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43章 白牧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43章 白牧尋字體大小: A+
     
        白牧尋還是死皮賴臉的跟了上來,其他那幾個白家子弟被他打發走了。

        大家都很無語,你之前的高冷和囂張呢?

        人設崩了啊!

        但沒用,沒看那幾個白家子弟都沒太大反應,估計這才是他的正常畫風。

        幾人來到林采霞說的那個老地方,發現是一家特別小的小飯店,因為年頭很多,看上去還有些破舊。

        因為已經很晚,店里面人不多。

        林采霞帶著幾人進來之后,非常自然的報出了幾種菜的名字。

        服務員愣了一下,道:“抱歉,客人,我們這里并沒有這幾種菜……”

        林采霞微微一挑眉梢,剛要說話,那邊柜臺后面傳來一道聲音:“可以做的。”

        說著,從柜臺后面站起一個人,看上去很蒼老,應該有七八十歲的樣子,滿頭白發,精神頭還不錯,一雙眼十分有神,看著林采霞微笑道:“您是老顧客了,您剛剛報的幾種菜,十年前就已經不做了。”

        “會不會很麻煩?”林采霞有些歉意的道。

        “哈哈,不會不會,難得有這么多年的老顧客回來,破例也是要的。”老人笑瞇瞇說著,往后廚走去。

        這菜,他兒子都不會,必須他親自下廚才行。

        古人云人善自有天助,誠不我欺啊!

        老人一邊走,一邊想著,來到后廚。

        老人的兒子是一個看上去四十幾歲的中年人,見老人進來有些意外:“爸,您怎么來后廚了?您不是說?”

        老人擺擺手:“起開,我要做幾道菜給客人吃。”

        中年人愣了一下,似乎還想說什么,老人皺了皺眉:“麻溜的,磨蹭什么呢?咱家能不能度過這一劫,就看今晚你老子這幾道菜做得怎么樣!”

        說著,老人輕嘆一聲,瞥了一眼掛在墻上的一套刀具:“已經十多年沒跟這些老伙計打交道啦,不知道這一身本事還剩下幾分?”

        隨后中年人便有些發懵的給父親打著下手,就像很多年前那樣。

        只是心中充滿茫然,難道今天來了什么大人物不成?為什么父親說只要幾道菜做得好,就能度過這一劫?

        要趕走他們的,可是真正的大人物。實際上他們心中雖然不舍,但也沒什么好憤懣的。畢竟自古民不與官斗。

        對方的背后,可是這皇城中很有勢力的大人物,誰會為了幾道菜,就跟那些人對上呢?

        不管這對父子在后廚如何,餐廳里面的林采霞和林子衿坐在一邊,白牧野跟白牧尋坐在另一邊。

        白牧尋這家伙完全沒有之前的那種高高在上,而是一臉笑容的給白牧野講述著各種家族發生的事情,也不管白牧野愿不愿意聽。

        “家里面很多老東西思維僵化且腐朽,但沒辦法呀,你也不能那么倔強,畢竟家族是他們把持的,跟他們對著干能有你什么好處?”

        “是,你從小到大這么多年從來沒用過家族任何資源,沒拿過家族一分好處,說實話,換做是我,說不定也會生出跟家族割裂的心思……可大家身體中終究流淌著同樣的血脈,我們都不希望老祖宗建立的這個家族一點點衰敗下去不是?”

        “聚則強,散則敗,這道理相信你肯定明白。”

        白牧野也不理他,本想利用這個機會問林采霞一些事情的,結果光聽他在這邊啰里啰嗦的。

        但也有點煩不起來。

        白牧尋之前種種表現,說穿了就是為了試探白牧野跟林子衿的真正實力,以及他心中一直以來的一個猜測——大魔王跟小妖女的身份。

        雖然白牧野跟林子衿誰都不肯承認,但這家伙卻像是已經確定了一般,死活認定他們兩個就是大魔王和小妖女。

        白牧野也懶得理會什么,反正黑域那地方,他也不怎么想去了。

        林子衿倒是經常上去玩,但也愈發覺得無聊。

        上去如果不壓制境界,就等于是在欺負小朋友,如果壓制境界打,有些時候又覺得不夠痛快。

        這估計也是為什么問君在跟白牧野打完一場之后,也懶得再上黑域的原因。

        白牧野能感覺到白牧尋這位白家未來的接班人似乎有想要讓他回歸家族的意思,但他也不想給出任何回應。

        因為這種事兒,真不是白牧尋一個“未來繼承人”能解決的。

        白牧尋說了半天,見白牧野也沒給出什么回應,只好嘆了口氣,說道:“你現在不回就不回吧,有朝一日,等我們這代人管事的時候,我會再次親自來請你的!”

