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47章 我們1起來?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47章 我們1起來?戲字體大小: A+
     
        齊王終于來了!

        白牧野帶著林子衿,拖著這一串人在懷王府鬧了這么半天,為的就是讓齊王出來給他擦屁股!

        齊王想削藩,這是明擺著的事情。

        白牧野之前已經干掉了一個楚王,如今陰差陽錯又跟懷王對上。

        雖然是懷王自己作死,可如果再由他親手把懷王掀翻,那以后李氏皇族的人得多恨他?

        怕不怕這個問題另說,但至少小白是非常不愿意看著齊王這只老狐貍隱居幕后的。

        懷王為了挖你墻角跑來殺我,你躲起來讓我跟丫頭兩人去面對?

        憑啥?

        網上再多人懷疑我,也沒什么關系,反正只要我不承認,就沒能能把這帽子硬生生扣到我頭上。

        但如果親手爆出這份證據,那可就不一樣了。

        這以后別人得怎么看我?

        這種隨便就可以窺探到別人隱私的手段,絕對會令人感覺恐懼。

        長得再帥也不行啊!

        大魔王也不能背上這種名聲。

        所以白牧野一直拖著時間,在賭齊王不敢賭。

        ——一旦我把這證據爆發出來,你們就不得不提前發動。

        既然怕我打亂你們的部署,一開始為什么不肯接過去?

        想要拉我下水,有那么容易嗎?

        他最終還是賭贏了。

        齊王終于來了。

        攝政王親臨,讓這件事瞬間變得更加轟動了!

        而此時,網絡上的白家軍,也始終在行動中。

        現場幾乎沒多少人注意到那些被串成一串的倒霉蛋,可白家軍里面卻有很多人早就盯上他們了!

        網絡是個好東西。

        人肉的力量超級強大。

        沒過多久,這群人的身份就被徹底爆出來了。

        大量的證據,已經被白家軍掌握在手中。

        他們絕對就懷王的人!

        已經實錘了。

        大家只是不清楚一件事:這群人到底為什么要去行刺小白?

        不過小白被人欺負了,這件事肯定不能忍!

        小白或許有難言之隱,始終沒有曝光手中證據,可白家軍這群人卻沒有這個顧慮。

        一個字——爆!

        于是,大量可以證明這群人的確是懷王手下的證據,在網絡上迅速傳開。

        民智開化就是這么強大,讓一切陰暗的事情,隨時都有可能被扔到陽光下暴曬。

        所以齊王是真坐不住了!

        盡管在心中狂罵小白是個混球,老子是為了自己嗎?老子也是為了你兄弟!太子不是你兄弟?

        可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因為他答應過他的哥哥。

        而太子,卻是他的親侄子!

        他不能不管!

        也不敢不管。

        不然小白這個瘋狂的混蛋,一旦真的發瘋掀了桌子,那這帝國可就熱鬧了。

        “不識大體!”

        齊王從天而降,直接出現在小白面前,虎著臉低聲呵斥了一句。

        白牧野卻笑得很開心。

        “我還是個孩子。”他說。

        齊王:“……”

        狠狠瞪了白牧野一眼之后,轉身往懷王府里面走:“給我滾進來!”

        白牧野呲牙一樂,面不改色的跟在齊王身后。

        林子衿亦步亦趨。

        圍觀的人和網絡上正在看著直播吃瓜的人瞬間集體那啥了。

        這瓜簡直香甜到無以復加啊!

        誰能想到小白竟然能把攝政王給折騰出來?

        親自下場啊!

        誰敢信這是真的?

        白家軍:我們家小白太威武了!

        正在莊園里看直播的單谷心癢癢的走來走去:“白哥太霸氣了,哎,好遺憾,為什么我不能親自參與一下?”

        姬彩衣瞥了他一眼:“行了吧,你當這是好事兒?這件事也就小白跟子衿能擔起來,我們誰上誰倒霉!”

