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46章 老狐貍坐不住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46章 老狐貍坐不住了字體大小: A+
     
        掛斷通訊器的齊王忍不住罵道:“小狐貍,這種時候還想著明哲保身拖本王下水,做你的夢去吧!”

        掛斷通訊器,白牧野同樣有些遺憾的咕噥道:“老狐貍真狡猾!”

        單谷看著白牧野:“啥情況啊?”

        白牧野撇撇嘴:“他不肯上當,想讓咱們分擔火力。”

        林子衿略加思索,看著白牧野:“哥哥……”

        “嗯?”

        “咱們是不是無論如何,這次也一定會跟懷王對上?”

        白牧野輕輕點頭:“人家已經派人來殺咱倆,現在又把他們幾個都扯進來,很顯然已經是對上了。”

        彩衣在一邊道:“噯,我們是一起的!”

        單谷呲牙笑道:“雖然說得罪了一尊親王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但這種事兒好像小白你已經習慣了吧?再說這可不是咱們主動去招惹他們的,咱們這是典型的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

        后面省略三千字。

        等單谷從遇見小白一直說到現在,大家都有點困了,司音用小手掩著嘴,打了個哈欠。

        林子衿揉了揉眼睛:“單哥發表完了嗎?發表完了我說說我的想法。”

        單谷:“咳咳……頭一次跟這么大的人物當對手,太激動了,有點沒忍住。”

        之前即便曾經跟天湖段家對上,但主攻的是段勇,后面的上官家更是有白家女帝坐鎮,的確沒有這次刺激。

        堂堂一尊親王,親自派人來刺殺他們。

        林子衿道:“既然跟懷王對上這件事本身已經不能更改,齊王老狐貍還不肯替咱們分擔火力……”

        白牧野道:“說不定還會利用這機會做點他想做的事兒。”

        林子衿點點頭:“齊王既然不肯管,那哥哥,咱們干脆做點好玩的吧?”

        “好玩的?”

        單谷跟姬彩衣眼睛同時都是一亮。

        老劉因為要趕回去,沒能留在這里,所以錯過了這一幕好戲。

        剩下唯一一個能讓這幫人冷靜的白牧野,現在也完全不想壓制這件事。

        都被人欺負上門了,還壓制個鬼啊?

        第二天一大早,皇城里便出現了一道奇景——

        十六七個人,被人用繩索串成一串,臉色慘白、腳步虛浮踉蹌、雙眼無神的走在大街上。

        這群人表情麻木,雙眼茫然,活像是奔赴刑場的死刑犯。

        一個戴著棒球帽和口罩的少年,壓著這群人走在最前面。

        這少年身姿挺拔,步履從容,即便那張可愛貓口罩遮住了他大半張臉,但那雙明亮漂亮的眼睛,依然特別吸引人的目光。

        太帥了!

        但凡遇見的人,都會忍不住發自內心的贊一句。

        可是……少年后面跟著的那一串是什么情況?

        現在還有這樣押送犯人的嗎?

        再往后面看,一個個子極高,腿特長,身材苗條纖細的少女,同樣帶著棒球帽和口罩,平靜的走在后面。

        雖然同樣看不見臉,但僅憑少女露出來那一截白皙細膩得驚人的脖子跟手腕,還有那雙極為靈動漂亮的眼眸,也能讓人感覺到——這一定是一個超美的少女!

        姬彩衣、單谷跟司音還是被勸住,留在莊園沒出來。

        正面跟一尊親王對上,他們幾個或許不怕,但他們的家族,可就未必了。

        不能讓人覺得跟在小白身邊,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至于小白跟子衿……他們沒有家族。

        而且就算懷王那些人真查出來他們的身份,白林這種級別的家族,也不是他這種親王敢輕易招惹的。

        再說了,這件事兒,他們倆占著理呢。

        手頭的那些證據,就足夠讓懷王像當初的楚王一樣,焦頭爛額,甚至崩潰。

        按說懷王如果聰明一點,就不應該來招惹他們。

        可惜這世上的人,絕大多數都擅長馬后炮跟上帝視角。

        當事情發生在他們自己身上的時候,還是看不透。

        比如懷王。

        不把別人放在眼里的結果,就是這樣。

        為什么非要覺得楚王的倒臺,是攝政王跟太子暗中出的手呢?

