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42章 打你跟玩1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42章 打你跟玩1樣字體大小: A+
     
        林采霞差點就沒忍住笑出聲來。

        這丫頭,果然是一脈相承啊!

        嗯,十六歲,已經有我當年的風采了!

        林泉涌尷尬的笑笑,然后點點頭:“無妨,無妨,我來給你解釋第二件事。”

        當家主,雖然威嚴慣了,但臉皮沒有一點厚度也是不行的。

        林子衿也沒繼續追殺,因為她想知道答案。

        當著這些人的面,當著林采霞的面,她不信林泉涌這位隱世大族的家主,敢胡說八道。

        雖然跟林采霞初次見面,但在內心深處,林子衿卻已經隱隱的有些把她當成自己人看待。

        有些時候,不一定完全看對方說什么,還要去感受對方身上的磁場。

        唯有磁場相合,相處起來才會感覺到舒服。

        她跟林采霞,磁場就挺合的。

        高階武者,對氣息和磁場的感受要更清晰明確一些。

        比如說,眼前這位大伯身上的磁場,其實跟林子衿就有點格格不入。

        當然,這些東西,沒必要說出口。

        “關于林奇,他的確是林家長老會授意,通過他去聯系你,讓你認祖歸宗的。”

        林泉涌面色平靜的看著林子衿:“至于他之后的一系列所作所為……我也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這件事,我是知道的,并樂見其成的。”

        林子衿一雙純凈漂亮的眸子,刷的一下落在林泉涌臉上。

        一旁的白牧野卻是突然有些欣賞這位林家家主了。

        喜不喜歡兩說,但他還是有點擔當的。

        雖然他是家主,背鍋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但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承認這種事情,也是需要一定勇氣的。

        林泉涌說道:“在當時,我對你的了解,并沒有那么多。只知道你為了白家的一個跟你有著相同經歷的晚輩,去了飛仙星的百花城。但你還很小,你自己剛剛也說過,到現在,你才十六歲。”

        “所以在我們這群成年人看來,天湖段家,并不遜色于白家和林家,段家的世子,如果真能跟你聯姻,對你個人,對林家,都是有好處的。”

        “身為大族子弟,在享受了……咳咳,身為大族子弟,終究還是要為家族考慮一下的。”

        “今天沒有外人,我們關起門來說自家話,為什么我們并不愿意見到白林兩家聯姻?原因也很簡單——遭人猜忌。”

        林泉涌看了一眼白牧野,然后說道:“如今李氏皇族如日中天,不管他們內部怎么鬧,但終究這是李氏天下,白林兩家作為輔助,一旦彼此關系太過親近,必遭人非議。”

        “所以說,這件事,我是知道的,同時,也是整個長老會同意的。”

        林子衿緊握著白牧野的手,幽幽說道:“聯姻?你們有人問過我的意見沒有?還有,你說我身為大族子弟,我享受了什么?享受了家族的背叛和出賣嗎?然后在背叛和出賣之后,還要繼續為家族發光發熱,跟人聯姻?這就是你們對我的態度嗎?”

        “是,這件事是我們做錯了,我給你道歉。”

        林泉涌說著,沖著林子衿微微躬身。

        一家之主,給一個晚輩當眾道歉,這態度,不能說做得不夠足。

        可林子衿的心里面,卻沒有半點開心,因為這并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林奇背后,一定是有人指使的!

        但這件事被林泉涌這個家主抗了下來,然后態度誠懇的道歉。

        還怎么往下追究?

        她可以質問,但若是面對家主的道歉,依然不依不饒的話,那會讓許多原本同情她的人,覺得她矯情——不是沒出事嗎?

        人都這樣,事情沒發生在自己身上,就無法體驗那種痛苦,總會很輕易地叫人去原諒。

        可是——

        原諒你麻痹!

        林子衿并不在意別人的看法,但她不想當著哥哥的面去撒潑。

        如果知道是誰,她大可以就在這里,拎著刀去討個公道回來。

        但被林泉涌連消帶打,一肚子氣沒撒出去,有種狠狠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

        不爽!

        非常不爽!

        這時候,白牧野看向林泉涌:“林家主,我能說句話嗎?”

