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39章 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39章 呸字體大小: A+
     
        星艦上,白牧野五個人都已經從休息艙中出來,看著已經有些熟悉的紫云星系,五個人臉上都帶著開心的笑容。

        小顧終于要登基了!

        身邊的朋友,突然間要成為這個帝國的最高權力者,這種感覺挺奇妙的。

        “你們說,小顧當了皇帝之后,會在第一時間頒布什么法令?會不會像他父親一樣,繼續以仁治天下?”單谷看著其他幾人問道。

        “這個,按照小顧的脾氣,怕是會比他父親更加激進一些,不過有攝政王在一旁看著,想必也不會搞的太過分。”彩衣說道。

        林子衿看著白牧野:“哥哥,你說當了皇帝以后,小顧還是從前那個小顧嗎?”

        白牧野笑著搖搖頭:“怎么可能?就連司音都成長了,小顧怎么可能還像從前一樣?”

        司音鼓起兩腮:“我,我怎么了?”

        林子衿快速揉頭:“沒怎么,你優秀!”

        司音迅速出手反抗,兩人鬧作一團。

        姬彩衣道:“你看,這要是在過去,司音肯定氣鼓鼓的不知所措了,現在都知道反抗了。”

        司音一邊跟子衿鬧著,一邊哼哼道:“永遠不知反抗的那是傻瓜!”

        笑鬧中,星艦已經接近了紫云星。

        隨后被紫云星上方的防御部隊攔截——

        并非他們,而是所有進入紫云的星艦,全都要在外太空接受檢查。

        隨后有一群軍人登艦,經過一番檢查之后,才將他們放行。

        整個過程一絲不茍,任何一個角落也都沒有放過。

        當星艦降落在紫云航天中心之后,再次有人上來檢查。

        新皇登基,各方各面肯定都是按照最嚴格的要求來的,想要在這種時候蒙混過關,非常困難。

        隨后白牧野接到老宋的電話,他們是跟著飛大一群人以及飛仙星的那些一級主城城主一起過來的。

        老宋問小白晚上要不要聚一聚,小白聽出老宋話里似乎有別的意思,否則之前兩人經常見面,沒必要在這種時候聚會。

        “晚上你自己一個人過來。”老宋在那邊交代。

        到了小顧早已經給他們準備好的莊園安頓好之后,小白跟林子衿等人交代兩句,出門一個人打了輛車,向著跟老宋約定好的地方趕過去。

        那里是一個小飯館。

        小白到的時候,小包間里的老宋已經點好了菜,甚至連酒都準備好了。

        “師父,您這把我叫過來,該不會真的就是為了讓我陪您喝杯酒吧?關鍵我也不能喝呀。”白牧野一進門就調侃起來。

        “沒讓你喝。”老宋笑笑,示意白牧野坐下。

        “怎么樣,最近又有什么進步?”老宋問了一句。

        這師徒二人雖然師父不像師父,徒弟不像徒弟的,但說到底,老宋畢竟是一個神符師,那么多年積累下來的各種經驗不是白給的。

        小白天賦再好,也不可能凡事無師自通。

        進入飛大之后,他在老宋身上學到的東西也相當多。

        “進步?每天都在進步啊,”白牧野笑著拿起筷子,夾起一片肉,想了想,道:“對了,師父現在是不是已經快要到神級中階了?”

        老宋搖搖頭:“哪有那么快?精神力還不到兩萬呢。”

        白牧野想想自己,忍不住苦笑道:“您這還嫌低,我咋辦?”

        “什么你咋辦?”老宋瞪了他一眼,“你還想咋?想上天?”

        說著,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小聲道:“新皇登基,怕是有人要搞事情,你要小心些。”

        “哦?”白牧野看著老宋,“師父何出此言?”

        “之前你們拓荒那處次元空間出來的時候,是不是遇到了飛仙郡王的兒子?”老宋看著白牧野一臉認真的問道。

        “咦?這件事師父怎么知道?”白牧野有些奇怪的看著老宋。

        出來之后,五個人并沒有跟任何人說起過。

        難道那位飛仙郡王的世子身邊有奸細?

