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52章 神族降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52章 神族降臨字體大小: A+
     
        全場歡呼!

        這是來自祖龍帝國頂級權貴圈子的歡呼!

        雖然人數相對整個祖龍帝國來說著實少的有些不像話,可這群人所代表的話語權,卻太重了!

        原本這群人對這種小孩子的比賽是沒興趣的,即便是那些出身頂級權貴家庭的年輕人,對這也是沒什么興趣的。

        他們每天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

        根本沒精力來關注這個。

        所以這一次符龍戰隊五個年輕人,給他們帶來的沖擊相當強烈,留下的印象也無比深刻。

        這群帝國的頂級權貴,無論是個怎樣的人,有著怎樣的人品,但骨子里,都一定是熱愛自己國家的。

        因為他們是這個國家最大的既得利益者。

        國家興盛,他們才會更好。

        那么,當符龍戰隊用一場酣暢淋漓的戰斗,直接碾壓了滄海帝國的高中生冠軍隊伍,接連兩次擊敗滄海帝國的那位皇子后……毫不夸張的說,即便沒有跟新皇這層關系,白牧野他們這群人,也等于鍍了一層金身。

        今天在場的絕大多數頂級權貴,都會心甘情愿的去護著他們。

        李英一臉興奮之色,剛剛他也沒忍住,揮舞著拳頭喊了一嗓子林哥威武。

        好在身邊的其他人更興奮,沒人注意到他。

        就算有幾個始終盯著他的大臣看見了,也不會在這種時候掃興的跑過來提醒一句:陛下注意儀態。

        國與國之間只要沒發生戰爭,那么,每一次競技,都相當于一場另類的戰爭。

        只要能贏,必然舉國振奮。

        相比之下,滄海帝國使節團里面的一群人,一個個面色蒼白,如喪考妣。

        很多人甚至連大腦都是一片空白的。

        怎么能這樣?

        怎么會這樣?

        這太夸張了吧?

        單挑被人給掀翻了,還好,符篆師面對靈戰士,畢竟有優勢……即便是一個高級符篆師干翻一個大宗師級靈戰士,使勁找理由,也終究是能圓過去的。

        可團戰被人給團滅了……這個應該怎么圓啊?

        只要不瞎的人,都能看出來,即便對方那弓箭手不出手,滄海這邊的六個人也打不過那長腿美少女。

        指責符龍戰隊這邊不懂得尊重對手?不知道手下留情?

        擦,那是一群年輕人啊!

        憑什么指望別人讓你?

        就不能你自己要點強?

        先后六個人,打人家一個半……林子衿算一個,單谷算半個,都不是對手。

        這人當真是丟到外國去了。

        這群使節團的人甚至已經感受到那股刺骨的寒意。

        隨著雙方選手的退場,很多人更是無語。

        因為符龍戰隊這邊的姬彩衣依然困意濃濃的樣子,看起來是真的沒休息好。

        再看滄海那邊的一群人,所有人都像是瞬間被抽空了精氣神一樣。

        昂首挺胸的離開,垂頭喪氣的歸來……哦,沒歸來,那群年輕人在皮特皇子的帶領下,連下半程的宴會都沒有參加,直接就退場了。

        再怎么臉皮厚,這種情況,也是無顏繼續留下。

        年輕人可以任性,可以直接退場,但滄海使節團的這群人不行啊。

        他們要是再退場,那可就是巨大的國際風波了。

        所以,即便頂著神圣帝國使節團那邊一群人意味深長的目光,也只能硬著頭皮在這里撐下去。

        祖龍帝國這邊當然也不能讓這種尷尬氣氛繼續下去,將原本就預定好歌舞表演節目推了出來。

        幾個祖龍帝國當紅新星賣力的表演著,也收獲了不少熱烈的掌聲。

        秦冉冉并沒有出現在這里,不過她也參加了白天的觀禮。還給小白發過消息,說等回頭要跟大家聚一下。

        隨著這場晚宴不斷接近尾聲,滄海帝國一群使節團成員終于緩過來一點。

        臉上表情變得輕松了很多。

        倒不是說沒事了,而是想通了。

        誰能想到祖龍帝國的高中聯賽冠軍這么恐怖?

