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51章 林哥威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51章 林哥威武字體大小: A+
     
        李英瞬間差點笑場,強行板住臉,輕咳了一聲,看著少女公主道:“不許說臟話!”

        少女撇撇嘴,差點禿嚕嘴說出一句太子哥哥私下里不也天天說?

        不過立即想到太子哥哥已經成了皇帝哥哥,母后告誡過,不能再像從前那樣隨意開玩笑了。

        那邊的青年卻是一臉尷尬,眼眸深處閃過一絲不愉。

        能夠出現在皇帝身邊的,自然不可能是普通人,這青年背后家族在祖龍也是頂級豪門。

        關鍵這少女公主,十有八九會成為他的未婚妻子!

        只要這門親事定了,他就將成為祖龍帝國的駙馬爺。

        可這少女卻是白牧野的死忠粉絲,據說還是白家軍里面的一個高層。

        白牧野長相普通也就罷了,粉就粉,也沒什么大不了。

        可偏偏的,白牧野長的太帥了!

        帥到可以讓任何一個雄性生物感受到危險的地步。

        縱觀白家軍的組成也能看出來——奶奶粉、大媽粉、阿姨粉、御姐粉、少女粉、蘿莉粉……

        幾乎就是老少通吃的節奏!

        尤其白牧野的身份地位還不低,跟剛登基的皇帝曾經做過一段時間的隊友。

        無甚功績,卻被封侯。

        根據一些小道流傳出來的消息,說皇帝跟白牧野在一起的時候,一口一個老大的叫著,在白牧野面前簡直就是一個小跟班!

        如果這消息是真的,那么一旦自己中意的小公主看上白牧野,說不定這門婚事就要生出許多波瀾。

        雖說白牧野身邊已有女朋友,可那重要嗎?

        公主看上的男人,難道還能逃脫不成?

        就算這些事都是他胡思亂想,可看著自己喜歡的女人瘋狂喜歡另一個男人,這種感覺還是很讓人不爽的。

        所以他才嘴欠,忍不住說了那句話。

        結果沒想到,不但幾個公主,就連皇上都有些不高興了。

        青年心中大為光火,但臉上卻露出委屈又有些尷尬的笑容:“對不起,對不起,我說錯話了。”

        殺人不過頭點地,我都道歉了,你們應該安慰我了吧?

        沒想到的是,少女公主看著李英,一臉認真的道:“哥,我不要嫁他!”

        臥槽!

        那青年頓時有點懵了。

        心說至于嗎?

        多大點事兒啊?

        他一臉緊張的看向李英那邊。

        期待著皇帝陛下能夠穩重一些,說出一句讓他安心的話來。

        沒想到卻聽見一句讓他崩潰的話。

        “哦?誰要把你嫁給他?你自己的婚事,自己做主,咱們祖龍又不搞聯姻那一套,嫁人還是要嫁給自己喜歡的。如果不喜歡,那就算了吧。”李英皺著眉頭道。

        那青年他原本就不怎么喜歡,比自己妹妹大那么多,而且之前的名聲也不怎么樣。

        之前他是太子,對很多事情不能輕易發表意見,但現在不一樣了,現在他的話,就是圣旨!

        祖龍又沒有和親這回事兒,那為什么不能讓自己妹妹嫁一個她喜歡的人呢?

        他這句話,對那青年來說,如同晴天霹靂一般。

        他嘴唇微張,吶吶道:“皇……皇上,這……”

        李英看他一眼,表情平淡的道:“我不清楚之前誰允諾過你什么,但想要娶走朕的妹妹,拿心來換。別的,可不行。”

        完了!

        青年眼前一黑,差點栽倒在那。

        做夢也想不到隨口說出來的一句話,居然把媳婦給說沒了。

        白牧野……老子恨你!

        小白也想不到,自己這樣就背鍋了。

        不過即便知道,他也不會在意,男婚女嫁,本就應該跟喜歡的人在一起。

        即便是聯姻,那也要相互看對眼不是?

