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48章 新皇登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48章 新皇登基字體大小: A+
     
        回到莊園之后,五個人聚在一起。

        單谷迫不及待的問道:“怎么樣怎么樣?進了王府之后到底又都發生了什么?”

        白牧野說了在王府的經歷之后,單谷忍不住嘖嘖稱奇起來,道:“他都那樣提醒懷王了,看來那那群有封地的王爺,恐怕真的是要搞事情了。”

        白牧野點點頭:“楚王意外倒臺,其實就已經可能是打亂了齊王他們的部署,讓他們削藩的心思提前暴露出來,這群王爺只要腦子沒問題,就一定會想著要反抗。”

        彩衣點點頭:“是啊,畢竟剛剛擁有封地沒多久,就要被削藩,恐怕沒人能接受這種結局。”

        林子衿道:“說到底,這件事還不是齊王自己惹出來的禍?”

        “算了,這件事和我們沒那么大關系,有齊王這個高個的在那扛著,不需要我們操心太多。”單谷說道。

        “太子那里,我倒是有些擔心。”白牧野輕聲嘆息。

        “沒事兒,皇宮大內,也不是沒有高手的。老皇帝雖然走了,但他強行續命那么久,不可能一點后手都不給太子留。”林子衿說道。

        其實這件事情,跟小白他們這群人真的沒什么關系。

        楚王也好,懷王也好,從根本上來說,都算是意外。

        如果不是主動招惹到小白頭上,小白怎么可能跟他們對上?

        跟太子私交再好,小白也不可能吃飽了撐的參與到國事當中去。

        因為這些,本就不是他喜歡的。

        不然哪里還有老劉什么事兒?

        彩衣忍不住在一旁吐槽:“所以說,小白你身上這氣運,也真是神奇,好事兒是不少,但這主動找上門來的禍事,也同樣很多啊!”

        單谷道:“只要最終的結果,沒有傷害到我們,那就是好事。”

        司音在一旁聽得有些頭大,覺得這些事情簡直太令人傷神了,她有點想大青了,主要是想摸大青的頭。

        接下來的幾天里,網絡上關于懷王派人行刺小白的事情依然被討論得很熱烈。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漸漸對另一件事開始期待起來。

        太子登基!

        這才是真正一等一的大事。

        登基前夜。

        皇城內。

        多處地方,突然間有強大氣息沖天!

        有超強武者在戰斗!

        戰斗很快波及到很多區域。

        所有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而此時此刻,各國使節也早已經來到這里。

        同時伴隨著的,是各國的密探,都瘋狂的往皇城方向涌去。

        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新皇登基前最后一個深夜。

        一份公告,十分突兀的從祖龍帝國辦公廳發出。

        “懷王、魯王、越王、燕王四位親王,連同十位郡王密謀叛亂。被發現之后,負隅頑抗,懷王當場被擒,魯王反抗被殺,越王和燕王畏罪自殺,十位郡王當中,有七位被生擒,三位反抗被殺!”

        這消息一出,天下震驚!

        與之相比,之前白牧野跟懷王的沖突,根本算不上什么了。

        甚至就連太子明天登基的新聞,都被這可怕消息給壓下去了。

        別說祖龍帝國,就連另外兩大帝國的人也全都被驚呆了。

        祖龍帝國到底發生了什么?

        那些親王真的是叛亂?

        不是被誘到帝星一網打盡?

        他們瘋了嗎會在這種時候造反?

        整件事的水簡直深到不可測地步!

        但整個祖龍帝國,卻并未因此人心惶惶。

        因為齊王和太子這邊的動作,實在太快了!

        快而且狠!

        這些親王和郡王的封地上,他們那群手下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就被突然間出現的超級強者和大股部隊給鎮壓了!

        甚至沒人知道那群人到底什么時候埋伏在那里的!

        作亂?

        不存在的。

        軍神李彧出手,哪里會給別人喘息的機會?

        齊王也在多年之后,終于再一次展露出自己超強的軍事能力和狠辣無比的鐵腕!

        皇宮的地牢里面,懷王整個人如傻如癡,雖然被五花大綁,面上又血跡斑斑,但整個人像是毫無知覺一般。

        被擒的那七位郡王,也大抵都是這種表情。

        李彧進了地牢,里面八位王爺的眼神瞬間全都落到他身上。

        “為什么?”懷王幾乎瞬間就從如癡如傻的狀態中回魂,一雙眼死死盯著齊王,“為什么會這樣?你究竟什么時候知道的?”

        齊王同樣冷冷盯著他,和其他人。

        “問我為什么?”

        “我還想問你為什么!”

