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41章 林子衿的2個問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41章 林子衿的2個問題字體大小: A+
     
        這人很年輕,看起來也就二十一二歲。

        很帥!

        非常帥!

        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身材頎長,面容俊朗。

        如果沒有白牧野的話,說這人是這群人當中最英俊的,估計也沒多少人會有反對意見。

        在場只有白林兩家的人,所以幾乎所有人都認識說話這位。

        除了小白跟子衿。

        但身邊有林家人小聲議論。

        “白牧尋,他怎么會跳出來?”

        “白牧野不給白家面子,他可是白家家主的親孫子!當然要跳出來。”

        “聽說這位也被視作白家未來的接班人。”

        林家這邊,也有很多年輕女孩喜歡他。

        只不過白林兩家的聯姻,在最近這些年,已經基本被斷掉了。

        但這并不妨礙依然有林家的少女暗暗喜歡他。

        帥氣又有才華的年輕人,被人喜歡也正常。

        只是很多人都沒有想到,他會在這種場合說這種話。

        按說,這話其實有點不大適合他來說。

        因為在場這些人無論白家的還是林家的,其實都很清楚一件事。

        白牧野、林子衿,這兩個白林兩家的子弟,從小就都沒在各自家族長大,被送去三仙島那種鬼地方,當做工具人培養的。

        所以各自的家族,對他們都是有所虧欠的。

        只不過是沒能想到這兩人竟然如此驚艷!

        不但長相令人贊嘆,而且這天賦也叫人驚訝。

        即便白林兩家的年輕子弟們各個骨子里都挺驕傲,可卻也不得不承認,能在帝國聯賽上獲得冠軍的人,絕非泛泛之輩。

        當然,看不起帝國聯賽的白林兩家年輕子弟也有,但那終究是少數。

        驕傲可以,但不能看見別人長處和優點,不敢承認別人更優秀,這些都是毛病,更是大族子弟的大忌。

        這邊。

        白牧野拉著林子衿的手,跟聞訊趕出來的林采霞微微一笑,打了個招呼。

        “霞姐好!”

        “霞姐好!”

        這稱呼同樣嚇到了不少人。

        霞姐?

        長的年輕就可以當小姐姐?

        不,其實還得漂亮。

        不然不配。

        林采霞一臉笑意,拉起林子衿一只手:“本人比視頻中的樣子更美!”

        說著沖白牧野微微一笑:“當然,小白也是我見過最帥的年輕人!”

        “嗯,我知道。”白牧野微笑著道。

        林采霞:“……”

        你知道個鬼喲!

        隨后兩人在林采霞的陪同下,進了林家這邊的宴會廳。

        這兩人從始至終,連看都沒看那邊的白牧尋一眼。

        白牧尋原本是在質問,結果人家把他當空氣。

        這尷尬的……很打臉啊!

        白牧尋那張英俊的臉上,露出一抹錯愕。

        他大概沒想到,這個同族兄弟,竟然會用這樣一種態度來對他。

        如果他知道白牧野是怎么對待他爺爺的,也就不會這么驚訝了。

        “白牧野!”

        白牧尋一雙眼盯著那道修長的背影,直接指名道姓:“我說你呢!”

        “霞姐看上去也比視頻中更加年輕漂亮,霞姐今年有二十歲嗎?”白牧野看著林采霞問道。

        “嘻嘻,姐姐喜歡你這小家伙,人好看,嘴又甜,看不上你的人都瞎。”林采霞也是蔫壞,她焉能沒聽見之前白牧尋那一句贅婿?又怎么會聽不見后面這句指名道姓的質問?

        但就是不理會!

        白家未來接班人怎么了?

        這么沒禮貌!

        一點都不可愛!

        學學人家小白,講文明懂禮貌,一看就是好孩子。

        關鍵還帥!

        一群人就這樣直接走了進去。

        徹底無視了那邊的白牧尋。

        以至于不少白家這邊的子弟,都有些不忍心了。

        有人來到白牧尋身邊,小聲道:“尋公子,何必跟一個從來沒在家族成長過的野小子一般見識?”

        “就是就是,尋公子沒必要理會這種人啊,搭理他干嘛呢?他又算不上是我白家子弟。”

        “尋公子別生氣,待會兒我們好好暢飲一番,說起來,已經很久都沒有跟尋公子喝酒了呢!”