        賽場上。

        滄海帝國這邊的四個人,盾戰、弓箭手、劍客和符篆師聚集在一起,眼神中帶著一股強烈的戰意。

        他們的隊長,皇子皮特輸掉了那場單挑賽,現在輪到他們打團隊賽,說什么也不能再輸給對方。

        不然真的沒臉回國了。

        雖然祖龍跟滄海兩國之間走的稍微近一些,但國與國之間,哪有什么真正的友誼?

        如果能在祖龍新皇登基第一天的晚宴上,擊敗祖龍的最強高中隊伍,對他們來說,也絕對算是相當大的一種榮耀了。

        再看符龍戰隊這邊。

        單谷登場之后,第一時間觀察了一下地形,然后從身上取出一張弓。

        很多人看見那張弓,都忍不住皺起眉頭來。

        因為那張弓,著實有點破。

        看上去就像是普通獵人打普通獵物用的,而且還是用了幾十上百年那種。

        品相太差勁!

        再看姬彩衣,進來之后,像是有點沒睡醒似的,居然還揉了揉眼睛。

        身為一個刺客,竟然一點都不緊張?

        司音還算認真,手里面拎著一個巨大的錘子。

        可問題是,這樣一個超萌的小姑娘,除了能把人萌出一臉血之外,真的能打架?

        今天現場觀戰的這群人,幾乎有九成以上,對符龍是沒什么了解的。

        唯一讓眾人滿意的,應該就是林子衿了。

        兩條大長腿,身材一級棒,皮膚超級白,短發之下,一雙眼中滿是戰意。

        關鍵她手中那把大刀,給她加分很多。

        雙方隨機出來的地形,是一片山地。

        此刻符龍戰隊這邊是在一片群山的山脊上,而滄海帝國那邊的四個人,則是在距離他們幾公里外的另一座山的山巔。

        按照視野來說,滄海帝國那邊要更占優勢一些。

        林子衿看了一眼姬彩衣:“你困了?”

        “嗯,昨天晚上追劇追太晚,今天又一天沒得閑,有點困了。”姬彩衣回答道。

        觀看比賽的那些人全都滿頭黑線。

        漂亮的刺客妹妹,你能清醒一點嗎?

        馬上就要戰斗了好不好?

        不過滄海使節團中的那些人,倒是興高采烈。

        “哈哈,這種狀態也敢上來打比賽?”

        “不打也不行啊,符龍戰隊沒人啊!”

        “是啊,算上他們的皇上,一共才六個人,還真是可憐呢。”

        “這么看的話,團戰我們可以輕松取勝了。”

        “呵呵,就算那白牧野登臺,也毫無意義了。”

        神圣帝國的使節團中,倒是一片安靜。

        他們的冠軍隊伍都沒影了,如今只能看著人家表演。

        對他們來說,無論誰輸誰贏,都是無所謂的。

        當然,如果可以的話,他們還是希望看見祖龍帝國丟個大臉的。

        畢竟這是祖龍皇帝登基的第一天。

        所以即便剛剛滄海的那位皮特皇子刺了他們的皇子關長生一句,他們依然希望祖龍輸掉比賽。

        對,這就是大局觀。

        不過神圣帝國這位神秘的皇子關長生卻一臉安靜的看著全息投影下的比賽場,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他始終有種感覺,符龍的白牧野,似乎比他更強!

        可這不能夠啊!

        那白牧野今年才二十歲,古往今來,就沒聽過有二十歲的年輕符篆宗師。

        剛剛那場單挑戰斗,關長生就看得很仔細,他發現白牧野其實并沒有使用太過高級的符篆,最高也就宗師級。但他的戰力卻太厲害了,除此之外,符篆的品質也絕對特別高!

        不然真的不可能防住皮特皇子的攻擊。

        那位皮特皇子,不簡單啊!

        這次排兵布陣,也顯示出了強大的軍事素養。

        反觀符龍這邊的排兵布陣,就太隨意了。

        好吧,他們也是沒辦法。

        嗯,希望符龍輸掉這場比賽。

        關長生心里面想著。

        賽場上,符龍戰隊這邊幾個人還在那聊天。

        林子衿:“要不……你就在這靠著樹睡一會?”