        他們都是知情者,這件事波詭云譎,水深到令人絕望。

        小白的確是護著他們。

        王府門口,幾個人一臉為難的看著齊王。

        “怎么,你們也想攔著本王?”齊王怒視著這幾人,身上沒有任何氣息爆發出來,但他身上的氣場就足夠讓這群人兩股戰戰了。

        “不,不敢。”那位懷國大將軍低聲說道。

        “滾開!”齊王呵斥了一句,然后穿過那幾人,徑自往里面走去。

        白牧野跟林子衿跟在后面,大搖大擺的進了懷王府。

        至于外面那一串人,還有地上被廢掉的一群人,則被徹底無視了。

        這個瓜吃到現在,好像已經沒有下面的了。

        很多人都表示遺憾。

        但各種各樣的傳言,卻在網絡上迅速爆發開來。

        簡直熱鬧得令人不敢相信。

        其熱度分分鐘超越當初帝國聯賽決賽。

        懷王府內,齊王沉聲道:“李煥,你給我滾出來!”

        同是親王?

        齊王是當今懷王的王叔!

        新懷王硬著頭皮,從房間里面出來,眼圈通紅,目中含淚,對齊王一躬到底:“王叔,您可要給我做主啊!”

        “你混蛋!”齊王怒斥:“你的人為什么平白無故跑去刺殺兩個年輕人?被人打上門來卻不敢露頭,皇室的臉全都被你丟盡了!”

        懷王李煥一聽,頓時愣住。

        哎呦嘿?

        呵呵!

        哈哈!

        嘿嘿嘿!

        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真不知道嗎?

        懷王心中簡直充滿狂喜!

        齊王竟然不知道這件事的原因是什么,那么是不是……白牧野手中所謂的證據,根本就是扯淡的?

        他之所以一直表現得相對強硬,不正是因為他認為白牧野不可能有他的證據嗎?

        楚王出事之后,他們這些親王做事要比從前謹慎太多!

        密謀的時候,房間里都是沒有任何可以攝錄的設備的!

        他不相信這世上有那么可怕的駭客,難道他們密謀的時候,對方還能像個幽靈一樣進來偷聽不成?

        要有那本事,還偷聽個毛,直接動手不是更好?

        所以,聽著齊王的呵斥,心中狂喜的齊王李煥,頓時忍不住大哭著跪倒在齊王面前。

        “王叔啊,我心里面難受啊!”

        “我承認,我狹隘,我自私,我不成器……”

        “可我跟楚王兄交好啊!”

        “他是咎由自取,干的那些事情是天怒人怨,被收拾活該,可我心里面難過啊!”

        “要不是因為這姓白的,楚王兄怎么會落得如此下場?嗚嗚嗚……”

        懷王跪在那里痛哭起來。

        齊王面色復雜的看著他,良久,才嘆息一聲:“你糊涂啊!你難道不知道太子殿下即將登基?在這種時候給他添亂?楚王是你兄弟,太子就不是你兄弟了?你自己也知道,楚王咎由自取,你怎么可以遷怒于人?”

        白牧野:老狐貍!

        林子衿:戲精!

        白牧野:“咳咳……內個,我們是不是應該回避一下?”

        齊王扭頭,怒視著白牧野:“你也是個不省心的!太子不是你朋友嗎?他即將登基,邀請你來觀禮,你就是這么回報他的?”

        白牧野一臉委屈:“人家都打上門來了……”

        “打上門來你們不是沒吃虧?你就不能先通知我?就不能私下商談解決這件事?你這么做,不是在打懷王的臉,是在打整個皇室的臉!”

        白牧野心中狂翻白眼,臉上卻更委屈了:“您位高權重的,誰敢沒事兒找您?”

        齊王心里也在狂罵,他是真沒想到小白不但真把那群人給廢了,而且做得比丟在大街上更過分……

        要早知道,他肯定會提前接過來,何至鬧到如此沸沸揚揚,差一點就被這件事打破之前的全部部署。

        所以要說心里面沒點火氣是不可能的,但卻無奈的很。

        這兩個小家伙,看上去似乎跟各自背后家族關系緊張,可實際上真是這樣嗎?

        白家從上到下,全部管事的加起來,也不如一個女帝白楚月有用!

        白楚月護著白牧野,誰敢真的去動他?

        林子衿也不用多說,林家兩個天之驕女,林采薇親自照顧她那么多年,如今那位極有希望成帝的林采霞同樣對她青眼有加。

        所以,他能拿兩個不聽話的小孩怎么樣?