        說完便站起身,沖著林采霞一躬身,很有禮貌的說道:“抱歉,打擾你們這么久,飯,我就不吃了,回頭有機會,我請你們!”

        林采霞愣了一下,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來,點點頭,說了句:“好!”

        白牧尋又對林子衿點點頭,然后甚至沒跟白牧野要聯系方式,很是瀟灑的擺擺手,轉身出門。

        這家伙,莫名其妙的,像個神經病一樣。

        白牧野輕輕搖搖頭。

        剛想說話,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呵斥的聲音:“走路不帶眼睛嗎?”

        而此時,正是原本在后廚掌勺的中年人端上第一盤菜的時候。

        聽見那呵斥聲,這中年男人手微微一抖,手里這盤菜差點灑出來。關鍵時刻,穩定心神,將菜放在桌上,然后眼中露出憂慮之色。

        接著,外面傳來叮叮當當一陣輕響。

        隨后就有一陣慘叫和呻吟聲傳進來。

        白牧尋那冰冷如初見白牧野的聲音同時傳來:“一群瞎了眼的狗東西,光天……咳咳,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在皇城范圍,也敢如此張揚跋扈?找死么?”

        “你,你是誰?可敢報上姓名?你死定了!”有人威脅。

        嘭!

        一聲悶響傳來。

        那聲音頓時戛然而止。

        隨后白牧尋聲音傳進來:“叫你們背后的主子,來朱雀大街二號請罪!”

        說完聲音就消失了,應該是走了。

        站在白牧野幾人身邊面帶憂慮的中年人在聽見朱雀大街二號這幾個字的時候,眼中露出濃濃的不敢相信之色。

        他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平靜一點,然后回到后廚,小聲跟正在做著另一道菜的父親說道:“爹,朱雀大街二號……住著什么人啊?”

        “啊?朱雀大街二號?不是三號嗎?”老頭一邊炒菜,一邊皺起眉,回頭看了一眼中年人。

        “是二號,剛才那群人又來了,可還沒等進門,他們那桌有個年輕帥氣的小伙子就出去了,被那些人罵了一句走路不帶眼睛,接著他們就打了起來,接著他們就被打了,再接著那小伙子就說讓他們背后的人去朱雀大街二號請罪……”

        “接著接著接著……從小就讓你好好學習,看看你這詞匯量差勁的!”帶著口罩的老頭悶悶的罵了一句,但他的眼睛卻釋放出無盡的笑意來。

        朱雀大街二號!

        比三號還牛!

        應該說,是差不多的牛!

        想不到,真想不到,這么多年過去,那邊的貴人依然還會記得他這小店。

        并且是在他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再次出現了!

        做人就得善良啊!

        老人眼眶都有些微微濕潤,隨后更加用心的做起菜來,恨不能把這一生所學,都用在這幾道菜上。

        中年人忍不住小聲嘀咕道:“說那些,要是學習好,也不能窩在這里當廚子呀……”

        這一切,白牧野跟林采霞和林子衿三人完全不知道。

        他們雖然感覺到剛剛那中年人有些不對勁,可卻也沒有多想什么。

        畢竟任何做生意的,都怕自家店鋪發生爭執。

        而且那群人被白牧尋收拾一頓之后,直接灰溜溜的跑掉了。

        住在皇城里的人,誰不知道朱雀大街里面住著的人都貴不可言?

        而且……二號!

        媽的這是要嚇死人啊!

        很多親王府都拍在十幾號以后的好嗎?

        那些前來趕人的家伙都有種天要塌了的感覺。

        很快,小店里就剩下白牧野他們這一桌,幾道菜全都被端上來,老頭還專門拿出了一壇老酒,說是送給老顧客喝的。

        然后就把小店外面掛上了打烊的牌子,拉著兒子進了后廚,將這本就不大的空間,全部留給白牧野三人。

        “還是那個味道!”林采霞吃了一口,一臉滿足,“好吃!”

        林子衿也夾了一筷子,吃下去之后,連連點頭:“嗯嗯,真是好吃!這么好吃的菜,為什么不做了呢?”