        單谷:“是啊彩衣,女生熬夜對皮膚不好,還是要補一覺的。”

        司音:“你睡吧,有我們呢。”

        所有人:“……”

        瘋了!

        在比賽場上睡覺?

        你們得多藐視對手啊?

        看著那幾個人一臉真誠的表情,觀眾們差點就信了。

        滄海帝國這邊的使節團眾人臉上都露出憤怒之色。

        “這個真的有點過分了!”

        “太過分了!”

        “希望一會他們還能笑得出來。”

        賽場上登場那兩男兩女,四人組成團,緩緩朝著林子衿他們這邊推進過來。

        林子衿看了一眼單谷。

        單谷想了想:“我干掉一個行吧?”

        林子衿:“好吧,剩下的留給我。”

        司音:“那我呢?”

        林子衿迅速出手,摸了下司音的腦袋:“你看著你彩衣姐睡覺,別有蚊子什么的過來咬她,虛擬世界里被咬一口也不舒服。”

        噗嗤!

        李英身邊的少女公主再也忍不住,直接笑出聲來。

        還好這看臺足夠大,她的笑聲傳不到滄海使節團那邊。

        但這舉動還是有點不禮貌了。

        可她已經忍不住了。

        其實李英早就忍不住了,憋得很辛苦。

        身為帝國皇帝,真是不容易啊!

        滄海使節團的成員,一個個臉色都如同鍋底漆一般,特別黑。

        就在這時,看臺上猛的傳來一聲驚呼。

        嗡!

        一陣喧嘩聲音爆發出來。

        再看賽場上,對方走在最前面的盾戰……已經掛了!

        “怎么回事?”

        “發生了什么?”

        “天吶……這是妖術嗎?”

        “那么遠的距離,他怎么做到的?”

        “那弓箭手是大宗師?”

        這時候,剛剛的鏡頭在分屏之上被重放,同時放慢很多倍。

        人們這才看清楚,單谷看起來特別隨意,隨手就是一箭射出去。

        那么遠的距離,別說觀眾了,就連場上的對手都沒想到單谷會在距離還有四五百米的時候出手。

        那么遠的距離,就算是宗師,也很難給同境界的對手造成什么傷害。

        尤其單谷的目標還是盾戰,對方只需要隨手一揮手中盾牌,就可以將射來的箭磕飛。

        實際上,那名盾戰也正是這么做的。

        在慢放之下,所有人都能看見那名滄海帝國的年輕盾戰揮動手中盾牌時,臉上那種不屑的表情。

        仿佛在說:垃圾,這么遠也敢把箭射過來,腦子有病吧?

        結果,單谷那支箭,輕而易舉穿透了他手中的盾牌,然后射在他腦門上,將他腦袋都射了個對穿!

        太狠了!

        弓箭手也可以如此兇殘霸道嗎?

        看清楚慢放鏡頭之后,虛擬世界的觀眾席上,忍不住傳來一陣歡呼聲。

        雖然整體人數并不多,但這歡呼聲卻一點都不小。

        而且基本上,都來自于那些坐在后排的年輕人——來自祖龍帝國各大頂級權貴家族的年輕人們。

        他們才不管那么多,自己人干掉對方一個,當然要歡呼了!

        單谷干掉一個之后,有些遺憾的看了一眼林子衿。

        林子衿微微搖搖頭。

        單谷嘆了口氣:“好吧,但下次再有這種機會,我要兩個!”

        觀眾:???

        林子衿看著他:“你明明沒有那么好戰的!”

        “可我喜歡裝啊!”單谷一臉真誠的道。

        頂級權貴觀眾:你們究竟在交流什么?是我們老了落伍了嗎?

        這時候,對方剩下那三人簡直成了驚弓之鳥。

        符篆師飛快的往身邊兩個同伴,包括自己在內直接刷了三張防御符,然后就是其他各種符篆。

        而此時,滄海帝國這邊因為折損一人,另一個補位的刺客已經進來了。

        但他卻沒有追趕大部隊,而是在進來的第一時間,身形一閃就消失在原地。

        看上去是想要暗中單獨行動了。

        林子衿拎著大刀看著幾百米外越來越近的三個對手,極美的眸子里,有強烈的戰意閃過。

        轟!