        就算他身邊那群很優秀的幕僚,也都下意識的用“我覺得”,這種主觀臆斷去分析當初楚王的事情。

        所以,他們活該倒霉。

        朱雀大街九十七號,懷王府。

        “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王爺!咱們昨天晚上派出去刺殺白牧野跟林子衿的那群人,全都被人廢掉了靈海,然后被人用繩子綁成一串,正往咱們這邊來呢!”

        一個嘴皮子利索又機靈的門子被嚇壞了,連敲門都忘記,直接闖進餐廳,對正在吃著養生早餐的懷王說道。

        啪嗒。

        懷王手里裝著海參小米粥的碗直接掉在桌上,摔得四分五裂。

        又驚又怒的對門子咆哮道:“胡說八道些什么?誰派人去刺殺那倆人了?誰?我怎么不知道?”

        餐廳里,不知多少個電子設備,正無聲無息的記錄著這一幕。

        懷王自然是不清楚這些的,但那種多年積累下來的本能,還是讓他很抗拒這種秘密被直接宣之于口的事情。

        門子被王爺這么一罵,也覺得自己說錯話了,但還是忍不住一臉焦急的提醒道:“但是王爺……人真的往我們這邊來了,眼看著就過來了啊!”

        這時候,有侍女過來給懷王擦拭身上的米粥,懷王站起身,一把將侍女推開,說道:“大門緊閉,不承認那些人是我們的人,他們沒有證據,憑什么把人往我這送?”

        那群人肯定是他的人,但他說的也沒錯,那群專門干這種見不得光事情的人,都沒有在懷王府這邊注冊過,即便曾經出現在他的王府,也的確不能說就是他的人。

        正常情況下的確是這樣的。

        但問題是,他遇到的不是正常情況。

        當白牧野跟林子衿壓著這群被廢掉之后,失魂落魄的懷王手下來到朱雀大街九十七號懷王府的時候,看見大門緊閉。

        門口兩個全副武裝的侍衛一臉如臨大敵的表情,大聲呵斥道:“懷王府重地,無關人等迅速離開!否則將采取措施!”

        白牧野忍不住露出一絲哂笑,這是不想承認了?

        他走上前,沖著一個滿臉警惕的侍衛說道:“麻煩你去通知下你們王爺,我把他的人送來了。”

        “再次警告你,王府重地,無關人等,迅速離開!”

        那侍衛怒視著白牧野:“能聽明白我的話嗎?”

        白牧野眼神慢慢變得冰冷下來。

        往后退了兩步。

        這時候,朱雀大街上的人已經越來越多。

        這條街上住的人雖然全都是帝國中非富即貴的,但卻并非是絕對的禁區。

        平日里很多游人來到帝星進入皇城,會專門跑到朱雀大街這里參觀一番,想要見識一下帝國頂級權貴的住處。

        再加上小白跟子衿這一路壓著這“一串人”過來,后面早就跟了大量的圍觀者。

        因此,此時至少有數百人圍在這里,一個個全都露出好奇又興奮的表情。

        “這些人,都出自你們懷王府,奉你們王爺命令,前來刺殺我們,被我們生擒活捉,如今人贓并獲。我們不過是普通的平民百姓,即便被欺負了,也不敢真的把這些人怎樣,老老實實把他們送回來。怎么,懷王殿下有膽子派人刺殺,沒膽子把自己人接回府嗎?”

        “你休得污蔑我家王爺,我們王爺此番過來,是要參加太子殿下登基典禮,豈會做這種事情?我已經將這件事上報皇城禁軍,你污蔑我家王爺,你今天走不了!”

        能在這種時候被推出來的侍衛,顯然也不是一般人,大聲呵斥著白牧野,一身正義凜然,看上去簡直一身正氣。

        “你們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白牧野手中出現一張很小的卡片,“我希望你把這個交給你們王爺,讓他看一眼,如果他不看,那么我現在就把這東西放給所有人看!”