        不過即便有奸細,也應該跟師父這種與世無爭的人無關才是。

        在白牧野心目中,師父跟方晴天生就應該在校園里,做他們自己喜歡的事情,然后桃李天下。

        “你別管我怎么知道的,”老宋看了白牧野一眼,“那位飛仙郡王世子,你了解多少?”

        白牧野說道:“應該不比師父少吧。”

        “嘿,你這小子,還裝上了!”老宋一瞪眼,“那你說說!”

        他是真不信,自己這個妖孽徒弟還真能妖孽到那種地步,不但天賦強大到令人絕望,帥到讓人望塵莫及,就連這腦子也讓人顫栗不成?

        “他并沒有當天表現出來的那么紈绔,不,應該說,他并不是一個紈绔,而是一個真正從小接受頂級教育的精英人才。他平日里甚至非常自律,素來很有賢名。”

        白牧野看著老宋笑著說道:“所以那天,他裝成一個膽小怕死的紈绔的樣子,讓我想起了一本書……”

        老宋看著他:“什么書?”

        “演員的自我修養。”白牧野呲牙笑道。

        老宋翻了個白眼,不過心里面卻十分震撼。

        這小混賬東西,他還真知道!

        如果不是有人提醒他,恐怕他都想不到那么多事情。

        “那你可知道,他為什么要故意挑釁你?”老宋問道。

        “這個不難猜吧?”白牧野笑起來:“應該就是想要試探試探我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別到時候壞了他們的好事唄。”

        老宋眼神中露出一抹驚訝之色:“所謂的好事,又指的是什么呢?”

        白牧野看了一眼四周。

        老宋道:“放心吧,這里沒問題。”

        “哦,他們的好事,自然就是干掉太子,干掉攝政王唄。”白牧野很是平靜的道。

        老宋這下徹底呆住了。

        即便是他,在一開始聽到這消息的時候,都被震撼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結果這小混蛋倒好,輕描淡寫的就給說了出來。

        “如此機密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老宋一臉嚴肅的看著白牧野。

        “您都知道了,我咋就不能知道?”白牧野笑道,“這件事,該知道的人,怕是就沒有不知道的吧?”

        “胡說八道……”老宋看了他一眼:“這種要掉腦袋的密謀,怎么可能人盡皆知?”

        “攝政王不知他們的心思?”白牧野看著老宋,“還是太子不知?”

        老宋嘆了口氣,輕聲道:“這帝國,經不起這種折騰啊!這一次新皇登基,神圣和滄海帝國都要派人過來道賀,如果在這種時候,爆出祖龍帝國內亂這種事,可就不是讓人看笑話那么簡單啦。”

        “總有那么一些人,腦子里整天裝滿了幻覺,覺得自己是可以的。即便滿世界的人都能看出來他們的想法,他們自己依然固執的認為別人看不見,能有什么辦法?”白牧野聳聳肩。

        實際上,他也就是在老宋面前裝逼罷了,其實他剛剛得到那消息的時候,整個人也被震撼得不輕。

        如果不是大漂亮留下的高級智能,恐怕就算這世上最強大的黑客也破解不了那些消息。

        四大親王,十大郡王,竟然想要造反!

        而且他們居然把時間選在了太子登基這一天!

        而且這一天,他們這些人全都要來紫云要去皇城觀禮的!

        誰能想到?

        誰敢相信?

        就算是攝政的齊王,恐怕也不敢相信他的那群兄弟們竟然會瘋狂到如此地步。

        關鍵是在這件事情當中,居然還浮現出了一道讓他意想不到的影子——大皇子,李賀。

        有那么一瞬間,小白甚至懷疑這會不會是四大親王和十大郡王那邊故布疑陣?

        如果說那個人是李雄,他還多少能理解。

        從以往得到的那些資料來看,三皇子李雄,在之前對皇位應該是有過想法的。

        至于大皇子……從始至終,就從沒見他對那位置有過任何的一絲垂涎。

        就算是隱藏得很深,也不可能隱藏得自己一無所有吧?

        不過很快,小白就得到了更多的材料,發現大皇子李賀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

        之所以成為目標,恰恰是因為他對這個位置沒有任何訴求!

        太子自不必說,三皇子其實也不合適。

        因為隨著太子登基的日子臨近,三皇子已經開始漸漸展露出他英明神武的一面。

        之前去天湖圣地閉關修煉,歸來之后整個人氣質大變。

        很多人都說,三皇子身上,隱隱有當年齊王的風采!