        她身形凌空而起,居高臨下,直接向著那三人撲去。

        “噢,天吶!太帥了!”

        “林哥霸氣!”場館中有頂級權貴家的子弟忍不住心中激蕩。

        “林哥……”坐在皇帝身邊的少女公主剛喊出兩個字,頓時被身邊年長的公主狠狠瞪了一眼,后面兩個字咽了回去。

        那表情也特別萌,一臉怨念,還有點委屈。

        在一些老成持重的人眼中,林子衿這種舉動,雖然看著威風,但卻太不理智了!

        對方還有弓箭手呢,你就敢這樣跳起來撲向對方,這不是明擺著要給對方當靶子嗎?

        滄海那邊的弓箭手,也完全沒有放過這種好機會的意思。

        嗖嗖嗖……!

        一瞬間就是幾十支箭接連射向林子衿,大有不把她射成刺猬不罷休的架勢。

        林子衿手中大刀舞動,斬向那些射來的箭,竟然將那些箭全部擊飛!

        也不知是不是錯覺,很多人都覺得林子衿在這一刻,特別像是一只橫擊九天的鳳凰!

        擊飛那些射來的箭,林子衿也已經撲到那三人面前。

        對方那名劍客,手中長劍直接刺向林子衿。

        哐!

        一聲巨響,這名劍客連人帶劍,被林子衿一刀兩斷。

        化成點點光雨,消散在空氣中。

        接著,那名弓箭手接連后退之后,再次有連珠箭射向林子衿。

        那名符篆師也將攻擊型符篆打過來。

        林子衿身形一閃,如同一個刺客,敏捷得令人懷疑人生。

        直接出現在那符篆師面前,大刀一掃。

        這名身上綻放著防御符光芒的符篆師,根本沒有逃掉的機會,像剛剛那個劍客一樣,身上防御符根本沒用,直接被林子衿給剁了。

        就在這時,一道幽靈般的身影,突然出現在林子衿身邊。

        已經退出很遠的弓箭手,又是接連幾支箭射過來。

        林子衿的身子,以一種超越人體極限的角度,輕輕一扭,直接避開那刺客的刺殺,然后將手中大刀狠狠拋飛出去!

        射向那名弓箭手!

        大刀飛在空氣中,將射過來的幾支箭擊飛,下一刻,直接將那名弓箭手釘在地上。

        如果這是在現實中,那名弓箭手整個胸膛怕是都得消失。

        嘭!

        沒有了武器的林子衿身姿無比瀟灑,狠狠一拳砸在空氣中的某處。

        下一刻,那地方有人踉蹌著噴血飛出。

        林子衿毫不猶豫的跟上去,抬起那條大長腿,狠狠一腳……

        咔嚓!

        幾乎所有觀眾全都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林子衿這一腳下去,直接將那刺客的胸骨踹得粉碎。

        當場就死了。

        一挑四!

        就連補位進來的此刻,也沒能逃過林子衿的擊殺!

        整個過程,不到三十秒。

        觀眾席上,一片死寂!

        就連祖龍帝國這邊的頂級權貴,在這一刻,也全都呆住了。

        坐在前排的那位身為白家軍高管的小公主,得意的看了一眼身邊的姐姐。

        李英看得極為專注,看似平靜的外表下,內心深處早已經是熱血沸騰。

        要是能跟他們一起站在場上,該多好啊!

        接受萬眾歡呼的感覺,確實非常棒啊!

        最后一個上場的皮特,這會兒整個人都是崩潰的。

        他來到祖龍帝國之后,不是沒了解過符龍這支隊伍,也不是不知道林子衿擁有相當強悍的戰力,甚至有隊伍自爆,林子衿曾經一挑六過。

        他還專門看過那視頻,但卻覺得還是林子衿的對手太弱了!

        如果換做是他的隊伍,林子衿根本不可能打出那種逆天的戰績來。

        畢竟他的盾戰、弓箭手、刺客、劍客全都達到高級宗師境界了啊!

