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53章 又要打比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53章 又要打比賽?字體大小: A+
     
        房間里,秦冉冉冰冷的聲音再度傳到白牧野的耳中。

        “這個就不用談了,而且我奉勸你,趕緊放了我,我可以當什么都沒有發生過。這是皇宮內院,是后宮,而且我已經把消息傳遞出去,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人過來抓你。”

        “咯咯咯……”那女人的笑聲傳來:“你當姐姐會在乎那些人?想抓我……下輩子吧!”

        說話間,隱藏在假山后面的白牧野等人突然間宮殿的門被打開,然后那二十七八歲的女子裊裊婷婷走出來,身上還穿著一身宮女的衣服。

        看了一眼四周,眼中露出一絲冷笑,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很快便消失在那里。

        又過了一會,房間里面依然沒有任何動靜,白牧野看了一眼林子衿,林子衿點點頭,拉著姬彩衣,兩人朝著里面走去。

        兩分鐘后,兩人攙著秦冉冉從里面出來。

        看見白牧野,秦冉冉臉上露出一絲苦笑:“對不起,忘記你們進入皇宮不方便了,當時也是情急之下,給你和皇帝各自發了個消息。”

        白牧野這才知道李英為什么那么快就同意讓人帶他們過來。

        “精神力被封印了?”白牧野看著秦冉冉問道。

        秦冉冉點點頭。

        白牧野走上前,秦冉冉很自覺的放開精神識海,任由白牧野的精神力進入到她的精神識海中。

        過了好半天,白牧野總算將秦冉冉的精神封印解開。

        終于恢復了自由,秦冉冉有些驚訝的看著白牧野道:“小白,你精神力現在這么高了嗎?”

        隨后又說道:“咱們趕緊走吧,這件事必須得讓皇帝知道。”

        隨著秦冉冉的訴說,白牧野等人才明白發生了什么。

        因為身份問題,秦冉冉不方便出現在晚宴之上,否則她一個大歌星,卻以嘉賓身份出現在那里,會引起很多人的無端猜忌。

        她本身也不喜歡那種場合。

        但她的身份在皇族內部卻不是什么秘密,于是就跑來看看皇后。

        向來深居簡出的皇后對秦冉冉也十分喜歡,兩人聊到很晚。

        秦冉冉離開的時候,突然遇到一個宮女,對方說要帶她出宮。

        秦冉冉當時沒有多想,就跟著那宮女走了。

        結果,對方趁她不備,直接入侵她的精神識海,瞬間封印了她,然后帶她來到這座空著的宮殿里面。

        雖然精神力被封印,但行動卻沒有被限制,所以秦冉冉才有機會用通訊器發了兩條消息出去。

        “對方非常肆無忌憚,甚至她剛剛離開也不是因為怕了什么,而是不想在這里發生沖突。”秦冉冉苦笑道。

        她沒有說出自己神族血脈的事情,不過她知道白牧野跟林子衿應該都知道這件事。

        這時候,幾個人來到剛剛帶路那人跟前,帶路的人看見秦冉冉,也放下心來。

        “公主……您沒事吧?”帶路這人顯然也是知道秦冉冉身份的,關心了一句。

        “我沒事,但這后宮里面,需要好好排查一番,另外,這里的安保,還是有漏洞……”秦冉冉提醒了一句。

        其實無需她提醒,帶路這位剛剛也沒閑著,已經在干這件事了。

        祖龍帝國的后宮里面竟然混進了神族人,這聽起來太不可思議,也太過驚悚。

        萬一對方心存歹意,是不是就連太后都有危險?

        即便太后身邊有強大的存在守護,但那種突如其來的刺殺,又有多少人能防住?

        這人給皇帝李英那邊發了個消息過去,很快,他看著白牧野道:“白侯爺,陛下讓你們現在過去。秦公主,陛下說您也可以過去。”

        秦冉冉搖搖頭:“算了,我就不過去了,我先去定個飯店,小白,一會你們這邊忙完了,咱們好好聚聚。”

        白牧野看得出,秦冉冉似乎有很多話想跟他聊,點點頭道:“好的,那我們等會見!”

        “等會見。”秦冉冉揮手告別。

        往禮堂的路上,林子衿湊到白牧野身邊,輕聲道:“哥哥,秦姐姐挺好的。”

        白牧野有些警惕的看著她:“啥意思?”