        此時,圍觀的人當中,早已經有人將這一切發到網絡上去。

        網友的力量多強大呀,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經有人將白牧野跟林子衿的身份曝光出來。

        整個網絡,瞬間轟動了!

        堂堂帝國親王,不知為何,竟然派人刺殺破了很多項記錄的帝國高中生聯賽冠軍!

        這到底是道德的淪喪還是……

        反正網絡上無數人一下子就興奮起來。

        這幾天整個帝國最大的新聞就是新皇登基,整個祖龍帝國,萬億人都在等待著期盼著呢。

        沒想到在這過程中,竟然還能吃到一個如此香甜美味的瓜?

        王府門口那侍衛有點虛了。

        他看著白牧野手中那枚卡片,不敢做主。

        等待著始終監控這里的懷王指令。

        但他這樣子,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在沉默一樣。

        之前身上的那股氣勢,也一下子全部消失。

        人都一樣,一旦身上的氣勢沒了,再想恢復,就有點難了。

        那侍衛的微型耳機里面,傳來懷王憤怒的聲音:“蠢貨,這時候怎么能沉默?不要停,直接把他拿下,當場擊斃也行啊!跑到王府門口惡意潑臟水鬧事,當場擊殺沒有任何問題……”

        這侍衛這時候也回過神來,換作以往,他真的可能直接動手了。

        可問題是,他一身修為只有宗師境界,眼前被人家用普通繩索串成一串……明顯是被廢掉的王府高手當中,可是有兩個大宗師的!

        大宗師都被人家給廢掉了,渾身上下一點生氣都沒有的呆立在那,他怎么敢動手?

        其實這沉默的過程,最多也就十幾秒鐘。

        但就這十幾秒鐘,卻叫很多圍觀的人和網上的人品出了太多東西來。

        “他在心虛!”

        “哈哈哈,小白威武啊!太牛逼了,看來他說的都是真的!”

        “白家軍,出來干活了!有帝國親王欺負咱家小白!”

        “沉默啦,怕證據曝光嗎?小白別怕,把證據曝光出來,所有白家軍為你撐腰!”

        “就是,小白不用擔心,帝國是有法律的!光天化日之下,就算他是帝國親王,也不能為所欲為!”

        網絡上,已經炸了。

        白牧野和整個符龍戰隊,通過一場場比賽,著實積累了大量的人氣。

        可能在很多人看來,這種人氣根本維系不了多久。

        除非符龍戰隊一群人能像明星一樣,參加各種通告,各種商業活動,頻頻在鏡頭前露臉。

        不然他們很快就會被人遺忘。

        他們忘記了小白那張臉。

        忘記了小白賽場上符篆環繞的那種英姿!

        即便沉寂許久,一旦小白這邊有什么新聞事件,他那無比龐大,跨越巨大年齡層,來自各行各業的粉絲群絕對會在第一時間發動起來。

        威力堪稱恐怖!

        眾目睽睽之下,王府門口這位經驗豐富的侍衛也沒辦法跟懷王溝通,但他的確是不敢對白牧野動手的。

        只恨王爺根基太淺了!

        老懷王被皇帝秘密處死的時候,連帶著兩個神級的王府供奉,也徹底消失了。

        他們都覺得那兩個供奉也都已經被秘密處死。

        如今懷王雖然有封地又很有錢,可想要招攬神級護衛,并沒有那么容易。

        莫說神級,就算頂級的大宗師,也不是那么好招攬的。

        當然,頂級的大宗師他們是有的,只是目前都在別的地方,正在干一件更大的事情!

        誰能想到白牧野跟林子衿這兩個年輕人如此恐怖?

        被一群人刺殺,毫發無損不說,竟然還如此膽大包天的將一群殺手給廢掉之后送回王府!

        兩個沒有根基的年輕人,這么騷這么膽大包天的操作,說出去誰敢信?