        白牧野在一旁笑著道:“這是那位老廚師的手藝,而有些手藝,只有他才能施展出來,換做別人來做,就不是那個味道了。所以老廚師退了之后,這幾道菜……也就隨著摘牌了,不然的話,會被挑剔的客人嫌棄的。這種老店,最注重的就是名聲。”

        林采霞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白牧野,心說白家這少年真是招人喜歡。

        隨后,她輕聲細語的,跟林子衿說起了一些當年發生的事情。

        其實太陽底下沒什么新鮮事,包括白牧野家這邊的情況也都差不多。

        無非就是原本的嫡出一脈,遭到實力強勁的庶出和旁支打壓,嫡出一脈都人丁稀薄,即便原本不稀薄,也因為一些原因變得稀薄了。

        面對強勢的庶出和旁支,嫡出一脈沒什么太好的辦法。

        尤其在家族中一些老輩的人看來,庶出也好,旁支也好,都是正統的家族子弟。

        誰有本事誰上!

        這樣才能保證一個大家族的萬年興盛!

        出發點自然是好的,立賢嘛。

        但只要事關利益,就一定會催生出很多陰謀詭計和種種算計。

        林子衿的父母,跟白牧野的父母,都屬于是被打壓那一脈的。

        如果說整件事情里面,有什么意外的話,估計也就只有白牧野跟林子衿七三開的那一滴造化液了!

        如果沒有那滴造化液,林子衿也好,白牧野也好,不過就是兩個家族斗爭所產生的犧牲品。

        只能老老實實在三仙島上長大,然后成為兩個工具人。

        因為造化液這件事情是絕密,知道的人相當稀少。

        所以一直到今天,白林這兩個隱世家族的當權者們,也都沒有覺得這是兩個多么難能可貴的絕世天驕。

        即便白牧野跟林子衿已經拿到了帝國聯賽的冠軍,可在那些人眼中,這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白家這邊,如果不是有一個老祖姑奶奶白楚月擺明車馬罩著白牧野,白家會用這種態度來對待白牧野?

        家主親自打電話邀請他回來參加家主宴會?

        做夢去吧!

        林家這邊的態度,大抵也是這樣,因為白家有個女帝罩著白牧野,然后林子衿是白牧野的女朋友,林家不想招惹那尊女帝,所以才會決定緩和一下態度。

        但如果林子衿不識趣,給臉不要,那林家如今當權的這些人,也根本不會有多在意她!

        白家女帝是厲害,可總不能因為兩個小輩就直接把林家給掀了吧?

        知道了這一切之后,白牧野跟林子衿都有點覺得沒意思。

        如果不是這幾道菜好吃,恐怕兩人更會有種索然無味的感覺。

        “所以呢,以后等你們倆厲害了,就回來教訓那群當年欺負過你們父母的人一頓,當然,等你們真到了那種可以隨時揍那些人一頓的地步,說不定也已經失去了那種興趣。”林采霞說道。

        “不,不會失去的,我依然很有興趣。”白牧野一臉認真的說道。

        “對,我也是,等我有那種能力,我一定會揍那些人。”林子衿同樣一臉認真。

        林采霞有些無語,兩個倔強的小家伙!

        不過這樣也好,人活著,總要有目標和信念不是?

        隨后,林采霞又給白牧野跟林子衿講了一些這些年她在外面游歷時發生的趣事。

        對這個話題,白牧野跟林子衿顯然要更有興趣一些。

        三個人就坐在這小店里,喝著酒,吃著菜,每隔一會兒,還有那中年人悄悄送過來的一些下酒小菜。

        要說到這種程度,三人還看不出這家小店的老板有求于他們,那簡直就是白癡了。

        不過看出來歸看出來,三人都沒有主動去問。

        林采霞想的是,如果那老頭一直不說,就等離開之后,讓人查一查,他們遇到了什么麻煩,然后悄悄的給解決就好。

        施恩于人,沒必要非得鬧得沸沸揚揚,滿世界都知道。

        林子衿想的是,回頭就讓高級智能查一查,這里發生了什么,就憑今天這酒菜的味道,也要幫幫他們!

        白牧野已經讓高級智能去查,而且也已經得到了反饋。

        原來是有人看上了這家小店的位置,想要把這里所有做生意的人都趕走,然后重新規劃……

        說到底,還是利益!