        林泉涌眉梢微微一挑:“你說。”

        白牧野看了一眼林泉涌來之前的那桌,那一桌,還有附近幾桌,全都坐著林家位高權重的大人物。

        見他望過來,有人沖他微笑,有人面無表情,有人眼神中,帶著幾分厭惡。

        小白心中微嘆:所以,也沒啥區別,不用羨慕了。

        “其實這件事,在我跟子衿看來,到也算不得什么天大的事情。畢竟林奇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白牧野面色平靜地說道。

        他說這番話的時候,一些人眉頭瞬間皺起,望向他的眼神也多有不善。

        白牧野微微一笑:“但我們身為年輕晚輩,因為各自沒有被家族所重視,以至于被人欺負,也總想著要討個公道回來。可能這有點傻,但即便只是一個簡單的真相,對我們來說也很重要。我很佩服林家主這份擔當,雖然我不喜歡你。”

        林泉涌:MMP

        白牧野無視黑著臉的林泉涌:“我想林家都是有擔當的人,難道就沒有人站出來主動承認,到底是誰,指使林奇那么做?又到底是誰,贊成讓子衿跟天湖圣地聯姻?這很難嗎?放心,我不會再去追究這件事的。因為你們當時看好的那位天湖段家世子是個冒牌貨,他已經死了。”

        靜!

        整個宴會大廳里面,一片安靜。

        這帥得過分的年輕人,強勢而又從容。

        說出來的話也太過驚人。

        “所以我們只想知道,是誰,這么愚蠢,連真假都沒搞清楚,就傻乎乎的去贊同。這不是一個隱世大族應有的風范。”

        白牧野依然一臉從容,微笑著說道。

        在場的很多林家子弟,尤其是自尊心較強的那些年輕人,在這一刻都忍不住有點憤怒,又有些臉紅。

        這個混蛋是在當面罵人啊!

        白牧尋那個白癡,說這位是贅婿?

        誰見過這么強勢的贅婿?

        這是護妻狂魔吧?

        這分明是帶著受委屈的老婆上門來討公道的強勢男人!

        可問題是,你有那個資格嗎?

        這時候,一個年輕人忍不住站起身:“姓白的,注意你的言辭,這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白牧野輩分太低了,歲數又太小。

        “你是誰?”林子衿瞥了一眼那年輕人:“這里有你說話的地方嗎?”

        哎呀我去!

        那年輕人頓時臉色漲紅,之前被長輩交代過的話全都拋之腦后,這兩人今天就是來砸場子的吧?

        這些問題就不能私底下問嗎?

        “林家雖然有虧于你,可終究是你的家族,你帶著一個外人,在這種場合耀武揚威真的合適嗎?”

        雖然很憤怒,但他還算保持著理智,看著林子衿沉聲說道。

        林子衿笑笑:“耀武揚威?我一個都快要卑微到塵埃里,被欺負到角落里的小姑娘,敢跟誰耀武揚威?想要知道點真相都要被你們斥責,到底是誰耀武揚威?”

        論嘴炮,林哥也是從來沒怕過誰的。

        那年輕人還想說什么,被遠處一個中年人瞪了一眼,輕聲呵斥了一句:“坐下!”

        年輕人心有不甘的坐下,但能感覺到,周圍一些同輩看向他的眼神,都帶著幾分欽佩。

        畢竟敢在這種場合公開站出來說話,力挺自家長輩,的確挺讓人佩服的。

        對今天在場的絕大多數人來說,白牧野自然是個外人,林子衿嘛……看她態度了,像現在這樣,大家也不會當她是自家人。

        和和氣氣的吃頓飯不好嗎?

        有什么事情私下里解決不行嗎?

        身體中流淌著林氏的血脈,自然就是林家子弟,即便長輩做錯了什么,不是也給你道歉了嗎?

        至于這樣不依不饒的?

        林子衿看了一眼白牧野,又有些歉意的看著林采霞:“對不起,看來是我們破壞了這里的氣氛,既然沒人愿意出來給我一個真正的解釋,我們還是走吧。反正我也從來沒屬于過這個家族。至于其他問題,我也不想問了。因為從你們的態度上,我已經知道,我得不到我想要知道的真相。”

        林采霞有些心疼的看著一臉倔強的林子衿,輕聲道:“孩子想要一個真相,是沒錯的。你們那些做了事卻不敢承認的,不覺得掉價嗎?平日里都自稱什么跺一腳整個祖龍顫三下的大人物,怎么如今連句真話都不敢說?你們在心里面默默笑話隔壁的白家丟人,連自家晚輩都不去參加晚宴。現在輪到你們了,你們不覺得丟人?”

        這時候,在原本主桌那邊,終于有人站起身來,沉聲道:“是我!”

        隨后,第二個人站起身:“我也同意了!”

        接著,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紛紛站起身。

        最先站起身那人,看著白牧野跟林子衿這邊:“我們就不想讓林家的姑娘,嫁給白家的人,當年白勝那時候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這就是我們的態度!”