        “哈哈,論酒量,咱們尋公子怕過誰?”

        一群年輕人,插科打諢的推著白牧尋往自家這邊的宴會場所走去。

        白牧尋兩道劍眉一挑,沖著白牧野方向:“你這樣不知羞恥,不配成為白家子弟,我與有你這樣的同族為恥!”

        “嗯嗯嗯,尋公子說得對!”

        “他本來就不是我們兄弟啊!”

        “呵呵,他那一脈……都快沒人了吧?”

        “還有一個瘸子在茍延殘喘……”

        “哈哈哈!”

        一群人忍不住哈哈笑起來。

        盡管他們說話的聲音不大,但還是飄進了已經進去的白牧野耳中。

        對一個有著大宗師級精神力的人來說,想要聽到這些不加掩飾的談話,實在沒什么難度可言。

        白牧野看了一眼林采霞:“霞姐對白家的事情知道多少?”

        林采霞看了一眼白牧野,輕聲道:“他們說的那個瘸子,是你親叔叔,白修平。”

        “您也聽見了?”白牧野有點驚訝,同時再次驚訝于子衿這位長輩的情商。

        真通透,他根本就沒點出來呢,人家就明白他想問什么了。

        “什么叫我也聽見,多新鮮吶?”林采霞撇撇嘴,看了一眼白牧野。

        “那霞姐待會,可以給我說說嗎?”白牧野低聲問道。

        “行呀,好容易見到你們兩個小家伙,今天我們就好好聊聊!”林采霞笑瞇瞇地道。

        林家這邊很多人看向他們這里,眼神中不無羨慕。

        林子衿忍不住問道:“您現在是什么境界?”

        她有點看不透林采霞的修為,總覺得她深不可測,似乎比師父方晴和林采薇還要強大許多。

        林采霞挑挑好看的眉毛,笑嘻嘻道:“不高不高,我這么年輕,肯定是不如你們白家那位女帝的。”

        嘖!

        把自己跟女帝比?

        有點意思啊!

        應該是神級沒跑了。

        也很優秀啊!

        一個年紀輕輕,可能都不到一百歲的神級大能,放眼任何地方,都是了不起的存在了。

        也難怪那些林家的年輕子弟用羨慕的眼神看著他們倆。

        還以為是因為沒戴口罩的緣故呢。

        白牧野心里想著。

        隨后,兩人被林采霞帶進宴會廳。

        很多人都主動過來跟林采霞打著招呼,看向林子衿的眼神中,大多也都帶著淡淡的親切。

        雖然沒有太過主動上來攀談,但一個個也都面帶善意。

        這跟之前林奇的表現,完全有著天壤之別。

        即便林子衿心中依然沒考慮過所謂的回歸家族,但也多少有些認同了林采霞之前說過的那句話——都是林家的血脈,都是林家的孩子,談什么脫離家族呢,你也好,你父母也好,任何一個林家子弟都一樣,只要不是罪大惡極被家族開除族譜,那就都是家族的子弟!

        其實如果早有人像林采霞這種態度,林子衿也不會對家族生出那么多的反感來。

        都像林奇那樣,這個家族,她才不認!

        如果能一直這樣——

        子衿心里想著。

        隨后,一些林家的大人物開始登場。

        這些人進來之后,都對林采霞這邊露出善意的笑容,目光掃過林子衿和白牧野時,也大多露出一絲淡淡笑容。

        說實話,這么優秀的子弟,誰不想要?

        家族既然有虧他們,就應該拿出一個端正的態度。

        而不是把人家當成小輩,用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去對待。

        那樣換做誰,心里面都會不舒服。

        只是知易行難,能做到這一點的人,并不多。

        林家之前也不是這樣的。

        因為林子衿的事情,也不是沒吵過架。

        但他們最后都沒能吵過林采霞。

        這女人不但拳頭硬,嘴巴更是厲害!