        這是帝星皇城的核心區域,這地方才是真正的寸土寸金。

        看上這里的人不少,但大多數權貴要么有些忌憚,要么就是要臉,很少有人會通過下三濫的手段逼人賣掉這里。

        但很少并不意味著沒有,這不就碰上一個?

        一個因為齊王上位而跟著雞犬升天的伯爵公子,來到皇城之后,也想在皇城這里擁有一處屬于自己的產業。

        但皇城這種地方,天知道哪家店鋪背后站著什么人?

        好容易讓他查出來這家老店的老板是功勛之后,老板的先祖當年立下赫赫戰功,用封賞在這里買了一小塊地,蓋下了幾間房子,傳給后人,慢慢就成了一家小店。

        帝國對這種功勛之后,通常都是很照顧的,所以這么多年過去,這家老店始終存在于這里。

        但也正因為年頭太多了,所以就連這家店鋪的老板……也就是剛剛做菜的老頭兒,都覺得自己先祖立下的戰功,在今天已經不值錢了。

        也沒臉拿著這件事去找上面那些大人物給他做主。

        對方雖然手段挺惡劣的——隔三差五上門趕人。

        但給的錢其實并不少,按照價值來計算的話,應該也能買下這里的這片地了。

        只是老頭兒跟兒子都舍不得這里。

        這片地,是一只會生金蛋的母雞,在自己手上,可以祖祖輩輩傳下去。

        就像這中年人當年學習就很差,但沒關系,如今做了廚師,經營著自家店鋪,還是找了一個賢惠的妻子,一個漂亮的小妾,還有三個健康的孩子。

        失去了這家店,短時間看的話,他們可以擁有一大筆錢,甚至他們家祖祖輩輩也都沒賺到過這么多錢。

        但錢總有花完的一天。

        換地方開店,又前途未卜。

        所以這對父子很糾結。

        今天林采霞一來,點那幾道老菜的時候,老頭一眼就認出她是朱雀大街三號家的姑娘。

        當年經常跑到這里來吃飯的。

        所以在退休十年之后,親自下廚,做了一桌子好菜。

        但搞笑的是,沒把這家小破店當回事,一口菜也都沒吃著的白牧尋,在不經意間,隨手就把這件小店父子視作天大困難的事情給解決了。

        所以白牧野查完之后,也是挺無語的。

        覺得甚至沒必要再說什么了。

        有白牧尋出面,這件事肯定就解決了。

        但他卻忘記了一件事,那就是,知道白林兩家的……無一不是帝國頂級權貴!

        就連一代代帝國首相,對白林兩家的了解都不算很深。

        遑論區區一個伯爵的兒子。

        在接到手下人匯報之后,一開始這位伯爵兒子也嚇了一跳。

        媽蛋,朱雀大街二號?

        那是哪個皇親國戚?

        結果一查,發現公開的產權上,是一個姓白的生意人……

        然后再查,這生意人的身份簡單到令人發指!

        雖然也感覺有點不大對勁——區區一個生意人家族,怎么可能住朱雀大街二號?

        但很快的,這位伯爵的公子就自己想通了。

        那些當年有過頂級功勛,但后代一代不如一代的家族多得是。

        朱雀大街上,至少有一百家是這樣的情況!

        而且他也聽明白了,是他手下人無意間沖撞了那個人,而不是那個人主動替那家店鋪出頭。

        那就好辦了!

        他準備明天讓人帶著一份重禮,去朱雀大街二號上門賠罪。

        但小店這邊,他卻不準備再拖下去了。

        拖下去就是夜長夢多!

        所以這位伯爵的公子,直接帶著一群人,來到了這家小店的門口。

        而此時,白牧野三人已經酒足飯飽,正準備離開。

        面對一群突然闖入的人,三個人相互對視一眼,又都坐了下來。

        伯爵公子身邊有人看了一眼白牧野這三人,眼中閃過一抹驚艷,畢竟這三人都太出彩了,讓人有點想不通,如此英俊漂亮的青年男女,為什么會跑到這種小店來吃東西。

        尤其還是一男二女,更是惹人遐思。

        “無關人等,立即離開。”伯爵那位手下雖然驚艷于三人長相,但也不想惹是生非。

        他是老皇城人,不同于剛進皇城沒多久的伯爵公子,看人的眼力很強,知道像這三人這種,最好還是不要輕易招惹。

        但這位伯爵公子,在看見三人的瞬間,眼睛卻猛的一亮。

        “等等!”他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
    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