        “那天我有沒有接連提醒你收手?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跟你說,收手吧!收手吧!”

        “你以為我說的是白牧野和林子衿?那兩個小家伙,你要真能把他們給弄死,算你本事!”

        “說不定本王還會佩服你能耐!”

        “可你聽我話了嗎?”

        懷王聲音嘶啞,不敢置信的看著齊王:“所以你當時提醒我,是讓我在這件事情上收手?”

        齊王冷哼一聲:“你真以為人家手里沒證據?你為了收買海城伯,派人刺殺白牧野跟林子衿,你真以為他們什么都不知道?”

        “這不可能,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懷王一臉激動,一雙眼都快要瞪出來那種,看著齊王,“我們的密謀,他們怎么可能會知道?”

        齊王聳聳肩:“你問我,我問誰去?他們知道的事情多了。”

        懷王:“……”

        剩下那七名郡王,尤其是飛仙郡王心中充滿悔恨。

        之前他還讓郡王府世子去試探過白牧野,如今想來,他就像天字第一號的大傻瓜。

        人家心里面指不定怎么嘲笑他們這群白癡王爺呢。

        齊王一臉痛心的看著這群人:“我知道削藩會讓你們當中的人生出反抗之心,但我沒想到,四大親王,十大郡王,嘿,真是厲害,你們竟然這么多人聯合在一起……就只有三個郡王沒參與但也知道你們的心思,哈哈,哈哈哈!我們李氏皇族骨子里的血液,還真是剛啊!”

        “還不是都怪你!”懷王一臉激動的咆哮起來,聲音嘶啞,表情猙獰,怒吼著:“若不是你,我們怎么可能淪落到今天這地步?”

        “怪我?”齊王呵呵冷笑起來,“就憑你們這群垃圾?跳梁小丑一般!還想造反?你們也真敢想!當年我推動分封,目的不過是為了讓我那皇兄知道,我有這能力!至于分封之后的利益,哈哈哈,你們真覺得我一個一心武道的人會在乎這個?還有,當年我能將這件事推動起來,今天我就能一只手把你們按在這塵埃里!”

        “你們當自己是什么?天潢貴胄?就你們最聰明,人中最優秀?多天真吶!”

        “為了做戲,一個個還敢光明正大的跑到帝星這里來。是不是覺得你們的那群手下,都特別厲害?一定可以在最短時間內實施斬首行動?想在登基慶典上動手?”

        “你們以為孤……是聾子是瞎子嗎?”

        “你們以為我這準帝境界是大白菜?”

        “你們覺得宮中那些供奉都是擺設?”

        “無知不是錯,可無知到你們這種自尋死路的地步,我也只能道一聲佩服。”

        懷王死死瞪著齊王,如果眼神能殺人,齊王恐怕早已經死了千百次。

        他咬著牙道:“怪就怪我不夠狡猾,白牧野跟林子衿那兩個賤民,竟然配合你演戲,騙過了本王……”

        “配合我演戲?白牧野那混賬東西分明就是想讓本王給他擦屁股!他不想往死里得罪皇族,想把這鍋甩到本王身上!你們知道個屁?他背后的家族,別說你一個親王,就算是本王都不想去招惹!”

        齊王罵了一句之后,重重嘆息一聲,目光從這群人身上一一掠過。

        “說實話,本王不想這樣。”

        “分封是本王跟皇兄之間的游戲,但你們……或是你們的父輩,都當真了。”

        “這是本王的錯。”

        “所以本王曾想過,若你們乖巧懂事知進退,定許你們一世富貴。削藩之后,也自會對你們進行補償。至少你們在場這些人,包括死去那些,拿一個世襲罔替的****是沒什么問題的。”

        “可惜,你們太貪了。”

        “這人間榮華,你們都已享盡,為什么還偏偏想要更多?”

        “是不是非要把這帝國拆散,變成你們的諸侯國才會滿意?”

        這時候,一名老郡王嘶啞著聲音開口了:“變成諸侯國,下一步就是相互征伐、吞并,誰不想成為高高在上的皇帝?李彧,你不想嗎?”

        這名老郡王的輩分很高,比齊王還要高一輩。

        齊王看他一眼,笑著搖頭:“王叔,說真的,我不想!或許,我曾經想過,但現在不想了。一旦這帝國變成一個個的諸侯國,你當神圣和滄海兩大帝國是擺設?這次是我們的反應足夠快,準備也足夠充足,才能在最短時間,將你們造成這場叛亂死死壓制住。”

        “以至于那兩大帝國那邊,根本就沒能反應過來!你們明白嗎?”