        這一次雖然丟了面子,但日子長著呢,以后總有機會把面子找回來。

        眼看著宴會就要結束,皇帝李英身邊,有人突然朗聲說道:“皇帝陛下敕令……”

        整個禮堂里面,瞬間安靜下來。

        大家都微微一怔,心說宴會都快結束了,又有什么事情了?

        李英身邊那人微笑著道:“敕封飛仙星百花城人白牧野,為……一等侯!”

        “敕封林子衿,為二等候……”

        “敕封姬彩衣……”

        “敕封單谷……”

        “敕封司音……”

        沒有提任何原因,直接封侯,封地!

        大廳里面先是一片死寂。

        接著所有人都將驚愕的目光,投向那邊同樣驚愕的白牧野五個人。

        一群頂級權貴們全都愣住了。

        心說不是吧?

        這就封侯了?

        是,打贏了滄海帝國高中冠軍,甚至還接連兩次鎮壓了他們的一個皇子。

        這件事一旦傳出去,絕對是提振人心的大好消息。

        皇帝給些封賞,也在情理當中。

        要是為了避嫌,什么獎勵都沒有,那才叫令人寒心呢。

        即便直接封五個男爵……不,甚至子爵出來,大家也都不會覺得有多意外。

        畢竟這五人剛剛的表現,太提振士氣提振國威了。

        可侯爵?

        還有一等侯?

        帝國的爵位,什么時候變得這么不值錢了?

        白牧野五個人也是一臉茫然,都沒想到李英居然在這種時候,玩了這一手。

        這明擺著不可能是臨時起意的事情。

        因為那人宣讀的敕書當中,是提到了封地的!

        這種有實際封地的貴族,是要經過內閣批的!

        如果是那種沒有封地,只是名譽上的爵位,皇帝一高興,隨便封賞給誰,倒是不用經過內閣。

        但即便是那種,也不能是隨便往外給的。

        所以,這到底是什么情況?

        在場很多人都一下子想到這些,都明白這個敕封,跟今天這場戰斗其實沒什么關系。

        氣氛變得有些詭異的僵硬起來。

        這時候,宣讀敕書那人看著白牧野這邊道:“白侯爺,你們還不謝謝陛下?”

        白牧野等人相互看了一眼,站起身,朝著李英的方向,躬身施禮:“謝陛下!”

        不管心中有多少疑問,都要先把眼前這一關過去再說,總不能讓李英這個新皇尷尬。

        宣讀敕書之人看了一眼禮堂中的眾人,不慌不忙,又從身上取出一份文件,大聲讀道:“白牧野、林子衿、姬彩衣、單谷、司音……皆于國有功,因涉及機密,不便公開。若今天在場諸位心存疑慮,可前往內閣自行查看……”

        在場除了孫彥這個首相之外的其他內閣大臣心里同時升起一個念頭:MMP!

        內閣有個屁啊!

        他們都不知道到底是因為什么。

        也只有首相才清楚原因!

        但他們都不能說。

        而且估計那么無聊跑到內閣去查的人應該也沒有。

        誰查,就意味著誰不相信白牧野那群人,認為人家沒資格封侯!

        然后一下子得罪五個年輕的侯爺。

        他們最大的才二十來歲吧?

        他們三十多歲呢?

        四十多歲呢?

        五六十歲呢?

        憑借跟皇帝這份關系,他們的爵位肯定不會到此為止。

        所以,在場這些人,都是聰明人。

        沒有人會去做那種無聊的事情。

        而且皇帝肯給一個解釋,也算不錯了。

        于國有功!

        這四個字,就足以平息一切亂七八糟的猜測。

        畢竟這是經過內閣認可的爵位。

        所以,隨著白牧野五人感謝皇帝,現場很快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

        很多人雖然不方便過來敬酒,但也都遙遙舉杯,面帶笑容的恭賀這群帝國新貴。

        李英心里面終于松了口氣。

        老大,嫂子,還有彩衣司音和單谷,你們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今天是我登基的大喜日子,我要你們跟我一起永遠銘記住這一天,也銘記住我們的友誼。

        茍富貴,勿相忘!

        白牧野幾人一邊跟鄰桌的人頻頻舉杯,一邊心里面都還沒回過神來呢。

        哪怕小白同學一直喝的是水,可也有種暈乎乎的感覺。

        這就成有封地的貴族了?