        一個人就能罵哭一群人那種。

        所以現在林子衿看見的這其樂融融的場面,并沒有那么真實。

        背后也存在著大量的斗爭和角力。

        只是這些事情,林采霞不會對她說罷了。

        家族聚會,其實很輕松,也不會有什么太過嚴肅的主題。

        大家都是來參加新皇登基典禮的,平日里也都天各一方,各忙各的,如今聚在一起,相熟的那些人湊在一塊,開心的喝著酒聊著天。

        林采霞這里,很快就成了林家上下的聚集地之一。

        想在這種時候聊一點私密的東西,根本不可能。

        其實林子衿和白牧野也是很多人好奇的目標,但大族子弟自有大族子弟的矜持跟驕傲,很多人過來之后,都是圍著林采霞,給她敬酒,聽她教誨。

        然后在不經意間,才會將一些話題引到白牧野跟林子衿身上去。

        不喜歡這兩人的當然也有,但有林采霞這尊大神在這里鎮著,還真沒人敢太過造次。

        像白牧尋那種當面尋釁的,一個也沒有。

        白牧野心中暗道:林家雖然也出了林奇和林越這種敗類,但在家族的核心成員內部,那種團結的氛圍還是很明顯的。

        說真的他多少有點羨慕。

        一個林家長老,在酒過三巡之后,也主動端著酒杯過來,跟林采霞喝了杯酒,有些感慨的說道:“霞姑娘我們應該有好些年沒見面了,記得你離開家族的時候,應該才十八九歲……”

        林采霞微微一笑:“您這話的意思是我現在老了嗎?”

        “哈哈哈,沒有沒有,怎么會?霞姑娘容顏一如當年,反倒是我們這群人,都成了真正的老家伙。也終于把自己活成了當年最鄙夷的那種人!”

        這名長老其實看著也沒多老,看上去也就五十多歲的樣子,精氣神都非常好。

        一看境界就不低。

        “你這話里有話呀?”林采霞笑瞇瞇看著這名輩分比她還高一輩的林家長老。

        這長老笑笑,用手點了點林采霞:“你這丫頭……”

        林采霞笑瞇瞇的端著酒杯,輕輕跟這位長老的酒杯碰了一下,一飲而盡。

        這位林家長老喝完酒之后,看著林子衿道:“當年的事情,是家族一個重大決策失誤,是錯的。一些人仗著手中有點權力,便為所欲為,差點就將你這天賦卓絕的子弟給推出家族之外。今天我代表家族,來跟你道個歉,希望你能忘記前嫌。從今往后,家族會以你為驕傲,但卻不會對你有什么訴求。這些年你應有的那些東西,家族三倍補償給你……”

        林子衿輕輕一笑,看著這位長老說道:“補償什么的,就算了。不過既然您把話說的如此直白,那我也有兩個問題想要問。”

        很多人一看,心說來了!

        頓時都打起了精神。

        “你問。”林家這位長老微笑著。

        大家雖然嘴里還在談笑著,用情商支撐著這宴會廳的氣氛,不致于陷入突然的安靜而使大家覺得尷尬。

        但實際上,幾乎所有人……包括那些林家的高層在內,全都在關注著林子衿這里。

        林采霞笑吟吟的,也不說話。

        今天這一幕,其實就是她回來之后,一力促成的!

        白家有個不管事但護短的女帝!

        林家……同樣也有一個雖然不是女帝,但卻不想看見自己后人受欺負的女神!

        你們當年干的那些腌臜破事,三言兩語就想蓋過?

        不,你們甚至連掩蓋都不想,到今天還想繼續欺負一個孩子?

        做夢去吧!

        我妹妹林采薇被你們欺負成那樣,當時我不在場,如今有些也不好秋后算賬。

        可我侄孫女林子衿你們再欺負一個試試!

        林子衿看著這位長老,問道:“第一,林奇和林越這兩個人,他們是誰的人?第二,當年是誰流放的我爹娘?又是誰做主,把我送到三仙島的?”

        這兩個問題一出,整個宴會大廳的氣氛瞬間為之一滯,靠林家子弟的情商已經有點撐不住了。

        因為這兩個問題,太尖銳了!