        “如果太子登基受阻,我們需要大量時間平叛,另外那兩大帝國,你們覺得他們真的是吃素的大象?他們都是食人的老虎!是豺狼!是專門搶人獵物鬣狗!”

        “就你們這點智商,深宮大院呆久了的人,終日沉迷于享受,還想玩諸侯國相互吞并這種事兒……你們配嗎?”

        那老郡王慘笑道:“成者王侯敗者寇,李彧,沒什么好說的,給我們一個痛快吧,但罪不及妻兒……”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齊王看了一眼那老郡王,“同室操戈,是你們先選的!”

        老郡王先是死死盯著齊王,目眥欲裂,良久長嘆一聲,點點頭:“對,我們選的,我認。”

        “太子明天登基,不宜血腥……”齊王說道。

        懷王等人忍不住瞬間抬起頭,一臉希冀的看著他。

        “所以,所有事情,都止步今晚吧。”齊王道。

        一群人瞬間露出絕望之色。

        “你們各自的家人,直系斬立決,旁支流放資源星球。”齊王臉色平靜的看著這群人,“至于你們,一杯毒酒,都安心去吧。”

        說著,也不愿多說什么,轉身離開。

        “李彧!你不得好死!”懷王終于徹底崩潰了,沖著齊王背影瘋狂咆哮道:“我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齊王腳步頓了一下,沒停留,也沒回頭,淡淡說道:“你看不到。”

        登基前夜,血流成河。

        但齊王處理得太快,準備太充足,手段也太狠。

        所有親王和郡王的封地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就已被鎮壓。

        所有這個夜晚,除了一開始傳出一些動靜,以及深夜那份震驚天下的公告之外,沒有再生出任何波瀾。

        相信這一夜之后,鐵血攝政王的名聲,必將再次傳遍天下。

        凌晨三點。

        皇帝書房的木椅上,李英和齊王兩人相對而坐。

        太子李英精神抖擻,穿著一身常服,看著齊王,說道:“王叔,謝謝您!”

        “不用謝我,禍是我惹出來的,自然要我來平。若實在想要謝我,就成長的再快一點,盡早讓我卸掉這攝政王的擔子,我累了,也倦了,想去追尋我的帝路。”

        李英看著齊王,忽然笑道:“其實我也希望王叔早點可以去追求自己的事情呢,這樣我心里面也能輕松很多。”

        齊王笑笑:“你這小子,倒是坦誠,過去倒有些小看了你。單憑這一點,你就比你那三弟強很多。”

        李英臉上露出一絲羞赧,低聲道:“侄兒還不是依靠叔叔才坐上那個位置的……”

        齊王輕聲嘆息:“那個位置,可不好坐,如今這場風波看似平息,可實際上,這一次,白家有多少人參與進去?林家有多少人參與進去?這些你都是知道的。但這些人,現在卻動不得!”

        “白家有一尊女帝坐鎮,林家……同樣是帝國基石,所以英兒,別看你坐上皇位這件事已經板上釘釘,可這未來,依然任重而道遠啊!”

        李英點點頭:“我明白的。”

        “白牧野那是一只純粹的小狐貍,本王也好,還是你父皇也好,都不怕這些親王郡王們作亂,但卻怕他啊!”齊王輕輕嘆息,鬢間白發看上去尤為顯眼。

        這位曾經的帝國青年軍神,也被這無休無止的政務折磨得疲態盡顯。

        李英看著齊王:“王叔,我始終不明白,為什么你們如此忌憚小白?他就算天賦再強,修為再高,可終究也只是一個跟我一樣的少年啊?而且我了解他,他真不是那種野心勃勃之人……”

        李英說著,站起身,給齊王添了一杯茶:“如今還有幾個時辰,我就要坐到那位置上,王叔難道還不能給我交個實底嗎?”

        齊王笑笑,端起這杯茶,輕輕喝了一口,笑了笑:“你父皇給我倒過茶,如今你這即將成為皇帝的人,也給我倒茶,這種殊榮,整個帝國,怕是只有我一個。”

        李英笑道:“王叔喜歡,侄兒永遠給您倒茶。”

        齊王不置可否,然后輕聲道:“有些事情,也的確需要跟你交代一下了,我們之所以忌憚白牧野,是因為……”

        聽過之后,李英眼神中并未出現什么忌憚的表情,反倒笑道:“就這?”