        “對,想要回歸家族,就必須要聽從家族的安排!”

        “你身體中流淌著林家的血脈,在家族沒有把你驅逐出去之前,你永遠只能是林家的子弟!”

        “家主給你道歉,還不滿意,你還想怎樣?”

        “區區一個小輩,當自己是什么?有本事你有朝一日成帝,老夫下跪給你道歉!”

        一群林家的長老,終于按捺不住,一個個跳出來,出言斥責起來。

        白牧野看了看,果然就是剛剛那些對他面露不喜的人。

        剩下那些人,一個個安靜坐在座位上,也不多話,靜靜吃瓜。

        還沒等林子衿說什么,她身旁的林采霞突然爆發了,冷笑道:“好哇,終于肯承認了是嗎?當年你們破壞我妹妹跟我妹夫的婚姻,如今還想破壞子衿的感情,你們算個什么東西?也配代表林家?女帝是嗎?你們一群腐朽的老東西,等著看吧,剛剛說要下跪那位,你且等著,不用你活的太長久,你會看見姓林的女帝冉冉升起!還不止一個!但卻不會是屬于你這林家的!”

        說著一拉林子衿的手:“丫頭,咱們走!”

        “放肆!林采霞,你是什么輩分?竟敢這樣和我們講話?成了神級很了不起嗎?”剛剛說林子衿成帝就下跪道歉那位林家長老勃然大怒,站起身怒視著林采霞。

        “當然了不起!輩分?你們若是真有輩分這概念,也就不會做出讓玄孫女輩分的晚輩去跟人聯姻,換取你們想要的利益的腌臜事!”林采霞冷笑著回應,絲毫不懼。

        林泉涌沉聲道:“夠了!”

        林采霞看了林泉涌一眼,笑笑,語氣柔和幾分:“行了,你這家主當的,也挺不容易的,我們這些刺頭走了,你大概也會更輕松一些。子衿丫頭想要的真相,我就能給她,不用煩勞你們這群位高權重的大人物了。”

        說著拉起林子衿,林子衿拉著白牧野,三人直接往外走去。

        “放肆,太放肆了!”

        “簡直無法無天!”

        “我林家怎么會出現這種敗類?”

        “這種人,就應該直接逐出家族!”

        最后這一句,也不知是誰說的,林采霞停住腳,背對著那些人,幽幽道:“真的嗎?”

        大廳里面一片死寂,沒人回應了。

        林采霞又問一句:“剛剛不是說得很痛快?繼續說唄,你想逐我出家族?”

        “我想……”那人只說出一個字,迅速被身邊人捂住嘴。

        “不,他不想。”

        林采霞一臉哂笑。

        林泉涌看著林采霞的背影,說道:“您永遠都是林家的人,沒人能驅逐您。”

        “呵呵,那我就自我放逐好了,”林采霞淡淡道:“從今天起,我,林采霞,在這里宣布,從今后,我所有一切行為,皆跟隱族林氏無關!”

        林子衿眨眨眼,想了想,剛想說什么,卻被林采霞輕輕摸了摸頭,微笑道:“你還小,不到時候。這種事,終究要聽聽你爸媽的意見。咱們走吧。”

        林采霞沒讓林子衿說出口,但實際上,在場這些人心中,也都已經明白,經過這件事,再想要林子衿這天之驕女回歸家族,恐怕已是千難萬難。

        不過此時此刻,大多數人也都沒有意識到他們究竟失去了什么。

        他們現在只是覺得,一個天之驕女而已,這樣的年輕天驕,林家的晚輩當中,又不是沒有。

        既然如此不識相,走就走了。

        從宴會大廳出來,外面已是夜色如水。

        林采霞呼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看著林子衿和白牧野:“抱歉,霞姐食言了,沒能讓你們度過一個愉快的晚宴。”

        白牧野微笑道:“晚宴不是還沒開始嗎?”

        林采霞一笑:“你說得對,我知道一個地方,已經很多年沒有去過,希望它還在那里,走,我帶你們去吃!”

        正說著,幾個年輕人結伴從一旁的白家宴會場地走出來,笑嘻嘻的掏出煙,準備點燃。

        大概是沒想到會遇見白牧野幾人,幾個人都愣了一下。

        其中一個,正是之前挑釁過白牧野的白家未來接班人白牧尋。

        這位年輕的帥哥兩根修長的手指夾著一根煙,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白牧野,以及跟白牧野十指緊扣的林子衿。

        “上門女婿不好當是嗎?這么快就被人趕出來了?”