        “行了,這件事的確是懷王做得不對,但他為兄弟復仇,也算是血親復仇的一種,雖然不夠光彩,但也希望你們能理解一下。”

        “這個,我們為什么要理解?”林子衿冷冷回應。

        齊王叔叔喜歡演戲,那就陪他飚一下唄。

        “李煥!”齊王冷冷看著依然跪在地上的懷王。

        “王叔……”李煥淚眼汪汪的抬起頭,看著就像一只拆了家被主人訓斥的二哈。

        “嚴格來說,你這算不上是血親復仇,你明白嗎?”

        “侄兒明白……”

        “所以從根本上來說,是你做錯了!所以你也莫怪人家打上門來,使你難堪!懂嗎?”

        “侄兒……懂了。”

        “那這件事,本王就做主了……”齊王說著,看了一眼林子衿,“丫頭,你也別用那冰冷眼神看本王,本王也算你的長輩,替你做一回主,你可愿意?”

        林子衿一臉倔強的一扭頭:“那要看是什么事情了!”

        “呵呵,反正不是你的婚事。”齊王開了句玩笑,然后道,“這件事,聽本王的,到此為止吧,你們兩個吃了虧,本王回頭會補償你們,你們兩個可有意見?”

        懷王偷眼觀瞧,發現白牧野跟林子衿都一臉不情愿,心中大怒:兩個賤民,仗著有幾分本事,便敢如此羞辱本王!本王現在騰不出手,你待本王回頭騰出手來,若不能將你們碎尸萬段,本王這王爺從此不做也罷!

        白牧野似乎一臉掙扎,最終嘆息一聲:“罷了,您是王爺,這件事既然您已經說了,那這個面子,我得給……”

        齊王心中白眼,小混蛋還想要人情?要臉嗎?

        懷王卻是在冷笑:即便我這王叔很快就要死去,但也不是你這種賤民能羞辱的!你算個什么東西?用你給面子?

        在心中又給白牧野加了一條罪狀。

        林子衿嘆了口氣,語氣很酸:“本來還想曝光一下這人品低劣的親王呢,不過您都說話了,我們還敢說什么?”

        懷王心中大定!

        證據?

        證據你奶奶個腿兒!

        媽的!

        如果你們手中真有我為什么殺你們的證據,你們會這樣說話?

        所以說,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敗露!

        這時候,齊王轉向懷王,看著他,嘆息一聲:“李煥,從此收手吧,你收手,我既往不咎。”

        懷王心中猛的一跳。

        他總感覺齊王這句話里面,似乎蘊藏著很深的用意!

        不過他不相信齊王能知道他們一群人在做什么。

        這位王叔不是攝政王的時候,就強勢無比,做事風格霸道,根本不在乎別人怎么想怎么看。

        如今成了攝政王,更是如此。

        所以,這種剛愎自用的人,其實最好騙了。

        “王叔,您放心,之前的確是侄兒錯了,不應該心胸狹隘的想著去報復他們兩個,”懷王說著,就跪在那里,沖著白牧野跟林子衿,一個頭磕下去,“我給你們道……”

        “你停下!”林子衿大聲呵斥道:“你堂堂一尊王爺,下跪給我們道歉?你這是道歉嗎?你坑誰呢?”

        懷王頓時一臉尷尬,他也是想著戲要做全套,同時也想暗戳戳給這兩人下個絆子,結果沒想到,兩個賤民居然對帝國法制還挺了解。

        “胡鬧!”齊王訓了一句。

        懷王面紅耳赤的站起身,低聲道:“侄兒一時糊涂,忘記了……”

        說著對白牧野跟林子衿深深鞠躬:“對不起,二位,我錯了!”

        “人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不過,我并不原諒你。”白牧野聲音冰冷的道:“我對要殺自己的仇人,從來沒有那么大度,所以懷王,你聽好了,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不是沖著你,我是沖著攝政王。再敢有下次,我會直接把你腦袋擰下來,掛在你王府門口!”

        懷王差點當場就爆發,一張臉都漲紅了。

        太囂張了!

        這小子憑什么啊?

        就憑太子是你隊友?

        你是真不知道死這個字怎么寫!