        林奇和林越最后失蹤在天湖圣地。

        白家女帝曾出現在天湖圣地。

        符龍戰隊……準確的說,是白牧野跟林子衿,當時也在天湖圣地。

        許多事情其實并不需要證據,稍加推敲就能從里面得出很多信息。

        林越當初親自下場,想要刺殺白牧野。

        失敗了。

        這件事在林家內部,不是什么秘密。

        當然,這件事跟林家其實還真沒多大關系。

        是林越那時候正在跪舔齊王,想從齊王那里得到他想要的。

        可林奇這一次的所作所為,林家要再說跟自己沒關系,就有點過分了。

        林子衿已經展現出過人的天賦。

        林家內部的長老會上也已經做出決定,希望把這個流落在外的天之驕女召回來。

        在這種時候,林奇依然敢把林子衿往天湖段家世子身邊去推。

        若說他背后沒人授意,真的是不太可能的。

        如果說這個問題還能解釋,大不了站出來一個人背鍋。那么另外一個問題,就太難解釋了。

        因為這已經關系到林家真正的頂層決策。

        能流放林子衿父母的人,能做主把林子衿送去三仙島的人,在林家內部會是小角色嗎?

        所以,林子衿這問題一出,整個宴會大廳里面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凝重起來。

        大家的談笑聲,也變得有些僵硬。

        雖然都還努力讓自己的腦袋不要往林子衿那邊轉,但耳朵卻全都豎起來。

        林家這位長老臉上依然帶著笑容,只不過這笑容,漸漸尷尬。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林采霞。

        似在求援。

        林采霞卻假裝沒看見。

        開什么玩笑?

        今天我把丫頭叫到這里,就是要給她做主,要為她出氣的!

        你們忘了之前在長老會上跟我是怎么吵的了?

        如果不是礙于身份顏面,我早就親自動手揍你們了!

        在林采霞這里求援無果,這位長老只能硬著頭皮,看著林子衿道:“這些事情,有些我清楚一點,有些我不太清楚。丫頭,你看今天這場合,也不大適合說這些,要不然……咱們換個時間?你也等我了解清楚了,再跟你細說可好?”

        “不好。”林子衿毫不猶豫拒絕了。

        她看著這位長老:“我不是沖您,除非這些事情都是你干的。我只想知道真相。既然你們把我叫回來,既然你們讓我重新對林家生出一絲好感,那我就希望能把這些事情,都放在陽光下面。我雖然只有十六歲,但我想,我已經有資格知道這些了。”

        十六歲的大宗師級靈戰士!

        誰敢想?

        誰敢說她沒資格?

        只可惜目前林家上下,知曉林子衿真實境界的人,卻是一個也沒有。

        但沒人能否認這個超級美少女的天賦。

        沒人能否認她很厲害!

        是的,她才十六歲!

        試問林家一眾年輕子弟當中,有誰比她更優秀?

        “這個問題,我來回答。”這時候,那邊的林家家主林泉涌,終于站起身,朝這邊走來,一邊走一邊說道:“這個問題,我來回答你!”

        這一下,整個宴會大廳,徹底安靜下來。

        這宴會大廳里面,除了一個白牧野,剩下全都是姓林的。

        而白牧野,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他跟林子衿是一對,所以算起來,也不是外人。

        可關于林奇林越的事情還好說一點,但事關當年那些舊日恩怨,就連很多林家內部人也都不是很清楚。

        反正隨著林泉涌站起身的那一刻,有人注意到,林泉涌那一桌上,好幾個人,變了臉色。

        “林越刺殺白公子,那是一個意外,是他的個人行為,這件事,我以林家家主的身份保證,和林家無關。”

        林泉涌最先解答的問題,就顯示出了這人的情商來。

        小姑娘從進來,到現在,一刻都不肯跟白牧野分開,兩人坐在那里,依然十指緊扣。

        很顯然,相比她自己的事情,可能更在意男朋友的想法。

        果然,他這句話一出,林子衿緊繃的小臉,微微緩和了一些。

        林泉涌來到白牧野面前,態度溫和的道:“雖然這是林越的個人行為,但我依然代表林家向你道歉。你這種天才,不應該被那樣對待。”

        白牧野站起身,對著林泉涌點點頭。

        人家是長輩,親自過來給他解釋,他自然要站起身表示一下態度。

        他這一站起來,抓著他手的林子衿也跟著站起身。

        林子衿看著林泉涌道:“敢問您是?”

        林采霞心中冷笑,這就是把自家孩子從小推出去的后果,家主怎么了?

        不認識你!

        林泉涌眼中閃過一絲尷尬,但還是微笑道:“我是林泉涌,是林家家主,按照輩分,你應該叫我一聲大伯。”

        林子衿笑笑,一臉歉意的看著林泉涌:“對不起,我叫不出口,因為從小到大,我都不知道自己還有一個大伯,您不會介意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
    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