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54章 這是戰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54章 這是戰爭字體大小: A+
     
        滄海和神圣兩大帝國的使節團眾人,也全都一臉無語。

        不過想想,這種方式,似乎還真是雙方都能接受的。

        那位諸侯王說完之后,神族使者藍便將光幕關掉,一臉輕松的微笑看著眾人。

        在場很多人則陷入了沉思當中。

        白牧野卻在心中暗道,看來那位叫幽古的諸侯王,應該已經是來到了人間啊!

        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他,讓楚月祖姑奶奶把他給干掉!

        一尊神族的諸侯王,身上的資源,應該會比段家和上官家的還好吧?

        就是不知道楚月祖姑奶奶有沒有那個能力。

        剛剛雙方正在通訊的過程中,他讓高級智能嘗試著入侵了一下,結果卻被擋住。

        看來神族那邊,也不是沒有高科技。

        他沒有嘗試強行破解,而是收回了高級智能。

        這時候,藍看著白牧野微笑道:“白侯爺這個年紀,應該正在上大學,聽說你之前還是高中聯賽的冠軍,想必接下來,你就會有大展身手的機會了呢。”

        白牧野看他一眼,淡淡道:“你會出現在賽場上嗎?”

        藍笑笑:“這個不好說,看情況吧。”

        白牧野也笑了笑,沒有再說什么。

        這時候,首相孫彥看著藍問道:“如此說來,你們神族這次過來,就是為了這件事?”

        “不錯,我們是很有誠意的。”藍說道。

        “那,不知是想要通過什么方式打比賽呢?”一名軍方的代表沉聲問道。

        “年齡太大的,就算了。”藍微笑著,“我們的建議是三十歲以下,然后,你們三大帝國這邊,各自選拔出一百二十八支隊伍。每支隊伍,按照你們之前的慣例和規則,滿編八人,隨時可以補位。每場比賽上場四人,打淘汰賽,勝者晉級。”

        “然后,我們神族會派出總共三百八十四支隊伍,各自跟你們三大帝國打。到最后,以國為單位,任何一國獲勝,都可以在一百年內,免于戰爭困擾。”

        “但不管你們三大帝國哪一國,若是最終失敗,沒能拿到冠軍……那抱歉,全部參賽的選手,都要死。”

        現場頓時再次傳來一片嘩然。

        沒能拿冠軍……所有人都要死?

        孫彥微微皺起眉頭,看著藍:“你這意思,若三大帝國這邊獲勝,最多也就只能維持一百年的和平;若失敗,所有參賽選手都要死?”

        藍點點頭,微笑道:“不錯,我知道這聽起來不太公平,但這已經是我們神族能拿出的最大誠意。”

        “這樣既可以解決一些問題……我想閣下應該是懂的,同樣,也可以避免大規模的生靈涂炭。”

        “我想,像白侯爺這種年輕的人族天驕,應該不僅僅只有嘴皮子厲害,實力和膽魄……應該也不會差吧?”

        他說著,目光投向白牧野。

        白牧野微微一笑,沒做回應。

        整個大禮堂里,頓時傳來一陣竊竊私語的聲音,人們面色凝重的相互議論著。

        “不,這不公平。”孫彥看著藍說道:“如果我們贏了,只有一百年的和平期,你們卻沒有付出任何代價,可如果我們輸了,卻要付出那么多年輕天驕的生命……沒有這樣打比賽的。”

        藍微笑著搖搖頭:“不,我還沒說完呢,關于比賽的細節,我們可以慢慢商談。但有一件事卻需要提前說清楚。”

        孫彥看著他:“什么事?”

        “你們三大帝國,一直以來為了培養人才,將各種比賽辦得風生水起。也正是這個原因,讓我們誕生了通過這種方式解決恩怨的想法。不過,比賽必須是在現實中,”藍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譏諷,“虛擬世界打比賽,那是小孩兒過家家,死一萬次又能如何?沒意思,你們說呢?”

        這話聽著簡單,可實際上,卻充滿血腥味。

        無比的殘酷!

        這根本就不是什么比賽,這就是另一種方式的戰爭,是純粹的賭命!