        白牧野看著林采霞道:“霞姐,一會去那邊,告訴廚師我不吃蔥。”

        林采霞:“……”

        林子衿笑嘻嘻道:“走啦走啦!”

        白牧尋再一次被無視。

        這位未來的白家少主終于掛不住臉了:“白牧野!”

        一聲低沉的怒吼,如同一頭遇上對手的猛虎。

        他身上的場域也在瞬間開啟了。

        大宗師!

        雖然只是一個初級大宗師,可看看他這年紀……這個真有點嚇人了!

        “你想打架?”林子衿眼睛頓時一亮。

        這一晚上,憋了一肚子的火,正不知往哪發呢,結果這位就這樣送上門來。

        還是接二連三挑釁哥哥的。

        雖然哥哥都不稀的搭理他,可林子衿依然覺得心里面很不痛快。

        憑什么呀?

        什么阿貓阿狗的都敢來挑釁哥哥?

        “你,不配!”白牧尋冷冷看了林子衿一眼,然后將目光轉向白牧野,“有膽打一場嗎?不要在虛擬世界,就在現實中!”

        “我怕你會死。”白牧野看他一眼,“而且你才不配。”

        說著,他看著林采霞:“霞姐有車嗎?我跟丫頭打車來的,看來要坐您的蹭車了!”

        “哎呀,車呀,你霞姐也窮,要不……咱們飛吧?”林采霞自然不能真的參與到晚輩之間的恩怨中來,不過對白牧尋這種挑釁也感覺到膩歪。

        那邊白牧尋直接出手了:“我倒要看看,我怎么不配!”

        這一出手,倒不是沖著傷人來的,而是想要去抓白牧野的衣領。

        區區一個高級符篆師,敢在自己這個大宗師面前囂張?

        嘭!

        他飛了出去。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飛出去的。

        他只看見了林子衿身形一晃,似乎抬起了她一條大長腿……真長啊!

        然后他就飛了。

        什么大宗師場域,在林子衿面前,跟紙糊一般。

        其他幾個白家年輕子弟頓時被嚇了一跳。

        紛紛跑向飛出去的白牧尋。

        還好,林子衿知道白牧尋沒想傷人,也手下留情了,只是一腳把他踹出去,沒有傷他。

        但對白牧尋來說,被一個少女一腳踹飛,已經足夠丟臉。

        按照他之前的脾性,應該勃然大怒才對。

        誰知他只是有點愣神,卻沒有真個發怒,只是看著林子衿:“你……也是大宗師?”

        林子衿不屑地道:“即便是高級宗師,打你也跟玩一樣!”

        白牧尋深吸一口氣,輕聲自語道:“果然跟預料中一樣……”

        說著,他抬起頭,看向白牧野:“你已經是宗師級符篆師對嗎?”

        白牧野莫名其妙的看著態度突然有所轉變的白牧尋,皺了皺眉:“關你屁事?”

        林采霞憋著笑,這小家伙……真有意思!

        白牧尋摸了摸鼻子,看看左右,有點尷尬的道:“我挑釁的過頭了嗎?”

        其他幾個白家子弟:“……”

        白牧野滿頭黑線的看著他:“你什么意思?”

        “嘿,沒什么問題,就是懷疑你是不是真的是大魔王,現在好像也沒什么可懷疑的了,你是大魔王!”

        白牧野:“不是。”

        白牧尋說著,又看了一眼林子衿:“你是小妖女!”

        林子衿:“不是。”

        白牧尋卻像是沒聽見一樣,皺著眉嘴里咕噥著:“可問君能有幾多愁到底是誰?”

        白牧野很想罵這家伙一句智障,憑什么被一腳踹飛就認定林子衿是小妖女他是大魔王?

        不過這家伙還真不是個智障,智障真看不出來這個。

        “咱們飛吧。”白牧野看了一眼林采霞。

        “哎,等等,別急著走啊!大家都是兄弟,何必鬧成這樣?”白牧尋拍掉身上的腳印,厚著臉皮跟過來,“你們去哪,帶我一個唄?”

        “一邊玩去。”白牧野皺著眉,不想搭理這個神經病。

        就沒見過這樣的。

        “都是兄弟,別那么絕情嘛,我給你道歉好不好?”白牧尋毫不猶豫的跟上來,沖著林采霞作揖:“前輩,我錯了,您幫說句話行不?我真的沒惡意,就是想看看我這同族兄弟,到底有多深不可測……”

        林采霞也一臉無語,心說這家伙的確像個神經病。

        這就是白家選定的未來繼承人?

        怎么突然有點羨慕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
    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