        王府門口的侍衛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雙眼看著白牧野手中那個小卡片,耳朵里傳來懷王瘋狂的咆哮——

        “殺了他!”

        “當場打死!”

        “動手!”

        轟!

        這個侍衛終于忍不住,一身宗師場域轟然爆發開來。

        大街上看熱鬧的人被嚇得轟然后退。

        “天吶,惱羞成怒要殺人了?”

        “堂堂親王,連證據都不敢看的嗎?”

        “什么不敢看,這分明是想要毀滅證據!”

        “太過分了!”

        街上的人一邊往后退,一邊忍不住竊竊私語起來。

        已經來到白牧野身邊的林子衿冷冷看了一眼那侍衛。

        被串成一串的那些人當中,一些人忍不住抬起頭,麻木的眼神中露出一抹同情。

        他們都已經廢了,懷王肯定會徹底放棄他們。

        但跟這兩個人動手?

        呵呵。

        這名侍衛忍不住大吼一聲,手中突然多出一把長刀,刀光一閃,宛若一道匹練,順著臺階高高躍起,狠狠劈向白牧野。

        口中還大聲怒吼著:“污蔑親王者,斬!”

        白牧野動都沒動一下。

        林子衿連刀都沒拿出來,抬手就是一擊!

        速度快到不可思議!

        嘭!

        這名侍衛被林子衿一拳擊飛,順著懷王府的高高門樓,直接被打回到院子里。

        雖然看不見里面情況,但還是聽見一聲悶響。

        另一個剛剛抽出刀的侍衛直接被嚇傻了,站在臺階上沒敢動。

        這時候,懷王府大門打開,從里面沖出一群人,各自取出武器,瞬間將白牧野跟林子衿兩人包圍。

        其中一人大聲吼道:“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到王府門口行兇,殺無赦!”

        懷王,終于選擇了最為簡單粗暴的一種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

        林子衿呵呵一笑,翩若驚鴻一般,身形行云流水。面對這群從王府里面殺出來的人,從容淡定得令人發指。

        幾乎是眨眼之間,這群人就全都倒在地上,一個個痛苦哀嚎起來。

        四周圍觀人群中傳來大聲叫好的聲音。

        “打的好!”

        “好!”

        “太好了!”

        很多人都大著膽子跟著應和。

        ——背后沒有勢力的年輕人,面對強權堅決反抗!

        這才是人們最為喜聞樂見的事情。

        不過也有很多修為不錯的人,看得頭皮都直發麻。

        林哥果然是個狠人啊!

        實在是太兇殘了!

        面對兇神惡煞的王府侍衛,她的還擊可是一點都不手軟!

        這群人看上去只是被打倒在地,看著好像也沒什么大不了。

        可實際上,每一個倒在地上的王府侍衛,都被廢掉了靈海!

        跟一群麻木站在那里看戲的刺客一樣,全都徹底廢了!

        做完這一切之后,林子衿面色平靜的站在那,望著另外幾個從王府里面走出來的人,問道:“還有嗎?”

        霸氣!

        正在直播這邊發生一切的那幾個人的直播間里早已經徹底爆了。

        每一個直播間的人數都無比驚人!

        “林哥霸氣!”

        “林哥太帥了!”

        “林哥,我要給你生猴子!”

        王府門口,站著幾個懷王手下的高層。

        甚至還有一個大宗師境界的強者——懷國的一位大將軍!

        一身境界,已經達到了高級大宗師。

        可在看了林子衿出手之后,這位大宗師境界的強者卻猶豫了。

        哪怕懷王此時在他耳機里面瘋狂咆哮,讓他動手,他依然還是猶豫了。

        看著林子衿:“你們在王府門口公然鬧事,就不怕被國法制裁嗎?”

        白牧野嘆了口氣,收起手中那枚小小的卡片,說真的,他也并不愿意光明正大的曝光那些證據。

        不過看上去,他這秘密,也保守不了多久了。

        其實之前那些事情發生的時候,就有很多人懷疑白牧野不但是個符篆方面的高手,更是一個超級的大黑客!