        “不,我不同意,”孫彥看著藍,一臉嚴肅的道:“比賽放在現實中,我答應,我們人族的勇士多不勝數,并不畏懼這個。但如果最終輸掉比賽,所有參賽選手都要死,這個我堅決不同意!我相信,神圣和滄海帝國那邊,也絕不會同意這種無理要求。”

        這時候,藍嘴角突然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如果不同意,那戰爭就不可避免。回頭我們也會將這消息放出去,讓你們全人類都知道這件事情,呵呵,你們人類不是經常會有這樣那樣的英雄嗎?你們也善于制造英雄。”

        “我相信,關鍵時刻,總會有人挺身而出的。總有有英雄愿意拯救世人。”

        “而大多數的世人,也習慣于被拯救。”

        “所以如果你們不答應,就等于是你們和你們的英雄,不敢去面對,不愿去拯救。”

        “那么,一旦戰爭開打,造成的生靈涂炭,以及無數無辜者的死亡,可就是你們的責任了。”

        孫彥深吸一口氣,臉上露出猶豫之色。

        因為他知道,對方說的是實話。

        這時候,始終在那花樣轉筆的攝政王李彧,突然淡淡道:“你真當我們人類是被嚇大的?小毛孩嚇唬誰呢?戰爭怎么了?戰爭我們人類就怕了嗎?”

        “八千年前那場戰爭,人類損失慘重,最終也沒有后退半步!”

        “所以我覺得你們就是吃飽了撐的,少扯什么比賽不比賽。不就是想要消耗人族年輕天才嗎?”

        “然后又不想損失太多你們神族的強大戰力,天下哪有這種好事兒?”

        “少在這扯些沒用的,要么直接開打,要么,就把比賽條件設置得對雙方都公平一點。”

        “不然,就別在這浪費時間。兩軍交戰不斬來使,你們趕緊滾蛋便是。”

        藍也不惱,笑呵呵道:“哦,那攝政王殿下認為,什么樣的條件算公平?”

        李彧冷冷一笑:“現實中打比賽,沒問題!生死各有天命,沒人怕這個。”

        “最終決賽輸了,參賽的人全部都要死?也沒問題!但誰輸……誰死!”

        “你們有膽子出來打比賽,就別怕死!”

        這話一出,原本輕微有些喧嘩的大禮堂內,一片安靜。

        這位從戰場殺出來的王爺,還真是狠啊!

        “戰爭,就沒有不死人的,這點沒什么可說的,”齊王目光幽冷,淡淡說道,“但要玩,就玩的大一點,依我看,也別光是什么年輕組。”

        藍和其他幾個神族怔住。

        齊王:“像我這種老家伙,雖然老胳膊老腿兩鬢斑白,但同樣也有踏上戰場的勇氣!”

        “你們神族,不是強者如云嘛?既然通過比賽的方式解決戰爭,就別光讓孩子們去送死,大家一起來嘛!”

        “三十歲以下的,是一個組別,三十到一百歲的,是一個組別,然后單純的神級,是一個組別,帝級,是一個組別!”

        “不敢玩,大家就舉國之力拼個你死我活。弄那么小氣吧咧的,不嫌丟人嗎?”

        白牧野忍不住看向坐在李英身邊一臉淡定的齊王,生平第一次,對這位親王生出毫無雜念的敬佩之心

        沒什么好說的,牛逼就是牛逼,威武霸氣不用解釋。

        藍多少有些語塞,他沒想到,這位攝政王居然會這么剛,直接將這種生死斗的比賽,擴大到這種范圍去。

        甚至連帝級都給牽扯進來了。

        帝級……那可是諸侯王等級的!

        這絕不是他能做主的。

        雖然他心里面極度懷疑整個人族陣營加起來,都未必有十八尊帝,但齊王的提議,他不得不重視。

        齊王接著道:“一共四個組別,按照年齡來的,兩組,按照境界來的,兩組,任何一組獲勝,都可獲得一百年和平,那一組別的失敗方全部都死,戰爭嘛,不就應該這樣?”

        “無論人族還是神族,都應該是這樣!”

        “論整體實力,人族或許比你們神族差一點。”

        “所以我承認你們占據一些主動。但如果說你們可以憑借這一點點微弱優勢就可以為所欲為……那就太扯了。你們不配!”

        “這……我需要回去匯報一下。”藍的底氣已經不像一開始那么足了,看著齊王的目光里,也帶著幾分凝重。

        其他幾個坐在他身邊的神族,也全都一臉凝重。

        原本他們想的是通過這種比賽,消耗人族的年輕天驕。

        畢竟他們背后的主人要的就是人族不能有太強大的年輕天驕崛起。

        所以只要干掉那些驚才絕艷的人族年輕人,神族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對此,他們還是有絕對信心的。

        神族成長的是慢,但神族三十歲以內的大宗師境界天驕,卻多不勝數!

        只是從大宗師境界到神級,速度會放慢很多。

        但人類三十歲以內的大宗師,卻太少了!

