道。

        問君點點頭。

        過了一會,她問道:“月仙子還好嗎?”

        白牧野道:“已經走了,不知道她去了哪,也不肯告訴我。不說這個,你真的出不來嗎?”

        問君輕輕嘆息一聲,“我很想幫你們,可惜我現在真的出不去。”

        “那等著我,總有一天我會救你脫離苦海。”白牧野道。

        “然后給你打工嗎?”問君瞥了他一眼,輕笑問道。

        “不要說的那么難聽嘛。”白牧野道:“大家都是好朋友。”

        問君忍不住笑起來,看著他道:“你這臭弟弟,少說大話,你那帝級的老祖宗都不行,遑論是你。”

        “她不行,可不代表我也不行。”白牧野道。

        問君能有幾多愁,這位黑域中無比神秘的超級強者,就是上古時代四大仙子當中排名第一,來自精靈族的拂面風仙子的后人!

        剛剛她摘下面具那一刻,那兩只精靈族獨有的……略微有些尖尖的耳朵出現在白牧野面前之后,白牧野一下子就猜到她的身份。

        “你不用擔心我,我其實還好,那些人雖然囚禁著我,但他們也不會把我怎么樣,相反還得好好的培養我。”問君說道。

        “那你想跑嗎?”白牧野問道。

        “想,但無處可逃。”問君說道:“我境界太弱了,根本逃不出他們的掌控范圍。就算我逃到你們那里,他們也一定會把我抓回來的。”

        “那問君姐姐,我能問問,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嗎?”終于見到一個跟大漂亮有關的上古大能后人,他很想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

        “不能。”問君搖搖頭:“不是不能說,而是不敢說,跟神族攻打人族有關。”

        白牧野點點頭,輕輕嘆了口氣:“好,那我知道了。姐姐你等著我啊……”

        “哈哈,好,我等你來救我。”問君沒太在意白牧野的承諾。

        “等我干掉這些神族,變得更加強大之后,就去你那把你帶回來!”白牧野道。

        “行,姐姐等著你!”問君說著,站起身來,看著白牧野笑著說道:“我曾經發過一個誓……”

        白牧野:“誰看見你的臉你就嫁給誰?”

        “你想得美!”問君嗔了一句,道:“一定要徹底掀翻這一切。”

        說完之后,飄然而去。

        問君走后,白牧野坐在那沉默半晌,然后喃喃道:“偉大的理想,可惜是個連自由都沒有可憐人……”

        說完也從黑域下線。

        幾分鐘后,林子衿來到他的房間,問道:“怎么樣哥哥?”

        “她是拂面風仙子,”白牧野看著林子衿,“的后人。”

        “大喘氣啊你!”林子衿瞪了白牧野一眼,不過隨后便一臉震驚。

        上古文明距今那么多年,居然還有傳承沒斷的?

        這太令人感到難以置信了!

        縱橫黑域的神秘高手,居然是上古生靈后人。

        精靈族的后人,未必是血脈后人,很可能是傳承上的。

        但這也足夠令人感到震撼了。

        隨后,他將問君剛剛說的那些話,跟林子衿說了一遍。

        “也就是說,我們除非都到了帝級,才能把她救出來嗎?”林子衿雙眼閃爍著光芒。

        白牧野點點頭:“看上去應該是這樣。”

        “那就盡快成帝!她絕對會是一個好幫手!到時候我們把她救出來,然后一起去天河,去找我們的爸媽,再讓問君帶著我們,去找雪姐和月姐!我覺得她知道的一定比我們多!”林子衿一臉認真的道。

        仙女座深處,遠離三大帝國疆域的某個巨大星系里。

        一顆紫色星球上。

        問君從虛擬艙中出來。

        迎面走過來兩個年輕漂亮的侍女,其中一個對她微微屈膝:“小姐,四長老讓您過去一下。”

        “好,我知道了,帶路吧。”容顏驚艷絕倫的問君面無表情的點點頭。

        很快,她便被帶到了一座大殿里面。

        一個同樣長相美麗的年輕女子看見問君,臉上露出一絲淡淡微笑:“來了?”

        問君面無表情的點點頭。

        “你,想去人間嗎?”年輕女子問道。

        問君猛地抬頭看向她,隨即冷笑道:“又想耍什么花招?”

        年輕女子有點無奈:“你能不能不要對我們那么大敵意?我跟你說過,我們對你沒惡意。”

        “呵呵。”問君冷笑。

        “我只問你,想去不想去?我看你在黑域,不是玩的挺開心?難道不想見見人間繁華嗎?”年輕女子問道。

        問君沉默了一下,淡淡道:“你們會放我離開這兒?”

        “為什么不呢?”年輕女子走到她面前,嘖嘖兩聲:“只是這傾國傾城的容貌,一旦出現在人間,怕不得迷倒多少男人呢!”

        “說吧,你們想要什么?”問君淡淡道。

        “你不用想多,我們不想要什么,至少我們想要的,是你給不了的。這次決定讓你去人間,純粹就是……想讓你去跟神族打打架,發泄發泄這些年積郁的火氣罷了。”年輕女子道。

        問君眼睛微微瞇起來,看著年輕女子,蹙眉道:“你的意思是,人族這次抗不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
    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