        不同的,是三皇子并沒有跟太子爭位的心思。

        扶植這樣一個人上臺,對那群親王和郡王們來說,跟小顧上臺恐怕沒什么分別。

        至于其他那些皇子,就更不適合了。

        至少名正言順這一關,他們就過不了。

        再說那些皇子骨子里一個個也都充滿貪婪,關鍵都非常優秀!

        一直就表現得非常優秀!

        若是讓那些人上位,恐怕會做得比小顧上臺更加激進。

        所以,最合適的人,就只能是大皇子李賀。

        同為皇后所生,性格溫和,從小到大,從來就沒爭過任何東西。

        整天把自己關在實驗室里面進行各種科研實驗。

        這樣的人,讓他當皇帝,然后給他世界上最好的實驗室,他肯定連實驗室的門都不會邁出一步。

        老宋今晚來找白牧野,其實是想告訴他這件事,然后讓他立即帶人回去!

        不要摻和到這件事情當中來。

        因為這件事,實在是太過兇險了。

        “不要覺得有我們這些神級的護著你們就能安然無恙,四大親王,十大郡王……這些人的底蘊究竟有多深,說實話,到現在我心里都沒底!”

        “但我知道,這些人一旦展開攻擊,就算是攝政王齊王,恐怕也是扛不住!”

        “所以,這不是一件鬧著玩的事情,除非你白家女帝在這里護著你,不然……沒人能保住你!”

        老宋說這番話的時候,非常非常嚴肅。

        白牧野問了句:“那師父您呢?”

        “我?”老宋愣了一下,隨即道:“我當然要留在這里。”

        “為什么?”白牧野問。

        “沒有為什么。”老宋擺擺手,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是因為你們都是皇家供奉團的成員嗎?”白牧野又問了一句。

        老宋放下酒杯,呆呆看了他幾眼,突然忍不住罵道:“你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小屁孩子,怎么就知道了那么多不該你知道的事情?既然你都知道,那我說的話,你聽進去沒有?”

        “聽進去了。”白牧野點點頭。

        “你那么聽話?”老宋充滿不信任的看著白牧野。

        “您看,您明知道。”白牧野笑起來:“太子是我兄弟,太子身邊的劉志遠也是我兄弟,有人要殺了他們,我肯定是不能坐視的。”

        “可你這點修為……”老宋搖頭嘆息:“即便你們這群人孩子,能扛得住一兩個神級的攻擊,可若是十個八個呢?若是更多呢?”

        “有那么多嗎?”白牧野看著老宋,“皇室這邊,齊王這邊,難道就沒有了嗎?”

        “唉!”

        老宋最終只能嘆息一聲。

        其實來之前他就知道,十有八九說不動這個倔強的徒弟,但他還是打算試一試。

        畢竟這種事,真的不應該是一群年輕人參與的。

        太危險了!

        一旦出現一點什么意外,可咋整?

        距離太子登基,還有七天。

        白牧野跟林子衿,突然各自接到一張請帖。

        請帖不是那種電子的,而是非常原始古老,而且紙張材質極好的那種正式請帖。

        如今還在堅持用這種高檔紙質請帖的,基本上也就是一些王公貴族和古老世家了。

        在白牧野看來,原因也只有一個——為了裝逼。

        白牧野接到的這張請帖,來自白家。

        那個他從未見過的家族,居然給他發了一封請帖過來。

        誠邀白家優秀年輕子弟白牧野,參加十二月二十四日舉辦的家族晚宴,地址是……

        請帖上的內容非常簡單。

        家族晚宴。

        呵呵,我也是個有家族的人?

        白牧野笑笑,把請帖隨手扔在一旁。

        隨后林子衿也拿著一張差不多的請帖過來,兩人一對,發現那上面的地址,竟然只有一墻之隔。

        還真是李白林三家世代交好。

        就連選擇家族晚宴的地方都在一起。

        “哥哥,你想去嗎?”林子衿看著白牧野問道。

        “你呢,你想去嗎?”白牧野反問了一句。

        “不想。”林子衿撇撇嘴。

        白牧野正要說我也不想的時候,通訊器突然響了起來。

        發現是一個陌生號碼,小白本能的就想要掛斷,這時候身上的高級智能突然傳遞給他一個消息,小白看了一眼之后,隨手將這個視頻請求接通了。

        一個相貌威嚴的中年人投影出現在白牧野面前,他坐在一張非常奢華的木椅上,面前是一張名貴木材制成的書桌。

        “白牧野,我是你二爺爺,白家家主,白瑞。”

        這中年人開門見山,直接報出了自己的身份。

        “白先生您好。”白牧野非常有禮貌的說道。

        只是,白先生?