        只要在比賽中,盡量擊殺人類年輕天驕,然后遇到同族之間的內斗,大家意思意思,點到為止就得了。

        到最后只要決賽的冠軍是神族,他們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即便萬一不是,他們也沒損失啊!

        一百年的和平期而已。

        一百年對神族背后的主人來說,根本算不上什么。

        可如果把條件換成神族輸掉決賽也要全部都死……這個肯定就不行了!

        雖然他們有信心,但這種事情,誰敢保證?

        尤其當齊王把這范圍一口氣擴大到帝級之后,藍更是感受到了壓力。

        這讓他明白,人族當中,也不全都是廢物啊!

        終究還是有那種既有實力,又有膽魄的存在。

        之前還是有些小瞧了這個種族。

        “這件事,我需要匯報一下……”藍說道。

        齊王看了他一眼,淡淡說道:“下次,讓能做主的人來談!不然,誰有閑工夫陪你們在這逗咳嗽?”

        說著站起身,看了一眼李英:“陛下,你不累嗎?反正臣倦了,先告退了。”

        李英點點頭,也站起身:“孫首相,你在這主持吧,朕也乏了。”

        隨后,齊王陪著李英,后退半步,直接走了。

        一個神族小年輕,正好堵在皇帝登基晚宴的大門口,趕上了,不然皇帝也好,齊王也好,誰會坐在這里跟你談?

        你配嗎?

        隨著皇帝和攝政王的退場,藍也急于去跟背后的人去匯報這邊的談判內容,這場皇家晚宴,終于散場了。

        一個小時之后,在一家幽靜的會所里,白牧野一群人再次見到秦冉冉。

        為此,小白推掉了白牧尋和林采霞各自的邀約。

        白牧尋那個直接無視掉了,跟林采霞約定,明后天見面。

        “我聽說,神族這次過來,是為了要打比賽的?”一見面,秦冉冉便看著白牧野問道。

        白牧野點點頭,說道:“通過比賽的方式進行真正的戰爭。”

        “怎么說?”秦冉冉有點不解。

        “現實中的比賽。”白牧野道。

        秦冉冉微微蹙眉,道:“那豈不是說,肯定要分出個生死才能結束?”

        白牧野嗯了一聲,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道:“有好吃的沒?我餓了!皇家晚宴,吃不飽飯啊!”

        秦冉冉笑笑:“有,我已經讓人準備了,大家都坐吧!”

        一群人坐下來,秦冉冉有些憂慮的道:“那你們……豈不是十有八九,也得參加這種比賽?”

        白牧野道:“這個到不用太擔心,關鍵是最后的決賽。”

        “決賽怎么了?”秦冉冉看著他。

        “如果決賽是神族贏了,那么所有參加比賽的人族選手,都得死。”林子衿在一旁面色平靜的說道。

        姬彩衣、司音和單谷,全都顯得有些沉默。

        他們不是沒經歷過生死,也不是沒打過神族,可這種殘酷的賽制,還是讓他們多少有點難以接受。

        “哦,我懂了,這就是真正的戰爭。”秦冉冉看了一眼沉默的彩衣幾人,“跟上戰場沒什么區別。”

        林子衿點點頭:“嗯,我挺期待的。”

        彩衣看著林子衿,忍不住說道:“我以前覺得咱們倆都是好戰分子,現在我終于明白,子衿,你才是真正的好戰分子,我是假的……”

        林子衿瞥了她一眼:“那你打不打嘛?”

        “打!”姬彩衣咬著牙:“只是有點難以接受這種賽制,但為什么不打?有什么可怕?”

        單谷說道:“依我看,還不如直接各自出一千人,然后找個小世界,把大家往里面一扔,一方死光為止!不就是戰爭嗎?誰怕?”

        “咦?這個建議挺好的呀!”林子衿有些驚訝的看著單谷,“你怎么想出來的?”

        單谷一臉得意,道:“這有什么難的?我就是覺得,他們提出的這種賽制不怎么合理。憑什么冠亞軍決定所有人的死活?這太不公平了!”

        林子衿點點頭,道:“你說的有點道理,不過,這比賽的基本賽制,我覺得改變的可能性不太大了。但最終決定生死的,應該就是參賽選手本身,而不應該是只有決賽的那兩支隊伍。如果比賽正常進行,就在現實中,然后打到決賽。咱們人族勝了,就可以得到一百年的和平發展時間。但如果輸了,也不能就那樣平白無故的死去,這對我們不公平,同樣如果他們輸了,讓他們所有人自殺,其實也不公平。他們不是想控制戰爭范圍嗎?那不如比賽最終結束之后,雙方存活下來的人……來一場大亂斗!”