        “我早跟你說過,把她拐回來啊!”林子衿說道。

        走在最前面帶路那位腳下輕微一個踉蹌。

        姬彩衣、和單谷全都面無表情。

        司音一臉奇怪的瞥了林子衿一眼,不明白為什么子衿會有這種愛好。

        “別瞎說。”白牧野瞪了林子衿一眼。

        “多兩個姐妹在一起,漫長的人生才不寂寞嘛!”林子衿癟癟嘴,看了一眼白牧野,“人家也是為哥哥你好嘛!”

        “真為我好,就乖乖的,少點幺蛾子。”白牧野一臉認真的小聲道。

        嘁。

        林子衿翻了個白眼,把頭轉到一旁,眼里卻滿是笑意。

        哥哥還不錯,沒有被秦姐姐那大狐貍精迷住,嘿嘿。

        到了禮堂之后,白牧野等人一進來,就感受到那種緊張的氣息。

        整個禮堂里面,鴉雀無聲。

        此時那些餐桌都已經被撤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中間一個巨大的橢圓形長桌,皇帝坐在中間,他身邊坐著孫彥等一群內閣大臣以及一些頂級權貴。

        今天晚宴原本不打算露面的攝政王李彧,也出現在這里,坐在皇帝身邊。

        對面,則是一群穿著華麗的陌生人。

        白牧野特意看了一眼,發現那些人的眉心處,都生著一枚顏色各異的豎眼。

        果然是神族!

        橢圓形長桌四周,擺放著一排排的椅子。

        今天參加晚宴的人,基本上都在,坐在那些椅子上,一個個神情凝重。

        白牧野等人進來之后,很多人都望向他們。

        這時候,過來兩個人,其中一人,單獨引領白牧野,往那圓桌走去。

        另外一人,則帶著林子衿等人,往圓桌后面留出的幾個空位走去。

        這就上桌了?

        白牧野有點意外,心里甚至很罕見的有點小緊張。

        倒不是說沒見過大場合,關鍵今天這場合有點太大了。

        這群神族到底是來干嘛的?

        正常情況下,不是應該在戰場上才能相見嗎?

        難道打之前,還要很禮貌客氣的來通知一聲?

        白牧野跟在引路人的身后,心里想著,然后突然想起被封印在符篆師寶典中的紫光神子了。

        “喂,醒醒!”

        他用精神力強行喚醒陷入沉睡中的紫光神子。

        “呃……什么時候了?”

        紫光神子被喚醒之后,整個人似乎都有些茫然。

        肉身被打碎,只剩下一道精神體,被封印之后,茫茫然不知時間,不見空間。

        如果不讓自己沉睡,估計時間久了,肯定會變成一個瘋子。

        這時候,白牧野被引領著,坐在橢圓形長桌邊緣的位置。

        雖然看起來是個角落,但白牧野往那一坐,強大而又敏銳的精神力就已經感覺到,無論對面那幾個神族,還是身后無數人,都在盯著他看。

        唉,還是太高調了!

        他心中嘆息一聲。

        臉上,卻滿是平靜。

        總不能叫人看笑話。

        這時候,紫光神子又問道:“你把我喚醒是要做什么?”

        白牧野用精神力溝通道:“你們神族有人來到祖龍帝星皇城,看上去……不像是來打架,倒更像是來談判的。”

        “談判?扯淡!”紫光神子非常不屑的否定了白牧野這種說法,“神族是不可能跟你們人族談判的!”

        “說的那么肯定,你出發之前還覺得永遠不可能被生擒呢。”白牧野諷刺道。

        紫光神子:“……”

        這王八蛋哪壺不開提哪壺,簡直太損了!

        “你給我說說那些人長相。”他沉默了一會說道。

        隨后,白牧野將那些人的長相一一形容出來。

        紫光神子說道:“我知道了,應該真的是來談判的。”

        “為什么?”白牧野有些奇怪,僅憑長相就能斷定這些嗎?

        “因為這些人,都算是神族的鴿派。”紫光神子淡淡道:“他們背后所代表的勢力,并不希望跟人類不死不休。”

        “呵,”白牧野冷笑一聲,“你們背后的主子能同意?”