        白瑞皺了皺眉,卻并沒有多說什么,而是看了一眼白牧野身邊那精致的短發美少女,然后又瞥了一眼被白牧野隨手扔在桌子上的請帖。

        看著白牧野說道:“這些年,苦了你了。”

        “不苦不苦,我活得挺好,煩勞白先生關心。”白牧野露出一個微笑來,整個人看上去愈發帥氣。

        白瑞看著他:“我知道你心里面有氣……”

        “沒有沒有,我一個無根浮萍,和你們夠不著。”白牧野繼續微笑著打斷白瑞的話。

        “白牧野!”中年人皺起眉:“無論你心里面有多大的火……”

        “真沒有的!”白牧野非常認真的再次打斷。

        “你能不能聽我把話講完?做人有沒有一點禮貌?這就是白勝這么多年培養出來的白家優秀子弟嗎?”白瑞聲音低沉,臉色無比嚴肅的看著白牧野。

        “呸!”

        白牧野眉梢一挑,臉上笑容斂去:“你算老幾?”

        “禮貌?跟你?你配嗎?”

        視頻投影中的白瑞被白牧野罵得一愣,心中大怒:果然是白勝那狗東西培養出來的人,就連這調調都是一模一樣!

        白牧野冷冷說道:“你憑什么來管我?我為什么要聽你把話說完?叫你一聲白先生,那是我講文明懂禮貌,我是姓白,也是白家子弟,可卻不是你的白家子弟!以后我會建立我的白家!”

        說著摟過身邊林子衿:“到時候我跟丫頭生他十個八個子女,讓他們開枝散葉,子又生孫,孫又生子,子子孫孫,無窮匱也!到時候,那就是我的白家!”

        林子衿臉色緋紅,小聲說道:“哎呀,我一個人不行的,生不了那么多,又害怕。要不我找幾個人幫忙?”

        白牧野:“……”真的嗎?

        白瑞:“……”

        白牧野:“反正你聽好了,我的成長,只是我一個人的成長,和你們這群人沒有半毛錢關系!我認白勝是我爺爺,我認我的父母,我認我親生爺爺奶奶,認我的祖姑奶奶,但你們這群人……不過是跟我身體中流淌著相近血脈的陌生人,所以,我不認!”

        白瑞被氣得臉色鐵青,他親自打這個電話,本意就是怕白牧野無視白家送去那份邀請,希望能通過來自家主的關懷,讓白牧野感受到被重視。

        至于當年發生過的那些事情,不是都過去了嗎?

        你不是也很好嗎?

        如今接受到隱族白家家主的關懷,不應該感激涕零嗎?

        白瑞做夢沒想到,這小東西竟然強硬到如此地步,對他這個白家家主沒有半分尊重可言,更別說參加什么家族聚會了。

        其實在不少白家人的心目中,白牧野算不上什么白家子弟。

        流落在外的野孩子罷了!

        畢竟就連他的父母,如今都在天河那種地方,音訊皆無,生死不知。

        最關心白牧野的白勝同樣也去了天河送死。

        一入天河深似海!

        這話可不是鬧著玩的。

        想回來?

        沒那么簡單。

        所以白牧野這邊這一支,在如今的白家很多人看來,其實基本上算是廢掉了。

        白牧野固然挺優秀,但也沒優秀到讓白家主動的地步吧?

        帝國聯賽的冠軍又怎么了?

        很了不起嗎?

        每年都有一批!

        可白瑞卻是很清楚,白牧野不簡單!

        如果可以的話,還是要把他拉回到白家的陣營中來。

        尤其白家老祖姑奶奶親自發話,說她喜歡白牧野那孩子。

        能讓一尊女帝說出這樣的話,就值得他親自打這個電話。

        可沒想到的是,他不但被羞辱了。

        還叫小白給呸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
    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