        姬彩衣道:“不如三大帝國的存活者聯合起來,來一場大亂斗!”

        司音在一旁聽得頭都有些大,這種血腥殘酷的戰爭,對她來說,實在是太遙遠了。

        從始至終,她的一顆心都是懸著的。

        充滿緊張。

        白牧野隨后就將這個建議整理出來,發給了皇帝李英那邊。

        戰爭,其實是不可避免的。

        不過是用什么樣的方式進行罷了。

        同族之間,要么是戰場上的戰爭,要么是冷戰,要么就是經濟戰。

        不同種族之間,并不適用于冷戰和經濟戰,那么,就只剩下戰場上的戰爭這一種。

        再加上背后的原因,人族和神族之間,不可能存在真正的和平。

        所以大家稍微一想就都明白,這根本就不是什么比賽,這就是真正的戰爭!

        至于為什么不一開始就進行大亂斗?

        原因也很簡單。

        這樣并不能展示出兩族強者的真正風采。

        既然想要采用相對文明的方式去戰爭,那么就一定都有亮肌肉的訴求。

        單谷想出來的這個主意,其實真挺不錯的。

        因為不管誰最后輸掉決賽,然后讓所有參賽隊員死,都是不公平的。

        神族那位使者藍一開始拋出來那條件,根本就是欺負人。

        就像齊王說的那樣,神族對人族是有優勢,但也沒大到那種可以為所欲為的地步。

        不然還需要談個屁?

        直接過來碾壓不就完了?

        既然需要談,那就好好談,別想著強行騎在人頭頂拉屎。

        門兒都沒有!

        半個月后,雙方再次坐在談判桌上。

        只是這一次,這場會議的規格,則要高了太多!

        神族這邊,那位排名第一的幽古諸侯王,終于現身了!

        同樣,人族這邊,神圣和滄海帝國的皇帝,齊齊現身祖龍帝國!

        在祖龍帝國舉辦這場會議,也是神族那邊的意見。

        神圣那邊原本想要爭取,但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下來。

        所以最近這些天,整個帝星,全面戒嚴。

        數不清的頂級人族高手,也齊聚于此。

        會議桌上,雙方吵得不可開交。

        面對幽古諸侯王這尊帝級大佬,人族這邊也絲毫沒慫。

        小白自然是沒資格參加這種會議的,這些都是白楚月在會議結束之后跟他說的。

        “那個幽古,我應該打不過。”白楚月說這話的時候,臉上并沒有任何失落之色,手里拿著一杯飲料,坐在一個靈力凝結出來的秋千上蕩來蕩去,微笑道:“但他也不敢跟我打!”

        她參加完那場談判之后,就第一時間找到白牧野,然后趕走了幾個過來請她赴宴的白家人,就在白牧野剛剛買下來的別墅小院里,一邊蕩秋千,一邊說起剛剛結束的那場談判。

        “賽制不變,一百二十八支隊伍,打淘汰賽,這一百二十八支隊伍的具體分配還沒出,但想必有一大部分,肯定來自各大高校。”

        “最終的決賽,人族獲勝,可得一百五十年和平。”

        “三十到一百歲那個組別被取消掉了,神族死活不答應,理由是他們人少。”

        白楚月不屑的笑笑:“也是慫的很。”

        “但神級、帝級的比賽,他們答應了,或許他們覺得人族沒人吧。”

        白牧野看著他:“神級和帝級答應了?”

        “對,答應了,各自出八個人,淘汰賽,八進四,四進二,然后冠軍爭奪戰。”

        白楚月淡淡道:“你們提的那個建議很好,被采納了。神族不再逼迫我們人族年輕人一旦最終輸掉決賽全都死,他們當然更不同意自己人輸掉決賽全部死。所以最終同意了全部比賽結束之后,三大帝國這邊的所有人族,跟神族剩下來的人,進行一場大亂斗!”

        白牧野嘿嘿一笑:“這個好!”

        白楚月瞪他一眼:“好個屁,你趕緊提升實力,別小瞧神族!他們不是魚腩!可別在比賽中被人家給打死。我就算想幫你,都沒辦法!”

        “嗯,好的,我明白了。”白牧野點點頭,沒跟老祖宗犟這個。

        神族那邊的年輕人水準,他早就在紫光神子那里知道的差不多了,即便還有遺漏,相信也不會有太大問題。

        加上神族一直以來對人族的藐視,他相信,真到了比賽那一天,他和林子衿加上三個同伴,肯定可以給神族一個巨大的驚喜!

        送他們一份永生難忘的見面禮。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