        “只要能達到最終的壓制目的,沒有人會在意那個過程。”紫光神子說道。

        這時候,對面的神族有人開口了,白牧野也暫時停止了跟紫光神子的交流。

        “你們人類有句話叫,來得早不如來得巧,看來今天我們來的就很巧,正趕上祖龍帝國新皇登基。我先代表神族,恭喜祖龍皇帝陛下。”

        李英身邊的內閣首相孫彥一臉沉穩的說道:“感謝你們的恭賀,但我們陛下更想知道你們的來意是什么。”

        李英另一邊的攝政王李彧,面前放著一張紙,手里面一支筆十分精彩的旋轉著,他的眼神中,帶著一抹淡淡的嘲弄。

        在他眼中,對面這群神族都該死。

        拎著刀,見一個神族砍一個,肯定沒有冤枉的。

        只要出現在祖龍帝國境內的神族,就沒有一個好東西!

        包括秦冉冉的母親!

        如果不是她,自己兄弟又怎么會英年早逝?

        他寵秦冉冉,不代表他對神族有好感。

        不過他也不會在這種場合提前翻臉,也想先弄清楚這群神族王八蛋來的目的。

        以前不都是直接開啟一個次元空間,毫無溝通的開打嗎?

        看他們這次又能玩出什么新花樣來。

        一群渣渣!

        對面一個神族青年,看起來也就三四十歲的樣子,眉心鑲嵌著一枚藍色晶體,那晶體仿佛是活的一般,給人一種特別妖異的感覺。

        他微微一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藍,曾是神族的一名神子,當然,我是上一代的神子。可能你們沒有聽說過,不過沒關系,以后你們慢慢就會認識我。因為從今以后,神族跟人族之間的一切溝通事宜,都將由我來負責。”

        “我還要感謝祖龍皇帝陛下,能給我如此禮遇,親自出席這次會談,這讓我對接下來的一切,都有了很大信心。”

        李英看他一眼,直接開口道:“朕在這里,只是適逢其會,從身份上來講,你作為神族使者,自然會有人跟你對接。所以,你不要誤會,這種場合,朕不會參加第二次。”

        藍微微一笑:“那我更要感到榮幸了,因為陛下唯一的一次,給了我。”

        李英皺皺眉,心里有點厭煩,但也沒說什么。

        終究是皇帝了!

        不能像以前那樣隨心所欲的罵人了。

        唉!

        惆悵!

        他忍不住瞥了一眼遠處的白牧野。

        他這一眼雖然隱晦,但身邊不少人都看見了。

        大家眼觀鼻鼻觀心的,都明白皇帝的意思。

        但大家都發現白牧野是低著頭的,不知在想著什么。都在心中一嘆,這種場合,這位年輕的小侯爺,又能說什么呢?

        “我們人類,的確是講禮義廉恥,講遠方來客應禮貌相待。但希望你們搞清楚,你們不是什么遠方來客,你們連惡客都算不上!一群不請自來的敵人,不要因為我們的禮貌而生出任何的誤會。”

        白牧野忽然抬起頭,淡淡說道:“所以,有話快說……”

        后面還跟著四個字,覺得有點不太雅觀,就沒說。

        但這番話,已經很是讓人感到意外了。

        坐在后排的那群人,還有剛剛悄悄趕過來的滄海帝國一群高中聯賽冠軍成員,全都聽得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哪怕剛剛他們之間還在針鋒相對,可在面對神族這件事情上,三大帝國的態度,絕對是高度統一的!

        神族的上一代神子藍微微一笑,并沒有生氣,點點頭道:“好,那我就開門見山了!”

        “自上一場大戰,迄今已經八千余年。”

        “相信即便我不說,在座諸位心里面也都明白,神族跟人族之間的戰爭,并未結束。”

        “神與人之間的斗爭……”

        在場很多人大皺眉頭。

        白牧野再次打斷他的話:“三眼族、人族……別說的好像你們多高貴一樣。你們若能碾壓我們,今天也不會出現在這里,所以,有屁快放,別特么那么多廢話!”

        粗俗!

        無禮!

        坐在橢圓形長桌一邊的幾個神族全都一臉憤怒。

        長的這么好看的一個人,怎么能說話如此沒水準?