        白岳城成了我的封地?

        連帶著下面的麗明城、百花城……也都成了我的領地?

        那我特么把巨人城試煉場搬走干什么?

        辛辛苦苦,消耗大量能量,將巨人城試煉場給搬到古琴去了。

        結果百花城成他的領土了……

        這讓小白同學突然間有種特別惆悵的感覺。

        隨后,宴會真正進入到了尾聲。

        那邊秦冉冉不知怎么得知了白牧野一群人都被封為貴族,還發了一條消息過來——恭喜白侯爺呀!一會你請客!

        白牧野苦笑著搖搖頭。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行色匆匆進來一個人。

        到新皇李英身邊匯報了一些什么。

        從白牧野這個角度,可以很清楚的看見李英的眉頭皺了起來。

        隨后開始不斷有人進入到禮堂,分別跟那些大佬說著什么。

        很快有頂級權貴、朝中重臣起身,一個個面色無比嚴峻的向外走去。

        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

        人們都意識到似乎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發生了,但究竟是什么事,卻沒人知道。

        就在這時,白牧野突然收到一條消息,是秦冉冉發過來的。

        “小白,救我!”

        下面還附帶著一個定位,那定位看上去似乎距離這里并不遠。

        這什么情況?

        剛剛還發消息說恭喜呢,怎么現在就遇到危險了?

        白牧野騰的一下起身,看了一眼幾個人,低聲道:“跟我走。”

        對秦冉冉,他肯定不會見死不救。

        不管發生了什么,他都是要過去看看的。

        結果這邊剛一出門,頓時有些頭疼的發現,秦冉冉所在的方位,竟是皇宮深處!

        更精準的說法,應該是后宮方向!

        先皇已經不在了,但他的皇后和嬪妃們……現在應該叫太后和太妃們,依然都還住在后宮里。

        李英雖然已經登基,但卻并未婚配,別說皇后了,身邊就連一個妃子都沒有。

        秦冉冉的真實身份是公主,出現在后宮里面自然是沒問題的,可白牧野這群人……要怎么進?

        就在這時,突然有人從里面跑出來,正是剛剛李英身邊宣讀敕書那位。

        看見白牧野之后,快步走過來,問道:“白侯爺,林侯爺,你們這是要去哪?陛下剛見你們離開,讓我來問問。”

        白牧野想了想,低聲道:“秦冉冉在后宮求救,像是出事了,但我們進不去……”

        “什么?”這人面色一變,大概沒想到事情這么嚴重。

        他想了想,道:“稍等!”

        然后發了一條消息給皇帝。

        很快,他便收到李英的回應:不管哪,帶他們去!

        他微微一怔,大概也沒想到這五個人在皇帝心中地位如此之重,道:“跟我來!”

        看得出,這位應該是李英極為信任的人,而且在李英身邊地位絕對不低,帶著白牧野五人,一路直接往后宮行去。

        途中沒有遇到各種攔阻。

        當然,各種暗中的掃描肯定是存在的,只是大家沒有感覺到而已。

        也就是說,這位的通行級別極高!

        來到真正的后宮門口,這人看了白牧野一眼,低聲道:“我的權限,的確可以進入后宮,但這也是第一次!雖然陛下已經同意了,但……白侯爺,我再確認一遍,是真有問題,對吧?”

        白牧野給他看了一眼秦冉冉剛剛發來的消息,沉聲道:“她不是那種胡鬧之人!我信她!”

        林子衿瞥了白牧野一眼。

        這人點點頭:“好!”

        直接往前走,這一次,卻是有侍衛不知從什么地方閃身出來,將他攔住。

        這人也沒多說什么,直接啟動了最高權限。

        兩名侍衛相互對視一眼,又悄然消失。

        白牧野看了一眼那兩名侍衛,應該都是大宗師境界。

        有人能在這種防衛之下,神不知鬼不覺進入到后宮,顯然境界絕對不低!

        這人帶著白牧野五人一路進了后宮。

        其實所謂后宮,也是那種巨大的宮殿群,在林木掩映當中。

        非常安靜,路上的行人也都非常少。

        偶然能看見一些宮女經過,那些宮女看著這群明顯跟后宮格格不入的人也都有些驚訝。

        但卻沒人多嘴去問什么。

        至于流動的侍衛,卻并沒有看見。

        帶領白牧野的人低聲道:“這里面的安保級別極高,根本不需要侍衛巡邏。”

        白牧野心想,你們說不需要,但最終還不是出事了?