        齊王看他一眼:“很多事情你都不懂,以后等你什么時候接觸到,你才會明白。”

        李英想了想,道:“或許王叔說的有道理,不過我相信他。你跟我父皇一樣,都說人不可盡信,尤其身為帝王,更不能輕信別人。道理我懂了,我也不會輕信別人,但我卻相信小白不會那么做。即便他真有那個能力,也不會那么做的。”

        “希望如此吧。”齊王看著他,“但我還是要啰嗦一句,王叔老了,也想去追尋自己的道,所以不能一直在身邊護著你。那白牧野,你可以信任,也可以重用,但有一點,你一定要記住,讓他遠離朝政!”

        “這個,應該不需要我說什么,就算我求他,他也不會管這些事兒的。”李英說道。

        “好,記住王叔今天的話。”齊王說著,緩緩起身,“盛典即將開始,忘掉今晚這一切,好好做好你的帝國皇帝!”

        他的話看似矛盾,但李英卻聽懂了,沖著齊王,深施一禮。

        “哦對了,回頭,把林白兩家參與此事者的名單,給他一份。”

        走到門口的齊王,頓足說道。

        “這是……”

        “他若回頭管了,便是真當你是兄弟。”齊王淡淡道:“若不管,便說明家族在他心中更重要,而不是是非。”

        “他管了如何,不管如何?”李英問道。

        “管了無需我多說,不管,你就當賣他一個人情吧。”

        齊王說完,走了。

        大年初一,凌晨五點半。

        吉時!

        帝國太子李英,登基大典,正式開始!

        巍峨雄壯的皇宮里面,無數臺全息攝像機已經開啟。

        面對祖龍帝國、神圣帝國、滄海帝國同步直播!

        不管昨天夜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但今天這場慶典,卻充滿祥和氣息。

        太子李英,身著盛裝,頭戴冠冕,出現在滿朝文武面前。

        攝政王李彧,親自主持這場加冕儀式!

        帝國首相孫彥,帶著百官,坐在最前方左側陣營當中。

        武將陣營在右側,一群肩上將星閃爍的將軍身形筆直的端坐在那里。

        那些人,才是整個祖龍帝國的真正底蘊所在!

        皇帝近衛的三大軍團并未歸來,但此時此刻,肯定也都在關注著這場加冕儀式。

        另外兩大帝國的大量使節,在文武百官陣營后面。

        這群人一個個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心情卻復雜得要死。

        多好的機會啊!

        一個能將整個祖龍帝國拆散的機會,就這樣被他們完美的給錯過了。

        他們當中甚至有人已經提前得知新皇加冕的儀式上,那群親王和郡王會起事,甚至已經在暗中推波助瀾……

        可誰都沒能想到,向來以剛愎自用、神經病著稱的齊王,竟然化身老狐貍和猛虎,在登基前夜,將這件事徹底鎮壓下去。

        很多人也都注意到,在這件事情當中,還存在著一個看上去挺不起眼的人——白牧野!

        就是這個年輕人,楚王因為他徹底倒臺,懷王也因為他被人抓到馬腳。

        有些事情,發生之前是秘密,但發生了之后……就不再是秘密了。

        懷王因為海城伯兒子的事情,派人刺殺白牧野,結果被白牧野強力反擊,然后又配合齊王演了一場大戲,徹底騙過了懷王,也騙過了其他那些親王。

        不然的話,就算齊王依然可以鎮壓他們,但會不會那么順利,真的不太好說。

        那個姓白的小子有毒!

        很多人心里想著,忍不住往一旁的嘉賓席位看過去。

        在嘉賓席的中間,不算太顯眼的地方,那個不知不覺間影響了帝國走向的年輕人,正一臉認真的目視前方,那張極為英俊的臉上,還帶著一抹開心的笑意。

        若不是知情者,誰敢相信這樣一個年輕人,竟在不知不覺間,做了那么多事情?

        回頭一定得多多留意這人!

        白牧野跟林子衿、姬彩衣、司音和單谷這些人原本在嘉賓觀禮席上的位置并不突出。

        這樣一個古老的帝國,有資格前來觀禮的人多了去了,無論年齡還是資歷,這幾個年輕人正常情況下都不應該坐在這里。

        所以即便他們坐在中間,但依然非常扎眼。

        因為身邊那些人,幾乎隨便哪個,都沒有小于五十歲的。

        關鍵白牧野長得也太帥。

        不管坐在哪,他所在的地方,都是中心。

        即便是端坐在那張龍椅上的李英,透過大殿敞開的門,望向廣場,也能一眼看見小白。

        齊王還在致詞,現場正在直播,氣氛莊嚴且肅穆。

        但李英卻是忍不住,在跟白牧野眼神對視的瞬間,露出了一絲笑容。

        老大:我相信你永遠都是我最好的兄弟!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
    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