        這種人,怎么能讓他坐在那個位置上?

        “你是誰?”

        藍也收起臉上的笑容,第一次認真的大量了一眼白牧野。

        真帥!

        即便心中如何反感這人,也不得不承認,真是太帥了。

        神族向來在容貌上有自信,但他也沒見過比這人更帥的。

        “他是我們帝國最年輕的侯爺,白牧野。”首相孫彥說著,還沖著白牧野露出一絲善意的微笑。

        估計是孫鵬遠那家伙跟他父親說過些什么。

        白牧野還以微笑。

        然后對神族使者藍說道:“現在可以繼續了嗎?快點說,我待會還與人有約呢。”

        藍笑笑:“這么急,對方一定是個大美女吧?”

        這家伙很壞啊!

        很多人腦子里瞬間生出這樣一個念頭。

        白牧野冷冷看他一眼:“藍先生,這種場合,你說這話顯得很輕浮,你跟我不一樣,我今天坐在這里,只是一個普通人。但你卻代表著整個神族呢。”

        “另外,”白牧野看著他,“你別覺得我剛剛帶著女朋友過來,你的話就能影響到我們之間的關系。”

        林子衿坐在后面,淡淡說道:“不錯,我家哥哥愿意的話,拐回來多少個都沒問題,我養。”

        轟!

        整個大禮堂里面,頓時傳來一片哄笑。

        這話甭管真假,也甭管合適不合適,但真特么提振士氣啊!

        估計也就只有面對神族的時候,人類才能如此高度團結。

        腦子里根本沒有什么其他心思和雜念,就只有一個想法——干神族!

        不管通過什么方式,只要能讓神族吃癟,那么大家就會感覺很爽,就會覺得痛快。

        “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原以為人類大多都又慫又軟,沒想到也有這樣真性情的人。”藍哈哈大笑起來,不需要通過任何擴音設備,他的聲音也響徹整個大禮堂。

        在場很多人心中一震。

        神級!

        白牧野看了藍一眼,感覺這人多少有點危險。

        如果單打獨斗的話,好像未必是這人對手。

        不過如果加上丫頭,他們兩個應該就可以了。

        “不廢話了,剛剛這位年輕的白侯爺說的沒錯,我們之間,也沒必要客氣來客氣去,更沒必要相互試探什么。還是有什么說什么吧。”

        藍說著,直接一揮手,橢圓形長桌上方出現一道光幕,那光幕上,一個面容十分威嚴,一身氣場極為驚人的三眼中年人出現。

        他的目光,一眼看見穿著帝王常服的李英,微微一怔,道:“這么年輕的皇帝?”

        李英抬頭與之對視,目光中并未出現任何畏懼之色,而是問道:“你是何人?”

        白牧野形容了一下這人的長相,紫光神子回應道:“十八位諸侯王當中,排名第一的幽古諸侯王!”

        這是一尊帝?

        白牧野心中微微一動。

        隨即問道:“排名第一的諸侯王……是鴿派?”

        紫光神子答道:“那有什么好奇怪的?”

        這時候,光幕中,那位幽古諸侯王也剛剛做了自我介紹——

        “我叫幽古,是神族一名諸侯王,此番遣人出使人族三大帝國,目的只有一個。”

        他看著李英:“八千年前的戰爭,不但給人類造成了巨大損失,同時,也給神族帶來了極大的傷害。”

        “戰爭,非我們所愿。”

        “但仇恨,卻已經深埋在我們兩族人的心中。”

        “還有一些無法宣之于口的原因,神族跟人族之間,不可能存在真正的和平。”

        “所以,我們想到了一種解決的辦法,這次我們的使團同時出使三大帝國,就是為了商談這件事情。”

        “你們三大帝國,從高中開始,便有各種各樣的比賽,到了大學,更是有聯賽存在。所以,我們神族經過商討之后決定,跟你們三大帝國,通過這種打比賽的方式,解決兩族之間的問題。”

        隨后,這名諸侯王臉上露出微笑:“相信這對你們人類來說,也應該是一個比較容易接受的結果。”

        這話一出,禮堂里面頓時傳來一片嘩然。

        坐在橢圓形長桌角落的白牧野也是滿頭黑線。

        又要打比賽?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