        符篆師雖然弱一點,但也是一個相當全面的小全系高級符篆師啊!

        話說這么年輕的符篆師,只差一步就踏入宗師境界,已經是相當了不得了吧?

        白牧野被吹噓得那么厲害,不也就是一個高級嗎?

        嗖!

        一支箭,順著單谷那張破弓射出。

        目標正是最后一個進來的滄海帝國皇子皮特!

        單谷終于還是沒忍住,沒把這個人留給林子衿。

        眼看著那個最后上場的皇子有點走神,身為一個弓箭手,怎么能放過這種機會?

        但皮特的一身實力還真的是很強,危急關頭,他揚起手中小圓盾,狠狠砸向單谷射來那支箭。

        哐!

        小圓盾瞬間爆碎!

        但皮特卻也因此逃過一劫,身子就地一滾,藏進了一個死角。

        單谷沒有攻擊視野了。

        這邊姬彩衣躺在一棵大樹的樹枝上睡覺,司音坐在她旁邊,手里捏著一片樹葉,百無聊賴的一點一點往下揪。

        這一幕當真是看得人無語。

        可任何嘲諷的話語,在此時此刻,都沒辦法說出口了。

        人家只需要兩個人,就把對手打的人仰馬翻,甚至那弓箭手不出手,僅憑長腿超美的女神林子衿一個……也夠了吧?

        賽場上,林子衿回頭瞪了一眼遠處的單谷,沖他擺擺手,示意他滾蛋。

        然后走到剛剛弓箭手掛掉那里,撿回自己的大刀。

        這一幕,再次讓一群頂級權貴看得目瞪口呆。

        我們祖龍帝國,如今都已經這么強大了嗎?

        已經到了這種段位了?

        林子衿沖著藏在死角的皮特皇子道:“喂,你出來,咱倆打,弓箭手不會干預了。”

        皮特:“……”

        這特么還是打團戰嗎?

        他倒是不懷疑對方的話,都已經打到這地步了,對方那個超萌的小姑娘跟女刺客連面都沒露,再加上還有一個白牧野連登場機會都沒有……對方還有必要騙他嗎?

        皮特心中簡直后悔到極致。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他緩緩從藏身之地走出來,小圓盾碎了,他沒有拿出新的,而是兩只手握著巨大騎士劍劍柄,一臉認真的看著林子衿道:“我承認,之前小看了你們。”

        林子衿點點頭:“哦。”

        皮特咬牙道:“不過,我是永遠都不會……”

        林子衿掄起手中門板似的大刀,猛的就是一擊。

        皮特話都沒能說完,下意識掄起手中騎士劍。

        轟!

        一股純粹的能量,在兩人之間爆發開來。

        皮特也是賊的很,他示敵以弱,就是想著關鍵時刻給林子衿致命一擊。

        他不相信憑借他大宗師的境界,還能打不過林子衿這個小姑娘?

        林子衿只用了高級宗師的境界,連巔峰宗師的實力都沒拿出來。

        皮特手中那把大劍真是好東西,沒斷,但他的人,卻被林子衿這一刀,硬生生從地面,給砸進了大地中。

        只剩下半截腦袋。

        所有人,全都傻眼了。

        這特么的……真的是兩支帝國高中冠軍隊伍在較量?

        不是大人欺負小孩兒?

        觀眾席上,沉寂了一秒鐘之后,猛然間爆發出一片驚天動地的歡呼。

        這一次,就連那些頂級權貴中的老家伙們,也終于控制不住自己那顆澎湃躁動的心了——

        “林哥!”一群年輕人狂吼。

        老家伙們都顧不得羞恥,也跟著大聲吼著:“林哥!”

        “威武!”那群年輕人在咆哮。

        老家伙們也徹底忘形了:“威武!”

        之前坐在公主們身邊那青年失魂落魄的坐在那,嘴角抽搐著,瞥了一眼興奮無比,大喊林哥的小公主,然后轉過頭,雙目無神的看著賽場上那美艷無雙的長腿妹子。

        喃喃道:“就算沒有那姓白的,我特么連一個女人……也都爭不過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
    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