        這會兒也不用演戲,他的真實情緒就是超級尷尬加惱怒。

        “行了,沒事的話,你們兩個趕緊回去吧,鬧這么大,年輕人,低調一點不好嗎?”齊王看著白牧野跟林子衿,又訓斥一句。

        白牧野笑著擺擺手,拉起林子衿的手,兩人十指緊扣往外走去,隨便撒了點狗糧給大家。

        當兩人出來那一瞬間,外面圍著的人依然沒散去,遠遠看著。

        那一串和那一地被廢掉的人都已經被帶走。

        尤其那一串,帶進懷王府是不可能的了。

        即便網上的證據已經徹底實錘,但對懷王府來說,還是要掙扎一下。

        見兩人出來,無數圍觀的人都忍不住歡呼起來。

        仿佛這是屬于平民的勝利。

        白牧野沖著那群人抱拳致意一番,什么也沒說,拉著林子衿上了一輛自動無人駕駛的飛行出租車,很快遠去。

        懷王府內。

        齊王冷冷看著懷王,沉聲道:“你是不是心里面還存著報復那兩人心思?”

        懷王不管暗中做了多少事,但表面上對這位王叔依然充滿畏懼,聞言低眉順眼的道:“侄兒不敢……有王叔出面,侄兒怎敢……”

        “行了,少說那些沒用的,你心里怎么想,當我不知道么?”齊王一臉恨忒不成鋼的表情,“我警告你,這件事到此為止,你不知道那兩人身份,若是知道,你就會明白你的想法有多愚蠢!”

        “啊?”懷王瞪大眼,一臉茫然的看著齊王,“還請王叔明示。”

        “明示什么?那兩個人,一個是朱雀大街二號的子弟,一個是朱雀大街三號的子弟!”齊王說道。

        “朱雀大街……二號?三號?”懷王眨著眼,“那不就是兩個祖上闊過的商人家庭嗎?”

        “放屁!那是……”齊王怒斥,說了一半,又停住,“你不懂,那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事關皇室最高等級秘密,就不與你多說了。”

        “侄兒……明白了。”懷王低下頭,眼中閃過一絲冷嘲。

        “所以,李煥啊,記住我的話,收手吧,現在收手,什么都來得及。”齊王面色有些復雜的看著懷王,又說了一句。

        “是,王叔,侄兒明白了。”懷王抬起頭,一臉真誠的看著齊王,“侄兒明白您為了侄兒好,侄兒不會再沖動了。”

        齊王嘆息一聲,道:“登基之前,你別再發聲了。回頭我會讓人出一個公告,說明這是一場誤會。”

        “那,多謝王叔了!”懷王一臉真誠。

        等到齊王走了,懷王回到密室,癱坐在沙發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頭上不斷有汗水滲出。

        一群懷王府的幕僚,全部出現在密室里。

        “好險,太險了,總算過關了!”懷王李煥接過侍女遞過來的熱毛巾,擦了一把臉,然后深吸一口氣。

        “恭喜王爺!”

        “賀喜王爺!”

        “這件事雖然是壞事,但實際上,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咱們之前一直擔心事情會走漏風聲,經過這件事,大家都可以松一口氣了!”

        “是啊王爺,咱們可以放心了!攝政王那邊,果然什么都不知道,還當和事老調停,哈哈哈!”

        房間里一群人都忍不住歡快的笑起來。

        懷王點點頭,拿出一根雪茄,剪掉尾端,有人上前給點著火,懷王美美的抽了一口,然后若有所思地道:“只是那兩個人,好像很有來頭的樣子?”

        那位懷國大將軍點點頭,道:“屬下也感覺到那兩人來歷可能真不一般,不然這件事,未必會驚動攝政王。”

        “是,原以為攝政王是沖著咱們這邊的事情來的,結果看到最后,發現好像跟我們想的有些出入。”

        “不錯,攝政王說那兩人是朱雀大街二號和三號的子弟,那兩家我們也都查過,沒什么問題啊?難道還有什么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王爺,那兩個人的事情是小,咱們的大事才是大。經過這件事,海城伯必然已經死心塌地的投靠咱們了。雖然沒成功,但王爺的誠意他絕對已經看見了!”

        “沒錯,剛剛我已經收到海城伯的消息,他是這樣說的——什么都不說了,以后看我表現。”

        懷王臉上,終于露出愉悅的笑容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
    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