        按照秦冉冉給的定位,白牧野一行人直接來到后面一座相對偏僻的宮殿。

        說是相對偏僻,是因為這座宮殿四周很遠都沒有其他建筑。

        在距離這座宮殿還有幾百米的時候,林子衿便輕輕一揮手,她的面色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因為在這里,她感受到一股很特別的氣場。

        這在修煉鳳凰古經之前,她是完全感受不到的。

        姬彩衣、司音和單谷的反應也都差不多。

        至于白牧野,在更遠一點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這地方的精神場域不太一樣了。

        五個人看了一眼帶路這位,帶路的人輕輕點點頭,示意他留在這里等著。

        隨后,白牧野無人悄無聲息的往那座宮殿接近過去,藏在一座假山后面。

        往宮殿那邊看去,發現里面燈火通明,但窗簾卻拉得非常嚴實。

        里面的談話聲,自然也是聽不見的。

        白牧野猶豫一下,還是使用高級智能,讓他入侵這里面的網絡系統。

        高級智能直接遇到了攔截。

        皇宮內院的防御系統,果然不是鬧著玩的。

        沒能成功,又聽不見里面的對話,白牧野微微皺眉,想了想,給秦冉冉發了一條消息過去:“你在皇宮里?我們進不去啊!”

        這只是一個試探。

        白牧野現在最想知道的是到底發生了什么!

        同時,他也要利用這個機會,入侵到秦冉冉的通訊器上去!

        這在平時肯定是不能這么做的,但現在是非常時期,他也顧不得那么多了。

        入侵皇宮的網絡太難了,而且肯定會被發現。

        但入侵秦冉冉的通訊器,這個真的沒什么難度。

        下一刻,秦冉冉的通訊器果然被人拿到了手里,那條消息……已被讀取!

        白牧野的高級智能,也在這一刻,成功入侵。

        鏡頭中,一個大約二十七八歲,長得很漂亮,但目光非常冰冷的女子正盯著通訊器看那條消息。

        沖著另一邊冷冷說道:“你求救倒是挺快?”

        畫面看不見,但白牧野卻聽見秦冉冉的聲音:“你怕了?”

        “我怕什么?這次我們是光明正大來的!倒是你,秦公主,該怕的人是你才對!”女子冷笑著說道:“輪身份,你還是我的表妹呢!”

        “呸!”

        白牧野的微型耳機當中傳來秦冉冉憤怒的聲音:“誰是你表妹?你們這群神族雜碎!”

        “你可別這么說,不然你母親,我那小姨她成什么了?”女子輕笑道:“其實你也沒必要這么緊張,我們這次過來,對你真的沒什么惡意。我來找你呢,也只是希望你能好好考慮一下,回歸神族!”

        “做夢!”秦冉冉冷冷回應。

        女子點點頭:“嗯,我也看出來了,你從小受人類的教育,早已經被洗腦了,對神族也沒有半點情感可言,這點,你倒是跟你母親,我那小姨非常像呢。”

        秦冉冉那邊沉默了一下,問道:“我媽現在在哪?”

        “呦,好妹妹,你是在關心你媽媽嗎?”女子說著,隨手將通訊器關掉,扔在一旁。

        雖然關掉,但依然被白牧野身上的高級智能控制著,所以依舊可以聽見他們的對話。

        畫面也有,只是已經看不見房間里的景象。

        秦冉冉不做聲。

        那女子道:“你母親,身犯重罪,不過呢,因為身份地位的原因,也因為家丑不可外揚,所以她一直被軟禁著,倒也沒受什么苦。不過,你如果想見她,怕是沒那么容易。”

        “總有一天,我會見到她的!”秦冉冉道。

        “其實很簡單呀,只要你回歸,什么事情都好談嘛。”女子笑呵呵的說著。

        其他幾個人都聽不到里面的對話,紛紛看向白牧野。

        白牧野卻輕輕松了口氣。

        他多少有點明白了。

        也有些明白剛剛禮堂那邊發生了什么。

        神族,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