        不然的話,哪有那么巧?

        每一次有麻煩找到他頭上的時候,網上都會有大量證據曝光出來?

        即便有人懷疑這是白牧野的太子隊友做的,但還是有很多人懷疑這就是小白自己的能力。

        如今齊王也已經知道他這方面的能力了,懷王這次事件,如果拿不出強硬且扎實的證據來,他跟林子衿的確會有點麻煩。

        既然如此,那我就在現實中,也做一個大魔王好了。

        所以,白牧野看著站在王府門口的幾個人,表情平靜的說道:“我這人特別好說話。”

        王府門口那幾人:“……”

        圍觀的人:“……”

        看著不咋像啊!

        “只要沒有真正踐踏到我的底線,我多半會選擇無視。”

        “所以很多人會覺得,我很好踩。”

        “因為看起來,我脾氣特別好。”

        網絡上無數人——

        “不是這樣子的啊,小白你是不是對自己的脾氣有什么誤解?你雖然帥,但你脾氣很剛啊!”

        “對,還沒見咱們一秒哥慫過呢!”

        “雖然只有一秒,但真不慫啊!”

        “一秒哥是什么鬼?”

        “晚輩,且聽前輩給你慢慢道來。”

        “……”

        白牧野依然看著那幾個人:“但我是個有底線的人,我的底線,一腳都不能踩,試探都不行!比如來殺我這種事。”

        “生命只有一次,上天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大家都是一樣只有這一世。”

        “說這世上有輪回,但我非佛,看不透前世,望不穿來世。所以我只能記得這一生。所以我的命是很珍貴的。所以不管是誰,想要我的命,我都會跟他拼到底。”

        他目光柔和的看了一眼身邊的林子衿,林子衿也目光柔柔的跟他對視一眼,眼里滿是愛意。

        “而比我的命還讓我重視的,是她的命。”

        “你們懷王為了一己之私,不但想要我的命,還想要她的命。”

        “所以我要找他說道說道,他必須要給我一個交代!”

        “但可惜,你們王府高門大戶,我們這種草民連門都進不去,更不要說見到懷王殿下了。”

        “這些證據他不想看,但我相信,有的是人想看!”

        門口那位懷國大將軍頭皮有種要炸裂的感覺,多年的閱人經驗,讓他有種極為強烈的直覺——白牧野沒撒謊,他的手中,真的握著致命的證據!

        想到之前楚王身上發生的事情,這名懷國大將軍幾乎連呼吸都有些不順暢了。

        懷王挖齊王的墻角,為了收服海城伯,刺殺這兩個年輕人!

        若是這證據曝光……

        后果他已經不敢想下去。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已經將這里堵得水泄不通。

        白牧尋也低調的站在人群中,這件事,他本想請家族出面,幫白牧野扛下來,但卻被家主白瑞給拒絕了。

        “他自己作死,管他作甚?”

        這是白瑞親口說出來的話。

        白牧尋很難過,但他也沒辦法。

        原本想著如果白牧野真跟懷王對上,他就暗中出手!

        為此,他甚至聯絡了幾個平日里身邊最好的兄弟和朋友。

        那些人不在乎白牧野,但卻相信他,也都是肯為他出生入死的。

        白牧尋堅決認為,白牧野未來成就絕對超出白家上下所有人的想象。這種人,如果不能把他拉回家族,絕對是白家最大的損失!

        但沒想到,白牧野跟林子衿這一對兒竟然猛得一塌糊涂。

        論武力,絲毫不懼懷王這種親王級別的大佬。

        論手段,看看站在懷王府門口那幾個懷王身邊的大人物表情就知道了。

        拳頭硬,證據也硬!

        兩只手上全都是大殺器!

        這種人,我爺爺居然看不上眼?他也就是我爺爺,不然我真想……

        白牧尋心中連連嘆息。

        十分惆悵。

        “都鬧夠了沒有?”一聲冷哼,突然間從空氣中傳來。

        所有人都為之一愣。

        白牧野嘴角微微上翹,老狐貍,終于坐不住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
    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